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动作电影剧本《李汉章》赏析一

2014-07-11 17:40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小品剧本》温馨提示:微电影剧本片根据真实人物和事迹改编,请不要把本片当作娱乐性影片观看!请您严肃、认真对待本片!

李汉章
独立编剧:王志攀

黑幕

我们渐渐听到一声又一声的海浪声。

渐显
金黄的落日,照亮西方的云彩和天空。

1962年春 汉沽海边 黄昏
我们看到无尽的大海,日落的夕阳使这片海披上一层金沙,使它变成一片浩瀚的金色之海。(叠印,1962年)
远方几艘货轮发出两声低沉的汽笛声。
两只海鸟不停在海岸上空轻轻翱翔。
海边一波又一波的海浪,轻轻拍打、冲刷着岸上的一块光滑岩石。
在离海不远的一块空地上,晚年李汉章(82岁)在练着拳,他的黑色马褂上有几个补丁。他打的很慢,并不是很快。但是他却招招凌厉、拳拳钢劲。他已头苍白白,稍微驼了背,腿脚似乎也不再那么敏捷、灵便。但他却双眼有神、脸色红润。他的嘴角始终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那是一个老人对自己所活一生,最知足的笑!
金色的夕阳照亮我们整个画面,老人的身上就想涂了一层耀眼金光。慢慢的,他打出了最后一拳,然后压着丹田,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他注意到周围美丽的夕阳,环顾四周,然后望向那即将消失的昏黄落日。他用手掌轻轻挡了一下霞光,又慢慢放下。他的脸上添了几分暖暖的笑意,眼睛里多了几分明亮。
晚年李汉章向前轻挪几小步,慢慢撑开一只手掌,让那万缕金光照在自己的掌心,然后他慢慢握住拳,他想抓住这最后的金色华年。
慢慢的,他放下拳头,看了一眼那即将落去的红日,微笑着转过身,向大海走去。
老人来到海边的一块石头旁,慢慢坐下,平静眺望着大海,然后又看了一眼那块一直被海浪冲刷着的岩石。
一丝轻轻的海风吹过,吹动老人的衣服和他长长的眉毛。
一只海鸟轻扇着翅膀在老人上空迎风逗留。
他抬头看着那只海鸟,对着它微笑。
老人有点轻微颤抖的手,从身上掏出一块用几层布严实包裹着的布袋,他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本泛黄、破旧的小册,他像对待至宝一样,用袖子擦拭了几下,然后认真的翻开第一页。
陈旧的册子上面密密麻麻,是一些人名,是一些武术的图解。
老人随便翻了几下,然后又郑重的把它合起,规规矩矩的把册子装回布袋,裹起来放回身上。
他坐了一会,深长的望了一眼大海,然后一只手扶着石头慢慢站起来,转身离去。
老人的背影,慢慢远去在一条干净的马路上。一辆60年代的老式拖拉机驶入我们的画面,挡住了老人远去的身影。
昏黄的落日即将隐去,已经有大半个消失在地平线之下。

李汉章家院子 夜 外
一个普通的农家小院,院子上方发出微弱的橘黄之光。
院子里,五十多个穿各色衣服的汉子,整齐的打着架子,并齐声喊着铿锵有力的ldquo;嘿、哈rdquo;声。
四周点着几只蜡烛,跟着他们的一拳一脚,烛火猛烈地随风摇摆。
队形之外,很年轻的李拓原(25岁)格外显眼,他在离队形很远的角落里,独自成队,独自打着另一套拳,打的虎虎生风,快如闪电。
李拓原身后, 10岁多的李雨生坐在台阶上,手托着腮,脑袋随着他面前的烛火而一起摇摇晃晃,他睡着了。

李汉章家门口 夜 外
李汉章停下,看着星空转一个圈,轻轻一笑。

李汉章家院子 夜 外
李汉章轻轻推门进来,转身把门关上。
众人发现李汉章进来,纷纷停下。
李汉章慈祥一笑,伸手示意他们继续:继续!继续!
他的声音醇厚而又沧桑,沉稳而又亲和:别停!
众人又各就各位,摆开阵型接着练。
李汉章看了一会,注意到一个跟不上节奏的徒弟。
他步履缓慢的来到这名弟子跟前,双手把他出的一招推掌托高。
他又扭头看着旁边的另一个弟子出拳,对他微笑着摇摇头,并且自己站到和徒弟并肩的位置,打出一拳,给徒弟看。
李汉章的脸上一直挂着和蔼的微笑,他又把另一个徒弟的踢腿压低。
老人渡步到另一名徒弟身后,把他的腰杆扶正,拳头摆直。
李汉章走到众弟子面前:、、、我想对大家说!、、、(众徒弟停下)、、、我们习武练拳之人,尤其是练形意拳,一定要铭记,身要正,拳要直!不藏着、不偷着,坦坦荡荡、、、、、、
李汉章一边说,一边站正身板,向前一个跨步,陆续打出直直的两下重拳。凌厉的拳风瞬间扇灭两盏飘忽的烛焰,李汉章又向左一个回身,又是直直的一拳打在墙壁上,墙上被打出一张蜘蛛网状的裂痕,被震碎的砖块开始往下掉。
李汉章:这样,出拳发招才精准有力、、、、、、做人、、、亦是如此!、、、你们明白吗?
众弟子看的认真,看的起劲(异口同声):明白!
李拓原认真点头。
一个年纪大点的弟子:、、、、好了!今天就到这里!明天好多人还得上班、干活呢!都回去早点休息吧!散了吧!
众弟子收拾东西散场。
李拓原:附近的就回家休息,路远的今天就住在厢房,别来回跑了!都早睡早起!
有七八个徒弟开始高兴起来,他们几个开心的对视一下,然后,兴奋的一拥向西屋跑去。
剩下其他弟子纷纷向李汉章道别,离去。
李汉章目送众弟子离去:路上都小心。
从厢房跑出来两个年轻人,一高一矮,矮的那个抱着一个大篮子,里面是满满的一篮子鸡蛋。
矮个子:师傅!给!这是我妈让我给您的!
李汉章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看一眼篮子里的鸡蛋,摆摆手推开:、、、拿走!师傅不能要!快拿回去!
矮个子:为什么啊?师傅!您收下吧!就当是我们交学费!这几年您整天教我们学武,一分钱也不收,有时候还管吃管住的!我妈这意不过,专门嘱托我带给师傅您吃的!师傅!您就收下吧!这是我们自己家的鸡下的,我妈都攒了好长时间,才攒这么多!
高个子:是啊!师傅!我们也没什么报答您的!您就收下吧!
李汉章:哦!对了!你妈的身体现在怎么样啊?好点没?
矮个子:好点了!这开春后,天暖和了,我妈的身子骨也比以前强点了!
李汉章:那就好!、、、这鸡蛋呢!拿回去,给你妈吃!我这里什么都有。倒是你妈,这几年害病,应该多吃些这东西!拿回去,顿顿给她吃几个!可能对她有好处!拿回去给她吧!听话!
两弟子对视一眼。
李拓原看着这一切。
李汉章从身上摸出几张老旧的钞票,递给矮个子:哦!我这里还有几块钱!去给你妈买点什么东西吃!啊!
矮个子忙推脱:不不不!师傅!这我不能要!您也不富裕,我妈会骂我的!
李汉章拉过矮个子的手,硬把钱塞给他手里:不要再说了,拿着!你们是知道师傅的!师傅要就是要,不要就是不要!师傅是不跟人拐弯抹角的。收下,不要跟师傅客气!啊!
矮个子:可、、、这、、、!
李汉章挥手:快回屋休息吧!、、、回去吧!
李汉章转身向李拓原和睡着的李雨生缓步走过去。
矮个子看着手里的钱,和高个子四目相对。
李拓原快步上前去扶李汉章。
睡着的李雨生,脑袋不停的东倒西歪。
李汉章来到李雨生跟前,用手在他头上轻轻的抚摸两下,然后把他抱起来抱在怀里。
李雨生似睡非睡,嘴里嘟囔不清。
李汉章抱着孙子朝堂屋走去,李拓原紧随李汉章左右,轻轻扶着他的胳膊。
高矮两个弟子依然愣愣的站在原地。
李汉章走到堂屋门口,突然站住,转过身:回去吧!你们好好练功!就是给师傅最好的礼物!就是给我最好的回报!、、、回屋睡觉吧!、、、(挥手)回去吧!
两弟子犹豫一下,丧气转身回屋。
李汉章目送他们两个进屋后,微微一笑。
李拓原:爷爷!进屋吧!

李汉章家堂屋 夜 内
李汉章小心给李雨生盖上被子。
李拓原扶李汉章坐下,随后又手脚麻利的端盆倒水,帮李汉章脱鞋洗脚。
李拓原搬起李汉章一只脚:来!爷爷!抬脚!、、、水稍微热点,这样泡脚舒服!
李汉章轻轻一笑:呵呵!、、、、对了,拓原啊!这段时间,我教你的盘身双刀,你有没有练啊?
李拓原抬起头:一直在练,从不敢怠慢。
李拓原满意的:嗯!那就好!这盘身双刀啊,可是好东西!你可千万不能丢了!
李拓原:嗯!我知道!我记住了!、、、、、、、爷爷!你对每个徒子徒孙都是那么好,
李汉章:哈哈!当然要对他们好!因为他们,包括你,都是我的希望。
李拓原(疑问):希望?
李汉章(点点头):恩!希望!我希望你们强大,希望你们好,希望你们有所收获,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和你们一起跟我学武,越多越好,那样我会很高兴的。
李拓原(似懂非懂):哦。
李拓原帮李汉章擦干脚,李汉章站起向床走去。
李汉章:拓原啊!你从小就跟爷爷学武,一直到现在,你有什么收获吗?
李拓原(端着脚盆):收获?、、、我认识了很多长辈和师兄弟!跟你练就一身好功夫、、、
李汉章在床边坐下:武术之外呢?
李拓原:之外?
李拓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索性先出去泼了洗脚水。
李汉章躺下,盖上被子,身后靠着一套很高的被子。
李拓原捂着一只蜡烛回来,放在床头桌上,在对面李雨生的另一张床上躺下。
李汉章:拓原啊!那你知道什么是武术吗?
李拓原:武术就是招式,格斗技术(打出一招漂亮的硬拳)
李雨生迷迷糊糊的醒来:爷爷!你什么时候回来了?、、、爷爷!我也要跟你学武!
李汉章:哈哈!那你知道什么是武术吗?武术可以做什么?
李雨生:练武可以让我变得很强、很厉害!可以让我打抱不平,可以让我做英雄!你教我吧!爷爷!
李汉章:哈哈!、、、、、、拓原啊!熄灯吧!
李拓原吹灭蜡烛。

黑幕
李雨生:爷爷!你就教我吧!我要当英雄!求求你了爷爷!
李汉章:这个问题!我很小的时候,我的母亲就问过我。
我们听到轻轻的、温柔的水动声。

渐显
水下 日
我们仿佛身在水底,看着明亮的水面,水和粼粼波光在轻轻抖动、摇晃。
小汉章(OS,即ldquo;画外ldquo;):娘!我想要跟你学武!
妇女(OS):、、、那、、、那你知道学武可以做什么吗?
小汉章(OS,怯怯的):学武可以让我不受欺负!
妇女(OS):简简单单的一个字,那你知道什么是ldquo;武rdquo;吗?
小汉章(OS,强硬):知道!ldquo;武ldquo;就是拳头!
ldquo;砰ldquo;,一记强劲、震撼、无形的拳头重重打在水面上,震撼的冲击波猛烈震荡、冲击着水面,水开始疯狂摇晃起来,叠出片名《李汉章》。
叠出演职人员名字。
慢慢的,水面恢复了平静,突然,一个孩子的脑袋伸进了水里,我们可以看见,他憋着气,鼻子里还鼓着泡。

1889年 汉沽河边 日 外
几个大孩子把小汉章(9岁)泡在河水里的头揪出来。
张虎(15岁)的大孩子是老大,气焰很凶。他揪过小汉章的辫子。
张虎:现在知道谁厉害了吧!看你下次见到我怕不怕?下次见到我,要叫我ldquo;虎爷rdquo;,听见了吗?
小汉章想哭却不敢哭出来,怯怯的:、、、不、、、不、、、不叫。
张虎又把小汉章按在河水里面涮。
张虎:不识抬举!我让你不叫!
同伴有点害怕:、、、张、、、张虎!你别那、、那么凶,别、、、别把他给、、、淹死。
张虎又揪出小汉章:我凶?我六个哥哥,两个弟弟,你们说我们兄弟加起来是多少?我能不凶!我当然凶。
一个较小的孩子数着手指:八个!你们兄弟八个,对吗?
众人一起哈哈大笑,张虎一把把那个小的推到。
张虎:笨蛋!是九个,我不是人啊?
小的:哦!
张虎有点尴尬、不知所措,揪出小汉章就是一拳:以后要叫我ldquo;虎爷rdquo;,听见了吗?

水下
泡在水下的小汉章,鼻子里流出的鼻血,被河水稀释。
老汉章(OS):那时候!想当爷的人实在太多、、、
小汉章又被拉了出去,然后又被泡了进来,嘴里吐着一连串的泡泡。
老汉章(OS):、、、那是一个弱肉强食,不安的年代。

汉沽大街 日 外
理发师傅把一个小孩侵在水缸里的脸拨出来,给他擦干,让他坐下,给他系上理发的围布。开始给他剃辫子前面新长出来的头发。
镜头向后拉,我们远看到整条汉沽大街,其中各色酒楼、茶馆、货铺成排,各种吆喝、买卖、来往的人物成群,喧嚣、热闹、拥挤的市井之象。
两个乞丐沿街乞讨,都被人躲开。
一拨拨的小孩在大街上嬉戏,追、跑、撵、打、、、、、、
一群群流里流气的地痞、土霸招摇过市。
几个流氓追上一个老头,一顿狠揍。
一只猴子不停的作揖,行人扔过来一个馒头,蹲在墙角的耍猴人立马兴奋地捡起来,塞给睡着的小孙女吃。
小汉章脸上一个淡淡的黑眼圈,鼻子红肿,他站在大街上来往的人群之中一动不动,抬头盯着架子上的风车发呆。
我们看见一面铜锣,被急促敲击的ldquo;铛铛铛铛rdquo;响。
响亮的铜锣声吸引了小汉章,他来了精神,奔着一堆人快步跑去。
一圈人围着一个大汉,大汉抱着长枪,向周围在场的人接二抱拳。
小汉章挤过人群,从众人下面钻进来看热闹,他来了兴趣。
大汉:在下河南王成虎,自幼习武,练得一手枪法,人送外号ldquo;单枪虎rdquo;。年初北上来天津投亲,岂料遭汉沽海匪劫洗,沦落至此,今日特向津门父老献艺,以求糊口,希望在场的各位老少爷们,各位姑姑奶奶,有钱的赏碗饭吃,没钱的捧个人场、、、(抱拳)见笑!献丑!
大汉说完,一脚踢起长枪捧在手里,甩手耍开,耍的有模有样,有板有眼,那红缨长枪被轮的呼呼直响,穿、刺、挡、挑、扫,舞的是一气呵成,畅快淋漓,赢得不少围观人的鼓掌叫好。
小汉章的眼睛里对大汉充满了羡慕和佩服,他朝身后瞅了几眼,钻出人群。
他跑过拥挤、吵闹的大街,跑到一家茶馆的窗户口,扒着窗台朝里看。

汉沽茶馆 日 内
茶馆内坐着二三十口人,喝着茶、剥着花生、瓜子,全部看着台上一个说评书的人,那人身穿长袍,手里握着折扇,不停敲点、比划。
窗外的小汉章眼巴巴的看着里面。
说书人:上几回咱们说到马永贞拳打南北二京,脚踢五湖四海,接下来请听第八回,玉环腿横扫洋鬼拳师,马素贞只身妹报兄仇。清光绪五年,话说回族拳师马永贞上海卖艺授徒,看到号称ldquo;无敌rdquo;的西洋大力士是横行上海擂台,爱打抱不平的马永贞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那是满腹愤慨,毅然决定上台较量、、、

汉沽大街 日 外
茶馆外,小汉章搬来凳子,站上去趴在窗台。

汉沽娘娘庙 内外 日
娘娘庙门口各色进出的人物和行人。
娘娘庙内,正堂上供奉着XX娘娘的塑像,大殿上方挂着一口巨大铜钟。
两个妇女拜完起身离开,剩下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太婆不停的合掌作揖。
老太婆:XX娘娘啊!请您保佑我儿子盐业顺利,出海平安,神鬼不侵,、、、还有就是,保佑我快点当上奶奶啊?XX娘娘啊!要是我儿媳今年能怀上,您就给我一点暗示吧!
老太婆说完,诚诚恳恳磕头。
ldquo;咚rdquo;,那口铜钟突然掉下来,重重砸在老太婆身后,老太婆好像是聋子,全然不知。
老太婆转身看见那口大钟,大喜,猛磕头:哎呀!谢谢XX娘娘啊!XX娘娘显灵啊!我就要当奶奶了!
三个男人使出浑身力气,那铜钟都纹丝不动。
一个老者(镇长)在边上着急的走来走去。
男人:刘叔!无法下手,用不上力啊!就是搬动了,也不好挂上去啊!
镇长眼睛一亮:快请雁大奶奶!

茶馆 日 内外
小汉章趴在窗口,正听里面说的起劲。
茶馆内,说书人:那洋毛子怒吼一声,只听rdquo;嗖嗖rdquo;两声,一对秤砣一样的铁拳,闪电般的向马永贞袭来,说时迟,那时快,马永贞飞身一个起跳,腾空一记鸳鸯腿是正中对方胸口,足足把那西洋大力士踢出一丈开外,地上的洋鬼子,那肚子里是如同五脏翻滚,六腑具碎啊!一口气没有接住,是当场口喷鲜血,不省人事、、、、、、
听书的人群听得兴奋、来劲,不停鼓掌叫好:好!好!好!
茶馆外,一个妇女走到趴在窗台上的李汉章身后停下,她向茶馆里面张望一下,微笑、摇摇头。她就是李汉章的母亲,李张氏
李张氏:汉章!怎么不回家?
小汉章怯怯的回过头,鼻子红肿,一个黑眼圈。
李张氏:不用问就知道你在、、、、、、又和人打架了?
小汉章:娘!不是我又和人打架,是别人又打我了。我、、、我、、、我、、、不、、、不敢、、、还手
李张氏有些心疼,有些愧疚,他看着小汉章。
一个男人小跑过来:雁大奶奶!镇长请您去一下!
李张氏扭过头,又看一眼小汉章,她很不是滋味,上去拉着小汉章的手和那男人一起离去。

汉沽娘娘庙 日 内
庙里面很多围观的人,李张氏三人进来,老者迎上抱拳。
镇长:雁大奶奶啊!您可来了!(指着铜钟)您看吧!这铜钟都几百年了,今天却不知怎么回事,就突然掉下来了,还好没有砸到人,这可难为住我们了,不好弄不上去啊!都知道,您有能耐、、、您给想想办法吧!(指着外面)这两天香客多,外面还等着、、、、、、
李张氏:刘叔!我知道!我们李家一直托您照顾,有事您就只管差遣、吩咐就是、、、您不用那么客气!刘叔!搬张梯子吧。
镇长:快!搬梯子!
李张氏上前围铜钟走了半圈,屋内上下打量,抄起一条很粗的铁链拴住铜钟上的孔。
梯子搬来,铜钟ldquo;咚rdquo;的一声巨响,被李张氏一脚踢起来,并拉着铁链把它甩在了肩上,李张氏两脚下的石砖瞬间粉碎,接着,她扛着铜钟爬上梯子,李张氏脚下一阶一阶的梯子掉下灰尘和木屑,并ldquo;吱吱ldquo;作响。
众人和小汉章看的瞪大眼睛,视线都跟着李张氏的步子一阶一阶往上移。
李张氏把铁链在大梁上绕了几圈,飞身跳下。
李张氏:刘叔!我们告辞了!刘叔?刘叔?(叫惊呆的小汉章)汉章!我们走!汉章?汉章?
镇长和小汉章张大口说不出话,还没有回过神来。
李张氏微微一笑,往后退几步,向上一个后空翻,腾空一个倒挂金钩,把铜钟踢的响亮。
小汉章(回过神,痴痴地):娘!
众人开始渐渐鼓掌,一个、两个、三个,一起。

娘娘庙门口 日 外
众人送出李张氏母子。
镇长:哎呀!雁大奶奶真是好功夫啊!
龙套甲:了不起!
龙套乙:足足有二三百斤重啊!
李张氏抱拳,拉着小汉章离去。

汉沽大街 日 外
李张氏母子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小汉章一直佩服的侧脸看李张氏。
小汉章:娘!你真厉害!(比划手脚)嘿、哈!两下就把那么重的铜钟弄上去了!镇长和那么多人都得叫您雁大奶奶!
李张氏(微笑一下):他们呢!叫我雁大奶奶,只是一种习武之人的称谓和名号,也就是花名,并不是娘的辈分有多高,有多了不起!就好比你外公,因为练得一手燕青拳绝技,又身法轻盈,所以武林人称,燕尾巴张三。你明白了吧?
小汉章:卖艺耍武的人耍的一手好枪,人称ldquo;单枪虎rdquo;。
李张氏:就是这个意思,那就是他的名号。
小汉章(强烈):娘!我也要有一个武林名号!你给我起一个吧?
李张氏(微笑摇摇头):哪有你这样的?给自己起名号的,名号都是武林人士送的。真不害臊,名号都是凭自己的本事去拼搏、去争取出来的。、、、、、、
小汉章:哦
李张氏停下:好了!我还要去给戏班买点东西,你自己去玩吧!
李张氏目送小汉章,小汉章依依不舍走出去几步,不时回头看着母亲。
李张氏:汉章!、、、、、、早点回家!
小汉章点点头离去,漫不经心的走在大街上,东瞅瞅,西看看。
肉摊子前,一个五大三粗的屠夫砍着排骨。胖七(14岁)领着大大小小一帮孩子围过来。
胖小子:爹!
屠夫(不耐烦):去去去!一边玩去!别让我看到你!
几个孩子发现了小汉章,向胖小子使眼色,他们蠢蠢欲动。
小汉章也发现他们,怯怯的加快脚步。

汉沽胡同 日 外
一条狭窄的胡同,小汉章快步在里面穿梭,不时斜眼向后看。
胖小子领着几个小孩挡在了小汉章的面前。
胖小子架着胳膊:躲什么?、、、叫七爷!
小汉章准备掉头,后面追上几个小孩,堵住小汉章的后路。
胖小子:想溜!让你尝尝我的大洪拳。
ldquo;砰rdquo;胖小子一拳打在我们镜头上。
老汉章(OS):小时候,我经常挨揍,除了挨揍,还是挨揍,我从不敢还手。

汉沽河边 傍晚 外
小汉章低头坐在河边发呆,头发、衣服杂乱,鼻子上还挂着鼻血,他看着河面,擦了一下鼻子。
老汉章(OS):那时候!我经常被人揍的不敢回家。
小汉章看着荷塘里,一只青蛙蹲在荷叶上ldquo;呱呱rdquo;叫唤几声。
ldquo;哼哼rdquo;一只小猪跑来跑去,向小汉章靠近、停下,叫唤两声,有跑走。
小青蛙也一跃跳入水中。
小汉章失落、无奈的看着青蛙入水激起的水波纹。
老汉章(OS):我不想挨揍!
慢慢的,我们看到水面的映光渐渐消失、变黑,一轮弯月迅速影立水中,现在已经是黑夜。
小汉章抬头看着天空中明亮的星星。

李汉章院子 外 夜
小汉章轻手轻脚溜进大门,他隔着窗户向堂屋偷看。
透过窗缝,我们看到,小汉章的父母和几男几女在里面谈话,我们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只见他们表情严肃,时而叹气,时而惋惜摇头,时而钦佩的对天抱拳。
小汉章猫着身子,蹑手蹑脚进屋钻进被窝,蒙住头。
大门口,李张氏夫妇送别几位客人。
客人甲(叹气):唉!告辞!
李张氏不等众人走远,就立马转身快步朝屋里走去。
厢房内,李张氏坐在了小汉章的床上,轻轻掀开被子,端详一下小汉章,用袖子帮他擦额头上的汗。她发现小汉章鼻子下的血迹,她开始紧张起来,立马拉开被子,看见小汉章衣服上撕扯的破洞,她很紧张、很担心。慢慢的,她包着嘴,眼睛开始湿润。

汉沽大街 黎明 外
空无一人的汉沽大街上格外安静、冷清,几只货铺的招牌彩旗在轻轻摆动。

李汉章家厢房 黎明 内
小汉章被外面的动静吵醒,迷迷糊糊睁开眼,看一眼刚刚亮的窗户。站起来推开窗户。
窗户外,李张氏夫妇要出门。
小汉章紧张起来:爹!娘!你们去哪里啊?
李张氏:我和你爹出去一下,天还早,你睡吧!
李张氏说完,两人向大门走去,开门。
小汉章看着大门愣了一下,迅速跳下床穿上鞋,追出去。

汉沽胡同 黎明 外
小汉章尾随在父母身后,不停闪闪躲躲,偷偷跟踪他们。

汉沽大街 黎明 外
空旷、死寂的汉沽大街上,依然没有一个人影。
慢慢的,我们听到一个人的走路声,我们看到一双走路的双脚。大街的尽头走过来一个人影。
一扇货铺的门被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接着是另一家货铺的门被打开,接着是三家、四家。
我们看到无数双脚,大街的两端走过来零散的人,习武者居多。
更多货铺的门被打开,十家、二十家、、、、、、
李张氏夫妇也拐过胡同,走上大街。
各色各样的习武者不约而同的聚集大街,他们都没有说话,表情很沉重、严肃。
躲在一角的小汉章看着这一切,很疑惑。
更多的人齐聚大街,其中有白天卖艺的王成虎,卖肉的屠夫。
矗立着很多人的大街上,却格外安静,他们纷纷开始朝同一个方向抱拳、作揖、鞠躬、、、、、、
李张氏也恭恭敬敬的朝同一方向抱拳。
小汉章有点看不明白,弯着腰悄悄溜到李张氏后面。
小汉章拉一下李张氏衣服,低声:娘!你们在做什么啊?
李张氏:不是让你在家睡觉吗?你怎么也跟来了?
小汉章:娘!这是在做什么啊?这么多人?
李张氏蹲下:、、、武术界一代宗师---河北刘奇兰去世了,这些人都是不约而同来送他最后一程的,这也是对他ldquo;一代宗师rdquo;的肯定和尊敬。
小汉章:一代宗师?刘奇兰?那么厉害?
李张氏:嗯!
小汉章:娘!一代宗师武功是不是都很高?
李张氏:嗯!一代宗师不仅仅是代表着功夫绝顶,自成一派。最重要的是,必须人品和武德还要高尚,服众,受人尊敬,那样才称得上是一代宗师。刘奇兰老先生就是,他不仅武术精湛,而且修养崇高、待人宽厚,他没有门户之见,守秘之风。任何人只要和他交谈三言两语,就会服与他,而非动手。他是当之无愧的一代宗师。
小汉章思索一下,ldquo;扑通rdquo;一声跪下,ldquo;咚咚咚rdquo;磕了三个头。
李张氏扑哧一笑。
众人纷纷散去,各走各路,各行其事,大街上又慢慢恢复吵杂、喧嚣。
小汉章父亲纷纷和行人抱拳。
小汉章起来:娘!我也要当一代宗师,我也要做个很厉害的人。娘!你教我练武吧!
父亲突然回过头,严厉:学什么武?、、、改明,跟个有学问的先生学几个字,打一手算盘,长大弄门营生算了!学什么武?
李张氏瞪一眼父亲,把手放小汉章肩膀上。
李张氏:不是说了不行吗?我和你爹、你外公,都是练武之人,平日里见多了打打杀杀,受够了寒冬酷暑。我们都希望你平平安安过一生,不希望你整天拳拳脚脚、摔摔打打的!你明白吗?我们是为你好!
小汉章(哽咽、哭):、、、可是!、、、可是我不想整天挨揍!我想做个很厉害的人!
父亲(蹲下,语重心长):儿子!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人,不管是做什么的!只有打不到、打不死的人才是最厉害的!并不一定是学武的就厉害。
李张氏擦去小汉章的眼泪:、、、如果你不想挨揍,那你就跑的快点!拼命地跑,跑的越快越好!知道吗?
一个卖纸风车的人走过来,李张氏起来在架子上抽出一只纸风车,递给小汉章手里。
李张氏:那!给!、、、、、、回家吧!
父母离去,留下小汉章呆呆的站在大街上。
老汉章(OS):那时候!我好像只听懂了母亲的话。
未完待续!请欣赏动作电影剧本《李汉章》赏析二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