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西班牙经典剧情电影《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剧本赏析下

2015-08-13 11: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阿格拉多 :我是不懂事儿 ,乌玛。我特

不懂事儿 ! 比如 ,此刻我什么都不去想。我

给你们带来了一瓶酒(从口袋里取出来) ,这

样我们就能更快乐。(对罗莎) 我还带冰淇

淋了。

曼努埃拉觉得来点儿酒喝的建议很好 ,

因为目前的气氛有些僵。

曼努埃拉 :我们喝点儿 ,这样可以放松

一些。(起身) 我去拿杯子。

罗莎修女 :我不能喝酒 ,我只吃冰淇淋。

乌玛 :我正想喝点儿。

阿格拉多表现出对乌玛充分的信任。

阿格拉多 :曼努埃拉怎么了 ? 我看她有

点儿怪。她不会这么快就被成功冲昏头脑

吧 ?

罗莎修女(对阿格拉多) :她要把你扔给

乌玛。

乌玛在想 ,这丫头真无理呀 ! 与此同时

她却哈哈大笑。

省略。

场景 89  曼努埃拉家  内景  白天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3 瓶酒全喝光

了 ,盛冰淇淋的桶也空了 ,桌上堆满了瓜子

皮和花生皮。大家都很兴奋 ,罗莎修女也不

例外。

罗莎修女 :我认为普拉塔对修女合适。

乌玛 :我的问题是 ,我觉得什么都好 ,我

是搞折衷的。

曼努埃拉盯着自己的手。

曼努埃拉 :你们知道吗 ,自我来巴塞罗

那后就长冻疮了。

乌玛 :啊 ,是吗 ? 让我看看 ……我母亲

说 ……

为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阿格拉多弄响了

酒瓶和杯子。

阿格拉多 :没酒了 ,我还去买吗 ?

乌玛有点儿醉了 ,十分兴奋。她站了起

来。

乌玛 :我想喝 ,但不行了。卫生间在哪

儿 ?

曼努埃拉用手指给她。

乌玛走路有些轻微摇晃。

当只剩下她们时 ,阿格拉多起身 ,坐到

沙发边上 ,以便与曼努埃拉和罗莎说话。

阿格拉多(神秘地) :你们应该告诉我发

生了什么事 ,我又不是外人。

曼努埃拉和罗莎修女仍在不停地嗑瓜

子。

曼努埃拉 :我明天告诉你。

罗莎修女 :不行 ,他的嘴不严。

阿格拉多 :我特别知道如何守口如瓶。

我难道不像个英国淑女 ,顺着你们 ,让她不

明戏吗 ? 我可是个慎重的模特 ,而且吮吸阳

具时也知道小心行事。

(此刻 ,乌玛回来了 ,3 个人谁也没看到

她。)

阿格拉多 :我在公共场所吮吸阳具 ,除

了被吮吸者之外 ,没人发现。

乌玛加入聊天。

乌玛 :我好久没吮吸阳具了。

3 个女人有当场被人抓住的感觉 ,但乌

玛的话让她们消除了所有可能产生的疑虑。

她们捧腹大笑 ,乌玛也跟着笑起来。

罗莎修女 (很放松 ,但有点儿难为情) :

我非常喜爱阳具这个词 ,还有阴茎。

她们又捧腹大笑。

场景 90  曼努埃拉家  内景  白天

乌玛从桌上拿起了她的皮包和打火机。

乌玛(站着) :曼努埃拉 ,我该走了。

曼努埃拉 :你还好吧 ?

乌玛 :行 ,好多了 !

也就是说 ,她更醉了。

曼努埃拉 :阿格拉多 ,你去送乌玛 ,去给

她叫辆出租车。

电 影 剧 本

9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阿格拉多起身。

乌玛 :啊 ,我忘了。(从皮包里取出一个

信封) 给你。

她递给曼努埃拉。相互道别。阿格拉

多学了几声诙谐的狗叫以向曼努埃拉和罗

莎道别。

乌玛(对阿格拉多) :你该教我学狗叫。

场景 91  曼努埃拉家楼道  内景  白

阿格拉多和乌玛来到楼道。他们走到

电梯门前等待。

乌玛 :她们姐妹俩一点儿也不像 ,对吧 ?

阿格拉多 :啊 ,她们是姐妹俩 ?

乌玛 :这是曼努埃拉告诉我的。

阿格拉多 :如果她是这么说的 ……

乌玛 :我觉得你们在胡扯。

他们按电梯钮。

乌玛 :阿格拉多 ,你会开车吗 ?

阿格拉多 : 会 ……年轻时我是卡车司

机。

乌玛 :是吗 ?

阿格拉多 :那是在去巴黎隆胸之前。后

来就不干了 ,当了妓女。

乌玛 :真有趣 !

阿格拉多 :非常有趣 !

他们上了电梯。

场景 92  曼努埃拉家  内景  白天

乌玛给曼努埃拉的信封里装着一张 15

万比塞塔的支票 ,这是她作为私人助手两个

星期的工资。同时 ,信封里还有一张折着的

纸。曼努埃拉以为是收据 ,但她的表情显出

她不是在看一张收据 ,因为一张收据不会令

她如此激动。(纸上写着 :亲爱的埃斯特万 :

这是我从未写给你的签名 ,这并不是因为我

不想 ……)

罗莎询问地望着她。

罗莎修女 :是什么 ?

曼努埃拉 :乌玛给埃斯特万的签名。

场景 93  蒂波里剧院  尼娜的化妆室

内景  下午

几个星期后。

在尼娜化妆室里 ,阿格拉多眼盯着台词

本 ,耳听着扬声器传来的声音 ,他想记住台

词。同时 ,他缝好了当做斯特拉孩子的道具

娃娃。

第 11 幕结束 ,画外音 :

布兰奇 :他拿着一束鲜花乞求我的宽

恕。他说“: 请原谅。”可有些事是不能宽恕

的。对残酷的行为就不能宽恕。这也许是

唯一不能宽恕的 ……

布兰奇在舞台上说台词的同时 ,阿格拉

多也跟着念 ,像是二重唱 ,但阿格拉多的声

音更突出。尼娜突然冲进化妆室。阿格拉

多放下台本 ,好像台本是偶然到他手上似

的。他继续穿针引线。他极力掩饰 ,但已露

出了马脚。(从扬声器里传来科瓦斯基和布

兰奇的那场戏的对白。) 尼娜焦急地进来。

阿格拉多拿台本干什么与她无关。

尼娜 :怎么 ,你也在练习小品角色 ?

阿格拉多 :我吗 ? 没有。

尼娜 (神经紧张地) :你该练 ,万一 ……

我留在这儿不妨碍你吧 ?

阿格拉多 :干什么 ? 又要吸毒 ? (斥责)

你就不能等到演完吗 ?

尼娜开始拿毒品 ,她把毒品藏在了自己

的皮包里。

尼娜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 ,就别再问我

了 ……

阿格拉多仍在原地 ,尼娜也不是真想赶

他走。

阿格拉多 :如果你不想让我告诉乌玛的

话 ,你就到卫生间去吸 ,这样我就看不见了。

眼不见为净 !

尼娜(对着门示意) :好吧 ,你给我把门。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7 尽管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相互之间还是

有好感的。阿格拉多扮演着那种亲密、爱抬

杠的朋友的角色。那种会帮助你、每当有机

会就会让你想起他的人。

场景 94  蒂波里剧院  尼娜的化妆室

内景  夜晚

尼娜进到小卫生间 ,阿格拉多倚在门上

为她把守。

阿格拉多 :我知道你年轻 ,但也不是小

姑娘 ……那些事儿没好处。你长得漂亮 ,小

巧 ,但必竟不是个孩子。你瘦了 ,那是因为

毒品 ……但重要的是你瘦了。你有才能 ,但

是有限。特别是一个女人爱着你 ……你却

为吸毒改变一切 ! 你觉得值得吗 ? 当然不

合算了 !

尼娜从卫生间出来 ,她把东西又放回皮

包里。她十分平静 ,但脸色苍白。

尼娜 :为了安宁 ,我变了 ……如果我不

吸一口 ,就会想往墙上撞了 ……你帮我改变

吧。

场景 95  蒂波里剧院  尼娜的化妆室

内景  下午

阿格拉多帮助尼娜解开衣服。(拿下装

扮孕妇的假肚子 ,其实只是把一个枕头放到

肚皮上。) 她望着尼娜垫着海绵的胸部 ,她拿

掉了两块海绵。

阿格拉多 :你的胸这么平。

尼娜 :和你相比 ,那当然了。你从未想

过全身都做手术吗 ?

尼娜在镜子前穿上一件宽大的衣服 ,又

补了点儿妆。

阿格拉多 :没想过 ,全身都做了就找不

到工作了。观众喜欢充气的胸部。

尼娜点燃了一支烟 ,阿格拉多继续做他

刚才干的事。

尼娜 (奇怪地) :喜欢风湿病 ? Reumati2

cas ?

阿格拉多 (拼字母) :不对 ,Neumaticas ,

是充气的 (他指指像皮球那么圆的乳 房) 。

两个乳房像刚刚打过气的轮胎 ,另外还得有

一副阳具 ……

尼娜 :阿格拉多 ,干吗不让我看看你的

阳具 ?

阿格拉多 :毒品让你学坏了 !

尼娜(调皮地) :最好你也喜欢我。

阿格拉多 :可你有太多的问题 ,没必要

搞的更复杂了。

扬声器里的声音在提醒着 ……

阿格拉多 :快点儿 ,该你上场了 ! 注意 ,

别吐到别人身上 ……

尼娜 :可观众喜欢 ,因为我是孕妇 ,他们

认为这是角色需要。

阿格拉多 :下一场戏里你不是孕妇了 ,

因为你已经生了孩子。

他拿起洋娃娃 ,用毯子裹上 ,交给了尼

娜。

尼娜 :真的。

阿格拉多 :快点儿 !

尼娜抱着洋娃娃走出化妆室 ,关上了

门。

场景 96  曼努埃拉家  罗莎房间  内

景  白天

几个月之后。

罗莎修女胖了不少 ,其实只是肚子大

了 ,而脸更削瘦。像是一个少女粘着个假肚

子。可她的肚子是真的。

她们一起过了几个月。

曼努埃拉从罗莎的两条腿间拿出尿壶。

她走出房间 ,又手拿装着卫生用品的托盘回

到房间。

曼努埃拉用湿毛巾给罗莎擦脸 ,给她整

理头发。

罗莎修女 :我也给他取名叫埃斯特万。

曼努埃拉 :给你儿子也取这个名吗 ? 为

电 影 剧 本

9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什么 ?

罗莎修女 :因为他也是你的 ……这个孩

子是我们两个人的 ……

曼努埃拉被感动了。她简单地给罗莎

擦洗脸和胳膊 ,摆动着她那软弱无力的肢

体。

曼努埃拉 :希望如此 ……希望这个世界

上只有我们 ,没有义务、没有修女、没有家

庭、没有朋友 ……你和你儿子只属于我 ! 可

你有家庭 ,罗莎 ……(梳好头) 我给你化点儿

妆 ,好吗 ?

罗莎修女 :干什么 ?

曼努埃拉 :我喜欢看到你漂亮。另外 ,

我给你妈妈打了电话 ,她今天下午来看你。

罗莎修女惊奇地瞧着她。

罗莎修女 :我母亲 ?

曼努埃拉 :是的 ,你有母亲 ,难道你忘了

吗 ?

罗莎修女 :我对她说什么 ?

曼努埃拉 :你说 ,你爱她 ……我怎么知

道你要说什么 ?

场景 97  蒂波里剧院  乌玛的化妆室

内景  下午

演出差半小时开始。阿格拉多把假发、

化妆品、乌玛演出所需的一切东西都准备好

了。他看看表 ,还有时间 ,不用着急。马里

奥・托罗流露着有所求的神情进来了。

阿格拉多 :你今天来得真早呀 !

马里奥 :是的 ……你在干什么 ?

阿格拉多 :放这个 ……你怎么了 ?

马里奥(为引起他的兴趣) :昨晚我没睡

好 ,今天全天都神经紧张。

阿格拉多盯着他 ,觉察到了马里奥语调

中的做作。

马里奥 :你能不能吮吸我 ?

阿格拉多 (蔑视地) :这儿没你要的 ,我

已经退休了。

马里奥(好像这样就能为自己辩解了) :

我以为吮吸会使我放松 ……

阿格拉多 :那你也吮吸我吧 ,我现在也

神经紧张。

马里奥 :要我吮吸一个女人的阳具 ,可

是头一次 ,但如果需要的话 ……

阿格拉多不解地看着他。

阿格拉多 :你们全公司的人都在关注我

的阳具 ,真是见鬼了 ! 再说也不是只有我一

个人有阳具 ,难道你没有吗 ?

马里奥 :我有。

阿格拉多 :大街上有人让你吮吸他的阳

具 ,仅仅是因为你有阳具吗 ? (马里奥摇头

表示否定。手机响了 ,阿格拉多找手机。) 好

吧 ,我就给你吮吸 ,让你看看 ……

阿格拉多拿起电话回话。

阿格拉多 :喂 ?

马里奥走进化妆室的小卫生间里。

场景 98  蒂波里剧院  乌玛化妆室

卫生间

马里奥放下包 ,照镜子。他用手指梳

头 ,张开嘴 ,看自己的牙齿。像个地道的诱

奸者。

阿格拉多仍在接电话。他背对着卫生

间 ,倚在那里。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 ,打电

话的另一方出了严重的事情。马里奥微笑

着从卫生间出来。他听到阿格拉多哭着与

对方道别。

阿格拉多 :好吧 ,你别担心。我来负责

一切。

他挂上了电话。

场景 99  蒂波里剧院  乌玛的化妆室

内景  下午

阿格拉多脸色很难看 ,他转向马里奥 ,

泪汪汪地看他。马里奥已非常激动 ,竟然没

发现阿格拉多的变化。

马里奥 :到我的化妆室去吧 ? 假如乌玛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99 要来了的话 ……

阿格拉多 :乌玛不会来了 ,她同尼娜在

医院里。

马里奥 :在医院里 ? 出什么事了 ?

阿格拉多 :她们差点儿相互残杀 ……

马里奥 :他妈的 !

阿格拉多拿出一张纸巾擦干眼泪 ,他感

到疲劳 ,因为他很爱这两个女人。马里奥也

很震惊。

马里奥 :那今天的演出该取消了 ……

阿格拉多 :你对任何人也别说 !

马里奥 :但总得有人出面说呀 !

阿格拉多 :要说 ,但不能讲实情。让我

来编个理由吧 !

场景 100  曼努埃拉家门厅  内景  下

铃声响了 ,曼努埃拉穿过走廊 ,打开房

门。罗莎的母亲装成遗憾的样子 ,与曼努埃

拉简单地问候。

罗莎母亲 :你好。

曼努埃拉请她进来。她们穿过短走廊 ,

进到客厅里。罗莎母亲看到令人窒息的空

间 ,也许是因为沉闷的气氛。曼努埃拉的沉

默、严肃及冷静的神态让她害怕。

罗莎母亲 :她在哪儿 ?

曼努埃拉用手指着一个大房间。

曼努埃拉 :在那个房间里。

曼努埃拉没有陪她进去 ,而是留在客厅

里。罗莎母亲穿过走廊 ,消失在房间门口。

场景 101  曼努埃拉家  罗莎房间  内

景  下午

母女俩沉浸在激动而不舒服的拥抱之

中(不舒服是因为两个人被迫所采取的姿

势) 。罗莎仍在床上 ,她的母亲奇怪地瞧着

女儿鼓起的肚子。她充满了感情 ,温柔地抱

怨着。

母亲 :我很为你担心 ,我还以为你在萨

尔瓦多呢 ! 我看你学会说谎了。

罗莎修女 :我不知该怎么对你说。

母亲 :你打算怎么办 ? 你要放弃工作去

结婚吗 ?

罗莎修女 :妈妈 ,瞧你问的问题 !

母亲 :对你的事我一无所知 ! 至少现在

是如此。这件事我还是从你朋友那里得知

的 ……

罗莎修女 :是曼努埃拉 ! 如果没有她我

真不知该怎么办 ?

母亲羡慕曼努埃拉。

罗莎 :爸爸好吗 ?

母亲 :还是那样。我也弄不清 ,可能更

糟了。你不介意的话 ,我就什么都不告诉他

了 ,因为他已经彻底丧失理解能力。

罗莎 :萨比克好吗 ?

母亲 :很好 ……罗莎 ,我不知该做些什

么。你希望我做点儿什么 ?

罗莎 :什么也不需要 ,妈妈。

母亲(悲伤并实事求是地) :你对我不抱

任何期望了 ?

罗莎 :不是那么回事。我想说的是 ,你

别让我更为难了。

母亲点头同意。

场景 102  曼努埃拉家  前厅  内景

下午

曼努埃拉仍坐在客厅里。罗莎的母亲

从房间出来 ,走到曼努埃拉身旁。她虽然极

力保持来时的样子 ,但差点儿哭出来。

罗莎母亲 (低声地) :实际的情况如何 ?

电话里我没弄太清楚 ……

曼努埃拉(为不让罗莎听到放低声音) :

根据检查 ,她的胎位有问题 ,医生说得给她

做剖腹产手术 ……她现在必须卧床 ,不能走

动 ,甚至不能去卫生间 ……

母亲明白了情况的严重性。有人会说 ,

就在几个月前她还把人家当成是妓女 ,而现

电 影 剧 本

10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在她却让这个人给她上了一堂母爱的课。

母亲 :你看我要把她带回家吗 ? 你知道

她父亲那种情况 ,他像个孩子 ,我必须什么

都顺着他。

曼努埃拉 :虽然您是她的母亲。可我认

为罗莎最好留在这儿。

母亲 : 我看也是这样好。如果你需要

钱 ,请对我讲。求你能随时告诉我她的消

息。

曼努埃拉 :小心点儿。

母亲向门口走去 ,曼努埃拉紧随其后。

母亲请她不要送了 ,但曼努埃拉坚持要送。

到了门口 ,母亲转过身来。

母亲(考虑了一会儿) :我不明白我怎么

对罗莎不好了 ……(曼努埃拉沉默不语) 。

从她出生后就像个外星人。你有孩子吗 ?

曼努埃拉 :有一个。

母亲 :你很理解他吗 ?

曼努埃拉 :他死了。

母亲停住了。

母亲 :对不起。

母亲想到了死亡 ,她惊惶失措地走了。

场景 103  蒂波里剧院舞台  内景  白

舞台上空无一人。红色帘幕垂到地上。

剧院里坐了一半观众。阿格拉多走出来 ,站

到舞台中间。

坐在剧场观众席的人们期待地望着他。

马里奥特别感兴趣。

观众中传来奇怪的窃窃私语。一道强

光把阿格拉多罩在一个白色的圆圈里 ,光圈

使他贴在深红色的幕帘上。观众的目光都

集中在他的身上 ,使他产生一种头晕目眩和

神魂颠倒的感觉。他尽量谨慎、遵守规矩地

向观众问候。

阿格拉多 :晚上好。由于某种原因 ,每

天晚上在这个舞台成功演出的两位女演员

今天不能演出了。可怜的人 ! 今天的演出

只好取消了。愿意的话 ,我们给你们退票。

那些闲来无事的观众 ,来到剧院又离去真有

点儿可惜。请你们留下来 ,听我讲讲我的人

生故事 ,保证你们开心。

演员们相互交换眼色 ,没想到他会如

此。有几个观众起身朝出口走去。

阿格拉多 (向他们道别) :再见啦 ,对不

起 ……(对留在剧院的观众们) 如果我让你

们觉得无聊 ,你们可以打呼噜。就这样 (学

打鼾声 ,有点儿夸张) ,我马上就明白了 ……

这决不会伤害我的情感 ,真的 ……

观众开始感到好笑。阿格拉多的胆子

也越来越大 ,开始全身心地投入。

阿格拉多 :大家叫我阿格拉多 (在西班

牙语中是愉快的意思 ―――译注) ,因为我的

生活就是给别人带来快乐。你们之中有些

人认识我。(他认出了几位观众。) 我在靠近

墓地的桥上干活 ,可是岁月不饶人 ,一个客

人打了我一棍子 ,使我成为体面的女人 ……

除了给人快乐之外 ,我还是货真价实。看看

我这线条 ,三围很合标准。

他摸着用外科手术所改变的部位 ,特别

是上身 ,然后 ,摆出了一个典型的拍照姿势。

阿格拉多 :我的杏眼花了 8 万。鼻子花

了 20 万 ,瞎花了不少钱 ,一年后又一棍子把

我的鼻子弄成了这样。我知道 ,这让我显得

很有个性 ,但我要是早知如此 ,就不会去碰

它了 ……我继续讲 ,一对乳房 ,每个 7 万 ,但

已有更多的回报。在嘴唇、前额、面颊、髋部

和臀部都有硅酮。计算一下 ,一公升就是 10

万。整喉节用了 7 万 5 千。用激光彻底脱

毛 ,一次要 6 万 ,因为女人和男人一样 ,祖先

都是猴子。通常要做 2 至 4 次 ,这取决于汗

毛的多少 ,可如果你是民间艺人 ,你就需要

做更多次。

观众开心极了。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01   阿格拉多 :我刚才讲了 ,要货真价实付

出的可不少啊 ! 可在外型上是决不能省的 ,

因为外型越真实 ,就会与你幻想中的自己更

加相像 ……

观众响起了暴风雨般的掌声。

阿格拉多觉得自己要晕倒了。在包厢

里的马里奥放心、骄傲地舒了口气。

场景 104  曼努埃拉住宅正面  外景

白天

一辆出租车停在门前。曼努埃拉推着

坐在轮椅车上的罗莎。汽车司机帮她拿手

提包和箱子。她们把所需的一切东西都带

上了。罗莎与婴儿的衣物分别放在搞笑小品两个包

里。曼努埃拉帮助罗莎上了车。

场景 105  巴塞罗那  出租车  外景

白天

出租车在行驶。曼努埃拉告诉司机要

去的地址。

曼努埃拉 :去海洋医院。

罗莎修女更正说 :能先去梅蒂纳塞里广

场吗 ?

曼努埃拉看着她 ,曼努埃拉知道 ,这个

广场离罗莎父母家很近。

曼努埃拉 :我们不是和你母亲约定在医

院见吗 ?

罗莎修女 :我知道 ,我只想顺路去看看

广场。

曼努埃拉 :好吧。(对司机) 去梅蒂纳塞

里广场。

场景 106  巴塞罗那  梅蒂纳塞里广场

外景  白天

汽车驶入面对广场的一条街。罗莎没

有下车 ,她激动地望着喷泉、棕榈树、凳子。

在罗莎激动地望着广场时 ,曼努埃拉瞧着

她。

罗莎修女 :我从小就在这儿玩 ……

她用孩子的目光看着 ,要求司机再多停

一会儿。

场景 107  巴塞罗那  广场  外景  白

罗莎父亲养的狗萨比克出现在街角处 ,

这是一只长着黑色和肉桂色毛的德国牧羊

狗。它个头高大 ,也很可爱。狗停下 ,向后

张望 ,它在等人。罗莎的父亲出现了 ,他 80

多岁 ,看的出 ,他年轻时一定很漂亮 ,至今仍

保持着令人敬畏的神态。但他的眼睛表明 ,

他已失去了活力。当狗确定主人跟上来了 ,

它就又跑起来。看来这也可以构成一景。

罗莎打开车门 ,吹口哨 ,并喊起来 :萨比克 !

狗转过头 ,认出了哨声和说话声 ,它跑

向出租车。罗莎的父亲望着他们 ,缓缓地走

过来。罗莎逗狗玩 ,狗冲着车里叫。罗莎拥

抱狗 ,萨比克在她脸上舔着。

罗莎父亲望着 ,他不能认出女儿 ,但他

看到狗这么轻易地就与别人交往也感到骄

傲。

父亲 :它不认生。(对罗莎) 你有狗吗 ?

罗莎修女 :没有 ……可我特别喜欢狗。

父亲 :你多大了 ?

罗莎修女 :26 岁。

父亲 :身高是多少 ?

罗莎修女 (笑了 , 为能附合父亲而高

兴) :不高 ,一米六八。

父亲点了点头。

曼努埃拉充满敬意地、默默地望着这个

场面。

罗莎修女最后用力拥抱狗并道别。

罗莎修女 (对狗) :去跟爸爸 ! 照顾他。

再见了 ,爸爸 !

狗离开罗莎 ,跑到罗莎父亲身边。事实

上 ,是狗带着老人。罗莎父亲和狗走在便道

上 ,消失在转弯之处。

两个女人望着他们 ,尽量克制自己的激

动。

电 影 剧 本

10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场景 108A 海洋医院 罗莎病房 内

景  白天

罗莎修女在海洋医院的病房中躺着。

她母亲挨着她坐着 ,曼努埃拉站一旁。从一

扇宽敞的窗户可以看到大海。这是罗莎与

母亲第一次放松地在一起。

母亲 :我该把查盖尔的画拿到伦敦去拍

卖。可惜毕加索的画不能拍卖 ,要不我就发

了 ……我希望有一天你能卖掉这些。

罗莎笑了。

母亲 :你不疼吗 ?

罗莎修女 :不疼。

母亲 :太好了。无疼痛分娩。(对曼努

埃拉) 医生说什么时候进手术室 ?

曼努埃拉 :一个半小时之后。

母亲 :这样我还有时间去看看你父亲 ,

然后再回来。

罗莎修女 :你不用来了 ,妈妈。

母亲 :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母女俩互相亲吻。

罗莎修女 :替我吻爸爸。

母亲 :我还要吻这边。

罗莎又吻了母亲。母亲在向曼努埃拉

道别后走出房间。

场景 108B 海洋医院  罗莎病房  内

景  下午

被环境所感染 ,罗莎修女表现出一种病

房内特有的平静。好像解决了直到刚才还

在支配她生活并使之迷惑的问题。曼努埃

拉坐到了刚才罗莎母亲坐过的地方。罗莎

修女 :我希望这第三个埃斯特万也是你的孩

子。

曼努埃拉 (有点吃惊) :第三个埃斯特

万 ?

罗莎修女 :洛拉是第一个埃斯特万 ,你

儿子是第二个。

稍停。

曼努埃拉 :就是说 ,你知道洛拉是我儿

子的父亲 ……

罗莎修女 :是的 ,这并不难猜。

曼努埃拉 :洛拉不知道我们有儿子。我

从未告诉过他。

罗莎修女 :你儿子知道他父亲吗 ?

曼努埃拉 :我儿子不知道 ……(欲言又

止)

又稍停。

曼努埃拉 :我们别谈伤心事了 ……今天

是个伟大的日子。这一天你要生个儿子。

罗莎修女 (沉思) :曼努埃拉 ,答应我一

件事。

曼努埃拉 :说吧 !

罗莎修女 :如果发生什么事 ……

曼努埃拉 :能发生什么呀 !

罗莎修女 :答应我 ,别对孩子隐瞒真相。

曼努埃拉 :我什么也不答应你 ,因为你

可以亲自对他说明一切。

罗莎修女 :答应我 !

曼努埃拉 :若能让你更安心的话 ……

罗莎修女 :是的。

曼努埃拉 :好吧 ,我答应你。

外边阳台上的铁栏杆正巧组成了十字

形状。

场景 109  巴塞罗那墓地  外景  白天

一个穿着黑色丧服的女人缓缓地在十

字架中行进。他拄着一把伞 ,把它当做拐

杖。他神情激动、严肃 ,他美丽、消瘦 ……在

他那经过化妆的苍白的脸上 ,刻下了特殊的

经历。一幅宽边的墨镜遮住了他半个脸。

墓地座落在面对大海的山丘上 ,碎石铺

就的小路。岩石、叶子花、大海象征着最后

的归宿。200 米开外的地方正在埋葬罗莎修

女。牧师以宗教特有的方式为死者的灵魂

祈祷。在最后告别的时刻 ,三教九流的人与

修女们混在一起 ,他们既相互融合又彼此反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03   衬 ,犹如一枚硬币的两面 ,而罗莎修女正是

这样。一侧是极为痛苦的曼努埃拉靠着阿

格拉多和乌玛。另一侧是罗莎的母亲与其

家属一起在承担痛苦。罗莎母亲心碎了。

曼努埃拉偶然发现一个穿着丧服、傲慢

的女人出现在一条长长的石阶的上边。她

默默地离开人群 ,向石阶奔去。罗莎的母亲

没有发现。牧师继续在念祷词。但是 ,阿格

拉多认出了穿丧服的人 ,他是洛拉。

场景 110  墓地  外景  白天

洛拉撑着雨伞、缓缓地走下石阶的样子

吓人。由于他穿着高跟鞋 ,再加上戴着帽

子 ,个子几乎有两米高 ,像是个“高大的寡

妇”。

曼努埃拉到达台阶下面 ,她怀着仇恨、

愤怒但并不蔑视的心情软弱无力地盯着洛

拉 ,就像是在看洛拉的尸体。当洛拉看到她

时 ,很激动。

洛拉 :曼努埃拉 ! 见到你真高兴 ! 遗憾

的是在这种地方。

尽管洛拉用的是女人声调 ,但没有装腔

作势。他的声调低沉、微弱、柔情、坦诚 ,语

调中稍稍带有阿根廷口音。

曼努埃拉 :不可能在别的地方 ……

洛拉不解地望着她。洛拉明白她的怨

恨 ,但不清楚她话中的含义。

曼努埃拉 (宣判的语气) :你不是人 ,洛

拉。你是传染病 !

洛拉站不稳了 ,他拄着雨伞 ,慢慢地坐

在一个像楼道平台那样的台阶上。他想尽

快结束这场对他的责备 ,因为他没时间了。

洛拉 :我总是太离谱了 ! 个子太高、太

漂亮、太男性 ,又太女性 ! 我也没有办法 ,我

累了 ,曼努埃拉 ……我要死了。

几只苍蝇落在他的脸上 ,它们像是早产

的秃鹫。

对曼努埃拉来说 ,洛拉不是要死了 ,而

是已经死了。在来墓地之前 ,曼努埃拉就哭

得很厉害 ,脸又肿又苍白。她不时摘下戴着

的墨镜 ,擦干泪水。

洛拉 :可我很好 ……过来。

洛拉让曼努埃拉靠近自己。曼努埃拉

上了几个台阶 ,但她仍与洛拉保持着距离。

洛拉得用力说话。

洛拉(解释) :我在向一切诀别 ……我偷

了阿格拉多的钱 ,是为了支付去阿根廷的旅

费。我要向家乡、河流及我们的街道诀别。

曼努埃拉仍沉默不语 ,太多的情感卡住

了她的喉咙。

洛拉 :我很高兴能向你告别。我现在唯

一要做的是 ,见见罗莎修女的儿子 ,也就是

我的儿子。

曼努埃拉默默地、恶狠狠地看看他。

洛拉(向往地) :我总想有个儿子 ……你

是知道的。

曼努埃拉 :是的 ,我知道。在我离开巴

塞罗那时 ,怀了你的孩子。

洛拉 :什么 ?

曼努埃拉 :是的。

洛拉 (渴望地) :那 ……你生下孩子了

吗 ?

这是一句命令式的、请求的问话。

曼努埃拉无法抑制自己的哭泣。

洛拉(请求地) :我想见他 ! (用目光寻

找) 你带他来了吗 ?

曼努埃拉 (严厉地) : 没有。他在马德

里 ,你不能见他。

洛拉(乞求) :即使离得很远 ,甚至他也

不想见我 ,但这是我最后求你的一件事 ……

曼努埃拉 :你不能见他。

洛拉 :曼努埃拉 ,求你了。

曼努埃拉 :半年前 ,一辆汽车撞了他 ,他

死了。

洛拉低声说了一句别人听不见的“不”。

电 影 剧 本

10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曼努埃拉 :我来巴塞罗那就是为了告诉

你这件事。对不起。

洛拉无法承担这么多死亡 ,这个消息突

然使他老了 100 岁。曼努埃拉对洛拉已经

不再恨了 ,而是极度伤心。她走下台阶 ,来

到人群之中。洛拉独自坐在台阶上 ,用他的

大手擦干泪水。

场景 111  罗莎修女父母家  内景  白

曼努埃拉和罗莎母亲走上台阶回家。

曼努埃拉打开门 ,让罗莎母亲进去。在门厅

她听见孩子的哭声。

罗莎父亲不耐烦地走过来 ,旁边是狗。

曼努埃拉(惊慌地) :孩子 !

她在走廊 ―――画廊中消失。

父亲(责备) :这么久你去哪儿了 ?

母亲筋疲力尽地、痛苦地望着他。

母亲 :你还没带萨比克出去 ?

母亲抚摸着狗。

父亲 :因为你不在家。

母亲 :现在我回来了。

这个冷酷的女人无止无休地承担着痴

呆老人的一切 ,令人同情。她活着 ,是因为

他的问题在等着她解决。

场景 112  罗莎修女父母家  小孩房间

内景  白天

靠近罗莎母亲工作室的旧式客厅 ,改为

曼努埃拉和小孩的房间。有一张曼努埃拉

的床 ,还有一张婴儿摇篮。

曼努埃拉惊慌地进屋。比森塔想要让

孩子不哭 ,但看来她没经验。

曼努埃拉 :他饿了 ……

比森塔 :我正在热着奶瓶。

曼努埃拉 :拿来 !

小孩用嘴拱曼努埃拉的胸部。罗莎母

亲进来 ,虽然筋疲力尽 ,但仍很干练。

母亲 :比森塔 ,去照顾先生。别让他到

这儿来 !

比森塔边走边抱怨着。

比森塔 : 不可思议 ! 他认为孩子是您

的 !

母亲(对比森塔) :我知道了。(对曼努

埃拉) 他很嫉妒。我得告诉他孩子是你的。

曼努埃拉惊讶地看着她。

曼努埃拉 :但愿能是我的 !

母亲 :我不敢告诉他事实 ,他也不会明

白。

罗莎父亲从面向走廊的门探进头来 ,旁

边是形影不离的狗。

父亲 :这个女人是谁 ?

母亲 :是曼努埃拉 ,新厨师。她和我们

在一起已经 4 天了 ,她和她儿子住这间房

子 ,我都告诉你了 ……

父亲(对曼努埃拉) :你多大了 ?

曼努埃拉 :38 岁。

父亲 :身高是多少 ?

曼努埃拉(笑着) :一米六八 ……

曼努埃拉很激动 ,因为他向她提出的问

题与在公园里向她女儿提的一样。

罗莎母亲让狗带她丈夫出去。

母亲 :来 ,萨比克 ,领爸爸去散步 ……

罗莎父亲和狗出去了。他们遇到比森

塔。女佣把奶瓶交给孩子的外婆 ,外婆又把

它递给曼努埃拉。曼努埃拉倒出一滴奶在

手上 ,试试它的温度。孩子不耐烦地哭着 ,

但当他含上奶嘴后 ,马上就平静了。罗莎母

亲确认了曼努埃拉的才干和温柔。

母亲(好像她忘记了什么) :啊 ,曼努埃

拉。

曼努埃拉(仍看着婴儿) :什么事 ?

母亲 :别告诉任何人关于抗体的事。

曼努埃拉怒视着她 ,但罗莎母亲毫不退

缩 ,坚持自己的主张。这个家是她的领地 ,

让她有安全感。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05   罗莎母亲 :修女们知道吗 ?

曼努埃拉 :不知道。

母亲出去了。剩下曼努埃拉和小埃斯

特万。她无法忍受罗莎母亲的偏见。

场景 113  梅蒂纳塞里广场  外景  白

一个月后。

在梅蒂纳塞里广场 ,曼努埃拉从出租车

下来。就是罗莎在住医院之前向她父亲和

狗告别的地方。曼努埃拉怀里抱着婴儿 ,刚

从医院回来。她走进广场一个酒吧。

场景 114  巴塞罗那  酒吧  内景  白

吸着烟的洛拉坐在里面阴暗的角落里 ,

翻着一本体育杂志 ,他在等人。他喝着小瓶

的矿泉水 ,穿了一件朴素的紧身衫 ,显出了

他的胸部和腰身。他把长头发拢在脑后。

同前面墓地场景比较 ,他看上去好多了。

曼努埃拉和洛拉相互对视了一会儿。

婴儿马上就分散了他们的注意力。洛拉赶

快把烟熄灭 ,他望着孩子 ,说了好几次“啊”。

曼努埃拉把孩子递给他。从这双胳膊传递

给另一双胳膊的动作是缓慢、轻柔的。

他们坐下。洛拉怀里抱的孩子睡着了。

洛拉 :医生怎么说 ?

孩子的气色很好 ,他在洛拉和曼努埃拉

手中很安静。

曼努埃拉 :他很好 ,他每个星期都长体

重。很正常 ……你看到了。

洛拉发呆地望着孩子。

洛拉 :我能亲他一下吗 ?

曼努埃拉 :当然可以。

洛拉(非常小心地在孩子的前额亲了一

下 ,低声细语) :我的儿子 ,我留给你的是坏

遗传 !

洛拉对孩子诚恳地说着。也许这是他

一生中最后一次感到懊悔。

曼努埃拉 :重要的是现在孩子很好。病

情怎么会发展呢 !

在洛拉吻孩子的时候 ,刚巧孩子的外祖

母牵着狗从酒吧门口经过。她看到曼努埃

拉和这个怪里怪气的人在一起。要不是这

个人和自己的外孙子在一起 ,他与她毫不相

干。由于洛拉在暗处 ,她没看清楚。

曼努埃拉从皮包里取出装有自己儿子

照片的夹子 ,儿子是她和洛拉的。曼努埃拉

把孩子抱过来 ,把照片递给洛拉。孩子已经

醒了 ,他眼睛睁得很大 ,望着四周。

曼努埃拉 :这是另一个埃斯特万。

洛拉同样激动地看着照片。

洛拉 :你也给他起名叫埃斯特万 ?

曼努埃拉 :是的。

洛拉 :谢谢。

曼努埃拉从包里取出已弄脏的埃斯特

万的笔记本 ,他希望洛拉看到照片感到满意

后 ,再把埃斯特万的笔记本给他。

曼努埃拉 :这是他的笔记本。他总是随

身带着 ,因为他想成为作家。

洛拉把照片放到桌子上 ,拿起了笔记

本。他瞧着并抚摸笔记本 ,犹如它是有生命

的。他翻到笔记本的最后几页。

曼努埃拉(用手指着一页的中间) :这是

在他死前的当天早上写的。念吧 ……

洛拉(念) :“ ……昨天晚上妈妈给我看

了一张照片 ,只有半张。我不想告诉她 ,可

我的生活就缺少那一半 ……”

洛拉激动地望着曼努埃拉。曼努埃拉

也很激动。在过了这么多年之后 ,他们之间

第一次和谐了。

曼努埃拉 :接着念 ……

洛拉“: 今天早上我在抽屉里翻东西 ,看

到了一捆照片 ……所有的照片都是半张 ,我

估计撕下的那半张是我的父亲。我想认识

他。我要让妈妈明白 ,不管我父亲是谁 ,不

电 影 剧 本

10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管他人怎么样 ,也不管他怎么对我妈妈 ,我

都不在乎。她不能剥夺我这个权利。”

曼努埃拉打断了他。洛拉沉默不语 ,他

又看照片。两个人都默不做声。

曼努埃拉 :照片留给你 ……笔记本我收

着。

夫妻俩以这种方式分配了他们的财产。

洛拉把照片放到胸口上 ,紧靠着自己的心

口。

场景 115  罗莎修女父母家  内景  白

曼努埃拉抱着孩子走进屋里。小埃斯

特万的额头上有个口红印 ,这是他父亲的留

念。孩子的外祖母板着脸迎上来。

罗莎母亲(把孩子前额的印迹擦掉) :在

酒吧和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 ? 我不喜

欢什么人都亲我的外孙子 !

曼努埃拉 :那个女人是孩子的父亲。

罗莎母亲(惊愕地) :你说什么 ?

曼努埃拉对她说了 ,但她从未告诉过自

己的儿子关于他父亲的事 ,她实在遗憾。

曼努埃拉 :他是孩子的父亲 ,而且他病

得很厉害。

罗莎母亲感到恐惧。

罗莎母亲 :就是这个魔鬼害死了我女

儿 !

为让痛苦的罗莎母亲单独呆着 ,曼努埃

拉回到自己房间。

曼努埃拉 :现在别想这些了。

场景 116  巴塞罗那  某剧院舞台  内

景  白天

在一个空闲的剧场进行排练。

乌玛正在排练根据路易斯・帕斯瓜尔的

版本改编的《再现洛尔卡》。导演注视着女

演员 ,不时地给演员提示。为了排练 ,乌玛

用发夹把头发拢上 ,她临时穿了件旧的吉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107   卜赛戏装。舞台上又活跃起来 ,听着乌玛念

台词 ,给人的感觉是 ,作者在写台词时就想

到了她。

乌玛 :有人以为孩子们会一天成人。其

实需要很长时间 ,很长的。所以看到孩子的

血在地上流很吓人 ……

剧场空空无人。导演助理在下边正厅

里记录。阿格拉多崇拜地注视着他的女主

人。乌玛在一个木盆前跪着 ,她拿起水桶 ,

往木盆里倒了点儿水。木盆有面粉 ,乌玛稳

稳地、慢慢地开始和面 ,同时说台词。

乌玛 :一个喷泉喷了一分钟 ,却耗去了

我们好多年。当我看到儿子时 ,她已躺在大

街上。我的手沾满了血 ,我用舌头舔。因为

这是我的。动物也舔 ,是这样吗 ? 舔我儿子

的血 ,我不恶心 ,你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在一个黄玉的透明的玻璃盒年会小品剧本里 ,我存放了浸

透过我儿子鲜血的泥土 ……

隔开正厅的过道里面出现一个送信人 ,

他手里拿着一大束鲜花。

阿格拉多 :到外面去 ,到外面去 !

场景 117  某剧院  前厅  内景  白天

阿格拉多同送信人来到剧院的前厅。

送信人 :你好 ,鲜花是给阿格拉多和乌

玛・罗霍的。

阿格拉多从头到脚打量他。

阿格拉多 :啊 ,是吗 ?

送信人 :是的。请在这儿签名。

阿格拉多 :你肯定这也是给阿格拉多的

吗 ?

送信人递给他一支圆珠笔和收据。

送信人 :肯定。

阿格拉多在纸上签了字 ,接过来一大把

红玫瑰花。

阿格拉多 :你知道为什么大家叫我阿格

拉多吗 ?

送信人默默地等待着解答。

阿格拉多 :因为我整个一生都在使别人

快乐。

送信人 :好吧。

送信人听完解释后走了。

阿格拉多拿起了夹在花上的信封。上

面确实写着“给阿格拉多和乌玛・罗霍”。信

封比名片略大一些 ,里面装着一张 16 开的

纸。

曼努埃拉(画外) :亲爱的阿格拉多和乌

玛 :我又不辞而别地逃走了 ! 阿格拉多 ,你

是喜欢告别的。罗莎父母的状况让人无法

忍受。孩子的外祖母怕孩子抓伤感染她。

我要带埃斯特万去一个没有这么多偏见的

地方。阿格拉多 ,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你要

照顾自己 ,也要照顾乌玛。可惜我不能参加

这次首演 ,但我肯定 ,你们为纪念洛尔卡的

演出会取得非凡的成功。我会给你们写信

的 ,但暂时不会让你们知道更多情况。啊 ,

把信撕了。你们的曼努埃拉。

阿格拉多眼含泪水读完了信。他慢慢

地把信撕成小块 ,投进那种有半米高的、只

在大的门厅或者飞机场才会有的筒式的烟

灰缸里。

场景 118  火车道  隧道  外景  白天

指示牌写着 :巴塞罗那至马德里。火车

从巴塞罗那开往马德里 ,穿过了自然风景

区。曼努埃拉坐在火车的一个隔间里喂孩

子。场景与曼努埃拉只身来巴塞罗那时完

全一样(见场景 28) 。只是此次的方向与上

次相反。火车进入隧道 ,消失了。

场景 119  田野和火车  外景  白天

同一辆火车又从马德里开往巴塞罗那。

曼努埃拉带着孩子坐在车厢里。埃斯

特万已经两岁了 ,长得漂亮。曼努埃拉精神

好多了 ,她容光焕发。

曼努埃拉的声音叙述着两年所发生的

情况。

电 影 剧 本

10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曼努埃拉 (画外) :两年之后 ,我又回到

巴塞罗那 ,但这次不是为了逃避。我去参加

由坎・路蒂组织的艾滋病研讨会。我的埃斯

特万在跟踪纪录的时间里抗拒了病毒 ,他们

要研究他。我高兴极了 ……

场景 120  某剧院正面  外景  白天

《再现洛尔卡》的广告上写着该剧已连

续第二年取得成功。在剧名的下面写着 :

“纪念洛尔卡和埃斯特万 ―――一个在雨夜死

于剧院门前的青年。”

场景 121  某剧院  乌玛化妆室  内景

下午

曼努埃拉敲门。

曼努埃拉 :打扰你们吗 ?

在两年的时间里 3 个女人都没有太大

的变化。也许她们更显年轻了 ,3 个人的发

式各不相同。阿格拉多刚为乌玛整理好要

上场的一切。他们看到曼努埃拉时 ,两个人

同时喊了起来。他们热情洋溢地、互相争着

过来 ,想要先拥抱曼努埃拉。

阿格拉多 : 曼努埃拉 ! 我的曼努埃莉

塔 !

乌玛 :也是我的 !

她们互相拥抱。

阿格拉多(继续地) :我的曼努埃拉 !

曼努埃拉拥抱完这个 ,又拥抱那个。

乌玛 :你的孩子多好啊 ! 就是说 ,他对

病毒产生抗体了 ,就这么突然 !

曼努埃拉 : 是的。埃斯特万的情况证

明 ,病毒能够消失 ,但还不知道原因 ,所以在

坎・路蒂研讨会上要对他进行研究。真是个

奇迹。

阿格拉多 (哭着) :我知道的 ,我一直为

孩子祈祷。

乌玛 :那你把孩子放哪儿了 ? 我们想见

他。

曼努埃拉 :在他外祖父母家。

阿格拉多 :你告诉他们了 ?

曼努埃拉 :当然了。我就住在他们家。

阿格拉多 :我们以为你带走了小孩 ,罗

莎母亲还在生气呢。

曼努埃拉 :不是的。我一到马德里就给

她打电话了 ,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她还不

时地过来看孩子。

阿格拉多和乌玛笑了 ,听到最后一次催

促上场的声音 :还有 5 分钟。乌玛起身。曼

努埃拉看到埃斯特万的照片贴在尼娜的照

片旁边。

曼努埃拉 :你有埃斯特万的照片 !

乌玛 :是洛拉死之前送给我的。我保存

着等你来时还给你。

曼努埃拉 :你留着吧 !

乌玛 :谢谢。

曼努埃拉 :尼娜呢 ?

乌玛不做声。

阿格拉多 :尼娜结婚了 ,住在她的家乡。

她有个儿子 ,又胖又丑 ,难看极了 ……

乌玛(在门口转过身) :演出结束后我要

见你 ……

在她离去之前 ,她投给曼努埃拉一个痛

苦的微笑。

舞台监督(画外) :演出要开始了 !

场景 122  巴塞罗那  某剧院  舞台

内景  下午

带金穗的红色幕帘垂到舞台上。在红

色的幔帐上出现了字幕 :“献给贝蒂・戴维

斯、吉娜・罗兰、罗姆・史奈德 ……献给扮演

女演员的女演员们、正在演出的女人们。献

给正在演出并扮女人的男人们。献给所有

想成为母亲的人。献给我的母亲”。

幕帘升起。舞台漆黑 ,像狼嘴。在黑暗

中出现演职员表。首先是女演员表。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