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西班牙经典剧情电影《关于我母亲的一切》剧本赏析上

2015-08-13 11:2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关于我的母亲

Ξ

文/〔西班牙〕佩・阿尔莫多瓦

译/ 傅郁辰

场景 O ―――A  马德里  医院的监护室

内景  白天

只听到监视器的声响 ,断断续续的嘘嘘

声 ,犹如鼓风机响的呼吸声。Ξ

医院工作人员正在给一个致命事故的

受害者做脑电图。(除曼努埃拉外 ,还有两

个人。) 监视器的屏幕上出现的闪亮曲线 ,打

印在脑电图纸上。几条平行的线表明病人

的大脑已经死亡。

曼努埃拉身着绿色工作服、足蹬木质拖

鞋 ,头发拢向脑后。她显得疲惫不堪。她拿

起了脑电图纸 ,与床角的“特别曲线纸”放在

一起。(放在一个可折叠的托盘上。) 她向另

一个护士做了个要去打电话的机械动作后 ,

便走出了监护室。一种柔和的、似有似无的

音乐声减缓了医院的紧张 ,营造了一种柔情

和神秘的气氛。

场景 O ―――B 国家器官移植中心办公

曼努埃拉进入一间办公室。门上的牌

子标着“: 器官移植协调办公室”。曼努埃拉

把曲线图放在了写字台上 ,开始拨打电话。

传来一个年轻姑娘的声音。

姑娘 :这里是国家器官移植中心办公

室 ,请讲。

曼努埃拉 :你好 ,我是拉蒙和卡哈尔医

院的曼努埃拉。

姑娘 :什么事 ,曼努埃拉。

曼努埃拉 :我们可能有个捐赠者 ,已经

做了第一次脑电图 ,他的家属同意。死者是

男性、38 岁、O 型血、体重 70 公斤左右。

场景 O ―――C 国家器官移植中心办公

姑娘记下了曼努埃拉在电话中介绍的

情况。姑娘像印度女人那样 ,在眉宇之间有

颗饰物 (如同第三只眼睛) 。她从卷宗里拿

出一些名单 ,里面的内容分类十分详细 ,有

各个医院里的名单和所需要的器官名称 ,他

们需要心脏、肾脏、肺等等。在维多利亚、马

拉加或者拉科鲁尼亚等地都有需要器官的

病人。音乐贯穿了前面的三个场景。

场景 1  马德里  曼努埃拉家的客厅

内景  晚上

埃斯特万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并在笔记

本上记着什么。她的母亲曼努埃拉在厨房

里准备晚餐。(她就是我们在场景 O ―――A

见到的那位护士) 曼努埃拉已过而立之年 ,

一头金发 ,依然很有魅力 ,她坚毅的性格从

一开始就表现出来。她具有年会小品阿根廷人诱人

的嗓音和伤感的笑容。她还是个好厨师 ,这

Ξ 影片完成后与原剧本稍有改动。―――编者

从她所做的菜的外观即可看出。她正在准

备一道传统的阿根廷菜。埃斯特万不时地

盯着电视里播的广告。

埃斯特万 :妈妈 ,电影要开始了。

埃斯特万是个高个子的小伙子 ,但并不

潇洒。他的头发平直下垂 ,眼睛深陷 ,像个

蓝色的大头针。他想成为作家 ,一直在练习

写作。

母亲端着盛满食物和菜的托盘走进客

厅。

曼努埃拉 :帮帮我 !

埃斯特万把笔记本放到一边 ,帮助母亲

摆放桌子。电视广告结束后出现了影片的

英文 片 名 ALL About Eve ( 即《彗 星 美

人》―――译注) 。一个响亮的声音说出了西

班牙语片名《: 裸露的艾娃》。

埃斯特万 (反驳) :片名改得莫名其妙 !

All About Eve 应译成《关于艾娃的一切》!

曼努埃拉《: 关于艾娃的一切》也有点儿

别扭。

埃斯特万又拿起了刚刚放下、并写了标

题的笔记本。他在记事本的最上边写上 :

《关于我的母亲》。(埃斯特万写在笔记本上

面的标题不断扩大 ,成为本片的片名。)

曼努埃拉 :你在写什么 ?

埃斯特万 (用笔记本遮住母亲的视线 ,

开玩笑地) :没写什么。我将是普利策奖获

得者。

曼努埃拉 :来 ,吃饭吧。(亲切地) 你该

长几公斤体重 ,有一天也许你得挣钱来养活

我。

埃斯特万 :学专业不需要长体重 ,而是

一副大阳具。

曼努埃拉惊讶地望着儿子 ,她没想到他

会讲这种话。

曼努埃拉 :谁教你这么讲话的 ?

埃斯特万 :你问问自己 ……

不管怎样 ,母亲认为这是粗鲁的。

曼努埃拉(解嘲地) :你是开玩笑吧 !

埃斯特万(严肃地) :你呢 ?

曼努埃拉 :我怎么了 ?

埃斯特万 :你能为我而卖淫吗 ?

曼努埃拉十分严肃地望着儿子 ,她加重

了语气。

曼努埃拉 :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轻

轻地、和解地) 吃吧。

母子俩眼望电视机 ,静静地吃饭。

场景 2 和 3  曼努埃拉家  电视机和客

厅  内景  夜晚

《裸露的艾娃》的镜头 (已译成西班牙

语) 。

不同的语调 ,好像演员的声音不是从嘴

里传出来的 ,这是那个时代译制配音的特

点。从电视上看到 :

玛戈的女友西莱斯特・霍姆去剧院时 ,

每晚她都遇到被寒风和雨水冻得发僵的艾

娃・哈林顿。艾娃衣着简朴 ,身穿华达呢大

衣 ,头戴帽子。她是玛戈狂热的崇拜者。西

莱斯特・霍姆上千次地看到她围着剧院转 ,

她的出现已使她习以为常。可是今天晚上

看到她冻僵的模样 ,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她

和她打招呼。艾娃承认 ,这出戏的每场演出

她都看了。作为奖励 ,西莱斯特邀请她“: 跟

我来 ,玛戈应该认识你。”

在化妆室里 ,在尖刻、疑心重重的西奥

马・里特利面前 ,艾娃向三个女人讲述了她

那令人难以置信的、令人伤心的故事。她很

会“讲”,在伪装出的谦和的表象之下 ,隐藏

着她巨大的野心。

看着一个女人向几个女人讲述自己的

故事 ,这样的叙事方式和场面使小品年轻的埃斯

特万产生了写作的灵感。曼努埃拉也兴致

勃勃地观看影片。

埃斯特万 :你没想过要当演员吗 ?

关于我的母亲

曼努埃拉 :当护士已经够我累的了。干

吗问我这个 ?

埃斯特万 :如果你是演员 ,我就为你写

角色。

曼努埃拉(承认) :年轻时我曾在业余剧

团干过 ,我演的不错。到现在还保存着照片

呢 ……

埃斯特万 (十分感兴趣) :啊 ,是吗 ? 我

想看看照片。

曼努埃拉(迟疑地) :等会儿我去找 ……

我不知放在哪儿了 ……

切换

场景 4  曼努埃拉家的客厅  内景  夜

埃斯特万将盘子放到托盘上 ,母亲手中

拿着照片走进来。她走到埃斯特万身旁 ,把

照片递给他看。

曼努埃拉 :你看吧 ……我们是根据鲍里

斯・维安的作品改编排演的 ……“知识分子

的夜总会”……

照片上年轻的曼努埃拉衣着华丽 ,戴着

帽子 ,双腿交叉坐在椅子上 ,颇像电影《歌

厅》中的女演员莉莎・明纳利。照片是被人

撕开的 ,只有半张。从全幅照片来推测 ,在

曼努埃拉旁边应该还有一个人。这点引起

了埃斯特万的特别关注 ,迫切之情甚至超过

了要看到母亲 20 年前在业余剧团演出的剧

照。

场景 5  曼努埃拉家  埃斯特万卧室

内景  夜晚

埃斯特万坐在床上 ,半靠着枕头 ,在笔

记本上写下了在餐桌上发生的事情。即母

亲把她年轻时的一张照片拿给他看 ,但照片

只有半张。他感到自己的生活也缺少另一

半。母亲敲门走了进来。埃斯特万立即合

上笔记本 ,因为他不愿意让母亲看到他写的

东西。

曼努埃拉手中拿着一本包着礼品纸的

书 ,她指指手表说 :“已经午夜 12 点了 ! 生

日快乐 !”

她走到床边 ,紧紧拥抱儿子。

曼努埃拉 :打开包装纸吧 ! 如果你已经

有了或者不喜欢 ,我就去换。

埃斯特万面对母亲的笑容 ,打开了包装

纸。

埃斯特万《: 变色龙的音乐》!

他说这句话时 ,就好像已经听到了乐

曲。

曼努埃拉 :你看过了吗 ?

埃斯特万 :没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

本书 ?

母亲指了指书架 ……这里书很全 ,有当

代英国人写的黑色系列。有卡波尔所著的

袖珍版《草地上的竖琴》和《蒂凡尼的早餐》。

曼努埃拉 :我知道你喜欢卡波尔的作

品。

埃斯特万把书递给母亲。

埃斯特万 :给我念一段 ……就像我小时

候那样 ……

母亲坐到床边 ,打开书 ,大声念了起来。

曼努埃拉(念) “: 序言 ,我在 8 岁时便开

始写作 ……”

埃斯特万 : 看到了吧 ? 我并不是唯一

的 ……

曼努埃拉 “: 我甚至不知道一生要被局

限在一种崇高的工作中 ,但主人公却是冷酷

无情的 ,当上帝赐给你恩惠时 ,也给了你一

条鞭子 ,为的是让你自我鞭苔。”

曼努埃拉不再念了 ,她不安地注视着

书。

埃斯特万从母亲手中拿过书 ,他翻了几

页 ,什么也没看 ,只是闻闻墨香。

曼努埃拉 :就像不让你写作了 ……

埃斯特万 : 别傻了 ! 这是个精彩的序

电 影 剧 本

6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言 !

曼努埃拉 :为了庆祝你的生日 ,明天你

想干什么 ?

埃斯特万 :去剧院 ……乌玛・罗霍这个

星期就要结束演出了 ……

曼努埃拉点头表示赞同。

埃斯特万 :妈妈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

也想看你参加表演的讲座。

曼努埃拉(极为奇怪地) :这 ……?

埃斯特万 :我正在写关于你的故事 ,为

了参加在阿利坎德举行的比赛。

曼努埃拉对此并不感到高兴 ,但她什么

也没说。

埃斯特万 :我想看你在器官捐赠讲座中

的模拟表演 ……你告诉我的事情 ,我都感兴

趣。

曼努埃拉(疑惑地) :让我和他们商量一

下。讲座是为医生们举行的。不过 ,主办讲

座的心理医生玛门是我的朋友 ,我认为没什

么问题 ……

埃斯特万 :谢谢。

曼努埃拉 (沉吟片刻后 ,毫不含糊地) :

喂 ,我不喜欢你写关于我的事情。

场景 6 和 7  国家器官移植中心的讲座

宽敞的大厅  内景  白天

宽敞的大厅被隔成两部分 ,第一部分摆

着一张长方形的大桌子 ,20 多位医生围坐在

桌旁。他们正在看录像 ,有的人在做记录 ,

还有的人小声与旁边的人在议论。

心理医生玛门在主持讲座。

埃斯特万拘束地坐在靠墙的一把长椅

子上 ,专注地看模拟表演 ,他没有参加到讲

座中 ,不时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着。

大厅被宽大的陈设分隔开。

大厅第二部分的角落里 ,在一个屏风后

面 ,曼努埃拉和身着白大褂的两位医生坐在

一张简陋的桌子旁 ,进行着假设的表演。一

台摄像机直接拍摄医生们和埃斯特万正看

着的地方。

医生 A :您的丈夫死了。

曼努埃拉 :不可能的 ,我们刚才还在监

护室看到他 ,看上去他还在呼吸。

医生 B :我们已经向您解释过了 ,那是

供氧机。您愿意让我们通知其他家庭成员

吗 ?

曼努埃拉 :没有其他家人 ,只有我的儿

子 ,我的上帝 ! 我怎么对他说呢 !

曼努埃拉哭泣 ,但并没抽搐。

埃斯特万聚精会神地望着录像屏幕 ,这

是直接录下的在屏风后面所表演的事。他

打开笔记本 ,记了一些。曼努埃拉和两位医

生在做即兴表演 ,表现的是医生通知一位夫

人 ,她的丈夫刚刚出事故身亡的情况。曼努

埃拉扮演突然成为寡妇的女人十分逼真 ,比

她的两个同事演的好。两个医生好像在学

院里进行一场戏剧表演。场面有些不祥 ,是

一场令人非常不安的表演。埃斯特万无法

避免地想到了死去的父亲。玛门不时地瞧

瞧他 ,好像在猜测小伙子在想什么。

医生 A :您丈夫活着时 ,是否谈过关于

捐赠器官的事 ……他关心这类问题吗 ?

曼努埃拉 (阴沉地) :我丈夫活着时 ,只

关心生活。

医生 A :我猜测您丈夫是乐意帮助别人

的 ……关心其他人的生死 ……

曼努埃拉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 ……

医生 B 尽管掩饰 ,但还是失去了耐心。

医生 B :我的同事想说的是 ,您丈夫的

器官可以挽救其他病人的生命 ……但我们

必须得到您的允许。

省略。

切换

玛门 :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假设发生的

事情。

曼努埃拉和两位医生从屏风后面走了

出来 ,坐到桌旁 ,与年会小品剧本研讨会的其他成员坐在

一起。曼努埃拉在经过埃斯特万身旁时 ,向

儿子投去亲切的眼神。

场景 8 和 9  马德里  面对“美术剧院”

的酒吧  剧院正面  外景  夜晚

埃斯特万在他的笔记本上写字的特写。

可以听到圆珠笔在纸上写字的声音。

埃斯特万把笔记本放到靠近窗子的一

张单腿小圆桌上 ,这间酒吧正朝着街对面的

“美术剧院”。

剧院的正面是由乌玛・罗霍扮演的女主

角布兰奇・杜鲍伊斯的大特写的巨幅海报。

埃斯特万感到 ,海报上乌玛・罗霍的庞大的

面容正在看他所写的内容。在巨幅海报的

最上端 ,标示出由尼娜・克鲁斯和马里奥・德

尔・多罗共同主演的字样 ,及这部剧作的名

称 ―――田纳西・威廉斯的《欲望号街车》。海

报上布兰奇的脸占满了整个剧院正面。

曼努埃拉出现了。她在剧院下面的人

行道上走来走去 ,用目光寻找自己的儿子。

埃斯特万看到了母亲 ,他继续在笔记本上写

着。从埃斯特万的视线看 ,曼努埃拉像是沿

着布兰奇的脸漫步 ,她们重合在一起。好像

快要下雨了 ,曼努埃拉的穿戴已考虑到了天

气的变化。她记起了安妮・巴克斯特在《彗

星美人》中的出场。她仰望天空 ,摸摸帽子

和头发 ,好像要确认这两样东西仍然存在。

埃斯特万望着母亲 ,但不让母亲看到他 ,这

种窥视形成了一种令人不快和不那么庄重

的场面。

埃斯特万合上笔记本 ,跑出酒吧。

场景 10  “美术剧院”正面和街道  外

景  夜晚

埃斯特万不看马路上过往的车辆 ,穿过

了马路 ,一辆汽车差点儿撞着他。曼努埃拉

看到了这些 ,脸上露出了十分惊恐的神情。

埃斯特万奔到母亲身边 ,曼努埃拉以母亲的

身份非常生气地责备儿子。

曼努埃拉 :看看 ,你怎么过马路的 ! 你

想什么呢 ?!

埃斯特万 :没想什么 ,我有个念头 ……

曼努埃拉(冷淡地) :一个念头 !

他们把票交给了收票员后 ,走进了剧

场。

布兰奇正面眼睛的近景。镜头慢慢地

向后移动 ,我们看到了布兰奇整个脸。这是

一张见证人生变化、经过化妆、正面的脸。

从移动镜头一开始 ,就可以听到舞台剧演出

人物对白的声音。接着在布兰奇的脸上叠

出了字幕。一瞬间使人感到 ,布兰奇的脸就

是她本人故事的写照。这使得她成为自己

不幸的无言见证。

场景 11  “美术剧院”舞台  内景  夜

舞台上正在演出《欲望号街车》。

抽象化的布景 ,当代超现实主义的服

装。桌上摆着扑克牌 ,光秃秃的电灯泡 ,布

兰奇“心”型的首饰盒 ,衣箱里装满了衣服 ,

用铁做成的栏杆则完全是现实主义的。当

然 ,人物的情感也是现实的。

表现的空间是布兰奇的房间。一幅帘

帐把房间和餐厅隔开。没有家具。另一幅

帘帐把卫生间和房间隔开。杜鲍伊斯的家

是稳固的 (包括最为抽象的对白) 。道具令

人想起了鲍勃・威尔逊毫无掩饰的风格。表

演是一种坚定的自然主义。在饭厅里 ,在光

秃秃的灯泡下 ,科瓦斯基正同几个大汗淋漓

的朋友在玩扑克牌。烟雾把他们与周围隔

开。

布兰奇的房间。

一个强壮的护士抓住了布兰奇的胳膊 ,

毫不费力地把她降服。护士把她按倒在地 ,

并压在她身上 ,紧紧地抓着布兰奇的胳膊不

放。布兰奇无法与护士抗争 ,因为她毫无还

手之力。奇怪的是 ,护士只为检查她的指

甲 ,并对在他们旁边的医生说着。

护士 :她该剪指甲了 ……

医生沉默不语。他的目光盯着布兰奇

的脸 ,医生是位绅士。

护士 :大夫 ,衬衫。

他指的是拘束衣 ,医生继续望着垂头丧

气的女人。

布兰奇 (轻声低语) :求你了 ,让他放开

我。

医生 :放开她。

护士放开了脆弱的精神病患者。而医

生却笑容可掬地迎接病人 ,并绅士般地伸出

了胳膊。

医生 :请起来。扶着我的胳膊 ,杜鲍伊

斯小姐。

布兰奇紧紧地抓住他 ,并投去十分感激

的目光。

布兰奇 :谢谢。不管怎样 ,我总是相信

陌生人的仁慈。

他们从舞台的右侧走出去。科瓦斯基

和几个人仍然在玩扑克牌 ,也就是说 ,他们

一边玩 ,一边喝饮料 ,不停地出汗。

斯特拉从舞台的左侧出来。在这之前

她没在舞台上 ,因为孩子在哭。斯特拉手中

抱着孩子 ,她无法忍受她的姐姐扶着一个陌

生医生的臂膀离去。

场景 12  “美术剧院”正厅前座  内景

夜晚

在正厅前座 ,曼努埃拉兴致勃勃地观看

演出。她尽量控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埃斯

特万坐在母亲身边欣赏话剧。他不时地瞧

瞧正在克制自己落泪的母亲。

回到场景 11

科瓦斯基从桌旁站了起来 ,想要鼓励妻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65 子 ,好像是要打破沉重的局面。

科瓦斯基 :来吧 ,亲爱的 ,糟糕的局面已

经过去了。

他想抓斯特拉的胳膊 ,但后者用身体拒

绝了他。

斯特拉 :你别碰我 ! 不许你再碰我 ! 婊

子养的 !

科瓦斯基 (考虑到还有那几个男人在

场) :说话小心点儿 !

他又回到光秃秃灯泡下的原来座位 。

切换

场景 13  “美术剧院”大街  外景  夜

下起了瓢泼大雨。从剧院出来的观众

立即在雨中散去。幸运的是曼努埃拉带了

一把伞。

埃斯特万 :我想请乌玛・罗霍签名。

曼努埃拉 :这种天气还签名 ?

埃斯特万(笑着) :那怎么了 !

他们躲在面对剧院的酒吧门口避雨(此

斯特拉走向舞台的右侧 ,她的姐姐刚刚从这

里离去。

科瓦斯基(继续玩牌) :斯特拉 ,过来 !

斯特拉(对着怀中抱着的婴儿嘀咕) :我

永远也不再回这个家了 ! 永远不回 !

她把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 ,走出舞台。

科瓦斯基没有发现斯特拉离去 ,他继续

充满信心地、威严地喊叫着“: 斯特拉 ! 斯特

拉 !”

时酒吧已关门) 。除了避雨之外 ,他们在这

儿还可以看到演员们走出来。

切换

场景 14  面对“美术剧院”的酒吧门口

外景  夜晚

曼努埃拉等得不耐烦了。已经没人从

门里走出来 ,雨越下越大。

曼努埃拉 :没有人出来呀 !

埃斯特万 :再等一会儿 ……今天是我的

电 影 剧 本

66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生日。

从“演员通道”走出几位演员和舞台监

督 ,他们恼火地望着雨天。扮演护士的女演

员愤愤地说“: 瞧 ,秋天来了 !”这几个人分散

开 ,顷刻间无影无踪了。

场景 15  面对“美术剧院”的酒吧门口

( 已关门)  外景  夜晚

埃斯特万和母亲仍然站在门口。曼努

埃拉望着落雨在沉思。

埃斯特万 (评论着) :尼娜・克鲁斯的表

演让你很激动 ,是吧 ?

曼努埃拉 (严肃地) :不是尼娜让我激

动。而是因为 20 年前 ,在家乡的剧团我也

演过《欲望号街车》,我扮演斯特拉 ,你父亲

扮演科瓦斯基。

埃斯特万严肃地望着母亲。

埃斯特万 :早晚你得告诉我关于父亲的

一切。你只对我说过 ,在我出生之前 ,他就

去世了 ,这还远远不够。

曼努埃拉沉默不语 ,这个话题让人不

快。

曼努埃拉 :不是一件容易说的事 ……

埃斯特万 :我想像的出来 ,要不然你就

告诉我了。我差点儿求你把这个作为生日

礼物 ……

曼努埃拉 :我不敢保证这是个好礼物。

埃斯特万 (强调地) : 你错了 ! 对我来

说 ,这是份好礼物 !

曼努埃拉沉默了一会儿。母子俩望着

雨天。

曼努埃拉(严肃地) :那好吧 ……到家之

后我全都告诉你。

她这么说就像是进行自我惩罚。埃斯

特万在她的面颊上亲了一下表示感谢。他

们听到对面便道上的动静。

场景 16  “美术剧院”大街  演员通道

外景  夜晚

乌玛和尼娜从“演员通道”走了出来。

两个人脸色阴沉地在争论。

尼娜(没好气地) :在剧院工作比当修女

还惨 !

乌玛 :你要是整天就知道麻醉自己 ,那

干脆当修女吧 !

尼娜不耐烦地举起了手。

尼娜 :出租车 !

乌玛为两个人撑着雨伞。

一辆出租车很快地停在她们面前。她

们迅速地上了车。

场景 17  “美术剧院”大街  出租车的

车里和车外  外景  夜晚

埃斯特万困惑地瞧着眼前发生的事。

他明白 ,如果再不立即行动 ,乌玛就要从他

面前走掉了。他奔向出租车 , 靠近车窗。

但 ,车窗已紧紧关闭。埃斯特万敲打车窗 ,

做出让里面的人打开车窗的丰富表情。他

手里举着笔记本 ,敲打车窗 ,想让乌玛能看

到。在尼娜告诉司机要去的地址之时 ,乌玛

毫无反应 ,不知所措地望着埃斯特万。

尼娜 :去阿方索 13 街。

出租车开走了 ,留下埃斯特万站在雨中

的大街上。曼努埃拉靠近儿子 ,用伞给他遮

雨。场面荒唐而且令人不快。

在出租车里 ,乌玛回过头 ,透过挂着雾

气的玻璃窗望着埃斯特万搞笑小品剧本。她对他笑了 ,像

是在请求原谅。埃斯特万认为乌玛的表情

是她对自己的邀请 ,于是 ,他狂奔着去追出

租车。

曼努埃拉站在马路中间 ,撑着伞喝令 :

“埃斯特万 ,别追了 !”

场景 18  “美术剧院”大街  外景  夜

乌玛乘坐的出租车往右拐 ,朝自由女神

方向驶去。从左侧 ,也就是说从太阳大道方

向飞速驶来一辆汽车。从汽车里看 ,埃斯特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67 万正好跑到街道拐角。只能看到一瞬之间 ,

而这正是碰撞发生的时间。汽车以巨大的

冲击力撞向了埃斯特万 ,他的躯体被抛起来

之后 ,又砸在了车前窗上 ,他的嘴贴在车窗

上。撞击力使笔记本也飞向空中。

曼努埃拉全都看到了 ,甚至在发生这场

事故之前的瞬间她已感到了。她扔掉雨伞 ,

被风吹的雨伞在马路上打转 ,她奔向躺在马

路上的儿子。

大街上寂静无人 ,只听到风雨声和曼努

埃拉的喊叫声。

曼努埃拉的喊声充满了兽性。肇事者

驾车逃走了。

埃斯特万一动不动地躺在大街上 ,他流

出的血与淌向路边的雨水混在一起 ,汇成一

条小河。

场景 19  医院急救室门口大厅  外景

夜晚

曼努埃拉坐在一张粗糙的椅子上等待

着。她的女友、心理学家玛门坐在她身旁 ,

她们相对无言。曼努埃拉的右手紧紧握着

儿子的被雨水浸透、弄脏了的笔记本。犹如

握住了曾在笔记本上写字的那只手。埃斯

特万在笔记本上写的话在她的手指中流动。

埃斯特万(画外音) :明天我就 17 岁了 ,

可我觉得自己比实际年龄更大一些。我们

这些与单身母亲生活的孩子们有一张特别

的面孔 ,即 ,比正常家庭中的孩子们更为严

肃的面孔 ,像知识分子或者作家。

两个女人面对急救室而坐。曼努埃拉

的面颊和眼皮又红又肿 ,连嘴唇都肿了。这

个场景之前、在被省略的时间里她一定哭得

很厉害。她的眉毛都像没有了 ,好像是被泪

水融化了。她的头发凌乱、干燥无光。

场景 20  医院急救室里面  内景  夜

一张脑电图的特写。打印出来纸上的

曲线是一条细如刀锋的直线。短线使生命

走向死亡 ,可埃斯特万越过了这条线。他一

动不动 ,身体上插了多种仪器。他的胸部像

是在呼吸似地轻轻动着 ,但那并不是活着的

青年的心动 ,而是一部机器在代他呼吸。

场景 21  移植协调办公室和国家器官

移植中心  内景  夜晚

电话交谈。移植协调办公室 (同场景

O ―――B) 就是前面曼努埃拉工作的地方 ,现

在是穿着护士服的另一个女人在这里。

女护士 :我是拉蒙和卡哈尔医院的洛

拉。

在国家器官移植中心的办公室里 ,一个

在两眉之间戴了一个饰物的姑娘接电话 (她

曾在场景 O ―――C 出现过) 。

姑娘 :说吧 ,洛拉。

女护士 :我们可能有个捐献者 ,他在急

救室里 ,刚刚给他做了第一次脑电图 ,但还

没得到他母亲的允许。

姑娘 :能说说捐献者的情况吗 ?

女护士 :我不知道 ,他是曼努埃拉的儿

子 ,所以是我给你打电话 ,而不是她 ……

姑娘 :曼努埃拉 ,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

协调员 ?

女护士 :就是她 ! 她儿子死了 ,太可怕

了 !

场景 22  国家器官移植中心总部  内

景  夜晚

在总部 ,两眉之间戴着饰物的姑娘正在

查阅资料、名册等 ,以便决定谁将是适合接

受捐献的人 ,也就是说 ,从众多等待接受者

之中挑选最为合适的。根据名单 ,最适合接

受埃斯特万心脏的人在拉科罗尼亚。

场景 23  医院急救室的大厅  内景

夜晚

急救室的门开了 ,两位医生低着头走出

来 ,他们走向玛门和曼努埃拉。这两位医生

电 影 剧 本

68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就是前一天与曼努埃拉在讲座上进行模拟

表演的那两个人。曼努埃拉已猜出他们要

说什么了 ,但还得忍着听他们说。

医生 B :曼努埃拉 ,非常不幸 ,脑电图的

结果已经出来了 ,得做出决定 ,我们没时间

了。

曼努埃拉像个吸毒者 ,精神焕散、动作

迟缓 ,表现出神志混乱的样子。过了一阵她

才明白同事说的话。两位医生表现得极为

文雅 ,比前一天的讲座表现得更有信心。

曼努埃拉惊异地望着医生 ,玛门不知怎

么能帮助她。玛门尽量表现出此事与己无

关 ,以便让曼努埃拉自己来决定。

医生 A :埃斯特万和你谈起过讲座吗 ?

曼努埃拉艰难地回忆着。

医生 B :我认为是他请求你带他来看

的 ……

曼努埃拉 :是的 ……我和他提过讲座表

演 ,他很好奇。

医生 A :他觉得怎么样 ?

曼努埃拉努力回忆着。

曼努埃拉 :他问过我 ,我在哭泣时想到

什么了 ……他认为 ,那会儿我想到了他的父

亲。我告诉他 ,没那么回事。他对我说 ,我

是个非常好的演员 ,而你们是坏演员 ……

医生们尊敬地、聚精会神地、耐心地听

着她讲的每一句话。

医生 B :再没谈别的了 ? (曼努埃拉默

不做声) ,如果他知道 ,现在他能救某个人的

生命时 ,他会怎么想 ?

曼努埃拉睁着可怕的大眼睛 ,乞求地望

着他们。玛门抓住她的手。

场景 24  几种道具  漫漫长夜

11 国家器官移植中心的协调员(两眉之

间戴着饰物的姑娘) 给拉科鲁尼亚医院打电

话 ,并同移植小组通话。

21 在拉科鲁尼亚某个家庭 ,一个男病人

躺在床上费力地呼吸着。听到寻呼机的叫

声 ,病人起身。他打开灯 ,拿起寻呼机看留

言。他像得到一枚奖章、珠宝或者指南针似

的。这是一家医院的电话号码。他对同床

的妻子说 “: 我们得去医院。”妻子说 :“你别

激动 ,镇静。”新的电话号码意味着 ,病人有

可能获得一个供移植的年轻的心脏。

31 在马德里 ,曼努埃拉在捐献他儿子心

脏的同意书上签字 ……玛门站在她的身旁。

曼努埃拉轻飘飘地签了字 ,像个梦游者。

41 拉科鲁尼亚器官移植小组走在机场

的跑道上 ,准备登上一架飞往马德里的小

型、私家喷气式飞机。拉科鲁尼亚的外科医

生手里拎着一种冷冻箱(类似人们使用的野

餐盒) ,准备在里面装器官。镜头特别突出

这个冷冻箱。

51 在马德里 ,载着埃斯特万尸体的担架

车 ,被迅速推向手术室。主要展现医疗器

械 ,这方面要多于准备捐献器官的躯体。看

起来像是在进行一次军事行动。担架车进

入手术室。

61 拉科鲁尼亚的器官移植小组到达马

德里的巴拉哈斯机场 ,他们穿过跑道 ……突

出手里拎着冷冻箱的男人 ……

71 还是这个器官移植小组走在我们刚

刚看到的推着埃斯特万尸体的担架车所经

过的走廊上。

81 他们进入手术室。

91 他们又从同一个门出来。仍然提着

冷冻箱 ……

101 在拉科鲁尼亚医院的手术室里 ,医

生们正在为我们在前面看到的病人做手术

准备。

场景 25  拉科鲁尼亚医院  外景  白

三个星期之后 ,在拉科鲁尼亚医院的外

面 ,病人在妻子和两个乡下亲属的陪同下走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69 出医院。一位戴墨镜的女人躲在几辆停放

的汽车后面 ,偷偷地监视着病人的出口。这

个女人就是曼努埃拉。病人走过来 ,离她很

近 ,曼努埃拉下意识地盯着病人的胸部 ,因

为他儿子的心脏如今在那里面跳动。

场景 26  马德里  曼努埃拉家  埃斯

特万的房间  内景  傍晚

另一天。

曼努埃拉拎着一个皮箱和提包走进房

间。她瘦了很多 ,眼窝深陷 ,头发蓬乱 ,神情

悲戚。她把行李放在走廊 ,尽管室内很暗 ,

但她没有开灯 ,径直走向儿子的房间。

埃斯特万 (画外音) :昨晚 ,妈妈给我看

了一张她年轻时的照片 ,照片只有一半。我

不想对她谈这事 ,但是 ,我的生活也缺少那

一半 ……

曼努埃拉打开埃斯特万房间的门。她

神情木然 ,已没有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黑

暗和沉寂使房间显得更为宽敞。埃斯特万

的东西原封未动地摆在书架上 ,但它们失去

了活力。门铃响了。

场景 27  曼努埃拉家  客厅  内景

白天

曼努埃拉开门 ,仍没开灯 ,她的朋友 ,心

理学家玛门站在门口。

玛门热情地拥抱曼努埃拉。而曼努埃

拉则无动于衷 ,疲惫不堪地任朋友拥抱。在

这一场景中 ,曼努埃拉一直是这种情绪。玛

门对房间里漆黑无光感到惊讶。

玛门 :我特别惦记你 ,我还以为你永远

不会给我打电话了 !

曼努埃拉 :我只是到了马德里 ,才给你

打的 ……

玛门 :我指的是阿根廷。我给你打了好

多次电话 ,但我记不清你姨妈家的电话号码

了 ……

曼努埃拉 :我没去阿根廷 ,玛门 ,我去了

拉科鲁尼亚 ……

直至此时两个女人仍半拥抱着站在门

口 ,曼努埃拉离开玛门 ,径自向厨房走去。

玛门在黑暗中跟着她。进了厨房 ,曼努埃拉

还不开灯。

玛门(惊讶地) :去了拉科鲁尼亚 ? 干吗

去了 ?

曼努埃拉打开水笼头 ,接了一杯水。

曼努埃拉 :我跟随儿子的心脏 ……

她从一个衣兜里取出一盒药吃了一片。

玛门(吃惊地) :谁告诉你的 ? 你怎么知

道的 ?

曼努埃拉 (打断) :我翻了资料 ,查清了

接受器官移植者的姓名和地址。

玛门打开了灯 ,好像以此来表示自己作

为好朋友而提出的异议。曼努埃拉的消瘦

和深陷的眼窝使她震动。她明白 ,曼努埃拉

已达痛苦的顶点。

曼努埃拉望着玛门犹如看一个陌生人。

玛门 :你不该这么做 ! 你滥用职权 ,这

表明你疯了 ,(她拥抱并晃动曼努埃拉 ,为使

她有反应) 看着我 !

曼努埃拉 :最好我不再在国家器官移植

中心工作了 ,而且得离开马德里。

玛门 :我没这么说 ……

曼努埃拉 :可你这么想了 ,你有理由这

么想。(瞧着皮箱) 看来我连箱子都不必打

开了 ……

玛门 :曼努埃拉 ,你不能只身去旅行 ,你

病了 ,该休息 ,让身体恢复过来。今晚我留

下陪你。

曼努埃拉 :不必了。

玛门 :也可以跟我回家。

曼努埃拉 (断然地) :我想一个人呆着 ,

玛门。

玛门(请求地) :讲点儿道理吧 !

曼努埃拉(粗暴地吼叫) :怎么了 ?

电 影 剧 本

70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玛门没有回答这个简单的问话。

场景 28  隧道 外景 白天 内景

火车

曼努埃拉独自呆在火车的车厢里 ,在近

乎黑暗的隔间之中冥想。

一条可以直观的漫长的隧道 ,由于它的

不完整和黑暗 ,让人感到已坠入深渊之中。

曼努埃拉通过隧道时 ,她的现实与过去有了

连接。

曼努埃拉画外音 (心中所想) :18 年前 ,

我就走了这条路 ,不过方向与目前相反 ,那

时是从巴塞罗那来到马德里。当时我也是

逃避但却不是孤身一人 ,因为我的肚子里怀

着埃斯特万。以前我要躲开孩子的父亲 ,而

现在却荒谬地想去找他。

场景 29  巴塞罗那  空中视野  外景

傍晚

夜色中火车驶入黑暗的蒙椎克 ,空中摄

影镜头沿着墨绿色的山直至升到顶峰。越

过山顶 ,俯视山谷 ,出现了闪耀着无数灯光

的巴塞罗那。

场景 30  巴塞罗那  出租汽车内  内

景  夜晚

透过一辆加泰罗尼亚出租车的玻璃窗 ,

展现该城市中具有象征意义的楼宇 “( 神圣

家族教堂”) 。车窗玻璃向下小品滑动 ,可看到曼

努埃拉的脸 ,她正往外张望。

场景 31  巴塞罗那  埃尔坎波  外景

夜晚

还是这辆出租车 ,驶入变性妓女活动的

区域 ,司机有些慌恐。曼努埃拉以一种调查

者的冷漠向窗外观望 ,毫无惧色。

司机 :我们还走吗 ?

曼努埃拉 :是的。

出租车驶到一排落满尘土的汽车跟前 ,

这是路堤的转弯之处。很多变性妓女云集

于此 ,他们有着高耸的乳房 ,极为女性化 ,像

是年轻女性的模样 ,他们在这儿提供性服

务。这些外表像女人的人 ,都是因为冒险做

了变性外科手术。

不寒而栗的景象 :到处是灰尘 ,石块和

坑坑洼洼的路堤靠着一段城垣 ,对面是墓

地。几米之外就是被称为“坎波德尔巴卡”

的地方。在堤上卖淫的人都称它为“埃尔坎

波”。他们说 :“我是从埃尔坎波干活回来

的”,或者说“: 我去埃尔坎波干活”。他们是

性服务者 ,是计时工。

这是块无人居住的地方 ,没有灯 ,也没

有树木和草丛。光秃秃的 (夜晚不加装饰) ,

只有坑洼、小卵石和大量的灰尘。唯一的亮

光来自两三个分散的篝火和像在玩转车游

戏的移动的车灯。如果夜晚天气晴朗 ,在月

光的笼罩下 ,这里会呈现蓝色。而其它时候

只有黑色笼罩着 ,浓密的灰尘飘浮在空中。

在尘埃中出现了变性人修长的大腿 ,要

盯住细看才能从上身裸露的乳房区别他们。

乘汽车来的人分为两三处 ,在讨价还价 (也

有的骑摩托车来寻找瞬间的欢乐) 。他们喊

叫着。有的趁休息之时 ,把身旁的篝火点起

来。招待他们的是汽车酒吧 ,里边东西齐

全 ,有内裤、长统袜、避孕套、润滑油 ……这

是个有 4 扇推拉门 ,卖舶来品的商店。在一

伙靠着篝火和汽车的人群中 ,有个年轻的混

血姑娘 ,穿着简朴 ,与此处的气氛很不协调。

这个女人引起了曼努埃拉的注意 ,因为她不

像妓女。曼努埃拉感到她在同人做交易。

(是吸粉、还是静脉注射 ?) 由于天黑 ,她看不

清楚这个女人在干什么 ,但她很美 ,难道是

个吸毒者 ?

场景 32  巴塞罗那  靠近路堤的桥

外景  夜晚

沿着有汽车的地方绕了一整圈后 ,出租

车来到一座连接两边路堤的桥下。这是个

疮痍满目 ,黑漆漆的苍凉之地 ,曼努埃拉发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1 现一个处于困境中的妓女 ,这从他们激烈的

动作可以猜出。出租车直穿过来 ,曼努埃拉

让司机停车 ,司机照办了。曼努埃拉在离斜

坡 30 多米的地方悄悄下车 ,在斜坡上 ,一个

嫖客正在狠狠地打一个戴假发的变性人。

曼努埃拉捡起了一块石头 ,放进兜里。她不

敢肯定自己的推断是否准确。

场景 33  巴塞罗那  桥梁附近  外景

夜晚

嫖客卡住了变性人的脖子 ,几乎使他喘

不过气来。嫖客想咬他的嘴 ,显然这是精神

变态者的邪念 ,为此 ,他靠近被害者的脸 ,但

仍紧紧卡着他的脖子。当嫖客距离被害者

的嘴唇很近的时候 (欲望使他的手指松了

劲) ,变性人使劲用头顶嫖客的鼻子。嫖客

停了手 ,用脏手捂着流血的鼻子。变性人的

衣服上染上了血。嫖客利用喘息之机 ,在小

包里找到折刀。嫖客在短暂的喘息后 ,又来

劲儿了。

变性人在地上爬着 ,想逃走。

场景 34  桥梁附近  外景  夜晚

曼努埃拉趁双方都没有发现她 ,从后面

走近他们 ,她用衣袋里的石头使劲砸向嫖客

的头。嫖客倒在地上 ,痛苦地呻吟着 ,曼努

埃拉夺走了他的折刀。变性人不再逃了 ,他

转过身 ,跪在被她打倒的嫖客身旁。他担心

嫖客出事 ,想帮他站起来 ,并且严厉责备这

位陌生的救星。

变性人 :瞧你干的 !

曼努埃拉 :我就是用石头打了一下。

变性人 :你想让我吃官司吗 ? 过来 ,帮

我把他扶起来。

在他们两个人的帮助下 ,嫖客站了起

来 ,但仍像梦游者似的。

变性人(对嫖客) :来 ,你自己站好 ,只是

擦破了点儿皮 ……你能走吗 ? (嫖客没回

答)

挨打的嫖客像醉鬼似地走了 ,背对着曼

努埃拉的变性人目送着他。

变性人(用手指着 200 多米外的路堤方

向) :你到篝火旁去 ,找乌苏拉 ,告诉她 ,是阿

格拉多让你找她的 ,她肯定会关照你的。

场景 35  桥梁附近  外景  夜晚

光线很暗 ,曼努埃拉和自称是阿格拉多

的人没有可能互相看清对方的模样。当听

到阿格拉多的名字时 ,曼努埃拉有了反应。

曼努埃拉 :阿格拉多 ! 是你吗 ?

阿格拉多转过身 ,两个人惊愕地对视

着。

阿格拉多(喊着) :曼努埃莉塔 !

在快乐的喊声中 ,他们紧紧拥抱。

阿格拉多 :曼努埃莉塔 ! 我的曼努埃莉

塔 !

阿格拉多松开手 ,想要仔细看看朋友 ,

曼努埃拉身上沾了血。

阿格拉多 :你受伤了 ?

曼努埃拉 :是沾上的血。

他再次亲吻并拥抱朋友。

阿格拉多 :真想你呀 ! 这倒不是因为你

救了我。18 年了 ,没吭一声 ,没一封信 ,也没

来个电话 ……我还以为你死了 ! 回家去 ,给

我讲讲你的一切 !

曼努埃拉 :首先我们要去药房。

曼努埃尔看到阿格拉多的脸上有挫伤、

挠痕 ,有的部位已经肿了 ,虽然并不严重 ,但

也需要及时治疗。

曼努埃拉 :我们在哪儿乘出租车 ? 这儿

吗 ?

阿格拉多(用手指着) :那儿。

他们手拉手地走着。

阿格拉多 :看看我们是否有运气 ,在路

上不遭袭击。你带刀了吗 ?

曼努埃拉 :我兜里有块大石头。

场景 36  巴塞罗那  药房  外景  夜

电 影 剧 本

72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晚

在药房的两道栏杆后面 ,曼努埃拉向一

位还没睡醒的售货员报出一大串要买的药

名。阿格拉多恢复了原来的神情 ,他混身是

土 ,浓妆艳抹的脸上有抓伤 ,头上戴的长假

发乱糟糟地拖到臀部 ,身着超短裙的阿格拉

多尽管满脸堆笑 ,但他的这种模样还是让售

货员变清醒了。

曼努埃拉 :我要消毒水、缝线、无菌纱

布、灭菌莎 ……(用目光查看阿格拉多 ,想要

估量他受伤的程度 ,发现他胳膊上有块刀

伤。) 你家里有酒精吗 ?

阿格拉多 :没有 ,昨晚感到累 ,我把它喝

了。

曼努埃拉(笑着) :消毒酒精 ?

售货员望着两个人。

阿格拉多 :我只有凡士林 ,避孕套和很

多胶布。

曼努埃拉(对售货员) :请拿酒精。

场景 37  巴塞罗那  阿格拉多家  内

景  夜晚

曼努埃拉在给阿格拉多治脸上的伤。

伤势一点儿也不严重。这是一个门厅与厨

房连在一起的房间。位于蒙塔内尔街的巴

拉乌 ,神秘圆柱的投影从窗外射进来 ,它的

多姿多彩使夜晚变得生机勃勃。

曼努埃拉打开药箱 ,放到印有水果图案

的漆布罩着的桌子上。在桌子中间有张照

片 ,两个人伤感地望着照片。

阿格拉多 : 巴塞罗内塔 ……光阴似箭

呀 ! 你记得吗 ?

照片是 80 年代初拍的 ,巴塞罗内塔海

滩是一小块自由的闪光之地。照片上阿格

拉多虽然已女装打扮 ,但女人味儿并不浓。

照片上的曼努埃拉非常时髦 ,笑容灿烂 ,犹

如刚刚喝过三甲氧苯乙胺。曼努埃拉以一

种极为优美的姿态 ,紧紧地拥抱着另一个隆

乳的女装打扮的人 ,这个人宽大的后背露出

了他本来的性别。尽管如此 ,这个人仍具有

一种强烈的吸引力。他的名字是洛拉・拉・

皮奥内拉。

阿格拉多的家摆满了个人物品 ,几乎全

是很拙劣的。

场景 38  阿格拉多家  内景  夜晚

曼努埃拉 :你知道关于他的情况吗 ?

阿格拉多(气愤地) :关于洛拉吗 ? 当然

知道 ! 真倒霉 !

显而易见 ,他们在谈论照片上的第三个

人。整个谈话中 ,阿格拉多都在懊悔 ,他想

避免酒精火辣辣的灼疼。当他生气时 ,加那

利群岛的口音就露出来了。

曼努埃拉 :他怎么了 ?

阿格拉多 (愤怒地讲述) :我收留了他 ,

因为他状况不佳。还是老毛病 ,到处管闲

事。一天早上 ,我从“坎波”干完活儿回来 ,

我发现家里被他一扫而空。(伤心地) 手表、

首饰、使我受启发的 70 年代的旧杂志、30 万

比塞塔。我最痛心的是 ,他把我母亲送我的

比诺圣马利亚雕像给拿走了 ……他什么都

不信 ,干吗要那个东西 ? 除非他参加邪教

了 ,他们要为他举行个仪式 ? 我不感到惊

奇 !

曼努埃拉暂停治疗。

曼努埃拉 :看来他还是那德性 !

阿格拉多 : 他这么做是有负于我的 !

(稍顿) 自 20 年前我们在巴黎相识起 ,我待

他情同姐妹。我们一起做的隆胸手术 ……

我和你说这些干吗 !

曼努埃拉 :你没再见到他 ?

阿格拉多 :没有 ,根本不想见他 ! 怎么

了 ? 你在找他吗 ?

曼努埃拉 :我们有些事还未了断 ……

阿格拉多变换了语调 ,已经不再气愤

了。他为自己朋友不断增加的忧郁而担心。

关于我的母亲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   73 阿格拉多 :曼努埃拉 ,你为什么一走了

之 ?

曼努埃拉不做声。

阿格拉多 :你什么都不想告诉我吗 ?

曼努埃拉 :改天吧 ……

阿格拉多明白他不该再坚持问了。

阿格拉多 :好吧。(诚恳地请求) 你不许

再像上次那样消失了 ! 我愿意与我喜爱的

人道别 ,尽管那样我会大哭。

为了证明这点 ,他要哭了。

曼努埃拉感动地望着他 ,至少 ,阿格拉

多没有改变。

场景 39  阿格拉多家  厨房  内景

白天

第二天下午一点。

曼努埃拉在准备午餐(在院内晾好染上

血的衣服之后) 。她系着阿格拉多的围裙。

她听到从里面传出令人心碎的一声喊叫。

她惊恐地转向里屋的门 ,阿格拉多身穿宽大

便服出现了。他看上去吓人 ,没化妆 ,没带

假头套 ,脸又肿又难看。这个 40 岁的人显

露出所受的严重伤害。

阿格拉多没注意到曼努埃拉已摆好桌

子 ,做好的阿根廷菜 ,甜牛奶、只有她会做的

沙拉。

阿格拉多(悲哀地喊了起来) :我简直像

头大象 !

阿格拉多好像要逃避一部难看的恐怖

影片。他的样子比头一天晚上还要糟糕。

曼努埃拉 : 太过分了 ! 你只是有儿点

肿。

阿格拉多 :有点儿肿 ? ……我这张脸怎

么出门呀 !

他坐下了 ,恨不得坐到地上。虽然此时

还滴水未进 ,但这么快就承认自己的丑陋也

并非易事。

曼努埃拉 :来 ,吃点儿。

阿格拉多(哭着) :喂 ,你怎么那么烦人 !

没人知道他的眼泪是因为自己的模样 ,

还是因为曼努埃拉准备午餐而弄烦了他。

曼努埃拉端上了两个人的菜 ,他们开始

面对面地坐在头一天晚上展现过的小桌旁

吃饭。

阿格拉多 :自你离开后 ,我就再没好好

吃过饭 ,当然 ,这是因为我作为模特 ,得注意

自己的体重。这份工作不易的地方是 ,你要

长得有模有样 ,而且总得注意最新整容手术

和化妆品。

他做出一个痛苦的表情。

阿格拉多 :我连咀嚼都疼 ! 我都没法吞

咽 !

曼努埃拉 :今天你不要去工作了。

阿格拉多 :那我干什么 ! 洛拉一个子儿

都没留下。我得干活 ……

曼努埃拉 :我也要干活。如果你愿意 ,

我们一块儿找工作。

这使得他感到了希望。

阿格拉多 :啊 ,太好了。

场景 40  巴塞罗那  大街  外景  白

曼努埃拉和阿格拉多挎着胳膊走在街

上。曼努埃拉穿了一件阿格拉多的连衣裙

(紧身的) 相当合身。阿格拉多穿了一件夏

奈尔名牌 ,但显然是假货。

曼努埃拉 :你真了不起 !

阿格拉多 :只有穿上夏奈尔才感到受人

尊重。

曼努埃拉 :你会大受尊重 ,倒是我却像

个妓女 ,对不起。

阿格拉多 :这样最好 ,那些修女们只帮

助妓女和变性人。就是这样。

曼努埃拉 (赞同) :这件夏奈尔是真货

吗 ?

阿格拉多 :不是。世界上还有饥饿 ,我

电 影 剧 本

74   世界电影  WORLD  CINEMA哪儿花的起 50 万去买一身真正的夏奈尔

呢 ? 我身上真正的是情感和几块硅酮 ,像有

一百磅那么沉。我多老呀 ,曼努埃拉 ! 我失

去了青春 !

曼努埃拉 :那是因为太辛苦了。

阿格拉多 :拼搏了 40 年 ,太累了 ……

场景 41  巴塞罗那  “慈善”之地  内

景  白天

一所家庭住宅 ,前厅非常宽敞 ,放着一

个柜子和一套沙发 ,一条长长的过道显示房

子的空间很大 ,利用此地作为手工制作的车

间 ,同时也是展厅。墙的隔板架子上放着女

人们的“手工作品”,这些女人们在这面墙上

恢复了失去的名誉。朝向楼道的门开了 ,一

个患了感冒、穿着厚厚的衣服、像俄国人的

修女打开了门。在前厅里 ,两个多米尼加女

人在拖地板。阿格拉多和曼努埃拉和她们

打招呼。

修女 :你好 ! 你们找谁 ? 我能帮助你们

吗 ?

由阿格拉多答腔 ,但讲的很糟。修女看

到他一只眼睛充血 ,半边脸和嘴角都肿了也

未惊奇。这扇门成为见证 ,证明来访者是十

分可怕的。

阿格拉多 :是的 ,我们要找那个去过坎

波(当然指的是一个修女) ……非常漂亮、留

着长发的。

修女 (非常肯定地) :啊 ! 是罗莎修女。

她在车间里 ,进来吧 !

曼努埃拉和阿格拉多挽着胳膊穿过通

道 ,走到车间 ,这里挤满了以前曾吸毒的妓

女、几位年龄大的异装癖者 ,他们的容貌显

示出已到风烛残年。一个黑女人带着个可

爱的小男孩 ,给他看缝纫机。两位倒霉的家

庭主妇面无表情地阻拦他们。罗莎修女正

在同两个面容畸形、已无法康复的异装癖者

在干活。

其中一个容貌已毁 ,他用头指向阿格拉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