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日本经典《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

2015-08-21 21:5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

《皇帝不在的八月》电影剧本


原作/[日]小林久三

改编/山田信夫、涩谷正行

导演/山本萨夫

译/刘柏青、李成宰


1.盛冈市郊外·国有公路(深夜)

浓雾中浮现出大卡车的前车灯光。

卡车压低引擎的声音行驶着。

巡逻车出现在卡车的后面,追赶着卡车。

卡车已发觉,加大油门。

巡逻车也加快速度,追上卡车,用话筒命令卡车停车。


2.卡车的后车厢

掀开苫布,露出榴弹炮的炮筒。

榴弹炮一声闷响,射向巡逻车。


3.公路

巡逻车被打翻,起火。

一团火焰,卡车远去,看起来那团火渐渐变小。


4.卡车的驾驶台

一只手打开车上收音机的开关。

传出收音机的播音。

收音机的播音:下面播送交响乐,《皇帝不在的八月》,封·罗云施泰因作曲。


5.燃烧的巡逻车

伴随巡逻车燃烧着的火焰,庄严的序曲声中出现片名字幕。


6.公路

卡车以极高的速度行驶着。

随着片名字幕,依次出现以下场景。


7.卡车·驾驶台

两个剪平头的精悍青年开着车。

两个人都穿着自卫队专用的硬胶底的皮鞋。


8.卡车车原里

车上装着木箱。三个男人默默地坐在车上。

由于颠簸,木箱盖掉下。

木箱里装满卡宾枪。


9.夜深人静的街上

卡车从两岔路的一条路上开过来。

从两岔路的另一条路上开来同样的卡车,它紧跟在前面卡车的后面。

前车灯照出“至东京250公里”的路标。


10.公路(早晨)

“千叶lt;——gt;东京”分界的路标。

两台卡车,一闪而过。

东方发白。

广播前的谐音的钟声。传出收音机里的广播声。

收音机的广播声:早晨好!现在是早晨的新闻时间。


11.首都的街道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卡车已增加到三辆。

卡车在急驶着。

收音机的广播声:根据前不久进行的民意调査结果来看,预定四个月以后举行的大选中,将会发生保守与革新两大派的形势逆转。因此,佐林首相以下民政党首脑深感苦恼和焦躁不安。


12.羽田机场附近

飞机的噪音震耳欲聋。

三辆卡车开过来,立刻开到一个仓库前。

东上正(38岁),跟随两个男人从仓库出来,迎接卡车。

收音机的广播声:下面继续报告新闻。今天零点三十分左右,在岩手县盛冈市郊区国有公路的第四号线上,一辆执行巡逻任务的巡逻车起火燃烧,车上两名警察死亡。岩手县警察局对事故的原因正在进行调査。

卡车,接着是东上和几个人进了仓库。

仓库的大门关上了。

片名字幕结束。


13.盛冈警察局·外景(早晨)

夏天的阳光照射着。


14.盛冈警察局内·交通科

上班的警察正在纷纷议论。

交通科的一个组长正在接受几名记者的采访。

记者甲:那么,事故原因是巡逻车上的警官驾驶失误而撞上护栏,是这样吧?

组长:很遗憾,也只能这样想了。昨晚上雾很大,条件就更糟啦!

石森宏明(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记者,35岁)正在作记录。

石森:采取了禁止走进现场的措施,这为什么?

组长:为了要准确地查清事故原因啦!

石森:可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那辆车已经弄走了,弄到哪里去了?

组长:(斩钉截铁地)眼下除此之外,我无可奉告。

石森露出不满意的表情。


15.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外景

石森走来。


16.每朝新闻社盛冈分社编辑室

室内,充满着早晨的活跃气氛。

石森走进来。

女职员:石森先生,您值早班辛苦了。正好来了热咖啡。

石森:谢谢,来一杯吧。

石森走向木山编辑(49岁)的座位。

木山:(放下报纸抬起头来)怎么样,县警察局是什么态度?

石森:一直坚持说是偶发事故。不过一定是有所隐瞒哪。

木山:噢!

石森:起初我还以为他们不好意思讲警察驾驶汽车还出错,所以保密,看起来似乎不只是这么回事儿。

女职员端咖啡进来。

石森:谢谢。

木山:有进一步采访的价值吗?

石森:有!

木山编辑对他的回答颇感兴趣,看着石森。

石森:(紧摆着手)我们在两个月以前就说定啦。进一步采访的任务请交给别人吧。

石森端着咖啡杯走回自己的座位。

木山编辑咋了一下嘴,招呼另一个年轻人。

石森拿起电话拨一百号。

石森:请你给挂博多,471局4586号。


17.博多·博多玩偶商店“荣屋”·外景

藤崎杏子(28岁)在商店门口泼水。

商店门面小巧而质朴无华。

店里的电话铃响。

杏子放下水桶走进屋。


18.同上·店内

橱窗里陈列着几种博多玩偶。

杏子走过来,拿起柜台上的电话。

杏子:是“荣屋”——(间隔)——(脸上现出光彩)啊,石森先生!


19.分社·室内

石森:好容易盼到了这一天——(看一下表)想坐十点钟的火车,先到东京总社去一趟,然后坐七点半的飞机到你那里。


20.荣屋·店内

杏子:——啊,知道了。


21.分社·室内

石森:向父亲问好!


22.荣屋·店内

杏子:好,我等着你,回头见。

杏子放下电话,象是回味石森的话,微笑着。

杏子往里屋走去。


23.荣屋·里屋

里屋是做玩偶的工作间。

他父亲金造(65岁),默默地做着玩偶。

杏子走来坐下。

杏子:今晚石森先生要来。

金造继续干活儿。

杏子:爸爸,我净自作主张,请原谅。

金造往玩偶上涂红颜料。

杏子站起来正要回店房去。

金造:(喃喃自语似地)受苦的是你可不是我!

杏子:……

金造仍继续干活。


24.石森的家·门前的道路

石森从公司住宅式的长排房子那边走来。

背着书包的芳夫(7岁)跟石森的母亲静(63岁)一起从家里走出来。

芳夫:(看见石森)爸爸!

石森:(向静)妈妈我回来了。(对芳夫)芳夫,爸爸小品上九州去几天,在家要听奶奶的话啊!

芳夫:嗯,爸爸您可别忘了答应我的事呀!

石森:知道啦。

芳夫说了一声“我上学去了”,就蹦蹦跳跳地走了。

石森和静微笑着目送他。


25.石森的家·卧室

静在照料石森换衣服。

静:(深情地)整整七年啦,真长啊,你们也真是……

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

石森换好衣服坐到饭桌前。

妈妈给他盛饭。

静:昨天我们给良江上坟了……

石森:……(看着妈妈)

静:我对记者说:芳夫的新妈妈要来啦,你就放心吧……

石森以感激的眼神望着妈妈。

静取出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等携带的东西。

静:没忘什么吧?

石森:(再一次地)妈妈!

静:唉。

石森:我觉得这七年来她一直是过着难以对人倾诉苦衷的辛酸日子。大后天见了面的时候,可还是别提这些过去的事儿吧!

静:(点点头)我知道。


26.博多市政府·室内

杏子在户籍办理处前等待着。

叫她名字,走向办理窗口。

组员把证明书一面递给杏子一面说话。

组员:司法部和家庭裁判所的手续都全了,所以,你申请同七年前失踪的丈夫离婚正式批准了。

杏子露出安心的表情。

组员:可是,要把藤崎这个姓改回原来的吉冈,那还得请你提出改姓申请书。

杏子:是。

杏子无限感慨地瞧着户口本抄件上打X的丈夫——藤崎显正的名字。

画面伴以飞机的噪音。


27.羽田机场

喷气式客机着陆。


28.同上·机场的大厅

戴深色太阳镜的高个子藤崎显正(38岁)同漂亮女人中上彩子(26岁)通过收票口并肩走来。

一个晒得面孔黑黑的男人小森(少尉,29岁)在等人。

藤崎瞧着小森提着的《皇帝不在的八月》唱片盒。

彩子向出口走去。

藤崎和小森也走向出口。

内阁情报室情报员新城(32岁)和岛本,在人群中紧紧盯住这三个人。


29.同上·正门外景

彩子走出来。

藤崎和小森也走出来。

三个人等车。

高级轿车开过来,停在彩子面前。

一辆小轿车开过来,停在藤崎和小森前面。

藤崎和彩子,交换一下眼神,各自乘车。


30.机场附近的两岔路口

高级轿车和小轿车到岔路口,一辆向左一辆向右驶去。

黑色车开过来,追着小轿车。


31.行驶着的小轿车内

小森:(自我介绍)我是小森秋夫少尉。

藤崎:我是藤崎。

司机是松木上士(24岁)。

松木:我是松木明上士。

藤崎:请多帮助。

在后望镜里面映出黑色车。

小森:(警觉)松木上士!

松木:请放心吧。


32.堵塞的道路

黑色车受阻停下来。


33.同上·车内

新城叱责司机。

新城:你眼睛长哪儿去啦!

驾驶员:实在对不起。

新城:象你这样的笨蛋,真给内阁情报室丢脸!

岛本在助手席上急躁地鸣喇叭。


34.机场附近的混凝土建筑物(类似仓库)·正门外景

小轿车停在那里。

小森和松木监视着周围。


35.同上·里边的一个房间

墙皮都脱落了。

只有军用的简易铁床和一张桌子。

东上迎接藤崎。

东上:藤崎!

藤崎:东上!

两个人的眼晴为重逢的激动而噙着泪水。

东上:在这样的地方接待你,真对不起!

藤崎:没什么。

东上让藤崎脱下上衣。

东上:话以后谈。先休息。

藤崎:不是为了休息才回日本的,什么时候能见到市之谷那些伙计们?

突然,飞机的影子从窗前掠过,凄厉的噪音盖住了两个人的谈话声。

隔了一会儿,东上递给藤崎一只手枪,然后走出去。

藤崎锁上门,上床躺下。

手枪放在枕边。


36.电话亭里面

新城打电话。

新城:女人领回来的确实是藤崎。我们是跟踪了,但被甩掉了,去向不明。

岛本站在电话亭外面。


37.总理府·全景

总理府全景画面。

画面伴以江见的谈活声。

江见的声音:是藤崎一个人回来啦?

新城的声音:是!


38.同上·内阁情报室·室长室

主任情报员江见为一郎(54岁)正在接电话。

江见:去迎接的是什么样的人?(听着电话)

利仓保久(49岁)站在窗前望着外面。

解说者的画外音:他是内阁情报室室长利仓。内阁情报室是首相直接领导的谍报机关,它活动的内容是绝对保密的。

利仓回过身来瞧着打电话的江见。

江见:他们一定和大畑刚造联系。要立即行动。(放下电话)

利仓回到室长的写字台前坐下。

利仓:(自言自语地)长期的萧条带来社会的动荡不安,左的右的,都活动起来了。唉!真是蓆不暇暖哪!

江见按写字台上的按钮。

室内变暗,受到严重破坏的巡逻车残骸映在银幕上。

江见:接着汇报吧……经自卫队驻盛冈市部队检查结果,认为车体是被榴弹炮炮弹那样东西打中的。

利仓:……

江见:一般市民是没有这种武器的。

利仓:这和藤崎的回国……

江见:一定有关系。逼那个女人供出来。

利仓手表上的计时铃响。

利仓:(止住铃响)到会见总理的时间了。

利仓到门口回过身来。

利仓:不管是左的还是右的,破坏秩序是不允许的。要彻底搞一下。

利仓走出去。

江见:(目送着他)破坏秩序是不允许的,哼!你这个抱佐林粗腿的家伙。

江见按写字台上的按钮。

银幕上出现彩子面孔的特写镜头。


39.大畑公馆·洗澡间

彩子给大畑刚造(73岁)搓背。

长老年斑的大畑的皮肤。

彩子的细嫩皮肤。

解说者的画外音:大畑刚造是前任首相,又是民政党的幕后最高掌权者,在政界和金融界暗中保持着巨大势力。

大畑爱抚着彩子。

彩子极力抑制憎恶感。


40.同上·正门外景

几个穿黑衣服的汉子担任警卫。

森严的铁门上,转动着电视摄象机。

解说者的画外音:在大畑的周围,常常笼罩着政治迷雾,现在人们也都认为他是涉及国内外政界某些疑案的总后操纵人,但他又很难让人抓住他的把柄。


41.同上·起坐间

大畑坐在彩子的对面喝葡萄酒。

大畑:想起那几年在巢鸭监狱静养的时候,连个女人都没有,可是……那时候,真想喝点血一样的葡萄酒啊!想得眼前都晃晃悠悠的,哈哈哈。

彩子整饰仪容端然正坐。

彩子:先生。

大畑:啊?

彩子:(俯身行礼)长期以来,多蒙您的照料了。

大畑:哦!

长时间的沉默。

彩子紧张地等待着大畑的回话。

大畑:那,那也好吧,随你便。

彩子:(放心地)谢谢您啦。

从走廊传来男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请原谅!

老秘书走进来。

老秘书:有客人来要见您。

大畑:啊……(用下巴颏指彩子,暗示老秘书)这个嘛,你来办一下。

老秘书:是。


42.同上·里面的一个房间(西式)

兵藤(66岁)和冰山(68岁)站起来迎大畑。

解说者的画外音:兵藤重雄是大日本菊花会会长,他战前就是右翼的首领,一直在幕后操纵政局。冰山行德是日本经营联合会会长,是和兵藤不相上下的右翼代表人物,早已为人所知。

冰山把带来的小包递给大畑。

冰山:这是经济界一致的意见(伸出四个指头),只有这些。

大畑:(接过去)辛苦了。

兵藤:我们主角小山内,现在正干着这个。(作敬礼的动作)

大畑打开电视机的遥控开关。

电视机荧光屏上是自卫队成立纪念日阅兵式的实况。

各种现代化武器正在通过阅兵台。

头戴钢盔的自卫队员们眼睛闪耀着兴奋的光辉。

在台上检阅的小山内副总裁出现在画面上。

冰山:(炫耀地)这真是……小山内已经端起首相的架子了。

三人大笑。


43.同上·起坐间

彩子和老秘书在这里。

老秘书:(取出信封)这是商店的产权证,一星期前改你名下了,请你放好。

彩子从信封里拿出店铺产权证,看一看。

所有者——中上彩子字样。

彩子的脸上洋溢着喜悦。

老秘书:我想你已经知道,有关先生的事千万不能对别人讲。(尖锐的目光)这一点你一定能作到吧。

彩子:(意志坚决地)是。


44.银座·高级俱乐部“战神”·正门外景

出租汽车停下,彩子轻快地下车。

取出钥匙开门,入内。


45.同上·店内

开店之前,室内微暗。

彩子开灯。

彩子:(朝里面喊)良子!

良子(21岁)头上带着卷发夹,从里面走出来。

良子:啊,您回来啦?巴黎逛的怎么样?(很浓的东北口音)

彩子:拿香槟酒来。

良子纳闷。

彩子拿出店铺产权证给良子看。

良子:(一看)哎呀,太好了!是得干一杯。

彩子:今晚的客人减半价。

彩子拿起柜台上的电话拨号。

彩子:喂,是每朝新闻社吗?请您给找一下政治部的青山先生……(等待)

良子:彩子老板是我们村里最成功的人了。(边说边准备香槟酒)

彩子微笑着。

电话里传出对方的声音。

电话的声音:青山刚进试映室,还得等三十多分钟……

彩子:那好,等一会儿再打。(放下电话)

良子举着香槟酒杯等待着。

彩子举起酒杯。

良子:祝贺您!

彩子:谢谢!

开门的声音。

彩子回过身来,很纳闷。

新城和岛本瞪着锐利的眼睛在门口站着。

画面伴以巡逻车的警笛声。


46.大街

“世纪”牌轿车在巡逻车的前后护卫下疾驰而去。

石森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目送着。


47.行驶着的“世纪”牌轿车内

佐林首相(58岁)和利仓看着车上电视机。

荧光屏上现出了佐林在答辩席上答复在野党质询的画面。

播音员的声音:——对于在野党严厉追究的国家贪污案件,佐林首相一贯认为此案件与民政党无关,并拒绝公开发表渎职官员的姓名。下面的新闻是……

佐林:好了,好了。

佐林的秘书关上电视机开关。

佐林很不愉快。

解说者的画外音:佐林首相一直被人称为只管人事的佐林,软骨头的佐林,无能的佐林,他和即将崩溃的保守党一样,仅有四个月的寿命了。

利仓把几份材料递给佐林。

利仓:这是最近两个月流入大畑刚造和小山内茂手里的国内外资金汇总。

佐林过目。

利仓又递上一份材料。

利仓:这是右翼兵藤重雄和日经会冰山行德秘密会见大畑的次数和地点。

有顷。

佐林:……结论是什么?

利仓:还不太清楚。

佐林严竣地瞧着利仓。

利仓:但是准能搞清楚。

佐林:(严竣地)就那么办吧!这也关系到你的地位呀!


48.纪录影片

坦克在街上急驰。

士兵边跑边乱放枪。

大楼倒塌。

白墙前站成一排的老百姓被枪杀。

楼梯上的老百姓一个挨一个地倒下,枪弹继续乱射。

总统官邸起火。


49.每朝新闻总社·试映室

青山俊次(政治部记者,41岁)同冬木祥二(26岁)为首的几名年轻记者在看影片。

影片放完,室内亮了。

冬木:想到过去了吗?

青山:(笑一笑)说过去可也不算那样久远。(严肃起来)片子只是反映影像。在现场采访时,眼前留下的血迹,是很难忘掉的。

年轻记者们直爽地点点头。

青山:“武装改变和人民群众”是个好计划。无论用刺刀怎么压,老百姓是不会出卖灵魂的。应该从这里挖掘下去。

冬木:是。

青山:好好干吧!

青山鼓励了冬木他们之后往外走去。


50.同上·外面的走廊

石森手提着手提皮包和照相机盒等待着。

青山走出来看到石森。

青山:啊,你来啦!

石森:有人说老前辈在这里,所以就……

青山:有好消息。

青山邀石森同走。


51.同上·楼上饮茶室

青山和石森坐在靠窗户的地方。

青山:九月这次调动,把你调回总社。

石森露出不相信的样子。

青山:从编辑那儿来的情报,有九成九的把握。

石森:(感激的目光)你帮了不少忙啦!

青山咕嘟咕嘟地喝咖啡。

青山:也许是我的第六感,我已经闻到了社会上的糊味儿了,可能要发生什么大的事件。(认真地)希望你无论如何拿出本领来。

石森:(注视着青山)好!

青山做出喝酒的姿势。

青山:怎么样,提前祝贺你……

石森:可是,我的时间……

青山:三十分总会有吧?给你介绍一个从巴黎回来的漂亮女人。

青山站起来走到电话台,拿起电话拨号。

青山:嗬,良子吗?彩子老板回来了吧。(变貌变色)什么?叫可疑的男人带走啦?

石森听到青山的喊声,吃了一惊,扭头看他。


52.内阁情报室·一个房间(审讯室)

彩子在阴森森的审讯室里受江见的审讯。

台灯的光正对着彩子。

新城和岛本在彩子的两旁。

江见:(温和地)我们不是警察。说出来马上就让你回家!

彩子把脸转过去。

新城抓住彩子的头发把她的脸转到正面来。

彩子:大畑先生和警视总监是老朋友。

江见:嘿,你不是跟大畑断了关系了吗?

彩子:……

江见敲打桌子。

江见:老实点!婊子!

彩子:……

江见让新城和岛本出去。

江见走到彩子的身后,抚摸着彩子的胳膊和肩膀。

江见:你出生在青森县贫穷的渔民家里,从小失去了双亲,靠你这个身子养活六个弟妹。就是这个身子啊!

彩子咬着嘴唇忍耐着。

江见:就凭你这个身子才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店铺啊,大概不愿意让人一下子给没收吧?

彩子怯生生地瞧着江见。

江见:我只要向大畑说一下:中上彩子什么都说了,那店铺从明天起就不是你的了。

彩子:……不要说了。

江见:大畑想干什么?

彩子:不知道。

江见给彩子一个嘴巴。

江见:他想干什么?

彩子:(哭声)确实不知道……只是让我从西班牙领回一个男人……我连名字也不知道……

彩子放声大哭。

江见咂着舌头。


53.高级俱乐部“战神”·正门外景(夜)

黑色轿车停下,精疲力尽的彩子下车。

轿车开走。

彩子理理头发,开门走进去。


54.同上·店内

立刻使人感到热闹的气氛。

彩子装出笑容,向客人打着招呼往里走去。

青山和石森在里面柜台上喝着。

青山看见彩子,站起来迎上去。

青山:出了什么事儿了吗?你的脸色这样难看。

彩子:有时间吗?想和你单独在一起。

石森站起身走过来。

石森:(向青山)老前辈,我得走了,快到起飞的时间了。回来的时候和她一起再来看你。

青山:是么?那可对不起啦!

石森向彩子点点头,提着手提皮包和照相用品盒子走出去。

良子去送石森。

青山很担心地转过身来看着彩子。


55.彩子的公寓·里面

青山和彩子在床上。

彩子把脸贴在青山的胸前。

青山:提起内阁情报室的江见,谁都知道,那家伙比搞笑小品宪兵还厉害。他在探听大畑的行动……。(思考)

彩子:(用手捂青山的嘴)别谈这些吧!

彩子从枕边提包里拿出项链盒。

彩子:为了赎罪,在西班牙买的,送给您的太太。

青山盯着彩子,突然扔掉项链盒子。

彩子:!

青山:我可不是为了玩才和你来往的。


56.福冈机场

飞机在夜间照明灯下着陆。


57.同上·大厅

大厅里的电视机,播映盛冈市郊外国有公路。

播音员的声音:今晨黎明时分,在盛冈市郊外发生的巡逻车起火事件,经过调查,已经证实,是由于巡逻车上的警察驾驶失误造成的。因此,岩手县警察局已迫令县内警察局,对所属警察的纪律和驾驶技术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

杏子在电视机旁等待着。

旅客按向导的广播从收票处走出来。

石森走出来,找到杏子。

石森:(走近跟前)哎呀,叫你久等了。

杏子:(微笑)哪里。

杏子拿过石森的手提包。


58.行驶着的轿车内

石森和杏子并排坐着。

石森:市政府那方面手续办好啦?

杏子:好啦。

杏子从手提包里拿出证件递给石森。

那是准许离婚的证件。

石森:(注视着她)从今天起,你已经不是藤崎杏子了。

杏子:(也注视着石森)对!

车外的街灯向后掠过。

石森:见到妈妈之后,想早点登记,把户口转过来。

杏子:好。

石森:不想举行仪式。没什么关系吧?

杏子:(微笑)就那样吧。

石森也微笑着。


59.藤崎的秘密住处

藤崎、东上、身着军服的真野陆军少将(52岁)和副官四个人围着桌子,正在商量。

桌子上铺着全国地图。

藤崎的眼睛显示出异常兴奋。


60.杏子的家·厨房

杏子在做酒菜。


61.同上·工作间

金造和石森的中间放着洒瓶。

金造拿起瓶子给石森斟酒。

石森:谢谢。

石森饮酒。

金造慢条斯理地讲起话来。

金造:这个孩子的不幸,都是我给造成的。

金造饮酒。

金造:母亲去世早,她要照料我,还要帮店里忙,一天到晚总是忙,到外面看一看的功夫都没有。

石森:……

金造:遇到那样的男人,说起来,也怨我呀。

石森饮酒。

金造:在一起生活还不到四十天,这家伙就去了自卫队,躲起来了。那时候,我想非找到他把他宰了不可。

金造的拳头在发抖。

石森饮酒。


62.同上·走廊

杏子端着酒菜走过来,听着。

金造的声音:……算了,那是过去的事情了。这回,这孩子就靠你了。

杏子的眼睛泪水晶莹。


63.同上·工作间

石森:请。

石森给金造斟酒。

杏子端着酒菜进来。

金造拿起酒杯站了起来,默默地走出去。

石森饮酒。

杏子给石森斟酒。

石森:你也少喝点吧!

杏子:嗯,那就少来点吧!

石森给杏子倒酒。


64.同上·卧室

金造从佛龛里取下藤崎显正的照片,撕碎扔掉。


65.同上·工作间

石森从口袋里取出两张车票。

是开往东京的特快“樱号”的卧铺票。

石森把一张给杏子。

石森:这次旅行就是我们生活的起点。

杏子点点头,望着石森。

石森拿着的那张车票的画面上,作以樱号的汽笛声,浙渐扩大。


66.樱号(第二天·傍晚)

深蓝色的车身浮现在暮霭中,较快地行驶着。

即将到达博多站。


67.博多站·第三站台

乘客三三两两地并排站着。

石森和杏子站在二号车厢停车位置上。

石森端着照相机,杏子提着旅行用皮箱。

二十个人的体育队在一号车厢停车位置上排列着。旁边放着大的旅行袋。

樱号列车进站。

石森把车头拍下来。

杏子微笑地看着石森。

樱号列车停车后开门。

石森和杏子上车。

体育队也上车。


68.樱号列车·二号车厢内

石森和杏子找到座位放好东西。

孩子们来回跑着玩。


69.站台

售货亭前乘客们在买东西。

石森走过来买啤洒、果汁、柚子和周刊杂志。

开车的铃响了。


70.樱号列车·一、二号车厢连接处

穿体育队夹克的年轻人,手拿一张纸从一号车厢走出来。

石森刚一上车,抱着的柚子掉下。

年轻人给捡起来。

石森:啊,谢谢。

年轻人:不客气。

石森走开。

年轻人(中井下士,19岁)在一号车厢的车门上贴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团体”。


71.同上·驾驶室

有司机和助手。

司机:(竖起一个指头)开车准备完毕,十八点五十九分四十五秒,开车!


72.博多站·站区

樱号加速,开出站区。


73.樱号·二号车厢内

石森从照相用品盒里取出闪光灯,装在照相机上。

杏子打开啤酒瓶递给石森。

石森喝得很香。

杏子:(瞧一下照相机)小芳夫一定会高兴的。

石森:来的时候已经嘱咐了,说千万别给忘了。

杏子:一定拍得很好。

石森:可是,樱号的火车头,光在博多拍的还不够。

杏子:?

石森:到了门司和下关还得拍几张才行。

杏子:那为什么?

石森:九州用的电是交流电,车头是ED76型的,可是关门海底隧道是直流交流通用,因此,必须在门司就得换上EF61型号车头。过了海底隧道就到本州了。本州是用直流,所以在下关还得换EF65型的。

石森又痛快地喝啤洒。

杏子:您知道的真详细。

石森:跟小芳夫学来的。

石森和杏子快活地笑着。


74.同上·一号车厢内

非常安静。

****

某一个座位。

那男人站起来望着窗外。

谁叫了一声“藤崎上尉”。

那男人回过身来,原来那人是藤崎显正。

招呼藤崎的是武末(少尉,34岁)。

武末:东上小队长出动了。

藤崎点点头。


75.秘密活动指挥部(广岛)

似乎是公寓的一个房间。

东上拿着报话机的话筒。

北泽(上等兵)掌管报话机。

松宫(少尉)往体育用品袋里装来复枪。

东上:(对话筒)这里进行顺利,按原定计划在广岛车站汇合。到达车站以前还要联系一次。


76.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在收发报机旁拿着话筒。

藤崎:(对话筒)明白,就这样。

藤崎关上话筒的开关,递给操作收发报机的伊藤(中士)。

藤崎:(向武末)叫M炸弹安装班集合!

武末:是!

****

藤崎的座位。

藤崎面前有五个年轻人(中井、目黑、荒井、志村、渊名)。

藤崎发给每人一个黑色M炸弹。

中井颇为激动地接过来。

藤崎:这是高性能磁性炸弹,通称M炸弾。按预定计划,在门司和下关这两站每隔五节车厢挂一个。列车在门司停车五分,在下关停车四分。绝对不能被旅客或车站工作人员发觉。

年轻人们心领神会,把身上穿着的体育队夹克翻过来穿上。

衣服里是黑色的。


77.门司站

樱号正点进站。

通知到站的广播喇叭声。

车停,门打开。


78.樱号·十四号车厢门口

石森拿着照相机下车,往车头方向跑去。


79.线路上

五个年轻人,抱着M炸弹紧贴着列车弓着身子跑过去。

受过训练的特有的敏捷动作。

年轻人按顺序一个一个地钻进车体底下。


80.樱号·六号车厢下面

中井仰着身子挂M炸弹。

手一滑炸弹掉在地上。

中井急得直出汗。


站台·前端

正在调换车头。

石森对准刚换上的F81型车头,闪光灯一闪拍下照片。

车站广播员的声音。

厂播员的声音:每朝新闻社石森先生,请你到站台中间的值班室来。

石森吃了一惊,按快门的手停了下来。

广播员连续播送。

石森往值班室方向走去。


82.同上·值班室内

石森进来。

值班员:是石森先生吗?

石森:我就是,有……

值班员指着没放下的电话听筒。

值班员:有您的电话,东京来的。

石森:(诧异)谢谢……(拿起听筒)我是石森……


83.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景

青山正在打电活。

青山:我是青山。你明天早晨要在大阪下车,乘头班飞机回盛冈。票是两张,分社的人在休息厅里交给你,听明白吧。


84.门司车站·站台·值班室内

石森:请等一下,到底出了什么事?


85.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景

青山:(放低声音)昨天巡逻车起火事件,把车体运走的是自卫队。另外还有值得但心的事情。想要尽快知道盛冈的真相。


86.门司车站·站台·值班室内

石森:(紧张地)请你稍微说详细一点。

青山的声音:还有时间吗?

开车的铃响。

石森:(咂舌头)明白了,要在大阪转回来。好,再见。

石森放下电话,急忙走出去。


87.樱号·最后车厢的连接处

列车后门开着。

那些年轻人回来,从这里上车。

武末把那些年轻人拉上车。

中井最后一个上车。

列车徐徐开动。

武末锁上后门回一号车厢里。

列车长从车长室出来,打了个呵欠。


88.同上·二号车厢内

杏子在过道上焦急地等待石森。

石森从三号车厢回来。

杏子露出放下心的表情。

两人走到座位上坐下。

石森査看列车时间表。

石森:啊!到大阪是早晨四点。

杏子:出什么事了吗?

石森:打算在大阪换乘飞机,直接去盛冈。

杏子:……

石森:真是对不起,官差不由自主。

杏子:(微笑)只是想早一点见到母亲和小芳夫,我倒没有什么。

石森以感谢的目光瞧着杏子,拿起照相机。

石森:到下关再拍一张,答应芳夫的就全齐了。


89.每朝新闻社总社·正门外景

青山拿着上衣急匆匆地走出来。


90.高级俱乐部“战神”·店内

客人很多。

青山走进来。

彩子看到青山,从柜台里出来到青山跟前。

青山领彩子到柜台的一头坐下。

彩子到柜台里给他斟上酒。

青山:(悄声地)你领回来的是不是这个人?

青山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彩子。

那是藤崎的照片。

彩子略显惊讶。

彩子:是他!

青山:果然是这么回事。(瞧一下照片)

彩子:这人是干什么的?

青山:把酒一气喝干。

青山:他叫藤崎显正。原陆上自卫队西部方面队所属的一个上尉。也就是以前的大尉。七年前,企图靠自卫队搞武装政变,事机败露逃到国外去了。

彩子:……

青山:昨晚我领到这里来的叫石森的那个年轻人,他在调查这个事件的时候和藤崎遗弃的妻子杏子发生了爱情。

彩子只顾听,连倒酒都忘了。

青山:昨天正是藤崎失踪满七年的日子,他们好容易可以结婚了,才欢欢喜喜地去接她……

彩子:大畑先生为什么把这个藤崎……

青山:问题就在这里。……不过一点一点地弄清楚了。

靠柜台旁边的包厢里,两个男人(宫岛和笠井)同女人戏闹。

宫岛向笠井递个眼色。

笠井站起来走出去。


91.同上·外面

笠井在给谁打电话。


92.同上·店内

青山目不转睛地瞧着彩子。

彩子突然停住调制酒的手。

青山:再去接触一次大畑吧。

彩子尖锐的目光瞧着青山。

青山:……

彩子:(坚决地)不去。

青山:……

彩子:你曾经考虑过我过去的心情吗?我这是好不容易才得到自由的呀。

青山:我求求你。

彩子:……

青山:我无论如何也想知道……

片刻。

彩子:真可怕。

青山手里藤崎的照片特写。


93.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铺开东京车站的详图正在研究。

车内广播喇叭响了。

播音员:下一站是下关。

藤崎抬起头来。


94.下关车站·站台

樱号停在站台上。

杏子从二号车厢下来望着站台尽头的石森。

石森的身影有豆粒那样大。

****

石森拍摄新换的EF65型车头。


95.樱号·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

中井正在安放M炸弹。


96.站台·前端

石森换胶卷,偶一失手把已卷好的胶卷掉到轨道上。

石森看到附近没有站上的工作人员,就跳下站台去取。


97.轨道上

石森蹲下来正要捡胶卷的刹那,碰上从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爬出来的中井。

两个人彼此惊得发呆地站在那里。

开车的铃响了。

中井往后走去;石森向站台猛跑过去。


98.站台

杏子非常担心地瞧着有豆粒那么大的站台的前端。

她看见石森已跳上十四号车厢才放下心,想要上二号车厢。这一刹那间门关上了。

杏子大吃一惊。

列车长从最后车厢“业务室”探出身来招呼杏子。

杏子慌慌张张地往车尾跑去。

列车长:(板着面儿)这怎么行呢?

杏子:真对不起。

一号车厢的门开了。

杏子急忙上车。


99.樱号·最后车厢连结处

是武末把中井从后门拉上来的时候。

杏子走进来,正好瞧见。

三人都大吃一惊彼此发呆。

武末锁上后门。

列车长从“业务室”走出来。

列车长:常常遇到象您这位太太这样的人。

杏子心神不定,车长的话根本没听见,只是瞧武末和中井。

列车长:以后请注意!

杏子:(清醒过来)是,是。

列车长回车长室。

武末看着杏子咧嘴笑了。

杏子一转身就走进一号车厢。


100.同上·一号车厢内

窗帘随着列车的震动而飘动着,好象没有人。

杏子一面注意后边一面走过去。

杏子摇摇晃晃地倒在窗帘旁。

杏子:对不起。

“不要紧”,随着语声窗帘揭开了。

藤崎在那里。

杏子尖声地惊叫了一声。

藤崎也吃惊地站起来。

杏子向后退了几步,转身跑出一号车厢。

藤崎表情严峻地目送着她。

武末和中井走来。

武末:爆炸装置被旅客发现了。

藤崎回过头来,很狠地瞧着武末。


101.同上·二号车厢内

杏子回到自己的座位。

她气喘吁吁,脸色苍白。

照相用品盒子在卧铺上。

杏子坐不住,站起来向三号车厢走去。


102.同上·九号车厢·车长室前面

石森正跟莳田列车员(32岁)说话。

石森:我确实看到,从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爬出一个年轻人。能不能马上调査一下。

莳田显出难以相信的样子。

石森拿出身份证给他看。

石森:我是每朝新闻社的记者,不是随便乱说的人。

莳田:不管怎么样,行车时间是无法调查的。先同宇部站的公安人员取得联系,到宇部检查一下吧。

杏子脸色苍白,走过来。

杏子:我有话要跟您说!

石森:(向莳田)拜托你啦!

石森和杏子走出车厢,来到车厢之间的连接处。


103.同上·九号车厢连接处

杏子半天说不出话来。

石森:(注意到杏子神态迥异)出什么事了吗?

杏子拼命地抑制着激动。

石森:杏子。

杏子:我……碰见了他。

片刻。

石森:藤崎?

杏子:对。

石森:在哪儿?

杏子:在一号车厢。他穿着运动员的上衣。

列车激烈地摇晃。

石森扶着杏子。


104.樱号·餐车内

石森和杏子。

两个人面前摆着果汁和咖啡。

片刻。

石森:你们的离婚,是昨天正式批准的。他和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杏子:……

石森: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我也不离开你,可以吧。

杏子:是。(片刻)……这七年,净是辛酸的回忆,好不容易和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我决不倒退(表现出意志坚决)。

石森点头,颇为感动。

石森:藤崎前上尉,穿着运动员的衣服,坐在樱号车里……

杏子瞧着石森。

石森:加上我所看到的年轻人……藏起巡逻车的自卫队……这一定是要犮生什么事情啦!

杏子:真可怕。

目黑(上士)在邻近的座位上监视着他们俩。

画面伴以宇部车站的广播声。

播音员:宇部,宇部站到了。


105.宇部站·站台

樱号停在那进。

播音员播送“停车一分钟”。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在站台前端等待着。

石森和莳田列车员从十四号车厢下来,一起走下轨道。


106.樱号·十四号车厢车体底下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拿手电筒钻进车体底下检查,什么也没有发现。


107.轨道上

公安人员和铁路值班人员爬出来。

公安人员:(向石森)没有发现什么。

石森:不会……确实给装上了什么东西。

公安人员面面相觑。

石森:别的车厢一定有,请你们检查一下。

公安人员觉得石森十分可疑似地瞧着他。

石森:(愤然地)好,我去找出来。

这时发车的铃响了。

石森等只好回到站台。


103.樱号·最后车厢连接处

中井气喘吁吁地抱着拆下来的炸弹。

武末关上后门带着中井回一号车厢。

列车开动。


109.同上·十四号车厢连接处

石森、莳田、杏子在这里。

目黑上士在他们后边抽着烟。

莳田:那是你看错了。

石森:不对。

莳田耸耸肩膀走开。

目黑上士也走开。

只剩下石森和杏子。

石森:他们一定藏了什么东西……从这里也可明确地知道他们要搞什么名堂。

沉默。

石森:我到一号车厢去找藤崎。

杏子显出惧怕的样子。

石森:藤崎在这列车上是打算干什么呢……

杏子:(拦阻)你不要去找他。

石森:……

杏子:这人在七年前夺去了我和爸爸的幸福生活。今天,他又想破坏我唯一的美梦。

石森:……

杏子:你万一有个好歹,我……

杏子声泪俱下,沉默。

石森:(紧紧地抓住杏子的肩)杏子,你听我说。


110.樱号

发出尖锐的汽笛声急驰着。


111.彩子的公寓·门外

画面伴以警笛声,渐渐远去。

高级轿车开过来停下,大畑的老秘书下车。

往上瞧着有灯光的房间。


112.同上·彩子的房间·起坐间

彩子在沙发上坐着。

门铃响。

彩子站起把老秘书迎进来。

老秘书扫视一下周围,向寝室走去。


113.同上·寝室

老秘书打开门查看里面。

没有任何人。

老秘书关上门回到起坐间。

青山在门后屏声止息地藏着。


114.同上·起坐间

老秘书坐在沙龙上。

老秘书:你说要告诉先生的情报,是什么情报?

彩子拿起桌上的酒瓶。

彩子:喝一点?

老秘书:(不理她)谈正题吧!

彩子:听到客人的一些话。说是内阁情报室那个名叫江见的家伙正在密查大畑先生。

老秘书:……

彩子:有关藤崎的事江见也知道。

老秘书站起来在房间里踱着。

彩子:那位客人说,大畑先生让藤崎回来是(停一下)为了搞武装政变。

老秘书转到彩子的背后。

彩子:(回过身子)是真的吗?

老秘书用暗中带来的绳子突然勒住彩子的脖子。

彩子:啊!

老秘书:我们知道你已被江见审问过。

绳子勒紧。

青山从寝室窜出来猛撞老秘书。

老秘书跌倒。

青山双手卡住老秘书的脖子。

青山:快说,大畑要搞什么鬼?!

老秘书拼命挣扎。

青山:藤崎在哪里?!

门打开,宫岛和笠井走进来。

手枪对着青山和彩子,他俩举起手来。

老秘书从口袋掏出毒药要吞下去。

宫岛打掉毒药并用手枪打老秘书。

江见慢条斯理地走进来,俯视倒在地上的老秘书。

江见:(对老秘书)有件事需要你招供出来。

青山保护着吓呆的彩子。


115.东名高速公路用贺出入口

真野陆军少将的轿车往环八路开来,因为一辆黑色轿车堵住了路便停下来。

新城用手枪打碎车门的玻璃,爬上来挨着真野坐下。


116.车内

真野摸到腰上的手枪,可是新城的枪口早已对准他的头部。

真野的左手上锁着带锁链的文件皮包。


117.某仓库的地下室

江见严刑拷打捆绑在椅子上的真野。

桌子上散乱地放着用小刀割破了的真野的文件包和材料。

室内只有他俩。

江见:大畑的秘书提供了情报。计划书放在哪里?

真野:(憎恶地)你杀死我好啦!

江见:遗憾得很,我当过宪兵,有的是不杀死你而叫你零受罪的绝招,你瞧着吧!

江见又对真野严刑拷打。

真野满脸是血。

江见:计划书放在哪儿?

真野:你杀了我!

江见:慢慢来嘛!

江见让他饱尝宪兵用刑的厉害。

真野由于恐惧而变貌变色。


118.同上·楼梯

利仓穿着马皮鞋走下楼梯。


119.同上·地下室

利仓走进来。

闻到血腥味,用丝绸手帕捂着鼻子。

利仓:招了没有?

江见抓住真野的头发,让他抬起头。

利仓冷漠地瞧着真野死人一样的脸。

江见:舌头咬断了。他是打算凑合着装个军人的样子吧?

利仓:到底是当过宪兵,手真狠。

江见:可是,要收拾大畑一派得有证据呀!


120.同上·后皖

新城和岛本正在分解真野的轿车。

利仓和江见在旁边瞧着。

江见向新城要小刀,进到车里。


121.轿车内

江见在车内一一检查,用刀割开车棚上的人造革。

白纸封面的政变计划书露了出来。

利仓从江见的手里夺过计划书。

打开第一页。

看到打字的文字,瞪大了眼睛。

这打字的文字逐渐扩大:

《皇帝不在的八月》


122.二·二六事件的纪录影片

下戒严令的东京。

满载军队急驶的卡车。

在雪地上端枪站着的军队,等等。

解说者的画外音:武装改变,它是企图用突然的军事行动瓦解政治核心部分,从而政变政治体制。昭和初年军阀跋扈的时期,也有过几次武装政变计划,但采取实际行动的只有五·一五和二·二六两次政变,其余的都是在计划阶段被粉碎的。从第二次大战后的世界情况来看,武装政变成功的例子也是极少的。


123.首相官邸·办公室

佐林首相正向山村防卫厅长官和穿军服的防卫厅首脑们下命令。

利仓站在旁边。

解说者的画外音:佐林首相得知以大畑、小山内为幕后策划人的自卫队武装政变计划后,立即召集山村防卫厅长官和高级幕僚,下令马上镇压。其目的在于保卫佐林政权。


124.防卫厅·电讯室

通讯兵正在发报。

山村以及高级幕僚下达指示。

解说者的画外音:防卫厅电讯室以密码电报,向全国各方面部队发出镇压武装政变的命令。并指示镇压要在极密中进行,绝不能让国民知道。


125.自卫队XX基地·营房

队员带枪整队点名。

上军用卡车。

卡车陆续从营门开出去。

解说者的画外音:从计划来看,执行武装政变的部队是以千岁、青森、金泽、相马原、静冈、广岛、北九州各部队中的大约一千二百名人员组成。各个部队是在八月十一日下午一点在东京站集合。然后,同市之谷、练马的中心部队汇合,立即起事。


126.深夜的街道

军用卡车急驰。

行人驻足而观。

适当穿插国会大厦等各种实景作为背景。

解说者的画外音:政变部队不仅要占领政治枢纽机关,而且要占领宣传、电信、交通机关、电子计算机中心、中央工会等部门。


127.某一饭馆·大厅

几十名自卫队军官在那里会餐。

武装的士兵破门而人,逮捕自卫队军官。

解说者的画外音:他们的计划是,打倒佐林内阁之后,立即成立临时军政府。在全国下戒严令,以武力镇压革新议员、革新自治体、左翼文化人等反政府势力。并且在六个月之内举行大选,选出小山内内阁。当然,大选是在自卫队的刺刀下进行的。


128.仓库内(羽田机场附近)

小森和松木被枪杀。

满仓库堆枳成山的箱子塌下来。枪支弹药散乱在地面上。

解说者的画外音:他们把武装玫变的暗号称为《皇帝不在的八月》。


129.快速前进的樱号列车

在昏暗中象箭一样疾驰。


130.同上·一号车厢内

藤崎向武末展示东京市中心地图。

藤崎:好好记在头脑里,到了东京我们部队的头一个任务就是占领警视厅。

武末:是!

藤崎:我指挥第一班,你就指挥第二班。

武末:是!

藤崎和武末仔细地看着地图。

片刻。

武末:可以问一问有关个人的事情吗?

藤崎:什么事?

武末:刚才过去那个女的确实是上尉从前的……

藤崎:(断然否认地)没任何关系!

武末:对不起。

两个人又看池图。


131.同上·二号车厢内

石森把一张便条交给杏子。

石森:十分钟以后我要是不回来,就把这个交给列车员。

杏子:(激烈地)我不愿意!

石森:希望你按我说的办。

杏子:(坚决地)我求你,不要去了。

石森:我是徒手的,徒手的人是不会被杀的。

杏子:不!您不了解藤崎这个人。

石森:(摇头)就是连你我也不能说全了解。

杏子:……

石森:我不光是想知道藤崎的目的,我要是避开他,他会一連子阻挡着我们。

杏子:……

石森:请你谅解我。

杏子:(明白了)您把我也带去吧!

石森:你去可不行,你留在这儿,等着我。

杏子握紧便条。


132.同上·一号车厢门前

荒井中士和渊名下士站在那里。

石森走来。

石森:想见一见藤崎显正。

预兆不祥的沉寂。

荒井突然把石森推进一号车厢。


133.同上·—号车厢内

藤崎的卧铺。

石森的声音:

“藤崎在哪儿?”

藤崎走到过道。

****

石森正在被武末等人搜身。

藤崎走到石森面前。

武末把石森的身份证递给藤崎。

藤崎:(向武末)把女的也带来。

石森:不要碰她!

藤崎殴打石森。


134.同上·二号车厢内

武末来到杏子的卧铺跟前。

武末:(礼貌地)请您跟我来一下。

杏子注视着他。

武末:石森先生在等您。

杏子把便条放到照相用品盒子下面,站了起来。

武末发现,把便条没收。


135.同上·—号车厢内

藤崎从武末手里接过便条,看着。

石森以身子掩护着杏子。

藤崎:(向石森)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政变部队?

石森:七年前追踪过你,你头脑里除了政变再没有别的。

藤崎:还有呢?

石森:看到你们往列车上安装了什么东西,旅客们和你们的政变没有关系,你们不要把他们也卷进去。

藤崎冷笑。

藤崎:只要平安到达东京的话,我们也愿意那样。

石森:你们以为只要一发动政变老百姓就追随于你们吗?

藤崎:(冷笑,对杏子)你倒找了一个挺神气的耍笔杆子的爱人啊!

杏子激动地看着他。

藤崎:(对石森)你既然自己闯进来了,那么你一定有个思想准备吧。

藤崎猛地用手枪把石森打倒。

杏子哭喊着。

藤崎:把他俩看起来。

伊藤的声音。

“藤崎上尉,东上部队出发了。”

藤崎走到伊藤的卧铺,拿起无线电收发报机的话筒。

藤崎:报告情况吧!


136.行驶的面包车内

车里有身穿运动服的十七名自卫队员。

过道上放着大提包。

东上对着收发报机的话筒说话。

东上:现在正向广岛车站移动,按预定进行,你们那里怎么样?


137.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瞧一下看押在铺上的石森和杏子。

藤崎:一切正常。


138.面包车内

东上:明白,广岛车站见。

东上关上收发报机的开关。

汽车减速。

透过挡风玻璃,看见交通警察在摇动红灯。


139.郊外公路(广岛)

客车和卡车象把道路堵塞了一样打着横。

数辆巡逻车停下来,警察拉起了禁止通行的绳子。

交通警跑近停下来的面包车。


140.面包车内

警察向司机说话。

警察:因为发生了交通事故,这条路不能通行,请从左边绕吧!

司机看着东上。

东上点头。

警察:添麻烦啦。

警察敬个礼走开。


141.山间道路

面包车开来。

车灯光中浮现出装甲车的影子。

面拉车急剎车。

探照灯一齐照向面包车。

扩音器里的声音在暗夜中震响。

扩音器里的声音: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全体放下武器,走出来!


142.面包车内

东上发出信号。

队员们从大提包里取出枪,向车外射击。

松宫瞄准探照灯射击。

对方的枪弹象雨点一样射向面包车,车内队员相继被打死。

北泽用收发报机向樱号呼叫。


143.樱号·一号车厢内

通过收发报机听到了枪声。

藤崎怒火中烧地听着枪声。

北泽的声音:祝你们完成任务!(突然声音断了)

藤崎猛然地瞪大了眼睛。


144.面包车内

车上的人全在血泊里。

东上站起来向车窗外猛射,身中数弹倒下。

火焰包围了车身。


145.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站在过道下达命令。

藤崎:全体队员,准备战斗。

队员脱掉体育队的夹克上衣,露出战斗服装。

从大皮包里拿出了枪,杀气腾腾。

气氛立刻紧张。

杏子抱着受伤的石森,浑身颤抖,看着这情景。


146.广岛车站正门

大钟指着二十三点二十分。

自卫队的大卡车陆续到达,全副武装的士兵散开。

街上的人群聚拢来围观,被刺刀驱散。


147.同上·站台上

武装士兵整队。

听到樱号的汽笛声。

士兵拿枪的手直出汗。

樱号进站,停下。

报站的广播喇叭不响了,站台静得怕人。

樱号各个车厢的门都没有打开。

陆上自卫队少将德永(54岁)和副官后藤上校(41岁)走出队列,向一号车厢走去。

一号车厢门开了。

藤崎手拿M炸弹的起爆装置,站在车厢的连结处。

德永:我是第十三师团的德永陆军少将,你是藤崎上尉么?

藤崎点头。

德永:你大概也知道,你们的政变计划失败了。我命令,解除武装,立即投降!

藤崎:我们既不解除武装,也不投降。

后藤:说什么?

德永:(沉静地)为什么?

藤崎:即使别的部队崩溃了,我的年会小品部队仍然存在。

后藤:别胡说啦,这么二十几个破烂队伍你打算干什么?


148.樱号·一号车厢内

中井等摆着战斗的架势在听他们紧张的舌战。

石森和杏子也百倍紧张地听他们的来言去语。

德永的声音:同情你们发动政变的自卫队员也可能很多,但是,我们也作好准备,对你们的部下决不问罪。


149.广岛车站·站台

藤崎毫不畏惧地笑了。

藤崎:我的部队的行动方针由我决定。

德永:那就不得不用实力解除武装了。

藤崎举起M炸弹的起爆装置让他们看。

藤崎:如果你们想让列车化为碎片,那就试忒看。

德永和后藤互相看了看。

藤崎:只要一按电钮,各个车厢的从炸弹就会爆炸,旅客们就同归于尽了。

德永:(向后藤)把车辆检査一下!


150.樱号·一号车厢内

杏子惊怯地看着石森。

石森也非常激动。


151.广岛站·站台前端

接班的司机坂田(49岁)和助手吉本(26岁)在站长和副站长的陪伴下走向机车。

站长:(悲伤地)靠你啦!

坂田:(微笑着)先把啤酒放冰箱里冰好吧。当然得你请客。

坂田和吉本登上机车。


152.撄号·驾驶室内

荒井中士和志村下士用枪对着司机和助手。

坂田:(向司机)辛苦啦,换班啦!

司机和助手急忙下车。

坂田:(向荒井和志村)你们好,娃娃兵们!

吉本:(恐惧地)坂田师傅!

坂田:别哆哆嗦嗦的,怕什么!(向荒井、志村)妨碍开车,往边上靠靠。


153.站台

后藤从线路上上来,向德永报告。

后藤:确实有M炸弹。

德永,用愤怒的眼睛瞧着藤崎。

藤崎:(冷笑)谁也别想阻止我的部队前进!传话给豢养你们的主人吧!

后藤转身向后边发出信号。

躺在车椅子上的东上被推过来。

胸部以下用毛毯盖着,面无人色。

后藤:(向藤崎)你和东上是十多年的老朋友了,他好象有话要对你说。

藤崎凝视着东上。

东上:(声音嘶哑)……藤崎。

藤崎:……

东上:咱们的梦似乎做完啦!

藤崎:……

东上:要珍惜部下的生命!(痛苦地闭上眼晴)

藤崎无语。

后藤用手枪顶着东上的脑袋。

后藤:扔掉引爆装置!你大概不愿意让他挨一枪吧。

东上微微地睁开眼睛。

东上:藤崎,我忘了一句话。

藤崎:……

东上甩开毛毯。

缠满胸部的绷带全给血染红了。

东上:(大叫)你把我杀了吧!

藤崎点头,顺手就给后藤一枪,接着向东上开枪。

后藤一个筋斗栽倒,东上也饮弹毙命。

武装士兵们将要向一号车厢射击。

藤崎要按引爆装置的按钮。

德永怕他真按下去,举手制止士兵。

德永:不准开枪!

火车的笛声尖厉地响了,一号车厢关上了车门。

樱号开动。

武装士兵端着枪目送火车。


154.广岛市街

樱号列车加快速度开出广岛市街。


155.樱号·一号车厢内

目睹残酷的射杀场面,车厢内笼罩着一片恐怖的气氛。

石森和杏子一声不响地看着过道的藤崎。

藤崎:(句全体队员)从现在开始,对全列车进行管制,交给每个人的任务要很好地完成。乘客有抵抗的一律枪毙。

队员们,带着杀气走出一号车厢。

石森:(自言自语)这些家伙们真是一群疯子。


156.同上·某一车厢内

旅客们惊恐万状。

有从卧铺上掉下来的。

有穿着睡衣抱着行李的。

哭叫着的少女。

搂着母亲哭泣的孩子。

车厢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渊名下士站在过道上威吓性地开枪。

几个旅客一拥而上去夺渊名的枪。

目黑上士赶来向旅客猛射。

车厢里一片血海。


157.同上·一号车厢肉

武末和中井站在过道上摆出警戒的姿态。

这里听到凄厉的枪声。

****

石森的卧铺。

杏子听到枪声脸色发白。

藤崎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来。

藤崎:(带着怒气)旅客们,你们要停止一切反抗,每一节车厢里都已经安上了炸弹,如果你们要继续反抗,我们马上就炸毁列车。

石森满怀愤怒地看着列车员室。


158.同上·车尾的列车员室内

藤崎拿着话筒正在广播。

藤崎:我们这些人本来就把命豁出去啦。你们如果愿意给我们作伴,那就反抗吧!这可不是吓唬你们。


159.同上·某一车厢内

一位年轻的妇女难以忍耐这样紧张的气氛而大哭起来。

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怖在旅客中间扩展。


160.首相官邸·外面

鸦雀无声。


161.同上·办公室

佐林、利仓、山村等三人在这里。

佐林极力控制着怒气来回地走着。

佐林:武装的自卫队军官们以四百名旅客作人质向东京进发了,这真是太丢脸啦!

山村:真是对不起……。

利仓:(厌恶地)计划书里连一句也没有提到使用M炸弹这件事!

佐林:还辩解吗?我可真不愿意听了。

利仓:……

佐林:政变没容得他们发动起来,难道佐林内阁会让樱号列车上这一小撮疯子给搞得垮台?

利仓好象想起了什么抬起头。

利仓:是啊!这些家伙们是疯子。

佐林停下来。

利仓:自卫队计划发动政变啦,这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问题只是偶发的一小撮狂暴之徙劫车事件。

佐林颇感不解地看着他。

佐林:你想些什么?

利仓用充满自信的眼光看着佐怵。


162.首相官邸·一室

室内无灯。

利仓进来,开灯。

江见从沙发上站起来。他好象假寐了一会儿。

利仓:(在写字台前坐下)辛苦了,政变的吵吵嚷嚷已经完啦,只剩下一个虾兵蟹将。

江见:(走过来)嗬,虾兵蟹将?哪里的?

利仓:樱号列车上的藤崎显正。

江见觉得可笑而笑了。

江见:不错。没抓住那个小子吗?

利仓:幸好让他跑掉了,这家伙有了想象不到的用处。

江见:?

利仓从写字台里拿出便条纸开始写起来。

利仓:十二点钟总理要举行特别记者招待会,所以起草个发言稿。

江见:记者招待会?

利仓不答,继续写。

江见一屁股坐到沙发里。

江见:可是,大畑给关到哪里了呢?

利仓:(抬起头)关起来?(笑)没有逮捕人家的理由!现在,人家正和总理畅谈呢,亲密得很哪!

江见茫然不解的表情。


163.同上·紧里边的一个房间

佐林、大畑、小山内三个人在沙发上相对而坐。

佐林:两大派系争执不下,大选获胜的也归于失败。过去的一切就付诸流水吧,二位策划的政变也是这样吧!

大畑:可以吧!

小山内:我也没异议。

大畑:可是,总理,先把政变打垮了,也还算防止革新派夺去改权的一个妙计啊!

佐林看表,已是十一点五十分了。

佐林:等一会有个记者招待会,请二位也参加吧。


164.每朝新闻总社·外面

政治部的房间通亮。

汽车停下来,政治部的头头儿高田喜郎(49岁)下了车急匆匆地走入社内。


165.同上·政治部内

高田走来。

冬木等记者正在等着他。

高田一边走向写字台一边说着。

高田:深夜里会见记者,这就是首相官邸的正常情况吗?

冬木等记者向写字台围过来。

冬木:据说电视同时转播。我说头儿!你认为是什么事呢?

高田:要是知道了你会吓一跳吗?(四下看)青山干什么去了?

冬木:他……上哪去了?

高田:(生气地大声说)这个时候不在,象话吗?


156.彩子助公寓·外面

两辆汽车停在门前,一辆是宫岛他们的,一辆是大畑的秘书的车。

笠井和老秘爷从门里出来。

老秘书的指甲,由于审讯受刑全秃了。

笠井把老秘书弄上车就走了。

宫岛领着青山和彩子,从门内出来。

宫岛打开车门。

彩子上了汽车。

青山正要上车,宫岛把他叫住。

宫岛:就算你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懂了吧!

青山:……

宫岛:今天的事情在报上哪怕是登出一行(用下巴指着彩子),就等于给她准备坟地啦。

青山:政变怎么样啦?

宫岛不回答,把青山推进车里。

汽车开走。


167.首相官邸·外面

新闻报道界的汽车杂乱地停着。

插着每朝新闻社社旗的车子也停在那里。


168.同上·招待记者会的会场

记者们神情紧张地等候着。

其中也有高田和冬木。

佐林、利仓、大畑、小山内、山村等五人进来,各自就座。

记者们纷纷拍照,闪光灯不停地闪光。

佐林:诸位!发生了一件令人十分遗憾的事情。希望大家冷静地听。有一趟车是从长崎开往东京带卧铺的夜行樱号列车。这列客车在一小时前被劫持了。

记者们大惊。

佐林:劫持者是西部方面军所属的全副武装的二十名自卫队员。

记者们惊得目瞪口呆。

佐林:他们以樱号列车上四百零六名乘客为人质,向政府提出了声明和请求书。


169.博多·杏子家·寖室

金造躺着,枕旁放着酒瓶。

电视开着却没人看,正播送传统的日本音乐节目。

画面一变,广播员出场。

广播员:音乐节目暂停,播送临时新闻。下午十一点左右,长崎开往东京的夜行卧铺列车樱号,被武装的自卫队员劫持了。

金造一骨碌坐起来。

广播员:劫持列车的自卫队员共有二十名,指挥官是前陆军上尉藤崎显正。

金造感到茫然。

广播员:现在,总理大臣正在首相官邸举行特别记者招待会。下面,本台将转播招待会的实况。


170.首相官邸·记者会见室

电视镜头对着利仓。

利仓:下面就念一念犯人们送交政府的声明书。“我们为祖国的未来担优,不惜一死发表如下声明:四个月之后的大选中,如我国民选择革新政权,则我祖国将置于赤色控制之下,必将面临空前的危机。”

青山进来,在高田的旁边坐下。

高田:上哪去了?

青山:有话以后说。

利仓继续念下去。

利仓:“我们崇拜如慈父一样的万世一系的天皇,我们自卫队不能坐视具有二千余年历史的日本民族的灭亡。因此,我们二十名自卫队员,愿作二十万自卫队员的先锋,为开辟一条血路,毅然起事。特此声明!”

青山表情严峻地听着。


171.高级酒吧间“战神”·店内

十分热闹。

彩子迈着疲倦的步子走进来。

良子看见了她,跑过来。

良子:老板,我一直放心不下呢!

彩子:真不对起,因为有一点事。

良子把彩子拉到柜台上的晶体管电视机前边。

良子:刚才播送了特号新闻。

电视画面是利仓正在发言。

利仓:另据有关当局的调査,劫持列车罪犯们的指挥官藤崎显正,可能是昨天刚从西班牙秘密回国的。

彩子大为惊愕。


172.盛冈石森家·起坐间

电话的铃声在昏暗的起坐间里响着。

静穿着睡衣从邻室走过来,打开电灯。

静:(接电话)我是石森家,啊!木山编辑先生,多谢您对宏明的帮助。啊?电视吗?是是,知道了。请休息吧!

静挂断电话,满腹疑云地打开电视。

利仓在发言。

利仓:(画面)劫持樱号列车的犯人们向政府提出了无法实现的无理要求。而且居然说,如果政府不保证秘密中处理此事,则樱号列车上四百零六名人质的安全,将得不到保证。

静大吃一惊地看着电视。

芳夫睡眼朦昽地从寝室走来。

利仓:(画面)请各位国民要冷静对待,政府马上就和犯人进行接触和谈判。政府决不向无理的要求妥协,但是决心一定以樱号上旅客的人身安全为重,妥善地处理这件事。请国民始终相信政府。

静紧抱着芳夫。

静:你爸爸……你爸爸……

芳夫哭起来。


173.行驶中的樱号

在樱号的上空有报造界直升飞机。

警察的直升飞机用投光器使樱号列车车体在黑暗中浮现出来。


174.同上·一号库厢内

石森的卧铺。

石森侧耳倾听。

在列车的震动声中,隐隐地听得到直升飞机的声音。

石森:报道界的直升飞机。

杏子从卧铺上坐起来。

石森:如果开始调查采访……(向杏子)那么一定是,樱号列车为政变部队所劫持这件事已经公开发表了。

杏子:救援我们的人能来吗?

石森:……

藤崎来到过道招呼石森。

石森站起来往过道走去。

杏子忐忑不安地看着。

****

过道。

藤崎指着窗外的上空向石森示意。

藤崎:是报道界的飞机吧?

石森不答。

藤崎:政府没法隐瞒我们的事情了。你说是不是?

石森:(不正面回答)政变已经失败了,你们还要到东京去,想干什么?

藤崎:你想知道吗?

石森:……

藤崎:在东京站自爆。

石森一惊。

藤崎:我是不相信空话的,只有我们一死,才能促进全国人民的觉醒和奋起。死才是我们最好的宣传鼓动。

石森:你发疯了!

藤崎:不发疯的家伙什么事都办不成!

石森极端憎恶地看着藤崎。


175.同上·驾驶室

坂田边驾驶边看着上空的飞机。

坂田:越来越热闹啦。

志村:少说闲话!

坂田:嘿!挺神气呀!你今年多大啦?

志村:别说话!

坂田:跟我家那小子一般大吧!自以为有朝一日干一番“伟大的事业”……

志村:再说话可对你不客气了。

坂田:唉!有意思,试试看!

叭地一声挨了一记耳光。

坂田:不疼不疼。我从十四岁开始就当司炉,那时候,经常挨老爷子的耳光。老爷子是老牌国营铁路的职工,那耳光子才有劲呢!你打的算什么,象蚊子叮了一下一样,哈哈哈……

列车急遽减速。

坂田忙看仪表。

坂田:总调度室把电路切断了。

志村和荒井很紧张。

坂田:(向两个人)劫持列车,真是傻子干的事情,电路断了,政变也完蛋了吧!哼!活该!


176.总调度室内

国铁的工程师通过话筒报吿。

工程师:已经停止供电,樱号列车预定在XX地停下。


177.野外

樱号停驶了。


178.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紧张起来。

石森和杏子也紧张起来。

石森:好象切断了电路。

杏子:会出什么事么?


179.首相官邸·屋顶

弧形天线耸立在黑暗的天空中。

传出利仓的声音。

利仓的声音:我是内阁情报室的室长利仓。


180.同上·地下通讯室

利仓用无线电收发报机话筒在说话。

江见和山村在旁边。

工程师在操作收发报机。

利仓:我代表政府和你们说话。说说你们的要求吧。我们以诚意研究你们的要求。


181.樱号·一号车厢内

伊藤的卧铺。

藤崎对着伊藤操作的收发报机话筒。

藤崎:没有要求!

利仓的声音:什么?

藤崎:去东京是我们的目的,赶快供电!

****

石森的卧铺。

石森和杏子听着他们的来言去语。


182.首相官邸·通讯室

利仓哑然。

利仓:(再一次)不,你们一定有什么要求的。难道不是因为这个才拒绝政府劝降通告的么?对于你们的要求政府一定妥善处理,说吧!

没有回答。

佐林进来。

利仓:(对话筒)总理也很挂心这件事,到这里来了。看样子他要直接跟你讲话。

利仓把话筒递给佐林。

佐林:(对话筒)我是佐休。我是培养哺育你们自卫队的政党的领导者,对下你们的心情我是十分理解的,你们有什么要求都可以考虑。


183.樱号·一号车厢内

藤崎冷笑。

藤崎:(看表)现在是零点二十九分。五分钟之内,如果不供电,我们就要处决列车长。

藤崎关闭收发报机的按钮。


184.首相官邸·通讯室

佐林:(向话筒)喂!喂!

怎么叫也没有回答。

佐林看着利仓。

利仓:他们想威胁一下。再坚持一下,他们也会让步答应谈判的。

江见格格地笑了。

利仓:(责备地)江见!

江见:对不起……不过,这个虾兵蟹将说得出就干得出的呀。

利仓:什么?

江见:这七年,那个家伙在外国过着和乞丐一样的流浪生活,从这个动乱的地方到那个动乱的地方。他迷态上搞政变了。他的神经和正常人可不一样啊!

佐林:利仓。

利仓:总理,在这个问题上还是应该容忍一些的。


185.樱号·一、二车厢连接处

武末用手枪对着列车长。

列车长紧贴在墙上。

武末:还有两分钟。

列车长惨叫着。


186.同上·一号车厢内

石森的卧铺。

石森下决心站起来,走出去。

杏子追出去。

****

伊藤的卧铺。

石森走来。

石森:(向藤崎)让我通话。

藤崎考虑一下,把话筒递给石森。

石森:(向话筒)我是每朝新闻社的记者石森。这些人是脱离常轨的一群狂徒。时间一到他们会无情地杀死列车长,请首先重视人命,暂且供电吧。

没有什么回答。

石森:喂!喂!听到了吗?

仍然没有回答。

藤崎看表,向中井发信号。

中井向连结处走去。

杏子苍白的脸看着中井。


187.停在黑暗中的樱号

枪响。


188.同上·一号车厢内

武末与中井从连结处回来。

藤崎拿起话筒。

藤崎:已经处决了列车长,如果还不送电,我们就要每隔三分钟处决一个旅客。

藤崎放下话筒,看着石森。

藤崎:你是第一号。

杏子:不能……。

杏子跑到石森身旁。

藤崎用枪逼着石森,把他带到过道。

杏子:你不能这样,藤崎先生。

石森:别向这个家伙求饶。

杏子张口结舌。

藤崎:有胆量,摇笔杆儿的先生。

杏子跑向收发报机,拿起话筒。

杏子:我请求你们赶快供电,他们要杀死石森先生了。


189.首相官邸·通讯室

扩音器里传来杏子的声音。

佐林等面不改色地听着。


190.樱号·一号车厢内

杏子拼命地向话筒叫喊。

杏子:怎么不回答呢?!为什么不救救我们哪?!

藤崎看看表,举起枪,枪口对准石森。

石森:(平静地)算什么自卫队?你们就会杀人!

藤崎扳起保险。

杏子想跑到石森身旁,被武末挡住。

杏子:(大喊)你。

这时候,一震动,列车开动了。


191.同上·驾驶室

坂田一边加快速度一边骂。

坂田:真他妈的,怎么变软了呢!


192.同上·一号车厢内

藤崎收起手枪,回到卧铺。

杏子抱住石森轻声地哭着。

石森由于盛怒,说不出话来。


193.首相官邸·办公室

佐林和利仓相对无言。

隔一会儿。

利仓:估计错了。

佐林:……

利仓:这些家伙们一定有个要求,那个要求不可能对保守政权不利。我想到有几个解决的办法……(谈起来象很不痛快似的)不过,这是一群地地道道的疯子。

佐林:疯子也罢,如果处理不当,也会要佐林内阁的命。当然你的地位也就……

利仓:……

佐林:这一次可不允许失败了。

利仓:一定努力办。

利仓拿起电话。

利仓:(打电话)我是利仓,马上准备直升飞机!还有,从现在起,不准记者们接近樱号列车。


194.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

青山一个人,伏在写字台上整理记者招待会上采访的原稿。

冬木等集聚在打电话的高田周围,紧张地等候着。

高田:(对电话)怎么一回事?部长!部长!(对方挂断了电话)

高田长出了一口气,放下电话。

高田:赶快把尾随樱号列车的直升飞机调回来,派到车站的记者也一样。

冬木:为什么?

高田:上边的命令!(隔了一会儿)……好象政府救出人质的战斗开始了……而且是采取相当强硬的办法。

记者们散去。

冬木来到青山跟前。

冬木:青山先生。

青山:……

冬木:发生了什么事么?

青山不答,继续整理稿子。

冬木:在这样的时候,只有青山先生……。

青山:(打断他的话)你妨碍了我整理稿子,请到那边去。

近处的电话响了,一个年轻记者去接。

年较记者:什么?大畑的秘书死于交通事故?这里现在可不是那样的地方。

青山表情严竣地站了起来。

朝屋子一角走去,打电话。


195.高级酒吧间“战神”·店内

顾客渐渐稀少。

柜台上的电话铃响,彩子接电话。

彩子:是“战神”……是您。


196.每朝新闻社总社·政治部内

青山:(小声地)总是很惦记着,没有什么事吧?


197.高级酒吧间“战神”·店内

一只男人的手伸过来夺去了彩子的电话。

这人是宫岛。

宫岛:(对电话)这里的酒真好啊!青山先生。

宫岛挂断电话,冷冷地看着彩子。

彩子背过脸去。


198.每朝新闻社总杜·政治部内

青山抑制着冲动放下电话。

冬木过来。

冬木:政府公开发表的文件说,是一小撮自卫队偶然劫持了樱号列车。可我不这样看,我觉得背后好象还有什么大的事件。

青山:……我什么也不知道。

冬木:撒谎!

青山:……

冬木:为什么不告诉我。

青山抓起上衣走出屋子。

冬木咬着嘴唇目送他。


199.博多站·站前

行人绝迹。

大钟指着凌晨两点。金造走进灯光未消的站长室。


200.同上·站长室

十几位乘客家属已经赶来,正在听站长说话。

金造进来,坐在角落的椅子上。

墙上挂着樱号列车的时间表。

站长:现在,樱号正行驶在冈山和姬路之间。车内的情况,很遗憾,一点也不知道。

家属一:正在和犯人谈判吗?

站长:我们对这些事情……可是,据刚才收到的情报说,禁止新闻记者接近樱号列车。政府为了救出乘客,正在采取什么措施。

家属二:什么措施呢?

家属三: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站长答不上来。

人们关心着亲人和朋友的安全,难以平静下来。

金造:(自言自语)杏子!


201.每朝新闻盛冈分社内

木山编辑和记者们集合起来。

静和芳夫已来到这里。

一位记者给静端上一杯茶。

木山编辑过来。

木山:据说总社方面现在也不了解详细情况,可是,石森一定太平无事。

静眼里噙着泪水望着芳夫。

静:宏明本来是和这个孩子的新母亲一块儿回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这孩子……。(语言哽塞)

芳夫:(哭着)我要是不跟爸爸要照片就好啦。

静紧抱着芳夫。

木山呆不下了,走开。

静:……爸爸一定回来的,一定……。


202.特种郜队·基地

凄厉的爆炸声,闪光遮满了画面。

利仓和江见戴着特殊防护眼镜,两手捂着耳朵伏在地面上。

——闪光渐弱。

利仓站起来,看着身旁的特种部队队长柳(35岁)。

利仓:真厉害!这个东西就是西德特种部队使用的英国造的新式炸弹吗?

柳:对,只有光和音,没有任何物理上的破坏力。使用这个东西,敌人在六秒钟之内知觉神经完全麻痹,不能动弹,这时攻上去,打死敌人。

利仓:很好,要是使用这东两,要多长时间结束战斗?

柳:在夜间得用七分钟,顶多八分钟。

利仓:在那种情况下,人质的乘客有多大伤亡?

柳:总得有二、四十人吧!

利仓:那就是说百分之七到八啦。

江见掸了掸身上的尘土。

江见:牺牲不小啊!

柳冷冷地看着江见。

柳:我的部下也有牺牲,您是站在哪个立场上说话的?

江见:……

柳:这是战争。豁出自卫队特种部队的声誉,也要把敌人都杀掉。

江见:(讽刺地)可是,他们也是自卫队呀!

柳:即使是自卫队,敌人总归是敌人。

利仓看着那边排列的特种部队的直升飞机,喃喃自语。

利仓:政治失掉了约束,右翼和左翼激烈冲突,不知要牺牲多少人。和这个比较起来,死三、四十人,那是代价最小的。(向柳)黎明前全部处理完毕。这是首相直接下的命令。

柳脸上浮现残忍的笑意。

柳:明白!


203.夜空

七架特种部队的直升飞机,发出噪音,依次起飞。


204.高级酒吧间“战神”·外面

霓虹灯已灭。

彩子走了出来,锁门。

青山前来迎接她。


205.银座大街

几乎没有行人。

青山和彩子走着。

青山停下脚步。

青山:……会农村吧!

彩子:(凝视)……

青山:我……还是要写。

彩子:……

青山:揭露民政党领袖们的肮脏交易,除我而外没有人啦。

彩子无言地走着。

青山赶上去。

彩子:(回过头来)和您相处的时间,我是多么地快乐呀!

青山:……

彩子掩饰着哀愁,微笑地看着青山。

宫岛和笠井坐在停在大街上的黑色汽车里,以凌厉的目光看着他俩。


206.首相官邸·办公室

佐林站在窗前,看着昏暗的庭院。

利仓进来,把手里原稿递给佐林。

利仓:这是明天早晨发表的政府声明的原稿。

佐林过目。

佐林:……乘客的生命安全已到了极限,不得已采取了用实力援救的办法。啊,行吧!

秘书送上咖啡,退下。

佐林:这样一来,通过这个声明国民就懂得了,如果四个月后国民选举革新政权,将会面临二十万自卫队员暴动的可怕现实了。

利仓:这次事件,真是天助。

佐林和利仓悄悄地笑了。

画面伴以直升飞机的噪声。


207.飞行中的直升飞机内(一号机)

穿着防护衣的队另们脸上涂着黑色涂料。

柳队长检查了一下绿色的小型炸弹,回头看了看邻座的手塚副官(29岁)。

柳:头一次用在实战上。

手塚:(兴奋地)这一天总算盼来啦!

驾驶兵向柳报告。

驾驶兵:接近目标,着陆。


208.夜空

七架直升飞机,来一个急角度迴旋,开始着陆。


209.着陆地点

铁轨远远地延伸着。

特种兵的直升飞机飘然降落,队员们在黑暗中散开。


210.樱号

划破黑暗疾驰着。


211.同上·一号车厢内

杏子和石森来在卧铺上。

杏子:(看看黑暗的窗外)小芳夫正在等待您回去呢。

石森:(微笑)那个孩子做梦梦见你好几回啦。

杏子:……

石森:母亲说,这样太放心了,可高兴啦!

杏子:我也盼望早一点在一块生活。

杏子呜咽起来。

石森:再过一个钟头天就亮了,睡一会儿吧!

石森温存地照顾着杏子在卧铺上躺下。

****

过道。

藤崎看着窗外的上空。

武末和中井可能在卧铺上,这里没有他们。

石森走来。

藤崎:直升飞机一架也没有,你以为这是怎么回事?

石森无言。

藤崎:这些家伙是打算搞什么鬼名堂呢!

片刻。

石森:想和你说一件事。

藤崎:?

石森:七年前,你把她扔下逃到国外去。那是结婚还不满四十天呢。政变计划被发觉,你就得把她扔下逃亡,这你是知道的。为什么还要结婚?

藤崎:结了婚,就可以逃避警务队的监视,就是为了这个。

石森:原来你把她当成保护自己的迷彩啦。

车体单调地震动着。

石森:……我真想把你杀死。

藤崎: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吧!我连她的汗毛也沒碰一下,你放心吧!

石森抑制不往内心的愤怒,突然把藤崎打倒。

武末从卧铺上跑出来,把石森倒翦双臂地制服住。

藤崎站起来,擦了擦嘴角上的血,左右开弓地打石森的嘴巴。

温文尔雅的杏子的声音:藤崎先生!

藤崎住手,回过头来。

杏子平静地站着。

杏子:你恨的不是他,是我。

藤崎显得稍微狼狈。

杏子:你通过东上几次给我父亲带信,让我也到外国去。这我都知道。

石森不由得瞪着藤崎。

藤崎无言。

杏子:难道你从来就没有想过,我和父亲是怎样地恨你呀!

藤崎:……

杏子:结婚不到四十天就被丈夫遗弃的女人,是怎样悲惨呀!人们总是在后面指着她,连门都不敢出。

杏子落泪。

杏子:要不是遇到石森先生,我还要继续诅咒你。我和父亲两个人,一生也就这样完了。

樱号的笛声。

杏子:现在我不恨你了。我诅咒了七年,现在已经过去了,我是真心实意地爱着石森先生。

石森第一次听到杏子这样的话,深为感动。

藤崎:(激动地)我不要女人,女人这种东西,在大事关头是个累赘。

杏子:(沉静地)真的吗?

藤崎瞪着眼睛瞧杏子。

杏子:都不能使一个女人幸福的人,能使更多的人幸福吗?

藤崎:……

石森挺身而前。

石森:藤崎,你听我说。我不是因为怕死才说的。她有年迈的父亲,我家里也有老母和七岁孩子,乘客们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亲爱的人,你的选择会使他们微小的幸福在一瞬间丧失……建立在这样基础上的政治,到底合乎什么样的理想呢?

藤崎从衣袋里拿出引爆装置。

藤崎:自卫队是军队呀!军队是不允许考虑那些事情的地方(举起引爆装置)我的一生和这个东西一块完结,我这就够了。

石森:把它扔掉吧,藤崎!

藤崎表现出未曾有的吓人的激动,抓住石森胸部。

藤崎:你他妈给我下命令吗?就凭你这样光知道虚假的和平,拿起武器推翻政府这样的事连想都不敢想的浑蛋,居然给我下命令!

藤崎与石森之间充满着杀气。

杏子噤声。


212.线路

推土机的发动机吼叫着爬到线路上。


213.樱号·驾驶室

坂田大声喊着,拉闸。


214.同上·一号车厢内

石森、杏子,藤崎、武末等,都被这急刹车晃倒。

藤崎手里的引爆装置飞出老远。


215.同上·各车厢

乘客们从卧铺上跌了下来。


216.同上·各车厢过道

队员们也都摔倒。

手榴弹滚到客座下。


217.樱号

车轮冒着火花,在推土机跟前停下。

五号车厢附近,手榴弹爆炸,腾起火柱。


218.同上·一号车厢内

石森拾起滚到地板上的引爆装置。

用武末刚放下的枪敲坏玻璃,把起爆装置扔到车厢外。

藤崎拔出手枪,爬起来。

藤崎:你他妈的!

杏子跑到石森身旁。

车外枪声大作,—齐射击。

一弹打穿藤崎的肩。

藤崎开枪,子弹从石森太阳穴擦过。


219.同上·外面

脸上涂着黑色,戴着防护眼镜奇形怪状的特种部队,冒着炮火靠近各节车厢。

放好炸药。

砰然一声门窗飞上了天。

特种部队向车内投掷新型炸弹。


220.同上·―号车厢·前面连接处

闪光和爆炸声。

武末和中井吓呆了。

特种部队闯进来,乱弹射死两个人。


221.同上·XX号车厢内

这里也有闪光和爆炸声。

在双方对射中,有些旅客饮弹毙命。

渊名和目黑被特种部队打死。


222.同上·一号车厢内

石森拉着杏子的手,弯着身子往后面连接处跑。

藤崎向车外射击。


223.同上·一号车厢·后面连接处

石森和杏子跑来。

枪弹横飞。

石森从破门处向外面大喊。

石森:已经没有炸弹了,不要进攻了。

枪声更激烈起来。

石森和杏子伏在地板上。


224.同上·一号车厢内

特种部队从前面连接处拥入车厢。

藤崎应战,但他被打成蜂窝一般。


225.同上·各车厢

旅客们浑身是血,乱跑着。

一片混乱。


226.同上·外面

旅客们从破了的车门和车窗跳下来。

枪声停息。

特种部队:大家不要慌,听从指挥!

谁也不听。照旧一片混乱。

****

指挥车处。

部下A向柳队长报告。

部下A:作战完毕,叛徒二十名全部歼灭。我方损失轻微,旅客伤亡约有三、四十人。

柳:好!(看表)一共用去八分钟,还提前一分钟。


227.樱号·一号车厢·后面连接处

硝姻弥漫。

石森与杏子抬起头,知道了彼此都平安。

二人无言,紧紧拥抱。


228.东京都内一条河

青山与彩子的尸体和河中的污物一块漂着。

朝霞已经散去。


229.樱号·外面

悽惨的现场,夜色消退,天色大明。

救护车运送伤员。

柳把自动步枪里重新装上子弹仓,走向列车。


230.同上·XX号车厢内

石森与杏子给受伤的旅客包扎。

杏子抱起年龄与芳夫相仿的一个小孩。

杏子:孩子,坚强一点!

小孩停止了呼吸。

石森走过来痛苦地看着。

柳队长进来。

柳:(向石森)你是每朝新闻社的石森先生吧!

石森:是我。

柳:(向杏子)你呢?

杏子:他的妻子。

柳用自动步枪向两个人乱射。

两个人全身中弹倒下。

石森:(睁大愤怒的眼晴)原来你……

杏子:(向石森伸出手)您……

柳队长再向两个人开枪。

二人死去。

柳队长走开。

剩下石森和杏子的尸体。

画面上出现死者姓名。上面有“石森宏明”、“藤崎杏子”的名字。


231.阳光普照的大街

繁华的大街上走着欢乐的人群。

电光新闻:第三次佐林内阁成立。

年轻人肩上背着的半导体收音机里,传出《皇帝不在的八月》的曲子。


(全剧终)


译自日本《电影剧本》1978年10月号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