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日本剧情片《女学生的朋友》电影剧本欣赏下集

2014-11-15 13:32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的魔术师。

佐和子莫明其妙地歪着脑袋。

弦一郎饮干杯中的酒。站起身来 ―――

弦一郎 :佐和子 ,谢谢你。托你的福 ,我

耳朵的状况好多了。

521 恩田家・起居室(夜)

进了家门的未菜突然停下了脚步。

令她吃惊的是章三在家里。

子正在逼问章三 ,步也在一旁盯着章

三。

子(对章三) :一百万 ,明天准备好一

百万日元。月底之前要三百万 ,到下个月底

请找来六百万 ,能不能做到 ? 做不到的话就

是要我破产呀 !

未菜刚要穿过起居室到自己的房间去。

子 :未菜 ,坐下 ,现在说的事情也和你

有关系。

未菜对参与他们的这种谈话感到不舒

服。

子 :现在到了生死关头啦 ! “(  ”地

拍了一下茶几) 坐在这儿 !

未菜被 子的气势所震慑 ,不由得坐在

了茶几上。

章三 :要我明天找来一百万 ,说实话 ,我

没有办法。

子 :什么也不和我商量 ,就把工厂和

事务所的土地做了抵押 ,那些土地是在我的

名下呀 !

章三 :你也是你父亲的女儿 ,应该清楚

小型企业用地产做抵押之类的事情吧。

子 :可那些都是我的财产 ,是我的东

西呀。

章三 :所以刚才已经向你说明了嘛 ,我

每天都去求人重开票据。如果不行就破产 ,

在这种情形下我死了就能给你们留下一亿

日元的人寿保险金 ,这些不是都跟你说了

嘛。

子(盯着章三) :你会为我们去死的 ,

是吧。

章三(自嘲) :只有一死万事休啊。

子 :你打算留给那个女人多少钱 ?

章三 :这和你无关。

子怨恨地看着章三。

章三一脸苦相地板着面孔 ……

步 :如果你被人杀死 ,这个保险金也能

得到吗 ?

章三 :可以得到呀。不过若是 子杀了

我就得不到了。

步 :如果是我杀的呢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步。

章三(怒形于色) :你要杀我 ? 你是说如

果我不死你就要为了你们而杀我 ,是吗 ?

子 : 别说啦 ! 阿步 ,回房间学习去。

嗨 ,快点。

章三 :要为你们杀我 ? 真的想要为了你

们而杀我吗 ? 这算是什么呀。

子 :你一定要为了我们去死啊。

章三 :死呀死的 ,你一个劲地说 ,我就没

有这份心思啦 ! 你就这么想让我死吗 !

子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呀 !

章三 :明白了 ! 我去死 ! 为了你们我去

死给你们看。就这么说定了。

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章三。

子 :从今天起你就住在这里。

章三 : ……?

子 :要是让你逃掉 ,就鸡飞蛋打啦。

未菜吃惊地看着 子。

531 爱华学园・洗手间

未菜、花音里、真由和瞳对着镜子在化

妆。

未菜 :我父亲回家了。

真由 :以前我都不知道未菜没有父亲

呢。

花音里 :不过 ,回来了也挺好嘛。

51 未菜 :可是 ……

花音里 :可是什么 ?

未菜 : ……

瞳 :昨天的《修罗之家》看了 ?

花音里 : ―――那样的电视剧还看呐。

真由 : 我也看了。那个父亲虽然回了

家 ,但因为他找过情人的事 ,他老婆就不原

谅他。我看 ,到下个星期 ,没准他老婆会杀

了他呢。

瞳 :嗯 ,就是。真由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

我觉得也是这样。

花音里 :你们说的都是什么“暗”语呀 ,

超 ―――暗。

未菜耷拉着脑袋。

花音里(对未菜) :刚才说什么来的 ? 还

有什么事没告诉我吗 ?

未菜 :什么也没有。

瞳 :哎 ,拍照片吧。

瞳拿起了照像机。

花音里和真由摆好姿势 ,做出一副笑

脸。

未菜无心参与这种游戏了 ―――

未菜 :我头痛起来了。没准儿还在发烧

呢。

未菜离开了洗手间。

541 同・保健室

未菜把体温表递给保健室的医生。

保健医 :体温有 38 度呢。

医生给未菜拿了药。

保健医 :先把这个药吃了 ,然后在床上

休息一下。

未菜接过药 ,在床上躺下。

未菜从腋下拿出便携自热袋放进衣兜

里。

保健室又进来一名学生。

学生 :大夫 ,我总觉得恶心想吐。

保健医 :还是这样 ? 有没有保证充分的

睡眠啊 ?

未菜下床 ,出了保健室。

551 同・楼顶平台

未菜眺望着远处的景象。

未菜忽然抓住防护网朝上爬去。

爬到防护网中部的未菜低头瞧着空无

一人的校园。

她似乎陷入了冥思苦想之中。

未莱有些心慌地松开手 ,她一下子摔倒

在水泥地上。

她从衣袋里掏出香烟 ,拿出一支衔在唇

间。

未菜伸手往衣袋里掏打火机时 ,突然发

现里面有什么异物 ,脸上现出了奇怪的表

情。她取出那东西一看 ,原来是弦一郎给她

的维生素。

她注视着手中的维生素药片。

561 松村家・起居室

弦一郎表情愉快地接过了电话。

弦一郎 :噢 ,我挺好的。

心神不宁的佐和子瞟着弦一郎。

571 爱华学园・教室

瞳在做回家的准备。花音里和真由来

了。

花音里 :阿瞳 ,终于抓住真由的那位了 ,

为了钱的事要和他交涉 ,一起去吗 ?

瞳 :嗯 ,行。未菜呢 ?

真由 :她先走了 ,说是和她一个亲戚叔

叔约好了要见面。

花音里 :这个未菜 ,真由的事她到底帮

着认真想过没有呀 ? 还是朋友呢 ,就这样 ?

真由 :那没办法 ,说是她的亲戚叔叔么。

花音里 :真是亲戚吗 ?

真由 :这么说起来是有些怪 ,我看她挺

高兴的样子回去了。

花音里 :真是有点儿不对劲呀。

真由 :要是这么说的话 ,哎 ……

瞳 :说到底 ,是男朋友吧 ?

581 井草森公园

水鸟在啄食溪水中的饵食。

未菜和弦一郎坐在长椅上。

未菜 :不去医院已经不行了 ,但又没钱。

不过 ,总是没有为了钱去援交的勇气。

弦一郎 :还是没有这种勇气的好。

未菜 :可是 ,不赶快去医院不得了呀。

弦一郎看着未菜的脸。

弦一郎 :问你件事行吗 ?

未菜 :什么呀 ?

弦一郎 : 第一次见到你那回 , 在卡拉

OK,你瞪我来的吧 ? 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那

是为什么 ?

未菜 :好像是生什么气来着 ……

弦一郎 :还记得是什么让你心情变坏

的 ?

未 菜 : 是 因 为 嫉

妒。她 (梓) 在那么好

的高中读书 ,还有那么

好的爷爷 ,看着她那副

无忧无虑的 表 情 , 我

就 ……

弦一郎 : ……

未菜 :我也去考过

东都的附属高中 ,但是

落榜了。如果能考上 ,

没准儿和梓还是同班

同学呢。这样一想 ,我

就特后悔。

弦一郎 : ……

未菜望着水鸟。

公园的角落里有

座蓝 色 的 塑 料 帐 篷。

一位老人从帐篷里出

来。

未菜 :哎 ,那种鸟 ,

叫什么名字呀 ?

弦一郎 :是野鸭。

老人来到弦一郎近旁。

老人 :到了冬天 ,长尾野鸭、雁鸭、白雁

雀也都来这里。

未菜(看着老人) : ……

老人 :等到越冬的季节一结束 ,它们又

会回到原来的地方去 ,北美呀、亚欧大陆啦。

未菜 :那么远 ……

老人 :不过 ……那个亚欧大陆是个什么

地方呀 ?

弦一郎 :就是亚细亚和欧罗巴。

老人 : 噢 , 是吗 ? 是亚细亚和欧罗巴

呀 ……那就是和我的孙子在一起啊。

弦一郎 :嗯 ……

老人 :原来如此呀。

老人露出了笑容 ,口中念叨着“亚细亚、

53 欧罗巴 ,亚细亚、欧罗巴”,开始绕着喷水池

“跑步”。

未菜 :他有多老了呀 ?

弦一郎 :哎呀 ,恐怕九十岁都过了吧。

未菜 :他肯定连人早晚都得死这件事都

忘掉了。

未菜表情认真地瞧着弦一郎 ―――

未菜 :孩子把父亲杀掉能得到人寿保险

金吗 ?

弦一郎 :是谁要杀父亲呀 ?

未菜 :是弟弟 ,我弟弟。

弦一郎 :为什么要把你父亲 ……?

未菜 :即使他被杀了 ,终究还是个没出

息的人。

弦一郎 :你们的父亲怎么啦 ?

未菜 :我小的时候 ,他又找了别的女人 ,

就抛弃我们离开了家 ……是十年以前的事

了 ……现在 ,他的公司要破产。他说他自

杀 ,把保险金留给我们 ……

弦一郎 :既然如此 ,你弟弟怎么还 ……?

未菜 :弟弟还有前途 ,所以我对弟弟说 ,

我替你杀了父亲也行 ……

弦一郎 :不过 ,你父亲不是说了要自杀

吗 ?

未菜 :我看他才不会去死呢 ……

弦一郎 :人这种东西呀 ,虽然有时只想

去死 ,往往也会做不到 ……

未菜 :如果他对家里人但凡还有一点儿

爱或自尊什么的 ,没准还会自杀。可是 ……

(渐渐激动起来) 他绝对不会自杀的 !

情感得到发泄的未菜低下了头 ,眼中含

着憎恶的泪水。

她拣起一小块石头 ,朝水鸟投去。

她又拣起一块石头投向水鸟。

弦一郎赶快上前抱住未菜的肩膀 ,制止

她再投石块。

两人都沉默着。只听见水鸟叫。

老人仍然一边念叨“亚细亚、欧罗巴 ,亚

细亚、欧罗巴”一边绕喷水池“跑步”。

591 高层公寓楼・某室

这是一套刚刚建成 ,只有四壁白墙的公

寓房。

佐和子和俊一进入室内。

推开窗户 ,佐和子顿时神采奕奕。

从高层公寓上眺望东京令人心旷神怡。

俊一 :这儿简直太棒啦。

佐和子 :是吧 ? 看这儿 ,往这边看。

俊一(朝楼下望去) :这么一瞧 ,那些整

天忙碌辛劳的人就像傻瓜一样呀。

佐和子 :住在这样的房子里 ,就能从人

世间乱七八糟的纠纷、烦恼中解脱出来。

俊一 :真有可能啊。

佐和子 : 我相信肯定会这样。住在这

里 ,准会使我们幸福的。

俊一 :把方南町的房子卖掉 ,加上存款 ,

买下这套房子的钱就够了 ,公共配套设施也

让人放心。恐怕现在买下它正是好时机。

佐和子 :对吧 !

佐和子和俊 ―神采飞扬地眺望着。

601 井草森公园

塑料帐篷前 ,老人正在用干布擦身。

未菜和弦一郎坐在长椅上折纸飞机。

未菜跟弦一郎学着折飞机。

未菜 :也不是自己喜欢那样做。好像 ,

如果不跟着大家做一样的事就很担心似的 ,

反正 ,就是这种感觉。

弦一郎 : ……

未菜 :我们几个还是孩子 ,可能只觉得

是在求“酷”。其实 ,是像木偶一样按照什么

人的指挥在动作 ,肯定的。

弦一郎 : ……不得不按照什么人的指挥

动作。这和大人是一样的。

弦一郎和未菜的纸飞机折好了。

未菜投出纸飞机 ―――

但那纸飞机很快就掉落在地上。

轮到弦一郎投出纸飞机了 ―――

弦一郎的纸飞机“嗖”地飞上天 ,在空中

盘旋滑翔着。

未菜目光闪闪地注视着弦一郎的纸飞

机。

弦一郎 :咱们差不多就走吧。

未菜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写在一张纸片

上。

未菜 :每次给你打电话都是你家里的人

接。下次 ,弦一郎打给我吧。

未菜把写好的电话号码交给弦一郎。

未菜 :一定打给我呀。

弦一郎 : 知道了。以后会打电话给你

的。

未菜 :不要说“你”,叫我未菜吧。

弦一郎微笑着点点头 ,把写有号码的纸

片放入衣袋 ,然后往前走去。

未菜出乎意外地拉住了弦一郎的手。

弦一郎 : ……

未菜 :你和妻子也这样一起走过吧 ?

弦一郎 :没有。

未菜 :那你害羞了 ?

弦一郎 :也没什么 ……

未菜拉着弦一郎的手走出了公园。

611 松村家・起居室( 夜)

佐和子和俊一模样凶险地脸对着脸。

俊一 :说一遍我就明白啦 ! 对我不愿做

的事我就说讨厌 !

俊一情绪激动地朝寝室走去。

佐和子 :想要逃避 ? 你这是卑怯 !

俊一粗暴地关上了门。

佐和子的眼中涌出了泪水。

弦一郎回家了。

佐和子“哇”地一声哭着扑进了弦一郎

的怀中。

穿着连衣裙的佐和子胸部紧贴着弦一

郎。

佐和子依在弦一郎胸前哭泣着。

佐和子(哭声) :为什么只有我必须考虑

这些事情不可呀。

弦一郎 :又吵嘴了 ? 不管怎样 ,先平静

下来。我有话问你 ,请坐在那儿吧。

弦一郎让佐和子坐在椅子上。

弦一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佐和子 :关键的时刻 ,他总是一点儿作

用也不起。我妈死的时候也好 ,往这儿搬家

的时候也好 ,都靠我一个人。

弦一郎 :那 ,到底是怎么了 ……?

佐和子 :我求他“: 你和爸爸谈一下。”他

只会说一句“: 还是你去谈吧 ……”

弦一郎 :要和我谈话 ……?

佐和子 :今天 ,我和他去看了公寓楼 ,顶

层只剩下最后的三套了。

弦一郎烦了 ―――

弦一郎 :你是钙不足 ,等一下我去给你

拿钙片。

佐和子 :公公 ! 请把登记本给我 ! 卖掉

这幢房子 ,和我们一起去住公寓吧 !

弦一郎朝屋外走去。

621 爱华学园・楼顶平台

未菜和瞳喝着饮料眺望远景。

瞳 :真由的那位 ,长得倒挺精神 ,留着染

黄的长头发 ,可是听说交着三个女朋友呢。

和我们说话的工夫 ,就有别的女孩打来电

话。哎 ,说不定有四个以上的女朋友呢。

未菜 :他是个好色的家伙 ,自己还觉着

挺得意呢。

瞳 :像他那么能玩儿的主 ,肯定挺色的。

未菜 :和他谈过了 ?

瞳 :结果反而搞得很糟。他说什么 ,谁

知道那是和什么人怀上的。真由哭得像个

泪人儿似的。

未菜 :真差劲 !

55 瞳 :也许不去找他才是正解。

未菜 :真是的。

瞳 :哎 ,昨天和什么人见面呀 ? 是你的

“那位”吗 ?

未菜 :这 ,嗯 ……

瞳 :最近 ,是不是有不少事瞒着我们 ?

花音里她们都生你的气了。

未菜 :这和她们没有关系嘛。

上课的铃声响了 ,瞳站了起来。

瞳 :总觉得 ,未菜最近变了哎。

未菜 :真的吗 ?

瞳 :真的呀。

631 银座的鳗鱼料理店

弦一郎把一个银行的封套交给直子。

直子 :太谢谢了。

接过封套的直子笑逐颜开。

直子 :哼 ,他们终于把真面目暴露出来

了。等着父亲死已经等得不耐烦啦。无论

发生什么事情 ,都不能把房产登记本交给他

们呀。

弦一郎 :这不是你要操心的事。

直子 :父亲 ,您可别不当回事、满不在乎

的。必须得当心佐和子。

弦一郎 :近来我在想 ,你和佐和子 ,其实

都是一类人。

直子 :别开玩笑啦 ,我们哪儿像呀 ? 不

像吧 ,一点儿都不像。

弦一郎 :是吗 ?

直子 :虽然您是开玩笑 ,我也要生气啦。

弦一郎为自己斟上日本酒 ,脸上浮现出

恶作剧的笑容。

弦一郎 :告诉你 ,最近呀 ,我交上了一个

人。

直子 :交往上一个人 ?

弦一郎 :是个非常年轻的女孩子 ,被钱

的事情搞得十分狼狈 ,我想 ,如有可能就帮

帮她。

直子 :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 连她是从

哪儿跑出来的女人都不知道 ,为什么非要帮

助她呀。

弦一郎 :不是说了我们正在交往嘛。

直子 :您肯定要上当受骗的。如果不是

拿钱出来 ,年轻的女孩子怎么会和父亲套近

乎。她从一开始就是盯着父亲的钱 ,可不能

被她骗啦 !

弦一郎叹了口气 ,饮着日本酒。

641 恩田家・起居室( 夜)

子和章三气氛融洽地一起饮酒吃菜 ,

未菜和步也坐在桌前。

子 :爷爷以前的朋友说 ,可以给我们

公司资助。如果决定融资 ,咱们就不会破产

了。

章三 :要是渡过这次难关 ,一切就和过

去一样 ,又回到当年那个样子了。

子 :说到以前 ,还记得你曾经很严厉

地教过阿步钉钉子的方法吧 ?

章三 :是啊 ,大概是在阿步四岁的时候

吧。我一回家 ,就能看到走廊里排了两行钉

子。真让我服了。

子 :而且他还钉得挺高明。

章三 :还有一次未菜走失了。

子 :咱们和警察局一联系 ,人家说已

经找到了。结果咱俩又去接她。

章三 :到了那儿 ,她正跟女警官一起玩

儿呢 ,看见咱们还说 :爸爸妈妈也来玩啦。

未菜似乎心情不佳地吃完了饭。

盘子里只剩下她不爱吃的青椒。

未菜 :我吃好了。

章三 :未菜 ,出嫁之前你得改改偏食的

毛病。像你这么挑食 ,以后怎么教育孩子

呀。

未菜厌烦地瞥了章三一眼 ,离开了起居

室。

651 松村家・盥洗室( 夜)

洗完澡的弦一郎在刷牙。当他刷好牙

漱口时 ,佐和子进来了。

佐和子 :要搬到阿富汗去吗 ?

弦一郎 :你们会搬到那种地方去吗 ?

佐和子 :要搬去的不是我们 ,是公公呀。

弦一郎 :你们肯追随我到阿富汗那种边

远地区吗 ?

佐和子 :当然不会。

弦一郎 :佐和子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

佐和子叹了口气 ,表情十分认真地看着

弦一郎。

佐和子 :公寓又卖出去了一套 ,如今只

剩下两套啦。

弦一郎 :佐和子 ,公寓楼的阳台上能不

能种树 ?

佐和子 :说哪儿去了 ,在那么高的地方

怎么可以种树呀。

弦一郎 :是吗 ,不行吗 ……

弦一郎不再理睬佐和子 ,走了出去。

佐和子 :公公 ,只剩下两套房啦 !

661 恩田家・走廊( 深夜)

未菜出了自己的房间。

她正要往起居室走 ,却不由得停了下

来。

从双亲的寝室里传出喘息声。

是母亲和父亲的喘息声。

未菜往光线昏暗的起居室一看 ,阿步坐

在那里。

阿步正默默地吃着方便面 ,一边面无表

情地看着书。这幅景象使她感到有些恐怖。

未菜难以自制地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671 松村家・弦一郎的房间( 夜)

弦一郎边饮酒边望着柿子树。

他形单影只 ,显得有几分孤独。

桌子上 ,放着未菜留给他的手机号码。

弦一郎拿起了写有手机号码的纸片。

681 恩田家・未菜的房间( 深夜)

未菜钻进被窝里 ,蜷曲起身体。

手机的铃声响了。未菜拿起手机。

弦一郎的声音 :喂、喂 ,是我 ……

未菜 : ……我想见你。

声音仿佛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

691 井草森公园

孤独、寂寞地坐在长椅上的未菜。

未菜的表情豁然开朗。

弦一郎提着方便食品袋来了。

3     3     3

弦一郎和未菜坐在长椅上吃着便利店

的三明治。

喷水池旁没有老人的身影。

弦一郎 :在我刚上小学的时候 ,父亲就

建起了我现在住的那幢房子。搬进去以后 ,

他又在院子里栽下了次郎柿的树苗。

未菜 :真不错。那 ,你每年都能吃到柿

子吧 ?

未菜吃完了三明治 ,用餐巾纸擦了擦

嘴。

还剩下一个没有动过的三明治。

弦一郎 :这就吃饱了吗 ?

未菜 :嗯。如果不节制 ,很快就会发胖

的。弦一郎你呢 ?

弦一郎 :我也吃饱了。

未菜 :可是 ,剩下的丢掉怪浪费的。噢 ,

对了 ,可以给上次告诉咱们鸟名的那个爷

爷 ,这样行吗 ?

弦一郎 :噢 ,挺好。

未菜拿起剩下的三明治 ,朝那蓝绿色的

塑料帐篷走去。

走到帐篷跟前 ,未菜突然像冻僵了似的

站在那里。

弦一郎发现了异样 ,赶快来到未菜身

边。

弦一郎 :怎么了 ?

问话声使未菜猛然间回过神来 ,一把抓

57 住弦一郎的手腕。

弦一郎朝塑料帐篷中望去 ―――

可以看到老人的身姿。他一动也不动 ,

宛如一段干枯了的古树。老人已经死去了。

未菜握住弦一郎的手 ―――

未菜 :他多孤独啊 ……

弦一郎把手放在未菜的手上。

701 警察局・外

弦一郎和未菜出了大门。

未菜 :他去世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 ,

真是太可怜了。

弦一郎 :很快的我也要像他那样了。

未菜 :你别说这种话。我会一直和你在

一起的。

弦一郎 :那怎么可以呀。每个人 ,即使

是未菜 ,总会有必须一个人生活下去的时

候。到了那个时候 ,我已经不能助你一臂之

力了。

未菜 :别说这种话啦 ,我受不了。

弦一郎扬起手 ,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弦一郎 :咱们就在这儿分手吧。

未菜 :哎 ,下次什么时候见面呀 ?

弦一郎没有回答 ,坐进了出租车。

未菜 :哎 ! 还给我打电话来呀 ,咱们是

朋友啊 !

出租车开走了。

未菜落寞地目送着远去的出租车。

711 涩谷・繁华街区( 夜)

整个街道都被欢快的年轻人占据着。

形单影只的未菜穿过人流。

721 松村家・起居室( 夜)

佐和子和梓在喝茶。

弦一郎回家了。

佐和子 :警察打过电话来 ,说在井草森

公园发现了死尸。据说是您和一位年轻女

性一起发现的。

弦一郎 : ……

佐和子 :是谁 ,那个年轻女性 ?

弦一郎朝楼梯走去。

梓去追弦一郎。

731 同・弦一郎的房间( 夜)

梓瞧着用熨斗熨丧服的弦一郎。

梓 :叫未菜的 ,就是前些时候一起去卡

拉 OK的那个女孩吧 ? 那么 ,是援交啦 ?

弦一郎 :不要胡说。

梓 :就是的。难道你本心没有一点儿这

个意思吗 ?

弦一郎 :说实在话 ,我确实想像过要是

真那样会如何。

梓 :差着五十岁呢。

弦一郎 :这和年龄没有关系。

梓 :为什么偏偏要和那种女孩交往 ?

弦一郎 :哪种女孩 ?

梓 :她不是个有点特殊的女孩吗 ? 好像

总是遮遮掩掩的 ,也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弦一郎 :她不是那样的孩子 ,不能从外

表上判断一个人。

梓 :弦一郎 ,你对年轻女孩没有一点儿

免疫力 ,所以会这么简简单单地同情上那个

没有价值的女孩。

弦一郎 :这不是什么同情。你不懂。

梓 :傻子似的。

梓离开了房间。

弦一郎继续熨着丧服。

741 火葬场

弦一郎双手合十站在焚尸炉前。

在办公室里 ,职员边听电话边记录下地

址。

职员 :是 ……长崎县 ……××郡 ……×

×岛 ……下浜 145 ……。知道了。好的 ,明

天也行 ,会尽早 ……

弦一郎留意到职员写下的地址。

离开办公室的职员从弦一郎身边经过。

职员 : 家里人也太过分了。让我们用

“家宅速递”把骨灰送过去。人都死了也不

露面。

弦一郎望着发出轰鸣声燃烧着的焚尸

炉。

751 恩田家・起居室( 夜)

未菜、 子和步围着餐桌吃晚饭。

章三在打电话 ―――

章三 : 求求您啦 ……咱们那个、那个

是 ……老关系了 ……

章三的话尚未说完 ,对方已经挂断了电

话。

章三失魂落魄地放下话筒 ,回到餐桌

旁。

章三斟上酒呷了一口 ―――

章三 :融资的事 ,吹啦。

家庭成员之间令人窒息地沉默着。

步(高兴的样子) :还是得去死呀。

子 :阿步 !

章三 :我去死。一亿日元。怎么样 ,阿

步 ? 高兴了吧。

章三自暴自弃地饮着酒。

761 爱华学园・楼顶平台

真由、花音里、瞳和未菜凑在背阴处吸

着香烟。

真由 :现在我总随身带着一瓶子辣椒

面。哎 ,不论吃什么东西 ,都要撒上辣椒面。

花音里 :真的能瘦吗 ?

真由 :绝对。

瞳 :如果这样就能限制饮食 ,那可挺便

宜的呀。

花音里 :不过 ,限制饮食 ,胸会小的。

真由 :要是胸变小了 ,那我可不愿意。

瞳 :真由 ,你的胸最近是不是大了 ?

花音里 :噢 ,对啦真由 ,你必须赶快去医

院了吧 ?

真由 :是啊。可是钱 ……

瞳 :看起来 ,还真得援交不可了。

真由 :未菜 ,你在援交吧 ,和阿梓的爷

爷 ?

未菜 :不是援交。

花音里 :不是援交干吗见面呀。

未菜 : ……

花音里 :我们的任何事情都让你知道 ,

所以 ,我们希望你也能什么都告诉我们。为

什么要瞒着我们 ? 实话说了吧 ,我们都怒

了 ,超怒。

花音里捻熄了香烟。

花音里(对真由和瞳) :咱们走。

花音里打头 ,真由和瞳一起离开了楼顶

平台。

3     3     3

未菜蹲着折纸飞机。

可以听到从音乐教室传来的合唱声。

纸飞机完成了。未菜拿着它朝防护网

走去。

未菜抓着网格攀到防护网的中部 ,望着

校园。

无人的校园 ……花坛里的鲜花开得正

艳。

未菜投出了纸飞机。

纸飞机划出大大的弧线在空中滑翔 ,最

后落入了花坛中。

771 同・校园

鲜花盛开的花坛。

落在花丛中的纸飞机。

未菜走来。

未菜拿出小剪刀 ,把花坛中的花一朵朵

地剪下来。

781 松村家・弦一郎的房间

弦一郎服下维生素。

响起了敲门声。

佐和子 :公公 ,直子来啦。请您赶快下

楼来。

弦一郎有些惊奇地看着房门。

59 791 同・楼梯

弦一郎走下楼梯。

楼下传来直子和佐和子的笑声。

801 同・起居室

直子和佐和子边笑边谈着什么。

弦一郎进了起居室 ,从冰箱里取出饮

料。

直子 :父亲 ,我有话和您说 ,您坐在这

儿。

弦一郎在椅子上坐下。

直子 :我们决定签下购买公寓的合同。

佐和子 :上次和您说过之后 ,又卖了一

套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套了。

直子 :哥哥用他的存款先交上首付款 ,

然后办理购房贷款。这幢房子不卖。只不

过哥哥想让您把房产登记本先寄存在他那

儿。

弦一郎 :不是要贷款吗 ?

直子 : 办贷款必须要有抵押担保。所

以 ,没有它就贷不了全款。哥哥也怪可怜

的。

弦一郎站了起来 ―――

弦一郎 :如果我死了 ,这座房子由你们

继承。但是 ,在我还活着的时候 ,房子就是

我的。

弦一郎离开了起居室。

811 井草森公园

弦一郎来到公园里。

在老人住过的地方供着一束鲜花。

弦一郎有些惊讶地看着鲜花。

未菜出现在鲜花前面。

她定定地望着弦一郎。

3     3     3

弦一郎和未菜坐在长椅上 ,两个人都显

得有点无精打采。

未菜 :为什么我没有生在一个普通的家

庭里呢 ? 要是那样 ,我就是一名普通的高中

生了。

弦一郎 :正因为如此 ,你今后的幸福也

是未可限量的。

未菜 :可是 ,谁都比现在的我过得更好。

为了钱 ,如今我只能去搞真正的援交了。

弦一郎 :还是不要把钱和援交搞在一起

考虑为好。

未菜 :不过 ,援交这种方法是来钱最快

的。可能 ,只有援交了。

弦一郎在思索着什么。

未菜 :你怎么啦 ?

弦一郎 :我有个好主意。

未菜 : ……?

821 爱华学园・楼顶平台

花音里、真由和瞳来到未菜面前。

花音里 :听说 ,你有话要和我们说。

未菜 :有份课余零工干不干 ? 很简单的

工作 ,每人十万。

花音里、真由和瞳互望着。

831 吃茶店

弦一郎在喝咖啡。

相邻的桌旁坐着未菜和真由。

俊一走进了店内。

俊一在弦一郎的桌旁坐下。

俊一 :刮的什么风呀 ? 如果是和公寓有

关的事我倒很想听听。

弦一郎 :这事我不是很了解。所以反对

也不太好。那么 ,关于首付款 ,你手头真的

有那么多钱吗 ?

俊一 :有八百万。已经和房产商说了 ,

就用它交首付款。

弦一郎 :是吗 ?

弦一郎站了起来 ―――

弦一郎 :哟 ,忘了取送洗的衣服了。我

去去就来 ……

弦一郎出了吃茶店。

手拿笔记本的未菜和真由来到俊一的

桌前。

真由 :请问 ,这句话 ,您明白是什么意思

吗 ?

真由指着笔记本上的一行字问俊一。

俊一 :噢 ,是芭蕉 ①的诗啊。呃 ……荒

原赶脚客 ,马前子规啼 ……对吧 ?

真由 :对不起 ,我去一下洗手间。

真由进了洗手间。

未菜在俊一的对面坐下。

俊一的视线射向未菜穿着的超短裙内。

未菜 :你有手机吗 ?

俊一 :嗯。

未菜把纸和笔递给俊一。

俊一把手机号码写在纸上。

未菜也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 ,然后与俊

一交换。

俊一 :打电话给你没事儿吧 ?

俊一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把未菜的手

机号码收起来。

841 同・街上

抱着洗好的衣物走来的弦一郎。

弦一郎朝店内张望 ,只见俊一和未菜、

真由哈哈大笑着。

弦一郎进入店内。

851 同・店内

俊一低下头 ,同时说道“: 非常感谢”,未

菜和真由起身离去。

弦一郎在桌旁坐下。

弦一郎 :怎么回事 ?

俊一 : 没什么。她们都是很认真的孩

子 ,正在学习俳句 ,让我稍稍讲解一下有关

俳句的知识。

弦一郎 :俳句 ,你懂吗 ?

俊一 :其实嘛 ,我还是个有俳号的人呢。

弦一郎 :哎哟 ,叫什么呀 ?

俊一 :算了吧 ,你会笑话我的。就不说

啦。

弦一郎 :笑话什么呀。我不笑你 ,告诉

我吧。

俊一 : 叫芭俊。芭蕉的芭加上俊一的

俊。

弦一郎撑不住笑出了声。

861 松村家・厕所

俊一十分兴奋地在打电话。

俊一 :真、真的呀 ,真的可以是吗 ?

871 同・厕所门外

弦一郎暗笑着侧耳倾听里面的声音。

厕所门打开 ,俊一出来了。

俊一 :吓我一跳。在这儿干什么呢。

弦一郎 :一直在等你呀。你上厕所的时

间挺长。

俊一 :噢 ,抱歉。

弦一郎 :怎么啦 ? 我瞧你好像兴头十足

的样子。

俊一 :真的吗 ?

弦一郎 :还是荷尔蒙的缘故哇。

说着进了厕所。

俊一歪着脑袋 ,兴冲冲地走了。

881 旅店・大堂

进入旅店大堂的俊一。

他走到电梯旁 ,按下按钮。

戴着墨镜的真由躲在暗处 ,边注意着俊

一的行动边打手机。

真由 :喂、喂 ,他来了 ,正在等电梯。

电梯门打开 ,俊一进入电梯内。

891 同・旅店某房间

花音里在接电话。穿着浴衣的未菜和

弦一郎、瞳都注视着花音里。

真由的声音 :啊 ,现在进了电梯。

花音里 :明白 !

① 指松尾芭蕉(1644 ―1694) 。日本江户时

代著名俳谐诗人 ,本名松尾宗房。―――译者

61 花音里关掉手机。

花音里 :弦一郎 ,他来啦 ,正在电梯里 !

弦一郎 :就按刚才说好的 ,我在隔壁的

房间 ,一有情况赶快敲墙。明白了 ?

花音里和瞳躲进了盥洗室。

弦一郎打开房门出了房间。

901 同・走廊

出了房间的弦一郎拐入邻室。

走廊尽头处的电梯门打开 ,俊一出现

了。

俊一朝嘴里喷了些香口剂 ,迈着弹性的

步伐走来。

他敲着弦一郎邻室的房门。

未菜打开房门。

俊一往两边看了看 ,进入室内。

911 同・邻室

弦一郎贴在墙边聆听邻室的动静。

真由进入室内。

真由 :怎么样 ? 一切顺利吗 ?

921 同・旅店某房间

屋内光线暗淡 ……

未菜身体僵硬地坐在床边。

俊一出了浴室。

俊一在未菜旁边坐下。

俊一伸手抚摸未菜的头发。

俊一解开了未菜的浴衣。

俊一伸手去摸未菜胸部时未菜开了口。

未菜 :衣服脱掉。

俊一兴奋地脱下浴衣和短裤 ,赤裸着身

体。

俊一刚要扑到未菜身上时 ,盥洗间的门

开了 ,手持一次成相照像机的花音里和瞳冲

了出来。

俊一 :谁呀 ! 干什么 !

闪光灯的灯光接连在全然不知所措的

俊一脸上闪亮。

俊一 :赶快给我住手 !

俊一要去夺照像机。

花音里和瞳跑出了房间。

931 同・走廊

花音里和瞳跑进了邻室

穿着衬衣和长裤、抱着外套和短裤的俊

一慌里慌张地从房间里跑出来。

俊一朝四下看看 ,并没有花音里和瞳的

踪影。他感到很奇怪 ,他匆匆走过走廊。

941 同・邻室

花音里和瞳情绪激动地向弦一郎和真

由讲述刚才的情形。

花音里 :也不知道时机是不是恰到好

处。我怕未菜真的被他那样了 ,所以只好死

死地盯着 ,对吧。只见那个男的站了起来 ,

我一瞧 “, 正是时候”,马上冲出去按下了快

门。

瞳 :那个男的叫了起来 ,声音都走了调。

超 ―――刺激。你没觉得心脏都快不跳了 ?

花音里 :但是 ,想到职责在身 ,大概四次

吧 ? 按下了快门。

门铃响了。

真由打开门 ,未菜进了屋。

花音里 :你没事吧 ?

未菜 :没什么 ,我不介意。

3     3     3

“干杯 !”众人的酒杯聚到了一起。

众人围着餐桌 ,正享用着房间送餐服务

的豪华会餐。

花音里 :做这件事 ,我们真的可以拿到

钱吗 ?

弦一郎 :不用担心。以后的事交给我来

办就行了。照片都拍得没问题吧 ?

瞳 :现在已经清清楚楚的了。

花音里把几张照片交给弦一郎。

弦一郎看着照片。

照片上是赤身裸体的俊一可悲的样子。

花音里 :我花音里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惊

恐的脸呢。这位叔叔的面孔 ,简直就像恐怖

片里的人 ……(对弦一郎) 能让我再看一遍

恐怖片吗 ?

弦一郎 : ……

花音里 :再让我看一下行吗 ?

弦一郎把照片递给花音里。

花音里 :瞧呀瞧呀 ,嘿 ! 这张脸。

瞳 :不过 ,这个叔叔到底是谁呀 ?

花音里 :管他是谁呢。

真由 :事情如果暴露出去 ,那对他的家

里人可是一场悲剧呀。

花音里 :这就与咱无关了。

弦一郎实在待不下去 ,进了浴室。

951 同・浴室

弦一郎在洗脸。他用毛巾擦了擦脸 ,然

后望着镜子。

弦一郎目不转睛地看着镜中的自己。

花音里的声音 :真够可笑的哎 ,开头他

这样用手遮着脸和那块儿 ,后来又用腿夹着

那玩艺 ,简直是大脑有问题。钻进被单不就

行了嘛。那个叫什么 ,叫猴子吗 ? 噢对 ,叫

狒狒 ,他是不是特像一只乱跳乱叫的狒狒 ?

当时根本没工夫笑 ,可我都忍不住笑了。我

还想让真由也好好瞧瞧呢。

水龙头里流出的水流突然断了。

镜中映出了未菜的身姿。

弦一郎和未菜闷闷不乐地在镜中互望

着。

未菜 :怎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呀 ?

弦一郎 : ……

961 松村家・起居室( 早晨)

佐和子在做早餐。

俊一在看报。

弦一郎拿着一只封套走来。

弦一郎 :信筒里放进了这么个东西。

弦一郎把封套交给俊一。

封套上学生体的笔迹写着“芭俊先生

收”几个字。

俊一脸色一变 ,拿着封套进了卧室。

971 同・卧室( 早晨)

俊一看到一次成相照片 ,身子一震。

弦一郎走来 ―――

弦一郎 :怎么了 ?

俊一 :没事 ,什么事都没有。

弦一郎 :出什么麻烦了 ?

俊一 :没、什么事也没有。

弦一郎 :可是你这张脸 ……

俊一 :脸怎么啦 ?

弦一郎 :你撒谎时的表情 ,从小到现在

都是同一副样子。

俊一 : ……

弦一郎 :说说看吧。

俊一 : ……其实 ,是有人敲诈 ……要我

拿出三百万。

弦一郎 : 什么 ? 有这事 ? 真是这样的

话 ,事情就交给我解决好了。我有个熟人 ,

是个很不错的律师。

俊一 :无论如何 ,都别让佐和子 ……

弦一郎 :这我明白。我会神不知鬼不觉

把事情办好的。不过 ,作为交换 ,买公寓的

事你也停下来。怎么样 ? 这是交换条件。

俊一 : ……(点点头)

981 恩田家・起居室( 早晨)

穿着校服拿着书包的未菜进了起居室。

章三将行李物品装进纸箱中。

未菜奇怪地瞧着章三。

未菜 :我妈呢 ?

章三 :区政府。

未菜 :这么早就去了 ?

章三 :为了不让债主蜂拥而至 ,她到区

政府递交离婚申请去了。下个星期银行就

要发出拒付通知 ,公司破产了。

未菜 : ……

章三 :如果不是出了这事 ,恐怕也不能

63 和你们又一次共同生活了一段吧。真是讽

刺呀。不过时间虽短 ,我觉得挺愉快。

未菜 : ……

章三 :不用担心 ,我肯定会去死的。

章三说这话时 ,脸上浮现出卑琐的笑

容。

一股嫌恶之感油然而生 ―――

未菜 :你要是这么说 ,那就去死吧 ! 现

在就去死吧 !

未菜跑出了家门。

991 松村家・起居室

雨点敲打着窗户。

弦一郎、佐和子和直子聚坐在一起。

俊一在一旁听着他们的对话。

直子 :我不是说要把这座房子卖掉 ,只

是拜托您 ,把房子的产权登记本拿出来存放

在我们这儿。

弦一郎 :俊一是什么意见 ?

俊一(很为难的样子垂着头) : ……

直子 :哥哥 ,你也认真说几句嘛。

梓放学回来。

梓从冰箱里拿饮料 ,一边偷眼瞟着这边

的情形。

直子 :总之 ,请把登记本交给我们。今

天我是做好了准备的 ,拿不到那个登记本我

就不回家。

弦一郎出了房间。

佐和子 :直子。

直子 :灰心可不行。必须得有耐心 ,坚

持就是胜利。

佐和子 :最近一段 ,我有些搞不懂公公

了。他会突然说出一些奇怪的话来 ,简直让

人没法和他对上话茬。

直子 :也许他终于开始痴呆了。

俊一 :是因为他从来就是个特立独行的

人吧。

直子 :我去世的伯母年轻时订阅了《女

学生的朋友》,父亲好像从儿童时代就挺喜

欢读这本杂志的。

佐和子《: 女学生的朋友》是女孩子看的

杂志吧 ?

俊一 :也不知道老爷子琢磨什么呢。

佐和子 :你还不是一样吗。

俊一 :说什么呢。

佐和子 :你到底怎么回事 ? 为什么不认

认真真和公公把话讲清楚 ?

直子 :就是呀。到了动真格的关键时刻

就一点儿作用也起不了。我们家族里的男

人怎么都这样 ,简直是 ……

弦一郎做好了外出的准备之后返回起

居室。

直子 :父亲 ,这座房子难道不是松村家

的财产吗 ? 名义上它是父亲的 ,但实际上是

属于松村家族的产业。

佐和子 :我想再问一下 ,您是怎么考虑

“家族”的 ? 您就像外人一样和家里人分着

吃饭。对于公公来说 ,家族到底算是什么 !

弦一郎 :就是在同一屋顶下 ,和孩子们

一起生活着吧。

佐和子 :仅仅如此吗 ?

直子 :还有比一起生活更重要的东西

吧。如果单是生活在一起 ,那就太无足轻重

了吧。互相信赖、互相帮助才能算得上是一

家人呢。

佐和子 :是啊 (连连点头) 。就得这样 ,

真的是要这样才行呀。

直子 :眼下 ,全家人应该一条心 ,为了买

公寓而齐心协力。

弦一郎 :我这儿什么也不说的听下来 ,

你们讲的净是些信口开河的话。你们这些

人的脑袋到底是怎么啦 ?

直子 : ……

弦一郎 :住在公寓里就能幸福了吗 ? 如

果你们认为是这样 ,那根据又是什么呢 ? 正

因为有了这座房子 ,大家不是才能不交房租

高高兴兴地生活在一起吗 ? 你们却相反 ,非

要向银行借钱贷款去买房子。

佐和子 : ……

弦一郎 :不住公寓 ,你们便摆出一副像

是要了你们命的面孔来。让我说呀 ,你们统

统是些大傻瓜。

梓 : ……

弦一郎 :直到今天我都在忍着 ,但我已

经讨厌你们了。这座房子不再是我的了 ,你

们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

弦一郎把房产登记本摔在桌子上 ,出了

起居室。

佐和子、直子和俊一一齐看着桌子上的

登记本。

直子 :不管怎么说 ,把登记本给了咱们

就蛮好。马上可以把它交给物业公司 ,让他

们去处理。

俊一 :你们不是说 ,只是存放在咱们这

吗 ?

直子 :没关系 ,反正他说了怎么着都行。

这样就不用去贷款了。每个月都得交利息

才蠢呢 ,用银行现金卡一次交清钱拿房最痛

快。

佐和子 :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 ,那就这

么办吧。

直子 :如果只是这样一座房子 ,咱们怎

么分才好呀 ,现在把它卖掉变成钱 ,就可以

很公平地分配了嘛。

佐和子 :就是呀。

直子 :这回终于梦想成真了。

佐和子 :一高兴 ,不知怎么觉得肚子饿

了。咱们买点寿司什么的来吃好吗 ?

直子 :哎呀 ,那太好啦。

梓放下饮料 ,离开了起居室。

1001 同・街道

天上下着雨。

梓连伞也没打就跑出了大门。

梓望着外面的街道 ,但已经看不见弦一

郎的踪影了。

1011 同・弦一郎的房间

梓进了弦一郎的房间。

书桌上放着《女学生的朋友》。

梓拿起《女学生的朋友》翻看。

杂志中间 ,夹着弦一郎和节子年轻时在

公园拍的照片。

梓不安地瞧着照片。

1021 银行・自动取款机

弦一郎用现金卡在提款。

弦一郎把取出的钞票放入衣袋 ,然后离

开了银行。

1031 卡拉 OK包房

弦一郎把银行的封套分别交给未菜、花

音里、真由和瞳。

未菜从封套里拿出钱 ,数过之后侧头看

着弦一郎。

花音里高兴地将钞票装进了书包里。

未菜 :不是说十万日元吗 ? 可这是二十

万呀。

弦一郎 :没关系 ,算是我的心意。

未菜数出十万日元放在弦一郎面前。

未菜 :我只要十万就行了 ,这些还给你。

大家也还给弦一郎十万吧。

花音里 :嗬 ,你别装出一副自以为了不

起的样子啦 ,这又不是你的钱 ,你凭什么说

这样的话。

未菜 :如果你打工 ,应该得四千却拿了

一万 ,就不觉得不对劲吗 ?

花音里 :那我就是超 ―――走运了呗 ,对

吧 ?

未菜 :我会觉得很奇怪 ,就不拿。

瞳 :那又为什么呀 ,也许你可以说出来

让我们听听。

未菜 :因为那是犯罪。

65 花音里 :你说的话我根本就听不懂。那

么你说 ,为什么十万就行 ,二十万就是犯罪

呀 ? 要说犯罪都是犯罪 ,无论十万还是二十

万。唠唠叨叨的真可笑 ! 你非要这么说 ,你

自己还给他不就得啦 ,对吧真由。

弦一郎 :我看 ,还是别往犯罪之类的方

面想。你们大家只是帮了我一个忙 ,是我策

划的一场恶作剧 ,你们只不过稍稍帮了我一

把。

未菜 :稍稍帮一下忙干吗要给我们二十

万 ?

花音里 :可气 ! 你大脑有问题吧 ? 反正

我们都要这二十万 ,你不想要自己还吧 ! 整

个一个神经病 !

未菜 :如果拿了这二十万 ,那咱们认认

真真做的事就变得没有价值了。以后再受

到这种诱惑就会抢着去做。也许就会从老

爸的钱包里偷钱出来。要是不觉得有什么

不正常 ,那很快就会堕落下去的 ,真的都不

知道会堕落到何种地步。

花音里 : ……

未菜 :由于恐吓成功 ,便觉得援交之类

的事无所谓 ,这太可怕了。援交 ,咱们谁都

不想做。我觉得 ,这次的事情 ,是一生当中

只能做一次的有趣的冒险。还掉十万日元 ,

也许在你想要援交时就会罢手。咱们之间

的关系以后会怎么样都无所谓 ,但我就是这

样想的。

花音里 :这是怎么啦 ? 今天的未菜真有

点怪呀。

未菜 :对不起。我的话说得可能有点过

分。我父亲的公司破了产。我决定不再上

学了。恐怕 ,我和大家以后再也见不着了。

所有的人都沉默了。

花音里打开书包 ,取出那只银行的封套

递给未菜。

花音里 :这是我给你的捐款。我不想让

你辍学。

未菜目不转睛地看着花音里。

花音里的面庞因激动而变得通红。

未菜从花音里身边走过 ,跑出了卡拉

OK包房。

弦一郎起身去追赶未菜。

1041 涩谷・繁华街区

街上到处是色彩斑斓的雨伞。

没有打伞的未菜已经被雨水淋湿。她

脚步匆匆地走着。

弦一郎追赶未菜。

弦一郎 :未菜 !

未菜像要逃避弦一郎似的小跑起来。

弦一郎 :你等一下 !

弦一郎追上未菜 ,用雨伞为她遮住雨

水。

未菜 :我的事不要你管 !

未菜一把推开弦一郎逃走了。

雨伞掉落在车道上。一辆汽车从雨伞

上轧过。

雨中 ,弦一郎追赶着未菜。

弦一郎拚尽全力地跑着。

好不容易追上了未菜 ,弦一郎拉住了她

的手腕。

弦一郎 :你等一等 ,你打算到哪儿去呀 ?

未菜突然用力抱住了弦一郎。

未菜 :哪儿都没有我可去的地方。

未菜紧紧抱住弦一郎哭了。

站在雨中相拥的两个人 ……

1051 一流旅馆・全景( 夜)

高层旅馆的灯光在雨幕中变得朦朦胧

胧。

1061 同・双人间

未菜和弦一郎把湿透了的外衣晾起来。

穿着浴衣的未菜喝着热乎乎的饮品。

弦一郎上了床 ―――

弦一郎 :如果说 ,可以把那些属于幸福

的东西抓在手中的话 ,那我眼下已是两手空

空。从现在起到以后很多年 ,我将过着只有

起床、睡觉的生活 ,真让人无法忍受。

未菜 :那还不如做点什么事才好。做些

吃饭、睡觉以外的事情。

弦一郎 :我正是这样想的 ,所以离开了

家。我把银行的存折也带了出来 ,已经不打

算再回去了。

未菜在另一张床上躺下。

弦一郎 :好啦 ,睡觉吧。

弦一郎捻暗了床头灯。

室内的光线暗了下去。

未菜 :今后有什么打算 ?

弦一郎 :呃 ,是啊。

未菜 :就没有什么想干的事了吗 ?

弦一郎 :都是些老早以前干过的事。你

呢 ? 打算怎么办。不去上学了吗 ?

未菜 :我也不想再回家了。想到很远很

远的地方 ,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市镇去。

弦一郎 : ××岛。

未菜 :什么 ?

弦一郎 :是长崎那边的一座小岛。在那

里能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可以种菜 ,然后

用它去换大米 ,还可以打鱼 ,就这样生活。

未菜 :你打算到那儿去 ?

弦一郎 :听了你的话以后 ,我就有点儿

想去了。

未菜 :我和你一起去好吗 ?

弦一郎 :难道到岛上的高中念书 ?

未菜 :似乎很惬意呢。

弦一郎出声地笑了。

未菜 :弦一郎 ……

弦一郎 :嗯 ?

弦一郎朝未菜望去。

未菜定定地看着弦一郎。

未菜 :我是真想去呀 ,一定得带上我。

弦一郎 : ……

未菜 :你真的不介意和我一起生活 ,对

吧 ?

似乎是迫于未菜这句话的压力 ,弦一郎

点了点头。

未菜的脸上顿时露出了愉快而幸福的

笑容 ……

1071 同・全景

雨仍在下着。

1081 同・双人间( 早晨)

弦一郎醒来。

已经不见了未菜的踪影。

在桌子上放着一张便条。

“我只拿走十万日元。谢谢你 ,再见。

未菜”。

弦一郎久久地注视着未菜的字迹。

弦一郎的脸上渐渐露出笑容。

1091 恩田家・外面的道路( 早晨)

未菜走来。

她同从家里出来的章三走了个对面。

二人接近了。

章三 :不用担心 ,我肯定会去死的。

未菜瞥了章三一眼 ,同他擦肩而过。

章三转身走了。

未菜头也不回地朝家门走去。

未菜 :我回来啦 !

未菜精神抖擞地进了大门。

1101 井草森公园

弦一郎躺在长椅上呷着威士忌。

未菜供放在以前那位老人住房间的一

束鲜花已经枯萎了。

沉醉的弦一郎朦胧之中 ,见到年轻的节

子正站在公园的入口处。

弦一郎 :节子 ……

弦一郎起身迎了上去。

但他又停下了脚步。

刚才幻视中所见到的 ,原来是梓。

这时 ,公园管理人员过来打开了喷泉的

67 控制开关。泉水有力地喷了出来。

弦一郎似乎忘记了周围的状况 ,脚步略

显蹒跚地开始绕着喷水池“跑”起来。

弦一郎(咕哝着) :嗨嗬、嗨嗬、嗨嗬 ……

梓吃惊地看着弦一郎。

弦一郎的步子渐渐加快 ―――

弦一郎 :嗨嗬、嗨嗬、嗨嗬 ……

他的声音逐渐响了起来。

弦一郎步态蹒跚、摇摇晃晃地“跑”着。

弦一郎没有理会惊奇地望着他的梓 ,自

顾自地、不停地绕着喷水池“跑”着。

(完)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