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日本剧情片《女学生的朋友》电影剧本欣赏上集

2014-11-15 13: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11 住宅街(清晨)

送报人骑着自行车穿过街道。

在这条幽静的住宅街上 ,有幢老房子坐

落在篱笆围成的院墙里。

这是一座让人联想到往昔岁月的老式

木结构住宅 ……

篱笆墙内挺立着一株柿子树。

一只乌鸦落在柿子树上。

乌鸦鸣叫着。X

21 松村家・弦一郎的房间(清晨)

从二楼的窗户可以看到那株柿子树。

松村弦一郎(65 岁) 端着一杯日本酒 ,透

过窗户望着柿子树。

在他身边的桌上 ,是一只空快餐盒、一

个日本酒的空瓶子 ,和翻开来放在那里的一

本《家庭医学》月刊。书架上 ,整齐地排放着

棒球类和其他内容的杂志 ,以及维生素药瓶

等。

在这些杂志当中 ,有一本显得比较陈

旧 ,从书脊上可以看到杂志的刊名《: 女学生

的朋友》。

31 同・起居室(清晨)

松村俊一(42 岁) 和女儿松村梓 (15 岁)

正在吃早餐。

松村边吃边专注地看着报纸。

梓则边吃边用手机发短信。

松村佐和子(41 岁) 进入起居室。

佐和子 :即便是偶然和咱们一块儿吃顿

早饭也好哇 ……是不是嫌我做的饭菜不合

他的胃口呀。

俊一(仍然盯着报纸) :肯定是一个人独

吃觉得痛快呗。别管他。

佐和子 :阿梓 ,吃饭的时候不要摆弄手

机。

梓没有理睬佐和子 ,继续发短信。

佐和子瞧着售房广告开始吃早餐。

响起了手机的铃声。

佐和子用责怪的目光看着梓。

佐和子 :阿梓。

然而 ,响起铃声的是俊一的手机。

俊一 :谁这么早就来电话呀 ?

他一脸不高兴地拿起手机 ―――

俊一 (态度变了) :噢 ! 是部长啊 ,怎么

了 ? 这么早就 ……哎 ,您夫人的绘画入选

了 ? ……是吗 ……恭喜恭喜 ……那么 ,就给

她送些花去 ……不 ,您不用担心 ……可别这

X 译自日本《电影剧本》2001 年 8 月号。―――

编者

么说 ,那不就见外了吗 ……

瞧着售房广告出神的佐和子 ……

仍用手机发短信的梓。

继续打电话的俊一。

早餐中的三个人都沉浸在各自关心的

世界里。

41 同・弦一郎的房间(清晨)

弦一郎呷着手中那杯日本酒。

听到几下敲门声。

佐和子的声音 :公公 ,有点儿事想和您

谈谈 ……

弦一郎的脸上浮现出不快的神情。

刺耳的金属声突然响起。

弦一郎捂着耳朵低下了头 ―――一阵耳

鸣袭来。

51 同・门外(清晨)

佐和子仍在敲门。

佐和子 :您起床了吗 ? 请不要睡懒觉。

佐和子叹了口气 ,转身离去。

61 爱华学园・楼梯

午休时间学生们嘈杂的声音。

木内真由(15 岁) 、兵藤花音里 (15 岁) 、

品田瞳(15 岁) 急匆匆地跑上楼梯 ,跟在她们

后面跑来的是恩田未菜(15 岁) 。

花音里 :未菜 ,快点 !

未菜 :你们等会儿呀 !

花音里、真由和瞳跑上楼梯之后消失

了。

未菜尽力追赶她们。

71 同・楼顶

楼顶平台的四周围着防护网。

未菜跑上楼顶 ,转到建筑物的背阴处。

花音里、真由和瞳正在点烟。

真由 :我和男朋友分手的周期是不是太

快了 ,最长也就一个月吧。

瞳 :一个月 ,对于我来说可是超 ―――长

了。

花音里把烟递给未菜。

未菜叼上一支烟 ,花音里用打火机为她

点燃。

花音里 :真由的本次恋爱史够长的啦。

真由 :他是个认真的好男人嘛 ,只不过

总有点色迷迷的。

花音里 :哎 ,是不是有句话说 ,恋爱的人

都像瞎子 ?

瞳笑出了声。

未菜也跟着笑了笑。

花音里 :未菜 ,你怎么不找一位呀 ?

瞳 :就是 ,为什么 ?

未菜 :怪烦人的么。

未菜抓住防护网 ,眺望着远处的街景。

真由 :你们知道吗 ,听说几年前 ,有个女

孩就从这里跳下去了。

瞳 :是咱校的学生 ?

真由 :所以才安上了这个防护网。

花音里 :这算什么 ,要是真想跳 ,简简单

单 ,一翻就翻过去了。

瞳 :就是 ,毫无意义。

未菜一边听着身后的对话 ,一边吞云吐

雾。

81 松村家・弦一郎的房间

鲛岛直子 (43 岁) 在弦一郎面前打开纸

包。

直子 :喜欢吧 ? 竹邑的炸包子 ,是顺路

从秋叶原买来的。

弦一郎 :那么 ,接下来又该是什么了 ?

直子 :您说的“什么”是指 ……?

弦一郎 :该要钱了吧。除了这种时候 ,

你是不会来的。

直子 :您的直觉太灵敏啦。其实呢 ,我

是想给史绪梨矫正一下牙齿。女孩子嘛 ,为

了将来 ,没有一口好牙哪行呀。

弦一郎 : ……

直子 :经济不景气 ,酒吧也挣不着钱。

37 不过 ,父亲您和景气不景气的沾不上边。真

让人羡慕呐 ,什么也不用干 ,每个月就能拿

二十万的退休金。

弦一郎 : ……

直子 :矫正需要三十万呢 ……如果是它

的一半 ,我还可以应付 ,但 ……剩下那一

半 ……只有十五万 ,您能不能帮我一下 ……

弦一郎 : ……明白了。

直子 :到底是父亲呀。

弦一郎 :你别误会 ,我不是为了你 ,是为

我可爱的外孙女。

直子 :您怎么这样 …… ,算了。不管

怎么说 ,谢谢您了。

弦一郎 :这炸包子的价钱好贵呀。

弦一郎把一个炸包子送进嘴里。

直子开始收拾快餐盒。

直子 :佐和子不给您做饭吃吗 ?

弦一郎 :是我不让她做的 ,我想一个人

吃。

直子 :母亲去世后 ,哥哥他们说您独自

一人太艰难了 ,需要照料 ,所以搬来和您同

住的 ,是吧 ? 可是为什么又不照料您呢 ? 这

不是把您丢在一边不理不睬吗 ?

弦一郎 :没有让他们照料我的必要。

直子 :父亲倒是满不在乎呢。因为您什

么都没发觉 ,您知道哥哥他们要和您住在一

起的目的是什么吗 ?

弦一郎 : ……

直子 :这座房子就是他们的目的。他们

认为按照惯例 ,如果照料您直到最后的话 ,

就能够顺理成章地直接把房子继承下来 ,别

人也说不出什么。所以 ,尽管他们嫌弃您 ,

却还是搬来和您一起住了。

弦一郎 : ……

直子 :这肯定是佐和子的主意。她虽然

长了一副漂亮脸蛋 ,但 ……真是个可怕的人

呀 ,他们就等着父亲您死呢。

弦一郎 :是吗 ? 在等着我死吗 ? ……可

是 ,一时半会儿我又死不了。我想过把自己

饿死 ,但后来才知道 ,一个人单单摄取水分

也能活上一个月。

直子 :您说什么呢 !

弦一郎 :我还想过上吊。我曾经一气喝

光了一瓶酒 ,因为听说人喝醉了死的时候就

不会感觉那么痛苦。我不是为了上吊才喝

醉酒 ,而是不借着酒劲就没有勇气上吊。

弦一郎取下那本《女学生的朋友》翻开 ,

拿出一张夹在里面的照片给直子看。

是他和死去的妻子节子在公园的喷水

池旁拍的一幅老照片。

弦一郎 :这张照片很好 ,如果我死了 ,就

把它当作遗照吧。虽然显得太年轻了些 ,但

我最喜欢这张照片。

弦一郎似乎挺高兴 ,面带微笑看着直

子。

直子呆呆地站了起来。

直子 :这房子是父亲的呀 ,不好好照料

父亲那怎么行。

直子朝屋外走去。

弦一郎出神地看着那张老照片。

年轻的弦一郎和节子满面笑容地站在

喷水池前。

91 井草森公园

照片上的喷水池就在这里。

有一位老人 (85 岁) 一边“嘿哟 ―――嘿

哟 ―――”地吆喝着一边跌跌撞撞地绕着喷水

池“跑步”。

弦一郎走来 ,在喷水池边停下脚步。

可以看到池水中有鱼儿在游动。

弦一郎望着池水。

老人的声音 :有青 、鲫鱼、金鱼 ……

弦一郎转过头一看 ,老人不知何时已站

在自己的身后。

老人瘦得像只螳螂 ,脸上的皱纹和老年

斑十分醒目 ,看上去像有九十岁了。

老人 :瞧 ,那边还有鲤鱼 ,是住在附近的

人晚上偷偷丢进来的。特意买回家的鱼 ,为

什么又要丢掉呢 ……

弦一郎 :也许是搬家 ,不想带走 ,就丢到

这里来了。

老人 :嗯 ,的确 ,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

是搬家吗 ……我很快也要搬走了 ……

弦一郎 : ……

老人 :我要去 ××岛。

弦一郎 : ……

老人 :是长崎西边的一座小岛 ……那里

气候好 ,可以捕到很多鱼 ……如果在那儿种

地 ,完全能过上自给自足的生活 ……

弦一郎 : ……

老人再度发出“嘿 ―――哟、嘿 ―――哟”的

声音继续绕着喷水池“跑”起来。

老人似乎是打算慢跑 ,但人们所看到的

只是踉踉跄跄的步态。

101 门前仲町

走在老式商业街上的弦一郎。

111 理发店

弦一郎坐在一间旧式理发店中。

足有七十岁的老店主磨着剃刀。

镜子中 ,映出了弦一郎头发稀薄的头

顶。

121 商业街

在录像带出租店前弦一郎停了下来 。

弦一郎透过玻璃窗望着店内张贴的录

像广告。

弦一郎同店员的目光相遇 ,他有些慌张

地抬脚走了。

131 药店

弦一郎接过找来的零钱。

店员把维生素药瓶放进袋子里。

弦一郎 :听说 ,服用过量的维生素 E 会

诱发癌症 ,是真的吗 ?

店员 :绝对不会 !

弦一郎 :这个月的《家庭医学》月刊上可

是这么写的 ,说生育酚 (维生素 E) 有诱癌

性。

店员 :是吗 ? 那我还得赶快查一查。

弦一郎咧嘴一笑 ,接过装着维生素的袋

子走了。

141 荞麦面馆

弦一郎进入店内 ,在一张餐桌前坐下。

店员端来了茶水。

店员 :欢迎欢迎。

弦一郎 :还和每次一样。

店员 :啊 ?

弦一郎 :你 ―――是打零工的 ?

店员 :是的。

弦一郎朝里面的厨房望去。

年轻的店主人正在干活。

弦一郎 :那老家伙呢 ?

店员 :他已经不干了 ,有一个月了吧。

年纪太大 ……哦 ,您要点儿什么 ……?

弦一郎 :板鱼片和热酒 ,最后再来一碗

荞麦面。

店员 :好 ,知道了。

店员离去。

3    3    3

弦一郎就着板鱼片饮酒。

他把温好的酒斟入小瓷杯中。

弦一郎有滋有味地把含在嘴里的酒缓

缓咽下 ,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151 涩谷车站・投币储物柜

花音里、真由、瞳和未菜来到储物柜前 ,

从里面取出纸提袋。

161 百货商店的洗手间

穿着高中生时兴服装的花音里 、未菜和

瞳对着镜子在化妆。

花音里 :哎 ,有一回我在池袋正走着 ,有

个男人和我搭讪呐。

39 未菜 :嘿 ,会不会是色狼呀 ?

花音里 :看上去有三十多岁 ,是个西装

革履的叔叔。说是 ,陪他唱两个小时卡拉

OK给我一万日元。

瞳 :那不是挺美的嘛。

一扇木门打开 ,换完了衣服的真由走了

出来。

171 涩谷・中央大街

花音里、真由、瞳提着塞进了校服的纸

提袋在中央大街上阔步而行 ,未菜在后面跟

着。

瞳 :你没了手机的那一个星期是不是超

烦呀 ? 你把手机掉到哪儿了 ?

真由 :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把手机掉

进浴缸里。加上初中时的 ,我已经搞坏了六

个手机了。

花音里 :可气。是和你那位通电话来着

吧。哎 ,真由 ,我说你要是现在洗澡的话 ,准

保运气特好。

四个人的身影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流

中。

181“109”店

花音里、真由、瞳和未菜站在滚梯上。

花音里 :去“贝壳”或是“南岛”看看吗 ?

超可爱的贴纸画 ,还有贴纸大头照 ,不想要

吗 ?

未菜 :想要呀想要呀 ,我就喜欢那样的

东西。

真由 :哎 ,有一次在电车上 ,我剪那些贴

纸画 ,有个怪绕舌的老男人对我说什么“你

这不是乱扔垃圾吗”。

瞳 :喂喂 ,你还对老男人有感觉 ?

191 同・专卖店

花音里、真由、瞳和未菜在挑选服装。

真由 :如果有钱 ,真想每天都去日光沙

龙呀。

未菜 :到了夏天 ,晒得人身上痛着呢。

瞳 :要是减不了肥 ,那也没劲。

花音里 :说到底 ,还是晒黑点儿好。反

正 ,那些就知道一味做什么美白的人 ,都属

于“欧巴桑”一类。

真由 :要是我有钱 ,就去吸脂呀隆胸呀 ,

做成一副完美身材 ,再找个好男人结婚。

花音里 : 过了二十岁就是地狱啦。我

呀 ,绝对要在二十岁以前结婚。

瞳 :嘿 ! 这件 ,是不是超可爱呀 ?

说着把一件衣服提在手中。

真由 :太 ―――可爱 ―――啦 !

瞳 :我穿上这件衣服的话 ,绝对有百分

之百的回头率。

花音里 :没觉得阿瞳近来成熟化了 ?

真由 :对、对。

瞳 :哪有的事儿啊。

未菜站在距三人稍远处 ,茫然地四处张

望着。

瞳(举高那件衣服) :未菜 ,怎么样 ?

未菜赶忙做出一副笑脸 ―――

未菜 :相当不错。

瞳 :对吧 !

201 涩谷・繁华街

花音里、真由、瞳和未菜蹲在路边。

瞳 :刚才阿明突然打手机给我 ,说“你得

老老实实地跟着我”什么的。我想可能是暴

露了 ,就没有答话。结果他说“你他妈的真

差劲”,就把手机关了。

花音里 :你和以前那位见面的事 ,怎么

会暴露的呀 ?

瞳 :不知道。阿明敏感到这么变态的程

度 ,那就吹了呗。

未菜 :可是 ,你和他没做过那种事吧 ?

瞳 :也就拉拉手。啊 ! 也许亲过一回。

花音里 :你们都到这份上了 ,没亲过才

让人觉得不对劲呢。

众人紧张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乎是为了调整一下气氛 ,未菜拿出一

次性照相机站了起来。

未菜 :照啦。

花音里、真由和瞳做出如同服装杂志里

的模特般的固定的笑容。

真由 :哎 ,那个阿明 ,长得倒是挺精神

的 ,不过 ,该算是有点儿危险那类的家伙吧 ?

瞳 :是 ―――吧。好像他原来的女友和他

分手的时候 ,她家附近就被贴上了一些他们

亲热的照片呢。

花音里 :我说你呀 ,有没有被阿明拍过

下流照片呀 ?

瞳 :也许被拍了 ……

花音里 :超 ―――级大阴谋 !

沉默来临。

响起了一阵手机的音乐铃声。真由拿

出手机。

真由 :你现在干什么呢 ? 打工 ? 是在什

么地方瞎转悠呢吧 ? 你别来 ,大家都在呢。

嗯 ? 好吧好吧。

真由关上了手机。

未菜(意味深长的一笑) :我看 ,咱们是

不是该回家了 ?

瞳、花音里和未菜站了起来。

真由 :等一会儿嘛。他现在还在新大久

保呢 ,怎么也得二十分钟以后才到么 ,再待

会儿。求求你们啦 ,我一个人等多没劲呀。

瞳上下打量着真由的连衣裙。

瞳 :领口的蕾丝花边不错。加油吧。

花音里 :好啦 ,咱们走吧。

真由 :你们再待会儿。

花音里、瞳和未菜告别了似乎很想挽留

她们的真由。

211 涩谷车站・投币储物柜

换上了校服的花音里、瞳和未菜把各自

的衣服放进了储物柜。

花音里 :走啦。

花音里和瞳一起朝井之头线换乘站的

方向走去。

瞳 :未菜 ,再见 !

瞳用力地挥着手 ,未菜露出笑脸也向瞳

挥手。

渐渐看不到两个人的背影时 ,未菜的笑

容从脸上消失了。

未菜叹了口气回转身 ,显得有些步履沉

重地朝中央线换乘站的方向走去。

221 山手线电气列车(黄昏)

未菜在电车上。她依着车门 ,望着车窗

外的景色。

斜阳下的街道从车窗外掠过。

神色略显疲惫的未菜 ……

231 大森附近的住宅街(晚上)

未菜走来。

前方有一幢二层住宅。

未菜进了大门。

241 恩田家・起居室(夜)

恩田 子(40 岁) 在厨房里洗餐具。

恩田步(12 岁) 在写作业。

餐桌上留有一人份的饭菜。

随着一声“我回来了”,未菜进了屋。

子 :每天都这么晚。

未菜 : ……

未菜默默地开始吃饭。

子 :阿步 ,可别像你姐姐那样考试失

败。要加油呀 !

未菜用筷子把菜搅和了一通 ,匆匆地跑

上了二楼。

251 同・未菜的房间(夜)

未菜在看时装杂志。

杂志上 ,年轻的女模特现出僵滞的笑

容。

未菜停下 CD ,听着手机的留言 ―――

留言“: 没有新留言。谢谢使用 ……”

未菜无精打采地望着墙壁。

41   墙上贴满了她和花音里

等模仿服装模特姿态拍下的

照片。

未菜拿出一次性照像机 ,

让镜头对着自己。

她改变了几次表情 ,强做

出一副笑脸。

未菜感到空虚、无聊 ,没

有了情绪。

她扔开照像机 ,一头倒在

床上 ,呆呆地盯着天花板。

261 松村家・弦一郎的房

间(深夜)

弦一郎望着院子里的柿子树。

弦一郎从药瓶里倒出维生素 ,放进嘴

里 ,然后用啤酒送服。

楼下的起居室里传来梓和俊一的吵闹

声。

梓的声音 :为什么要规定关门时间 ?

俊一的声音 :还要理由吗 ! 谁家都有关

门时间 !

梓的声音 :现在谁也不会遵守关门时间

的 !

弦一郎站了起来。

271 同・起居室(深夜)

梓的面前 ,俊一正在慷慨激昂。佐和子

坐立不安地观察着势态。

俊一 :所以 ,我跟你说过不要和那些品

行不端的人混在一起 !

梓 :怎么品行不端啦 ?

俊一 :半夜十二点都过了才回家的高中

生 ,难道不是品行不端吗 !

梓 :那好 ,不端就不端 ,以后我的事你别

管。

俊一 :能不管吗 ? 你是我的女儿。

梓 :女儿是什么 ?

俊一 : ……是啊 ……作为父亲 ,就有抚

养教育的义务 ,直到你上大学我都有责任。

我要好好把你从这个家里 ……不 ,应该说是

从公寓里吧 ,好好地嫁出去。

梓(捉弄人的语气) :是吗 ? 那好 ,我明

白了。

俊一(气哼哼地) :那么 ,对你来说 ,父亲

又是什么 ?

梓 :给我饭吃、供我上学、送我出嫁的

人。

俊一 :你这是在耍弄人对吧 ,难道你不

明白我是在问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吗 !

佐和子 :别吵了行不行。说的净是些拐

弯抹角、不明不白的话 ,都是因为这房子的

缘故 ,都是因为日本式的老房子又暗又潮的

缘故。要是住在能观赏夜景的公寓里 ,就不

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俊一 :阿梓 ,从明天起 ,过了十二点你就

进不了家门。

梓 :明白了。既然这样 ,不如现在我就

离开家好啦。

梓朝大门的方向跑去。

佐和子 :到哪儿去 ! 阿梓 ,别闹啦 ! 阿

梓 !

佐和子追了过去。

281 同・玄关(深夜)

梓被佐和子拉住。

俊一走过来。

俊一 :阿梓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弦一郎走下楼梯。

弦一郎 :我要去便利店。阿梓 ,有什么

想要的东西吗 ?

梓 :我也去。

俊一 :我的话还没说完 ! 爷爷也是 ,都

这个时候了还出去买什么东西 ?

弦一郎 :打什么时候开始又管我叫起

“爷爷”来啦 ?

俊一 :一个家里头有两个人被称为“父

亲”不是挺怪的吗 ? 叫“父亲”的时候应该谁

答应呀 ? 这不是让人为难吗。

弦一郎 :你管我叫“父亲”,她们呢 , ―――

叫你“爸爸”怎么样 ?

梓(笑了) :叫“爸爸”可以 ,叫“爹地”也

行呀。

俊一 :什么“爹地”,你以为现在你叫我

“爸爸”我就受得了吗 ?

梓 :那 ,要不然 ,干脆叫你俊一怎么样 ?

现在很时兴的 ,直接叫父母的名字。对啦 ,

我管爷爷就叫弦一郎吧。

弦一郎催促似地在梓的头上拍了一下。

梓和弦一郎朝大门走去。

291 同・街道(深夜)

弦一郎和梓走在夜晚的街道上。

梓 :我是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了。大

家唱卡拉 OK特兴奋 ,又不好说我一个人先

走什么的。

弦一郎 :原来如此。这和公司职员下班

以后一起出去聚会是一样的。

梓 :在几个人的小圈子里 ,还真让人挺

费心思的呢。

弦一郎 :你那么看重小圈子 ? 自己一个

人不好吗 ? 这样不就可以轻松愉快了吗 ?

梓 :可没有女孩子像您这么想 ,大家都

得进入某个小圈子里。如果被排除在小圈

子之外 ,那高中生活就会变成地狱了。

梓和弦一郎在红灯前停下。

弦一郎回过头去望着自己的家。

可以看到篱笆墙里的柿子树。

弦一郎 :阿梓 ,院子里的柿子 ,你吃过

吗 ?

梓 :吃过呀。我很小的时候 ,奶奶常带

着柿子到我们以前住的公寓去。

弦一郎 :是吗 ……

梓 :那又怎么啦 ?

弦一郎 :明天我带你买衣服去。

梓 :您怎么了 ,弦一郎 ?

弦一郎 :叫我爷爷也行。

梓 :还是叫弦一郎好玩。

信号灯变成绿色 ,梓走上了人行横道。

弦一郎仍呆呆地望着柿子树。

梓 :弦一郎 ,快点呀 !

弦一郎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走过人行横

道。

301 涩谷・繁华街

在道玄坂和二股的分叉道口中央耸立

着高大的“109”店。

311“109”店内・专卖店

梓在挑选衣服。

弦一郎站在离她不远处。

店员用猜测的目光瞄着弦一郎。

梓选中了一件衬衣 ,拿起来让弦一郎

看。

梓 :弦一郎 ! 这件 ,怎么样 ?

对两个人的关系满腹狐疑的店员来回

瞧着梓和弦一郎的脸。

弦一郎 :哪件都行 ,你就快点选定吧。

梓从弦一郎手中接过一万日元的钞票 ,

朝收款台走去。

321 涩谷・繁华街区

弦一郎和提着专卖店纸提袋的梓走在

43 街上。

真由的声音 :阿梓 !

梓循声望去。

真由、花音里、瞳和未菜站在那里。

梓 :吓了我一跳。

真由 :超 ―――长时间没见了。

梓 :有几年啦 ?

真由 :从上初一的时候 ,哎 ? 有三年了

吧 ? (介绍) 这是初中时经常一起玩的梓。

好像是去了东都的附属高中。

瞳 :太 ―――了不起啦。

花音里 :嘿 ,真由还有差距这么大的朋

友 ?

未菜观察着弦一郎和梓。

真由 :难得见到你 ,咱们去喝点什么吧。

梓 :我也这么想 ,不过 ……

说着去看弦一郎。

弦一郎 :我没关系。正好觉得嗓子有点

儿干 ,一起去吃茶店吧。

真由、花音里、未菜都用“他是什么人”

的眼神瞧着弦一郎。

梓 :是我爷爷。

真由 : 噢 ,对啦 ,我见过。记得可清楚

了 ,是和你在一起时见过的。

梓 :我爷爷好像不愿意管他叫爷爷 ,所

以我就叫他弦一郎。

瞳 :超 ―――可爱 !

花音里、未菜和真由都笑了起来。

梓(对真由) :咱们去哪儿 ?

真由“: 麦克”怎么样 ?

花音里 (对弦一郎) :如果可以的话 ,一

起去唱卡拉 OK行吗 ?

花音里似乎用媚眼看着弦一郎。

弦一郎 :没关系呀。

梓有些吃惊地瞧着弦一郎。

331 卡拉 OK包间

花音里、真由和瞳食欲旺盛地一个劲把

食物往嘴里送。

花音里 :我的手机话费没多久就一万日

元了 ,这不是把零花钱一下子都用光了吗。

我正不知道这个月怎么过呢。弦一郎 ,你可

真是救了我的上帝呀。

瞳 :这算是“援交”吗 ?

瞳和花音里看了真由一眼。

真由 :这不该算吧。

花音里、真由和瞳笑了。

未菜手里端着饮料 ,翻眼盯着梓和弦一

郎。

花音里 :听说 C 班女生的事了吗 ?

瞳 :听说了 ,就是援交的事呗。

弦一郎注意到了未菜的视线。

未菜避开弦一郎的目光 ,脸上现出明快

的笑容 ,把杯子送到口边。

真由 :不就是和中年男人去唱卡拉 OK

什么的嘛。

瞳 :听说还卖呢。

未菜 :真的 ?

花音里 :当然是真的。那几个家伙做得

还挺认真。

瞳 :本来援交也不是什么坏事 ,不过 ,要

卖的话还是算了吧。虽然我需要钱 ,但是 ,

中年男人可脏啦。

梓对有关援交的话题感到厌恶。

梓(站起身) :去厕所。

梓出了包间。

真由 :弦一郎先生 ,上班的公司是哪家

呀 ?

弦一郎 :日东食品。

花音里 :超 ―――有名的公司嘛。

瞳 :我每天都吃方便面。

真由 :弦一郎先生公司里的人 ,有没有

愿意援交的呀 ?

弦一郎 :呃 ……这我说不准。

未菜 :她叫梓对吧 ? (向真由确认了梓

的名字后) 如果梓也和别人援交 ,你会怎么

想 ?

弦一郎 :阿梓不是那样的孩子 ,所以我

也不去想它。

未菜 :为什么说她不是那样的孩子 ?

未菜挑衅似的盯着弦一郎。

弦一郎 :阿梓在外面都做些什么我并不

知道 ,但是我相信她 ,她不是做那种事的女

孩。

瞳 :多好哇 ,我真希望自己也有个像弦

一郎一样的爷爷。

花音里 :哎 ,咱们是特意来的 ,唱呀。

响起卡拉 OK曲目的前奏。

梓回到包间里。

弦一郎(在梓的耳边) :一起待一会儿就

走吧。你想唱吗 ?

梓 :我才不想唱呢 ,就想快点儿走。

花音里握着麦克风开始唱了起来。

梓腻烦地听着花音里的歌声。

未菜望着梓和弦一郎。

341 涩谷・繁华街区

弦一郎和梓从唱卡拉 OK 的歌厅大门

里走出来。

二人漫步在繁华的商业街上。

梓 :那几个女孩 ,一定是搞什么援交呢。

弦一郎 :为什么这样想 ?

梓 :当然 ,她们的表情就说明是这样。

351 卡拉 OK包间

瞳在唱歌。

未菜无聊地瞧着点歌名单。

门开了 ,真由走进来。

真由把手里拿着的一支塑料短棒和一

张纸递给未菜。

真由 :念念。

未菜(读《使用说明书》) :当判定窗显示

出紫红色时为阳性 ,可以认定为妊娠反应 ,

请尽快接受医生的诊断 ……(看着塑料短

棒) 大事不好 !

瞳停止唱歌 ,来到未菜身边。

瞳 :怎么了 ?

真由 :总不能把孩子生下来吧 ?

瞳 :流产手术得花多少钱呀 ?

花音里 :我也不知道。不过 ,怎么也得

十万吧 ?

未菜 :钱让他出。

真由 :他借了高利贷 ,光利息一个月就

得交八万呢。

瞳 :那怎么办呀 ?

真由 :只有援交了。

听到“援交”两个字 ,未菜不由得全身颤

抖了一下。

361 六乡河堤

河面反射出晚霞绚烂的波光。

沿着河边建有许多小工厂。

未菜下了河堤 ,向一所小工厂走去。

371 章三的工厂(黄昏)

恩田章三(45 岁) 和三名工人在干活。

未菜进来。

章三惊讶地停下了手上的活。

未菜走到章三身边。

章三(对工人) :我的女儿未菜。(对未

菜) 吃饭去吧。

章三催着未菜出了工厂。

381 廉价食堂

食堂的墙壁上贴着一排写在纸上的菜

名 ,店堂的四壁被烟熏得黑乎乎的。

章三和未菜吃着份饭。

章三 :阿步好吗 ?

未菜 :嗯。

章三 :是吗 ,又长高了吧 ?

未菜 :这个月的零花钱 ,没有给我存进

去。

章三打开钱包取出两万日元钞票递给

未菜。

45 未菜 :还差一个月的呢。

章三 :现在没钱。

未菜 :什么时候能有哇 ?

章三 :银行不借钱给我 ,工资都有两个

月开不出来了。已经毫无办法 ,只有破产

啦。

未菜吃惊地看着章三。

未菜 :那 ,你承诺的到我二十岁为止 ,每

月给我存入两万日元的事呢 ?

章三 :你想上大学 ?

未菜 :你不是说要破产了吗 ?

章三 :我会留下钱的。

未菜 :不是没有钱吗 ?

章三 :如果厂子真趴下了我就自杀 ,能

给你们留下差不多一亿日元的保险金。

未菜观察着章三的表情。

未菜 :你是认真的 ?

章三 :很快就会清楚了。

章三自嘲地笑了。

未菜突然推翻了桌子。

章三 : ……

怒容满面的未菜瞪了章三一眼 ,飞快地

跑出店门。

391 恩田家・起居室(夜)

未菜归来。

步正在餐桌上写作业。

子给步端来了蛋糕和咖啡。

未菜按下电视机的开关 ,在桌前坐下。

子关掉电视机。

子 :阿步正在学习呢。

未菜 : ……

子 :要吃饭就赶快吃吧。

未菜 :吃过了。

子 :没给你在外面吃饭的零花钱呀。

和谁一起吃的 ?

未菜 :父亲。

子(吃惊地) :和你父亲见面了 ?

未菜 :我去了他工厂一趟 ,像是马上要

破产的样子。超可笑。

子愕然地看着未菜。

步也吃了一惊。

未菜突然放声笑了起来。那笑声持续

不断似乎无法抑制。

401 松村家・浴室

弦一郎浸在浴池里。

浴室的门开了 ,裸体的梓走了进来。

弦一郎在水中的身体晃动了一下。

弦一郎 :怎、怎么回事 ?

梓 :没什么 ,我和你一起洗呀。

弦一郎 :你出去。

梓 :这有什么可害羞的呀 ? 小时候我不

是常给你洗背吗。来 ,坐在这儿。

弦一郎把身子更深地浸入水中。

梓 :快点坐在这儿呀。

弦一郎 :那、你朝那边转过身去。

梓 :哟 ,不好意思啦。

梓笑着转身朝向房门。

弦一郎遮住下身出了浴池 ,背对梓在浴

池边坐下。

弦一郎夹紧双腿 ,又把毛巾盖好。

梓 :还没好 ?

弦一郎 :好啦。

梓把肥皂涂在毛巾上。

弦一郎 :你时常也和俊一一起洗吗 ?

梓 :才不呢。和他一起洗澡我绝对受不

了。我洗澡的时候他要是进来 ,我就杀了

他 !

弦一郎 :可你倒不讨厌和我一起洗 ,这

不是有点怪吗 ?

梓开始用毛巾为弦一郎擦洗后背。

梓 :哼 ,他呀 ,经常往夜总会 ,保健沙龙

跑。

弦一郎 :真的吗 ?

梓 :有一回 ,我瞧见他在厨房里偷偷摸

摸地把名片撕得粉碎。我想 :那是什么名片

呀 ? 等他走了以后 ,我从垃圾箱里找出来看

过的 ,就是保健沙龙的名片。现在他还常去

那里呢。

弦一郎 :你怎么知道 ?

梓 :从他回家以后的神情和气味就能知

道。

“阿梓 ,你在里边呢 ?”随着问话声 ,浴室

的门开了 ,佐和子探进头来。

看到两个人的模样 ,佐和子的眼睛都睁

圆了。

佐和子 : ……干什么呢 ?

梓无视佐和子 ,继续用毛巾给爷爷搓

背。

梓 :对不起 ,外边很冷 ,能关上门吗 ?

佐和子关上了门。

佐和子的声音 :阿梓 ,快出来 !

佐和子杂乱的脚步声远去了。

梓 :整个一个神经过敏。

弦一郎 :已经洗好了。谢谢你。

梓 :前面也给你洗一下吗 ?

弦一郎 :混账 !

弦一郎在浴池里洗掉肥皂 ,出了浴室。

411 同・穿衣间

身穿浴衣的弦一郎面对着镜子。

镜中映出了浴后面色红润的弦一郎。

佐和子进了穿衣间。

佐和子 :公公 ,希望您和阿梓一起洗澡

的事要有所节制。不管怎么说 ,她是个年轻

的女孩子。

弦一郎摸了摸自己的面颊 ―――

弦一郎 :是荷尔蒙 ,果然啊。

弦一郎没有理睬佐和子 ,走出门去。

421 同・全景(早晨)

院中的柿子树沐浴在朝阳下。

佐和子的声音 :阿梓 ? 她上学去了 ……

啊 ? 弦一郎 ……? 是找爷爷吗 ? 那你请稍

等一下 ……

431 同・起居室(早晨)

佐和子把电话交给弦一郎。

佐和子 :是个叫未菜的女孩 ……

弦一郎接过电话。

弦一郎 :电话换过来了 ……哎 ……噢 ,

那天的 ……记得呀 ……当然 ……那么 ……

佐和子惊奇地瞄着弦一郎。

弦一郎 :噢 ,好 ,明白了。

弦一郎挂掉电话 ,朝盥洗室走去。

441 同・盥洗室

弦一郎对着镜子一丝不苟地整理头发 。

佐和子走过来。

佐和子 :是谁呀 ,那个叫未菜的 ?

弦一郎 :我出去一下就回来。

弦一郎走了。

451 涩谷・忠犬雕像前

未菜站在那里。

弦一郎走近前来。

未菜朝弦一郎扬起手。

未菜 :你好。一切都顺利吧。

弦一郎 :你说的顺利是 ……?

未菜 :工作。一定挺忙的吧。

弦一郎 :不 ……

461 同・繁华街区

繁华街区的汉堡包店之类的一家家店

铺 ……

471 同・汉堡包店

店内人很少 ,显得空荡荡的。

弦一郎和未菜坐在餐桌旁。

弦一郎 :让那个男人负起这个责任来不

好吗 ?

未菜 :他好像借了高利贷 ,非常 ……

弦一郎 :为什么做中止妊娠手术的钱非

要你来想办法 ?

未菜 :朋友之间 ,不就应该这样吗。

弦一郎 :也就是说 ,你想向我借钱 ?

47 未菜 : ……

弦一郎 :十分遗憾 ,我并不是你的朋友 ,

所以 ,没有理由把钱借给你。

未菜脸上浮现出失望的神色 ,望着另一

张餐桌。

坐在那张餐桌的高中生正在吃菠萝派。

未菜 :哎 ,菠萝派好像挺好吃的。

弦一郎 :如果你想吃 ,就去买吧。

未菜 :嗯 ,算了 ,我也不是那么想吃。

弦一郎 :那么 ,没有别的事了吧 ?

弦一郎准备起身。

未菜 :稍等一下。

弦一郎 :还有什么 ?

未菜 :弦一郎的公司里不是有很多职工

吗 ,能不能介绍一下可能愿意援交的人呐。

弦一郎惊愕地看着未菜。

弦一郎 :其实 ,我说上班是撒了谎。

未菜 :撒谎 ?

弦一郎 :呃不 ,我并没有打算撒谎 ,只是

不经意地错过了讲出我已经退休的事。对

不起。

未菜 :干吗还要道歉呀。那 ,那个事怎

么样啊 ?

弦一郎 :你真的想搞什么援助交际 ?

未菜 :这也是没办法呀。

弦一郎 :假如我说我愿意做你援交的对

象 ,这也行吗 ?

未菜用力咬住嘴唇 ,点了点头。

弦一郎 :好哇 ,这样一来事情就简单了。

那就去旅馆吧。

弦一郎站了起来。

未菜低着头坐着没有动。

弦一郎 :我是个从早到晚就知道喝酒的

家伙 ,是个虽然活着却没什么用的老糊涂 ,

也是个谁都不愿意认真对待的食客。就连

我这样的人你也无所谓吗 ?

未菜 : ……

弦一郎 :怎么啦 ? 走吗 ?

未菜 : ……

弦一郎 :可不该随便答应什么自己不能

做的事呀。

弦一郎拿出两万日元的钞票放在未菜

面前。

弦一郎 :援交之类的混账事是根本就不

应该想的。

未菜 : ……这个 ,我不要。我没有理由

拿它 ,咱们连朋友也不是 ……

弦一郎 :没关系。行了 ,收起来吧。

弦一郎转身离开了未菜。

未菜 :哎 : ……

未菜似乎还想向弦一郎说什么。

弦一郎返回未菜身边。

未菜 :嗯 ,咱们还会见面吗 ?

弦一郎 : ……

未菜一副执拗的表情看着弦一郎。

弦一郎从口袋里拿出维生素药瓶 ,倒出

几粒维生素剂放在未菜的手上。

弦一郎 :这是维生素 E ,不但可以促进

血液循环 ,对维持身体的荷尔蒙平衡也有好

处。

弦一郎脸上现出浅浅的笑容 ,回转身走

了。

481 门前仲町・十字路口

弦一郎走来 ,在信号灯前停下 ,侧头瞧

着旁边商店橱窗玻璃映出的身影。玻璃上

映出了老人自己。

弦一郎摸了摸身上的肌肉。

几名高中学生从他身后跑过。

弦一郎转头望着高中生。

高中生们闹闹嚷嚷地跑了过去。他们

是那么生机勃勃、充满朝气。

弦一郎头晕似的眯起眼睛 ,目送着远去

的高中生们。

“松村君 !”听到叫声 ,弦一郎回头一看 ,

拄着拐杖的高桥谦站在那里。

高桥 :好久没见啦。

弦一郎 :啊 ,是专务呀。

高桥 :还叫什么专务哇 ,早就退休了。

哎 ,你现在要去办什么事吗 ?

弦一郎 :不 ,没什么特别的 ……

高桥 :那就一起去稍稍来点儿 (做了个

饮酒的动作) 怎么样 ?

弦一郎 :哦 ,可以。

高桥 :好 ,咱们走。

高桥和弦一郎一起往前走去。

弦一郎 :今天来公司有什么事吗 ?

高桥 :没有 ,只不过走着走着就走到了

公司附近 ,好像是很自然地随脚走来的 ,都

成了习惯啦。

弦一郎 :可不是嘛 ,我也经常会走到这

里来。

高桥踉跄了一下。

弦一郎扶住高桥。

弦一郎 :你没事吧 ?

高桥 :最近我这腰不怎么好。

弦一郎 :请多加注意 ,腰痛起来会影响

副交感神经的。

弦一郎扶着高桥继续前行。

高桥 :可怜呐 ,上了年纪 ,职业棒球赛也

只能从电视上观战了 ,好久都没去过东京体

育场了。你的腰怎么样 ?

弦一郎 :呃 ,我的腰还行 ……

高桥 :多好哇 ,还那么年轻。

弦一郎 :瞧您这话说的。我看专务不是

也挺年轻的嘛。下次咱们一起去东京体育

场吧 ,去买巨人队和阪神队比赛的票。

高桥 :那太好啦。从前咱们经常结伴去

后乐园 ,真让人怀念呐。

弦一郎和高桥走远了。

491 荞麦面馆

弦一郎和高桥就着炸虾在饮酒。

高桥 :谁是日本的“迪玛乔”?

弦一郎 :小鹤诚。

高桥“: 烈马”呢 ?

弦一郎 :青田升。

高桥“: 别彦”?

弦一郎 :别所毅彦。

高桥“: 篱笆上的魔术师”?

弦一郎 : ……

高桥 :有哇 ,那个叫“篱笆上的魔术师”

的 ……就是那个 ……

弦一郎 :认输认输。想不起来了 ,是谁

来的 ?

高桥 :嗯 ―――就是那个 ,叫什么 ……

弦一郎 :专务也忘了吧 ?

高桥 :不行了 ,咱们都上年纪啦。

高桥苦笑着饮着酒。

弦一郎 :明星选手引退时 ,很奇怪 ,并没

有感到很遗憾。

高桥 :的确如此 ,尤其是三十多岁的明

星球员退役的时候。

弦一郎 :可能是也对自己的年龄有了体

会吧。

高桥 :是啊是啊 ,肯定是想到了自己也

不能永远这样干下去。

弦一郎 :都是些优秀的球员啊。

高桥 :嗯 ,曾经是很好的选手 ,无论小

鹤、青田还是别所 ……可是 ,他们全都去世

了 ……

弦一郎 : ……

手机的铃声响了 ,高桥拿出手机。

高桥 :对 ,是我 ……没有偷懒呀 ……我

现在和很重要的人物在一起 ……今天不回

公司了 ……噢 ,知道了。

高桥关上手机。

高桥 :真有点不好意思 ,都这把年纪了 ,

又带上这么个玩艺 ,说是怕我万一有什么

事。简直就是给我脖子上拴了个铃呀。

弦一郎 :刚才您说的公司 ……

高桥 :是我儿子的公司。

弦一郎 :说起您的儿子 ,他去阿富汗了 ?

高桥 :从那边回来了 ,搞了个经营老人

护理医疗器械的公司。被他连哄带骗的 ,给

他出了资啊。这样 ,我就在商品开发部门有

了个位置。我那儿子还没有什么信用度 ,所

以我不在旁边盯着点儿不行。

弦一郎 : ……

高桥 :对了 ,要说商品开发 ,那不正是你

的专长吗。如果你没什么事 ,咱们一块儿干

不好吗 ?

弦一郎 : ……

耳鸣又开始袭击弦一郎。

弦一郎用手按着耳朵低下了头。

高桥 :你这是怎么啦 ?

弦一郎 :就是耳朵有点 ……近年常常这

样 ……

高桥 :这可不行 ,还是回家去休息一下

吧 ,怎么样 ?

弦一郎 :对不起 ,给搞成这样。

弦一郎深深地低头致歉 ,然后起身离

去。

501 酒类商店

弦一郎在买白酒。

店主人 :听说松村先生您要搬家 ?

弦一郎 : ……

店主人 :要搬到什么地方去呀 ?

弦一郎 :可能 ,是阿富汗那边吧。

弦一郎接过酒瓶走了。

店主人双眼瞪得溜圆。

511 松村家・起居室

弦一郎坐在桌旁饮白酒。

佐和子把销售高层公寓的宣传小册子

递给弦一郎。

佐和子 :城铁大江户线开通了 ,这里距

车站只有三分钟的路 ,附近还有大型医院 ,

任何时候都可以放心。

弦一郎 : ……

佐和子 :公公 ,您在听吗 ?

弦一郎 :对“, 屎把把”机。

佐和子 :嗯 ?

弦一郎 :突然间的一闪念 ,就是“屎把

把”机。

佐和子 :怎么回事呀 ?

弦一郎 :有个熟人正在搞老人看护器械

的商品开发 ,今天见着了 ,问我有什么好的

设想没有。

佐和子 :那又怎么啦 ?

弦一郎 :我就想到了用尖端技术对老人

的排泄物进行处理的机械 ,这可是划时代的

商品哪。怎么样 ? 假如你必须照顾长期卧

床不起的老人 ……

佐和子 :如果是公公 ,我会 ……

弦一郎 : 混账 ! 我绝不会接受你照顾

的 !

佐和子 :这种事谁知道呀 ,不是有的人

突然就变痴呆了吗。要是那样 ,以后照料您

就是我的责任。咱们说好 ,作为交换 ,请您

把这座房子卖掉买公寓 ,用您的名义就行。

弦一郎 :我会在必须要你来照料我之前

就死的。和刚才说的相比 ,你不更希望这样

吗 ?

佐和子 :这 ,也算是两便吧。

弦一郎 :我那个熟人劝我和他一起经

营。

佐和子 :欺诈 ! 彻头彻尾的欺诈 ! 这样

会被他把钱抢走 ,请不要那样做 !

弦一郎突然想起了什么。

弦一郎 :平山 ……(很高兴的样子) 是平

山菊二。

佐和子 :是谁 ,这个平山菊二 ? 是那个

欺诈者的名字吗 ?

弦一郎 :不是欺诈者 ,是魔术师 ,篱笆上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