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关于同性恋的电影剧本《米尔克》剧本赏析上

2014-10-01 21: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镜头淡入:

1.内景 哈维旧金山的厨房 录制遗

言 晚上 1978

特写镜头表现手指正在按下 “录

音”键,这是一台 20 世纪 70 年代左右

的录音机。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我是哈维・

米尔克,录音的此刻是 11 月 18 日星期

五。录音的内容只有在发生暗杀事件我

去世了才能被公布……

镜头表现:哈维・米尔克,48 岁,坐在

旧金山一幢公寓乱糟糟的厨房的桌子旁。

哈维・米尔克(声音继续):就在早

期的一次竞选活动当中,我开始重复同

一句话作为我演讲的开场白,这句话差

不多成了我的某种标志……

2.外景 旧金山市政厅 晚上

哈维穿着随意的街头服装,他一边

试图把冲上市政厅门口阶梯一名愤怒的

示威人士劝止,返回到下面人群,另一方

面他举起了手提式扩音器。

哈维・米尔克:大家好,我是哈维・米

尔克,我想招募你们。

3.内景 哈维旧金山的厨房 录制遗

言 晚上

哈维坐在桌子旁边正在录着音……

哈维・米尔克:如果我说话的对象稍

怀敌意,或者大部分都是异性恋听众,我

会说个笑话,消除一下他们的紧张……

4.内景 工会大厅 晚上

哈维穿着普通但并不合身的褐色西

装,正对着一群铁青着脸的工会小子们

发表竞选演讲。

哈维・米尔克:我知道,我明白,我不

是你们期待的样子,那只是因为我把高

跟鞋放家里了。

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笑声。

5.内景 哈维旧金山的厨房 录制遗

言 晚上

镜头切回:哈维对着录音机发言。

哈维・米尔克:我完全意识到像我这

* 译自美国新市场出版与交流公司拍摄剧本

系列之《米尔克》2008 年版。凡文中未见标出的镜

头号皆为删去者。――编者

文 /〔美国〕达斯汀・兰斯・布莱克

译 / 李二仕 朱与墨

样一个人所代表的身份――一个活动

家,一个同性恋活动家――可以成为因

惊惶、恐惧、害怕和自我困惑的人们求助

的对象,或者说是随时的求助目标……

6.内景 旧金山市政厅办公室 蒙太

奇 白天

警察和新闻记者匆忙穿梭于市政厅

的大堂,他们的无线电话对讲机不断发出

声音。发生了恐怖的事件。此刻一片混乱。

一副担架从一间办公室推出。上面

搁着一个盛着尸体的入殓袋,尸体被一

块白布盖着。

新闻媒体记者冲过来拍照。警察迅

速把尸体推入电梯,很快消失于视野。

9.外景 旧金山市政厅 前堂楼梯

白天

黛安娜・费恩斯滕,45 岁,她满脸惊

恐,费劲地走进一群记者形成的包围圈。

身边的警卫极力让周边安静下来。

黛安娜・费恩斯滕:作为监察委员会

的主席,我有责任发表一项声明。莫斯柯

恩市长以及监察官哈维・米尔克不幸遭

枪击……并且已经死亡。

媒体记者一片哗然。戴安娜极力提

高嗓门。

黛安娜・费恩斯滕(继续):警方正

在搜寻嫌疑犯……监察官丹・怀特。

10.内景 圣玛丽大教堂 白天

教堂里一片肃静。玛丽安・怀特,28

岁,发现她的丈夫丹・怀特,31 岁,正坐在

长凳上祈祷。长相英俊,满脸虔诚的他,穿

着三件套,完全是美国男人的典型装扮。

她在他身旁就坐。他们之间有一种

沉重的气氛。他逃避着她的目光。

丹・怀特:出事了。

她伸出胳膊抱着他,触到了他腰间

的手枪。她抓着他,紧按住装在皮套里的

左轮手枪,像是要把它藏起来,防止他再

对什么人开枪,或者自杀。

11. 内景 哈维旧金山的厨房 录制

遗言 晚上

镜头切回:哈维正在对着录音机录

制自己的遗言……

哈维・米尔克:我知道自己随时有可

能遭到暗杀,我觉得应该让一些人了解

我的想法,这一点很重要。我认为――

(停顿,斟酌该说什么)我希望有时间对

我所做的一切做出解释。已经做过的每

一件事,基本上都是围绕与同性恋运动

有关的出发点展开的。

银幕变黑。清晰的白色字体开始显

现:《米尔克》。

13.内景 纽约地铁站台 晚上

字幕:“纽约城,1970”

哈维,40 岁,从地铁站台出来,正沿

着台阶往上走。他穿着一件西装,但不是

那种干净利索的样子。他的头发被收拢

到耳后。

哈维的目光突然发亮:斯科特・史密

斯,22 岁,非常性感的卷发嬉皮士,穿着

紧身牛仔裤和靴子,正沿着台阶往下走。

哈维试图与他交换眼神。

哈维・米尔克:嗨。我叫哈维。

斯科特・史密斯 (一副那又怎样的

表情):好啊,哈维……

哈维・米尔克:今天是我的生日。

(斯科特笑了)不,今天真是我生日。真

的,今晚。午夜时分。

斯科特・史密斯:真的吗?

哈维・米尔克:不管你信不信,我还

没想好怎么过生日。下班后,就有人约我

出来了……

斯科特・史密斯 (上下打量着他):

下班?那么,你的工作是……让我猜猜。

美国电报电话公司。

哈维・米尔克:大美利坚保险公司。

巨大而又邪恶的建制,我是它的一部分,

让我猜猜,你认为它涉及了世界上所有

邪恶事情的起因,从越战到尿疹。

斯科特・史密斯:你的口气好臭。

哈维还真以为说的是这个,用手遮

住口。斯科特笑了。他们都笑了,彼此心

领神会。

一辆地铁进站,哈维不得不加快

速度。

哈维・米尔克:如此说来……你不会

让我独自庆祝生日,对吧?

斯科特・史密斯(轻快逗弄):听着,

哈维,你穿西装的样子有些可爱……但

是我不和超过 40 岁的男人来往。

哈维・米尔克:这好说,我太幸运了。

斯科特・史密斯:此话怎讲?

哈维・米尔克:因为我到现在为止还

只有 39 岁……(给斯科特看他的手表)

现在才 11 点 15 分。

14.内景 哈维纽约的公寓 晚上

用两个简洁的镜头表现:斯科特被

压靠墙壁,哈维在后面顶着斯科特后面做

爱。哈维属于施动者,彻底的放荡不羁。

唱机播放着歌剧音乐 (瓦格纳的

《特里斯坦与伊索尔德》)。

15.内景 哈维纽约的公寓 晚上

哈维从盛满食物的托盘里舀取满勺

的奶油派给斯科特喂吃。托盘就放在他

们之间的床上。里面放满了冰淇淋,小曲

奇,牛奶,草莓等等……弄的嘴上到处都

是,很融情的样子。

哈维・米尔克:你是哪里人?

斯科特・史密斯:密西西比的杰克逊①。

哈维・米尔克:哦,这儿可不是杰克

逊,你不可以对地铁站台每一个陌生男

子都有这样的回应。

斯科特・史密斯:现在你跟我说这个。

哈维・米尔克:没有比纽约警察更难

对付的。他们态度傲慢,遍地都是。我会

带你去钓人的场所,如果你想去,前提是

你答应你会小心……小斯科特仔。

斯科特・史密斯:你属于上流社会的

还是?

哈维・米尔克:不,我只是……普通

而又上了年纪的人。

斯科特・史密斯:你害怕警察吗?

哈维・米尔克:我只是慎重而已。这

儿我认识很多人。如果被人发现,我的工

作就保不住了。

斯科特・史密斯 (做隐身密柜状):

噢,你属于“秘而不宣”的那类人。(审

视着哈维的眼睛)我觉得你需要换换状

态,认识些新朋友。

哈维・米尔克:我需要改变。

斯科特・史密斯(看着钟表):你现

在 40 岁了。

哈维・米尔克 (一副接受事实的样

子):40 岁了,还没有干一件让自己自豪

① 杰克逊:美国密西西比州的首府和最大城

市,位于该州的中西部。原来是一个小商业港口,

在 1821 年被指定为首府,其市名是为了纪念安德

鲁・杰克逊。人口 196 637。――译者

的事情。

斯科特・史密斯 (指着甜点托盘):

再这么吃下去,到 50 岁你就成肥佬了。

哈维・米尔克(置之一笑):不会。别

担心。我不会这样活到 50 岁。

斯科特没等他再说下去,就像新婚

夫妇在婚礼上的嬉戏,把一块馅饼抹在

了哈维的脸上。

哈维躲闪,把眼皮上的东西扒拉掉,

并且扭住了年轻而精力充沛的新情人。他

们亲吻。弄得床上到处都是吃的,一片杂

乱。哈维帮着把食屑从斯科特头发里清走。

哈维・米尔克(想到一个主意,半真

半假地接着说):我们为什么不一块私

奔呢?

斯科特・史密斯:去哪儿?

16. 内景 闪前 哈维旧金山的厨房

录制遗言 晚上

镜头切回:哈维对着录音机说话。

(整部电影,这样的场景都给人表白隐

私的感觉,仿佛哈维在给我们讲述其他

人都不知道的事情。)

哈维・米尔克:就在那些日子,旧金

山是众人向往的地方……渴求避难……

谈情说爱……

16A.内景 画面抖动的镜头 蒙太奇

―(1972)

镜头是用 8 毫米的家庭录影带拍摄

的:哈维和斯科特完全是嬉皮士的样子:

长发,蓄须,戴着项链、墨镜,驾车经过小品剧本

杉丛,经过金门桥,进入旧金山。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但是到了

1972 年,海特街住满了人。到处充斥着

犯罪和吸毒。收容我们这些难民的新地

方就是位于尤里卡山谷沿着爱尔兰天主

教堂下来的路段。方圆六个街区……卡

斯特罗大街。

17.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白天

哈维举起了尼康相机,开始拍摄卡

斯特罗大街的街景系列照。

我们跟随哈维的镜头看到:一家五

金店,一家酒吧,空置的建筑物,包着木

板的窗户……

哈维把镜头对准卡斯特罗剧院突出

的大招牌,巨大的字母拼出“卡斯特罗”

几个字。

哈维把镜头对着街对面一家酒吧满

头灰发的店主。哈维对焦他的脸连续拍

照,那人显出不信任的表情。

哈维对着酒吧橱窗的文字标示拍

照,上面写着:“尤里卡山谷区商会”。

哈维的镜头对准刚刚走过的两位年

轻可爱的嬉皮士男孩。在哈维的眼睛看来,

这是一个全新的环境。大家得心态都很开

放,神情也自然。总的基调是昂扬的。

哈维对着一家空着的在屋前挂着

“招租”牌子的商铺拍了张照。

19.内景 哈维和斯科特空着的公寓

白天

屋子里飘荡着唱片机播出的歌剧音

乐。哈维正把一卷胶卷装到相机里。

斯科特躺在那儿,有些飘飘然,阳光

从宽大没有窗帘遮挡的窗户投射进来。

斯科特・史密斯:昨天兑换了我最后

一张失业救济支票……

哈维・米尔克:好啊,我希望你用它

做了些有用的事。

斯科特・史密斯:我买了一盎司大

麻。我正琢磨着你是否有什么计划或者

想法……就是咱们自己做点儿什么,你

知道的,可以带来收入的那种。

哈维・米尔克:别动。

哈维横跨在斯科特身上。他开始冲

着斯科特连续拍照。

斯科特・史密斯:我估计自己可以去

做服务生。

哈维・米尔克:没门儿。我就需要你

呆在这儿,和我一起……你看见楼下那

块地方在招租吗?

斯科特・史密斯:是的。

哈维・米尔克:我考虑了咱们可以一

起开一家店。

斯科特・史密斯:什么样的店?

哈维・米尔克:就是那种管理费用很

低的。不需要太多工作量的……很小的

规格,就像纽约伍德梅尔的莫里斯和米

妮,我们可以做自己的品牌……

20.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照相器材店

白天(1973)

哈维把空着的铺面已经装修成一家

照相器材店(商品不多,也看不到什么

著名的品牌)。

哈维走出店来到人行道外面,指挥

着在店内偌大橱窗里的史密斯悬挂店

牌:“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哈维・米尔克:稍微再往左边靠一点

儿……

早先见过的上了年纪的酒吧老板麦

考康纳利在街对面张望。哈维热情地跟

他打招呼。

哈维・米尔克(继续):你好啊,我叫

哈维・米尔克。

麦考康纳利:你们是新来的租户吧?

哈维・米尔克:是的,欢迎惠顾卡斯

特罗照相器材店。

哈维伸出手去。麦考康纳利与之握

手,但是显得很警惕。

哈维・米尔克(继续):我想加入那,

嗯……叫什么来着?尤里卡山谷区商会。

如有可能,我希望能在什么方面帮上忙

的。我不是那种无照经营者。因为我是犹

太人,所以希望你能谅解。

麦考康纳利的眼神从哈维转到了在

橱窗里的斯科特。

麦考康纳利:我觉得你的申请不

会被批准,米尔克先生。这是一个家

庭街区。你们这类人应该到海特街区那

边去。

哈维・米尔克(语气尽量显得友好):

你说的“这类人”是什么意思,先生?

麦考康纳利(并不合作的口吻):如

果你们开张,商会将通知警方没收你们

的执照。

斯科特・史密斯:依据什么法?

麦考康纳利:这个城市,这片街区,

执行的是人类法和上帝法。旧金山警察

局也乐于强化这一点。

哈维・米尔克 (在麦考康纳利走开

时说):谢谢你对我们加入街区的热烈

欢迎!

斯科特・史密斯:你知道我们是纳

税的!

哈维抓着斯科特的手……阻止他过

于激动到挥拳相向。还没到发起进攻的

时机。

21.内景 哈维和斯科特店铺上面的

公寓 白天

斯科特坐在床上,而哈维在厨房里

说着什么,显得异常兴奋。

哈维・米尔克:我们要成立自己的

商会!就从同性恋者经营的行业开始发

起……我们应该记下每一位来店里买胶

卷的顾客地址。我们应该问问他们希望

在这里做些什么……他们期望发生什么

样的改变……我们应该吸引资金涌入这

片街区。然后使它获得新生……

斯科特・史密斯:我现在可以进来

了吗?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再等一会

儿!(话题回到他的新计划)我会去街

区的银行。他们一定会接受一些同性恋

客户。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这跟政治活

动家的废话有什么差别?我以为你是该

死的共和党人。

哈维手里端着两盘食物走进小餐

厅。他把两个盘子放在小餐桌上,然后缓

步走向呆在卧室的斯科特。

哈维・米尔克:我是个生意人,斯科

特。我认为做生意的人应当善待顾客们。

即使他们是同性恋顾客。看在上帝的分

儿上,这可是旧金山!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这儿和这个

国家其它所有城市一样。人们都厌恶我

们。对他们而言我们属于一个意外。

哈维・米尔克:我们至少应该拥有一

个城市的一条街区,对吧?然后从那个街

区开始蔓延至整个社区。(笑了)好了,

你现在可以进来了!

斯科特走向厨房。餐桌上因为有了

烛光和大束的鲜花而显出家宴的气氛。

斯科特・史密斯:哇。这是……

哈维把一块奶油蛋糕扣向斯科特的

脸。算是一报还一报。

哈维・米尔克:生日快乐!

斯科特追着哈维满屋子跑,也想同

样回敬哈维。

22.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白天

自从卡斯特罗街市开张以来,这条

大街头一次热闹到拥堵的程度。人群中

大部分人都是同性恋者,而其中大多数

又都聚集在“托德・霍尔”酒吧外面。

一些住在当地的老派的爱尔兰后裔

在边上转悠,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眼前

的景象。

哈维和斯科特在人群中穿梭,和这

个握手又和那个打招呼。

大街上的男子:谢谢你的聚会,米尔

克先生!

哈维・米尔克:感谢加盟卡斯特罗乡

村联合会!

哈维来到那间爱尔兰人开的酒吧,

三五成群的人出出进进。哈维挤过人群,

进入店内,让斯科特在外面等着。

哈维・米尔克(继续):借过一下,先

生们……女士们!(找到了店主)你好!

麦考康纳利先生!

麦考康纳利站在收银台前,被这少

见的生意热和劲儿烘烤着。

哈维・米尔克(继续):我正好路过,

瞧瞧这儿生意做得如何。

麦考康纳利:好。

哈维・米尔克:这么说来,你不介意

这些同性恋者都来你这儿,对吧?

麦考康纳利勉强挤出笑容,很不自

在。一些同性恋男子听到这番对话,颇为

好奇。哈维也是点到为止,随即来了个

180 度大转弯。

哈维・米尔克:不,不。只是开个玩

笑。麦考康纳利先生可喜爱我们这类人

了。尽情享用吧!(对着麦考康纳利)代

我向你妻子问好。

哈维一眼就从人群中找到了斯科

特,把他拉向自己身边,开始对嘴亲吻。

良辰美景,甚是惬意。他们退出人群走回

街上,一组爱尔兰乐队此时正在演奏。

同性恋男子们观望。有的鼓掌。哈维

搂着斯科特,骤然来了个华尔兹大旋转。

这对恋人就在自家的新社区里跳开了。

23.内景 闪前 哈维家厨房 录制遗

言 晚上

哈维・米尔克:就这样人们开始在我

们的店铺附近逗留、玩耍、集结。有的不

是顾客。有活动家,小孩子,一些被逐出

家门而需要一个栖息之地的人……

26. 外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镜

头交切

橱窗里出现了一条新标语:“我们

完全开放”。

27.内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白天

一些年轻人正在店里聚会,他们开

始成为哈维的追随者。哈维在他们当中

走动,一边欣赏着星期天播放的卡通动

画片段,一边同他们谈论政治、艺术,同

时介绍其中的精兵强将。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他们当中

有丹尼・尼克勒塔,可爱的艺术系学生,

我是在托德・霍尔酒吧发现的。结果证

明他还很擅长经营照相器材店……斯

科特和我竟然在他身上有意外惊喜的

发现……

丹尼・尼克勒塔年轻,像个流浪的小

孩,还有些无助的样子。

丹尼・尼克勒塔:歌剧过时了,哈维。

现在流行街头戏剧。

哈维・米尔克:你还没有领会歌剧

的奇妙所在,蕴含着比生命更为广博的

情感……

丹尼跳上桌子,模仿歌剧首席女主

角演唱时那种深沉开阔的样子,惹得哈

维笑了。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继续):吉姆・

里瓦多。头脑一流,智力超群。他是哈佛

的毕业生,那个时候,在卡斯特罗街区没

有人在乎这个……包括他自己。

吉姆・里瓦多恰好在哈维办公桌前

面的老式靠椅上坐下。他看上去像是在

寻找什么以充实他聪明的大脑。一位穿

着利索的 20 岁左右的年轻人,迪克・帕

比奇,走上前去,俯身吉姆的耳旁。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继续):他是

吉姆在街上挑到的一个门徒,可爱的政

坛小子,来自威斯康辛州……名叫迪克・

帕比奇。当然,还有丹尼斯・佩容,他和新

一代年轻人做生意很是成功……

丹尼斯・佩容递给斯科特一支自卷

的大麻叶烟。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继续):偶尔

我们真的会有顾客。但是仅仅是偶尔。

就在房间的另一角,斯科特正在接

洽一位顾客。他显得有些不合时宜:异性

恋者,脾气粗暴,工会的人,名叫艾伦・贝

尔德,40 岁左右。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这人想和

你谈谈。

哈维・米尔克(走近艾伦):欢迎。我

能为你做点儿什么?

艾伦・贝尔德:你好,我叫艾伦・贝尔

德。我是卡车驾驶员联合委员会的工会

代表,也是加州联合抵制库尔斯啤酒的

领导人。

哈维・米尔克:大家注意了,这位是

艾伦・贝尔德。他可是个了不起的大人

物,所以大家都正经点儿。

艾伦・贝尔德:有人告诉我说你就像

是卡斯特罗的市长,听说你组织了卡斯

特罗商业联合会,你在酒吧行业里应该

认识一些人吧。

哈维・米尔克:我确实认识一些朋

友,但他们都处于很低的位置,正如你所

了解的,还不算是官方人士。

艾伦・贝尔德:你指哪一部分?

哈维・米尔克:市政权力部分。我已

经考虑过集结一群非异性恋者,准备游

行到市政厅,但是这些人都退出了。到目

前为止,这些年轻的同性恋者似乎更为

迷恋吉普车和牛仔裤。但是假如我真能

帮到什么忙,洗耳恭听!

艾伦・贝尔德:我们无法让库尔斯啤

酒公司加盟工会。而工会的人都像我一

样,他们不能太长时间处于失业状态。

哈维把艾伦拉到一边,尽量不让别

人听见,这让艾伦的神经感到放松。哈维

在这方面做的最好。

哈维・米尔克:好奇问一下。我们是

你第一个还是最后的求助对象?

艾伦・贝尔德(很明确是最后的努

力):这是件极其艰难的事情,米尔克

先生。

哈维・米尔克:好吧,你大概知道我

们这类人会喝很多啤酒。如果我们照你

的要求去做,如果你打赢了这次战斗,

我想你应该会分一点儿利益给我们吧,

对不对?

艾伦・贝尔德(心怀忐忑地):这真

的就是你所需要的吗?

哈维・米尔克:那就是我们的联盟。

我会在周末之前让库尔斯啤酒从卡斯特

罗所有酒吧撤走。成交吗?

艾伦・贝尔德(点头,真诚地):谢谢

你,米尔克先生。

镜头跳切至

艾伦正走出来。哈维走回柜台后的

斯科特。

哈维・米尔克:禁绝库尔斯啤酒。它

得从所有酒吧下架卸货。同性恋者和异

性恋者团结起来。

斯科特・史密斯:他回报给你什么?

哈维・米尔克:什么也不给我。这是

一次信仰的皈依。

斯科特・史密斯:皈依给什么?

哈维・米尔克:同性恋事业。

27A. 内景 各种各样的旧金山酒吧

照片蒙太奇

一张静止照片的蒙太奇:吉姆,迪

克,斯科特和丹尼劝说旧金山所有的酒

吧都不提供库尔斯啤酒,扔掉他们所有

的存货,贴上“抵制库尔斯啤酒”的牌

子,并且悬挂出“倒掉库尔斯啤酒”的

标语。

哈维・米尔克 (画外音):我动员

“我的人民”从所有同性恋酒吧消失。仅

在旧金山就达到了三千万瓶。库尔斯啤

酒很快就从销量第一的排位上滑落下

来。他们投降了。一个星期之后,工会的

领导艾伦・贝尔德就雇用了第一批公开

同性恋身份的工人加入卡车驾驶员联合

委员会做驾驶员……我们不再是一群软

弱的无能之辈。我们营建了一个社区。我

们也获得了工会的支持。而且这也是第

一次,我们掌握了一点点权力。

27B. 内景 闪前 哈维的厨房 录制

遗言 晚上

哈维・米尔克:也许这是第一天有人

把我叫做卡斯特罗街区的“市长”。(会

意的微笑)或者是我自己创造出来的。

28. 内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另

一个晚上

哈维,吉姆和迪克,斯科特,丹尼以

及丹尼斯展开讨论,他们讨论在“体制

内”和体制外工作的优势。他们每个人

都在对别人的发言陈述自己的看法……

一个同性恋青年闯入店里。

同性恋青年:该死的警察,伙计们,

他们侵袭卡斯特罗大街了!托德・霍尔

酒吧。

哈维和其他人冲出照相器材店。

29.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白天

哈维,斯科特,吉姆,迪克,和丹尼

斯冲到街上,奔向卡斯特罗街区的同性

恋酒吧。警察们正从他们编组的巡逻警

车里下来,并且靠近拥堵在酒吧入口的

顾客。

警察:清除人行道!

一些同性恋男子躲过了警察的冲

击,但是还有一些行动不够迅速。警察开

始揍他们。

哈维,斯科特和其他人试图冲进人

群,近距离加入抗争。他们把警察们从他

们的朋友身边拉开。

丹尼在后面游走,迅速拍下事件发

生现场的系列照片。

斯科特推推搡搡地插入警察当中。

一名警察用他的警棍狠狠击打斯科特的

头部。

30. 内景 哈维和斯科特的浴室 当

天晚上

斯科特坐在马桶上,哈维用一条白

色的毛巾来清除血迹,然后再回过来帮

助斯科特清洗头部伤口。

哈维・米尔克:……如果我们在政府

里有一个人看待事情和我们的方式一

样,就像黑人社区有自己黑人领导保护

他们自身的权益……

斯科特・史密斯:你打算竞选城市监

察官,是这个想法吧?

哈维・米尔克(半开玩笑):我可以

直接参选市长,但是考虑到我得一步一

步来……你能担任我的竞选经纪人吧。

斯科特・史密斯(讽刺地):你以为

我在政治方面有许多经验。

哈维・米尔克:政治就是戏剧。赢不

赢没有关系。你发表了自己的声明。你

说,“我在这儿,注意一下我。”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每次你过马

路的时候,你都这样做了。

哈维・米尔克:库尔斯集团都会屈

服。工会的成员们也欠我一份情谊。设

想一下,如果我们获得他们的选票……

那就有趣了!

斯科特・史密斯:有趣?

哈维开始吻遍他的全身。

哈维・米尔克:我们要让它成为一道

奇观。

31.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白天

哈维抱着一个箱子沿着市场大街行

走。他同每一个人都挥手,握手,打招呼

调笑。给他热烈回应的是一位不修边幅

的工会工人。哈维身后,斯科特推着一辆

装满东西的购物车。

哈维把箱子正好放在一名旧金山警

察局官员的旁边。箱子上面写着“肥皂

箱”。哈维站上去。围拢上来一群人。

哈维・米尔克:一个星期以前,警察

官员们佩戴着他们的徽章,闯进我们的

社区,将我们 14 位同胞送进了医院和监

狱。他们高喊“堵住人行道”。

就像拳击比赛时候的绕场女孩,斯

科特从他的购物车里拿出一张放大了

的照片配合着游走演示。照片上两名旧

金山的警察正把两名同性恋男子拖进

囚车。

哈维・米尔克(继续):……我们纳

的税应该是用来保护我们,而不是用来

① 菲尼克斯:美国亚利桑那州的首府和最大

城市,位于该州的中南部地区、图森西北部,1868

年建立,1889 年成为地区性首府,1912 年成为州

首府。该城以适宜过冬的疗养胜地而闻名。人

口 983 403。――译者

迫害我们。去关注一下枪械管制,而不是

大麻管制。该关心的是学校后勤,养老,

而不是我们读什么书……

斯科特展示了一本旧的 “肌肉男

孩”的杂志。哈维演说的时间点也是配

合得恰到好处。激动的人群中爆发出欢

呼声。

哈维・米尔克(继续):我堕落的同

伴们,我宣布我将竞选旧金山的城市监

察官!

斯科特展开三副叠在购物车四周的

手工制作的“米尔克竞选城市监察官”

的标语。

32.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18号 卡斯

特罗大街 白天

哈维给街边行人发送竞选声明。

哈维・米尔克:退休人员公共牙科康

复治疗……大麻合法化,投票米尔克。

哈维心烦意乱。年轻长头发的克利

夫・琼斯经过。他 18 岁了,看上去像 15。

哈维试着引起他的注意。

哈维・米尔克:嗨,我喜欢你裤子贴

身的样子……你从哪儿来,小子?

克利夫・琼斯(笑着):不好意思,老

人家,没兴趣。

哈维・米尔克:家在哪儿啊?

克利夫・琼斯:菲尼克斯①。

哈维・米尔克:我叫哈维・米尔克。我

正竞选城市监察官。你叫什么名字?

克利夫・琼斯:克利夫……琼斯。

哈维・米尔克:好啊,琼斯先生,我们

该到我的照相器材店,你应该预选登记

一下。

克利夫・琼斯:滚他的蛋。一切选举

都是虚情假意,资产阶级的伪饰。

哈维・米尔克:是这样的吗?你是不

是在波尔克大街钓人啊?

克利夫・琼斯(只是半开玩笑):如果

我缺钱……但是对客人我是有所选择的。

哈维・米尔克:那在你回去工作之前

告诉我一件事。在菲尼克斯做一个有点

儿与众不同的同性恋会是怎样的情形?

克利夫・琼斯:我假装肺病来逃脱

体育课。这又怎样?你算什么,街头心理

医师?

哈维・米尔克:有时候算是。不过我

想说的是,菲尼克斯可以改变。但是我

们必须从我们的街区开始做起:房租限

价,警察滥刑,大麻管制,公园监控,老

年问题。

克利夫・琼斯(转身要走):好吧,祝

所有这一切都好运。

哈维・米尔克:你知道我怎么想的

吗,克利夫・琼斯?

克利夫・琼斯:你觉得一直说下去就

可以办成吗?

哈维・米尔克:不,我觉得你该做你

擅长的。你该做个厉害的男人。对抗市

政厅。对抗警察。对抗那些迫使你来这儿

做事的人。

克利夫・琼斯:对不起,老头。我明天

就去西班牙了。欧洲。我需要的现金就装

在我后面的口袋里。

克利夫的一帮朋友朝他喊话,让他

加入他们那里。哈维看着他飞奔过马路,

朝他朋友们那边跑去。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我直到生

命中很晚才出柜表明自己的同性恋身

份。没有人可以……

34.内景 闪前 哈维的厨房 录遗言

哈维・米尔克:……值得尊敬仿效,

想要过好一点儿的生活也没有希望。那

些公开身份的人都是无家可归的……要

么被逮捕……要么自杀。而那些年轻的

同性恋,他们逃离家庭……来到旧金山,

然后就是什么……

35.外景 教会大街 晚上

镜头表现:医务人员们把血淋淋的

受害者放入盛尸袋。

警察:这名“男同性恋者”和他的

“男妓”走路回家,突然之间遭到了袭击。

镜头表现:哈维从街道上拾起一个

带血的口哨,那是这名受害男人最后的

求助企图。

警察(继续):(从受害者口袋里搜

出证件)他的名字叫罗伯特・希斯巴罗。

你认识他吗?

哈维・米尔克:他过去光顾过我的商

店。没有目击者吗?

警察:只有这名“男妓”,叫杰里・

泰勒。

哈维・米尔克:杰里不是男妓。他们

是一对情侣。

警察:要是你愿意,就打电话吧。他

是我们惟一的目击证人,但是他说他不

能指认袭击者。

哈维・米尔克:如果他们觉得你们警

察真的愿意保证他们的安全,那会有十

几个目击证人。

警察:你现在是卡斯特罗大街的市

长了,对吧,哈维?你真的需要帮助吗?

那就让你们的人在这个街区小心谨慎

些,哈?

哈维的视点:医务人员把裹尸袋的

拉链拉上。我们随之看到拉链滑过受害

者带血的手,躯干以及他的脸。

36.内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白天

特写镜头:接下来的政治聚会中,一

位顾客的系列照片从一只手传到另一只

手。(我们瞥了一眼照片,看到了裸露的

肌肤。)

吉姆・里瓦多:好了,看上去旧金山

这些大人物和有钱的同性恋者都打算支

持黛安娜・费恩斯滕和其他他们认为

“对同性恋友好”的异性恋者候选人。

斯科特・史密斯: 谁在意那些老娘

们儿支持谁?

斯科特躺在宽大的红沙发上。

哈维・米尔克:为什么不是我的竞选

经纪人主持会议?

斯科特・史密斯:我累垮了,哈维。我

连续七个小时都在传递宣传单。

哈维・米尔克:是在浴室吧?

斯科特・史密斯(立马回击):浴室

的人也有投票权。我困了。我要去小睡

一会儿。

斯科特走上楼梯,向他们的卧室去了。

一名顾客走进来。丹尼迅速把正在

传看的照片收起,放回信封袋。

哈维・米尔克:检查一下相片曝光效

果。是新男朋友吧?他好可爱。

顾客(取过照片,略微有些尴尬):

嗯哼……谢谢,哈维。

哈维・米尔克(对着吉姆):怎么说

谁是所谓的“同性恋领导人”?那又是谁

分派他们的?你有什么建议吗,吉姆?是

不是需要我过去恳求他们的支持?

镜头滑过哈维,我们看见一个祖母

年纪的志愿者,塞尔玛正在开启邮件。偶

尔她读到一封信,然后她拿起来,向哈维

走去。

塞尔玛:哈维……

哈维・米尔克:我们就在这儿,我们

立足于街头,极力帮助别人的时候,该死

的这些人都上哪儿去了?

迪克・帕比奇:戴维・古德斯坦是

《倡导者》的出版发行人。他有一幢房

子……

吉姆・里瓦多:一所别墅豪宅……

迪克・帕比奇:……在阿瑟顿。

塞尔玛(明显有些惊恐):哈维,你

得看看这个。

随着信从塞尔玛手里传到哈维手

里,镜头特写对准信件。

37.内景 哈维的公寓/ 厨房 稍后

斯科特读着信。哈维坐着一动不动。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米尔克会

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地狱之旅,恐怖惊魂

夜。你会被捅死,你的生殖器,鸡巴,蛋蛋

和阴茎会被割掉。”

斯科特・史密斯:(停顿一会儿继

续)我打电话报警。

哈维・米尔克:说不定是他们写的。

(不顾斯科特的焦虑)嗨,如果有人想杀

我,我会获得同情投票,对吧?这也许正

是我们需要的推动力。

斯科特・史密斯:你以为这是闹着玩

的吗?看仔细了。

哈维很不情愿地从斯科特手中接

过信。

哈维・米尔克:完全是恶作剧。言词

没节奏,毫无幽默。只是想侮辱我。

特写镜头对着信:有人画了一幅哈

维受折磨的线条图――上面有子弹、刀

械,火等等。哈维做出了决定:他把这张

图贴在冰箱上,这样一大早他第一个看

到的就是这个。

斯科特・史密斯:别这样做。

哈维・米尔克:如果你把它收起来,

把它藏在抽屉里,更会把事情搞大,让人

担惊受怕。现在它就贴在这儿。我们每天

都可以看见它,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斯科特・史密斯:所有这一切的精力

付出……就是为了让自己成为一个遭受

袭击的靶子?这都是为了什么?只是一些

我们毫无希望赢的事情。

哈维用胳膊搂着斯科特。

哈维・米尔克:我一直跟你说,这不

仅仅是输赢的事。

38.外景 戴维・古德斯坦的别墅豪宅

白天

哈维穿着工作靴和牛仔裤,目睹着

一扇大门开启放他进去。斯科特站在哈

维身边,看上去比哈维显得更粗糙。

哈维・米尔克 (画外音):旧金山

“最有权势的同性恋”就是戴维・古德斯

坦和他的律师赛德奇克・里克・斯托克

斯。戴维是上了年纪最富有的同性恋者,

他买下了最大的同性恋杂志,《倡 导

者》。他通过褐色纸袋包装分销给他的

订阅户,这样就没有人知晓了……这也

是他生活的做派,隐藏起来,低调谨慎。

家僮把哈维和斯科特带到游泳池区

域。里面矗立着雕像,盆栽的花卉植物,

以及昂贵的大理石建筑。每一样东西仿

佛都在喊出声音“好品位!”

斯科特脱掉衣服,一头扎进游泳池。

40.外景 戴维・古德斯坦的游泳池

稍后

哈维和“同性恋名流”共进午餐:戴

维・古德斯坦 58 岁了,穿金戴银,满是珠

宝饰物,古德斯坦的伴侣里克・斯托克斯

45 岁,沉默矜持。

里克的眼神忍不住盯着游泳池里赤

身裸体的斯科特。

戴维・古德斯坦:我曾经替一家金融

公司工作。我十分谨慎小心。但是有人在

歌剧院看见我坐在包厢里,和我的情人

一起。随后我就被解雇了。也就是在那个

时候,我下决心要做出点儿事业来。所以

我买下了《倡导者》杂志。我在用钱和施

展个人影响力方面保持谨慎低调,去做

我力所能及的事情……

哈维・米尔克:资助异性恋候选人是

不是你认为最能帮助我们的事情?

戴维・古德斯坦:是的,如果他们对

我们的事业保持友好态度。

里克・斯托克斯(警惕地):政治在

旧金山是很复杂的,监察官的权力是以

城区为边界的。所以需要建立政治联盟。

你不可能从这个国家另一头刚刚搬到这

里来,就要求竞选掌权。

哈维・米尔克:但是我已经参加竞

选。我正在争取选票。我有工会的背景

和支持,还有老年人的支持,而且我也可

以发挥你们杂志的影响。

戴维・古德斯坦:哈维,我们就像天

主教堂。我们欢迎信徒的皈依,但是我们

没法同一天让他成为教皇。

哈维・米尔克:你自己为什么不参加

竞选呢?

戴维・古德斯坦:同性恋竞选城市监

察官为时尚早。尤其是对于你来自卡斯

特罗街区。这个社区的形象不好。

斯科特从游泳池里爬上来,坐在桌

子旁,全身赤裸而且湿漉漉的。

斯科特・史密斯:卡斯特罗街区怎

么啦?

戴维・古德斯坦:那里的人无所事

事。所有参与的都是关于性和毒品,并

且性到了泛滥的地步,没人对自己出现

的问题承担过什么责任。

哈维・米尔克:警察闯入我们社区

并且殴打我们。如果我们当中有人遭谋

杀了,他们对此视而不见。

里克・斯托克斯:那么我们就用法

律起诉政府。我们会到城市议政厅谋求

我们政治联盟的帮助……

哈维・米尔克:那里没有真正的同

性恋联盟。是的,我们的朋友们会意识

到我们的挣扎,但是他们无从亲身感

受。对他们来说不是生与死的问题。我

们需要在政府权力部门有自己的人。

里克・斯托克斯:你不可能一夜之

间就要求认同。

哈维・米尔克:为什么不?如果我们

自己都不表现出自我的尊严,我们如何

要求别人来尊重我们,戴维。

戴维・古德斯坦:你越让我们表明

身份“出柜”,你就越会激怒他们。还是

退后一步,保持低调。

哈维・米尔克:回到密柜中去?这是

你说的吗?因为我知道隐身密柜的感

受。活在一种秘而不宣的压抑当中已经

够久了,我都记不起来有多长时间了。

(起身准备走) 我不需要你的资助,我

也不会恳请任何人对我们的接受。我没

有时间去恳求。

戴维・古德斯坦:对你来说,政治是

场游戏,一次戏耍。就像在摇滚音乐节

上的表演,或者上演一幕“谈情说爱的

集会”。当嬉皮士,你太老了,哈维・米

尔克!

哈维转过身来,准备一场战斗。

哈维・米尔克:我不是一名候选人,

我是运动的组成部分。这场运动才是竞

选人。这是有区别的。你没有看到其中

的差异,我看到了。

斯科特・史密斯 (拉着哈维走出

去):谢谢你们让我游泳。对不起,我在

泳池里小便了。

41.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选举日

一组慢镜头蒙太奇表现:卡斯特罗

社区的人们都踊跃现身投票。年轻的,

年长的,同性恋,异性恋……但是整个

那一天还是免不了悬心的沉重。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当选举日

投票到来的时候……有 32 名候选人竞

争 6 个席位……我们排在第 10 位。只

差几票,一个大耳朵,会吹箫,真正名副

其实的同性恋者,就有可能当选进入政

府公职部门。

42.内景 闪前 哈维的厨房 录制遗

言 晚上

哈维・米尔克:所以……1975 年的

时候我又努力竞选了一次……只是做

了很小的……调整。

43. 内景 卡斯特罗大街的旧货商

品店 白天

特写镜头表现:一套新旧正好合适

的套装,哈维透过底下的一个小洞往外

看。无论如何他还是把这套衣服穿上了。

镜头跳切:哈维穿着一套褐色的西

装从更衣室里走了出来。他的头发剪短

了,他的脸也刮得很干净。这真是一次

外观大变身。斯科特和年老的店长莉莉

对他的穿着进行品评。

斯科特・史密斯:不,不可爱。鞋子

太难看了,而且我也讨厌你这个发型。

你骗不了谁。

① Cabaret:也译作《歌厅》,这是一部美国

1972 年出品的音乐故事片,由鲍勃・福斯导演,获

得 1973 年度 8 项奥斯卡奖,其中有内容涉及到了

同性恋问题。――译者

② 萨克拉门托,美国加利福尼亚州首府,位

于加州中北部奥克兰的东北方萨克拉门托河上。

1848 年在附近发现金矿导致最初移民的增长,从

而成为贸易和航运业中心。1854 年成为加利福尼

亚州的首府。人口 369 365。――译者

哈维・米尔克:我不会再让那些低级

评论家对我的马尾辫纠缠不休,把我贬

损。我喜欢这身。

斯科特表情错愕。哈维从西装内衣

口袋里扯出两张电影票根。

哈维・米尔克(继续):《卡巴莱》①?

两个人的电影票?莉莉,这套衣服的原主

人和我们是同类人吗?

莉莉:不,不。你不会碰到这套衣服

的主人了。他穿着这套衣服死了。

斯科特・史密斯:一点儿也不性感,

哈维。

哈维抓着斯科特,吻了吻他。然后兴

致高昂地说:

哈维・米尔克:太不幸了。再也不要

大麻,再也不去浴室了。我和我的小狗都

照做不许。

44.内景/ 外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

店 白天

蒙太奇表现:店内店外出现更多的

政治活动。也涌现了更多的志愿者。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我们再次

参选,又再次落选,第二次输掉了监察官

职位的竞争,时间是 1975 年。但是我们

获得了比上次更多的选票。所以在 1976

年的时候,尽管所有人都不赞成,我真是

厌恶民主党派政治权力部门,因为我和

“他们的候选人”同台竞争……

一幅标语出现在商店橱窗里 “哈

维・米尔克反对政治机器”。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继续):……

他的名字叫亚特・阿格诺斯,他就是

“政治机器”的组成部分。这次不是竞

选城市监察官。这次目标更高,而是加

州众议员。

50.内景 黑斯廷斯法学院 / 候选人

辩论 晚上

哈维与亚特・阿格诺斯辩论的时候

针锋相对,呈电闪雷鸣之势。

哈维・米尔克:这真是一种不幸。已

经到 1976 年了,仍然还是异性恋者,白

人,天主教徒和男人才可以进入旧金山

的警察署。这根本就是种族主义者,同性

恋恐惧症的做法。

亚特・阿格诺斯:你把多少人算做是

你的敌人,哈维?我总共有五个。

亚特笑了。听众中也爆发出阵阵

笑声。

哈维・米尔克:你是对的,亚特。这里

很多人都是你亲密的朋友。你知道,我认

为州众议院席位,并不是用来酬谢服从

民主党政治机器运作的人。机器都是靠

石油和润滑油来运作的。机器肮脏,缺乏

人性,对任何需求都没有什么代表性,而

只是满足操纵者的要求。

亚特・阿格诺斯:米尔克先生,我在

这个城市做过多年的社工。我了解萨克

拉门托②。我知道如何达成我们大家都需

要的共识。

哈维・米尔克:告诉我,阿格诺斯先

生……就在卡斯特罗大街这里,罗伯

特・希斯巴罗和他的长期伙伴步行回家

而遭到杀害,被刀捅死的,多达十五刀。

他临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死同

性恋,死同性恋,死同性恋……”而你

说这是令人震惊义愤的,那么为什么你

们的自由权力系统却拒绝回应我们的

控诉。为什么你们不能将这些杀人犯绳

之以法?

51.外景 黑斯廷斯法学院 稍后

亚特・阿格诺斯搭着哈维的肩膀一

起走出来。

亚特・阿格诺斯:你知道吗,哈维,你

的批评和指责都是令人沮丧的。

哈维・米尔克:我的天啦,你这一身真

是帅呆了,我真的忍不住想要告诉你,我

是多么渴望舔你……在民意测验的时候。

亚特・阿格诺斯(笑了):你说了很

多你反对的。你支持什么?在这个城市

里,你得给民众一个乐观起来的理由,要

不然你就玩完了。

亚特坐上他的车,离开了。哈维没有

车。他停下来,仔细琢磨起亚特的这番话

来……这番言语在他脑海里盘旋。

51A.内景 哈维和斯科特的公寓 晚上

斯科特尝试着做一顿简单的意大利

面食,他在厨房里挣扎着做饭,里面挤满

了哈维的政治随从和志愿者。

他发现哈维、吉姆和迪克在旁边的

卧室里召开临时竞选方针策略会议。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吃晚饭了。

哈维・米尔克:……在人群中安排一

些工会的人,他们喜欢我……

吉姆・里瓦多:我没法控制观众中会

有什么人……

斯科特・史密斯:哈维,你需要吃点

儿东西。现在。

斯科特走回厨房。

斯科特・史密斯(继续):女士们,先

生们。我们的公寓已被超极限占用了。

他把志愿者们逐个赶出厨房,赶出

卧室……催促着他们下楼去……

斯科特・史密斯(继续):下楼去。该

走了。走,滚!

哈维出现了,想要插话。

斯科特・史密斯(继续):什么也

别说。

哈维第一次缄默无语。吉姆和迪克

从斯科特身边毫无声息地溜过,这时只

剩下斯科特和哈维单独相处……

斯科特・史密斯(继续):坐下来吃

东西。

哈维和斯科特在紧张的沉默中用餐。

哈维・米尔克:斯科特仔……

斯科特・史密斯:如果你说任何一件

有关政治、竞选、你今晚在哪儿演讲、或

者你还需要谁的资助……我向上帝发

誓,我会用这个叉子捅你。

哈维・米尔克:我只是想说……这是

我有生以来吃到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

哈维露出温情的笑容。斯科特笑出

了声,但是他看上去像是将要失去什么

似的。

哈维・米尔克:如果这次竞选还是失

败,我们就重回你我二人世界。我保证。

斯科特点点头。这正是他需要听到

的一句话。

52.外景 卡斯特罗大街 晚上

哈维独自走在卡斯特罗大街上,走

向他的公寓。

一辆小轿车在他身后停住。一名男

子跳下车,司机在大街的拐角加速驶离。

哈维转过街角,那个人在后面跟着。哈维

加快了步伐。他在口袋里寻找一个口哨,

一件武器,并且加速径直向他的店面走

去,紧张得不行。

他来到照相器材店的门口,迎面碰

上了:克利夫・琼斯。他已不再像是先前

在大街上碰见的那个朝气蓬勃的年轻小

孩样了。他一直坐在哈维门前的阶梯上,

双眼湿湿地等着。

哈维・米尔克:菲尼克斯小子?(伴

随克利夫的微笑)我们应当进屋里去。

他们进屋去了。哈维锁上了身后

的门。

53.内景 卡斯特罗照相器材店 稍后

哈维冲好两杯咖啡,然后把一杯递

给克利夫。克利夫坐在宽大的红沙发上。

克利夫・琼斯:你要陪我一起不睡吗?

哈维・米尔克:明天就投票选举了。

我本来就不打算睡……他长得好看吗?

克利夫・琼斯:不。他难看的要死。

哈维・米尔克:很难说哪种情况更糟

糕。在我看来,我的男友们通常都找帅点

儿的,好欺骗。

克利夫・琼斯:我还真以为我们可以

共度余生了。

哈维・米尔克:猜我怎么想,克利夫。

克利夫・琼斯:怎么想?

哈维・米尔克:你将会遇见最为出众

的男人,最性感,最智慧,最幽默的男人,

而且你会和那么多优秀的人恋爱,多到

不到生命最后,你是不知道谁是你最好

的朋友,谁是你最棒的情人。

克利夫・琼斯:这样说是为 了 帮

我吗?

哈维・米尔克:也许有点儿用。也许

没有。

克利夫・琼斯:上个月我去了西班

牙……说来话长。在巴塞罗那,有一场

大游行,为了纪念死于弗朗哥独裁时期

被害的同性恋者。警察想要驱散游行,结

果引发了一场骚乱。一颗子弹划破一个

易装皇后的头皮,他的假头套飞走了,但

是他坚持战斗。鲜血染红了街边的水渠。

哈维・米尔克:我们也可以掀起一场

革命,就在这儿。但是你不能只把卡斯特

罗当做晃荡钓人的场所。你必须战斗。

克利夫・琼斯:你认为你会赢吗?

哈维・米尔克:赢不是我擅长的。

克利夫・琼斯 (信心十足的样子):

这样哦,我从不“做”必输的事情。永远

也不。也许我该自己招募人参加竞选,而

你可以为我做事。(伴随哈维的笑声)如

果你能做得到,我就能做得到。

哈维・米尔克:你可以在一个小时之

内召集到一千人吗?

克利夫・琼斯:可以,当然行。

哈维・米尔克:好啊,如果我还要参

选,你就是我的左右手了。

克利夫・琼斯:如果……?

哈维・米尔克:投票三个小时后开

始。我们先去公共汽车站。

54.外景 旧金山 白天

哈维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司机开

车向市场大街驶去。选民们站在投票线

区域内,投票点外面彩旗飘扬。城市议政

厅的穹顶也越来越近。

哈维・米尔克(画外音):我们还是

输掉了众议员的选举,这真的是让我成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