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电影剧本下

2014-09-23 22:5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埃米莉和安迪急忙朝米兰达跑去。

在米兰达接受致意的时候,安迪和

埃米莉站在她身旁。一对高贵的夫妇走

了过来。

米兰达(微笑着):埃米莉?

埃米莉使劲在想,可是脑子里却空

白一片,她有点儿慌了。

埃米莉(笨嘴拙舌):这是……等

一等。

见埃米莉很犯难,安迪凑向米兰达。

安迪:富兰克林大使。那就是他抛妻

而就的女人,丽贝卡。他打算离开这个女

人去找的另一个女人,就是那位身着瓦

伦蒂诺、正在走下台阶的女士。

米兰达向这对夫妇致意。

米兰达:大使阁下,丽贝卡。很高兴

见到你们。

埃米莉向安迪转过脸来,并对她做

了个“谢谢你”的口型。

这时,安迪看见一位非常时尚、看

上去比米兰达更加前卫的女士朝她们

走来。

陪伴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厄夫。

埃米莉朝安迪耳语。

埃米莉:那是杰奎琳·福勒。

安迪:法国《T 型台》的?我觉得米

兰达原想在她走后再进来的。

埃米莉:是呀。杰奎琳实在让她大为

不快。

杰奎琳与厄夫径直朝米兰达走了

过来。

米兰达:你好,厄夫。

厄夫:米兰达,你看上去太漂亮了。

接着,米兰达转向杰奎琳,她们相互

在对方耳后做了个空吻,装出见面十分

高兴的样子。

米兰达(法语):晚上好,亲爱的。你

的衣装好漂亮呀。

杰奎琳:我也喜欢你的裙装,非常

有……美国味,运动款的。

米兰达笑了笑,但是看上去恨不得

拿飞镖扔到杰奎琳身上。

安迪快步走上前去。

安迪(法语):喂,杰奎琳,请问,你

见过布拉德·皮特没有?

杰奎琳:哦,没有。

安迪:跟我来。(对米兰达)对不起。

她拉着杰奎琳朝大厅对面走去。

稍后

安迪和埃米莉在米兰达身边,米兰

达正在跟埃尔顿·约翰说着话。突然,他

们吃惊地看到米兰达的丈夫斯蒂芬出现

在面前,喝得酩酊大醉。

米兰达:亲爱的,你来了。

斯蒂芬:今晚是良辰美景。有三个人

居然没认出我来,一位叫我普里斯特利

先生,现在这个倒酒的混蛋又拒绝给我

倒酒。

大家都不知如何是好。米兰达勉强

一笑,埃米莉吓得咳嗽起来,可是安迪却

很快转向埃尔顿,跟他打起岔来。

安迪:很遗憾我是个大傻瓜,可是小品

觉得你很了不起。我能跟唱差不多 50 首

你的歌曲……我觉得《鳄鱼石》是我最

喜欢的一首,但是,我也喜欢《小小舞蹈

家》……

趁她跟埃尔顿搭讪的时候,米兰达

伸手挽着丈夫,悄悄地把他给引开了。

米兰达:来,亲爱的,咱们去弄点儿

吃的。我都饿了,你不饿吗?

她走开的时候,转过头来。

看了安迪一眼。

米兰达用口型表达的是“谢谢你”。

安迪和埃米莉的眼睛都瞪得老大。

哎哟妈吔。

外景 博物馆 晚上

安迪轻快地走下台阶,心情十分欢畅。

她看了看手表,抬头望了望。她看见

克里斯蒂安正在拾级而上,谁穿一身晚

礼服也没有他那个帅劲。

克里斯蒂安:你看起来真漂亮。(他

露齿一笑)看来你还在跟米兰达干着。

安迪:是的,这得感谢你。我现在干

得不错。

克里斯蒂安(笑出声来):噢,是吗?

安迪:当然了。是不是觉得我没有你

想得那么好。

克里斯蒂安:哎哟,不会不会。

他如此公开地赞美她,很明显,他在

想象着她脱掉衣服的样子。

克里斯蒂安:要不是你有那么个傻

男友,我早就把你从这里裹挟走了。

安迪:你真是这么跟人讲话的吗?

克里斯蒂安:是呀。

安迪:我得走了。

克里斯蒂安:替我向你的男友问好。

她竭力止住自己的负罪感,转身朝

她的轿车跑去。

内景 豪华车里 晚上

安迪终于包好了一份礼品。

接着她开始脱下外衣、鞋和长筒袜

子,从一只包里抓出一条牛仔裤,一件 T

恤和一双靴子,开始换上。

内景 餐馆 晚上

纳特、道格和莉莉正在跟纳特的朋

友们一起玩,安迪走了进来。她跑过去与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

纳特拥抱,然后坐下。

安迪:来晚了,实在抱歉。米兰达那

边刚刚宣布我必须出席慈善晚会,就见

我一身盛装打扮,领着伊萨克·米兹拉希

去找生食台——

见周围的人都瞪眼瞅着她,她便长

话短说。

安迪:可最奇怪的是,米兰达实际上

表现得像个半吊子似的……嗯……

她感到自己有点儿胡说八道了。

安迪:不管怎么说,我实在抱歉……

抱歉。

她抓过一份菜单。

安迪:你们都要了些什么?

这时,女招待拿着结账单和找零走

了过来。

安迪明白了,她错过了整个晚餐。

纳特什么也没说,伸过手去取下了

她头上的一件东西——她的镶钻头饰。

内景 地铁 晚上

安迪和纳特并肩坐着,周围是一些

搭夜车的乘客。

安迪:……我准是忘了时间了。奇怪

得很,以前从来没有过的。迟到了,真不

好意思。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纳特给她一个眼神:是呀,这就对了。

音乐响起

一组剪辑的画面展现出,随着安迪

事业的腾飞,她与周围人的关系在不断

下滑。

——在公寓里

安迪醒来,纳特已经走了。

——《T 型台》接待处

安迪跟《T 型台》的其他女孩一同

走出电梯。如今她迈着自信的脚步,穿

戴时尚,已经与所有的同事没有什么区

别了。

——中央公园

纳特、道格和莉莉在跟一帮朋友在

公园里玩飞盘。时令正在由夏入秋。

摄影机镜头找到了安迪。

她正在用手机打着电话。

——拉尔夫·劳伦展厅

我们看到安迪回到拉尔夫·劳伦展

厅。他们推出一衣架羊毛衫来。安迪一件

一件地扒拉着下摆,充满自信地首肯一

些,毙掉一些。

——公寓内

我们看到纳特独自一人在公寓里,

等待着安迪。他终于抓起外衣,走了出去。

——《T 型台》

安迪与乔斯林一起翻阅大样本,弄

清楚米兰达批注的意思。两个时装助理

在安迪讲话的时候做记录。

——街上,黎明时分

安迪步行去上班时,太阳才刚刚露

头。空气这时冷了起来,她把大衣裹得更

紧一些。

——麦克索尔里餐厅

纳特、道格和莉莉出来喝酒,可是却

不见安迪。纳特的手机响了,来话人显示

是“安迪”。

纳特关掉手机,不理来电。道格和莉

莉交换了一下眼色。

内景 接待处 白天

一个风度翩翩的意大利人,马西莫·

科蒂里奥尼,从电梯里走出来。

米兰达跟他打招呼,他们彼此飞吻。

米兰达:马西莫,你好!

马西莫:你好,米兰达!

在她领这个人去她办公室的路上,

他又哇里哇啦地用意大利语说了一些恭

维的话。

米兰达:哎呀,马西莫,别说了。要知

道,我是结过婚的女人。

她带着他打从安迪和埃米莉旁边

走过。

米兰达:安德烈亚,这位是马西莫·

科蒂里奥尼,LVMH 的总裁。(对马西莫)

你需要什么的话,告诉安德烈亚就行了。

说着,她一阵风似的把马西莫领进

了办公室。安迪察觉到埃米莉两眼直盯

着她看。

她耸了耸肩,好像米兰达刚才那样

做并不意味着什么。然而埃米莉却明白

其中大有文章。

内景 《T型台》晚上

安迪在等着样本,她已经不再是怯

生生的样子,而是一边在音响上放着歌

曲,一边跟着唱。

安迪(伴着摇滚乐曲):我不够火辣

吗?我不够粗狂吗?我不够丰富吗?我又

不是看不出……

忽然,内线电话响起。

内线电话:样本好了。

安迪(仍在唱着):样本好了。我说

什么来着,样本好了……

内景 米兰达家前厅 晚上

安迪拿着干洗好的衣服和样本步

入,动作十分敏捷。忽然她听到从黑暗里

传出一个声音。

米兰达:安德烈亚。

安迪犹如心脏病突然发作一样。

米兰达:进来吧。

安迪走进房间,不知是怎么回事,有

点儿害怕。

米兰达:你知道,巴黎之行是我一年

之中最重要的一周,时装展和采访的日

程安排密集得吓人,而且我总是处在放

大镜下。

安迪看了她一眼,不知道这跟自己

有什么关系。

米兰达:因此你可以想象,在那一周

必须有一个最佳团队,也就是本杂志最

有才干的人随我左右。

说到这里,安迪开始感到不妙了。

安迪:是呀,你当然得要……

米兰达:你将随我去巴黎,安德烈亚。

安迪:哎呀,不,不。你不会是那么想

的吧。埃米莉会死掉的。她活着就是为了

去巴黎。她几个星期都不吃东西了。

米兰达:你不可以对我说该做什么,

不该做什么。你必须跟我去巴黎。

安迪:以我应有的敬重之心,我不能

那样做,米兰达。就是不能。我才来《T 型

台》5 个月。

米兰达耸耸肩膀,好吧。

米兰达:那好,你被解雇了。

安迪:什么?

米兰达:如果你不去巴黎,我就认为

你并不是诚心要做好你的工作。那样我

别无选择,只好解雇你。

安迪诧异地望着她。

米兰达:话又说回来了,要是你能在

巴黎干得很出色,继续给我好的印象的

话,那么,无论是在《T 型台》还是别的

任何地方,你都将前途无量。

她露出她那最慑人心魄的微笑。

米兰达:这完全由你自己决定。

安迪:可是……

米兰达:就说到这儿吧。

内景 电梯里 晚上

惊恐未定的安迪乘电梯下楼,她闭

上眼睛,这可怎么办呢。

外景 中央公园西街 晚上

安迪走出米兰达的大楼。罗伊为他

打开车门,可是她却摆手让他开走。

外景 百老汇 晚上

安迪独自一人在市区走着,思考着。

内景 安迪的宿舍 稍后

安迪翻看完她大学以来发表的所有

文章的剪报,又瞅着自己毕业时的一张

照片,上面有她的父母和亲朋好友在她

周围。

父母笑容满面,洋溢着内心的自豪。

内景 《T型台》白天

米兰达办公室外的两张桌子空无一

人。我们暂且等上一会儿。

安迪进来了,她走得很慢,依然拿不

定主意。

就在这时,米兰达出现了。两个人彼

此对望。

米兰达微微点了点头,令人几乎难

以察觉。安迪也向她点了点头。

米兰达脱掉大衣,安迪伸手去接。

可是,米兰达却把大衣往埃米莉的

桌上一放,正好放在埃米莉那幅埃菲尔

铁塔护屏画的跟前。

米兰达随后大步走进她的办公室。

安迪坐了下来,努力想要弄清眼前事情

的含义,这时,米兰达又转身伸过头来。

米兰达:别忘了告诉埃米莉。

我们看到安迪的脸:叫我?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等待着埃米莉,可又害怕她的到

来。突然,她再也受不住了,便拨打电话。

外景 市中区街上 白天

埃米莉急速沿街奔跑,比平时更显

慌张。

安迪(画外音):埃米莉——

埃米莉:对不起,我迟到了。本来到

得挺早,可是我发现忘记多带几条爱玛

仕丝巾去巴黎了。

安迪(画外音):埃米莉,我有事跟

你说。

埃米莉:我当然是太兴奋了。不过,

刚才我打通了尚塔勒家里的电话,她提

早开了店门,我还是买到了。

埃米莉不时巧妙地倒换着手里的一

兜耀眼的橘黄色爱玛仕丝巾盒、手提包

和手机。

她差一点儿撞倒了一位老太太,说

了声“对不起”。

安迪:好吧,埃米莉。你过来时,我想

跟你谈点儿事……

埃米莉:别又是关于米兰达的什么问

题……

安迪:不完全是。

埃米莉:那就好。因为我动身前要处

理的事情太多,我敢对天发誓,我实在不

能……

说着,她连往两边看都不看一眼就

朝街心走去。就在埃米莉刚从人行道迈

出步子的时候……

砰!她被一辆出租车撞上了。

我们看到的是她的手提包、手机和

橘黄色的爱玛仕提兜,一些爱马仕包装

盒,还有一些飞起来的白丝巾。

内景 伦诺克斯山医院 白天

安迪坐在等候室里,心急如焚。

内景 医院病房 白天

埃米莉躺在病床上,脸上没有着妆,

穿着医院里宽大的病号服,看上去又返

回了她原来的模样。一个疲惫不堪、骨瘦

如柴的年轻女孩儿。

安迪站在窗边,双臂抱在胸前,处于

守势。

埃米莉:我不管她是要辞掉你还是

用捅火棍打你,你都应该拒绝。

安迪:我没有选择的余地。你是知道

她的。

这时,一位护士送来了晚餐,托盘里

尽是让人长胖的食物——奶油汤、面包、

通心粉、芝士和甜食等。埃米莉抓起一个

布丁,揭开上面的锡纸。

埃米莉:我伤心的是,整个事情当中

你都装得像没事人似的。你不在意时装,

就想当你的记者,什么什么的,纯粹是一

堆谎话。

她气呼呼地吃完最后一勺布丁,又

拿起一小卷面包,开始往上面涂抹黄油。

安迪:是呀,我知道你很生气。我并

不怪你。

埃米莉:你不要回避,安迪。从你穿

上周仰杰的露跟皮鞋那天起,你就出卖

了你的灵魂。

她咬了一口面包。

埃米莉(满嘴食物):你知道我最受

不了的是什么吗?你将要得到的那些衣

服。你不配穿那些衣服,你吃碳水食

品。天哪!太不公平了。(又咬了一口

面包)你走吧。

安迪:埃米莉——

埃米莉:我说了,走开!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坐在尼格尔的办公室里,尼格

尔和那位时装助理正在把一件件外套摆

在她面前。

尼格尔:陪米兰达去小餐馆吗?一条

翻裤脚的黑灰色西奥里裤子,配一件塞

丽娜的黑丝绸高领衫。要是去米兰达私

下上课的网球俱乐部呢?下身穿一件水

货的练功裤,上身来一件带风兜的拉链

夹层衫,全都是普拉达运动衣。坐在前排

观看香奈儿时装展呢?一条安娜·苏的女

学生褶裙,配上一件苗苗的白羊绒衫;要

是坐观众席的话,就穿一件迈克尔·科尔

斯的夹克。

一位美容编辑来到安迪面前,手里

拎着一个化妆包。

美容编辑:这里有你的眼影、衬粉和

口红,可以做暗淡、闪亮、长效处理以及

褪妆用;还有从淡蓝到纯黑色的六只睫

毛膏,以及睫毛夹和两只睫毛刷;另外还

有液体的、固体的和粉状的胭脂等等。当

然了,还有你的润肤霜:上光的,上彩的,

有香味的,没有香味的,低过敏的,阿尔

法水因子的。

这位美容编辑这时抽出一本小册

子,里面每一页都说明一个不同的场合,

并附有索引如“白天出门”和“轻松夜

晚魅力:非正式场合”。

安迪:我可做不了这些。

尼格尔:希望你不必如此。这不过是

以防万一罢了。比方说,由于某种原因你

的发型师和化妆师来不及了。

安迪:我还有自己的发型师和化

妆师?

大家都笑了。

尼格尔:你还没弄明白。醒着的每个

小时你都得陪着米兰达。你是她给予周

围世界的形象的一部分,必须看得过去。

忽然间,更多的服装被推了进来。

尼格尔:现在该试晚装了。

镜头打在安迪脸上:还有衣服呐?

内景 《T型台》晚上

忙乱过去了,安迪疲倦地望着尼格尔。

尼格尔:星期六晚上,米兰达将为詹

姆斯·霍尔特举行时装周晚会。我当然会

出席,不过你必须保证晚会进行得万无

一失。

安迪:那一定。太好了,有人朝我开

火了。

尼格尔:你知道好笑的是什么吗?还

没认识你多久,我就魂不守舍了。

她瞅了他一眼:什么?他笑容满面。

尼格尔:是谁要离开《T 型台》?是

谁弄到一份新工作?哎,对了,是我。

安迪:你在懵我。

尼格尔:詹姆斯·霍尔特刚 刚 从

LVMH 集团公司弄到 10 亿美元——你知

道,他们有那位理想的好总裁,马西莫给

他钱,让他去打开新的渠道,而他又需要

一个合作伙伴。(避开她的视线)米兰达

知道,她点我的名去的。

安迪:哎呀,天哪,尼格尔,太不可思

议了。多好的工作呀。

尼格尔:哦,我知道。薪水可高了,钱

多权大。还有什么不满意呢?(朝她露齿

一笑,狡黠地)人们打破头也想得到这

样的工作。

他看着她。

尼格尔: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没有

谁看着一大堆免费的时装会有你这样的

表情的。

安迪:我也希望为能去巴黎而感到

兴奋,可是我还是觉得可怕……

尼格尔:你是说埃米莉?噢,算了吧。

搁着她,她会以百倍于你的速度把你出

卖掉。

安迪:那也不能说明这是对的。

尼格尔:哎,得了吧。别跟我扯美国

小姐那套闲篇了,你不过是做了不得不

做的事情,如此而已。安迪,巴黎之后,你

可是天高任鸟飞了。

安迪听懂了他的意思。

尼格尔:谁又说得准呢,有一天你甚

至可能变成 4 号的呢。

她瞅了他一眼。

尼格尔:明早六点去车接你。

内景 切尔西画廊 晚上

莉莉在这家画廊工作,她刚刚给画

展做了讲解。画廊里熙熙攘攘,来了许多

优秀的艺术界人士。

莉莉跑来跑去,俨然是这里的主人,

跟安迪现在在《T 型台》一个样。

安迪走了进来,四周打量一番,感到

无论是画和人都很不错。

莉莉看见安迪,便跑了过来。她们互

相拥抱。

安迪:哎呀,莉莉,瞧这阵势。

莉莉:我不过是个小讲解员。

安迪:别那么说,这真是了不起呀。

我太为你骄傲了。

莉莉:你能来我很高兴,还以为你来

不了呢。

安迪:说什么呢?我不会不来的。

莉莉望着她,笑了。

安迪:诺,这么说我这阵子错过了好

几件事情。许多事情……几乎是所有的

事情。

莉莉(笑着):你这不是来了吗。来

了就好。

莉莉跑过去招呼什么人。安迪朝道

格走去,他正在餐台那边,把一只只虾小

心翼翼地码到一只很小的盘子上。

安迪:嗨,道格。

道格:嗨,今天下岗了。要不要来点

儿虾?

安迪(十分吃惊):你下……

道格:我完蛋了,我对父母撒了谎。

今天我看了六集数字录像电视片“帮你

改装车”。感觉糟透了。(递过盘子)真

的,来吃虾。

安迪:我真难过,道格。

道格:别难过。我望着眼前的深渊,

但深渊很凉爽。

内景 切尔西画廊 稍后

安迪等在厕所外面,她听到一个声音。

克里斯蒂安:嗨,米兰达女孩。

她闭上眼睛,不会吧。她转过身来,咦?

安迪:你来这儿干什么呀?

克里斯蒂安:艺术,我喜欢艺术。哎,

我刚才还在想你呢。

安迪:别胡说。

克里斯蒂安:我在为纽约做一个戈

尔捷的简介,并且做了去巴黎的计划,我

发现自己老是在想,我那位米兰达女孩

会不会去。

安迪:实际上……

她止住了笑容。我干嘛要笑?

安迪:我要去……(忽然感到不好

意思)我刚刚才知道……

克里斯蒂安:那太好了,我将住在马

雷那个要命的旅馆,街对面就是一个小

馅饼馆,吃没吃过那里的馅饼可大不一

样哟。

安迪:对不起,我会很忙的,得干活。

你只好另找别人去尝馅饼了。

克里斯蒂安:就那么一说,我也开始

怀疑做不做得到。

说着,他凑过去,在她脸上轻轻地亲

吻了一下。

安迪闭上眼睛,脸羞得通红。

当她睁开眼的时候,克里斯蒂安已

经走了。过了一会儿,她才注意到……莉

莉,她就在大约 10 英尺之外的地方看着

她,一脸的惊愕和厌恶。

内景 切尔西画廊 晚上

安迪跟着莉莉在画廊里走着。

安迪:他不过是我工作中认识的一

个家伙。

莉莉:是呀,看起来像在工作。

安迪:你这不是无事生……

莉莉:我认识的安迪爱纳特爱得要

死,总是提前 5 分钟到,认为老海军服

是最时髦的。16 年了,我熟悉安迪的一

切,连她指甲上的倒刺都知道。可是这

个人?

她指了指安迪。

莉莉:这个偷偷摸摸在犄角旮旯里

随便跟什么时尚男士鬼混的狐狸精是

谁?我不认识。

安迪想说什么,但是莉莉打断了她。

莉莉:要是你还有兴趣的话,纳特正

找你。

她指了指房间那边的纳特。纳特挥

手,安迪走向前去,吻了吻他。

外景 切尔西画廊 当晚稍后

纳特和安迪一起离开画廊,沿街走

去。雨后的街道闪闪发亮。

纳特:我觉得很好,要去巴黎,是个

很大的机遇。

安迪:我知道,可我就去不成加利福

尼亚了……

纳特:算了吧,你向来都不跟我去的。

安迪:你看,我知道你很不高兴,我

一直这么忙,也没给你过生日。

纳特:安迪,别说了。我并不在意这

个。我在意的是你,你变了。

安迪:其实不然。

纳特:你一向很细心,很实际,不胡

言乱语。你刚开始去《T 型台》上班的时

候,还笑那里的女孩儿,笑她们虚荣,小

气,崇拜米兰达。可现在呢,你变得跟她

们一个样子。一种新动物,米兰达的跟

屁虫。

安迪:我不知道你想叫我做什么。辞

工?我现在没法放弃。已经费了那么多力

气,走了那么远。

纳特:安迪,这么说吧,要是今天才

遇见你,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走过去跟

你说话,更不要说与你一起度过我生命

中的两年时间了。

安迪:你不是这个意思吧。

纳特:是,我是,安迪。

稍停。安迪费力地透过气来。

安迪:那么也许这趟巴黎之行来得

正是时候。也许我们该消停一阵儿了。

她站在那里,等着他抗议,等他伸手

搂住她,可是,他竟走开了。

安迪:纳特!

纳特回过头来,可这时安迪的手机

响了。他们都知道是谁打来的,而且她不

能不接。

纳特:假如你还不明白的话,这位

一来电话你就接的人,才是你离不开的

关系。

手机不停地响。

纳特:希望你们在一起很愉快。

他走开了,安迪接通电话。

安迪:喂,米兰达。

内景 飞机上 白天

米兰达和安迪坐在头等舱,乘务员

端着香槟和橙汁过来,米兰达摆手不要,

安迪也没要。

内景 飞机上 白天

安迪走到机舱后面的备餐间,抓起

两杯香槟一饮而尽。乘务员为之瞠目。

内景 机上 晚上

天黑了,机上的人全都睡着了。

米兰达在睡觉,她闭着嘴,脸妆纹

丝不皱,头发一根不乱,连睡相都那么

完美。

我们把镜头转向安迪,她的睡相与

普通人一样,头发斜披着,嘴微张着。

内景 轿车上 晚上

安迪望着窗外,看巴黎的夜景从身

旁掠过。她怀着敬畏。米兰达连朝窗外

看都不看一眼。

外景 旺多姆广场 夜晚

巴黎利兹饭店。米兰达的轿车停了

下来。

内景 利兹饭店套间 巴黎 夜晚

旅馆侍者打开一间大套房的房门,

安迪踌躇不前。

安迪:等等,不对吧,米兰达住套

房。

侍者:没错,小姐,米兰达·普里斯特

利的套房在走廊那头。

安迪(明白了):这是我的房间?

内景 米兰达套房 夜晚

安迪走进米兰达的套房,相形之下

她那间简直像个垃圾堆。她被震慑了。

米兰达:拿出客人名单来,我们需要

动手安排座位图。

安迪拿出笔记本,尽量不去张望四

周那些豪华的东西。

米兰达:不管怎么样,咱们怎么慢就

怎么来。你知道我是很欣赏这样的。

安迪刷立刻全神贯注起来。

内景 利兹饭店房间 夜晚

安迪穿着豪华的利兹睡袍,望着窗

外惊人的景色,她不敢相信自己是在这

里,脸上绽开了笑容。

内景 米兰达的套房 白天

第二天早上,我们看到米兰达正在

打扮——一群人在为她做头发,化妆,

修脚指甲、手指甲……

我们把镜头移过来,穿过隔墙。

内景 利兹饭店房间 白天

隔壁房间,在这里我们看到安迪也

在享受完全相同的贵宾待遇。她不能相

信这正发生在她的身上。

快速剪辑安迪和米兰达在巴黎活动

的画面。

内景 时装表演 白天

安迪坐在前排米兰达的身旁。应邀

而来的客人当中,有一半人在观看表演,

另一半人则在观察米兰达对这些服装的

反应。

内景 巴黎饭店 晚上

里奇琉大街上一家名叫戴维的小餐

馆,时装周期间所有时装界的名人都在

这里用餐。

米兰达在跟一大桌服装设计师、编

辑和名人一起吃饭,而安迪就坐在她的

身旁。

内景 米兰达下榻的套房 白天

一张古堡内景图,上面已标好每张

桌子。安迪在安排客人的座位,米兰达站

在她身后指划着。

外景 时装表演 晚上

范思哲时装表演。米兰达经过等在

外面的狗仔队旁边时,他们高声呼叫她

的名字,她展现出最灿烂的笑容。

安迪从旁斜视着,镁光灯晃得她什

么也看不清。

内景 利兹门厅 白天

米兰达正在门厅里跟斯特拉·麦卡

特尼说着话,安迪就站在她的身旁。这时

克里斯蒂安来到安迪身边。

克里斯蒂安:我觉得你欠我一个情。

她转过身来,很高兴看到一张友好

的脸。

安迪:哦,是吗?

克里斯蒂安:今晚有事吗?

安迪:实际情况是,米兰达有个晚宴。

克里斯蒂安:那你没事,太好了。哎,

可是还有个问题,嗯?男朋友。

提到这个,安迪的脸有些微红。

克里斯蒂安:等等,别告诉我。男朋

友也不在?我真是太悲伤了。

安迪:哎呀,胡说八道。你一点儿也

不悲伤。

克里斯蒂安:对,一点儿也不。今晚

什么时候去车接你?

内景 利兹饭店房间 傍晚

安迪正从她许多高级的外套里挑一

套穿上。

内景 米兰达的饭店套房 傍晚

米兰达刚冲完澡出来,就听见有人

敲门。她打开房门,服务员递给她一个

信封。

内景 利兹饭店走廊 白天

安迪沿着厅廊走向米兰达的套房,

她心情愉快,打扮入时。她敲了敲门。

米兰达开了门,但马上又转身朝窗

边走去。她望着外面巴黎市区的房顶。

内景 米兰达的利兹饭店套房 接前

安迪跟了过去,可是当她看到以下

的情景时,她感到十分震惊,眼都瞪大了。

米兰达穿着一件长运动裤。

安迪:嗯,我是来提醒你,你今晚要

去娜塔莉·莱曼的乡间别墅吃晚饭。

米兰达一句话没说,又走回到窗边,

重新俯瞰城市。

米兰达:知道我是在哪儿长大的吗?

安迪摇了摇头。这让她感到再意外

不过了,两个人都火急火燎的,她竟然说

起这个事儿来。

米兰达:纽约,珀尔里弗。就在与泽

西接壤的边界上。有什么最突出的文化

亮点?纳努埃购物中心。我父亲开了一家

轮胎店。(莞尔一笑)从珀尔里弗到曼哈

顿,沿帕里萨德大道只有 30 英里。小时

候我就阅读 《T 型台》、《她》、《时尚》

等杂志,偷偷跑到纽约去,站在后排看时

装表演,完全是耳濡目染。

安迪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米兰达:我被雇用当娜塔莉的助手

时,就知道自己会成功。我知道,有一天

我会跟她一样。 那就是我梦寐以求的,

《T 型台》的编辑。

一个较长的停顿。米兰达终于转过

身来。

她的脸上没有施妆,头发湿湿的,没

做发型。而且,她显然哭过。

米兰达:咱们得想个办法,避开纽约

的报界。

安迪望着她,不明白她的意思。米兰

达指了指桌上的一个信封。

米兰达:离婚文件,当然是初步的。

安迪非常吃惊。

米兰达:可笑的是,我还以为斯蒂芬

能跟我白头到老呢。第三次是最幸运的,

我常常称他是我的幸运老三。(她叹了

口气)一开始,他们总是很骄傲能跟我

在一起,很骄傲跟一个有权势有成就的

女人在一起。都说他们不想要家庭小妇

人,可是……

安迪望着她,只是在听。

米兰达:我爱他,真的。就是没法做

他要我做的那种女人。(她哆嗦起来)我

的女儿们……又一个继父,离开了……她

简直无法振作起来把这部分思路理清楚。

安迪:你要取消今晚的安排吗?我可

以整个重新安排。

米兰达扫了她一眼。

内景 利兹饭店前厅 晚上

我们看到米兰达正迈步穿过前厅。

我们注意到……她看上去与常见的米兰

达毫无二致。装扮得体,无懈可击,操着

自信的步伐。

外景 利兹饭店 晚上

米兰达一阵清风走出饭店,登上等

在那里的轿车。

内景 轿车上 晚上

米兰达关上车门,深深吸了口气。现

在就她一个人,只见她那尊贵的外表瞬

息之间露出了裂痕,一点点裂痕。

米兰达(对司机):走吧。

内景 美食中心 晚上

克里斯蒂安和安迪在孚日广场上一

家浪漫的小餐馆用晚餐。

克里斯蒂安:哎,实说吧,你恨她。她

用轮胎防滑链抽你。

安迪:她是个很难对付的老板,可是

她还有另外一面。

克里斯蒂安:不,没有。她是个女魔

头,就那么回事儿。

安迪:假如她是个男的,你是不会这

么说的。你会赞扬她的力量、勇气和坚

定。可是就因为她是个女人,这些品质就

把她弄成了个“女魔头”。

克里斯蒂安笑出声来。

安迪:有什么可乐的?

克里斯蒂安:你呀。还在为她辩护。

你已经完全站到黑暗的一边去了。(微

笑着)还真性感。

他露齿笑着,给安迪添酒。

内景 美食中心 晚上

他们一杯又一杯地喝着葡萄酒。

外景 巴黎的大街 晚上

他们穿过孚日广场走回家去。

安迪:我从来都不明白,为什么人人

都对巴黎如此发狂,可是现在……

她一转身子。

安迪:它太美了。

突然间,克里斯蒂安抓住她的一只

胳膊,以一个类似舞蹈的动作将她揽到

怀里,并且吻她。

安迪:不行。

他又吻了一下。

安迪:纳特和我刚刚分手几天。

又是一个吻。

安迪:我喝得太多了,失去了判断力。

又是一个吻。

安迪:我跟你不熟,又是在小品一个陌生

的城市。

他又吻了她一下。

安迪:我已经神智不清了。

克里斯蒂安:谢天谢地。

内景 克里斯蒂安在饭店的房间 夜晚

安迪和克里斯蒂安在床上拥吻。安

迪的电话响了。“嘿,又来打搅了。”

她没去理它。

可是我们看见手机上显示的来话人

是:爸爸和妈妈。

渐隐

内景 克里斯蒂安的饭店房间 早上

安迪醒来,昨晚精心打理的发型和

面妆已经狼狈不堪,她意识到发生了什

么,感到头有些疼。

她坐起来,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哗

啦哗啦,我们听见淋浴的水声。

克里斯蒂安从里面喊道:

克里斯蒂安:叫他们送早餐,随你点

什么都行。

安迪:我得回我的房间,嗯……

克里斯蒂安:我听不见。

安迪开始穿衣服,当她去拿她的夹

克时,碰倒了一摞报纸,中间露出一件

东西。

一个杂志的实验版,上面有熟悉的

《T 型台》标志。她拣了起来。

内景 淋浴间 白天

克里斯蒂安站在莲蓬头下,浴帘忽

然被拉开了。

安迪站在那里,气呼呼的。她把实验

版杂志拿给他看。

安迪:这是什么东西?

克里斯蒂安十分平静,光着身子走

出来,抓起一条浴巾裹在身上。

克里斯蒂安:一个样本。

安迪:什么样本?

克里斯蒂安:杰奎琳做主编的美国

《T 型台》杂志的样本。

他穿上一件 T 恤。

克里斯蒂安:是我和她一起搞的,她

要叫我负责杂志的所有社论内容。

安迪:他们要换掉米兰达吗?

克里斯蒂安:你真地吃惊吗?《T 型

台》是业内最昂贵的一种杂志。杰奎琳

可以少花很多钱办得同样好。

安迪:那是最重要的事情吗?

克里斯蒂安:钱总是最重要的。

安迪:你认为我是倒向了黑暗的一

边?听听你自己说的话吧。

克里斯蒂安:谁说我没站在黑暗的

一边呢?

安迪:她为伊莱亚斯 - 克拉克做了

那么多事情,这样对她太不像话了。米兰

达会被毁掉的,《T 型台》是她的命根子。

克里斯蒂安:某些事情告诉我,她会

挺得住的。(停顿)我觉得你所看到的还

不是最坏的事情。你也许不得不去寻找

一个新的工作。厄夫今晨早餐时会告诉

米兰达。

他转向衣橱,打算穿上他的运动衫。

克里斯蒂安:我并不为你担忧,你已

经证明完全能够照料好自己。

他挑了一件夹克衫穿在身上,朝安

迪转过身来……却发现房门开着,安迪

已经不见了。

内景 利兹饭店走廊 白天

安迪顺着走廊跑过去,她的手机又

响了。她一看是爸爸妈妈,就关了机。

她敲了敲米兰达的房门,没有回应。

她想了想,拨打手机。

内景 尼格尔的饭店房间 白天

尼格尔在他巴黎的饭店房间里刚刚

醒来。

安迪:我给她的手机打了几十次了。

尼格尔:你干嘛不顺着她的头一场

约会找下去呢?

安迪:我有话跟她说,马上。

内景 利兹前厅 白天

安迪踱来踱去,不知该怎么办。她拨

打米兰达的电话号,再拨一次。

终于,米兰达接了。

安迪:啊,谢天谢地,你在哪儿?

米兰达:什么事?

安迪:我必须跟你谈谈,马上。

米兰达:没有时间,我在跟厄夫吃早

餐。你应该是一整天都忙着准备詹姆斯·

霍尔特晚会的呀。

安迪:米兰达,你是不知道。事情很

重要,我必须告诉你……

可是电话断了,米兰达关机了。

安迪:见鬼!

这话引起一些人的白眼。她在一张

椅子上坐下来,思忖着。

手机又响了,她心跳加快,米兰达。

然而不是。她拿起手机。

安迪:嗨,妈妈。你听我说,我正在工

作。这里忙得一塌糊涂……

我们听到安迪的妈妈汉娜的声音。

汉娜(画外音):先给你说一声,别

太担心了。他很好。

安迪:你在说什么呢,妈妈?

内景 辛辛纳提医院 白天

汉娜在医院里,坐在理查德身旁。

汉娜:你爸爸心脏病突发。昨天夜

里。现在没事儿了。他们给他用了药,他

在休息,不难受了。

内景 利兹饭店大厅 白天

安迪急得握紧了手机。

安迪:哎呀天哪,我要不要回去?

内景 辛辛那提医院 白天

汉娜朝躺在那里的理查德望去。

汉娜(画外音):你了解你爸爸。他

是不会要求的。况且他知道你有多忙,所

以……

外景 星巴克 白天

我们看到安迪,正竭力不让眼泪流

出来。

汉娜 (画外音):我就是想让你知

道,这样你可以自己拿主意。

安迪在那里站了一会儿,好像踯躅

于悬崖之上。然后,她快步离去。

外景 巴黎街上 白天

安迪急速穿过巴黎。

内景 克里隆饭店大厅 白天

安迪跑到前厅服务台。

安迪:厄夫·拉维茨?

内景 克里隆饭店走廊 白天

安迪跑过一条走廊。她来回踱了几

步,然后才去敲门,她知道自己这下子可

要挨尅了。

门开了,厄夫站在那里,一脸吃惊的

样子。

我们看见米兰达在他身后。当她看

到安迪时便走了过来。她转身对厄夫。

米兰达:对不起,一会儿就来。

米兰达把安迪拉到走廊里。

米兰达:你疯了吗?

安迪:我必须跟你谈谈。

米兰达:不管谈什么也可以再等等。

米兰达走进房间,砰地把安迪关在

了门外。

内景 克里隆饭店走廊 晚上

安迪坐在走廊里,不知该怎么好。就

在这时米兰达走了出来,安迪霍地站起

身来,跟在她后面。

米兰达一句话也不说,只往前走。安

迪跟着她。

安迪:是不是一切……那事行了吗?

我是说,你没事吧?

米兰达只顾往前走。

安迪:他有没有说起……我的意思

是,他说什么了?

米兰达停住脚步,她被激怒了。

米兰达:我看得出,你失去了理智。

安迪:我只是在怀疑。我是说,不知

我能做点儿什么。

米兰达:对,你能呀。做你的工作。

米兰达说完就走了,安迪站在那里。

外景 古堡 正安置会场 傍晚

乡间一座漂亮的 17 世纪古堡。客人

们正接踵而至。

安迪正在室外跟工作人员们一起忙

着,协调着安排客人的到来。她暂时抽出

身来。

我们看到她在拨打手机。

外景 古堡 傍晚

几秒钟后,我们看到安迪站在古堡

外面接听手机。

安迪:嗨,爸爸。妈妈说你情况挺好。

我想要你知道……(听对方)巴黎这边

一忙完,我就回家去看你,行吗?

她闭上眼睛,努力控制住感情。

安迪:谢谢。我也爱你。

内景 古堡 傍晚

我们看到古堡外的空地上,晚会正

在进行。

安迪跑来跑去,检查着每一个细

节——座位、鲜花,保证让客人满意。

她一眼看见克里斯蒂安,他朝她举

了举酒杯。她却把视线转向了别处。

内景 古堡 傍晚

安迪看着米兰达迎接客人——那么

镇定自若,那么风度翩翩。她赞叹不已。

这时,尼格尔用叉子敲了敲酒杯。他

站在主席台上的讲坛边,准备讲话。

米兰达走上前去,坐在主席台上,安

迪也跟了上去。

化出

内景 古堡 稍后

晚会开幕式的场景。

尼格尔:现在有请……这位星球上最

最优雅的女人之一,米兰达·普里斯特利。

我们看到安迪在鼓掌,她微笑着,两

眼放光。米兰达走向讲坛,我们听到了她

简短的讲话。她用笑声掩饰了一下,又重

说一遍。

米兰达:谢谢大家。首先我要祝贺詹

姆斯的新品面世,它简直是个奇迹。

詹姆斯朝她微笑,举起一杯香槟。

米兰达:可是,在我细述我是多么

热爱詹姆斯·霍尔特之前,我想先说几

句。今天,不仅对于我、对于《T 型台》和

詹姆斯·霍尔特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夜

晚,而且对于在这里的某个人来说,也

是重要的一天……

她的眼光落在杰奎琳·福勒身上。

安迪看在眼里,到底怎么回事?她扫了

一眼克里斯蒂安,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

看出他也不知道下一步会怎么样。

闪回

内景 克里隆旅馆房间 白天

当天早些时候,米兰达与厄夫对面

坐着。

厄夫:米兰达,有件事我想同你讨论

一下……

米兰达从她的爱马仕提包里取出一

张纸片来,推到厄夫跟前。

厄夫:这是什么?

米兰达:名单。

闪前

内景 古堡 白天

米兰达继续说。

米兰达:我荣幸地宣布,我的同事杰

奎琳·福勒,自下月起将担任法国版《T

型台》的主编——

我们看到安迪的脸。什么?她看了克

里斯蒂安一眼。他也跟她一样一头雾水。

闪回

内景 克里隆旅馆房间 白天

厄夫看着名单。

米兰达:如你所知,我有世界上所有

其他时尚杂志给我的公开邀请…… 《时

尚》、《她》、《哈珀斯》……假如由于任何

原因,我不得不离开《T 型台》的话……

(指着名单)……这些个设计师,他们都

说过会让我第一个去看他们的样品,名单

上这些摄影师将最先跟我预定时间,这些

都是顶尖的模特,她们也会这样做。

她笑了笑。

米兰达:你知道我对《T 型台》的感

情。本来,你要我呆多久,我就会呆多久,

所以我从未打算使用这个名单。但是,我

手里是有这么个名单的。

厄夫看看名单,又抬头看看她。只见

她泰然自若,满面春风。

米兰达:好了,你不是说有什么事要

讨论吗?

内景 古堡 傍晚

米兰达继续讲话。

米兰达:……下个月起,杰奎琳·

福勒将与詹姆斯·霍尔特合伙,对其生

意进行新的扩展。才华出众的马西莫

选中了她来担任詹·霍国际的两总裁

之一……

她指了指杰奎琳,杰奎琳挥手,大家

鼓掌。

杰奎琳把手伸给马西莫,他举起来

挥着。

安迪傻眼了。她朝尼格尔看去,他却

不露神色,跟着众人一起鼓掌。

安迪又看了看克里斯蒂安,他也是

目瞪口呆。

米兰达:我知道,杰奎琳完全会像对

我那样成为詹姆斯的好同事,让我们共

同向她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人们给于杰奎琳一阵热烈的掌声。

米兰达微笑。

闪回

内景 巴黎咖啡馆 白天

我们看到米兰达跟詹姆斯·霍尔特

和马西莫一起坐在一家小咖啡店的角落

里。杰奎琳进来,走到他们桌边。

米兰达:杰奎琳,还记得 LVMH 集团

的马西莫吧……

闪前

内景 古堡 傍晚

米兰达继续讲话。

米兰达:现在,进行我们要做的事

情。庆贺我最喜爱的设计师之一……

她朝詹姆斯微笑。

内景 古堡 稍后

安迪看着前来祝贺的人们涌到米兰

达周围,便朝人群中的尼格尔走过去。

安迪:你说过这是你梦寐以求的工作。

他转过脸来,显得有些激动。

尼格尔:她给了我一切,安迪。到时

候,她就会报偿我的。

安迪:你敢肯定吗?

尼格尔:不敢。可是我希望最好的。

他又回到人群当中。安迪看到克里

斯蒂安,他正喝着酒,想掩饰自己的心

情。安迪朝他走过去。

安迪:别伤心,克里斯蒂安。大多数

人不都是最终被米兰达折腾得筋疲力尽

吗,嗯?

克里斯蒂安:听说是。

他朝她望去,她回以诚恳的凝视,以

至这个家伙摸不着头脑。

安迪:祝你下次好运。

克里斯蒂安:安迪……

安迪:就这样吧。

安迪离他而去,几乎跟米兰达撞了

个满怀。

米兰达:我正要走呢。

安迪连回头看克里斯蒂安一眼都没

有就走了。

内景 轿车上 晚上

米兰达和安迪乘车返回巴黎。米

兰达神态轻松,俨然一个胜利者。

米兰达:你是知道他们的策划的。

安迪点头。

米兰达:克里斯蒂安不得不吹嘘一

番,真是不出所料。你以为我不知道。

安迪又点了点头。米兰达笑了。

米兰达:你以为我是头一次保卫自

己吗?一直有人为争夺这个职位在拼杀。

她莞尔一笑。

米兰达:不过,我还是受感动的。

你是那么尽力在提醒我。而且,不管你

觉得发生了什么,仍然能坚持做好你

的工作。

她仔细端详着安迪。

米兰达:我从未想到会说这些话,不

过我从你身上看到不少我的影子。你的

敏锐,你的专注,以及能够提前看到一两

步的能力。特别是,你的献身精神

安迪:谢谢你,米兰达。

米兰达:你父亲病了,可是你还是

选择留下来帮我,帮《T 型台》。这是很

值得称赞的。

安迪望着她,很惊奇她知道这些。

米兰达:是尼格尔告诉我的。这是

正确的选择,完全是我在你这年纪会做

的选择。

米兰达看了看窗外,她们已经来到

下一场晚会的地点。只见狗仔队在外面

等着,那些美丽时尚的人们正鱼贯走进

这个巴黎夜总会。

米兰达: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做到

的,把自己的感情放在一边。

这时,她既像是说给安迪,又像在

自言自语。

米兰达:你的权势越大,就越会处

于众目睽睽之下,被人们评头品足。你

会失去很多事情——休假、看日落、跟

家人呆在一起的时光。你生活中的一些

人永远也不会接受你对先后顺序做出

的安排。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得了这

种压力的,安迪。而现在你知道你能。

安迪直盯着她看,被她所说的弄

晕了。

米兰达:所以你现在知道了,你是

能过我这种生活的。你能为我所为。因

为你能够牺牲必须要牺牲的东西。

安迪:可是,要是我做不到呢?我是

说,如果这不是我想要的呢?

米兰达看着她微微一笑,而这一

次,她头一回露出母亲般的微笑。

米兰达:别傻了,安迪。这当然是你

想要的了。人人都想成为我这样。

说着,她打开车门,踏到红地毯上,

并且立即被照相机的闪光灯包围起来。

安迪在米兰达后面悄悄走出轿车,眼睛

朝一旁躲着,她一直都不习惯闪光灯。

米兰达沿着红地毯往前走着,我们跟着

她。直到米兰达要开门的时候,她才意

识到……安迪已经不在她身旁。

外景 香榭丽舍 晚上

我们看到安迪在暮色中行走在香

榭丽舍大道上。

她看上去从没有如此美丽。她恬

静、自由。风儿吹拂着她的头发,脸上绽

着微笑。

忽然,她的手机响起,她低下头去

看,忘记了手机就在手里。

米兰达的名字在昏暗中闪现出来。

安迪一步也没停下,而是……把手

机扔进了附近的喷水池里。

内景 飞机上 白天

安迪走过头等舱,沿着通道走下去,

挤进一个普通座位。

外景 街上 白天

我们看到安迪驾驶着租来的车子,

打从辛辛那提的三道河体育场旁边开过。

内景 住宅 辛辛那提 白天

安迪站在一所舒适的但不时髦的中西

部房子门前,她就是在这所房子里长大的。

门开了,是理查德,她的父亲。

她扑进父亲的怀抱,他拥抱住她,开

心地笑了。

外景 机场 白天

安迪从肯尼迪机场走出来,莉莉站

在她那辆本田老爷车旁。

莉莉:加长豪华车还在店里维修呢。

安迪:住嘴。

她们彼此微笑。

内景 咖啡店 晚上

安迪不安地等候着。身上穿的是一

条牛仔裤和一件旧毛衣。

不过,她还是与前不同了——头发,

鞋子。

忽然,纳特来了。

安迪:谢谢你能来。我以为你会晾我呢。

纳特:想晾你来着。

安迪:纳特,自从辞掉工作那一刻

起,我一心考虑的就是怎么跟你说。我

已经在脑海里演习了千百万次。我那么

蠢,那么昏头昏脑失去控制……认为我

所做的事情比我所爱的人更重要,我该

怎样为这些向你道歉呢。我没有任何理

由那样对待你,没有任何理由让米兰达

和自己的野心牵着鼻子走,直到变成一

个中了毒的人……现在你在跟前……

我觉得再怎么说也是不够的。(稍顿)

太对不起了。

纳特:我知道你的心情。

安迪:我实在为你高兴。莉莉告诉

我,你弄到一份在旧金山的工作。

纳特:是呀,觉得怎么样,嗯?真不敢

相信。

安迪:我相信。

稍顿。他们相对微笑,言归于好,甚

至再成为朋友,也许。

纳特:那么,你呢?你打算干什么呀?

安迪:还不好说,不过今天我就有个

应职面试。

稍顿。

纳特:你现在就穿这个呀?

安迪愣了一会儿才弄懂他的意思。

她哈哈大笑,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内景 等候室 白天

安迪不安地坐在《纽约观察家报》

的等候室里,这里跟《T 型台》的办公楼

恰好面对面。

内景 办公室 白天

安迪坐在一个 40 多岁、邋邋遢遢的

人对面。

编辑:你知道我们的薪水是很没谱的。

安迪:没关系。

他看了看她的简历。

编辑:我很喜欢你的剪报文章。那篇

关于房管人联合会的……正是我们这里

做的事情。

她微笑,态度很谦恭。

编辑:我惟一的问题是…… 《T 型

台》?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安迪:学到不少东西。不过,最后我

把它给弄糟了。

编辑:我听说的可不是这样。

安迪望着他,莫名其妙。

编辑:我打电话过去想要点儿参考

资料,还给一个蛮傲气的女孩儿留了话,

结果我收到一个叫米兰达·普里斯特利

的传真……

安迪的脸刷地变得苍白。

编辑:……说是,在她所有的助理

中,你是最最让她失望的一个。

安迪深深透了一口气。

编辑:然而你注定会成为巨大的成

功者,如果我不雇用你,我就是个白痴。

再看安迪,惊呆了。

编辑:这么说来,你一定做了某种正

确的事情。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面试出来,走到街上,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过街来到伊莱亚斯 - 克拉克大

厦,看着这个曾经在某种意义上是她的

家的地方。

她顺着大厦往上看,看到了 《T 型

台》的办公室。

内景 《T型台》白天

我们看到埃米莉重新回到她的办公

桌。镜头后拉,于是我们能看到……一

个新来的第二助理,她很卖力,又很紧

张,坐在安迪以前所坐的位置。

外景街上 白天

安迪瞅着上面,若有所思。忽然之

间,看见米兰达从大厦里走出来。

安迪停在那儿,朝米兰达望过去。

米兰达朝这边看过来,目光与安迪

相遇。

稍顿。

安迪朝她点了点头——以示谢意、

敬别……

可是米兰达并无反应,她登上了轿车。

安迪摇了摇头。这就是米兰达。安

迪笑了笑,便转身沿街走去。

内景 轿车 白天

米兰达上了车,坐进她的座位。她

透过车窗可以看到安迪,迈着有弹性的

脚步走了。

而米兰达呢,独自一人,没有谁能看

见她,终于露出真心的微笑。她朝司机

点了点头。

外景 街上 白天

我们看着米兰达的轿车缓缓开走。

安迪,沿街朝着相反的方向,越走

越远。

剧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