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电影剧本中

2014-09-23 22:5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她情有所迫地把手机放进提包里,

随父亲走进剧院。

理查德:安迪,你看,不管怎么说都

不是你的过错。这个女人能生你什么气?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白天

在光亮的办公室背景下,米兰达站

在窗户边,安迪也站在那里,惶恐不安。

米兰达:女孩子们的演奏好极了,她

们演奏了拉赫马尼诺夫,大家都很喜欢。

惟独我……我没有到场。

安迪:对不起,米兰达。你是不知道。

米兰达从窗户那边转过头来看着

安迪。

米兰达:你知道我为什么雇你吗?

安迪摇摇头,米兰达转身面对着她。

米兰达(继续):我总是雇用同一种

女孩,有风度,崇拜这个杂志。可她们却

证明是令人失望和愚蠢的。

她笑了笑,这个笑容刺透了安迪的

内心。

米兰达(继续):可是你呢,那么好

的个人简历……我以为你不一样。我想,

好吧,就要那个聪明的胖女孩。

安迪睁大了眼睛(当然,她远远算

不上胖)。

米兰达(继续):我以为自己是明智

的,可是你原来也跟她们一样令人失望。

你不会办事,惟一该受指责的就是我自

己,因为是我雇的你。

安迪一动不动站在那里。

米兰达(继续):在我的孩子们需要

我的时候,你却把我给晾在那儿了。

安迪:但凡有一点儿办法,任何办

法,我都会补偿你的――

米兰达:算了吧。

说完她就去工作了。安迪在那里站

了一会儿,也离开了。我们看到泪花在安

迪眼里滚动。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忍住眼泪,沿着厅廊跑去。正好

遇上尼格尔,他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就拉

她进了他的办公室。

内景 尼格尔的办公室 白天

尼格尔关上门,她望着他,嘴唇颤

抖着。

尼格尔:我猜猜看,你在她那里一直

都在忍住不哭?

她的眼泪刷地涌出来了,他伸过一

只手臂搂着她。

尼格尔:哎呀,是这样啊。

安迪:我不论做什么她都不高兴。我

用心做的事情没有做不好的,可这次实

在太难了。她太让人畏惧,太可怕了。吓

死人了。

她啜了几下鼻子,擤了擤鼻涕。他望

着她。

尼格尔:完事儿了吧?

安迪:什么?

尼格尔:你是不是想听我 说 ,哎

哟,小可怜,米兰达欺人太甚了?现实

些吧,辛辛那提小姑娘。米兰达・普里

斯特利这个人就是那样,永远那样。你

的职责不是讨她喜欢,而是要在她那

里混得下去。

他审视着她。

尼格尔:安迪,我亲眼看见许多助理

来了又去了。而你很有才华……聪明勤

奋。但是你并未真正投入其中,我敢说你

甚至连这个杂志都不阅读。

隔了一会儿。他看着她。

尼格尔:安迪,你若想要这份工作,

那就全力以赴。做米兰达需要的那种人。

要么就……走人。

安迪:我不想放弃,尼格尔。不想

放弃。

尼格尔:那……你说呢?是干还是退?

安迪:我干。叫我怎么样都行,我

发誓。

他看着她。

尼格尔:好,要是那样的话……

安迪:嗯,要不……

尼格尔:安迪……

安迪: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他摇摇头。她意识到他是对的,叹了

口气。

尼格尔:来,说出来。把话说出来。

安迪:不行,你饶了我吧。

尼格尔:说呀,说出那几个小字,我

打一见到你就很想听你说来着。

安迪(天哪):那好吧,我说。改变

自己。

内景 储藏库 白天

尼格尔做了优雅的手势,打开了

库门。

这是个很大的房间,像个藏宝洞似

的,里面鞋子、包袋、服装、毛皮、珠宝等

等堆得高高的。

尼格尔:这里有最好的时尚用品,咱

们先看看都有些什么。

安迪睁大了眼睛,将整个库房都扫

了一遍。

安迪:咱们怎么办?我的午餐时间还

剩 11 分钟。

尼格尔:不用发愁,我的记录是可以

在四分钟内把一个人从头到脚打扮起来。

她看见角落里有一件漂亮高贵的带

有珠饰的礼服。

安迪:你看那件。

她走了过去,眼里充满惊奇。

安迪(继续):是詹姆斯・霍尔特的。

詹姆斯・霍尔特,连我都听说过他。

尼格尔:他是个天才。他的一切都归

功于米兰达。那是 9 月份埃米莉出席博

物馆义展的裙装。

安迪:我……也会出席义展吗?

尼格尔(笑了):先前你不要鞋子,

现在却要舞会礼服。(摇了摇头)第一助理

才出席义展呢。

尼格尔开始挑选衣物。

尼格尔:(继续)好了,都齐了。

他开始把一件件服装甩给她。

尼格尔(继续):克里斯蒂安・迪奥紧

身夹克……特雷西・里斯裙装……奇普 -

派普尔牛仔超短裙……克莱门特・利比埃

罗开襟羊毛衫……一件,一件,又一件……

安迪一一接住。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抱着一大抱服装跑过走廊……

内景 美容部……稍后

安迪坐在镜子前面,那么多人忙手忙

脚地给她做头发、化妆,我们几乎连她人都

看不见了。

内景 《T 型台》白天

埃米莉在打电话。

埃米莉:我不明白米兰达为何要雇她。

(她叹口气) 我第一眼就看出她纯粹

是――

突然,穿戴亮丽的安迪出现在她面

前,脸妆无懈可击,头发柔软、蓬松、漂亮。

她 看上去成熟、性感,而且楚楚动人。

埃米莉(声音变了):――灾难。

就在这时候传来米兰达的声音。

米兰达:安德烈亚。

安迪朝埃米莉莞尔一笑,便走进米兰

达的办公室。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米兰达转过身子,正在把一些照片放

在灯箱上看。

米兰达:我想把这三张放大,印到――

这时她朝安迪看过去,安迪像换了个

人儿似的。

她给了安迪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

首肯。

接着,她很快又转过身去,继续手头

的工作,背对着安迪。

米兰达:――告诉他黄颜色太重了,

我们需要把粉红色提起来。

站在她身后的安迪露出微笑。

内景 食堂餐厅 白天

安迪迈进餐厅,众人转过头来:这还

是那个女孩儿吗?

安迪在众目睽睽之下自信地走着,

她走向……摆汤的台子,怡然自得地

舀了碗玉米杂烩汤,放在托盘上。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接电话。

安迪:米兰达・普里斯特利办公室。

镜头后拉,我们看到安迪一边接打

电话,一边归整文件,在一张纸上记着什

么,还要打开包装的礼品。

她捂住话筒,举着一个盒子给埃米

莉看。

安迪:查理・鲁斯给米兰达的生日礼

物是一部手机。

她举起一部昂贵而花哨的本 - 奥卢

夫森手机。

埃米莉:手机。什么破玩意。在她看

到之前赶快扔一边去。

安迪:怎么可以呢?

内景 麦克索利酒店 晚上

安迪来到纳特和好友们身边,她把

手机啪地一声放在桌面上。

可是大家都在忙着看她,没怎么去

看那只手机。

纳特:哇。

安迪:怎么样,这手机厉害吧?本 -

奥卢夫森的。埃米莉说我可以留着用。

她十分高兴地随意侃着。

安迪:希拉里・克林顿送了生日礼物,

内尔森・曼德拉也送了,还有利尔・金。

在大家仍然盯着安迪看的时候,

莉莉:真不敢相信是你,那个一件套

头衫在大学里穿三年的女孩儿。

莉莉看着安迪的夹克。

莉莉:香奈尔的?

安迪:别傻了。(压低声音)这是巴

黎世家的。怎么说呢,几件工作用的衣

服。并不是说我要怎么着。

道格:等一等,这么说那里的女孩儿

都是这样了?

安迪:不,她们还要漂亮,还要苗条。

道格:妈的,我喜欢你的工作。

安迪把手伸到提包里。

安迪:还有呢。

她拿出香水、化妆品、腰带等分给他

们。道格拣起一瓶香水就想往手上喷,这

时安迪阻止了他。

安迪:这东西叫“粉红”,是女人

用的。

道格:男人也可以粉红,我就有粉红

的一面。

莉莉:谢谢了,吃着饭呢。

安迪:你知道周五谁来办公室啦?约

翰・厄普代克。

纳特:怎么,他需要裤子?

安迪:不是的,聪明的笨蛋。我们杂

志也发表一些大作家的文章。

莉莉:哦,对了。他们关于牛仔超短

裙的文章改变了我的一生。

大家都笑了。

安迪(有点儿气不过):并不因为它

是时装杂志就不可信了。米兰达就报道

过一些真实的东西,非洲的爱滋病啦,

家庭暴力啦,青少年吸毒啦。

纳特摇了摇头。

纳特:我觉得你有点儿让人给灌迷

糊了。

这时候安迪的手机响了,纳特一把

抓了过去。

纳特: 让我猜猜。

安迪:把手机给我。

纳特看了看来电显示:米兰达。

纳特:女妖精亲自打来的。

安迪:把电话给我。

安迪伸手去抓,纳特把手机扔给了

道格。

道格:我来跟她说,告诉她得自己

给自己煎鸡蛋。

安迪几乎是扭抱住他,从他手中夺

走了手机。

安迪:快,鬼东西,把那该死的手机

给我!

大家被她的狠劲惊呆了,安迪自己

也是。

安迪(对电话):喂,米兰达。

内景 林肯加长豪华车 晚上

车在送米兰达回家。

米兰达:需要一个人去詹姆斯・霍

尔特那里取些画样。

内景 餐馆 晚上

安迪接着电话。

安迪:我自己去办,放心吧。我这就

动身。

她挂断电话。

安迪:你们这帮家伙真不该这么蠢。

她说着就走了,所有的朋友彼此交

换一下眼色。

外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晚上

安迪跑进伊莱亚斯 - 克拉克大厦。

外景 特里贝卡大街 晚上

安迪的豪华车在特里贝卡大街一

座大厦前停住。

内景 门厅 晚上

安迪按门铃,没人答应。可是她听

见门里面有人声,一推门,门开了。进去

后,她看到的是业界那种时尚风格的大

厅,里面正在举行晚会。

安迪四周打量了一下――这是那

种你一辈子也未必有缘被邀请参加的

纽约社交界晚会,可她居然来到了其

中。安迪朝一位点缀晚会的超级靓女

走去。

安迪:詹姆斯・霍尔特在吗?

女士指了指窗边一位俊逸的男士,

他就是詹姆斯・霍尔特,顶级服装设计

师之一,40 多岁,肌肉强健,肤色黝黑,

衣着无可挑剔。

安迪朝他走过去。

安迪(继续):嗨,我是安迪。是来

为米兰达・普里斯特利取画样的。

詹姆斯:你就是那个新埃米莉了。

让我看看。

他认定是她。

詹姆斯(继续):紧身夹克配上长袖

纺绸开衫,你这套服装上写满了尼格尔・

基普林的名字。

他递给她一个带提把的对开本夹子。

詹姆斯:你给米兰达当差,一定很想

来一杯烈酒吧。

安迪:不,我……

詹姆斯:不喝不行,来吧。

他带她朝酒吧走去。安迪尽量不去

盯着晚会上的贵宾们看……那位是不是

伦尼・克拉维茨?那是不是朱里安・施纳

贝尔?

詹姆斯(继续):别误会,我很崇拜

米兰达。几乎是她造就了我。(对酒吧招

待)给她来杯潘趣酒。(把潘趣酒递给安

迪)这酒很有劲,祝你玩得愉快!

他说完走开,安迪接过那杯潘趣。

克里斯蒂安:他说的对,我在詹姆斯

上次晚会上喝了潘趣,醒来时人在霍伯

肯,裤子却绑在电线杆上。

安迪抬头一看,眼前是一位相貌堂

堂、30 多岁的老练男子,有点儿恶作剧

的意味。

他的名字叫克里斯蒂安・哈珀。

安迪:我不想得罪他,可是我想走开。

克里斯蒂安:不对,你没想走。你在

四处张望。这里引起了你的好奇,甚至让

你有点儿发痒。

安迪:天哪,真有意思,一个完全陌

生的人居然告诉我我是怎么想的。

他哈哈大笑。

克里斯蒂安:克里斯蒂安・哈珀。如

此滥发议论,十分抱歉。(举起他的杯

子)我也觉得潘趣不是好东西。

安迪:克里斯蒂安・哈珀?作家?(他

点头) 我喜欢的所有杂志都有你的文

章。《纽约客》上你那篇论阿尔・夏普敦

的还得了全国杂志奖。我读高年级时还

写过一篇关于它的论文呐。

克里斯蒂安:有没有提到我相貌堂

堂、让人倾倒呢?

安迪:没有,但我提到几个事实上的

错误,还有你不当地坚持使用第二人称

复数。

克里斯蒂安(笑道):你是干什么的?

安迪:我在米兰达・普里斯特利手下

做事。

他摇了摇头。

克里斯蒂安:你可做不好。

安迪:你说什么?

克里斯蒂安:你很聪明,人又好,很

有自己的看法。你干不了这份小品剧本工作。

安迪:你对我一无所知,怎么知道我

能干什么。

安迪把她那杯潘趣酒交给了他。

安迪:请原谅,我得走了。

她动身离开。

克里斯蒂安:让我猜猜,你男朋友在

等你。他……不是高中,是大学认识的?

小伙长得还不错,感情很投入,打算叫你

跟他住到一起,可是你还没拿定主意。

她瞪眼看着他,真不可思议。可是

呢,又觉得很有意思。

安迪:你呀,可不是个好人。

克里斯蒂安:幸会,米兰达女孩。

他走开了。她几乎气炸了。

安迪:顺便告诉你,他真的很帅!

这句话并没有使他回过头来,却引

起另外一些人朝她张望过来。安迪尴尬

地离去。

外景 公寓楼 晚上

安迪正在走回纳特的公寓楼,手里

拎着那个大夹子。路上正巧碰上纳特。

纳特:你当真从保密的地方弄来了

核手提箱,我为你感到骄傲。

安迪(有点儿意外):你要去哪里?

纳特:道格跟他的一些雅虎朋友正

在他家里玩“得克萨斯扑克”。我去取些

华尔街货币。

安迪:我回来了,咱们可以一起出去

玩玩。

纳特(轻声地):哎呀,很抱歉,你骂

了我笨蛋之后呼啦就跑出去了,也没把

话说清楚。

安迪:那么,好,我向你道歉……

他给了她一个吻。

纳特:等会儿见,好吗?

安迪:等一下,纳特。

这时,纳特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

纳特:喂?(就像安迪跟米兰达说

话一样)没问题,道格。我尽快搞到!六

瓶装的?没问题。荷兰的还是德国的?

安迪掐着腰在那里瞅着他。

安迪:真逗。

纳特(对电话):你到底要什么温

度的?

他朝安迪摆摆手就走了。

内景 公寓楼 凌晨

外面天色漆黑,纳特还睡得很香。

可是安迪已经醒来,正要梳洗打理。

如今程序复杂多了,要选择合适的套装,

还要涂脂抹粉。

内景 办公室 稍后 白天

我们看到米兰达,她正在审阅安迪

昨晚取来的那个大夹子里的一摞画样。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正把碟子放回厨房的时候,米

兰达出现了。

米兰达:埃米莉呢?

安迪:她下楼去制作部了。不过,要

是你需要什么,有我呢。

米兰达:你没觉得乐滋滋的,嗯?

安迪摇了摇头:我没有。

米兰达叹了口气:我以为你大概会

乐的。

她给了安迪一张纸条。

米兰达(继续):我要你找出这些过

期杂志。

内景 豪华加长车 白天

米兰达和安迪乘车穿过拥挤的交

通。米兰达一只脚在击打着车底板,有

些着急。她终于俯身向前,对司机罗伊

说道。

米兰达:就把我们放在这儿。

她下了车,安迪慌忙收拾起东西,跟

着也下了车。

外景 市区街道 白天

米兰达沿街而下,她走得很快,在人

行道上窜来窜去,就像一辆跑车行驶在

高速公路上。

安迪抱着重重的一捆杂志紧随其

后,跟上她的脚步实在不容易。

突然,米兰达从安迪的视线里消失了。

安迪:糟了,糟了,糟了。

她终于又看见米兰达了,她正在穿

过马路。

安迪企图跟上,没朝两边看看就踏

入车道,一辆轿车差一点儿就撞上了她。

司机探出车外,把她给臭骂了一通。她实

在没时间去管这些,继续追赶米兰达。

外景 特里贝卡大街 白天

安迪意识到她们来到了詹姆斯・霍

尔特的那条街。她在米兰达进入大厦的

时候终于追上了她。

内景 大厦顶厅 白天

米兰达像海员似地使劲扒开重重的

通往顶厅电梯的门,安迪有些迟疑,不知

道米兰达是否允许跟她一起乘电梯,她

叹了口气。

米兰达:好吧,来吧。咱们要赶时间。

内景 电梯 白天

稍 顿。米兰达与安迪一起乘坐

电梯。

安迪:这大楼很有意思。我上次来

这里,詹姆斯正在举行晚会,这……

米兰达看着她。

安迪(继续):……这就是你不喜

欢跟别人一块儿乘电梯的原因吧。

米兰达微微撇嘴一笑。正是。

内景 顶厅 白天

米兰达一阵风似地走了进来,这完

全出乎人们的意料。詹姆斯・霍尔特跑

过来跟她打招呼。他的助理们都停下了

手中的工作,并且尽量不直眼张望。

米兰达与詹姆斯拥抱。

詹姆斯:不速之客,你总是突如其

来……

米兰达把一个大信封放在他的桌上。

米兰达:你送去的那些画样,秋季

用的。

米兰达四处走着,看了看人造模特

身上的裁料,都是些未成型的杂七杂八

的东西。

詹姆斯:我想要抓住东西方的会合

之处。像盖依莎这样的时髦女性,让她

跟摇滚歌星混在一起,再搭上一些绝望

挣扎的家庭妇女。

米兰达在一件镶有太多荷叶边和

边饰的红裙装跟前停了下来――用怀

疑的眼光审视着它。

詹姆斯(继续):不过很显然,这里

的展品还都是制作中的作品。

米兰达:其实不,它不是,亲爱的。

他看着她:你说什么?

米兰达(继续):你不要去生产这个

品种,要是生产了,我不会给你登杂志,

你也得不到任何百货公司的订单。

詹姆斯:米兰达,我知道这批东西有

点儿悬……

米兰达:我一件件画样翻着看,想找

和服、摩托夹克、方格粗布。(摇了摇

头)大都看不到。而看到的我又不喜欢。

于我,于你,我都不能再让你这么做了。

我的名誉也系于这里的花色品种上。

安迪注视着詹姆斯,整个室内静得

掉根针都能听见。

米兰达(继续):我最早给你做了

专题报道,引起人们对你的注意。你在

码头仓库举行首展时,我是站在前排

的惟一一位杂志编辑,我站在前排为

你鼓掌。

米兰达走近詹姆斯,把一只手搭在

他的肩上。

米兰达(继续):我还记得那次首

展的每一件展品,飘逸的纺绸,鲜亮的

绣品。

她走到安迪身边,拿起那摞杂志。

一边说着,一边一本一本地扔在詹姆斯

面前的桌子上。

米兰达(继续):1997 年 9 月,你

彻底变革了女裙的底边;

1998 年 3 月,你从可怕的僧侣状态

中重新找回了女性;

2000 年 6 月,你率先做出了水彩

花卉;

2002 年 2 月,你横下一条心对时尚

王国的腰身进行了重新考量。

她朝他探过身去。

米兰达(继续):你不只是用衣装打

扮女人,而是去拥抱她,给予她一种从一

般男人身上永远也无法得到的爱。

整个房间死一样的寂静,大家都听

呆了。

这时的米兰达不再是冷漠超然的

了,她在讲着自己情有独钟的东西,你从

她的表情一看便知。

米兰达(继续):你可以让一个女人

觉得很有力量,与众不同,很漂亮,尽管

她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她第一天参加工

作,她的婚礼,她的第一次约会,一个女

人一生当中所有这些重要的时刻,你都

伴随着她。这就是把你放在这个星球上

该让你去做的事。可是这些呢……

她指着那些展品。

米兰达(继续):……简直糟透了。

把它们烧了。再构想些别的。我知道会有

优秀的作品。

说完,她又吻了他一下,便匆匆朝电

梯走去。安迪收起那些《T 型台》杂志,

跟了过去。

詹姆斯:米兰达。

她转回头来。

詹姆斯(继续):谢谢你。

她点了点头。并没有为刚才说的话

而自我膨胀。转身离去。

米兰达一走,霍尔特的一个助理鼓

起掌来,另外几个人也跟着鼓起掌来。詹

姆斯把眼一瞪,都不鼓了。

内景 纳特的宿舍 晚上

纳特在给安迪做吃的――他是个

厨师,做的是一块通常的烤芝士,但看

上去却出奇地诱人。她开始吃起来,饿

得要死。

纳特:我觉得听起来有点儿让人不

愉快。

安迪:是有点儿太厉害了,可是她很

率直。她确实激励了他。你看,她很苛刻,

但她达到了目的。她出了这个行业最好

的书。

纳特:哦,是吗?这个行业最好的书。

那么,这正说明她是个该死的女妖精。

安迪:我是说,她对自己同样很苛

刻。我 7:30 上班的时候,她已经给我发

来一大堆电子邮件,她早上五点钟开始

干,经她审阅批注的杂志样本这时已经

退回到了办公室。我还从未见过这么献

身工作的。

纳特:我说什么来着,你感染了一种

糟糕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得这种病的

人完全照着他们的征服者学样。看来,你

是想要跟她一样了。

安迪:那有什么不好?

他看着她:你当真吗?

安迪(继续):我指的是,她可以想

吃多少块烤芝士就吃多少块,而不增加

一磅体重。

他摇了摇头。

安迪(继续):别这样,纳特。我还是

我,老样子,穿的好一些罢了。

纳特:我喜欢你原先穿的衣服。

她看了他一眼。

安迪:这么说,你不喜欢我的新衣

服了?

他耸了耸肩膀。她眼望着他。

安迪 (继续):真的吗?这件怎么

样? 倍儿新的。

她指着身上的套裙,动手解开扣子,

露出一副比她先前整个衣柜里的东西加

起来都更值钱的胸罩来。

纳特:哎,这个我喜欢。

她笑了起来。他吻着她,将她抱起

来,离开了饭桌。

就在这时候,安迪的手机响了。他们

互相看着对方,都明白她必须接电话。

内景 《T型台》白天

早上,埃米莉坐在办公桌旁。安迪

刚一进来,埃米莉就把她扯到一旁。

埃米莉:哎呀,太好了,你来了。我

需要跟你谈谈。

安迪:哦,天哪。怎么了?我知道了,

昨天没给她上酸蔓果乐福棍,可是真没

有货了……

埃米莉:不是这个。

安迪:她是不是为跟拉格费尔特

的那件事生气?我真不知道他对茶花

过敏。

埃米莉:别说了,安迪。

安迪:要么是那次我把普隆扎・舒

勒说成了“她”,现在我知道了,他们是

两个男人。

她终于停下来喘口气。

埃米莉:安迪!

安迪张大眼睛,怎么了?

埃米莉:米兰达告诉我,你可以开

始做那本书了。

安迪的眼睛张得更大了。

安迪:你是开玩笑吧。哇,那就是说

我一定做对了什么。是这样吧?

她笑了,笑得十分开心。

埃米莉(面无表情):好了,咳,那么

现在……

她向前探着身子。

埃米莉:非常重要的是,你必须严

格照我下面说的去做。

安迪听着,点了点头。

闪前:

内景 《T型台》晚上

我们看到以下情景时,可以听到埃

米莉的画外音。

埃米莉(画外音):你要待在办公室

里,直到各部门的头头交来他们负责的

各个页面,整本书合成为止。

我们看到安迪等在那里。米兰达办

公室周围一带静悄悄的。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晚上

安迪轻轻走进来,端详着米兰达的

办公室――她跟所有人的照片,从德斯

蒙德・图图到帕里斯・希尔顿。

接着,安迪走到米兰达那张原装进

口的白色长沙发,坐了上去。管它的,干嘛

不呢。她倒身躺了下去。很惬意。这

时――

内部通话系统(声音很大):样本

好了!

她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就像光着身

子被人看见了似的。

内景 《T型台》夜里

一位编辑助理把样本交给安迪,这

是一本很厚的书。

埃米莉(画外音):然后你就从衣橱

里取出米兰达干洗好的衣服。

我们看到安迪这么做了――大约

有十几件挂在衣架上的衣服。

外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夜里

安迪走出大厦,不时倒换着手拿着

那本书和那些干洗衣服。

埃米莉(画外音):会有一辆车等

着你。

司机罗伊为安迪打开车门。

内景 豪华车 夜里

安迪匆匆穿过市区,已经很晚了,街

上很静。

外景 中央公园西 夜里

安迪沿街驶去,感到相当自信。

埃米莉(画外音):到了公寓楼,守

门人会问你姓名,带你上楼。

内景 米兰达家大楼门厅 夜里

贝雷斯福德,一座地处 81 街和中央

公园西交叉口的高尚住宅楼。守门人引

导安迪走进电梯。

埃米莉(画外音):你所要做的就是

打开房门,走进门厅,把衣服挂在挂衣钩

上,把样本放在桌子上。

内景 电梯里 夜间

开电梯的人让安迪上了电梯,按动

去顶层的按钮。

埃米莉(画外音):重要的是:就做

这两件事,做完就离开。不要跟任何人

说话,也不要看任何人。米兰达一点儿

也不想叫你打搅她。

闪回: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看着埃米莉。

埃米莉:你都听清楚了吗?

安迪:当然了,书,干洗件,挂衣钩,

猴子也记住了。

她笑了。

闪前:

内景 电梯里 夜间

安迪等待着,书和干洗件很重,她试

图倒一倒手。

内景 走廊 夜间

安迪走进走廊,走廊的顶棚很高,镶

着巨大的吊顶,灯光很暗。米兰达的房

门在走廊的尽头。

出于某种原因,安迪觉得心跳加快。

她打开了房门。

内景 米兰达家门厅 夜间

虽然米兰达的办公室亮得令人目眩,

但寓所的光线却很暗,天花板高得出奇。

安迪抬脚进门,她每走一步发出的

声音都在门厅里回响。

安迪:……干洗件挂在挂衣钩上。

她抬头看见一个挂衣钩,刚要挂上

去,又看见还有一个挂衣钩。那也许是

个墙上烛台?她四周打量了一下。别慌,

不,那是挂衣钩……不对吧,是个兽首

滴水口?

她选择了那个看上去最像挂衣钩

的,把干洗件挂了上去。还好,没有闯祸。

她舒了一口气。

安迪:……把书放到桌上……

你猜怎么着,有两张桌子。

安迪:见鬼。

突然,她听到一种声音。是一个 8 岁

左右的小女孩走进了门厅。这是米兰达

的两个女儿之一,凯西迪,手里拿着小

提琴和弓子。

安迪僵住了。起先,凯西迪的脸上

毫无表情,可是安迪微笑之后,凯西迪

也微笑了。

凯西迪:嗨。

安迪:嗨。

凯西迪用她的琴弓指了指其中一

张桌子。

安迪:哦,谢谢你。

凯西迪笑了。两人就这样短暂地交

流了一下。

忽然,他们听见有人说话。米兰达

和她的丈夫斯蒂芬两个人在起居室里,

从门厅可以看到那边一条缝隙。他们声

音很低,但我们可以听见。

米兰达:你说我该怎么办?正照着

相就走出去?

斯蒂芬:我在那儿差不多坐了两个

小时。

米兰达:我们是在港口附近的楼

顶,手机不通。我跟你说过。

斯蒂芬:我知道饭店里的每一个

人是怎么想的。瞧,他又来了,在那里

等她呢。

说到这里他停了下来,觉得发生了

什么。厅堂里站着安迪,一动不动,凯西

迪对她微笑着。

安迪情不自禁地把眼光投向斯

蒂芬,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下。安迪又

把眼光投向米兰达,两人也互相对视

了一下。

米兰达投给安迪的眼色极其冷酷、

厌恶且有责难之意。她在办公室看她的

眼神从没有这样严厉过。

内景 电梯里 夜间

安迪进了电梯,心怦怦地跳。

内景 纳特的宿舍 夜间

安迪爬上床,躺在纳特身边。纳特

抓起她的胳臂,绕在自己身上。

纳特:你在发抖。

安迪:我……我没事儿。

可是她无法平静下来,甚至无法让

自己闭上眼睛。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进来时,已经做好了遭到责难

的准备,正好碰到埃米莉一脸烦恼地从

米兰达的办公室走出来。

安迪:好吧,你先别发脾气,没什么

大不了的。凯西迪跟我打招呼,我就跟她

打个招呼,后来我朝起居室里看了一眼。

埃米莉:你看了?为什么要看?谁说

过要你看了?

安迪:你说的对,我错了。我也不知

道当时是怎么想的。我太笨了。

埃米莉:你可不能对我这么做,她要

是辞退你,我去巴黎的事儿也就砸了。

安迪:她要辞退我?

埃米莉:我不知道,她很不高兴。

这时她们听到米兰达的声音从办

公室里传过来。

米兰达:安德烈亚。

安迪与埃米莉交换了一下眼神。嘿,

糟了。

内景 米兰达办公室 白天

安迪走进来,忧心忡忡。

安迪:我实在,实在是抱歉,米兰达。

我当时有点儿紧张,我……

米兰达:我需要给我的孪生女儿弄

到新出的《哈里・波特》。。我这就去跑

书店……

米兰达:你是不是跌在人行道上把

脑袋给摔坏了?

安迪:不记得有这事儿呀。

米兰达:几本书我们都有了,两个孩

子想知道下边会怎么样。听说最新书稿

刚刚送到,两个孩子在去奶奶家的火车

上得有点儿东西看看。

安迪:好的,没问题。

米兰达:噢,再说一句。你不会再有

第二次机会了。

内景 《T 型台》稍后

安迪不安地来回踱着步子。埃米莉

望着她。

安迪:我明白,那么出版商在伦敦

了。你能给我电话号码吗?是为米兰达・

普里斯特利要的。(跳切)做什么用的?

我们正在搞一种,嗯,巫术灵感的时装设

计。(跳切)行,我明白。谢谢。

安迪:我实在没办法下午就弄到那

本书,她在逼我,埃米莉。她想辞退我。她

在延长死亡的痛苦,就像一只恶猫对一

只倒霉的小耗子一样。

埃米莉:瞧你,你害了多疑症了。咳,

不光我一个呀。

就在这时,她们听到――

米兰达:安德烈亚!

内景 米兰达办公室 白天

安迪走进来。

米兰达:给我上牛排。

安迪:史密斯和沃伦斯基饭店 11:

45 之前不开门。

米兰达:也许我们该给凯西迪打个

电话,请她来办这件事。昨晚不是她帮

了你的忙吗。

她微笑,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外景 史密斯- 沃伦斯基餐馆 白天

安迪飞入镜头,她敲打餐馆关着

的门。餐馆经理马蒂走了过来,认出

是她。

他打开门,让她进来。

内景 史密斯- 沃伦斯基餐馆 白天

安迪从吧台外面看着正烤的牛排丝

丝作响,一边不安地来回踱步。手机响

了,她拿起手机。

安迪:什么事?能再试试吗?哪怕能

提前一会儿我都非常感谢……谢谢了。

她挂断电话,马蒂看着她。

马蒂:给普里斯特利太太做事,了不

起的工作。

安迪:是了不起,可有意思了,而且

充满了有趣的挑战。

这时窗外有什么吸引了安迪的眼睛。

我们看到了安迪在看什么――餐馆

的门外有一个报摊。最新一期《纽约客》

就摆在最前面,安迪看见一位作者的名

字:克里斯蒂安・哈珀。

内景 克里斯蒂安的公寓楼 白天

这是一幢非常时尚、很有阳刚之气

的公寓楼。克里斯蒂安正在笔记本电脑

上写作,电话响了。

我们听到他和街上安迪的通话。

克里斯蒂安:你开玩笑,是吧?谁也

拿不到那本书,他们像守卫诺科斯要塞

一样守护着它。

安迪:我想你谁都认识,不能想个什

么办法吗?

克里斯蒂安:这不可能,你就告诉她

没门儿,米兰达女孩。

安迪:你见过米兰达吗?

克里斯蒂安:对不起。

安迪:没关系,无论如何多谢了。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端着米兰达要的菜跑过厅堂,

从埃米莉桌旁走过。

安迪:她回来了吗?解雇我了?

埃米莉:你知道,我很少对与我无干

的人讲这些,不过,你得沉稳些。

安迪并没在意她说什么,跑来跑去

忙着取出餐盘和银具,盛放好米兰达的

牛排。

内景 米兰达办公室 白天

我们看到牛排被漂亮地摆在米兰达

的瓷盘上。安迪放好盐和胡椒瓶。

米兰达走进来,但在看到牛排时,她

愣住了。

米兰达:这是干什么?我几个小时

以前就要了。

安迪一脸不解。几个小时?

米兰达:幸好在我还没饿死之前,厄

夫要请我去吃午餐。我 2:15 准时回来,

你给我订一份星巴克咖啡放在这里。

她指着牛排。

米兰达:扔掉。

她动身离开之前。

米兰达:到时候,要是你还弄不到

《哈里・波特》,就别再回来了。

内景 厨房间 白天

安迪端着放着牛排等等的托盘走进

厨房间。

稍顿。她看看托盘,强忍住了把整

盘东西拽到墙上去的冲动。

她把托盘放在垃圾箱的顶口,手一

掀,就把牛排、瓷器、银具等一古脑全部

倒了进去。

内景 星巴克 白天

安迪一边打着手机,一边看着店里

在给米兰达做咖啡。

安迪:哎,劳驾。你一定认识什么

人……(对女店员)你能不能把它弄得

特别热?就像太阳内核那样?

咖啡店的人瞅了她一眼。

安迪:对不起,我的老板很特别。

(对着电话)

行吗?就指望你了。

(叹了口气)

好吧,嗯,谢谢你的努力。

她挂断电话,女店员给她咖啡。

女店员:听起来,你这工作可不简

单哪。

安迪:对,是不简单。这是份了不起

的工作,一百万个女孩儿打破头也想得

到它。

说着她笑了起来。女店员张大眼睛

望着她。

外景 星巴克 白天

安迪用托盘托着点购的东西走出星

巴克。

她站住脚步,停了一会儿。人们在她

身旁穿梭着,她发现自己确实是处在一

个十字路口。

她抬头望了一眼大楼。忽然,她拦住

一个行人,那人奇怪地瞅着她:怎么了,

女士?

安迪:要咖啡吗?

安迪开始把从星巴克买的东西一一

派发给街上的行人。

内景 厨房 白天

纳特在接电话。我们听到他跟街上

的安迪通话。

纳特:辞职?你当真?

安迪:我输了。反正她也要炒我的鱿

鱼,倒不如给她来个先发制人。

纳特:是吗,好,你真行。祝贺你,你

自由了。

安迪笑着挂了电话。紧跟着电话又

响了。她低头看了看,以为是纳特。

安迪:喂?

克里斯蒂安( 画外音):我太棒了。

真的,值得为我树碑立传。

我们听到在街上的安迪与在办公室

的克里斯蒂安之间的对话。

安迪:你不会说弄到了吧?

克里斯蒂安:弄到了。

安迪:不对吧,那么说我真是……找

对人了。

克里斯蒂安:我的朋友的朋友在给

书做封面设计,下午你可以去她办公室

找她,弄个拷贝出来。

安迪站在那里,惊呆了。

克里斯蒂安:喂?安迪?你怎么了?

安迪:事情是……你要知道,我正

打算……

克里斯蒂安(哼了一声):别告诉

我你现在不想要书了。为了得到它,我

不得不去跟一个文件柜那么大块头的

女人上床……

我们看到安迪,她抬头望着伊莱亚斯

- 克拉克大厦,自身犹如踏在悬崖边上。

克里斯蒂安:你要还是不要?

再看安迪,喘不过气来……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沿街跑去。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从一座公寓楼里跑出来,手里

拿着一个大纸袋。

外景 街上 白天

安迪站在一家快印店外边,正打着

手机。

安迪:求你了,你得拖住她,就 10

分钟。

内景 豪华车 白天

我们看到罗伊正把吃完午餐的米兰

达和厄夫接回来。他关了手机,把车子拐

进一条侧街。

米兰达从反光镜里看着他的眼睛:

怎么回事儿?

罗伊:喔……第五街车子太多,普京

来了。

米兰达做了个不高兴的表情。

插入:

一只托着米兰达要的星巴克咖啡的

托盘。我们追随着它穿过厅廊,看着它被

放在米兰达的桌子上。

在它旁边放着,哇!一个纸袋。拉

开镜头,我们看到――米兰达在看那

个纸袋。

这时,我们看到安迪,她站在那里,

没说什么,很安详。

要说米兰达对安迪所做的事情感到

惊奇的话,她并未表现出来。她打开纸

袋,往里面一看。

米兰达:就一本?那我的两个女儿怎

么办。共读一本?

安迪:其实我印了两本,而且是彩

印了重新装订的,使它们看上去不像是

手稿。

安迪微笑着,米兰达点了点头,仍然

不愿表示认可。

米兰达:那两本漂亮的书又在哪儿

呢?我怎么没见到呀。

快切:

内景 火车上 白天

从纽约市开往贝德福德的北方地铁。

我们看到前排座位上坐着一对穿戴

一模一样的小女孩:都是特雷托恩帆布

球鞋, 七式牛仔裤, 粉红的伊左衫和哈

罗猫咪贝雷帽……还有两本一模一样的

《哈里・波特》稿本,从里到外看上去都

像安迪所说的那样具有专业水准。

凯西迪和卡罗琳在去祖母家的途中

正如饥似渴地阅读着这两本书。

切回:

内景 办公室 白天

安迪拿起那个纸袋。

安迪:这是额外的一份,供入档备用。

她微笑着,重新恢复了自信。

安迪 (欢快地):还能为你做些

什么?

内景 卡尔米纳街50号 晚上

安迪头一次先到一步等候纳特。当

他走进这家意大利餐厅时,她已经坐在

餐厅的一个角落里。

纳特:嘿,你看上去很轻松嘛,昨天

还……

安迪:纳特,我有新消息。

纳特:是吗?我也有。我给旧金山的

一些餐馆发了一批信,都是我喜欢的餐

馆,心想,不管怎么样,反正也亏不了什

么。你瞧……他把信给她看。

纳特:我都去谢・巴尼斯面试过了,

你能相信吗?

安迪:哎呀,真了不起。

纳特:真是太凑巧了,你刚刚辞了

职,咱们可以一起出去走走。如果你喜欢

加州的话,安迪,那里有许多好工作,可

以用不着跟精神变态者打交道。

他看了她一眼。

纳特:你有什么新消息?

安迪微笑,她在想用什么方式将消

息告诉他。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拿起电话。

安迪:米兰达・普里斯特利办公室!

她跟以前一样执行着多种职务――

接听电话,装信封,查找女装配件等等,

不过可以看出,她沉稳了许多。

安迪:哦,喂……

内景 艺术馆 白天

我们看到莉莉,她正在切尔希一家

艺术馆后面的一间小办公室里工作着。

安迪(画外音):是以巴恩斯的名义

订的。

莉莉:知道了。

安迪:我这么忙,他也不那么在乎,

所以,我只希望一定要把他的生日办得

快快乐乐。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在接电话,那边电话又响了。

安迪:再见,莉莉。谢了。(接电话)

米兰达・普里斯特利办公室。

这时她被什么人的一阵咳嗽声打

断了。

安迪:我会告诉她你来过电话。谢谢。

安迪朝埃米莉的办公桌看过去,只

见她坐在那里正擤鼻涕。埃米莉用小镜

子照了照自己,脸色难看极了。

安迪:你还好吧?

埃米莉:我可没有时间闹病啊。今晚

还得去义演会,要是我能活到那时候的话。

就在这时,她们听见米兰达的声音。

米兰达;安德烈亚!埃米莉!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白天

安迪和埃米莉一起走进来。

米兰达:义演会之前,我要确定你们

两个都已经熟悉了宾客名单。

安迪与埃米莉交换了一下眼色。

安迪:说真的,我并没有打算出席义

演会,我觉得只有第一助理才去出席。

米兰达:那得是在第一助理没有病

得让人难堪的情况下。你必须去给埃米

莉帮帮忙。

镜头打在埃米莉和安迪吃惊的脸上。

内景 《T 型台》白天

埃米莉把一件东西扔到安迪怀

里――一本看上去类似强盗黑名册的

本子。埃米莉开始一页页地翻着,指出

谁是谁。

看得出来,埃米莉有点儿没好气。

埃米莉:我不明白,她干嘛要咱们俩

都去。

忽然间,她禁不住咳嗽起来,一咳就

是 20 几秒钟。

安迪:看我干什么,今晚是纳特的生

日,我才不想去当这份差呢。

埃米莉:这位是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的馆长……

安迪继续翻阅。

安迪:今晚之前我得记住所有这些

人物吗?

埃米莉:别犯傻。

她又抽出一大本名册来。

埃米莉:还有这些呢,你也得记住。

就在此时,尼格尔闯了进来。

尼格尔:你们在干什么?

安迪抬头向他望去。

尼格尔:哎呀,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

外景 街上 白天

尼格尔大步流星沿街走着,安迪紧

随其后。

尼格尔:黑领结。最高级别的装扮与

款式。真的,没有几个人能获此殊荣。

头发和面部化妆师都在那里等着我们,

哈里・温斯顿还会送去一些花哨玩意供

你挑选。

内景 陈展室/ 工作室 白天

我们是在奥斯卡租赁公司宽敞的陈

展厅 / 工作室。头顶上小品剧本悬挂着大幅商标,

上面写着“奥斯卡租赁公司”。

销售代理们把一件件服装摆到衣

架上。

我们看到安迪,眼前的一切让她惊

叹不已。

忽然奥斯卡本人出现了,他跟尼格

尔互相飞吻。

奥斯卡:尼格尔,我们能为你做些什

么呢?

尼格尔:我们急需打扮好一位贵宾。

他指了指安迪。

尼格尔:问题是,她是 6 号身材。

我们看到人人都露出惊愕的表情,

就好像他说她有三头六臂似的。

奥斯卡:我来看看该怎么办。

内景 工作室 稍后

我们从背后看到安迪,化妆师正在

为她着最后几下妆。

尼格尔从一堆项链中挑选出一条

来,给她戴在脖子上。

尼格尔端详着他的作品,很是满意,

发出惊叹。

尼格尔:你觉得如何?

安迪:嗯,看看吧。

外景 街上 晚上

我们看到一辆轿车悄然驶过一条条

街道。

安迪(画外音):我的脚疼死了,哪

儿都紧。

外景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晚上

整个博物馆灯火辉煌,熙熙攘攘,准

备举行一场大型慈善义演晚会。

博物馆门前的横幅上写着 “《T 型

台》展出:服饰学院:黑与白”。一条红地

毯一直铺到博物馆门里边,上面挤满了

各界名流和摄影师。

安迪(画外音):……我的胸部被

勒挤成了球球,卡在头上的发饰像块大

石头……

车门忽然打开,安迪跨出来站到红

地毯上。

她看上去艳丽照人,完美无瑕,让人

难以置信。

安迪(画外音):好极了。从未感觉

这么好。

她略停了一会儿,然后在红地毯上

东躲西闪地走过,跟在一队摄影师的后

面登上台阶。

这时,埃米莉看到了她。

埃米莉:啊,我的天哪,安迪。你看上

去……真时尚。

而安迪则在那里忙不迭地盯着埃米

莉看,她穿着一件无背带的长裙。

安迪:哎呀……你看上去真苗条。

埃米莉(受宠若惊):都是为了去巴

黎。我在节食,什么都不吃,要是感到自

己快昏过去了,我就吃一小块奶酪。

安迪:那肯定见效。

埃米莉:我知道。再来一次胃肠感

冒,就可以达到我要的体重了。

安迪:真是……了不起。祝贺你。

埃米莉骄傲地微笑着,接着又陷入

一阵咳嗽,咳得骨头都格格作响。

埃米莉:行了吗?

内景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晚上

安迪和埃米莉进来。眼前的景象简

直令安迪窒息:前厅里挤满了纽约的上

层精英,眼前一片白色――白色的郁金

香,白色的瓷器,白色的蜡烛,白色的台

布,连椅子也罩着白丝套。

所有的男嘉宾一色的黑礼服白衬

衫。埃米莉四周看了一下。

埃米莉:今晚的一切都必须完美无

缺,不然她会要我的脑袋。你是不知道,

有多少助理就在要去巴黎的前夕被她解

雇了。我不能那样。

安迪:那咱们就保证让一切都顺顺

利利地进行。

埃米莉:咱们得保证她一进场就见

到我们。

安迪:怎么才能看到她来呢?

就在此时,一种听得见的细语声在

人群中扩散开来。她们跟大家一样及时

转过头去,但见……一位身穿特别显眼

的红色裙装的女士走进了晚会会场。

这当然是米兰达,犹如色彩单调的

大海当中的一颗红宝石。

埃米莉:深红色的詹姆斯・霍尔特作

品,她真是个天才。

詹姆斯工作室里的那件不伦不类的

红裙装,竟被改造成了一件绝品。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

125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