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奥斯卡金像奖提名《穿普拉达的女魔头》电影剧本上

2014-09-23 22:5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淡入

内景 古堡 法国 白天

离巴黎不远的一座 17 世纪的优雅

豪宅。一场百余人的晚宴已准备就绪,一

切都很完美:精美的鲜花、亚麻台布、银

制器皿。

时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云集在这

里。我们看到拉格费尔特,瓦伦蒂诺,马

克・雅各布……

尼格尔・吉卜林,一位 40 岁上下,衣

着讲究的男士,正站在大厅一侧的讲台

前说话。

这个镜头是讲台上另一个人的视

角,现在看到的是尼格尔的背影。

尼格尔:……她的名字已经成为神

话。她的杂志是所有爱好款式、品位和精

细工艺的人们的圣经。毫无疑问,她是我

们这颗星球上最最优雅的女士之一。现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

在有请……米兰达・普里斯特利。

响起热烈掌声。我们从背后看着米

兰达・普里斯特利走向讲坛,只能依稀看

到她那盘起的别致发型和身着长礼服的

凹凸有致的曲线。

米兰达稍等了一会儿,接受大家的

掌声。

镜头反转过来,我们看到刚才镜头

的视角――安迪・巴恩斯,20 来岁,形容

俊俏,衣着优雅,就站在离米兰达几步远

的地方。

安迪微笑着鼓掌。米兰达的光彩也

部分地辉映到她的身上。

米兰达开始讲话。我们只听到她简

短的答词。渐隐……

闪回

外景 市商业区与居住区之间的一

条街 白天

……一辆出租车打弯时发出刺耳的

刹车声。

6 个月前。安迪走出地铁站,手里拿

着一张写着地址的纸条。

她一点儿也不像我们在古堡那里见

过的那位优雅女郎。头发和面装都朴素

得像个大学生。她穿着自己最好的衣

服――白衬衫,蓝裙子,休闲鞋。

早上交通拥挤时间,行人们匆匆走

过。安迪看了看那张纸条。

安迪:再过两个街区就是 57 街。

她抬头看看门牌号。125。便走了

进去。

门卫很快将她拦住,示意她在他的

本子上登记,她签了名。

安迪:伊莱亚斯 - 克拉克在几楼?

稍顿。门卫就那么瞅着她,她被瞅得

心慌起来。

安迪:不,你不是要说。

门卫:亲爱的,你要去的是西 57 街。

外景 第57街 白天

安迪冲出走错的大楼,跑了起来。可

是,她是在逆着人流而行的。镜头后拉,

安迪像一条溯流而上的鲑鱼在人群中快

速前进。

她来到一个路口,开始过马路……

差一点儿被一个骑自行车送信的给撞

上。被吓了一跳的她并没有愣在那里,继

续赶路。

外景 第57街 白天

安迪张望着门牌号。

她看见了,一座漂亮的大楼出现在

她面前。伊莱亚斯 - 克拉克。她加快脚步

朝 125 号奔去。

内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白天

安迪一溜小跑进了大楼,有点儿上

气不接下气,停了下来。眼前的情景让她

惊叹。

四下看去这就是一个大厅,可它那

么宽阔,又那么浑然一体……好像这里

面有自己的四季轮回。

内景 人力资源办公室 白天

安迪在一位面带厌倦的女士对面坐

下来,她是谢里。

谢里背后的墙上挂着伊莱亚斯各种

杂志的封面,都镶在镜框里…… 一本是

新闻杂志,一本是烹饪杂志,一本是健身

杂志……还有《T 型台》。

谢里在她的电脑上打着什么。

安迪:谢谢你们答复了我的求职信。

我很兴奋能有这样的机会来……

谢里:你喜欢跑车?

嗯?!

安迪:实际上,我连哪是跑车哪是巨

轮卡车都分辨不清。

谢里:我有两个空缺……一个是

《汽车大世界》,一个是《T 型台》。

安迪:那个时装杂志?可……

谢里:对呀,是我们的。

安迪:那我下周再来怎么样?

谢里:那可能什么也没有了。

内景 《T型台》接待区 白天

具有时尚感的装璜光洁而优雅。在

一张大接待桌的后边,有一块漂亮的招

牌,写着《T 型台》。

安迪走到接待桌前。

安迪:我是为应聘那个助理职位来的。

接待员指了指,让她坐到那边等候。

已有另外几位女士等在那里,她们一个

个都是又高又瘦,一身随时要与“女机

器人”上阵拼杀的装束。

安迪试着朝其中一位微笑,但对方

却把头扭了过去。安迪坐下来,就听见另

外两个女孩在轻声谈话。

女孩甲:真不敢相信,我居然能进到

这个办公室里来。

女孩乙:可不是吗。哪怕是杀死最好

的朋友,我也要得到这个职位。

外景 接待处 稍后

安迪正打算在那张不舒服的沙发上

安顿下来,忽然,一个比这些女孩们更

高、更瘦,而且,令人惊奇的是,比她们打

扮得更要入时的女孩走了进来。

这是埃米莉,看上去俨然是这个洁

净美丽的时尚王国的一个部件,不过看得

出来,她内心里有一种按捺不住的焦虑。

埃米莉:嗯……安德烈亚・巴恩斯?

埃米莉一抬头,双方四目相遇。这边

埃米莉还在打量着,这个安迪怎么跟其

他的女孩那么不同。

这边,安迪已经站起身来,并且跟着

她朝厅廊那边走去。

内景 《T型台》白天

埃米莉引着安迪穿过大厅。

埃米莉:谁推荐你来谋这个职务的?

安迪:人力资源部送我来的。

埃米莉:他们还真有点儿奇怪的幽

默感。

在长长的走廊尽头有一个隔断……

一间宽大的主办公室外面放了两张桌子。

安迪只能看见主办公室的一部分,

但里面的光亮很吸引人,亮光一直射到

隔断这边。

安迪和埃米莉坐了下来。

埃米莉:米兰达有两个助理――我

是第一助理,现在要面试一位第二助理,

下级助理。(稍顿,戏剧性地)米兰达可

是一位了不起的女士,是个神话。

埃米莉(继续):跟着她干,你今后

去哪里干出版都不成问题。多少女孩子

都拚命想得到这份工作。

安迪:真棒。

埃米莉:要紧的是,安迪,我们是一种

时装杂志,对于时装的关注是至关重要的。

安迪:何以见得我对时装不关注呢?

埃米莉瞅了她一眼。突然,埃米莉的

黑莓手机响了,她慌张起来。

埃米莉:哎呀,天哪。不好,不好,

不好。

安迪:怎么了?

外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白天

一辆黑色轿车在大楼外面戛然停下。

内景 《T 型台》白天

埃米莉霍地站起身来。

埃米莉:她来这儿干什么呀?

她开始像打机关枪似地拨打四位数

的分机号。

埃米莉(继续,就差没喊起来):她

这就到……告诉大家!

就在此时,仪容整洁的尼格尔冲到

埃米莉跟前。

埃米莉 (继续):她的司机来过短

信。她的色彩专家感冒了!

尼格尔转身向办公室喊去。

尼格尔:各就各位!

他穿过大厅跑去,一边用他的男高

音喊着,一边用粘尘辊刷着身上。

外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白天

轿车车门打开,我们看到米兰达不

凡的光彩――价值 2000 美金的鳄鱼高

跟鞋、香奈尔夹克衫、完美的发型、哈里・

温斯顿的豪华耳坠儿……

内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白天

所有的人都处于高度的戒备状态。

助理们拼命把挡路的衣架推到一

边去。

编辑们争先恐后地奔进各自的办

公室。

安迪朝里面看去,只见一位编辑正在

将休闲鞋换成高跟鞋……另外一位在卷

睫毛……还有一位在涂唇膏……还有一

位在把穿在里面的束身内衣调整好……

内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 白天

我们的目光紧随米兰达――也只能

看到她的一部分――那 4 英寸高的鞋跟

格登格登地快速掠过走廊的地面。

还看到人们着忙地做出各种各样的

反应。

门卫、助理和秘书们畏畏缩缩,知名

的部门主管们毕恭毕敬地向她点头行礼。

米兰达保持着快捷的步履,走向电梯。

就要走进电梯的时候,她看见一位

新来的助理编辑已站在里面。后者见到

她之后立即蹿了出来。

编 辑助理:不好意思,普里斯特利

夫人。

她视若无人,用她那经过精细护理

的手指按动了电梯的按钮。

内景 《T 型台》白天

埃米莉环视了一下,看看是否一切

就绪。她注意到安迪。

埃米莉:哎呀,你还在这儿,走开。

安迪站起来。

埃米莉(继续):不,待着。我只是不想

让她从你身边走过。你就坐着搞笑小品别动,就指望

她注意不到你给这块地方带来的瑕疵。

安迪坐下去。

安迪(自言自语):哇,真像个自命

不凡者的王国。

内景 《T型台》白天

米兰达走出电梯,我们第一次看到

她的正面形象。

米兰达・普里斯特利光芒四射,美艳

惊人,浑身上下无懈可击,脖子上围着一

条爱玛仕白丝巾。

米兰达的形象太与众不同了,你一

英里外就可以认出她来。

她跟任何漂亮女人都不一样,米兰

达就是米兰达。

内景 《T型台》白天

埃米莉穿过大厅朝米兰达跑去,陪

她走进她的办公室。

米兰达:你为什么不问清楚?

埃米莉:我问了。他一定是夜里才病

的。真对不起,米兰达。

米兰达:对不起不过是重犯错误的

借口。

我们看见安迪在目睹着这些,可是

米兰达似乎并未注意到她。

埃米莉(滔滔不绝):目前的大致

情况如下。7 点钟,西蒙娜从巴黎办事处

打来电话,她推算出跟泰斯蒂诺一起去

里约拍摄的日子,并已与吉赛尔敲定。7

点一刻,迈克尔・科斯来电话,谈年度模

特评选晚会的事,他正在开曼群岛的家

里,我有他的电话号码。7 点半,光辉食

品的纳塔丽来电话,问你是喜欢夹各种

草莓糖的,还是夹热糖浆的蛋糕。8 点一

刻,塞缪尔斯夫人来电话,嘱你别忘了

今晚去多尔顿开家长会――会后你和

你丈夫在伯纳丁预定了席位。8 点半,多

纳泰拉・菲尔萨斯就近期的迈阿密之行

打来电话,她想知道,除司机、厨师、健

身教练、私人助理、三个女佣和一个游

艇驾驶员外,是否还需要工作人员。她

说由于好的驾驶员很抢手,请尽快给她

回话。

米兰达:好的。两分钟内我就会给他

们一一回话。首先要一下多纳泰拉,然后

是迈克尔,西蒙娜,再就是 杰伊 -Z。告

诉尼格尔,我要他答复泳衣的事情。

米兰达在埃米莉的桌旁停下来,她

脱掉大衣,往埃米莉的椅子上一甩,从

安迪身旁走了过去。埃米莉松了口气,

可是……

米兰达(继续):那是谁?

糟糕。她注意到她了。

埃米莉:没谁呀。我是说,我在为你

初步面试助理,她是最后一位,可是……

米兰达:这事我来做。你显然什么事

情都办不好。

米兰达进了她的办公室。埃米莉看

着安迪。

埃米莉:哎呀,天哪。这不是来事儿

了嘛。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白天

安迪走进来,犹犹豫豫地。埃米莉在

她身后,紧张地张望着。

米兰达光亮的办公室,现在全部呈

现在安迪眼前。

一支施托伊本花瓶里孤零零地插着

一枝花。

弗顿、佩恩、泰斯蒂诺和迈泽尔的一

些摄影作品。一幅由很好的摄影师所拍

的巨幅照片:米兰达与丈夫斯蒂芬以及

孪生女儿凯西迪和卡罗琳一起在汉普顿

海滩上玩耍。

冰镇的佩里格利诺放在桌面的杯垫

上。所有有关杂志的最新一期都被整齐

地摊摆在桌上。

安迪走进来,米兰达正忙着写些什

么,头都不抬。

米兰达:你是谁呀?

安迪:我叫安迪・巴恩斯。不久前毕

业于……

安迪把自己的简历递给米兰达,她

连接都不接。

米兰达终于抬起头来,以她特有的

方式迅速地把安迪从头到脚打量了一

遍,彻底地剖析了一番。

电话响了,米兰达拿起话筒。

米兰达:对,今天 3 点之前搞到所有

的泳衣。(挂机)

你大学主修什么?

安迪:英语,重点是新闻。

米兰达:为什么来这儿?

安迪:因为我觉得我能做好你的助

理,而且……

米兰达(不耐烦):你为什么来这儿?

安迪被她的单刀直入给弄懵了,随

口说出了真情。

安迪:人力资源部见到我的求职简

历,约我见面,他们说要么来这里,要么

去《汽车大世界》。

米兰达听明白了,很喜欢她的诚实。

米兰达:你没看过《T 型台》,是吧?

安迪:没有。

米兰达:在今天之前,你从未听说过

我,是吧?

安迪:没有。

米兰达:你既不时尚,也没

有时尚感。

安迪:那得要看……

米兰达:我不是问你问题。

她终于拿起安迪的求职简

历,粗略看了看。

米兰达(继续):西北大学

日报的主编,不错嘛。

安迪:我关于看门人工会的系列报

道还得过全国高校新闻大赛奖……

米兰达举起一只手。

米兰达:好了。

安迪被这种唐突的结束弄得莫名其

妙,继续说着。

安迪:(继续)……报道揭露了……

米兰达盯了她一眼,安迪马上不说

了。她朝门口走去,可是又停住脚步,转

过身来。

安迪:好吧,你听我说,我也许不太

懂得时尚,可是我很聪明能干,而且我会

很努力地工作――

米兰达呢,什么也没说。

安迪(继续):就这样吧。我要说的

就是这些。现在我就……再见。

内景 麦克索利酒吧 晚上

一间灯光暗淡、吵闹熙攘的酒吧,20

来岁的人会经常光顾的那种。

安迪跟她的男友纳特,还有他们的

大学同学道格和莉莉在一起。纳特是一

个友善、俊朗、笑容满面的男子。

道格的体格像个足球后卫,非常可

爱。莉莉则附庸风雅,总想标新立异。

安迪显出一副谦恭的样子。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

安迪:我基本上是初入社会,没有经

验,我对她说,我真不知道她是纽约出版

界最重要的人物之一。哎哟,接下去我就

像发了疯似地说个没完。

莉莉:你什么时候能知道录没录取?

安迪:你没听见我刚才说的吗?我是

个傻瓜。没戏了。

道格:你怎么知道,这可不好说。米

兰达・普里斯特利是有名的叫人猜不透。

安迪:天哪,怎么会连你都知道她而

我却不知道呢?

道格:那就是说,我其实是个女孩儿喽。

莉莉: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道格:说真的,米兰达可是个大彩

头,我敢说上百万的女孩子拚命都想弄

到这个职位。

安迪:行了,你已经吓着我了。

道格耸了耸肩膀。安迪想了一下。

安迪(继续):也许我不该为这件事

烦恼。那是个时装杂志,不就是乳沟和唇

膏什么的吗?我为了当一名记者连法学

院都没去上。《T 型台》不适合我。

她的朋友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色。

纳特:怎么说呢,你总得从某个地方

开始干吧。

莉莉:是呀,你瞧纳特,他现在在奥

尼尔的店里拾弄鸡肉,为的是能一步步

升为厨师。我呢,我会接受艺术界里任何

一个职位,哪怕并不完全是我所想要的。

安迪:那你们的意思是说,我刚把我

在新闻界开创局面的大好机会给错过

了。真有你们的。

稍顿。安迪两手捧着头,发呆。

道格:幸运的是,我已经有了梦想的

工作。

莉莉(哈?):你是公司的研究分析

师还……

道格:……那可全是钱啊。最妙的是

周四有免费的面包圈,还有妓女。

大家都拿眼瞪他。

道格(继续):好吧,那就没有面包

圈。(停顿一下)只有几个妓女。

内景 纳特的寓室 黎明

房间很小,窗户朝着通风天井。一张

床垫放在地上,安迪和纳特在睡觉。

微弱的光线开始慢慢映入房间。纳

特醒来,把安迪搂向自己,很快两人便接

起吻来,吻着吻着天也亮了,渐渐地越吻

越热烈,就在这个时候……

安迪的手机响了,声音很大。铃声似

乎有意在调侃:“嘿,又来打搅了。”

安迪伸手去摸,摸到了手机。

安迪:喂……现在?

她瞅了一眼闹钟,时间是早上 6:45。

内景 安迪的寓室 早上

安迪慌慌张张地试穿着自己所有的

衣服,床上堆了一大堆本想淘汰的衣物。

衣橱里面已经空空荡荡。

她对着镜子端详身上的套装,忽然

产生一股怨恨自己的心情。

她试图脱掉套头毛衣,可领口太紧,

只见她一边转圈跳着,一边使劲地拽。

内景 接待处 白天

安迪跟一群来《T 型台》的女孩子

一起走出电梯,她们个个都打扮得很精

致,只有她看起来那么煞风景。

内景 接待处 白天

安迪在那张软沙发上坐下来,埃米

莉走了进来。

埃米莉:我希望你明白,这是个难度

很大的职务,而你完全不是那块料。你要

是把事情搞糟了,倒霉的是我。

她说着转身走去,安迪跟在她身后。

安迪(自言自语):那好,我就没有

压力了。

埃米莉:米兰达到来之前我们还有

7 分钟,快走。

内景 《T型台》白天

埃米莉领着安迪沿着走廊走过一间

间办公室,一边走一边向人们介绍着她,

并不放慢脚步。

埃米莉:这位是饰品部的乔斯林,乔

斯林,这是安迪,接替我的新手。安迪,这

是斯蒂夫,助理艺术指导……我们所见

到的女士全都在 25 岁上下,高约 6 英

尺,重约 100 磅。男性雇员们,不管是异

性恋还是同性恋,也都精于把自己打扮

得整洁时尚。

忽然间埃米莉看见一个高挑、漂亮

的非洲裔美国女人。

埃米莉: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女

妖!?

莉萨:我就是过来跟尼格尔打个

招呼。

埃米莉跟莉萨拥抱,然后朝安迪转

过身来。

埃米莉:这是莉萨,我就是她的继任

者。米兰达很喜欢她,另给她安排了一个

特别令人羡慕的工作。

安迪看着莉萨,十分好奇。

莉萨:没什么,(装做不经意的样

子)《纽约客》的助理编辑。

安迪:《纽约客》?开玩笑吧。

埃米莉:对,她可会开玩笑了。尤其

是跟她不认识或不在意的人。

埃米莉朝莉萨瞅了一眼。意思是,你

能相信这些新人吗?

莉萨:喏,来了。

她举手招呼安迪昨天见过的那个穿

戴整齐的男高音。

他向安迪伸过手来。

尼格尔:尼格尔・吉普林。时装指导。

你就是新埃米莉吧?

他上下打量着她,不过眼神要比米

兰达温和许多。最后他盯住了她的脚。

尼格尔(继续):那是什么玩意儿?

安迪:我的鞋呀。大学二年级的时

候,妈妈在诺德斯特罗姆给我买的。

尼格尔:所以像老古董。

安迪笑了笑,不知说什么。他牵着她

的手,让她转了一圈。

尼格尔:(继续)哎呀呀,我很喜欢

你的样子,就像是俄克拉何马与新泽西

相爱所生的孩子。

安迪:实际上,我是辛辛那提人。

尼格尔:不对,这不可能。你不是。

他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一下。

尼格尔 (继续):欢迎你来玩偶之

家,孩子。

他挽起莉萨的胳臂,带着她一股风

似地离去。埃米莉转向安迪。

埃米莉:我还有 3 分钟时间,跟你讲

讲你要做的全部工作。

内景 《T型台》白天

埃米莉指给安迪看,她的办公桌就

是米兰达办公室门前隔断里跟她挨着的

那一张。

埃米莉:你和我负责电话……咱俩

必须总有一个在这里接电话。她很讨厌

打来的电话转成留言。除此而外,我们有

穿普拉达的女魔头

着完全不同的分工。我负责她的日程安

排、开销和约会。还有最重要的……(密

集的鼓点,她神采飞扬)秋天我要跟她

去巴黎出席时装周。

埃米莉指着她的电脑显示屏上那幅

护屏画面:埃菲尔铁塔。

安迪:太棒了。

埃米莉:巴黎漂亮极了。 穿上特别

设计的服装,出席所有的展示会。那可是

一个人一生当中所能遇到的最美的事了。

(笑逐颜开)而这一次,这个人就是我。

安迪看着埃米莉,被她激动的样子

惊着了。

此时,尼格尔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

双由周仰杰设计的黑色露跟皮鞋,那样

式十分惹眼。

尼格尔:8 /

1

2码,对吧。

安迪:对呀,可是我觉得不……

尼格尔:行啦,你留着当紧的时候用吧。

他把鞋子留下就走了。

埃米莉:现在来说说你的职责。首先

是她吃的东西。

内景 《T型台》白天

埃米莉演示给安迪看,如何迎接好

米兰达的到来。她们在厨房、办公室外间

和米兰达的办公室之间来回走动着。

埃米莉:必须得是佩里格利诺牌的

矿泉水,冰镇的,而且要放在她右手两点

钟的位置上。这是我们惟一使用的杯垫,

斑木做的。

安迪:真好,我不懂那是什么,但听

起来就很凉爽。

埃米莉:她的早餐和午餐总是老一

套。早餐是煎鸡蛋火腿,午餐是牛排,嫩

得简直会说话。我们一天要跑一趟星巴

克,她要的是堆着高高的白色巧克力的

摩卡咖啡,烫得要命。外加两片蓝莓英国

松饼和一根酸果蔓乐福棍。

安迪:真不敢相信她是这么个吃法。

她那么苗条。

埃米莉:是呀,我一直很羡慕她的那

种……新陈代谢系统。

埃米莉抱起一摞杂志。

埃米莉:最后一件事情,期刊杂志。

两人走进米兰达的办公室。埃米莉

把杂志摊放在一张桌子上。

埃米莉:扇面那样摊开,做到每本间

隔为 3/4 英寸。

她们又回到外面的办公室,埃米莉

看了看时钟。

埃米莉:然后……

时钟走到 7:30。

埃米莉:……

乓!

就在这时,米兰达出现了。她一边用

手机讲着话,一边甩下匆匆跟在她后面

的人们。

米兰达(对着手机):……我告诉

过他,我们决不会再用格子尼或塔夫

绸了……

她从安迪和埃米莉身旁走过,既没

有跟她们打招呼,也没有停止其通话。她

把大衣往安迪的桌上一撂,就走进了她

的办公室。

埃米莉:第二助理还要管外衣。

安迪:外衣?

埃米莉打开一个衣橱,安迪拿起大

衣,把它挂了起来。

安迪:大衣,知道了。

埃米莉:还有,慢慢地你还要管起

本书来。

安迪:那本书?(反应过来)瞧,你

说什么我都要重复一遍。真够犯傻的,

不是吗?

埃米莉拿起一本电话簿那么大的活页

本子给安迪看,她打开本子,一页页翻着。

埃米莉:这东西可是圣经啊。杂志的

最后样本。

米兰达要对杂志的每一个细节进行

拍板,连夜进行编辑。这本书是你一生当

中所能接触到的最重要的东西了,再就是

你新生婴儿的脸,以及最后,上帝的脸。

安迪瞅了瞅那本书,它令人肃然起

敬,很酷的样子。

埃米莉(继续):我们每天晚上把这

本书和她干洗的衣物送到她家。

安迪:送到她家?(意识到)糟糕,我

又犯傻了。

埃米莉:只有当米兰达信任你,觉得

你配得上时,才会叫你去送书。在那之

前,我的美差就是留守到很晚,等各部门

的活儿都干完。这时,埃米莉的电话响

了,她拿起电话。

埃米莉(继续):她要见你。

埃米莉手里举起那双周仰杰的露跟

皮鞋。

埃米莉:我请求你。

安迪:谢谢,不过我真是觉得不需

要。她一定不会跟我的穿戴过不去的,

是她聘的我,记得吗?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白天

安迪进来时笑眯眯的,怀着热切的

希望。米兰达的座椅正好背朝着她。

安迪:早安,米兰达。我能为你做点

儿什么?

米兰达转过身来,她的目光先盯在

安迪的鞋子上,然后向上移到她的脸上。

这个过程好像用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

在所有她可能采取的可怕举动当中,米兰

达选择了最可怕的:她笑了。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飞快跑出米兰达的办公室,快

步走过埃米莉。拿起那双周仰杰皮鞋,穿

在脚上,又走回米兰达的办公室。

埃米莉立即从桌上抽了一张纸巾,把

安迪换下的鞋子捏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安迪又退了出来。

安迪:她说她需要从拉尔夫・劳伦那

里选一件裙装,下周跟瑙米一起去米塞

尔拍摄时要用。

埃米莉:她有没有说哪一件裙装?

(安迪摇摇头,没有)

说没说哪一种?

(没有。)

颜色?形状?材料?

(没有。没有。没有。)

天哪,我最怕她来这一手。

内景 《T型台》稍后

埃米莉用笔记下些什么。安迪在看

手里的地铁图。

安迪:去拉尔夫・劳伦商店,我先乘

6 号线,再……

埃米莉:你不用去店里。

安迪:当然了。那我去……(思忖

着)……他家里?

埃米莉(天哪!):你得去展厅。就在

麦迪逊对面的三宅一生。

安迪:三宅一生,太好了。是家饭

店吗?

埃米莉眼里露出一副十分不屑的

神情。

安迪(继续):看来不是吧。

埃米莉:你还得取回另外一些东西。

她给了安迪一张单子。

安迪:好嘞。

安迪起身,拿着她的地铁图。

埃米莉:为伊莱亚斯 - 克拉克跑差

事,你不能坐地铁,千万不要坐。

安迪:等一等,你开玩笑吧。(兴奋)

那我打的?

埃米莉交给她一张单子。

埃米莉:你有整整 45 分钟时间,你

必须在这段时间里把所有的事情做完。

外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大厦 白天

安迪走出大楼,看见一辆黑色林肯

加长豪华车。她走到车旁,忍不住开心地

笑了。

内景 林肯车内 白天

安迪高兴地四下打量着,看到一只

小冰箱,把它打开。

安迪(兴奋地):哎呀,天哪!健怡可乐!

她从反光镜里看到司机洛伊在看

着她。

安迪(试图掩饰):我呀,嗯,真有点

儿渴了。

洛伊笑了,是挺可乐的。

内景 拉尔夫・劳伦展厅 白天

安迪看着销售代理拿出一件又一件

裙装。

销售代理:新来的吧,祝贺你。谁都

拼命想得到你这个位子。

安迪:我听说了。

销售代理:当然了,这些裙装她需要

留多久就留多久。另外……

她取出一只袋子,开始往安迪的胳

臂上摞着东西。

销售代理(继续):这是给米兰达的

孪生女儿的,她们喜欢橄榄球。 这是给

她先生的,我加了两套新套服。

内景 香奈尔 白天

安迪走进香奈尔,这是 57 街上一栋

三层的高尚建筑物。女售货员拿给她一

件很小的白色网球短裤。

安迪: 这是给她哪个女孩的?

售货员(咯咯笑):专为米兰达定做

的,傻样。

安迪瞅着短裤,实在小的不近人情。

内景 爱玛仕 白天

爱玛仕的女销售员在安迪伸出的胳

臂上一共摞了 25 盒丝巾。

女销售员:要不要叫司机来帮帮你?

安迪:来不及了,要晚了。

内景 伊莱亚斯- 克拉克门厅里 白天

饰品部的编辑乔斯林在等电梯,终

于赶回来的安迪抱着一大摞丝巾盒子抢

上前去。

安迪(得意地):总算按时回来了。

(避开乔斯林的目光)你不介意吧?

乔斯林:米兰达真是会挑能干的女

孩子。

安迪(指丝巾盒子):她一定是很喜

欢这些东西。

乔斯林:爱玛仕白丝巾,那是她的个

人标志。从未见她不戴过,她用丝巾简直

像用纸巾一样。

安迪:噢。(稍顿一下)喂,你什么时

候需要找人写点儿东西的话,我做过校

报的编辑。

乔斯林看了她一眼。

安迪(继续):算我没说,你别介意。

她们听到电梯来到的铃声,走进电

梯。忽然间,乔斯林看见米兰达正朝电梯

走来,她马上又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米兰达站在电梯跟前,看着安迪。

安迪留在电梯里没动,看上去有些

迷惑;米兰达等在那里。

最后,还是乔斯林走进电梯,一把把

安迪拽了出来。米兰达独自进入电梯。待

门关上之后……

安迪:我们不能同她一起坐电梯吗?

为什么?

乔斯林:你都上任半天了,还在问为

什么,真让人担心。

内景 《T型台》白天

安迪抱着一大堆东西进来,埃米莉

马上站起来。

埃米莉:谢天谢地,你可回来了,我

得去方便一下。

安迪:我走后你就没方便过?

埃米莉:我不告诉你了吗,这儿电话

一刻也离不开人。一秒钟也不行。我要去

吃午餐,咱们一人 14 分钟,我先去。

安迪看着埃米莉摆着她那铅笔一样

细削的屁股,朝走廊那边走去。

安迪:你吃午餐?

内景 餐厅 白天

面类食品餐台,没人。

比萨餐柜,也没人。

沙拉餐台,莴笋区挤满了姑娘们,但

她们都离沙拉浇汁远远的。

安迪朝没什么人的汤类柜台走去,

往碗里盛了一点儿玉米羹。尼格尔也过

来了。

尼格尔:嗨,辛辛那提人。

她面带微笑,他看见她往托盘里放

着什么。

尼格尔:玉米杂烩汤,有意思。

安迪瞅着她,有些不明白。

尼格尔:没啥,选得好。我只是觉得

玉米杂烩里有一种成份,吃了容易发胖

罢了。

安迪:玉米不是一种蔬菜吗?

尼格尔:你可真够新鲜的。

他们坐下来用餐。

安迪:这么说,这里的女孩子什么都

不吃?

尼格尔:自从 2 号变成了新 4 号,0

号变成了新 2 号以来。

安迪:我是 6 号。

正吃着沙拉的尼格尔一下给噎住了。

安迪呢,她把一片面包醮着玉米杂

烩汤吃了下去。

餐厅的那一边

……看到这种情况,有两个时装助

理吓得张大了嘴,就好像安迪的叉子戳

到她自己的眼珠子。

安迪注意到,一位穿戴昂贵的矮个

男子,在一群看上去很有身份的人物的

簇拥下走了进来。

安迪:那是谁呀?

尼格尔:厄夫・拉维茨,他是……

安迪:……伊莱亚斯 - 克拉克的老

板,哇。

尼 格尔:就是他。个子小,可是拳

头大。

安迪看着厄夫拿起一个托盘,排队

向前走。

安迪:他盛的也是玉米杂碎汤,真

聪明。

安迪看厄夫走了神,不小心把汤滴

到了自己套衫上。

安迪(继续):哎呀,糟糕。

再看尼格尔,他笑了。她朝他望去。

安迪(继续):我说了,你别见笑。

他看着她,什么?

安迪(继续):你能不能借我一件

套衫?

尼格尔:找对了。我这个借衣服的可

坏得很呀。

安迪:鞋子我已经穿上了,接下来

嘛,就是一件裙装,然后就齐了!我就跟

“漂亮女人”一样,旋风似地从旋转门进

进出出,麻雀变凤凰。

尼格尔:那样……不好吗?

安迪:尼格尔,我是有顾忌的。我是

个记者,不会总在时装界干下去。我不会

为了这份工作而把自己整个人都变个样。

尼格尔(呵呵大笑):谁告诉你的?

安迪手表的闹铃响了。

安迪:我还有 45 秒,必须马上回到

我的办公桌。

她微笑着站起身来。

尼格尔:一堆顾忌再加一块数码手

表,唉,太可怕了。

内景 米兰达的办公室 白天

杂志的员工集合在米兰达的办公

室里。米兰达把架子上挂的裙装一件件

看罢。

米兰达:太 80 年代了。太松松垮垮

了。80 年代都不止呢。太可怕了,我简直

不敢相信。

她用眼睛扫视着每一个人,显然她

极其失望。

米兰达(继续):设计样式本想叫新

裙装,可这些却是全世界最老式、最过时

的令人厌烦的裙装。

这时,安迪走了进来。她悄悄地把米

兰达要的咖啡放在她面前。

米兰达(继续):我们得从头来。

她看了安迪一眼。

米兰达:坐下,埃米莉,我要你把所

有的改动都记下来。首先……

安迪(径直地):其实,我是安迪。

米兰达:什么?

安迪注意到,她使得整间屋子的空

气都凝滞了。

安迪:我叫安迪,就是安德烈亚,可

人们都叫我安迪。

米兰达:多么有趣的故事呀,那么有

意思,那么充满有益的信息。

所有的人都盯着安迪,安迪掏出笔

记本。

米兰达:裙装是重要的,实际上是至

关重要的。女人需要分离出不同的侧面,

以便应付一天当中各种各样的场合。

她从衣架上抓过来一件裙装。安迪

看着她。

米兰达:这件虽然带有闪光片,但

它是工装布,谁也派不上用场。我们要

给女士们以清晰的选择。(对安迪)你

看什么呢?

安迪:我?没什么,我……

米兰达:你觉得你很了不起是吧?我

们在讲裙装,而你在偷偷地笑。

安迪:我没有呀。

米兰达:内心里,你在偷偷地笑。

这时屋里一片寂静。在场的所有

的人都曾在不同的场合经受过这种揶

揄,但这一次他们都很庆幸,挨呲的不

是他们。

安迪: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看

不起任何事情。这是我的信条,我发誓。

米兰达:看见你身上穿的那件松松

垮垮的套衫了吗?卡梅伦・迪亚兹就是

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上了《T 型台》的

封面,那件詹姆斯・霍尔特设计的雪纺

绸细条装。就是这个蓝色很快出现在另

外八位服装设计师的作品中,并且流传

到了二流的设计师、百货公司的品牌

上,然后又传到一些可爱的差价批发市

场,你肯定是从那里买到的。这个蓝色

就价值几百上千万美元,还有许许多多

个就业机会。

她朝安迪笑了笑,安迪为之震颤。

米兰达:你那种超然的态度是不被

容许的。对于这个杂志是这样。对这个行

业是这样。包括在我的面前,也是这样。

内景 公寓 晚上

安迪试图在一天的工作之后放松下

来,她一边脱下上班的衣服,换上运动

衫,一边大声吼叫着发泄。纳特看着她,

感到好笑。

安迪:可以说,她是我所遇见过或

听说过的最可怕的人了。不把她周围的

人都弄得害怕、紧张甚至想自杀,她就

不快活。

她套头穿上一件西北大学的旧运

动衫。安迪(继续):而所有的人都装得

像是在治疗癌症的样子。(学着米兰达

的声音)裙装是重要的,实际上是至关

重要的。(回到自己的声音)实际查证一

下,夫人,“裙装”不过是因为你的“牛

仔服”洗了才穿的东西罢了。

纳特:你明天不去不就得了,或者干

脆辞掉。

安迪:我不能放弃,纳特。她也许是

个恶魔,但这个职位是个天大的机遇。尽

管我对天发誓,我要做的是直面其人,说

出我的真实想法。

迅速切换到:

内景 《T型台》白天

米兰达走进来。

安迪:早安,米兰达!很高兴见到你。

米兰达将外套往安迪面前一撂,连看

都不看她一眼,就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安迪(悄悄地):……我吗?我很好,

谢谢问候。

内景 《T 型台》白天

安迪用瓷盘端来米兰达要用的煎鸡

蛋。她看了一眼。

米兰达:都凉透了。

安迪差一点儿要说出 “你还没尝

呢”,但又止住了口。

安迪:我马上给你换一盘。

她端起托盘朝外面走去,当她背过

米兰达的时候,做了个极其不满的表情。

内景 《T型台》稍后 白天

安迪在她的桌旁打电话。

安迪:我会告诉米兰达的,好嘞。

她挂上电话,埃米莉厌恶地扫了她

一眼。

安迪 (继续):你是在说我不该说

“好嘞”。

埃米莉递给她一页纸。

埃米莉:这是米兰达去迈阿密与多

纳泰拉度周末的日程安排。如果她需要

什么,会打电话给你。这是做第二助理的

额外差事。记住一周七天,你的手机时时

刻刻都要开着。(一板一眼地)别 - 捅 -

娄 - 子。

镜头打在安迪脸上,有所顾虑的样子。

外景 西村大街 白天

我们看到安迪的父亲理查德,高高

的个子,虽然略微有点儿超重,但衣着合

体,很有派头。他正在按安迪宿舍的门铃。

安迪出现在窗口。

安迪:爸爸,我这就下来。

内景 楼梯 白天

安迪扶着理查德上楼梯,他已经气

喘吁吁。

理查德:我一般是不出席宪法法律

大会的,可是一想,这是多好的一个机会

来看看我的安迪。

内景 安迪的宿舍 白天

安迪的父亲环视了一下,看到屋子

很小,那种厨房 / 浴缸的布局。他尽量不

表现出自己的吃惊和失望。

安迪:还能看到外面的景色呢。

她把他领到一个位置,从那里使劲

伸着脖子朝一边看去,可以看到一些建

筑物很小的一部分侧面。

内景 蓝绶带 白天

安迪和父亲在沙利文大街的一家餐

馆吃饭。

理查德:再说说你那份工作的情

况。我和你母亲都急等着看你的第一条

剪报呢。

安迪:说实在的,我一时半会儿不会

写东西,更多的是做事情。为米兰达做些

行政事务。做得好的话,我会升为第一助

理,然后米兰达或许会把我提拔到一个

更好的职位上去。

理查德:噢,明白了。或许。

安迪:是呀,我知道。好像是一种赌

博。可是,我见过有人在米兰达这里干

过之后去了好地方。《纽约客》的……

父亲吃着东西沉默了一会儿,什么

也没说。

安迪:哎,怎么样?说话呀。

理查德:安迪,有点儿不好说。你从

家里走的时候真有一股子改天换地的精

神,可是现在,你连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没

能做上。

安迪:我必须一步步来,总得从什么

地方开头吧。当然了,我知道你不理解,

因为这儿不是你那个世界,但是跟着米

兰达干是大有前途的。

理查德:我倒是觉得你去斯坦福法

学院才大有前途呢。

安迪:爸……

理查德:那学校那么难进,而你却随

手放弃了……

安迪:爸,你是律师,你的父亲也是律

师,还有你的弟弟,咱们家律师太多了。

理查德:那你为什么还报名?

安迪:因为是你叫我报的。这辈子

就 那 么 一 次……做你认为我该做的

事。可是,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终于

轮到了。

理查德:那么,这就是你的梦想,给

时尚编辑端咖啡?

安迪:要是我去给高级合伙人端咖

啡,你是不是觉得好些?

理查德:会的,真的。因为法律凭的

是才智,它实实在在,它……

此时,手机响了,安迪低头看了看。

安迪:是米兰达。

她拿起手机。

内景 迈阿密国际机场 晚上

米兰达被包围在周末回家的人群

当中。

米兰达:我的航班取消了。

她开始在机场里走动。

米兰达(继续):我必须赶回家,今

天晚上。双胞胎明天上午在学校有演奏

会,我不能不去。

内景 蓝绶带 晚上

安迪在饭店的嘈杂声中尽力接听着。

安迪:等等。我听不清楚。(对理查

德)一会儿就来。

她走到饭店外面。

外景 蓝绶带 晚上

透过窗子,我们看见理查德一个人

在吃饭。安迪打手机的快速切换镜头。

安迪:准是发生了……

(跳切)我问过那家航空公司了。我

来跟你们经理说。

(跳切)有退票的给我个回话。

(跳切)对不起,米兰达。我正尽最

大努力。很明显,有不少大型会议在城里

召开,所以……当然了,我会继续争取。

外景 街上 晚上

安迪和理查德站在明斯科夫剧院门

外,屋顶上有人拉着小提琴。

观众鱼贯入场,安迪还在打着电话。

理查德手里握着票,等在那里。

安迪:先生,要紧的是这次航班得有

她一个座位……等一下……

(她拨转电话)

米兰达,事情是所有的包机公司都

下班了……等一下…… (她再次拨转

电话)

过会儿再给你打电话,请你跟上司

再说说。

(她又拨转电话)

米兰达?喂?见鬼。

她发疯似地重拨号码。

理查德:安迪,行了。这是周日晚

上,看在上帝的分上。该怎么着就怎么

着吧。演出开始了,走吧。他试图拉着她

走进剧院。

安迪:爸,不行。

理查德:行,你可以。你已经尽了最

大的努力。你没法做到她要求的,她的要

求是办不到的。

她看了他一眼。

理查德(继续):咱们进去吧,好吗?

我这么久没见到你啦。

安迪有些犹豫。

安迪:好吧,走。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