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好莱坞喜剧之王金・凯瑞《月亮上的男人》剧本二

2014-09-19 19:0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样子 ,他戴上单片眼镜 ,僵硬地走了起来。

安迪(扮成德国人) :汪(我) 凉(两) 个都

要 ! 汪(我) 要那个小姐 ……寒 (还) 要那个

有凉(两) 个大苹果的 !

两个被选中的女孩拉着安迪的手把他

带走了。他走到门口 ,紧张地看了祖姆达一

眼。祖姆达笑着安慰他。安迪咽了咽口水 ,

走了进去 ……

过了一会儿 ,祖姆达开始应付那个年长

的妓院老板娘 ,看她的表情便知她对这些事

早已司空见惯了。

祖姆达 :今天很特别 ,我朋友第一次找

妓女。

老板娘(嘲笑地) :你说什么 ? 安迪差不

多每个周末都来。

祖姆达(几乎惊掉了下巴) :你是说 ……

安迪 ?

老板娘 :他不总叫这个名字 ,有时候他

是托尼 ,穿着燕尾服 ……

祖姆达起先还怀疑 ,然后他大笑了起

来。连他都被耍了。

内景 ,野马农场卧室 ,白天

安迪正在和两个妓女摔跤。他们扭作

一团 ,四处乱滚 ,三个人都只穿着内衣。安

迪突然把那两个人都翻倒了 ,用手臂扣住她

们 ,两人动弹不得。

安迪(喘着气 ,低头看着她们) :你们都

让着我。

妓女(性感地傻笑着) :那又怎么样 ……

安迪(笑着躺倒在床上 ,稍顿) :嘿 ! 如

果给你们 300 块钱 ,愿不愿意跟我去洛杉

矶 ,咱们去搞一台电视演出 ? (切至)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拍练厅 ,白天

《出租车》剧组的演员们拿着剧本围坐

在一张大桌子旁边 ,每个人看上去都怒不可

遏。艾德・温伯格走了进来。

托尼・丹泽 :他在哪儿呢 ?

艾德 :他刚到。

卡罗尔・凯恩 :他迟到了一个小时。

艾德 :听我说 ,别人跟我说过这个克利

弗顿有点古怪。这星期 ,你们必须把他伺候

好了。

突然 ,门“嘭”地一声打开了。托尼蹦了

进来 ,他脏兮兮、醉醺醺的 ,手里攥着一个用

棕色袋子裹着的酒瓶子。

托尼・克利弗顿 :出租车 ―――吃喝玩乐 !

寻欢作乐 ,人民公社 ! 这些词都和《出租车》

这个词压韵 ! 是吧 ,姑娘们 ?

小温迪和那两个妓女大摇大摆地走了

进来 ,她们把自己打扮得像是荡妇。托尼感

觉很好 ,他们大叫大嚷起来。剧组的演员们

都瞠目结舌。

托尼・克利弗顿 :怎么都哭丧着脸 ? 你

们快给我读剧本 ! (吃吃地笑) 不过 ,都别担

心 ! 兄弟我熬了一晚上 ,把要改的地方都写

下来了。(拿出写得乱七八糟的几张纸) 我

给我加了一首曲子 ,把裘德・赫尔斯删掉了 ,

我还把地点改在了马迪格拉斯 !

艾德脸都绿了。 (切至)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 ,当天晚些时

这里正在试演。托尼站在一辆车的前

盖上跳着踢踏舞。他做了个“奇特”的动作 ,

他的酒瓶突然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演员

们都强忍着看他在那儿表演。

托尼・克利弗顿 :下面是新的主题歌(开

始演唱) 。

哦耶 ,

我们开着出租车 ,

我们玩得很舒坦。

哦耶 ,

我们都是同事 ,

我们作完这变态工作。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机房 ,白天

心烦意乱的艾德和乔治坐在一起。

艾德 :乔治 ,已经耽误两天了。星期五

就要拍。我们必须让他走 !

乔治(担心地) :我怕安迪会受不了 ……

艾德 :那咱们现在就下去告诉他 !

艾德指着大摇大摆、四处乱逛的托尼。

乔治使劲摇头。

乔治 :下边那个人是托尼 ,不是安迪。

真的 ,就像“茜碧儿”―――安迪没在这座房子

里 !

艾德(死死地瞪着他) :那好 ,不管那人

是他妈谁 ,他现在被解雇了 !

乔治(叹了口气) :好吧。但是我们得先

跟安迪说一声。我估计他在旧金山 ,正准备

一个音乐会。

艾德感到意外 ,挑了挑眉毛。(切换)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机房 ,过了一

会儿

乔治在打电话。艾德在原地走来走去。

乔治(对着电话) :嗨 ,黛安 ,我是乔治。

我找安迪 ,他在旧金山。(假装等了一会)

好 ,我等着。

艾德扫了一眼下边的舞台 ,托尼就这样

忽然不见了 ,他像变魔术似地消失了。

又等了一会儿 ―――

乔治换成免提 ,然后“咔哒”一声 ,电话

里传出安迪兴高采烈的声音。

安迪(画外音) :嗨 ,乔治 ! 听到你的声

音真高兴 !

乔治 :嗨 ,安迪。那边天气怎么样 ?

安迪(画外音) :咳 ,这种海湾 ! 总是雾

蒙蒙的 !

艾德看上去完全找不着北了。乔治冲

他眨眨眼 ―――

乔治 :我和艾德在《出租车》现场呢。托

尼出了点麻烦。

安迪(画外音) :天哪 ! 他受伤了 ?

艾德 :不是 ,不是 ,安迪 ,不是这种事。

(紧张地停顿) 是 ……托尼不太合适。他的

表演风格太 ……夸张了。 (切至)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安迪化装间 ,

白天

托尼正在打电话。小温迪忙着把罐装

的冰茶倒在他的威士忌酒瓶里。他抬起头 ,

感觉受到了侮辱。

托尼・克利弗顿(用安迪的声音) :夸张 ?

(切回)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机房 ,白天

艾德 :安迪 ,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因为

我非常尊重你的艺术修养。你是否同意我

解雇托尼・克里弗顿。

安迪(画外音) :天哪 ! (心烦意乱地) 乔

治 ,这是让托尼去死。他等这个机会等了一

辈子。

乔治 :还会有别的机会的。

艾德 :安迪 ,我不得不这么做。他演得

真是太差了。

安迪(考虑了一阵 ,画外音) :我想 ,我能

理解。不过艾德 ,拜托你 ……跟他说的时候

照顾点儿他的情绪。

艾德 :好的 ,安迪 ,我会的。

安迪挂了电话。艾德松了口气 ,他转过

头对乔治 ―――

艾德 :谢谢你。 (切至)

内景《, 出租车》拍摄现场 ,当天晚些时

托尼・克利弗顿 (疯狂地咆哮着) :操你

大爷 ! 我就不走 ! !

全景。

艾德面无表情。演员们紧张地站在他

身后。

艾德 :我们谈好了的 ! !

托尼・克利弗顿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必须和另一个人谈 ―――

月亮上的男人55   艾德 :不错 ! ! 我和安迪・考夫曼谈过

了 !

托尼・克利弗顿 :我不认识什么考夫曼。

他冒充我 ,玷污了我的名誉。利用我的名

声 ,他才有了今天。

艾德面色铁青 ,盯着托尼 ,没有丝毫的

心慈手软 ―――托尼火辣辣的目光从他的橡

皮面具后面射出来。

艾德 :你从我的舞台上滚下去 ! 你被解

雇了 !

托尼・克利弗顿 :我有合同 ! ! 我要到劳

工部告你 !

突然“, 咔嚓”一声 ! 艾德顺着声音看过

去。一个记者正在拍照。

艾德 :你是谁呀 ?!

记者 :我是洛杉矶时报的。我们想给克

利弗顿先生作点宣传。(停了一下) 是考夫

曼先生安排的。

看台上 ,乔治走进来。他看着下面越来

越混乱的人群 ,有点儿为难。舞台上 ,群情

激愤。艾德勃然大怒 ―――

艾德 :保安 ! 把这个人赶出去 ! !

舞台上 ,摄影棚的保安跑过来。他们抓

住托尼。

托尼・克利弗顿 :住手 ! 把手从我身上

拿开 !

托尼和大家混战在一

起。照相机频频闪光。

托尼・克利弗顿 :放开

我 ! 我是大明星 !

看台上 ,乔治看着这

个混乱场面 ,他哈哈笑了

起来。

舞台上 ,两个保安拖

着托尼往门口走。

托尼・克利弗顿 :你们

会后悔的 ! 总有一天 ,这

儿全是我的 !

托尼尖叫着被拖走了。一片死寂。

艾德 :我不想有人看到这些照片。

保安(冲着记者) :这儿不许随便进来。

你得把相机里的胶卷给我。

保安伸手要拿相机。不知道事情会怎

样发展 ―――忽然祖姆达不知从哪儿走了过

来 ,他理所当然地拿过相机。

祖姆达 :这个交给我处理吧。

祖姆达拿过相机 ,不关他事儿似地向门

口走去 ……艾德忽然大叫了起来 ―――

艾德 :等等 ,他是一伙的 !

祖姆达一惊。两个保安冲他跑过来。

祖姆达一转身跑了起来 ,保安在后面紧

追不舍。祖姆达跑过乔治身边 ,突然把相机

调换到乔治手上。保安们飞快地跑了过去 ,

根本没有注意到。

乔治一脸苦相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忠

于安迪。他盯着自己手中的这个定时炸弹 ,

身上直冒汗。

乔治迅速把照相机塞到外衣里急忙逃

向大门 ,疯疯癫癫连蹦带跳地跑了出去。

外景 ,派拉蒙片场 ,白天

乔治玩儿命地跑着。他撞倒了服装架

子 ,绕着人群曲里拐弯地跑着。

片场门口 ,托尼被人拖了出来 ,又踢又

叫 ―――

托尼・克利弗顿 :住手 ! 救命 ! 你们不

会这样对待韦恩・纽顿 ―――

两个保安把托尼扔出大门。他摔在人

堆里。

后景处 ,乔治发疯似地跑着 ,从出口逃

了出去。

外景 ,派拉蒙片场门外 ,白天

乔治三步并两步地走着 ,气喘如牛。他

向后瞟了一眼 ,托尼就在他旁边。小温迪和

祖姆达上气不接下气地跑了过来。

他们相互看着对方 ,都感觉到一种默

契。

托尼・克利弗顿 :嘿 ,挺热闹的。

乔治慢慢地笑了。

内景《, 出租车》剧组办公室 ,同一时间

艾德冲进办公室 ,他无法遏止自己的暴

怒 ―――

艾德 :浑蛋 ! ! “( 嘭”地关上身后的门)

他妈的我们说好了的 ,那浑蛋却耍我 ! !

艾德气炸了。他的秘书小心翼翼地对

他说 ―――

秘书 :哦 ,艾德 ……有你一个电话 ―――

艾德 :我不在 !

秘书 :那个 ,哦 ……是安迪・考夫曼 ……

“哦 ?!”艾德气得直抖 ,他盯着电话看了

一会儿 ,慢慢拿起听筒。

艾德 :喂 ???

没有声音。过了一会 ,安迪开始讲话 ,

他的声音很平静。

安迪(画外音) :刚才你真是太精彩了。

艾德(大吃一惊) :哦 ?

安迪(画外音) :刚才你在情境里。你变

成了一个丧失理智的制片人。(由衷地高

兴) 这是我看过的最好的即兴演出。

艾德的近景。他认真地想着安迪的话。

而后 ,令人惊讶的是 :他的脸上露出了灿烂

的笑容。

艾德 :那 ……谢谢夸奖。

安迪 (停顿片刻 ,画外音) :那好 ,下周

见。

安迪挂上了电话。艾德坐在那里 ,还没

有回过味儿来。 (切至)

内景 ,洛杉矶健康食品餐厅 ,夜

安迪、祖姆达、乔治和小温迪挤在车厢

座里 ,他们笑个不停 ,庆祝着自己的胜利。

他们读着洛杉矶时报 ,急切地想知道报纸是

怎么报道这事的。

插入报纸上的头条新闻“: 谁是托尼・克

利弗顿 ?”下面是一张托尼被扔出拍摄现场

的照片。他们欢呼起来 ―――

安迪 :太棒了 ! 这回托尼成真人了 ―――

不光在电视上 ! 这对他的事业大有好处。

祖姆达(念着文章里的一段) “: 这真是

安迪・考夫曼吗 ? 如果他是安迪・考夫曼 ,安

迪・考夫曼是不是疯了 ?”

安迪(得意地笑着) :看 ,他们完全被骗

住了 ! 我只不过是在表演一个疯子 !

大家不高兴地看了他几眼。

安迪(高兴地看着自己的晚饭) :哦 ,这

太好吃了。(冲着侍者大叫) 嘿 ,再给我来点

海藻 ?! (切至)

内景 ,演出经纪人办公室 ,白天

一个油头滑脑的经纪人坐在他的办公

室里。这间办公室看上去很拥挤 ,到处都挂

着明星照片。他一边看着洛杉矶时报上的

报道 ,一边打着电话 ―――

经纪人 :史皮罗先生 ,我是金・奈特 ,我

在哈瑞斯塔霍。我们想和安迪・考夫曼签

约 ,请他到我们的娱乐场演出。

(交叉切入)

内景 ,史皮罗办公室/ 韦斯特 ,白天

乔治在打电话 ―――

乔治 :呃 ,安迪实在不喜欢在娱乐场里

月亮上的男人57 表演。观众不太配合。

经纪人(画外音) :哦。

那人有些失望 ,想着接下来还应该怎么

说 ―――

经纪人(画外音) :那托尼・克利弗顿呢 ?

乔治(有些吃惊) :真的 ?! 你希望托尼・

克利弗顿在哈瑞斯塔霍演出 ??

经纪人(画外音滑头地) :当然。我们想

扩大我们的观众群 ―――我知道大学生很喜

欢安迪・考夫曼。

乔治(没了兴趣) :你听我说 ,我得跟你

说清楚。托尼・克利弗顿不是安迪・考夫曼。

经纪人 (画外音) :对 ,对 ,对。我知道 !

(笑得挺开心) 眨呀眨 ! 摸呀摸 !

乔治(哭笑不得) :不 ,我是说真的。你

只要签了托尼 ,就别盼着安迪。

经纪人(画外音 ,笑得更厉害了) :我会

碰碰我的运气 ! !

乔治眼珠转了转 ,很不耐烦。最后 ,他

耸了耸肩 ―――

乔治 :好吧 ,随你便 ! 你就签他吧。

(切至)

外景 ,日落大道 ,白天

乔治开着他的敞篷车。突然 ,他看到了

什么 ,这让他大吃一惊。他猛地一踩刹车。

跟在后面的三辆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差点

儿撞到一起。

乔治根本没注意到这些。他瞪大了眼

睛看着一个布告栏。布告栏上写着 “: 哈瑞

斯塔霍献上 ,安迪・考夫曼暨托尼・克利弗

顿 ! 同台演出 ! 只此一晚 !”

乔治看得目瞪口呆

外景 ,日落大道公用电话亭 ,白天

乔治(对着电话大喊大叫) :金 ,你误会

了 ! ! 托尼和安迪不可能同台演出。(心烦

意乱地) 这在肉体上是办不到的。

经纪人(画外音) :怎么会 ? 你一遍又一

遍、一遍又一遍地跟我说 ,托尼・克利弗顿不

是安迪・考夫曼。

乔治 :对 ,我知道小品剧本我怎么说 ! 但是 ,你得

相信我 ,这是不可能的 !

经纪人(画外音) :当然可能。托尼自己

给我打的电话。他冲我喊了半天 ,坚持要求

他的化装间要比安迪的大。他们今天晚上

要一起上台 ,真的 !

乔治惊呆了。他看着他的手表。

(切至)

外景 ,塔霍湖 ,黄昏

华丽的哈瑞娱乐场掩映在四周的暮色

中。传来刺耳的喇叭声“: 托尼・克利弗顿和

安迪・考夫曼 !”乔治让尖叫着的车停下 ,他

跳出车子跑进表演场。

内景 ,哈瑞娱乐场 ,夜

娱乐场里挤满了人 ,到处是人们好奇的

谈话声。侍者们忙着收拾餐桌。乔治冲了

进来 ,找到了一个远远的位子 ,这里已经坐

了几个人。一个男人正对他妻子兴致勃勃

地说着话 ,这个男人听上去是个好出风头的

人。乔治支起耳朵听着 ―――

男人 :你没听懂我的意思 ! 这是个非常

简单的概念。

妻子 :你说的一点道理都没有。他们怎

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

男人 :这是真的 ! 他们永远不会同时上

台 !

台上的乐队奏起了开场的小号。光线

转暗。刺眼的追光打到舞台边缘。突然 ,托

尼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手举在头顶上摆了

个得意洋洋的姿势。

雷鸣般的掌声。托尼微笑着。音乐停

了下来。

乔治向前探着身子 ,他很好奇安迪到底

会怎么出场。

托尼装模作样地鞠了个躬 ,转身对着乐

队 ,他在等待。嘈杂的声音慢慢减弱 ,但没

有完全消失。托尼等着 ,等着 ,等着 ……突

然他转向观众狂暴地喊了起来 ―――

托尼・克利弗顿 :闭嘴 ! ! ! ! ! !

所有人都抬起头 ,吃惊不已。大家的咕

哝声差不多停了下来。托尼就那么站着 ,目

光中带着愤怒 ,盯着所有那些不守规矩的

人 ,一直等到他们安静下来 ……托尼转了回

去 ,对着乐队抬起胳膊。乐师们拿起各自的

乐器。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只有瓷器碰撞的

声音。侍者们正在上咖啡。

托尼像一个陀螺一样猛地转过身 ,面色

铁青。

托尼 :你们难道没听见吗 ,穿得跟企鹅

似的 ! ! !

人们作着手势 ,嘴里发出“嘘 !”声 ,让侍

者们安静。侍者们这才意识到托尼是在对

他们说话 ,他们将信将疑地转身看着台上 !

这是他们的工作啊 !

托尼・克利弗顿 : 对 ! 对 ! 就是你们 !

我在跟你们说话 ! ! 你们最好站在那儿别

动 ,不然我踢烂你们的屁股 ! ! !

托尼的一通爆发是如此不留情面 ,那些

侍者都不敢再动。他们像雕像似地站着 ,惊

恐地瞪大了眼睛。

托尼很满意 ,转回去对着乐队抬起胳

膊。乐师们再一次拿起各自的乐器。看上

去马上就会有音乐来盖过所有的声音 ,侍者

们开始四处走动 ,观众们开始低声说话。托

尼听到了 ,他放下了手臂 ,一脸的失望。

乐师们放下乐器。托尼等着 ,终于等到

了绝对的安静。他示意乐队重新作好准备。

乐队准备好了。刚好就在这个时候 ,有人放

了一下汤匙。

托尼晃动着身子 ,就像被电击了一样。

他再次把手放下 ,转过身 ,死死地瞪了那个

肇事者一眼。他再次转过身 ,低下头 ,等着 ,

等着 ,等着。

乔治旁边那个好出风头的男人小声对

他妻子说。

男人 :他不会开始演出的 ! 考夫曼觉得

这才最有意思。(稍顿) 我们花了 40 块钱 ,

就为来看这个永远不会开始的演出。

乔治傻乎乎地笑了。全场鸦雀无声。

慢慢地 ,非常缓慢地 ,托尼抬起了胳臂。慢

慢地 ,乐师们准备好各自的乐器。托尼就这

么站着 ,站着 ,站着 ,他在等 ……等着什么声

音 ……来打破现有的寂静。结果前功尽弃 ,

有人咳嗽了一声。整个过程又重头来了一

遍。

终于 ……终于 ……托尼被绝对的寂静

包围着。终于 , (就在这种无声的等待漫长

得就要让人无法忍受的时候) 托尼有所举

动。他原地转过身 ,看着台下的观众 ……

整个地方看起来像是图斯奥德蜡像馆。

托尼歇斯底里地大笑起来。观众的反应各

不相同 ―――

有人笑 ,有人叫倒好 ,有人问旁边的人

怎么回事 ,有些人猥亵地尖叫 ,还有些人居

然鼓起掌来。

托尼非常高兴。他转向乐队 ,举起指挥

棒 ,打下第一拍 ! 音乐开始。

一束追光打在台侧 ……安迪大步走了

出来。

乔治惊得下巴几乎掉下来。

那个男人的妻子 :瞧 ! 我跟你说过 ! 他

们不是一个人 !

整个观众席掌声雷动。一切恢复正常 ,

就好像一次平常的演出。安迪羞涩地鞠了

一个躬 ,走到早已摆在那儿的一排康笳鼓

前。他开始演奏。

托尼・克利弗顿抓起一个麦克风 ―――

托尼・克利弗顿 :谢谢大家 ! 谢谢大家 !

下面这首曲子是写给我朋友弗兰克・辛纳特

59 拉的。这首歌让他小小地火了一把 ,但是他

却忘了在专辑里感谢我。

托尼开始引吭高唱《我就是我》。

乔治斜着眼 ,想弄明白这个人到底是

谁。

托尼・克利弗顿(唱) :

我是不是对 ,

我是不是错 ,

这世界上会不会有

属于我的角落 !

我就是我 ! 我就是我 !

我还能是谁 ,我自己又是谁 ?

托尼的演唱糟糕透顶。安迪高兴地敲

着康笳鼓伴奏。观众根本摸不着头脑。唱

到结尾 ,跑着调 ,他的声音很吓人 ―――

托尼・克利弗顿(唱) :

我们要接受 (扯着脖子喊着最高

音) ,

我就是我自己 ,己 ,己 ,己 !

乐队以一阵喧闹的重音作结。观众席

上嘘声大作。 (切至)

内景 ,哈瑞娱乐场后台 ,当晚晚些时候

乔治在走廊里转悠 ,他在找化装间。他

转了个弯 ,看到一扇门上写着“考夫曼”,而

隔壁的一扇门上写着“克利弗顿”。

乔治瞪大了眼睛。他想了想 ,打开了

“考夫曼”的门。

屋里只有安迪一个人 ,他正在收拾东

西。乔治的出现让他十分惊喜。

乔治没有进去。他走到那扇写着“克利

弗顿”的门前。安迪跟在后面。乔治打开那

扇神秘的门 ……

内景 ,哈瑞娱乐场克利弗顿化装间 ,夜

化装间里 ,祖姆达正在卸妆。他摘下托

尼的橡皮面具。

乔治大口喘着气 ,哆哆嗦嗦地坐下。安

迪兴高采烈地跟进来。乔治十分惊异 ―――

乔治 :你还挺得意。你这样子就像弱智

儿童放学回家“, 看 ,爸爸 ,我得了个差 !”

安迪 :你不觉得这很好笑吗 ?

乔治“: 好笑”? 我不知道。我就觉得让

人摸不着“头脑”、让人“头昏”、让人 ―――“头

疼”。就这感觉。(不再那么严厉) 比如说 ,

那会儿 ,你们俩一起上台那会儿 ……

安迪(兴奋地上窜下跳) :呦 ―呼 ! 你明

白了吧 ,看了很多东西之后 ,观众会觉得他

们知道是怎么回事。看见托尼・克利弗顿 ,

他们就说“那实际上是安迪・考夫曼”。这样

的话 ,演出一下就没意思了。所以现在 ,事

实是 ,托尼否认他是我 ! 托尼不是我 ! 但他

又可能是 ! 观众永远也不会知道 ……(语无

伦次地) 他们以为是在笑话我 ,实际上是我

在笑话他们 ,因为他们是错的 ,而我是对的 !

乔治(被搞得晕头转向) :现在你成功

了 ,你制造了这个精致的笑话 ,但是在这个

世界上只有两个人会笑。(讥讽地) 你 ……

和你。

祖姆达 :就算是这样 ! 但是我们觉得这

很有劲儿 ! 现在我该去演托尼了。我会在

哪个人头上浇杯水的 !

乔治(变得严肃起来) :但这有什么意义

吗 ? 这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明星吗 ?

安迪(沉思着) :乔治 ,观众希望我不断

地让他们感到震惊。但是除了装死 ,或是把

剧院烧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深思

地) 因为我一直都得比他们领先一步。

乔治 :我觉得你把这种哲学扩展到真实

生活中了。这太霸道了 ,再不会有什么是真

诚的了。

安迪 (感到困惑) :乔治 ,以前就没有。

(稍顿) 你以前不知道吗 ? (切至)

内景 ,安迪的公寓 ,夜

杂志封面上是阿诺德・施瓦辛内格 ,这

正是他作为健美运动员最辉煌的那段日子。

到处都是杂志、健美、女性、摔跤。

安迪仔细研究着 ,祖姆达担心地看着这

些杂志。

安迪 : 瞧这个 ! 一个邪恶的俄国人 !

哦 ,这儿有个邪恶的纳粹 ―――他为铲除肮脏

的东西而战 ! 嘿 ,这儿还有邪恶的日本人 !

祖姆达 :什么东西 ,二战 ?

安迪 :你知道吗 ,我一直想当一个摔跤

手 ,看上去很坏的那种 ……

祖姆达 :不是我说你 ,兄弟 ,我觉得你根

本不是干这个的料儿。这些荷尔蒙过盛的

大男人能打断你的腿 ! ! 他们的个头儿太大

了 !

安迪沉下脸。他知道祖姆达说的没错。

停顿片刻 ,安迪注意到一期相扑杂志 ,

封面上的照片是一个摔跤手和他娇小的未

婚妻。他慢慢拿起这本杂志 ,来了精神。

安迪 :那我可以挑个比我个头小的 ……

内景 ,莫夫・格里芬节目 ,白天

特写 ,安迪和莫夫・格里芬。安迪穿着

一件愚蠢的摔跤服 ,看上去像是减肥内衣。

他学着摔跤手的样子吼叫着 ―――

安迪 : ……我发誓我会坚持比赛 ,直到

我被击败为止。我双肩着地就算失败 ! ! 比

赛时间是三分钟。

莫夫(不太好意思地) :而且对手是女

人。

安迪 :对 ! 是女人 ! (强调地) 我这样做

是因为我觉得在摔跤比赛中女人不可能胜

过男人 ,即便是接受过重量训练的女人 ……

摔跤是需要头脑的。(他想不起该说什么

了) 还有 ,呃 ,我就是觉得女人在这方面不

行。

观众都觉得不对劲 ,他们小声咕哝着。

安迪笑了 ,他想收回刚才说的话。

安迪 :不 ,不 ! 女人在许多方面都比男

人强。比如说做饭 ,打扫卫生 ,洗土豆 ,刷胡

萝卜 ,养孩子 ,拖地 ,她们都比男人强。我敢

肯定 !

没人出声。莫夫有点不安。一些人开

始喝倒彩。我们能看出安迪挺高兴。

安迪 :但是说到摔跤 ,女人就得靠边儿

站 ! 如果哪个女人认为我说的不对 ,就请上

来证明给我看。我会闭上我的嘴而且给她

500 块钱。

莫夫转身面向观众席 ,怂恿着 ―――

莫夫 :有人 ……要上来吗 ……?

全景。所有女观众都愤怒地举起手 !

镜头从人群中划过 ,终于有了人选 ―――

这是莲恩 ,一个活跃的女人。她一边生气 ,

一边笑 ,还自言自语地说着 ―――

莲恩 :我要打死这个笨蛋。 (切至)

内景 ,莫夫・格里芬节目 ,几分钟后

安迪和莲恩站在场地里。莲恩不屑地

看着安迪一个人在那儿耀武扬威。祖姆达

穿了一身裁判的衣服。

祖姆达(假装裁判) :请双方握手 ,各就

各位 ,然后回到这里开始比赛。

莲恩伸出手。安迪假装要和她握手 ,又

嘲笑着把手撤了回来 ,大摇大摆地走开了。

人们嘘声大作。

“当 !”的一声 ,铃声敲响 ,比赛开始。莲

恩冲着安迪撞了过去 ,使劲地想摔倒他。但

是她一点儿摔跤的经验都没有。安迪一下

抓住她的双腿把她翻了过去。

“叭”的一声 ,莲恩摔在地上。看来安迪

是训练过的。

祖姆达单膝跪地 ,察看结果 ,他尽力让

一切看起来都很专业。莲恩挣扎着 ,扭着身

子。

莲恩抓住安迪的胳臂使劲把他按倒。

人们欢呼雀跃。安迪的身子撞到地板上。

欢呼声更热烈了。突然 ,安迪翻过来抓住了

莲恩的头发 ! 莲恩的头猛地向后弯了过去。

群情激愤。祖姆达慌忙跑过来 ,作了个严重

警告的手势。

安迪点点头 ,俩人分开。他们转着圈 ,

对峙着 ,莲恩在寻找突破口。突然 ,安迪来

了个单臂扼颈 ,莲恩的手臂动弹不得。俩人

拚着力气 ,最后安迪把莲恩脸朝下摔在地

上。记数 ―――一 ! 二 ! 三 !

“当”的一声 ,比赛结束。安迪跳起来嘲

笑观众 ―――

安迪 :我赢了 ! 我有头脑 ! (指着自己

的脑袋) 好了 ,宝贝儿 ,认命吧 ! 回去作饭

吧 ,那才是你该干的 ! ! !

莲恩生气地看着他。

突然 ,场子里响起老唱片里欢快的钢琴

曲 ,其中间杂着一只小鸡的咯咯叫声 ,安迪

一边跟着叫 ,一边绕着场地学着令人讨厌的

公鸡步。

内景 ,莫夫・格里芬节目后台 ,当天晚些

时候

接待员陪着莲恩。莲恩头晕眼花的。

接待员跟她说了一大堆废话。

接待员 :这是免费赠送的莫夫先生的照

片。这是你那份海龟蜡 ……

莲恩 :我不需要海龟蜡。

接待员 :到这儿来的每位客人都有一

份。这是红龙虾餐厅的双人优惠券。

莲恩接过这堆没用的东西晃晃悠悠地

走了。她经过安迪面前时 ,安迪高兴地叫住

她 ―――

安迪 :真了不起 ,你得分了 ! 这些东西

不错啊 !

莲恩 :走开。可怜别人去吧。

莲恩不愿和他纠缠 ,匆匆离开了。安迪

在后面追她 ―――

安迪 :嘿 ,你不会把刚才我说的那些当

真吧 ,那是演出的一部分 ! (很想引起莲恩

的兴趣) 就像是以前 ,狂欢节的时候 ,戏院前

招揽生意的人会故意去激怒观众。

莲恩 :是吗。就是说你刚才是假装成一

个混蛋了。

安迪(高兴地点点头) :这个我很在行 !

莲恩盯着他 ,勉强笑了一下。(切至)

内景 ,黄金体育馆 ,白天

在这里锻炼的人都肌肉发达、虎背熊

腰 ,他们个个汗流浃背 ,气喘吁吁。在一个

角落里 ,安迪不停地推举一个巨大的杠铃。

乔治看着他 ,自己都觉得不好受。

乔治 :莫夫・格里芬收到两千封表示反

感这个节目的来信。安迪 ,莫夫・格里芬从

没收到过不表示反感的信。

安迪 :这些信说明节目很成功。我在发

展自己的观众 ―――就像蓬克摇滚一样 ! (他

递给乔治一个杠铃) 来 ,拿着这个。

乔治 :不 ,我才不拿它呢。拿了它 ,我的

腰会折的。

乔治抱着双臂。安迪皱了皱眉 ,把重量

减轻了一些。

乔治 :你小子 ,现在大家对你深恶痛绝 !

下次你露面的时候 ,妇女们会组织纠察队

的。

安迪 :她们正乐着呢 ……

乔治 :错 ! 你根本没让她们看出你是在

演戏 !

安迪 :那是因为她们只看了一回。而我

会一次一次地演下去 ,反反复复地演下去

的 ……(疯狂地咧开嘴笑) 她们会明白的 !

(切至)

蒙太奇段落 :内景 ,摔跤场

一系列的摔跤比赛。

比赛 1 :安迪把一个肥胖的女人摔倒在

地。

比赛 2 :安迪夹着一个小个子女人的头

把她按在地上。

比赛 3 ―――比赛 20 :安迪把一个意大利

女人从场地里扔了出去。他骄傲地在头顶

上晃动着一条假冒的塑料冠军腰带。

安迪 :我是异性摔跤世界冠军 ! ! !

人们厌恶地喝着倒彩。 (切至)

内景 ,电影院 ,白天

安迪正在售票处买票。

安迪 :我要两张。

售票机里弹出两张票。

外景 ,电影院 ,白天

安迪站在电影院门前等人。一辆出租

车停了下来 ,莲恩从里面走出来。

安迪 :嗨 ……

莲恩 :嗨 ……我是不是迟到了 ?

安迪 :没有 ,不会有问题的。

安迪把票递给莲恩。俩人走进电影院。

内景 ,电影院 ,白天

安迪急急忙忙地冲糖果柜台走过来。

安迪 :要爆米花吗 ?

莲恩 :不用 ,谢谢。

安迪 :我想要一份。(到柜台前) 我要一

大桶爆米花 ,多加点黄油。

卖糖果的女孩做好了安迪要的爆米花。

安迪给她钱 ,然后转身向出口走去。

安迪 :好了 ,咱们走吧。

莲恩有些莫名其妙。

莲恩 :安迪 ,电影院在那边 !

安迪 : 我喜欢吃电影

院里的爆米花 ,但是不一

定非得去看《金色池塘》。

莲恩站在原地。安迪

笑了。

安迪 : 走吧。咱们散

散步。

莲恩(愣了一会儿 ,然

后大笑起来) :好吧 (扔掉

票追了上去) 。

外景 , 电影院/ 街道 ,

白天

他们离开电影院 ,走在人行道上。

莲恩 :你干吗给我打电话 ? 我从没想到

你会给我打电话。

安迪 :嗯 ,呃 ,莲恩 ……我很欣赏你摔跤

的动作。

莲恩 :你欣赏的不止这些吧。一个男人

在作国家电视台的节目时小弟弟硬成那样

儿真是太奇怪了。

安迪(大吃一惊) :噢 ! 哦 ,我希望没有

冒犯你。

莲恩 :我这不是来了吗 ?

安迪被彻底俘虏了。他睁大了眼睛 ,讲

话速度都快了起来。

安迪 :你想不想去孟菲斯结婚 ?

莲恩(不相信地) :我想不想去孟菲斯结

婚 ?

安迪 :对。

莲恩(稍顿) :为什么去孟菲斯 ?

安迪(说得很快) :因为孟菲斯是世界摔

跤之都 ! 我走上台 ,宣布我要剃光头 ,和打

败我的女人结婚 ! 然后你上来 ,咱们摔跤 ,

我会让你赢 ! 然后你就揭了我的头发 ,我们

就在《莱特曼访谈》里结婚 ,就像小蒂姆在卡

森结婚一样 ……就在演出的时候 ! 你说怎

么样 ???

63 莲恩(看着安迪的眼睛) :哇 ! 这些都是

真的吗 ?

安迪(温柔地一笑) :如果你愿意 ……

(切至)

内景 ,孟菲斯中南体育馆 ,夜

竞技场里挤满了狂热的南方摔跤迷 ,他

们喝着倒彩。女人们戴着发网 ,男人们攥着

啤酒罐。这些人比我们以前看到的要粗俗

得多。

安迪站在场子里 ,没有刮脸 ,穿着一件

撕破的绿色长袍。他冲着观众尖叫着 ―――

安迪(尖叫) :闭嘴 ! (嘘声更大了) 闭

嘴 ! 放尊重点 ! 我讲话的时候你们安静点 !

人们的嘘声更大了 ,他们向场上扔着垃

圾。安迪看上去很高兴。

安迪 :如果哪个女人能打败我 ,我就给

她一千块钱 ! 然后我就剃个秃瓢儿 ,跟这位

幸运的女士结婚 ―――作为她打败我的奖

金 ! !

人们尖叫着 ,嘲笑声 ,喝着倒彩。从台

下靠前的地方 ,莲恩跳了出来。

莲恩 :看这儿 ,安迪・考夫曼 ! 我和你较

量 ―――胆小鬼 !

一片不怀好意的笑声。

安迪 :噢 ,噢 ,这个小女生有点不高兴。

听好了 ―――回你的厨房去吧 !

莲恩 “( 愤怒”地) :不 ! 你回厨房去吧。

我会让你给我擦碟子擦碗的。

观众鼓掌。莲恩笑了 ,她开始准备进

场。安迪开始来劲儿了。突然 ,一个体格硕

大的南方男人跳了进来一把夺走了麦克风。

男人 :算了吧 ! 这个女的是个托儿 ! 她

就是考夫曼的女朋友 !

安迪和莲恩都吃了一惊。

安迪 :你 ―――胡说。

男人 :这都是安排好的 ! 我不允许你弄

虚作假来破坏这项伟大的运动 ! !

群情激愤 ,嘘声一片。莲恩小声问安

迪。

莲恩 :安迪 ……这人是谁 ……?

劳勒 :我是杰瑞・劳勒 ,孟菲斯摔跤之

王 ! ! (一句话博得全场喝彩) 要是考夫曼真

的想比试 ,就和我带来的人试试 ,这是一个

真正的摔跤手 ! 她训练有素 ,已经蓄势待

发 ! ! 考夫曼 ,你觉得你应付得了吗 ? 这就

是福克茜・杰克逊 ! ! !

这时 ,一个肌肉格外强健的黑人妇女站

了起来 ―――福克茜。

整个体育馆里充满了狂热的尖叫。人

们敲着座椅 ,吼叫声震耳欲聋。劳勒一副不

可一世的样子。莲恩担心地看着安迪 ―――

这回他算是被卷进去了。 (切至)

内景 ,中南体育馆 ,当晚晚些时候

“当”的一声 ,铃响了。福克茜走过来 ,

拉开架势。安迪还呆在他的角落里耗时间。

他若无其事地脱下袍子。福克茜在旁边不

耐烦地蹦着。安迪又若无其事地把脖子上

的毛巾拿掉。人们嘘声大作。安迪仍然在

拖时间 ,他摘下手表。

观众扯着脖子喊 ,个个脸憋得通红。安

迪是在折磨这些人。一个带纹身的家伙跳

了起来。

带纹身的人 :你吓坏了吧 ???

安迪轻蔑地笑了一下。他把手指捏得

“劈啪”作响 ,然后终于起身走了过去。他开

始活动身体 ,愚蠢地把胳臂转了一圈又一

圈 ,看上去像是个风车。他恐吓福克茜 ,让

她离自己远点。

福克茜无奈地等着。裁判员跳开。开

始一分钟倒计时。终于 ,安迪不再搞东搞

西。真正的摔跤开始了。福克茜直撞过来 ,

抱住安迪来了个窝脖。观众们欢呼着 ,备感

安慰。劳勒用手势给福克茜发了个信号。

福克茜使劲拽住安迪 ,但是安迪猛地跑了出来。

安迪的兴趣被挑了起来。福克茜又冲

过来开始新的回合 ! 安迪伸手向高处一指 ,

示意裁判往上看。裁判向上望去 ―――安迪

乘机给了福克茜一个耳光。

观众狂暴地嘲笑安迪。裁判转过身 ,安

迪无辜地耸耸肩。然后他冲向福克茜 ,表演

式地把她推向护栏。福克茜被反弹回来 ,跌

跌撞撞站立不稳。安迪跪倒在地 ,福克茜从

他身上绊了出去 ,摔在地板上。

安迪野蛮地骑到福克茜身上 ,把她双肩

按在地上。裁判数着 :一 ! 二 ! 三 !“当”!

比赛结束。安迪仍然骑在福克茜身上 ,

扭着屁股 ,色迷迷的 ,十分无礼。

杰瑞・劳勒在角落里大叫 ―――

劳勒 :好了 ,你赢了。从她身上下来 !

安迪不理他 ,像小鸡扇翅膀一样挥舞着

胳膊。

嘘声越来越大 ,越来越响。观众情绪越

来越激动。

人们愤怒的喊 : 杰瑞 ,帮帮她 ! 进去 !

别光看着 !

劳勒犹豫了一下。他忽然钻进场子把

安迪提了起来 ! 他气愤地把安迪推倒在地。

安迪 (大吃一惊) :你要干 ―――干什么 ?

我不打男人 !

劳勒窃笑了一下走开了。安迪抓过麦

克风 ,整个是反应过度。

安迪 :我要告你 ! (开始情绪激昂地演

说) 我告诉你 ,劳勒 ! 我可不是乡巴佬 ,我是

大明星 ! 你一声不响 ,上来就打 ,我绝不容

忍你这种行为 ! 我从来就没说过要跟你比

赛 !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吗 ??? (热血沸腾

地) 我要雇一个律师把你告得分文不剩 ! 你

这是殴打 ,是人身伤害 ! 在法庭上 ,我会把

你这个南蛮子整得屁滚尿流 ! ! !

劳勒抓起麦克风和他吵了起来。

劳勒 :有种你试试 ?! 我告诉你安迪・考

夫曼 ! 摔跤对我来说是一项严肃的运动 !

我不喜欢任何人拿它开玩笑 ,我讨厌侮辱南

方人 ! 所以我们可以用两种方式解决这个

问题 :要么上法庭 ,要么你和一个男人上场

摔跤 ,来一次真正的摔跤比赛 !

安迪看着他 ,气得七窍生烟 ,狂怒不已。

安迪 :你 ―――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对劳勒) 你 ! 你以为我是个胆小鬼吗 ?!

安迪一把夺回麦克风。他的脸贴到劳

勒的脸上 ,劳勒十分震惊。

安迪(讽刺地学着南方口音) :你要和我

摔 ―――哎、哎、哎跤吗 ?! 你要和我摔 ―――

哎 ,哎 ,哎跤吗 ??? 好吧 ,劳勒 ,咱们别遮遮

掩掩的 ! 不错 ,我以前是只跟女人摔跤 ,但

她们都比你强大 ! 实际上 ,她们差不多都比

你聪明 ,因为你是从田纳 ―――啊、啊、啊西

孟 ―――哼、哼、哼、菲斯来的 ! (恢复自己的

声音 ,指着自己的脑袋) 我是从好莱坞来的。

我有头脑。我就是这么赢的。劳勒先生 ,我

会让你哭爹叫娘的 !

安迪冲劳勒呲着牙。劳勒被激怒了 ,简

直想把他勒死。工作人员跑过来把他们分

开 ,俩人都要气炸了。

外景 ,中南体育场入场通道 ,当晚晚些

时候

还能听到从上面主入口传来的吵闹声。

安迪和莲恩急匆匆地走着。莲恩有些不高

兴 ,安迪倒是趾高气扬 ,身上还穿着他那身

摔跤的衣服。

莲恩 :这是演出 ,还是你惹麻烦惹上了

瘾了 ??

安迪(开玩笑地模仿醉鬼) :我没醉 ,我

很清醒 ……

莲恩(并不觉得好玩) :你不要再把我当

成你这边的人了。

安迪(不再表演) :对 ,对不起。我得回

65 去表演了。

莲恩(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我警告你 ,

考夫曼 ,哪天你早晨起来 ,会发现脑袋被剃

光了。

安迪哈哈大笑。 (切至)

内景 ,史皮罗办公室/ 韦斯特 ,白天

乔治闷闷不乐地盯着安迪。安迪心情

相当不错 ,他吃着一大块巧克力蛋糕。

乔治 :安迪 ,你知不知道你演的已经不

是喜剧了 ? 以前那个可爱的家伙哪儿去了 ,

他会唱(唱起《超级无敌鼠霸王》)“我是超级

无敌鼠霸王”(停了好一会儿) 求你了 ,别再

摔跤了 ! 你已经和现实失去联系了 !

安迪(直率地) :什么 ,你觉着我打不过

他吗 ?

乔治 :他是南方最重量级冠军。他会把

你打死的。(坚决反对) 首先 ,你惹火了女

人。然后 ,你惹火南方人。最后 ,你被打死 !

(自嘲地) 而合同都是我签的。

安迪耸了耸肩 ,对乔治的话没什么反

应 ,接着吃蛋糕。

乔治 :安迪 ,你听我说 ,我希望你能接下

这个活儿 ―――电视节目《星期五》的嘉宾主

持。这节目不是那么热门 ……但对你来说

这是个不错的机会。这是个直播节目 ,他们

让你自己作主 ,你可以重新逗人笑。

安迪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只

听到了一件事 ―――

安迪 :你是说 ……直播 ?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后台 ,白天

《星期五》剧组的演员正在作准备。在

一个角落里 ,安迪正和导演杰克・波恩斯争

吵。

安迪 :我讨厌最后这个小品。让我拿毒

品开玩笑 ,我不干 !

杰克・波恩斯 :安迪 ,不会有事的 ! 这个

节目 ,是因为这个出的名 ! (表演“飘飘欲

仙”) 毛伊岛 ? 呜喂 !

安迪(火冒三丈) :你并没有明白我的

意思 ……

杰克・波恩斯 :别担心 ! 小孩都喜欢这

个 ……

安迪(勃然大怒) :我不拿毒品开玩笑 !

我并不觉得轻视它有什么好笑的 ! (大叫)

你们答应过由我作主的 !

安迪拂袖而去。偷听的演员们直摇头。

男演员 :什么鸟人 !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导播室 ,白天

导播室里的梅纳德笑得有点蹊跷。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室 ,夜

斯坦利坐在电视机前。《星期五》的片

头音乐“叮叮当当”地开始了 ,屏幕上推出演

职员表。可以听到珍尼斯在厨房里洗餐具

的声音。

斯坦利 :开始了 ! 珍尼斯 ,开始了 !

珍尼斯跑进来 ,手里还拿着没洗完的碟

子(以下交替切入拍摄现场和安迪父母家的

电视播出画面) 。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正在现场直播演出过程。一个鬼鬼祟

祟的的播音员窃笑着上台来(他独白的过程

中 ,摄影机从观众席间摇过) 。

播音员 :下面这个小品讲的是两对夫妇

在外边吃饭 ,而且 ……每个人都偷偷地带了

大麻 ,(观众们惊讶得直叫 ,他笑了) 所以每

个人离开饭桌 ,都是偷偷地跑到洗手间里过

瘾去了 ……

观众热烈地欢呼。 (切至)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室 ,同一时间

珍尼斯 :我看见迈克尔了 !

斯坦利 :哪儿呢 ?

珍尼斯 (指着观众席的一个座位) :那

儿 ! (切至)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迈克尔和女友坐在前排 ,他小声地和她

说话。

迈克尔 :呆会儿 ,我带你到后台。让你

认识认识我哥哥。

女孩兴奋地笑了。

这里的景片是一个法国餐厅。安迪、男

演员理查德和女演员梅兰尼坐在一张桌子

旁边。另一个女演员玛丽踮着脚尖走了过

来 ,她一脸傻笑 ,正在表演“飘”的感觉。

玛丽 :我的天哪 ,饭馆真是个奇怪的地

方 ,是吧 ? 谁也不认识谁 ,就这么坐在一起 ,

把动物尸体往脸上塞 !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

了 !

她又哈哈傻笑了几声。另外三个人表

演困惑不解的样子。

梅兰尼 :就算是吧。

男演员 :对不起 ,我马上回来

安迪起身走了出去。 (切至)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家 ,同一时间

珍尼斯 :他们真的没给安迪多少戏。

斯坦利 :他不是说他马上回来吗 ?

(切至)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演员们看着菜单。安迪突然回来了 ,脸

上带着奇怪的笑容 ,双腿摇摇晃晃。

观众们怪叫着 :呀 ! 好爽 !

安迪笨拙地坐下来 ,他显得怪怪的 ,他

犹豫着。

安迪 :我的天哪 ,那个厕所里颜色真丰

富 ……

安迪突然不再说话。演员们抬头匆匆

瞟了他一眼。

安迪噘着嘴唇 ,烦燥不安。接下来是没

完没了的停顿。

“呃 ……”安迪不想再往下说台词了。

演员们不安地环顾四周 ,因为这是直播 ―――

终于 ,梅兰尼救了场 ―――

梅兰尼 :你没事吧 ,亲爱的 ? 怎么了 ,卡

尔 ?

安迪(摇着头) :我不能 ……

观众紧张地笑。

安迪 :我演不了那种“飘”的感觉。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导播室 ,夜

导播和其他工作人员不知所措 ,他们翻

着剧本 ―――

导播 :他妈的 ! 他干什么呢 ??

梅纳德(倒是很镇静 ,举起手) :没事儿。

就这样别管他。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一阵沉默。看上去安迪心里很不好受。

理查德(小声对安迪) :照着提示板念 !

安迪(摇着头) :我演不了“飘”的感觉。

我觉得这太傻了。

又一阵沉默。演员们看出情况不妙 ,都

觉得很沮丧。

梅兰尼 :你觉着傻 ? 那我们这是干什么

呢 ?!

窒息的紧张。大家不知道该怎么办。

理查德早已烦透了 ,他站起来 ,没好气地走

出拍摄场地。一个摄像犹犹豫豫地跟摇 ,也

不知道下面该干什么。

玛丽迷惑不解。她继续傻笑着 “, 飘”

着。

理查德走了回来 ,手里拿着提示板。他

厌烦透顶 ,照着安迪的头就把提示板扔了过

去。人们傻傻地叫着好。

安迪 :不用你提醒我 !

安迪异常气愤 ,抓起道具水杯就朝理查

德脸上泼了过去。

理查德 :嘿 ! 这段别拍 !

梅兰尼 :你这个不要脸的 !

梅兰尼把道具黄油全拍到了安迪头上。

全景。杰克从场里跑过来 ,冲着导播室

打手势。67 杰克・波恩斯 :插广告 ! 哥儿们 ! (又冲

着安迪喊) 你别在台上呆着 !

安迪 :我说过我不想演这个小品。

杰克・波恩斯(戳着安迪) :你快点下去 !

安迪 :别碰我 !

安迪对准杰克就打 ,杰克被打得后退几

步 ,挥拳冲了过来。安迪和杰克打作一团。

几个大块头的工作人员跑进场。观众一片

惊叫。

现场大乱。安迪撞来撞去 ,叫骂声越来

越激烈。演员们四处躲闪。工作人员使劲

拉架 ,所有人都被卷了进来。

观众席里 ,迈克尔想冲过去帮忙 ,被一

个保安挡了下来。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导播室 ,夜

技术组冷静得有些反常。梅纳德十分

镇静 ,不知他卖的什么药。

导播 :倒数三 ! 呃 ,四 ! (切至)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室 ,同一时间

斯坦利和珍尼斯目瞪口呆 ,大张着嘴。

电视屏幕上拳脚飞舞。突然音乐起 ,节

目切换成广告。

斯坦利和珍尼斯仍然盯着电视机。终

于 ―――

斯坦利 :他小时候 ,我该让他多出去玩

玩。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安迪和杰克打得不可开交。现场导演

用上全身力气大喊一声 ―――

现场导演 :现在是插播广告 ! 听见没

有 ,已经是广告了 ! !

安迪转过身 ,看到直播指示灯已经灭

了。他立刻就不打了 ,就跟没事儿人似的。

杰克也马上停了下来。两人互相瞟了一眼 ,

突然大笑起来。他们笑个不停 ,互相开着玩

笑 ,看起来都挺高兴的。

观众席里 ,迈克尔莫名其妙。

梅兰尼 :天哪 !

一切骚乱都嘎然而止。观众们不知道

是该笑还是该起哄。演员们目瞪口呆 ,他们

省过了味儿 ,个个怨气冲天。

梅兰尼 :这人真他妈变态 !

玛丽 :怎么事先没人跟咱们说过 ???

突然 ,梅纳德兴冲冲地从导播室跑出

来。人们好奇地看着他。

安迪看上去有些泄气。梅纳德大声地

对在场的所有人解释。

梅纳德 :我很抱歉 ! 现在我要作一个声

明 ! 这里的所有人刚才都参与演出了这起

“意外事件”。为了让演出更真实 ,有些人知

道内情 ,而有些人是完全不知情的。

观众们哈哈大笑 ,疯狂地鼓掌。演员们

还是不太敢相信。只有一个人歇斯底里地

大笑 ,多数人都很生气。

梅纳德 :但是我们不想让那些在家观看

电视节目的人感到失望 ,所以现在安迪马上

就会向大家道歉 ,并且向大家解释刚才的这

些都是恶作剧。对吗 ,安迪 ?

安迪(非常平静地) :对 ……

梅纳德 :好 ,很好 ! 那么让我们准备开

始吧 !

工作人员们开始清理现场。

观众席上 ,迈克尔紧紧盯着安迪。这是

两兄弟间不寻常的、心照不宣的一瞬。

迈克尔(自言自语 ,担心地) :安迪 ……

(切至)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室 ,同一时间

在斯坦利和珍尼斯的感觉中 ,广告好像

永远也播不完了。

珍尼斯 :安迪干吗要这么做 ? 他为什

么 ? ……为什么 ?

《星期五》开场音乐响起 ,屏幕上渐显出

安迪的面孔 ,他看着摄像机 ,僵硬、严肃。

安迪(电视画面) :刚才插播广告的这段

时间里 ,ABC 的人要求我向大家道歉 ,并向

大家解释真实情况。他们让我告诉大家 ,刚

才那一段打斗的情节是编排好的 ……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 ,夜

提示观众“鼓掌”的信号闪动着。观众

们顺从地鼓起掌。导播室里 ,梅纳德面露笑

容。

安迪 :还有 ……呃 ……(他哽咽住了) 我

不能这么做。(停顿了一下) 我 ……我说不

出口。(心烦意乱地) 这是谎言 ! 是掩盖真

相 !

梅纳德被眼前的变故弄懵了。人们的

笑声中也透着不安。

安迪 :你们在笑什么呢 ? 我没有在开玩

笑 ! 他们威胁我 ,如果我不答应他们的要

求 ,他们就会把我赶出《出租车》剧组 ! (颤

抖地) 但是 ,我不会妥协的 ! 因为你们看到

的都是真的 ! !

内景《, 星期五》拍摄现场导播室 ,夜

梅纳德看上去快撑不住了。

梅纳德 :插播广告 !

安迪(电视画面) :这种事在电视台里每

天都在发生 ,只是你们从没看见过 ,因为他

们会插播广告。(他说得极快 ,在被切掉之

前说的越多越好) 现在我敢肯定他们要开除

我了 ,所以你们想再看到我 ,就得到孟菲斯

去 ……

画面一闪 ,安迪被切换掉了。

梅纳德(咬牙切齿、暴跳如雷) :我要把

乔治・史皮罗活活勒死 !

内景 ,考夫曼家卧室 ,同一时间

安迪的父母看着电视上的广告。他们

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

珍尼斯 :他去孟菲斯干什么 ?

斯坦利 :谁知道 ?! 这孩子彻底疯了。

(切至)

内景 ,孟菲斯中南体育馆 ,夜

这是一场孟菲斯式的摔跤。解说员站

在场地中央 ,对着麦克风大喊 ―――

解说员 :下面是今晚最重要的比赛 ! 是

你们一直期待的比赛 :摔跤之王杰瑞・劳勒

对好莱坞的安迪・考夫曼 !

体育馆里奏响影片《洛奇》的主题曲 ,劳

勒从通道里走出来 ,一身闪闪发光的大氅 !

观众热烈欢迎劳勒出场。

内景 ,中南体育馆化装间 ,同一时间

安迪正在冥想 ,他紧闭双眼 ,沉浸在自

己独享的盛景中一动不动。突然传来忍无

可忍的敲门声。

不耐烦的声音(画外音) :快点 ,考夫曼 !

老天爷 ,该你上场了 !

安迪醒了过来。他面带笑容。

内景 ,中南体育馆 ,夜

场内奏响《超级无敌鼠霸王》的主题曲。

安迪大步走了出来 ,他看上去邋里邋遢 ,脸

上挂着一种不屑的笑容。观众无一例外地

大喝倒彩。安迪很开心 ,他喜欢这种观众表

现出来的憎恶。

斯坦利、珍尼斯、祖姆达和莲恩都坐在

前排。几个摄影记者抢拍安迪父母的照片 ,

俩人都不敢直视 ,他们对这些东西很不习

惯。

安迪昂首阔步走进场地。他拿过麦克

风 ―――

安迪 :在比赛开始之前 ,我想对你们这

些肮脏的人说 : (停顿片刻) 你们这个城市污

秽不堪 ! 你们这些南蛮子猪狗不如 ! 所以

我要给你们上几堂卫生课 ,这样你们才能不

再这么肮脏。

上帝啊 ,人们没想到他如此出言不逊。

穿着廉价服装的女人们目瞪口呆。戴着卡

车司机帽子的男人们面红耳赤。

安迪 :你们听清楚了吗 ? (观众起哄) 怎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