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黑泽清日本各种大奖《救赎》电影剧本上集

2014-09-19 18:5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救   赎


文 / 〔日本〕黑泽  清

译 / 汪晓志

11 街道( 日)


都市干线道路 (诸如 246、六本木大街)

旁的人行道。

一位男子步行在穿梭不息的车流旁。

他走下横过马路的地下通道。

21 地下通道

那男子穿过空无一人的地下通道。

尽管是白天 ,地下通道里仍然一片昏

暗。

通道里的荧光灯闪烁不停 ,灯管马上就

要报废了。

那男子极其自然地从荧光灯前走过。

细水管的接缝处脱开了 ,淌下一股细

流。

那男子顺手把水管拧下来。

31 综合医院神经科・辅导室

布置得像一间客厅般的房间。

从百叶窗的缝隙中照射进来的阳光。

女患者(高部文江) 在读童话书 ―――

文江(读) “: 从前在某个地方的森林里 ,

住着一个男人。他有三个儿子和一个美丽

的女儿。有一天 ,一辆套着六匹马的金黄色

马车载着许多随员 ,突然停在了他家门口。

这时 ,一位国王从马车上下来 ,向这个男子

开口求道 ‘: 能否将你的女儿嫁给我为妻 ?’

男子内心暗喜 ,如此难得的幸运会降临到女

儿的身上 ,于是立刻答应下来。不过 ,美中

不足的是 ,这位女婿长着蓝色的胡子。除此

之外 ,在他身上找不出任何缺点。”

这是 C. 佩罗的作品《蓝胡子》。

文江念到一半停了下来。

精神科医生 :怎么了 ?

他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四五十岁的精神

科医生。他微笑着轻声问文江。

文江 :没什么 ……

文江自己也感到很奇怪 ,有些不好意思

地笑起来。

她的双腿突然开始不停地抖动。

精神科医生 :好了 ,不要再念了。谈点

儿别的话题吧。

文江双膝的颤抖带动了桌子“咔嗒咔

嗒”作响。

文江慌忙按住桌子 ―――

X 译自日本《电影剧本》1998 年 2 月号。本片

获第 10 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演奖、第 40

届日本蓝绶带奖男主角奖、第 7 届日本电影职业

大奖影片奖、男配角奖 ,以及各类日本电影评选中

的 15 种 奖 项。导 演 黑 泽 清 也 因 本 片 多 次 获

奖。―――编者

文江 :不好意思。

精神科医生 :不要紧吧 ?

文江 :我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

精神科医生 :哦 ?

文江 :最后那个女儿杀死了蓝胡子。

片头字幕

41 饭店的一间客房内( 黄昏)

床上 ,一个半裸的男子骑在一个女人身

上 ,挥动着凶器朝女人的头部砸了几下。

女人终于不动了。

男子扔掉凶器。

凶器是我们在影片开头看到的那段水

管。

卫生间。

黑暗中 ,透过半透明的帘子 ,我们看见

一个正在淋浴的人影。

像是男人 ,由于太暗 ,无法判明。

再次切入室内。

全身湿透了的男子从卫生间里出来。

地上满是血。

51 一辆疾驶的黑色轿车( 夜)

一只手从驾驶席的窗口伸出来 ,在车顶

上安放了一盏警灯。

轿车一边鸣响警笛 ,一边疾速行驶。

驾驶轿车的是刑警 ……高部贤一 (39

岁) 。

61 饭店的走廊上( 夜)

电梯门开了 ,高部走出来。

一名警官马上走近他身旁。

警官 :请问您是 ……

高部 :本部派来的 ,我是高部。

警官 :啊 ,辛苦您了。

一名年轻的刑警走过来。

年轻的刑警 :高部刑警 ,我已让第一发

现人在对面的房间里等候。他是饭店的清

洁工 ,您要见他吗 ?

高部 :不用了。

另外一名刑警(一边把住宿登记簿拿给

年轻的刑警看 ,一边说) :504 房间的客人除

了桑野一郎外还有一个人 ,我看这可能是个

假名 ……

高部打断刑警们的话 ―――

高部 :504 房间 ?

年轻的刑警 :哦 ,在这边。

高部被带到 504 房间的门前。

71 504 房间( 夜)

高部进来。

一片漆黑。

数名警官一边打开手电 ,一边搜查房间

的各个角落。

所到之处都溅上了斑斑血迹。

隐约可见横卧在床上的女尸。

一名五十来岁的刑警 ―――安川 (55 岁)

正在检查一只坤式手提包里的物品。

包里装着许多现金。

安川(看着高部) :被害者是个妓女。这

种事常会发生。

高部 :我是本部的高部。

安川 :我是主管警署的安川。

高部 :有没有犯人的遗留物品 ?

安川 :有 ……

安川望着卫生间。

高部走向卫生间。

卫生间。

高部进来 ,环视四周。

澡盆里有冲洗血迹的痕迹。

洗脸池中有一把随意丢在那里的小刀。

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和眼镜摆在架子

上。

高部翻了翻衣兜 ,掏出一本驾驶执照。

驾驶执照上贴着一张戴眼镜的中年男

子的照片。

5   姓名 ―――桑野一郎。

安川(探头进来) :如果犯人是这个叫桑

野的人 ,那么他什么也没有拿 ,是一丝不挂

地逃离现场的。竟然还留下了表明自己身

份的证据。

高部一声不吭地返回居室。

房间里。

高部径直走到床跟前。

床上有一具女尸。

尸体被锋利的小刀划了两道 ,一道是从

右耳到左侧腹 ,另一道是从左耳到右侧腹。

安川 :她被钝器殴打了数下 ,但直接的

死因恐怕是失血过多而死。几乎是当场死

亡。而且 ,左右两侧的

颈动脉都被切断。

高部 :安川先生 ,这

样的伤口 ,您以前见到

过吗 ?

安川 :没有。

高部 :是吗 ?

安川 :可是我敢断

定犯人不是普通人。如

果他仅仅是想杀人的

话 ,没有必要残忍到这

种程度。

这时 ,安川踩到了

地板上的一摊血 ,滑了一跤。

安川 :啊 ,妈的 ,怎么搞的 !

他的衣服上沾满了血迹。

高部 :不要紧吧 ?

高部突然将目光落在了地板上。

地上扔着一根水管。

81 饭店的走廊上( 夜)

安川(用无线对讲机联络) :犯人也可能

骑摩托车或自行车逃跑了。彻底清查 ××

一线。我会立刻赶到的。

警官们忙碌着。

高部从房间里漫无目的地走出来。

他沿着走廊慢慢巡视着。

突然 ,水表门映入他的眼帘。

高部注视了片刻。

安川走过来。

安川(对高部) :我这就去附近搜查一

下 ,一起去吗 ?

高部 :嘘(把手指贴在嘴上 ,示意不要出

声) 。

高部把手搭在门把手上 ,猛然打开水表

门。

里面藏着一个男人 ,就是前面出现过的

那个桑野一郎。

他的脸被水表挤歪了 ,显出惶恐不安的

神情。

91 警视厅的走廊

高部大步流星地走着。

办事员把文件递给高部。

高部边走边看文件。

101 警视厅・高部的办公室

高部进来。

心理学家佐久间真(39 岁) 在看录像。

这是审问桑野一郎的录像。

高部(把文件晃了一下) :佐久间 ,给你

的 ,是芝蒲警署寄来的。

佐久间 :嗯 ? 哦。

佐久间目不转睛地看着录像。

录像的画面。

神情恍惚的桑野叙述着 ―――

桑野 :出了许多血 ,非常多 ,是热的。我

没想到会出那么多的血。于是我看了一下

她的脸。我想大概不要紧吧 ……不过已经

不是活人的脸。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我猜测她一定是哪里的小姐 ……脸蛋的这

儿有个黑痣 ,下巴尖尖的 ……不过当我注意

到这些时 ,她已经死了。

“吧嗒”一声 ,佐久间关掉了电视。

佐久间 :很正常啊。

高部(看着文件) :这上写着 ,派一位精

神科医生去。干吗 ?

佐久间 :我看根本不需要特意去一趟。

高部 :和以前的案子一样吗 ?

佐久间 :是啊。他不但承认了有杀人念

头 ,而且作案后的惶恐不安也都一样。

高部(含含糊糊地) :嗯。

佐久间 :他是中魔后举起刃器砍下去

的 ……我只能这么说。

高部 : ……两个月内发生了三起 ……这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

说着 ,他“嘭、嘭、嘭”地敲打贴在书写板

上的三段报纸上的报道。

报纸旁的现场照片掉下来。 ……这是

另一案件的受害人照片 ―――脖子上留有相

同的伤痕。

佐久间 :媒体真的不知道吗 ?

高部(一边捡照片一边说) :嗯 ,我们没

有发布有关作案手法的任何消息。

佐久间 :会不会是受到了电视或小说的

影响。

高部 :不会 ,我全部调查过了。内部也

不可能走漏这类消息的 ,除非是你在大学课

堂上大谈特谈过。

佐久间(冷笑一声) :哼 !

高部 :犯人之间相互没有关联 ,头脑也

并非不正常。

佐久间 :那就是一时冲动吧。

高部 :一时冲动 ?

佐久间 :犯罪总是看上去似乎有什么动

机 ,其实无意义的举动占多数。

高部(把死者的照片塞给佐久间) :难道

一时冲动会如此精心地下手吗 ?

111 叶山附近的海岸

有一位男子坐下来 ,在批改小学生的作

业 ―――他叫花冈彻。

他突然抬起头来 ,看到远处岸边有一个

男人向这边走来。由于逆光 ,看不清他的

脸 ,但是看上去既像工薪阶层的人 ,又像一

个流浪汉。

花冈有些担心 ,不过还是很快把目光落

在了学生的作业上。

片刻后 ,花冈再次抬起头来。

发现那个男子正渐渐地走近自己。

花冈注视着。

那个男子终于来到了跟前。

总算看清了他的脸 ―――还很小品剧本年轻 ,大概

30 岁左右。

他的衣服破烂不堪 ,步履蹒跚。

那男子(突然问道) :这是哪儿 ?

花冈 :嗯 ? 是叶山啊。

那男子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花冈有些不快。

可是那男子又返回来。

那男子 : ……你说这儿是哪儿 ?

花冈 :是叶山。

那男子 :哪里 ?

花冈 :是叶山的白里海岸

那男子 :白里海岸 ……那是哪里 ?

花冈(气鼓鼓地问) :您要去哪里 ?

7 那男子 :不去哪儿。

那男子离去。

花冈不悦地目送着。

121 海边的小路

花冈一边看着参考书一边走着。

忽然注意到 ,刚才的那个男子就走在离

自己不远的地方。

两人目光相遇。那男子一下子靠过来。

花冈 :什么事 ?

那男子 :今天是几号 ?

花冈 :3 月 7 日。

那男子 :嗯 ―――这是哪里 ?

花冈 :刚才已经告诉过你了。

那男子 :刚才 ……什么时候 ?

花冈 :在海边不是见过面吗 ?

那男子 :我说 ,你知道我是谁吗 ?

花冈 :嗯 ?

那男子 :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我是谁

呀 ?

花冈 :不 ……你说什么 ? ……

那男子 :帮帮我 ,拜托你了。我什么都

记不得了。

131 花冈的家( 夜)

厨房。

花冈笨手笨脚地冲咖啡。

身着睡衣的妻子走进来。

妻子 :酒比较好吧 ?

花冈 :不 ,咖啡就可以了。

妻子 :我来吧。

说着从花冈的手上夺下咖啡具 ,继续冲

咖啡。

花冈(小声 ,津津有味地) :大概是丧失

了记忆。

妻子(惊讶地) :唉 ?

花冈 :不要紧 ,不要紧。不会有危险的。

起居室。

昏暗中 ,那个男子靠在沙发上睡着。

花冈端着咖啡进来。

那个男子确实一副酣睡的样子。

花冈悄悄伸出手来 ,拿起那个男子脱下

来扔在一旁的上衣。

只见衣服上系着洗衣店用的布条 ,上面

写着间宫先生。

那男子突然睁开眼睛。

花冈 :看来你很疲劳呀。怎么样 ,想起

什么来了吗 ?

那男子“: 哗哗”地响 ,是什么声音 ?

花冈 :海浪声。

那男子 :啊 ―――好安静。

花冈(让对方看衣服上的布条) :这里写

着‘间宫’两个字 ,是你的名字吗 ?

那男子 :我不知道。

花冈 :不过 ,你可能是间宫先生。

那男子 :间宫 ……好吧 ,我姓间宫 ,肯定

没错吧(摘掉衣服上的布条) ?

花冈 :警察署也许有你的寻人资料。

间宫 :不 ,我不喜欢警察。

花冈 :为什么 ?

间宫 : ……(摇头)

花冈 :那我们再谈谈吧 ,比方你的家人 ,

你的工作。

间宫 :你先说说你自己吧 ……

花冈 :我 ? 我是小学教师。家人嘛 ,只

有妻子一个人。就这些。

间宫 :你太太在做什么 ?

花冈 :在二楼睡觉。

间宫 :为什么在睡觉 ?

花冈 :她有点儿感冒。

间宫 :是谁 ?

花冈 :间宫先生。

间宫 :你叫谁 ?

花冈 :叫你呢 ,间宫先生。我已经说过

了 ,现在轮到你谈谈自己了。

间宫 :谈我什么 ?

花冈 :什么都可以。听到间宫两个字 ,

想起些什么没有 ?

间宫 :没有啊。

花冈 :你为什么会在海边 ?

间宫 :哪儿 ?

花冈 :就是叶山的 ××海岸呀。

间宫 :你说什么 ,我一点儿都听不懂。

花冈 :那我们换个话题吧。

间宫 :我想听你说你的事。

花冈 :我已经说过了。

间宫 :是吗 ? ……我不记得了。

花冈 :我是小学教师 ,家里只有妻子一

个人。

间宫 :你太太做什么的 ?

花冈 :什么都没做 ,只是个家庭主妇。

间宫 :谁呀 ?

花冈 :我的妻子。

间宫 :哦 ,就是那个穿着黄色睡衣的女

人吗 ……

花冈 : ……你看到她了 ?!

间宫 :不 ……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我

只记得你。

花冈 :间宫先生。你的记忆相当混乱。

我可是束手无策。你还是尽快去看一下医

生。

“咔嚓”一声 ,间宫突然打着了打火机。

然后 ,他从兜里掏出香烟 ,慢慢地点燃香烟。

花冈(只顾呆呆地注视着香烟头儿上的

火) : ……

间宫 : ……你再谈一点儿你太太的事

吧。

洗衣店的布条在烟灰碟里燃烧着。

141 洗衣店( 夜)

营业到深夜的洗衣店。

高部把取衣条放在柜台上。

店员 :请您稍候。

店员朝里走去。在前面等候的中年男

子喃喃自语 ―――

中年男子 :真是 ……怎么搞的呀 ……全

都是 ……

店员(从里面出来) :让您久等了。

中年男子(极其自然地) :哦 ,谢谢。

说着接过洗好的衣物 ,朝外走去。

店员(对高部) :请再等一下。

高部 :好。

无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

151 高部的家( 夜)

高部从玄关进来。

“咕咚咕咚”,室内传来低沉的声音。

高部点亮灯 ,走到盥洗室。摆放在角落

里的洗衣机正在转动“( 咕咚咕咚”的声音是

洗衣机的声音) 。

高部打开洗衣机的盖子。里面是空的。

高部切断电源。

起居室。

高部脱去上衣 ,准备用微波炉热一下摆

在桌子上的食品。妻子从里屋出来。

是那位接受过心理治疗的女人 ―――高

部文江。

高部 :对不起 ,吵醒你了 ?

文江 :回来啦。让我来吧。

文江开始热食品。

高部 :我来吧。

文江 :不用了。今天我身体还可以。

文江麻利地加热食品。她往玻璃酒杯

里斟啤酒。

高部也给文江倒了一杯啤酒。

文江 :工作很忙吗 ?

高部 :嗯 ? 哦 ……怎么样 ,你 ?

文江 :我 ? 我整天都在发呆。

高部(沉默片刻后) :文江。

文江(停顿了一会儿) : ……嗯 ?

高部(很突然地) : ……这个案子处理完

后 ,我们去旅行吧。

9   文江 :算了吧 ,不要勉强。

高部 :什么勉强 ,没那事儿。是我想去。

说好了 ,一定得去。由你决定去哪儿。

文江 :去哪儿呢 ?

高部 :听你的。冲绳呀 ,或北海道呀。

文江(笑) :一南一北 ,你还真是极端呀。

高部 :你决定吧。

文江 :知道了。

文江朝走廊走去。

高部为自己突然想出来的主意高兴起

来。

高部展开报纸。那洗衣机“咕咚咕咚”

的声音又响起来。

高部愕然。

161 花冈的家・全景( 第二天早晨)

一片寂静

一男子突然从二楼的窗户跳下来 ―――

是花冈。

花冈重重地摔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花冈 ,像是受了伤 ,并没有

死。

171 花冈的家・二楼的卧室

窗户上的玻璃碎了。

室内血流成河。

181 警察医院・后门 ―――走廊

高部进来 ,快步走着。

拿着文件的年轻刑警 (木村) 走过来 ,边

走边说 ―――

木村 :受害者的身份确认清楚了 ,名叫

花冈朋子 ,26 岁 ,是嫌疑犯花冈彻的妻子。

死因是左右颈动脉被割断造成失血过多致

死。

佐久间在电梯前等候着。

高部和佐久间走进电梯。

191 警察医院・电梯内

高部 :嫌疑犯是一个小学教师 ,是个热

心肠 ,学生 ,以及家长和教师协会对他的评

价极佳。他和被害者在两年前经过恋爱后

结婚。他们是高中时期的同学 ,也是左邻右

舍眼里的模范夫妻。当然也不存在债务等

纠纷。

佐久间 :中魔了 ……?

高部 : ―――

电梯停下来。

两人走出电梯。

201 警察医院・病房

头上缠着绷带的花冈呆

呆地坐在床上。

高部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佐久间和医生站在旁边。

高部 :花冈先生 ,你昨天

夜里杀害了你的太太朋子女

士。这没有错吧 ?

花冈 : ……

高部 :花冈先生 ……

花冈(点点头) : ……

高部 :你用刀子 ,从你太

太的喉咙到胸部 ,左右各划了

一刀。

花冈痛苦得扭歪了脸。

花冈 : ……

高部 :为什么 ?花冈 : ……

高部 :为什么你要那样杀她 ?

花冈 : ……我不知道。怎么会那样呢 ?

高部 :你是不是读过什么小说 ,或看过

什么电影 ?

花冈(摇摇头) : ……

高部 :是从什么人那里听来的 ?

花冈(很明确地) :不是。

高部 :是吗 ?

高部有些失望。

突然 ,佐久间对花冈说 ―――

佐久间(很肯定地) :你憎恨你的太太。

高部 : ……

佐久间 :你和你太太感情不好吧 ?

花冈 :不 ! 不是这么回事。

佐久间 :这不就奇怪了吗 ?

高部(制止住佐久间) :花冈先生 ,是怎

么回事 ?

花冈 :是我干的 ,我全记得。的确是我

杀害了朋子。当时我觉得那样做是理所当

然的。

高部 :吵架了 ?

花冈 :没有。

佐久间 :真怪。那么就没有杀害你太太

的理由啦。

花冈 : 是的 ……理由 ……是没有。但

是 ,我却亲手杀了朋子 ……

花冈激动得哭起来 ,精神逐渐错乱。

高部 :花冈先生 ,你哭也解决不了问题

呀。在你没有对我说出真相之前 ,我会一直

盘问你的。那样你反而会更痛苦。

佐久间 :别问了 ,高部。

高部 :不。

佐久间 :我说 ,算了。他没有撒谎 ,记忆

也很清晰 ,也不存在精神障碍。今天就到此

为止吧。

话音刚落 ,花冈突然把自己的脸使劲往

木制的桌子上撞。

桌子裂成两半。

高部和佐久间急忙拉住花冈。

211 警察医院・房顶平台

高部点燃一支香烟。

高部 :我说 ,佐久间 ,仅仅是中魔 ,就能

导致人那样使用刃器吗 ?

佐久间(模棱两可地) :嗯 ―――

高部 :比如这样解释 ,你看怎么样 ? 犯

人们在儿时就都背负了同样的精神创伤。

这隐藏在潜意识里的仇恨 ,最后终于爆发出

来 ……

佐久间(笑) :你什么时候变成精神科医

生了 ?

高部 :因为文江的关系 ,我读了一些这

方面的书。别见笑 ,都是些入门书。

佐久间 :高部 ,你可别相信书上写的那

些东西。

高部 :哦。

佐久间 :犯罪的动机往往谁都搞不清

楚 ,甚至连本人也不清楚。

高部 : ……

佐久间 :不要过分探究别人的心理。

高部 :我没想那样。不过 ,我在寻找能

说明犯罪的原因。这是我的职责。

佐久间 :嗯 ―――就这样吧 ……我说 ,你

夫人的身体怎么样了 ?

高部 :嗯 ? 哦 ……她正在你介绍的那家

医院接受治疗。比以前好多了 ……

佐久间 :哦 ,是吗 ?

高部 : ……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到底如

何我就不知道了。

佐久间 : ……

221 警察医院・花冈的病房

花冈睡着了 ,大概是注射了镇静剂的缘

故 ,睡得安详而深沉。

佐久间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花冈。

11 231 第一案件现场

望得见道岔口的一间屋子里。

轰隆隆的声音伴随着闪烁的亮光。

高部独自站在屋里。

241 第二案件现场

煞风景的大厦顶上。

霓虹灯闪烁不停。

高部独自站在那里。

251 空无一人的地下通道

影片开头出现过的那段地下通道。

荧光灯闪烁。

高部独自经过那里。

他手里提着一个装有水管的塑料袋。

261 花冈的家

昏暗的房间内。

高部独自站在屋里。

高部点燃一支香烟。

271 高部的家

文江正在做饭。

桌子上放着几本旅行小册子。

洗衣机发出“咕咚咕咚”的声音。

281 填筑地( 傍晚)

驾车 巡 逻 的 一 位 五 十 岁 左 右 的 警

官 ―――大井田(55 岁) 。

他忽然抬头往上看 ,大吃一惊。

废弃的房屋顶上 ,站着一个男子。

其身影如同剪影 ,看不清他的脸。

大井田 :喂 ,你在那儿干什么呢 ?

男子(一声不吭) : ……

大井田 :太危险了 ,快下来 !

男子晃悠悠地靠近屋顶的边缘。

291 废弃的房子・二层的房间

大井田上楼。

他在寻找通往屋顶的出口。

突然 ,透过窗户看见男子坠地的身影。

大井田急忙朝窗外张望 ,然后跑下楼

去。

301 填筑地( 傍晚)

大井田从废弃的房子里飞奔出来。

环视四周 ,一个男子在不远的地方行

走。

一条腿有些跛。

大井田追过去。

这位男子正是间宫。

大井田 :喂 ,不要紧吧 ?

间宫 :什么 ?

大井田 :你的腿。

间宫 : ……

大井田 :刚才是你从房顶上跳下来的

吧 ?

间宫 :不 , ……我记不得了。

311 填筑地的派出所( 夜)

间宫孤零零地坐在那里。

年轻警官田村坐在不远的办公桌前 ,大

井田在他旁边打着电话 ―――

大井田(打电话) :姓名、住址都不清楚。

年龄 大 约 30 岁 左 右 ……是 , 这 个 我 了

解 ……好的 ,拜托你们了(挂断电话) 。

田村坐在办公桌前默默处理事情。

大井田在间宫的对面坐下来。

大井田 :先让署里查一下 ,不过 ,你什么

都不清楚 ,电脑恐怕也要投降了。

间宫(搓着崴伤的脚) : ……

大井田 :放心吧 ,明天带你到附近的医

院去看看。

间宫 : ……这里是你的房间 ? ……

大井田 :不是 ,这里是派出所。

间宫 :你是警察 ?

大井田 :是的。

间宫 :为什么我会跟你说话 ?

大井田 :我想问清楚你的各种情况呀。

间宫 :我的情况 ? ……

大井田 :你还记得自己刚才站在屋顶上

吗 ?

间宫 :唉 ? ……不记得。

大井田 :和我一起来到这个派出所的事

情还记得吗 ?

间宫 :这里是派出所 ?

大井田 :是啊。

间宫 :你是谁 ?

田村神色严厉地看了一眼间宫。

间宫也看了一眼田村。

大井田 :嗯 ―――被打败了。哈哈 ,记录

也写不成了。

间宫 :可以吸烟吗 ?

大井田 :请便。

走到柜子那边取烟灰碟。

田村 :大井田先生 ,这里是禁止吸烟的。

大井田 :没关系啦。

说着把烟灰碟放在桌子上 ,自己也从兜

里掏出香烟来。

间宫(向田村劝烟) :来一支。

田村 :值勤中不能吸烟。

间宫 :哦 ,是吗 ……

间宫望着大井田。

大井田苦笑了一下。

田村 :我该巡逻去了。

大井田 :哦。

田村朝外走去。

间宫关掉台灯。

间宫坐着的地方突然暗了下来。

昏暗中只有烟头儿上的火光。

大井田一边吸着香烟 ,一边让自己放松

下来。

间宫 :工作好像很辛苦啊。

大井田 :啊 ? 是呀。

间宫 : ……我困了 ……要睡一会儿。

大井田 :睡吧。

间宫把点着火的香烟放在烟灰碟上 ,然

后靠在椅子上闭上了双眼。

大井田 (盯着间宫放在烟灰碟上的香

烟) : ……

很快 ,传来间宫有规律的鼾声。

大井田开始犯困 ,揉着眼睛。

间宫睡着了。

烟头上的火忽明忽暗。

大井田的眼睛渐渐闭上了。

间宫(突然地) :大井田先生。

大井田(迷迷糊糊) :嗯 ?

间宫 :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

大井田 : ……听得到。

间宫 :我想问你一点儿你的情况。

大井田 : ……嗯 ?

间宫 :那我问你喽。

321 潮见町医院・诊室

医生宫岛明子 (30 岁) 在给一位年轻男

子诊察。

明子很聪明 ,但她身上有种盛气凌人的

优越感。

明子(一边填写病历一边说) :我看你患

的是流感 ,不过 ……

年轻男子裸露着上半身 ,一副很无聊的

样子。

明子一下子转过身来 ,把手按在了年轻

男子的脖子上。

明子 :淋巴腺有点儿肿啊。

年轻男子 :哦 ,是吗。

明子(毫无表情地) :能把裤子脱下来 ,

躺到那边去吗 ?

年轻男子 :嗯 ?

明子查了一下文件。

明子又转过身来 ,那年轻男子扭扭捏捏

的。

明子 :怎么了 ? 脱裤子。

年轻男子 :哦 ,是。

年轻男子站起来 ,脱下牛仔裤。

明子把手伸到年轻男子的短裤里 ,检查

淋巴腺。

年轻男子 :哇 ……没事吧 ?

明子 :还是 ××(病名) 呀。

年轻男子 (不好意思地) :胆子真大呀。

哈哈哈。

明子(不予理睬) : ……

331 潮见町医院・病房

护士撤下餐具。

间宫孤零零地坐在床上。

341 佐久间任教的大学

佐久间走出来。

高部朝他跑去。

佐久间 :这个时间你来干什么。

高部 :不好意思 ,占用你一点儿时间。

佐久间 :只给你十分钟哦。

351 佐久间任教的大学附近

高部和佐久间在交谈。

高部 : ……有催眠术一说吧 ?

佐久间 :唉 ?

高部 :就是看着一亮一灭的光 ,就会恍

恍惚惚地照着对方所说的去做。

佐久间 :哦 ,是催眠暗示吗 ?

高部 : ……有可能吗 ? 怎么回事 ? 这种

事我只能问你。

佐久间 :嗯 ……嘿嘿(笑) 。

高部 :到底怎么回事 ?

佐久间 :你发现了什么证据吗 ?

高部 :不 ,我只是忽然想到了这一点。

佐久间 :催眠术本身是一种常见的技

术。但是 ,就算进入了催眠状态 ,一个人的

伦理观也不会改变的。

高部 : ……

佐久间 :也就是说 ,一个认为杀人是罪

恶的人 ,你是无法暗示他去杀人的。

高部 :如果只暗示别人画个 X 形状 ,会

怎么样呢 ?

佐久间 :过于复杂了。

高部 :完全不可能吗 ?

佐久间 :我没这么说。除非他是个天才

的催眠者 ……不过 ,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

高部 :唉 ……我不知道。

佐久间 :他那样做感到愉快 ? ……(笑

了一下) 还真是一个让您受累的罪犯。

高部 :犯罪的动机谁都搞不清楚 ,这话

可是你说的。

佐久间 : ……

361 综合医院精神科・辅导室

精神科医生在阅读《蓝胡子》。

文江(读书的声音 ,画外音) “: 这种生活

持续了一段时间 ,有一天 ,蓝胡子说 :‘我是

无可奈何才去旅行的。家里的钥匙都在这

里了。无论哪扇门都能随意地打开 ,随便看

什么都没关系。但是 ,只有那间用这把金色

的小钥匙才能打开的屋子 ,绝对不能进去。

如果打开了那间屋子 ,你就会没命的’。”

传来叩门声。

文江走进来。

文江 :我来迟了 ,对不起。

精神科医生 : 没关系。发生了什么事

吗 ?

文江 :我迷路了。

精神科医生 :迷路 ?

文江 :是的。

精神科医生 :不是平常走的那条路吗 ?

文江 : ……我不知道。突然就不知道自

己在什么地方了 ……

精神科医生 :最后又是怎么来到这儿

的 ?

文江 : 嗯 ……不知不觉就到了医院门

口。

精神科医生 :哦 ,这不是很好吗 ? 毕竟

是到了目的地。

文江 :是啊。

她“哗啦哗啦”地翻看着摆在眼前的《蓝

胡子》。

精神科医生 :这本书 ……

文江 :什么 ?

精神科医生 :我说的是《蓝胡子》。这本

书你还记得吗 ?

文江 :不 ,我没有看过这本书。

371 填筑地的派出所

田村在处理业务。

大井田在不远处整理文件。

电动剃须刀插在电源插座上 ,显示正在

充电的小灯一闪一闪的。

过了片刻 ,田村忽然朝大井田望去。

大井田把间宫的口供笔录放在烟灰碟

里 ,点火烧掉。

田村 :你干什么呢 ?

大井田 :嗯 ? 没干什么。

大井田突然迈开步子 ,走到电源插座

前 ,拔下电动剃须刀。

田村继续处理业务。

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大井田也

在继续自己的工作。

田村离开办公桌 ,背朝向大井田。

就在这时 ,大井田从腰里拔出手枪 ,对

着田村的后脑勺射击。

田村“咕咚”倒下。血流了出来。

大井田目不转睛地望着。

过了一会儿 ,他走到办公桌旁 ,从抽屉

里取出裁纸刀。

381 潮见町医院・走廊

间宫坐在轮椅上 ,护士“咯噔咯噔”地推

着轮椅。

391 潮见町医院・诊室

明子在为间宫诊治。

明子 :身体哪儿都没有问题。

间宫 : ……

明子 :脚也只是扭伤 ,不用担心。

间宫 : ……

明子 :记忆力方面怎么样 ?

间宫 :嗯 ……

明子 :明天会把你转到有精神科的医院

去 ,在这之前 ,你再忍耐一下。

间宫 :是。

明子(再次盯着间宫的脸) :以前的事 ,

你记得多少 ?

间宫(想了一下) :只记得和医生在说

话。

明子 :感到不安吗 ?

间宫 :不安 ? 什么不安 ?

明子 :嗯 ,你很冷静嘛。

间宫 :感到不安的人是你。

明子 :哦 ?

间宫 :我可以吸烟吗 ?

明子 :这里禁止吸烟。

间宫 :哦 ,是吗 ?

明子 :我说 ,你为什么说我感到不安 ?

间宫 :哎呀 ……为了什么呢 ……我忘记

了 ……(突然望着水池子那边) 水 ……

说着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

水池子的一角摆着一个玻璃杯。

间宫把水龙头拧开一点 ,往玻璃杯里灌

水。

明子一直注视着间宫的一举一动。

水快蓄满了。

在水快要溢出来的时候 ,间宫麻利地关

上水龙头 ,止住水外溢。

明子吓了一跳。

间宫 :大夫 ,你愿意听我说说话吗 ?

明子 :唉 ,好啊。

间宫 :以前在我体内的东西 ,现在全部

跑到外面去了。所以 ,我可以看穿你的心

理。相反 ,我自身 ……却被掏空了 ……

间宫的指尖把玻璃杯轻轻倾斜了一点。

水“刺刺”地往外溢。

突然 ,玻璃杯被“咯噔”一下弄倒了。

水流出来 ,从台子上滴落下来。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