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托尔斯泰传纪《最后一站》电影剧本原稿三

2014-09-17 17:2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萨莎:一切齐备。

杜善登上马车。托马斯泰突然猛地

转身向房子走去。

萨莎:爸爸……?

杜善:他改变了主意。他要回到家

里去。

他们看见托尔斯泰在潮湿的草地上

跪下来,深深躬下身,两手在土地上摩

挲。过了一会儿,瓦连金走过去,在他身

旁跪下来。

瓦连金:您想回去吗?

托尔斯泰:我小的时候,我哥哥尼古

拉有一次把我带到一个地方,说他曾找

到一根绿色小棍,上面写着字……那是

世上所有人获得幸福的秘诀。他把它藏

在了土里。于是我就老是想法找到它。这

么多年来我一直在找,我确信一定能够

找到……但始终没有找到。

托尔斯泰望着瓦连金。

托尔斯泰:我始终没有找到……而

如今,我的一生已经成为过去。

他俯身亲吻了他亲爱的家乡土地,

站起来跟瓦连金一起走回马车旁。

托尔斯泰:帮我一个忙,好吗?

一面走着,他一面交给瓦连金一个

信封。

托尔斯泰:把它交给索菲亚。

瓦连金:我一定交到。

他们走到马车旁。萨莎拥抱了他,一

再地亲吻着他

萨莎:但愿你一切平安。

托尔斯泰:不要哭。一有机会我会立

刻给你捎信来。

人们扶他上车坐好,车子缓缓驶离

了他的祖居。

97.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早晨

在房子前面远远的地方,有一个

老农妇在那里抓着一只小鸡在拔毛。

透过她冷漠的表情,我们却能听到沉

重的啜泣。

98. 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起居

室 白天

索菲亚怒不可遏。萨莎坐在一边。

萨莎:我只不过是告诉您已经发生

的事实。他走了。我不知道他去哪里。谁

也不知道。

索菲亚:你撒谎。(稍顿)撒谎!

萨莎不上她的圈套。

瓦连金从外面走进来。

索菲亚:那么说,他就是走了。(对

瓦连金)走得好。

瓦连金:我想也是。

一阵沉默。索菲亚忽然露出笑容,做

出热切关心的样子。

索菲亚:亲爱的萨莎,你爸爸到底去

了哪儿?我知道你知道。你说,你说。不

要跟我卖关子。现在不是玩笑的时候。

萨莎: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

索菲亚:别跟我卖关子。

瓦连金:我这里有件东西给您。

那是一封信。她一把抓过来,仿佛这

下子可得到了解决她心中重大困惑的钥

匙。她退到房角,撕开信封,开始阅读。

两个人静静观看着她的情绪反应。

她的脸开始抽动,脖颈上青筋暴起,肩膀

也开始抽动。

她把信纸在手心里揉成一团,摇着

头发出尖叫。然后,忽然提起裙摆冲出

门去。

萨莎急忙跑到窗前。从她的视角,我

们看到索菲亚发疯般地跑过草地。

两人对视了一下:

萨莎:水塘!

两人一起跑出去。

99.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白天

索菲亚从房子里跑出,直向树林冲

去。有几名仆人——老仆伊万和一个叫

万尼亚的胖男仆一起追赶。跑在最前面

的瓦连金看见索菲亚从白桦林中跑出,

奔向水塘。萨莎突然从后面超过他跑到

前面。

萨莎:妈妈,妈妈!快站住,别这样。

赶快!赶快!

瓦连金:伯爵夫人!

100.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池塘

白天

索菲亚已经跑到浴室旁边。几名农

妇在那里一面洗衣服一面看着她跑来。

索菲亚回头张望了一下,继续奔跑。

此时她已经没了力气,一下子跪倒

在地上。她沿着伸向水边的石阶向下爬

去。爬到石阶尽头忽然仰面躺下,然后翻

转身,以一个不堪入目的姿态滚入水中。

高角度俯拍。索菲亚沉入暗黑的水

中。救捞她的人们的呼叫声渐渐淡去,我

们听到托尔斯泰的声音念出仍在她手里

攥着的那封告别信。

托尔斯泰(画外音):我在这个家里

的处境已经不堪忍受。我现在所做的就

是人们通常所做的事:抛开现世的生活,

在平静和孤独中度过余生。

慢动作镜头。她在水下缓缓浮动,仿

佛完全松弛下来。

托尔斯泰(画外音):请你原谅我对

你做过的一切,我也由衷地原谅你对我

做过的一切。

寂静忽然被救捞者们的呼声打破。

萨莎和瓦连金跳进水里。连自己也游不

起来的萨莎在水中慌乱地挣扎着。

瓦连金:萨莎,赶快回到台阶上去。

来!我帮你一把。

他伸出手,用力把她推上岸。

萨莎:不要!她要淹死了,快去救她!

瓦连金:我去,我去。你在那里别动。

说着他猛地离开石阶,一头扎进

水下。

萨莎睁大眼睛看着,等待着……过

了好一会儿,瓦连金才拖着索菲亚浮出

水面。

在石阶上,几名男仆和萨莎一起帮

他把衣服里浸透水而变得非常沉重的伯

爵夫人的身体搬到岸上。

她的样子非常可怕。舌头伸在外边,

水从嘴里向外涌出。萨莎完全不知所措。

萨莎:她死了,我的妈妈。她死了。

伊万开始设法抢救。他把她翻到面

朝下的姿势,挤压她呛进肺里的水。这

个动作持续了令人难以忍受的长时间。

瓦连金无奈地仰望天空……那么阴沉、

灰暗。

终于一阵咳呛,她活过来了。萨莎、

瓦连金和众男仆扶她坐起。

萨莎:让我把你抱回家去,妈妈。

索菲亚:让我死吧,放开我,你们干

吗不让我死。

萨莎:咱们回家里去吧。

这时,索菲亚忽然变得十分清醒,甚

至镇定。

索菲亚:伊万,去到火车站。查查老

爷坐哪趟车走的。

伊万望着萨莎,等着她定夺。

萨莎:我看没事了。咱们把她安置到

床上去吧。

瓦连金点点头。伊万站在他身旁。

伊万:再活过来也是再受一阵罪。

他出声地笑出来,随即走开。

101.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饭厅

白天

萨莎走进饭厅。瓦连金为他们倒茶。

萨莎:她把自己折腾得不轻。现在已

经睡了将近四个小时了。

瓦连金:她能睡觉那再好不过。痛苦

可以减轻些。

萨莎:吵闹也可以减轻些。

两人相视一笑。

萨莎:当然好些。

伊万从楼上下来,在门口站住。

萨莎:进来。

伊万:这儿有一封信,小姐。

萨莎:给我的?

伊万:不是,是给老爷的。夫人写的,

小姐。

萨莎:她当然可以给我爸爸写信。只

是我不知道应该让她往哪儿发。

伊万:夫人写的收信地址是 9 次列

车。就是老爷坐的那趟火车。我从站长

那儿打听到的……

萨莎:那你干吗把它给我?她有权利

给我爸爸写信!

伊万向前走近些,把手中的信笺递

给萨莎看。萨莎忍不住笑了出来。

萨莎:她就是不肯善罢甘休。(读信

笺)“亲爱的爸爸,请您马上回来。萨

莎”。她署的是我的名儿。

瓦连金:真精明。

萨莎:显然。

萨莎把信笺放在衣袋里。伊万仍然

站在那里不动。萨莎抬眼望着他。

萨莎:还有事?

伊万:站长还给了我这个……是给

您的。

萨莎接过来,打开阅读。她抬起眼

来,激动得涨红了脸。

萨莎:他上我姑姑那儿去了。上沙玛

尔金诺去了。

萨莎跑出房间。

102.外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庭院

白天

萨莎骑在马上朝我们跑来,掠过镜

头,向通往庄园外的林阴道跑去。

索菲亚(在画面外):全都走了。

103.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藏书室

白天

瓦连金坐在他的书桌前,抬头看见

索菲亚站在房门口,样子十分憔悴。

瓦连金:我在这儿哪。

她走近瓦连金的书桌。

索菲亚:你在给你的姑娘写信,这是

多么美好的事。

她真诚动情地触了一下他的肩膀,

然后穿过整个房间走向托尔斯泰的座位。

瓦连金:我还不知道她是不是我的。

索菲亚:反正你相信你很快能见到她。

瓦连金:我当然希望这样。

索菲亚:是的。不要认为爱情已经完

结。要尽你所能去阻止那样……

索菲亚拿起她和丈夫的照片仔细

打量。

索菲亚:我知道你知道他去了哪儿,

瓦连金。

瓦连金不知该如何应对。索菲亚走

回到他的座位旁。

索菲亚:我不会要求你背弃他对你

的信任……不过我想请你去他那里一

趟。是的。我要见到他。我有话要跟他说。

我不会大哭大闹。可以向他保证。但我必

须见到他。

103A- 107.删除

108.外景 田野 黎明

一团团的蒸汽冲向晴朗的天空。

一长列黑色的列车在空旷的田野上

奔驰。

109.内景 三等车厢 白天

托尔斯泰坐在三等车厢的硬座上,

正如他一向坚持的那样。他就着放在膝

上的书写板在写着什么。镜头摇向旁边

的硬座,我们看见瓦连金跟他们来到了

一起。他正和萨莎研究一幅展开在他们

面前的地图。

萨莎:他走得对,你知道。她肯定会

来追我们。

瓦连金:我已经跟你说过,她保证不

会制造任何麻烦。再者说,我们这是上哪

儿去呢?

托尔斯泰从旁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托尔斯泰:我们不需要计划,我亲爱

的,我们只是走就是了。

杜善拿着几张报纸走过来。他一面

把报纸递给他们,一面读着一些大标题:

杜善:“托尔斯泰离家出走!”“去

向不明……”“亚斯纳亚波利亚纳的伟

大哲人竟然不辞而别!”

托尔斯泰放下报纸,抬眼微笑。

托尔斯泰:我们这一点小小的秘密

全都暴露出去了。

110.删除

111.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起居

室 白天

索菲亚坐在一大堆报纸中间。安德

烈走来。

安德烈:外面来了一位《俄罗斯世

界报》的记者。

索菲亚:告诉他我们收到了你爸爸

的一封道歉信……他非常不安。我们预

计他很快就会回来……

安德烈:这是您瞎编的,不是?

索菲亚:是,是我瞎编的。

112.外景 田野 白天

巨大的车轮滚滚向前。

113.内景 三等车厢 白天

托尔斯泰睡着。人们仍围在他身旁。

瓦连金:请向后让让。请大家让他歇

息。请大家给他一些空间。

萨莎(对瓦连金):他透不过气来,

瓦连金。(对杜善)这烟太呛人了。

杜善:我知道。等一下。

托尔斯泰忽然惊醒。

托尔斯泰:我们这是在哪儿?

杜善:没事。一切都挺好。

他伸手摸了摸托尔斯泰的额头,脸

色立刻大变。

托尔斯泰:咱们这是在哪儿?

杜善:让我给您量量体温。

老人撩起衬衣,把体温计夹在腋下。

杜善为他诊脉。瓦连金和萨莎对视了一

下,焦急地等待着测量的结果。杜善从托

尔斯泰手中接过体温计,查看结果。他显

然非常震惊。

托尔斯泰:善良的老伙计杜善……

你不必担忧。要知道,你只是我的医生,

而不是我的守护神。不管发生什么,那都

不是你的错……我现在感觉好多了。我

只是想睡觉。

杜善:好的,好的。是的。

他又昏睡过去。杜善注视着体温计,

眼里充满了泪水。

杜善:他会好的。

114.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火车抵达了这个名叫阿斯塔波沃的

荒凉小站。

瓦连金和杜善搀扶着托尔斯泰走下

火车。萨莎打量着冷清的站台。

萨莎:这简直是来到了世界的尽头。

115.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杜善扶着托尔斯泰坐在站台的一条

长凳上。萨莎和瓦连金走过来。

瓦连金:站长答应让我们借用他的

家,需要住多久都可以。这附近没有旅

店,所以我们还算幸运。

托尔斯泰:非常幸运。

杜善:是的。

他们扶托尔斯泰站起来。站长,一个

小个子留胡须的人,候在一旁,准备陪他

们去他的家里。

萨莎:您在那里可以舒适地安顿下

来,爸爸。我们呢……可以到农家去借

宿,或者睡在车站里。

托尔斯泰:然后我们继续上路。

116—117.删除

118.内景 阿斯塔波沃 电报局营业

所 夜晚

瓦连金走向报务员。

瓦连金:喂,喂,可以替我发一封电

报吗?

119.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来纳 藏书

室 夜晚

有线电报机上打出一份电报。

瓦连金(在画面外):托尔斯泰病倒

在阿斯塔波沃。发高烧。发给亚斯纳亚波

利亚纳,索菲亚·安德烈耶夫娜。

120.内景 亚斯纳亚波利亚纳 起居

室 夜晚

索菲亚在室内踱来踱去。安德烈懒

洋洋地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索菲亚:我们得马上出发。

安德烈:等明早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妈妈。

索菲亚:咱们包下一列火车。

安德烈:那得花一大笔钱。

索菲亚:别说那些不相干的事,安德

烈。那成什么体统。赶快找人联系。我现

在就去打点行装。

安德烈:包租一列火车?天哪!

121.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各大报记者以及各色相关人员纷纷

来到阿斯波沃。在车站站长家的门外,杜

善正在发布病情、体温、脉搏等等。

瓦连金从电报局走出来,手里拿着

一叠电报。一列长长的旅客列车从北方

驶进这个小站。火车的年会小品剧本到来在人群中引

起一阵骚动。“伯爵夫人来啦。”“是伯

爵夫人来了吗?”……从列车上下来更

多的记者,一位拖着自己全套装备的电

影摄影师,还有切尔特科夫。切尔特科夫

从人群中找到了瓦连金。顾不上问候,也

没有拥抱。

切尔特科夫:布尔加科夫!他在哪

儿?快带我去看他。

当他们穿过路轨向站长家走去时,

切尔特科夫几乎无法掩饰他的兴奋心情。

切尔特科夫:他的出走……令人吃

惊……他终于真的出走了。

瓦连金:他的身体很不适宜出行。天

气太冷了。

切尔特科夫没有理会。他正沉浸在

他胜利的喜悦中。

切尔特科夫:这对我们的运动来说

是一大胜利。

122.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白天

瓦连金引领切尔特科夫走进房门。

切尔特科夫迟疑了一下,低声说:

切尔特科夫:他怎么显得变小了。

这时,托尔斯泰看见了他,打起精

神,露出笑容。

萨莎:爸爸。

托尔斯泰:是你(喘息)来了。

两人互相拥抱,两人脸上都挂着泪

水。托尔斯泰继续气喘吁吁地吃力地说话。

切尔特科夫:我最亲爱的朋友,这都

是怎么回事啊?

托尔斯泰:我需要(喘息)见到你。

多谢你到来。我们有许多(喘息)事要

做。(喘息)我真抱歉。气短得很。(稍

顿)你见到索菲亚了吗?

切尔特科夫:我决定还是不见她

为好。

托尔斯泰:我不知道(喘息)她什么

时候来。但她一定会来(喘息)。我知道。

切尔特科夫:我们都已做好准备。

瓦连金:准备怎样?

切尔特科夫没有答话。

杜善:我很抱歉,可是现在要给您灌

肠了。

托尔斯泰:不用抱歉,我亲爱的朋

友。你的灌肠术(喘息)现在成了世界

性的新闻了。(一笑)请你们大家,帮我

翻过身来吧。

123.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夜晚

大家都睡下了。只有瓦连金守在托

尔斯泰身旁。他睡得很不安稳,出气的声

音很粗。瓦连金站起来,走了出去。

124.内景 阿斯塔波沃 电报局营业

所 夜晚

瓦连金走近窗口。

瓦连金:我要再发一份电报。

报务员点点头,拿起铅笔。

瓦连金:发自阿斯塔波沃,句号。托

尔斯泰病重,句号。令人痛心,句号。请速

来……就这些。

报务员抬眼望着他,等他说出收报

人地址。

瓦连金:发给玛莎……玛丽亚·费利

波夫娜·梅利科娃。莫斯科。多谢你。

125.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各路媒体纷纷涌入这座小城镇。一

下子冒出了许多快餐店和临建房,很快

形成一个营区,只不过人们的武器不是

枪炮,而是打字机。有几架新闻摄影机就

直接架在站长住家附近。到处支起一些

帐篷,作为临时住所和办公室。记者们争

先恐后挤进电报局营业所,一有什么重

大事情发生,消息马上就会传出去。

在火车站站台上,我们看到有一列

特别豪华的私人专列驶入车站:这是伯

爵夫人到来了。

索菲亚一身大方得体的旅行装束。

一个一脸谄相的小个子东正教神父跟在

她身后走下火车。

神父:如果伯爵大人能够回心转意,

如果在临终前他愿意忏悔,那么我们仁

慈的教会会张开双臂对他表示欢迎。

伯爵夫人点点头。

索菲亚:我将尽我所能,神父。

她有意识地跨过路轨,从聚集在那

里不断向她提问的记者群中间穿过。

126.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白天

切尔特科夫、萨莎和瓦连金向窗外

张望。

萨莎:她很快就会来到了。

切尔特科夫开始穿上大衣。

切尔特科夫:她一定先得停下脚步,

向记者们大肆造谣,还要列举我的种种

罪恶。

瓦连金:让我去跟她说。

他走向门口。

127.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索菲亚来到站台的尽头,看见杜善

正在那里向记者们报告托尔斯泰的病

情、体温和脉搏。她把杜善拉到一边。记

者们把他们团团围住。

索菲亚:我得见我的丈夫。

杜善:好的,我……呃……

索菲亚:我要见到他,马上!

杜善战战兢兢,不知所措。瓦连金来

到站台上。

瓦连金:伯爵夫人!

索菲亚:瓦连金……你能帮我吗?我

得见到他。

瓦连金:当然。不过我不敢肯定现在

是不是合适,伯爵夫人。

她向房子走去。

索菲亚:有什么不合适。现在正是我

最需要见他的时候。

瓦连金:索菲亚·安德烈耶夫娜……

(向人群)请靠后些,靠后些。

128.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门前

白天

当瓦连金赶到站长家门前时,他看

到索菲亚简直就是被推了回来。原来她

被切尔特科夫和萨莎挡在了门外。

索菲亚:我要见我的丈夫。

记者们纷纷围拢来,力图看个究竟。

萨莎:他现在很虚弱,妈妈。

索菲亚:可他怎么还能让你见他,让

这个……

她指着切尔特科夫。她的大叫大嚷

招来了更多人围观。

切尔特科夫:您真的打算当众大闹

一场吗?

她尽力做出不屑于理会他的样子。

索菲亚:我像个麻风病人似的被赶

出门外,而他却和这个恶魔睡在一起。

萨莎:弗拉基米尔·格利高里耶维奇

是父亲要求他到这里来的。

这使得索菲亚一时无言以对。她望

着瓦连金。

索菲亚:真是这样吗?

瓦连金点头证实。她又换了一招。

索菲亚:你们告诉他我差点儿在水

塘里淹死了吗?

萨莎:那还用我们告诉。所有的报纸

都登出来了。

瓦连金十分清楚,所有这一切都立

刻会被张扬出去。

瓦连金:让我送您回去吧。

但她仍然不肯罢休。

索菲亚:他怎么说呢?

萨莎:您要真的自杀了,他会很伤

心的。

索菲亚:他会很伤心?

萨莎:他会非常伤心……但他不会

改变他的行为。

索菲亚开始哭泣。

索菲亚:我要见到他。(稍顿)他可

不是你们的丈夫,他是我的丈夫。

萨莎:您真让人无法忍受。

萨莎转身向门口走回去。

索菲亚:你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忤逆

女儿。

萨莎走进门内。索菲亚朝着她的背

影大喊大叫。

索菲亚:我死了五个孩子,为什么你

当初没死了呢?

切尔特科夫始终注视着这个场面,

毫不掩饰他的得意。

切尔特科夫:您闹够了吗?

一阵沉默。索菲亚突然意识到她周

围挤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索菲亚:瓦连金,你送我回车上

好吗?

瓦连金点点头。

瓦连金:当然。

索菲亚扶着他的手臂开始向站台方

向走去。她沮丧已极,但面对周围的人群

仍然尽力保持庄重。她侧身向瓦连金低

声说:

索菲亚:我刚才太不得体了,是吗?

瓦连金:没有,伯爵夫人,别介意。没

什么。

记者们围着她提出问题;摄影记者

们不停地叫着:“朝这边看看,伯爵夫

人。”“给我们一个正面。”

129.删除

130.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黎明

瓦连金睡在一个座椅上,衣服揉得

皱皱巴巴。他睁开眼睛,看见索菲亚躺在

沙发上大睡。他看了一会儿。她一动不

动。又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走出去。

131.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瓦连金从电报局走出来,抱着一大

叠信件和电报在站台上走过。有几个记

者已经开始发送他们的早间报道了。

132- 133.删除

134.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白天

瓦连金走进房间,把手中的东西交

给切尔特科夫。切尔特科夫在一个临时

的办公桌上翻看着信件和电报。瓦连金

走到床边,站在杜善身旁。室内一片寂

静,只有托尔斯泰喉咙里不停地发出呼

噜呼噜的声音。瓦连金看见杜善的眼睛

里含着泪水。

瓦连金:怎么啦?杜善,有问题吗?

杜善:听听他的呼吸。我可是个医生

呀,看在上帝的分上。

托尔斯泰极度虚弱,发着高烧。他忽

然在床上坐起来。萨莎赶紧过来扶他。

托尔斯泰:索菲亚!

杜善:怎么啦?怎么啦?

瓦连金走到托尔斯泰跟前,心中充

满惊恐。切尔特科夫走过来。

托尔斯泰:她来了,是不是?她来到

了这里。

他用手指着墙角。但那里什么都没

有,只有挂着衣服的衣架灰蒙蒙地立在

那里。

切尔特科夫:这是您的幻觉。

杜善:这是真的,列夫·尼古拉耶

维奇。

托尔斯泰:萨莎……你妈妈在哪儿?

托尔斯泰眼睛里涌满了泪水。瓦连

金望望萨莎。萨莎望望瓦连金,又望望切

尔特科夫。

切尔特科夫:她好好地呆在家里。

托尔斯泰:她要是想看我,那我

不能拒绝她。(稍顿)她是不是要到

这儿来?

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向萨莎。

萨莎:我想不会吧……我不知道,爸

爸。我们没法……

托尔斯泰:没法干什么?

她要坚持不住了。一阵长时间的、令

人难以忍受的沉默。

萨莎:她在家里,这是真的。

瓦连金低下头看着地面。

托尔斯泰:在家里。

萨莎:是的,爸爸。

托尔斯泰点点头,拍了拍萨莎的手。

托尔斯泰:那里很美,是不是?

萨莎:咱们的家?

托尔斯泰:是的。

他靠回到枕头上,又陷入了昏睡。萨

莎站起来走出去。过了一会儿,瓦连金也

跟了出去。

135.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门外

白天

瓦连金看见萨莎倚在墙上,表情十

分悲痛。

萨莎:他有一次对我说:“你真像你

妈妈,老是那么满腔怒火。”

她面对瓦连金。

萨莎:我知道这太可怕了……可是

谁能保护他呢?我真不希望他死啊。

瓦连金伸手抚摩了一下萨莎的面

颊,转身走进房子里去。

136.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起居室 白天

这里成了切尔特科夫的临时办公室。

他正在仔细阅读堆满站长家餐桌的各种

电报和信件。他拿起一件对瓦连金说:

切尔特科夫:这是萧伯纳发来的慰

问电。

瓦连金走到桌前。

瓦连金:您对他撒了谎。

切尔特科夫;你小声些。

瓦连金:他是要见她的。您听到了他

说这话。

切尔特科夫:你认为她真的和他见

一面会给他带来什么?

瓦连金:那我不知道,但他们结婚

48年了。

切尔特科夫:我告诉你她会带来什

么……矫揉造作和大吵大闹。

瓦连金:她向我保证过……

切尔特科夫:什么?向你保证过什

么?你是很近距离地观察过她的,孩子。

你以为她有能力控制自己吗?

瓦连金:他们毕竟一起过了一辈子。

您干吗不让他们见最后的一面呢?

切尔特科夫:你是被她那些罗曼蒂

克的胡言乱语迷惑住了。你似乎忘记了,

她是要毁掉我们所做的一切。她还把那

个小个子神父也带了来。

瓦连金:让那个神父走开……

切尔特科夫:这些家伙是无所不用

其极的。他们在最后一刻赶来,欢迎他重

新回归教会。这就是他们的如意算盘。

(稍顿)临死之前的悔过。你没想过这会

造成多大的损害?他所向往的一切,我们

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将付之流水。我们希

望的是,一个平静的、有尊严的死。这也

是他的希望。

瓦连金:不,您希望的是一个偶像。

您需要的是拍摄照片,印成明信片……

您希望人们拜倒在您所树立起来的偶像

面前。可是他并不希望这样。他从来不希

望这样,这样会让他不得安息。(稍顿)

他想见到她……应该让她来。

他们发现萨莎在门口探望了一下,

又转身把门带上。

切尔特科夫:我要拼尽我的全力阻

止这一点。

瓦连金:噢,上帝。您可真让我没办法。

切尔特科夫: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太

天真,瓦连金,也许有点儿傻。现在我看

透你比她更可怕。

他转过身去背对着房门。

瓦连金:请您告诉我一点。您所要树

立的形象就是像您这样,是不是?

瓦连金走出房间。

137.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夜晚

守候在车站的人们全都入睡了。瓦

连金坐在站长家门外的一条长凳上。记

者们搭起的帐篷发着亮光,就像是许多

灯火散布在田野里。有一些人就地躺卧

在站台上。瓦连金隔着铁轨望见停在那

边的索菲亚的专列车厢。一盏孤零零的

灯光在窗内闪动。

138.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夜晚

索菲亚独自守夜。神父坐在那里睡

着了。索菲亚做完了祷告,起身向窗外望

着站长家那座孤零零的木屋。她朦胧地

看到瓦连金坐在门外。

139.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夜晚

杜善出现在门口,他神色庄重地招

呼瓦连金进房子里去。瓦连金站起来。

140.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夜晚

索菲亚看着两个身影消失在门内。

141.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夜晚

瓦连金看见切尔特科夫站在床前。

杜善坐回到托尔斯泰旁边的椅子上。托

尔斯泰脸色潮红,呼吸艰难。

萨莎:这不是好现象。他的烧退下

来了。

杜善:你看,他的脉……

杜善开始哭泣。突然,托尔斯泰变得

清醒起来。

托尔斯泰:索菲亚……我亲爱的索

菲亚。太多的事情(喘息)都落在了她的

头上。

人们向床前围拢。托尔斯泰眼望着

瓦连金。

托尔斯泰:谁来照顾她呢?(稍顿)

得有个人照顾她呀。

长时间的沉默。萨莎望着瓦连金。

萨莎:我去叫她来?

托尔斯泰:就是这样了(喘息)。

完了。

他似乎露出一丝笑容。

萨莎:您要见她一面吗,爸爸?

托尔斯泰:萨莎,萨莎……那(喘

息)没事……没事。

他躺回到枕头上,昏睡过去。

切尔特科夫:这件事大概到此为止了。

萨莎望望他,痛苦地摇摇头。

萨莎:我真受不了了。

切尔特科夫:就是她过来,他也不认

得了。

142.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夜晚

人们都已睡下,只有索菲亚一个人

守在那里。有人敲门。索菲亚走过去开

门。原来是萨莎。一阵沉默。

索菲亚:是他叫我过去吗?

萨莎:是我叫您过去。穿上大衣,外

面很冷。

143.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门外

夜晚

索菲亚和萨莎向门前走去。一个记

者喊道:

记者:伯爵夫人……伯爵夫人……

您知道什么情况吗?伯爵夫人……他是

不是病危了?他是不是已经故去了?

萨莎搀住母亲的手臂。

144.内景 阿斯塔波沃 站长家里

夜晚

她走进房间。有那么一刻,她似乎害

怕走上前去见他。她望望瓦连金。瓦连金

点点头,仿佛鼓励她走近。她从切尔特科

夫身旁走过去,没有理睬他。杜善放开托

尔斯泰的手腕,从椅子上站起来,给索菲

亚让开地方。她来到昏睡中的丈夫跟

前——这是她毕生的爱,是她背负的十

字架,是她的一切。

索菲亚:廖沃奇卡?

没有回应。她张开双手扑在他身上。

索菲亚:请你原谅我吧,我亲爱的!

萨莎:妈妈……

索菲亚:我真胡涂,我真自私,但是

我爱你呀。请你相信我,请你理解我。请

你原谅我所有的过失和罪孽。原谅我!原

谅我!仍然爱着我吧!

萨莎:妈妈!

萨莎抓住母亲的手,低声说:

萨莎:克制一点儿。

索菲亚:我大喊大叫了吗?

萨莎:我说您克制一点儿。

索菲亚向周围张望了一下,坐回到

椅子上。奇怪的是她竟然克制住了自己,

变得非常平静。她拿起丈夫的手,开始平

静地对他说话。

索菲亚:你不开口,但是我能听到你

的话。

她开始了一场由她一人分别扮演她

自己和她丈夫的令人心痛的对话:

索菲亚:“你爱我吗,廖沃奇卡?”

(稍顿)

“我始终都爱你,我的小宝贝。”

(稍顿)

“你永远不会不爱我。”

(稍顿)

“永远不。”

(稍顿)

“永远不再离开我。”

(稍顿)

“永远不,永远不再离开你。”

(稍顿)

“好……好……咱们回家去。”

她平静地抓着他的手坐在那里。过

了一会儿,她仿佛感觉到了轻轻的一动,

她的手微微地一捏。她看见托尔斯泰睁

开了眼睛。他凝视了她片刻,似乎有一丝

笑意,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瓦连金看在眼里,他向

萨莎瞥了一眼。这时,托尔斯

泰开始艰难地捯气。

杜善:第一次呼吸中断。

所有人都陷入一种死亡

临近的恐惧之中。

托尔斯泰艰难地吸进最

后一口气。

杜善:第二次呼吸中断。

索 菲 亚 对 弥 留 中 的 丈

夫平静地低语着:

索菲亚:对不起,让我稍

稍哭一下吧。

托尔斯泰继续挣扎着,

然后便静下来,静下来。

萨莎开始抽泣。索菲亚向女儿张

开双臂。萨莎来到母亲面前,母亲把她

抱住。

索菲亚觉得有个人来到身旁。她抬

眼一看,原来是切尔特科夫。

切尔特科夫:我很遗憾,索菲亚·安

德烈耶夫娜。

最令人料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拍了

拍他的手。

索菲亚:一切都好。从现在起,不论

发生什么事……已经全都无所谓了。完

全无所谓了。一切都结束了。

切尔特科夫在她们旁边坐下。她转

向杜善。

索菲亚:杜善,你能不能去向大家通

报一下,你的伟大的朋友已经故去了?

杜善:当然。

他点点头,来到晨光已经降临的户

外,准备向全世界告知列夫·托尔斯泰的

死讯。

145.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站台上聚集了一大群人,除了一直

守在这里的记者、摄影记者和电影摄影

师以外,还有许多大学生、士兵、工人和

家庭妇女。

杜善面向人群。人们静下来,鸦雀

无声。

杜善:今天早晨六点十分,一个伟大

的灵魂离开了我们。列夫·尼古拉耶维

奇·托尔斯泰去世了。

杜善念完讣告,立刻在人群中有一

个孤独的人声唱起古老的俄罗斯悼亡歌

曲《永恒的纪念》。接着有越来越多的人

随声加入进来。瓦连金开始唱着,眼光不

停地在哀悼的人群中间移动。忽然有一

个什么东西吸引住了他的视线。他的眼

里涌满了泪水。

瓦连金:玛莎……

是玛莎。她从人群中走出,缓慢地向

他走来。他也向她迎上去,两人久久地拥

抱在一起。

瓦连金:玛莎……玛莎……我真难

过,他走了,他走了。

玛莎:是的,是的。我知道了,但我是

来看你的,瓦利亚。我是来找你的。

瓦连金:我爱你。是的,我爱你。

玛莎:那就抱紧我,抱紧我,抱紧我。

歌声、人声在他们周围回响着。他们

彼此紧紧拥抱,好像再也不会放开。

146.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一节用黑色帷幔装饰成灵车的火车

车厢停在车站上。站台上挤满了悼念的

人群。切尔特科夫从小木屋中走出来,他

与安德烈、瓦连金和杜善一起抬着托尔

斯泰的灵柩走向火车。

索菲亚在萨莎的搀扶下从人群中穿

过。东正教神父走近她们。

东正教神父:您作为一名虔诚的教

徒,我相信,不会反对我在葬礼上说几句

话吧。

索菲亚两眼注视着他,过了好半天。

索菲亚:我丈夫不需要释罪。再说,

我们已经说得够多的了。谢谢你了,神父。

她登上火车。

147.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白天

索菲亚走进舒适的专列车厢,坐在

萨莎旁边。她旁边是安德烈和杜善。这时

外面传来一阵叫声。

人声(在画面外):伯爵夫人……伯

爵夫人。

她向外观看。在车窗下方,瓦连金和

玛莎手牵着手站在那里。她站起来打开

车窗。

148.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瓦连金:请您原谅,伯爵夫人。也许

现在不是合适的时间,不过……

索菲亚露出微笑。

索菲亚:瓦连金……这位是谁……

瓦连金:玛莎……这是玛莎。

索菲亚点点头。

索菲亚:这就是你的姑娘。很好,很

好。有什么事我可以为你们做的吗?

瓦连金:不,不。没有,没有。我只是

想向您道再见。

索菲亚:是的……再见,再见。上帝

保佑你们。

瓦连金:上帝保佑您。

149.内景 阿斯塔波沃 专列车厢

白天

索菲亚与萨莎在座位上坐定,两人

的手握在一起。

索菲亚:好了,我现在已经安顿好

了。(向安德烈)怎么还不开车?不能告

诉他们开车吗?

正在这时,火车启动了。

索菲亚:噢!

150.外景 阿斯塔波沃 站台 白天

索菲亚望着车窗外,只见人群沿

着铁轨列成长队向她表示哀悼。当她

把目光移开时,我们从窗玻璃上可以

看到人们的反影:有的跪倒在地,有的

脱下帽子。

瓦连金把玛莎紧紧搂在身边,目送

着列车远去。

当列车从轨道两旁的人群中间缓缓

穿过后,人们纷纷涌上路轨跟在车后奔

跑。镜头渐渐升高,我们看到,载着索菲

亚和她的丈夫的列车向着北方,向着亚

斯纳亚波利亚纳驶去。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