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凯文・史派西奥斯卡最佳影片《美国丽人》剧本上集

2014-09-14 18:2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美  国 美 人

X

〔美国〕A. 鲍尔

汪  伟译

监狱 ―囚室  内景  白天 (淡入)

一滴水珠的特写。水滴慢慢地聚集在水龙头的下端 ,变成一颗饱满沉重

的水珠 ,在即将坠落之时 ,一束光线透过其中。镜头慢慢拉开 ,我们看见另一

滴水珠正在缓缓聚集、坠落 ,然后又是一滴 ……水珠滴落在一个盛着水的金

属水池中 ;每一滴水珠落下 ,都在水池中间激起环形的涟漪 ,我们可以听见水

珠落进水中时节奏单调而沉重的声音 ,嗒 ,嗒 ,嗒 ……

里奇(画外音 ,随着水珠落下的声音而哼唱) :我在修补一个洞 ,雨水从这

里进入 ……

镜头切到一个年轻人的脸。他的头发是很短的军人发型 ,仿佛被催眠似

地观察着正在滴下的水珠。镜头向他缓缓地推进。这是里奇・菲茨 ,20 岁 ,

但是他的眼睛却显得远不止这个年龄。在他入定一般平静安宁的表情后面 ,

隐藏着一些伤痛和危险 ……他轻声地自语般地哼唱着。

里奇 :这样我就不再胡思乱想 ……

透过监狱囚室的隔离栏 ,我们看见里奇坐在单人牢房的小床边 ,专心地

盯着对面墙上的金属水池。

里奇 :它将去何处 ……

电视屏幕上的画面 ―――

法庭  内景  白天

一个面色阴沉、表情呆滞的少女坐在法庭的一张桌子后面 ,她的身边还

・100 ・

X 译自阿兰・鲍尔的原创剧本《美国美人》(美国 FolmFour 图书公司 ,2000) ,剧本

坐着几位律师。电视屏幕的底部加上了字幕 :少女被控窝藏杀害自己父亲的

凶手 ;屏幕右下角是写有“法庭审判”的电视节目标识 ,左下角是“生活频道”

字样。

少女是简・伯纳姆 ,17 岁。她有一双黑色的、富于表情的眼睛 ,茫然地看

着前面的桌子。

地方检查官(画外音) :能否请你告诉法庭 ,你和被告作为朋友交往多久

了 ?

安吉拉(画外音) :哦 ,我们互相知道对方好像是在 5 年级吧 ,不过我们成

为朋友是今年的事情 ……

简抬起头 ,用敌意的目光看着坐在证人席上的安吉拉・海耶斯。安吉拉

也是 17 岁 ,具有惊人的美貌、发育成熟的体态 ,可以说是受人欢迎的大众情

人的原型。她正在接受地方检查官的询问。

地方检查官 :那段时间 ,简有没有说过她讨厌她的父亲 ?

法庭  内景  白天

我们现在仍在法庭 ,庭审继续。当地方检查官向安吉拉提问时 ,几台电

视摄像机正对着安吉拉。

安吉拉 :是的。

地方检查官 :准确一点 ―――她当时是怎么说的 ?

安吉拉 :哦 ,她说她恨透了他 ,并且希望他死了算了。

地方检查官 :她告诉过你为什么恨她父亲吗 ?

安吉拉有些犹豫 ,但似乎又急切地想回答这个问题。

安吉拉 :她说她父亲令人难堪 ,她都无法活下去了 ,是吗 ?

安吉拉看着简 ,而简则用刻骨的仇恨盯着她。

安吉拉 :她说她的父母都让她觉得非常难堪 ,但是她的爸爸更加过分 ,应

该有什么人把他弄死。但是她说她的母亲只是太可怜 ,还不应该让她去 ……

死。

在法庭的一角 ,坐着一个穿戴整齐、约 40 岁的妇女 ,正极力抑制着自己

的啜泣声。这是简的母亲 ,凯罗琳・伯纳姆。

安吉拉在证人席上转过身 ,她看上去有些歉意。

安吉拉 :对不起 ,伯纳姆太太 ,但她确实是这么说的。

简靠着桌子 ,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

安吉拉(对简) :你说了 ,你是这么说的。

警察局 ―走廊  内景  白天

这是一个郊外的警察局。同普通的警察局一样 ,有此起彼伏的电话铃

声、拿着记事本的警员和一些正在被记录的来历不明者。前门打开 ,上校弗

兰克・菲茨走进来 ,带着一只马尼拉纸信封。菲茨 50 岁 ,相当英俊 ,灰色的军

人式短发 ,举止仍然像以前一样显得健康有力 ,但是他的眼睛告诉我们他活

得并不快乐 ,而且长年郁郁寡欢。他走到接待办公桌前 ,桌后的警员并无多

少热情地抬头看着他。

上校 :我要跟弗雷曼侦探说话。

警察局 ―侦探办公室  内景  数分钟之后 ,

弗雷曼侦探 ,大腹便便、精疲力尽的样子 ,打开门走进他的办公室向里面

的菲茨上校点头致意。

弗雷曼 :菲茨上校 ,怎么样啊 ? (移开目光) 对不起 ,这真是一个愚蠢的问

题 ,这些事儿都完了 ―――你没事吧 ?

他给上校搬过一张椅子 ,然后自己在办公桌后坐下。

弗雷曼 :那么 ,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 ?

上校叹了口气 ,看着自己手里拿着的那只马尼拉纸信封。

上校 :我发现了一些东西 ,我认为你应该看一看。

弗雷曼 :好吧。

但是上校还是坐在那里 ,手里拿着信封。

上校 :我不想这么做 ……(强忍眼泪) 但是我从小就接受关于责任这玩意

儿的教育 ,可我不能教给我儿子一些东西 ……

他瘫了下去。弗雷曼走过去 ,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但上校猛然耸肩 ,

摆脱了侦探的手。

上校 :不 ……

弗雷曼恭敬地走回去。上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头也不抬 ,把信封递给

侦探。侦探一边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 ,一边仔细看着信封 ;他打开信封后拿

出一盘未作标记的超 8 毫米的录像带。他诧异地看着上校。

监狱 ―囚室  内景  白天

里奇毫无表情地坐着 ,紧盯着不断滴落的水珠。

里奇(轻声地哼唱) :门上的裂缝 ,我正在把它填平 ……

电视屏幕画面

一组近期新闻的快速影像剪辑 ,中间插有各种名人、衣装单薄的模特等 ,

并伴随着电视栏目的标题音乐。节目名称《真实的尘土》( The Real Dirt) 快速

旋转到字幕位置 ,音响效果显得有些夸张。

电视屏幕  新闻节目《真实的尘土》演播室  内景

一位适合电视演播的新闻主持人正面对我们说话 。主持人的左下方是

写有《真实的尘土》的节目标志 ,主持人身后是简和里奇的照片。

主持人(澳大利亚口音) :莱斯特・伯纳姆被人蓄意残忍地谋杀于冰冷的

血泊之中 ,据说成为牺牲品的凶手是被害人的女儿简亲自雇佣的一名未成年

的精神病患者。本案在美国引起轩然大波 ,引起人们的巨大震惊。今晚在

《真实的尘土》节目里 ,我们将独家向您播放一盘令人震撼的录像带 ,从中我

们可以看到简和凶案嫌疑人理查德・菲茨是怎样成为邪恶的同伙的。

录像带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白天

简正倾倚着床 ,裸着身 ,吸着含大麻的香烟 ,屏幕的左下方仍然有《真实

的尘土》节目标志 ,简的乳房被数字技术模糊处理了。

简 :我需要一个能够做我榜样的父亲 ,而不是一个每次我从学校带女朋

友回家就能看见他穿着短裤的骚男孩。(擤鼻) 好像那样他就会有什么机会

似的 ,真可怜 ,真该有人使他一死百了、摆脱痛苦。

简玩弄着自己的头发 ,若有所思。

里奇(画外音) :要我为你杀死他吗 ?

简不相信地盯着摄像机 ,然后大笑。

简 :好啊 ,你会吗 ?

法庭  内景  白天

当陪审团成员们全神贯注地看着录像带时 ,我们的镜头缓缓摇过他们的

脸 ,捕捉他们那种被催眠般的表情。

里奇(画外音) :你要花钱的。

简(画外音) :从我 10 岁起 ,我就做小时工了 ,到现在我差不多有三千美

元了。

我们看见录像带是由放在法庭前方的放像机和监视器播放的 ;没有电视

台《真实的尘土》节目标记 ,也没有对简的裸体做数字模糊处理。

监视器里 ,简从床上坐起来 ,面带微笑 ―――

简 :为了攒钱 ,我做着一份愚蠢的工作。

在监视器里 ,简站起身 ,摇晃着她的乳房。

法庭里 ,简的母亲凯罗琳看着这些 ,震惊得几乎昏倒 ,双手紧紧抓住身边

一位穿着体面、银色头发的男子。

简(画外音) :但是我能等待。

简在她的位子看着 ,她的脸上是愤怒、不信任和孤弱无助的表情。镜头

缓缓推向简。

里奇(画外音) :你知道 ,那样做可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得雇个人杀掉你

爸。

泪水在简眨眼之际落下 ,但是她仍然保持沉默。

监视器上的画面

简回到了床上。

简 :好吧 ,我想我 ―――不是一个很好的女孩 ,那么 ……我是吗 ?

简往后靠着 ,梦幻般地向我们微笑。

监狱 ―囚室  内景  白天

里奇背靠着自己的小床 ,眼睛紧盯着我们 ,他的脸上同样是梦幻般的微

笑。

里奇(轻柔地哼唱) :为了一些事情 ,我正把时间投入 ……而昨天 ,那还都

是无所谓的 …… (淡出到黑场)

在黑暗中 ,伴随着字幕的淡入淡出 ,我们听见维克・达蒙在唱“我是没人

要的孩子”。

字幕 :一年之前 (淡入)

郊区  清晨  外景

镜头掠过一处中产阶级聚居的高级街区上空 ,宽阔笔直的街道两旁是整

齐的榆树和悬铃木。这些人家都是传统型的、保持完好的家庭。镜头向下

移 ,接近地面 ,我们看到两个男性慢跑者。从另一个角度观察慢跑者。镜头

与他们平行 ,在侧面跟拍。他们俩都 30 多岁 ,体格健壮 ,温和英俊。他们跑

过了写有“罗宾・胡德小道”的一个路标。

突然 ,一个男人进入我们的视野 ,他在两个慢跑者头上大约 3 英尺的地

方像超人般地飞翔。他穿着老式的睡衣 ,套着一件方格呢法兰绒长袍。当他

从两个慢跑者头上飞过时 ,他们抬头看着地 ,像孩子一样激动地招手 ;然后那

男人加速 ,把他们甩在后面。

当这个男人将要飞落到街上时 ,一条吠叫的狗在他下方跑着 ,拚命地往

上跳 ,试图抓住他。男人轻松地猛扑下来抓住小狗逗乐 ,在小狗身上涂有记

号 ;在街道的尽头 ,一个骑自行车的小男孩在向各家的门廊上扔着报纸 ,或是

尽量放到他能放的地方。看到这个飞着的男人 ,小男孩故意把报纸高高地抛

向空中。狗跳跃起来想衔住报纸 ,飞翔着的男人大笑起来 ,像被加农炮射出

一样直飞向报纸 ,一把攫住 ,俯冲下来 ,轻轻地把报纸丢在一所装修豪华、两

边种着别有特色的雪松、红色大门、木构屋顶的两层楼房的门廊上。

自行车上的小男孩赞叹地看着。男人在小男孩头上飞过 ,顺手弄乱了他

的头发。小狗又叫了起来。小男孩又把另一份报纸扔向空中 ,这次扔得比上

次高得多 ,而男人在准备飞射出去接住报纸之前 ,总要露齿而笑 ,我们会觉得

非常有趣 …… (切换)

伯纳姆家 ―主卧室  内景  白天

我们听见一只闹钟震耳欲聋的铃声 ,维克・达蒙仍然在房子的某个地方

唱着“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外面 ,一条狗还在吠叫。我们看见刚才在街上飞

翔的男人躺在铺着昂贵的亚麻布床单的大床中间 ,仍穿着那件老式睡衣在睡

觉。他伸出手够着闹钟让闹铃止息 ,他的双眼紧闭 ,似乎还想留在自己的梦

里 ,但是梦结束了。他叹了口气 ,睁开了眼睛。这就是莱斯特・伯纳姆 ,凯罗

琳的丈夫、简的父亲。他 42 岁 ,长着一张宽阔的大男孩的脸 ,而这张脸正向

人生的边缘坠落。他在床上坐起来 ,用手擦着他的脸。

现在 ,我们是在一间宽大、舒适的卧室里 ,美观别致却并不奢侈做作 ―――

几乎是大主教居室的一个翻版。莱斯特从他的国王睡榻般宽大的床上起来 ,

走到一扇俯视街道的窗户边 ,窗户用时髦的木制百叶窗帘遮着 ,他用手指提

起一条窗帘向外凝视。莱斯特的视点 ―――

在莱斯特飞翔的梦里出现的那条狗 ,正激动地从临街的白色篱笆院墙的

后面冲着我们吠叫。

伯纳姆家  外景  白天

这条狗的主观镜头 ―――

莱斯特在他刚才梦中的、有临街窗户的卧室里向这边看过来 ―――我们认

出那房子旁边有特别的雪松。那房子有木结构的小品剧本屋顶。狗继续吠叫着。

莱斯特(画外音) :我的名字叫莱斯特・伯纳姆 ,我 42 岁了 ,在一年之内 ,

我将死去。

伯纳姆家 ―主卧室淋浴室  内景

我们看到莱斯特正在淋浴 ,一台防水收音机正在播放乡村音乐。他闭着

眼睛站在那儿 ,脸直接对着喷头 ,站在那儿冲着热水。

莱斯特(画外音) :从某个角度来说 ,我已经死了。

从外向里看淋浴室 ,通过淋浴室的玻璃门和水蒸气 ,我们可以看见莱斯

特若隐若现的裸体。很明显 ,他正在手淫。

莱斯特(画外音 ,诙谐地) :看 ,我在听乡村音乐的时候这样干 ,小时候我

就恨这种垃圾。(稍顿) 真有趣 ,这是我一天中的高潮 ,然后就什么都没劲了。

伯纳姆家 ―院子  外景  继续

一朵漂亮的、带着露水的“美国美人”玫瑰的特写 ,外形饱满、色彩艳丽。

镜头拉出 ,有一双带着手套的手 ,一把园艺剪刀进入画面 ,把这朵玫瑰剪下。

镜头继续拉开 ,我们看见了房子前面花园里的凯罗琳・伯纳姆 ,她正在剪

花 ,把它们放在花篮里 ;在她那缺少幽默感的脸上显示出毫不犹豫的神情 ;即

使在花园里劳作 ,她都穿得无可挑剔 ,穿着色彩协调的园艺服 ,身边是一大堆

虽然有用但价钱昂贵的工具。

莱斯特(画外音) :那是我的妻子凯罗琳。看她修剪那些枝条的架势是不

是就像在种植障碍物 ? 她可不是偶尔那样的。

莱斯特家对面那所房子的篱笆围栏旁边 ,我们熟悉的那条狗仍然在吠

叫。一个修饰整齐、身体健壮 ,穿着一件式样保守的西装的男人正穿过车道 ,

把一个蓝色的塑料垃圾袋放在围栏边的垃圾桶内。

吉姆 Ⅰ:比特西 ,安静。

莱斯特(画外音) :那是我们隔壁的邻居吉姆。

另外一个修饰整齐、身体健壮 ,穿着一件式样保守的西装的男人出现在

前门。

吉姆 Ⅱ:这狗究竟是怎么啦 ? 一大早就起来乱跑。

吉姆 Ⅰ:对人也不好。

吉姆 Ⅱ(皱眉头) :你在说它坏话呢。

莱斯特(画外音 ,意指第二个男人) :那是他的情人吉姆。

我们认出这两个吉姆就是出现在莱斯特梦中的慢跑者。

吉姆 Ⅱ(严厉地) :比特西 ,不要叫 ,进来 ,现在。

比特西马上就停止吠叫 ,跟着吉姆 Ⅱ走进屋子。

莱斯特(画外音) :他们有同样的名字 ,真令人觉得奇怪 ,但是他们自己是

不会搞错的。

吉姆 Ⅱ踏进福特托鲁思汽车 ,吉姆 Ⅰ穿过街道向凯罗琳打招呼。

吉姆 Ⅰ:早上好 ,凯罗琳。

凯罗琳(过分友好地) :早上好 ,吉姆 ! 我就爱你的领带 ! 那颜色 !

吉姆 Ⅰ:我就爱你的玫瑰 ! 你怎么让她们长得那么好啊 ?

凯罗琳 :好的 ,我告诉你 ,是鸡蛋壳和 ―――奇迹 !

镜头变换角度 ,在房子二楼的窗户后面 ,莱斯特穿着一件浴衣站在那儿 ,

边擦着头发边往下看着他们。

莱斯特(画外音) :咳 ! 看着她 ,我都感到没劲透了。

莱斯特的视点 :我们不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凯罗琳表现得过分热

情、情绪亢奋 ,就像电视台访谈节目的主持人。

莱斯特(画外音) :她并不一直是这样的。她曾经快乐过 ,我们曾经快乐

过 ……

吉姆 Ⅱ把福特车挂上档开到街上 ,吉姆 Ⅰ向凯罗琳招招手 ,跳上车走了。

凯罗琳很快地恢复到她先前的表情 ,继续剪花。

莱斯特(画外音) :对她来说 ,我已经没有用了。现在唯一能让她激动的

东西就是钱。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特写。一双年轻女人的手正数着钱。镜头拉开 ,我们看见简・莱斯特坐

在一张桌子旁边 ,穿着牛仔裤和一件紧身的全棉吊带上衣。在她数钱的时

候 ,神情和她母亲一样果断冷漠。

莱斯特(画外音) :这是我的女儿简 ,我唯一的孩子。她在很多方面像她

的母亲 ,虽然她从来不愿意承认这点。

数完了钱 ,简用纸把钱包起来 ,然后坐到电脑前输入一些东西。

电脑显示器的特写 :画面是一个私人银行财务软件。我们看到在“储存”

这一条下面被输入 38100 这个数字 ,然后在“总额”这一条下面出现了一个新

的数字 :2 ,853106 美元。

简微笑着 ,她很高兴。她把钱塞到挂在她壁橱门上的背包里 ,然后在一

面能照出全身的镜子前端详着她自己。接着 ,她侧过身子 ,挺起腰 ,皱着眉 ,

尽可能地让自己的乳房耸起 ,然后转过来面对着镜子 ,并且双手紧紧的搂抱

着自己 ,以增加乳沟的深度。

莱斯特(画外音) :简是一个漂亮的、有个性的年轻人。容易生气、很不安

份、不太稳定。我希望能告诉她一切都会过去 ,(稍顿) 但我不想骗她。

我们听见从外面传来的汽车喇叭声。简迅速抓起她的背包 ,从壁橱里拿

出一件很大的法兰绒外套 ,走出屋子。

伯纳姆家  外景  白天

一辆宝蓝色的垃圾车占满银幕 ,卡车用机械手臂从街边提起一只蓝色的

城市垃圾桶 ,把桶里的垃圾倒进卡车里。在卡车侧面写着 :洛克威尔市卫生

局/ 让垃圾再循环 !

伯纳姆家的车道上 ,现在凯罗琳为了上班 ,穿着一套样式完全不同 ,但是

又同样精致漂亮的外套 ,站在一辆银灰色的奔驰 ML320 车旁边 ,伸手在驾驶

座的方向盘上再次摁喇叭。

凯罗琳的视点 :莱斯特出现在大门口 ,穿着一件生意人常穿的西装 ,提着

一只公文包 ,一边走一边还打着领带。简紧跟着他 ,扣着她的法兰绒衬衫钮

扣 ,背包吊在她的一侧肩膀上。凯罗琳对着他们俩直皱眉头。

凯罗琳 :简 ,亲爱的 ,你想让自己看上去难看是吗 ?

简 :是的。

凯罗琳 :好吧 ,祝贺你 ,你已经成功了 ,真让人羡慕。

莱斯特的公文包弹簧突然脱开 ,他的文件、报纸等落在地上。当他弯下

腰去捡这些物品时 ,简从他旁边绕了过去。

简 :走好 ,爸爸。

莱斯特怯弱地抬头看了看简 ,又看了看凯罗琳。

莱斯特的视点 :凯罗琳俯视着他 ,她现出一丝傲慢和厌烦 ,好像她早就放

弃了对某些东西的期待。

莱斯特 :我一直想把这件事情做好 ……

他微笑着 ,似乎想让气氛轻松一些 ,但是凯罗琳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

她打开车门坐进司机座。简坐在客座上 ,而莱斯特则爬进后座。

奔驰 ML320 开始慢慢地滑上街道。

莱斯特(画外音) :那么 ,这就是我的家庭 ,这就是我的生活 ……(笑) 你应

该知道我可不会那么挂念它 ……

奔驰 ML320 车  内景 稍后

凯罗琳开着车 ,简看着车窗外 ,莱斯特在后座睡着了。克林特・布莱克在

立体声收音机里唱着《暴徒》。

简 :我们干嘛听这狗屁音乐 ?

凯罗琳 :因为它以前流行过。

简不停地调旋纽 ,在找别的电台频率。突然有些东西抓住了凯罗琳的视

线 :

凯罗琳的视点 :在一张公共汽车站的凳子上有一幅广告 ,上面是一个外

表老练、穿银色外衣、露齿而笑的男人 ,下面写着“列奥纳多・凯恩 ―――房地产

皇帝 ―――洛克威尔市三年来销售记录最高”。我们认出他就是在法庭上坐在

凯罗琳身边的男人。

凯罗琳紧盯着广告 ,驾车而过 ;显然 ,这则广告使她感到心烦。

简 :我真不明白你怎么会听这种好像东南部山区农民掷骰子般的音乐。

这音乐让我真想买一支枪把从那儿出来的汉堡包王给干掉。

凯罗琳 :好吧 ,你父亲将是最后一个驾驶这辆汽车的人。你知道我自己

并不喜欢乡村音乐。这种音乐 ……太一般 ,鼻音又重。我更喜欢西纳特拉、

伯比・德里、多丽丝・戴那种 ……

简终于发现她喜欢的一个频率 ―――“忧郁岩石的选择”。

他们接着行驶 ,有一段时间没人说话 ,然后 ―――

简 :醒醒 ,爸爸 ,我们到了。

莱斯特没有反应。

简 :爸爸 ,看呀。那是加斯・布鲁克 ,他戴着一顶帅气的牛仔帽 ,也许你会

得到他的亲笔签名。

凯罗琳(暗笑) :简 ,算了。

短程列车  内景  白天

莱斯特坐在拥挤的车厢里 ,头靠着窗户 ,很快又睡着了。

莱斯特(画外音) :我妻子和我女儿都认为我是最大的输家。

他手里拿着一个纸咖啡杯 ,随意地放在膝盖上 ;慢慢地 ,咖啡杯倾斜过

来 ,咖啡溢了出来 ,顺着他的裤腿流了下来。他还睡着。

莱斯特(画外音) :她们说的对。我失去了很重要的一些东西 ,但我不能

确定那是什么 ,不过我知道我总是会 ……悄悄地失去什么。

终于 ,莱斯特张开了一只眼睛。

莱斯特的视点 :从列车前部向前看 ,镜头正拍着火车的前方 ,朝着一条隧

道异常快速地行进。

莱斯特(画外音) :但是你知道什么呢 ? 如果能失而复得 ,那么一切永远

都不会晚。

列车加速驰进隧道 ,进入黑暗。

办公大楼  内景  白天

特写 ,一个计算机显示器 ,滚动的字幕。这些字幕滚动速度太快 ,以致于

我们无法看清 ,但是我们仍能隐约认出一些词语 :行销、利润、策略 ……等等。

莱斯特坐在他的工作间里 ,这是一个灰棕色的小隔间。他正盯着显示

器 ,对着一个耳机电话与人交谈。

他的声音很轻柔 ,语调友好 ,但是他的脸部表情却并不愉快 ,整个人显得

很奇特。

莱斯特 :你好 ,我是《媒介月刊》杂志的莱斯特・伯纳姆 ,我想找基恩先

生 ……实际上 ,我已经给他留下了口信 ,确切地说 ,是大约 4 条口信 ……我理

解 ,但是我有些问题 ,你们的新产品还没有充份地报道 ……

布雷德 ,一个外貌和蔼、30 出头的男人在莱斯特身后出现。莱斯特很快

就感觉到他的存在。

莱斯特(对话筒) :我已经给了你我的电话号码 ……(叹气) 555 - 5419。

是的。莱斯特・伯纳姆。谢谢。

他在他的电脑键盘上敲了一下 ,然后转向布雷德 ,敷衍地微笑着。

布雷德 :莱斯 ,给我一分钟时间行吗 ?

莱斯特 :为你 ,布雷德 ? 我有五分钟。

布雷德 :好 ,我们为什么不在我的办公室里谈话 ?

他微笑着走开。莱斯特看着他 ,皱起眉头。

布雷德的办公室  内景  片刻以后

布雷德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

布雷德 : ……因此我肯定你能理解我们这儿需要减员。

莱斯特在他对面坐着 ,像一个被送到校长办公室的少年人一样蜷缩在座

椅上。

莱斯特 :当然。时间紧 ,你要急着花钱 ,花钱必须要挣钱。

布雷德 :完全正确。

布雷德站起 ,准备好引莱斯特走出办公室 ,但是莱斯特坐着不动。

莱斯特(脱口而出) :我们的一个部门主任用公司万事达卡给一个妓女付

费 ,然后那个妓女用信用卡在圣热吉斯呆了三个月 ,这是怎么回事 ?

布雷德(吃惊) :这是站不住脚的谣言。

莱斯特 :那可是五万美元哪 ,抵得上一个职员的月薪 ,没准就是因为克雷

格要支付这笔嫖妓费才让什么人遭到解雇 !

布雷德 :天哪 ,平静一点。没有人遭到解雇。现在 ,我们之所以让每一位

雇员写一份工作述评 ,是因为想让他们对自己能为公司干点什么作一个描

述。通过这种方式 ,管理层就可以判断谁是有价值的 ,谁是 ……

莱斯特 :废物。

布雷德 :这只是生意经。

莱斯特(生气地) :我为这个杂志社写了 14 年 ,布雷德 ,你到这儿才多久 ,

一个月 ?

布雷德(坦率地) 是的。莱斯 ,你是一个好人 ,我对你是坦诚相待。这是

你挽回自己工作的一个机会。

莱斯特斜靠在他的椅子上 ,一脸疑惑。

短途列车  内景  稍后不久

同前景。莱斯特坐在拥挤的列车里 ,头靠着车窗。但是这次 ,他没有睡

着 ;当列车穿过隧道往前飞奔 ,他怒视着窗外的黑暗。

伯纳姆家  外景  当天晚上

凯罗琳驾驶着奔驰 ML320 滑进自己家的车道 ,一辆搬家车停在莱斯特

家隔壁那所殖民时代建筑的浅蓝色大门口 ,一群搬运工正把一只睡椅抬进房

子。

莱斯特和凯罗琳走出奔驰 ML320 ,看着这户人家的大门。

凯罗琳 :就这么定了 ,你就写那份该死的东西吧。

莱斯特 :你不认为这很怪异 ,而且还有点法西斯主义吗 ?

凯罗琳 :也许。但是你不想被解雇吧。

莱斯特 :噢 ,好吧。让我们大家都把灵魂卖给撒旦 ,因为再没有比这种办

法更方便的了。

凯罗琳(叹气) :你能不能更戏剧化一点呢 ? (看着隔壁的搬家车) 好了 ,

我们终于又有新邻居了。真不凑巧。要是娄曼家让我做他们的代理人 ,而不

是 ……(很鄙夷地) 什么房地产大王 ,那幢房子一个星期之内就卖出去了 ,不

会在市场上白等 6 个月。

莱斯特 :他们还为你砍倒他们的榕树耿耿于怀呢。

凯罗琳 :他们的榕树 ? 可这些树是在我们的地界上呀。

伯纳姆家 ―餐厅  内景  当晚

我们可以听见立体声收音机播放着约翰・科尔特雷恩和约翰尼・哈特曼

唱的《你太美丽了》。莱斯特 ,凯罗琳和简坐在餐桌上用晚餐。他们就着烛

光 ,桌子中间的花瓶里插着红玫瑰。在他们进餐时 ,摄影机缓缓地绕着他们

拍摄。当他们进餐时 ,彼此没有任何交流 ,甚至互相都没有意识到别人的存

在。直到 ……

简 :妈 ,我们干嘛老是听这电梯音乐 ?

凯罗琳(思考着) :是的 ,是的 ,我们不用听。哪天你给我做一顿丰盛可口

又营养丰富 ,让我胃口大开的饭 ,你想听什么就听什么。

莱斯特 :那么 ,学校怎么样 ?

简(怀疑地) :很好呀。

莱斯特 :只是很好 ?

简 :不 ,爸爸。糟糕透了。

莱斯特 :想知道我工作的事情怎么样了吗 ?

现在她看着他 ,好像他失去了理智。

莱斯特 :他们雇用了这位效率专家。他对我确实没有恶意 ,但我确实恨

透他了。看 ,他们想解雇什么人 ,但又要顾及民主政治 ,每个人都得为他写什

么“工作述评”,希望让管理层看见 ,说“哇哦 ,我们不能没有这个人 ……”

他的声音渐渐降低 ,显然是希望简有什么反映。

莱斯特(最后) :你多少能不能关心一下 ,行吗 ?

凯罗琳直起身 ,看着厨房。

简(不高兴) :爸爸 ,你期望什么 ? 不能因为你有一个问题 ,就突然成为我

最好的朋友。(直起身 ,看着厨房) 我的意思是 ,你一直都不和我打招呼。你

已经几个月不和我说话了。

简离开餐桌。莱斯特注意到凯罗琳正用批评的眼光看着他。

莱斯特 :噢 ,你看什么呀 ,你是年度母亲 ? 你像一个雇员一样对待她。

凯罗琳(震惊) :什么 ?!

莱斯特(起身跟着简) :你对待我们俩就像对待雇员。

凯罗琳惊愕地在后面看着他 ,表情呆滞。

伯纳姆家  内景  继续

这是一个巨大的类似于作坊的厨房 ,从地面到天花板都铺上了白色瓷

砖 ,设置了一些不锈钢餐具、古董、五金用品和灯 ,是那种回归简朴却耗费颇

高的厨房设计。简站在水池边 ,清洗着她的碟子。莱斯特走进厨房。

莱斯特 :亲爱的 ,我 ,对不起 ,我 ……

简转过身盯着他 ,等着他说完。

莱斯特 :我很抱歉 ,我一直没有更大的成就 ,我 ……我是 ……

他希望能在简这里得到些许帮助 ,但是她对这突如其来的亲密感觉不太

舒适 ,不能给他什么。

莱斯特 :你知道 ,你不要总是必须等我来找你 ……

简 :哦 ,好吧 ,现在是我不对。

伯纳姆家  外景  稍后

通过摄像机 ,我们透过温室的窗子看见莱斯特和简走进厨房。我们听不

见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谈话显然进展得不顺利。简把她的碟子放进洗碗机走

开了。我们看着她走出厨房 ,然后摄像机跟拍她身后的莱斯特。

特写 ,高科技的便携式摄像机的镜头。我们的摄影机拉开 ,看见操纵摄

像机的是里奇・菲茨 ,我们认出这是在影片开始时监狱囚室里的年轻人。他

的短发和刻板的衣装 ,给人以保守的印象。我们的目光在他的平静的脸上逗

留了片刻 ,然后 ……

伯纳姆家 ―厨房  内景  继续

莱斯特站在水池边 ,清洗着碟子 ,他脸色灰暗。突然他抬起头看着窗外 ,

似乎意识到他正被人窥视。莱斯特的视点 :他看到刚才里奇站着的地方 ,现

在里奇已经不见了。莱斯特皱皱眉头 ,关掉水龙头 ,拿起一条毛巾擦手 ,走出

厨房的时候顺手把毛巾扔在吧台上 ,我们看到毛巾旁边放着一帧带框的相

片。镜头缓缓摇向这张照片。照片里有莱斯特、凯罗琳和年幼的简 ,似乎是

若干年前在某个游乐场拍的。照片显示出那时他们看上去非常快乐。我们

听见口哨声和鼓掌声。

高中体育馆  内景  夜晚

这是一场高中篮球比赛。参加比赛的是一群男孩 ,多数是黑人。球赛进

行得生动有趣。其中一个队穿着浅蓝色和白色组合的运动服。一个队得分

了 ,观众们一阵激动。

在露天看台高中乐队的旁边 ,坐着一组大约 20 个女孩 ,穿着统一的浅蓝

色和白色相组合的短运动服 ,衣服既有些暴露又不失纯真。在他们之中 ,简

和安吉拉・海耶斯紧挨着坐着。我们认出这个少女就是庭审证人席上的女

孩。简站起身来回望着看台。

安吉拉 :你在找谁 ?

简 :我的父母今晚要来。他们正试着要对我表示他们的主动关心呢。

安吉拉 :讨厌。要是我母亲这么做我会恨她的。

简 :他们真烦人 ―――他们干嘛就不能过好他们自己的日子 ?

奔驰 ML320  内景  稍后

凯罗琳开着车 ,莱斯特在客座上被颠来颠去。

莱斯特 :是什么让你这么肯定她要我们去呢 ? 她邀请我们了吗 ?

凯罗琳 :当然不。她不想让我们知道这对她怎么重要。但是她练习跳舞

已经有几个星期了。

莱斯特 :可是我敢和你打赌她不会喜欢我们这样 ,而且我要错过电视里

詹姆士・邦德的连续剧了。

凯罗琳 :莱斯特 ,这是正事。我觉得你和简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莱斯特 :越来越远 ? ―――她恨我。

凯罗琳 :她是故意的。

莱斯特 :她也恨你。

凯罗琳盯着他 ,不知道怎么回答。

高中体育馆  内景  稍后

我们刚才看见的一群穿统一服装的女孩子 ,现在已经在体育馆的比赛场

地上站队了。

播音员(通过扩音器) :注意了 ,现在是中场休息娱乐时间 ,看看洛克威尔

高中哪一个女孩子能赢得跳舞比赛大奖 !

在拥挤的看台上 ,莱斯特和凯罗琳正在寻找座位。

莱斯特 :这场完了我们就能走了 ,是吧 ?

高中乐队开始演奏《世界之巅》。

体育馆的地板上 ,啦啦队的女孩子们面带表演性的微笑 ,整齐地跳起舞。

她们排练得很好 ,又那么年轻 ,而且都非常努力地跳着 ,希望赢得奖品。莱斯

特在看台上找到了正在表演的女儿。

莱斯特的视点 :简跳得很好 ,思想集中、舞步认真。她后面的是安吉拉。

安吉拉笨拙地移动 ,但显然优雅不是她的强项。突然她正好看到我们 ,发出

微笑 ,一个懒散、矜持的微笑。莱斯特在他的座位里 ,身子向前倾 ,全神贯注

地看着。

莱斯特的视点 :他的目光聚焦在安吉拉身上。一切事情都开始慢下来 ,

几乎感觉不到 ……音乐也变得空幻起来 ……她也不断地偷眼看着看台上的

观众 ……他出神地看着安吉拉 ,目瞪口呆。镜头慢慢地摇向安吉拉。

莱斯特的视点 :打在安吉拉身上的光线不断加强 ,某种程度上明显亮于

其他女孩。她的笨拙反而体现出某种柔和的优雅。《世界之巅》的乐曲逐渐

变成梦幻般的、催眠似的音乐。打在安吉拉身上的光线变得更加明亮 ,她周

围别的女孩子全部消失 ……莱斯特着魔了。

莱斯特的视点 :安吉拉现在直接看着他 ,仅仅为莱斯特跳舞。当音乐不

断柔化 ,她的舞姿也显得轻浮挑逗、近乎色情。她开始诱人地解开衣服的拉

链 ,表情既纯真、又知晓风情。她解开拉链 ……无数的红玫瑰从中涌出 ……

镜头快切到 ―――

高中体育馆  内景  稍后

安吉拉 ,衣装整齐地跳着舞 ,身边重新被别的女孩子们包围。

高中乐队演奏完最后一个音符 ,跳舞的女孩们摆出最后拍照的姿势 ,周

围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声。凯罗琳和其他观众们一起鼓掌。莱斯特还坐在那

里 ,眼神无法从安吉拉身上挪开。

高中体育馆  外景  稍后

比赛结束了。莱斯特和凯罗琳站在正门附近 ,人们从体育馆里涌出来。

凯罗琳 :算了 ,我不能再等了。明天还有事呢。

莱斯特(强调) :我们不能没看见她就离开。

凯罗琳很奇怪地看着他。

莱斯特 :嗨 ,这可是你说的。(然后呼唤) 简 !

简和安吉拉 ,换掉演出的衣服 ,从体育馆里走出来了。简惊异地勉强走

向她的父母 ,安吉拉跟在她的后面。

莱斯特 :亲爱的 ,你真棒。祝贺你。

简 :我什么也没有赢到。

莱斯特(对安吉拉) :嗨 ,我是莱斯特 ,简的爸爸。

安吉拉 :噢 ,嗨。

简 :这是我的朋友安吉拉・海耶斯。

莱斯特 :好 ,见到你真好。你跳得也很好 ,今晚 ―――非常 ……出色。

安吉拉(愉快地) :谢谢。

凯罗琳(搂住简) :亲爱的 ,我为你骄傲。我很仔细地看了你跳舞 ,你没一

次弄砸。(然后 ,对莱斯特) 那 ,我们得走了(朝停车场走去) 。

莱斯特(留了下来) :姑娘们现在打算做什么呢 ?

简 :爸爸。

安吉拉 :我们要去外面吃匹萨饼。

莱斯特 :那么 ,我们可以送你们 ?

安吉拉 :谢谢。我自己有一辆车。

莱斯特 :真好 ! 哦 ,简也希望很快有辆车 ,是吗 ,亲爱的 ?

简(激动地) :爸爸。妈妈在等你 ,她好像还要做头发去呢。

莱斯特 :好吧 ,遇见你真高兴 ,安吉拉。任何 ……哦 ……简的朋友就是我

的朋友。

安吉拉向他微笑 ,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处于上风了。他已被迷惑、动情、还

有 ―――

莱斯特 :那么 ……我想我不久会见到你 ,我猜。

安吉拉 : ……

当莱斯特坐车经过她们时 ,他笨拙地招着手。

简 :他还能更可怜吗 ?

安吉拉 :我觉得他很甜。(然后) 而且我认为他和你母亲很长时间没有做

爱了。

伯纳姆家 ―主卧室  内景  几小时之后

特写 ,一片红玫瑰花瓣 ,在空中像羽毛一般静静地、轻盈地飘落。

我们在莱斯特和凯罗琳的卧室里 ,从房顶俯拍床上躺着的两个人。即使

在睡梦中 ,凯罗琳的表情仍然是坚定冷漠。而莱斯特却精神很好 ,盯着镜头。

莱斯特(画外音) :这事情真是奇异 ……

玫瑰花瓣飘进画面 ,落在他的枕头上。

莱斯特(画外音) :我感觉自己就像沉睡了 20 年 ,现在才醒过来。

更多的玫瑰花瓣落在床上。

莱斯特(画外音) :我感觉自己变得年轻 ……快乐 ……

他冲着天花板微笑 ……

莱斯特的视点 :裸体的安吉拉 ,就在上面漂浮着 ,好像在水里 ,慵懒地把

玩着身边无数的玫瑰花瓣 ,花瓣纷纷飘落。她的头发蓬松地披散着 ,带着奇

妙的光泽。她俯视着 ,面带微笑 ,这微笑意味着一切 :同情、邀请、情欲 ……

当玫瑰花瓣落在莱斯特的脸上 ,他对安吉拉报以微笑 ,然后笑了出来。

莱斯特(画外音) :真是 ―――太美了 ……

罗宾・胡德小道  外景  稍后

一辆白色的宝马 328 型敞篷车轻快地奔驰在接近但还没有驶进莱斯特

家门口的那条路上。

安吉拉的宝马车  内景  稍后

安吉拉正在开车 ,简坐在客座。

两个女孩都很兴奋 ,笑起来都显得有些歇斯底里。渐渐地 ,她们的笑声

轻了下来。汽车收音机里正播着伊基・玻普唱的流行歌曲《糖果》。

简 :我真是抱歉 ,我爸爸今晚真是怪异。

安吉拉 :没事儿 ,我习惯了那些对我眼馋的人。(点燃一支香烟) 我 12 岁

时 ,这种情形就开始了。我和我的父母一起去外面吃晚饭 ,每周四的晚上 ,吃

红龙虾。当我走进去时 ,每个人都盯着我。我知道他们正在想什么 ,就像我

知道学校里的那些男生手淫时想的那样 ……

简 :恶心。

安吉拉 :不 ,我喜欢这样。现在也是。如果连我不认识的人看到我都想

和我做爱 ,这说明我确实有做模特儿的可能。这很好 ,生活中最糟糕的事情

就是平庸乏味。

简(盯着脚下) :我认为这事真的有可能。

安吉拉 :噢 ,我知道。因为要想什么事情发生 ,真的 ,迟早就会发生。(稍

顿) 也许我应该进去对你爸爸说一声晚安。

两个女孩子突然又发出一阵大笑。

伯纳姆家  外景  稍后

从摄像机里看到 :简从汽车里出来 ,还在笑 ,向开车离开的安吉拉招手。

她朝房子走来 ,镜头往前推。她突然转过身 ,察觉到摄像机的存在 ,直接看着

镜头。

简的视点 :我们看到隔壁早先停过搬家车的那幢房子、现在已经是上校

家的浅蓝色殖民时代的建筑。但门廊被笼罩在黑暗中 ……接着一盏门廊灯

突然亮了 ,显示出坐在一张白色椅子上的里奇 ,是他刚把灯点亮的。和往常

一样 ,他仍然穿着那套老式衣服。他的裤带上系着呼机 ,摄像机松松垮垮地

挂在他的脖子上。简被激怒了 ,愤怒地盯着他。

简 :混蛋。

他好奇地看着她 ,然后提起他的摄像机继续对着她拍摄。

里奇的视点(通过摄像机) :简生气地转过身 ,朝她家快步走去 ,边走边用

手指做了一个侮辱的动作。

伯纳姆家 ―门厅  内景  稍后

简走进门厅 ,关上门并上了锁 ,迅速地把为她留着的灯关掉 ,然后通过一

扇窗户向外偷看 ……

简的视点 :菲茨家的门廊灯还亮着 ,但是里奇已经不在了。

简悄悄地走上楼梯。然后 ,当我们几乎看不见她时 ,她微笑起来 ;那是一

个女生激动地发现她是一个男生追求的目标时的笑容。 (淡出)

伯纳姆家 ―简的卧室  内景  第二天早晨

特写 ,一本通讯录。一只男人的手正将通讯录翻至 H 页 ,手指迅速地在

名单上滑动 ,直到在安吉拉・海耶斯的名字上停住 ……

莱斯特 ,已经穿好了上班的衣服 ,正靠在简的桌子上 ,查看她的通讯录。

我们可以听见旁边洗澡间里简在淋浴 ,还在大声地唱着《糖果》。莱斯特拿起

简的电话开始拨号。

简(画外音 ,唱) :我有了一个洞 ……在我的心 ……如此之久 ……

特写 ,莱斯特 ,话筒在他的耳边 ,他很紧张。

安吉拉(画外音 ,通过电话线) :喂 ? 喂 ?

莱斯特呆住了 ,说不出话。突然 ,旁边屋子里的淋浴器被关掉了 ,简也不

再唱歌了。莱斯特挂上电话快速退出屋子。一会儿 ,电话铃响。简从洗澡间

冲出来 ,还滴着水 ,拿起电话。

简 :喂 ?

海耶斯家 ―安吉拉的卧室  内景 稍后

安吉拉四肢摊开 ,舒适地躺在床上 ,打着电话。她房间的墙上满是超级

名模的图片。

安吉拉 :你干嘛给我打电话(切至卧室里的简) ?

简 :我没有啊。

安吉拉 :可是 ,我的电话响我就接了 ,可是那边又挂上了。我就拨了回

复 ,就给你打过来了。

简 :我刚才在淋浴。(注意到了她的翻到 H 页的通讯录) 噢 ,真下作。

伯纳姆家  外景  稍后

通过摄像机 ,我们透过窗户偷看对面屋子里的简。简拿起通讯录 ,皱着

眉头。她好像在和谁说话 ,但我们听不见。

女人的声音(画外音 ,唱歌般) :里 ―――奇 ! 吃 ―早 ―饭 !

菲茨家 ―里奇的卧室  内景  稍后

里奇 ,穿好了上学的衣服 ,站在敞开的窗前 ,拍着录像。他放下摄像机 ,

但是眼神仍然停留在对面的简身上。

里奇 :马上就来。

菲茨家 ―厨房  内景  稍后

芭芭拉・菲茨站在炉子前 ,煎着牛排。

她已经 50 多岁了 ,挺漂亮 ,还带着一股孩子气。她机械地翻弄着牛排 ,

眼睛却看着别处。她的丈夫 ,上校弗兰克・菲茨(我们认出他就是先前与侦探

弗雷曼谈话的男人) ,正坐在小餐厅里看着《华尔街日报》。他们都好像被关

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不过他们似乎更喜欢自己的那个世界。然后 ―――

里奇(走进来) :妈妈。

芭芭拉(有些吃惊地转向他) :你好吗。

里奇 :我是不吃牛排的 ,你记得吗 ?

芭芭拉(有些无动于衷) :我肯定是忘记了。我真抱歉。

里奇用平底锅给自己炒了鸡蛋 ,然后走到餐桌旁和父亲坐在一起。

里奇 :有什么新闻吗 ,爸爸 ?

上校 :这个国家正在掉进地狱。

里奇 :那就没什么变化。

门铃响。上校和芭芭拉互相看着对方 ,有些吃惊。

上校 :你在等什么人 ?

芭芭拉 :没有。(想了想) 没有。

上校站起身走到起居室 ,有些气呼呼。里奇有些好奇 ,跟着过来。芭芭

拉就站在那里 ,有些害怕。

菲茨家 ―门厅  内景  稍后

上校打开前门 ,看到了那对吉姆。

吉姆 Ⅰ:嗨。

吉姆 Ⅱ:欢迎光临社区。

吉姆 Ⅰ抱着一个篮子 ,篮子里放满了鲜花、蔬菜和一只用细软带扎着的

白色小纸盒。

吉姆 Ⅰ:这只是我们花园的一些东西。

里奇在门厅里看着门口。

吉姆 Ⅱ:除了意大利面食 ,别的是牧师和德卢卡给的。

吉姆 Ⅰ:特别的新鲜。你只要放在水里冲一冲就行了。

上校怀疑地盯着他们。

吉姆 Ⅰ(伸出手) :我是吉姆・奥尔森。我就住在街对面。欢迎到我们社

区。

上校(握手) :上校弗兰克・菲茨 ,美国海军。

吉姆 Ⅰ:见到你很高兴。这是我的搭挡 ……

吉姆 Ⅱ(伸出手) :吉姆・博伊德。但是我的朋友把我称为 J.B。

上校 :让我们直说吧 ,好吗 ? 你们卖什么 ?

吉姆 Ⅱ:什么也不卖。我们就是想对新邻居问个好。

上校 :好吧好吧。你说你们是搭挡。那么你们是做什么的呢 ?

两个吉姆互相看了一下 ,转过头看着上校。

吉姆 Ⅰ:他是娱乐业律师。

吉姆 Ⅱ:他是麻醉医师。

他们努力不让自己笑起来。上校看着他们 ,被搞糊涂了 ,然后他明白了。

上校的福特探索者越野车  内景  稍后

上校驾着车 ,紧盯着前面的道路。客座上 ,里奇正用一个计算器计算 ,并

在笔记本上匆匆地记着一些数字。

上校(突然地) :怎么总有这些男同性恋者在你面前让人烦 ? 他们怎么这

样无耻 ?

里奇 :没什么 ,爸爸。他们不觉得这有什么难为情的。

上校(严厉地看着里奇) :那怎么样呢。

里奇(继续计算 ,但意识到父亲正等着他回答) :你是对的。

上校(怒视着儿子) :别像对你妈似地敷衍我 ,儿子。

里奇(叹口气 ,看着父亲 ,怀着深刻的仇恨) :原谅我先生 ,说话这样愚笨 ,

但是那些同性恋让我他妈的恶心透了。

上校(向后靠住 ,但是很快又坐直) :我也是 ,儿子 ,我也是。

谈话结束 ,里奇又忙着他的计算。

特写 ,他手里的铅笔 ……他正在统计两行数字的总额。在收入这一栏

下 ,他快速、自信地写下 24 ,950100 美元。

高中校园  外景  几分钟后

简和安吉拉同另外两个少女坐在一起。她们都在吸烟。

安吉拉 :我是说真的。他就把他那玩意儿抽了出来给我看。你知道 ,总

统就是那样对那个女人的。

少女甲 :真下流。

安吉拉 :那不是下流 ,那是酷。

少女甲 :那你和他干了吗 ?

安吉拉 :当然 ,我干了。他真是一个出名的摄影师吗 ? 他是不是一直给

Elle 杂志拍照片 ? 要是拒绝他那我可真是太愚蠢了。

少女乙 :你是一个十足的妓女。

安吉拉 :嗨 ! 事情就是那样。你不会知道 ,因为你是这屁大点儿地方的

一只小母鸡。

少女乙 :你才是呢。你刚 17 岁 ,就发胖了 ,别把自己搞得像个该死的荡

妇似的。

两个少女离开了简和安吉拉。

安吉拉(喊) :傻妞 ! (稍顿) 我真讨厌这种在别人身上撒气的人。

上校的汽车停了下来 ,里奇走出汽车。他裤子上的裤线锋利得足以划开

玻璃。

简 :噢 ,我的上帝。那就是昨晚拍我的性变态者。

安吉拉 :他 ? 不可能。简 ,他是一个十足的疯子。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