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小日本爱情电影《幸福的黄手帕》电影剧本上

2014-09-12 15:53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幸 福 的 黄 手 帕

【日本」 山 田洋 次

朝间义隆

陈 笃忱译

日本影片 《 幸福的黄手帕》 描写一个倔强 的中年人因失手杀死

一个阿飞式青年而被判刑六年

。 他在狱中劝他妻子另嫁别人

。 出

狱后

, 他写信给妻子说

, 如果她尚未结婚

, 就请她在家门前的旗

竿上挂 出点东西

, 表示还在等他 如果什么也没挂

, 他就不再 同

她见面

。 于是

, 他抱着一种恐惧而又矛盾的心情

, 同一对年轻人

一起去探视

, 结果发现竿子上挂 了无数黄手 帕

, 一家终于团圆

这部影片是根据美国专栏作家彼得

・ 哈米尔在

《 纽约邮报

》 上

发表的一 篇小品文改编的

。 这篇小品文曾由美国

“ 黎 明社

” 把它编

成一支脍炙人 口的歌曲

, 题名为《 幸福的黄缓带 》。 影片的故事情

节据说与小品文基本上一样

, 只是地点和剧中人物完全 日本化

, 这

也是 日本在改编外国作品时惯用的手法

《 幸福的黄手帕》由山田洋次担任导演

, 主要演员有

, 在

《 追捕 》

一片中扮演杜丘冬人的高仓健

, 在

《 故 乡》 一片中扮演女主角的倍

赏千惠子

, 以及武 田铁矢

、 桃井薰等人

。 影片上映以后

, 深受观众

和电影界的好评

, 被选为 年 日本十大佳片的首位

, 连获五

项奖 ―

编剧奖

、 导演奖

、 男主角奖

、 男配角奖

、 女配角奖

山田洋次是 日本六十年代一位有才千的中年导演

, 今年 四十

七岁

。 年开始独立导演影片以来

, 拍摄了三十余部影片

, 其

中喜剧性影片占有很大比重

, 因此有喜剧导演之称

。 例如《 男人难

当 》是一部多集影片

, 共拍了十八部

, 是七十年代最卖座的 日本影

片之一

。 他的作品大部分是以同情的态度表现小市民和劳苦大 众的生活

, 在一 定程度上揭露或接触到 日本社会的矛盾和群众所 关

心的问题

, 《 家族

》、 《 故 乡

》、 《 同胞 》 正是表现这类题材的三部影

响较大 的影片

。 另外

, 表现普通人的互助精神也是山 田作品中的

一个重要主题

。 一般认为山田的创作态度比较严 肃

, 艺 术 手 法

也 比较新颖

, 很注意人物性格的刻划

, 对生活描写得细致人微

《 幸福的黄手帕 》 可以说是体现 了山 田洋次的创作思想 和艺术手 法

的一部代表作

译 者

序幕

花 田钦也从九 州来到东京

, 在旧工商业区的一家小营造厂 当

漆匠

他 的相貌和风度都不太好

, 脑筋也比一般人差

, 所以一年到

头都在失恋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

, 他做梦都想买一部汽车 ―

一部红色的

越野用新车

, 这样就可以 替他那两 条 向外撇 的短腿遮遮丑

, 说不

定还可以交上个女友呢

他 拼命劳动

, 总算积攒 了几十万元的定金

, 弄 到 了那部梦寐

以求的鲜红色的汽车

, 兴致勃勃地准备奔 向向往已久 的北海道

钦也在 同事们的一片羡慕

、 嫉妒和嘲笑声中出发 了

钊路港

渡轮行驶在初春的北海道的海面上

, 慢慢驶近 路港

广阔 的人造陆地的尽头是一座码头

, 渡轮停泊在那里

。 舷梯

放下 了

, 侧面的门打开后

, 大型载重汽车一辆接着一辆开 出来

不久

, 钦也 的红色汽车也开 出来

, 沿着宽阔的马路驶 向街区

一 ・机路的服装商店

一家近郊区的小服装店

, 钦也冷得缩着肩膀在向女店主购买

运动式上衣

钦也

“ 最好能配得上裤子 的颜色

。 还有别 的颜色吗 嗬

, 北

海道可真冷啊

女店主拿出一件颜色鲜艳的运动式上衣

钦也

“ 嘿

, 这种颜色 我是农民

, 最好再暗一 点的

。 ”

打开上衣观看

钊路郊外的道路

红色汽车穿过市区

, 好容易进人车辆较少的道路

汽车内

钦也穿着漂亮的运动式上衣

, 跟着车上 的收音机哼着歌 曲

“ 青春如梦 ……

根 的原野

北海道早春的原野

,

红色汽车在奔驰

片头 字幕开始

划入行驶 中的汽车

,

字幕完

起伏不平

, 一望无际

窗外景色

网走监狱

, 牢房

一个男子汉在阴暗的牢房里不声不响地年会小品剧本整理着 自己的铺位

他是 岛勇作

, 年逾四十

, 长期的监狱生活使他 变得瘦骨嶙峋

,头发也花 白了

同上

, 办公室

透过窗户看到室 内显得空荡荡的

丁 勇作 由看守陪 同去 向值班科长领取 自己的物 品

, 科长向他交

代注意事项

同上

, 大 门 口

看守把 勇作带 到门岗处

, 勇作接受门岗的盘查后

, 向看守深

施一礼

, 然后沿着阳光普照 的砖墙走 出监门

公共汽车站

去上班的三名男女青年

, 见两互致问候

女 学生们骑 自行车穿过大街

勇作心神不定地注视着周围情景

网走火车站前

几个数妞来去 的旅游者

钦也 的红色汽车停在 角落里

, 他 的两只 圆瞪瞪的眼睛不停地

盯随着过往 的姑 娘们

两个结伴同行的姑娘从车旁走过

, 钦也从车窗里伸出头来 向

她们搭话

钦也

“ 你们俩上哪儿去 不坐车吗 把你们送 到想去的地

。 ・

一屁都不放一个 真不识抬举

, 乡巴佬

” 站 前食堂隔着玻璃门看到车站前面的广场

勇作走进食堂

, 找个座位坐下

, 两眼盯视着墙上挂的菜单

女店主走来招呼

女店主

“ 您来啦

, 要点什么

勇作

“ 来点啤酒

。 ”

女店主退下

“ 勇作注视着写有猪排

、 咖嘱饭

、 炸虾盖饭

、 牛 肉盖饭等品名

的菜单

女店主端来啤酒

女店主

“ 让您久等啦

勇作

“ 汤面和猪 肉盖饭

。 ”

女店主不高兴地漂了勇作一眼

, 走到里面去

勇作满满倒 了一杯啤酒

, 目不转睛地看了一会儿

, 然后猛然

端起来一饮而尽

勇作拼命抑制住全身的颤抖

, 眼泪不禁夺眶而 出

站前广场

一个土里土气单身旅行的姑娘

, 睁大两眼环视周围

。 她 叫小

川朱美

钦也凑近身旁和她搭汕

钦也

“ 从哪儿来的了”

朱 美

“ 东京

。 ”

钦也

“ 这么说

, 从扎幌一直坐火车来的

, 够累的吧

。 千嘛来

, 游览吗

朱美 目不斜视

, 快步 向前走

钦也赶上前去询问

一 ・钦也

“ 一个人吗

, 没别人

” 话音未落

, 绊了一块石头跌倒

在地

站前食堂

朱美和钦也走进来

, 坐在柜台前

钦也

“ 大娘

, 去网走监狱坐车得 多长时 间

女店主

“ 十分钟就够啦

。 ”

钦也

“ 不远啦

, 坐我车去吧 坐公共汽车可够呛

朱美

“ 给我来一碗汤面

。 ”

钦也

“ 给我来啤酒

。 ”

坐在背后 的勇作听到他们的谈话

女服务员端来汤面

勇 作一只手拿着筷子

, 放下盖饭

, 开始吃汤面

吃得津津有味

站 前广场

钦也和朱美来到红色汽车旁

钦也一面钻进车子一面说

钦也

“ 上来吧

, 没关系

, 别客气

。 ”

朱美有点紧张

, 坐进汽车

钦也

“ 坐船到训路

, 一下子就转到知床来了

。 ”

朱美

“ 新车 ……

钦也

“ 车的情况还摸不太透

, 颜色不够满意

。 ……喂

, 躲

, 乡巴佬

钦也嚷嚷一阵

, 把车开走

・网走监狱前

游客熙熙攘攘

钦也和朱美为了合影留念

, 请一位游客代为按一下照象机的

快门

车内

钦也紧握驾驶盘

朱美已经不太紧张

, 眼睛望着窗外

钦也

“ 到北海道来是第一次吗了”

朱美

“ 嗯

。 ”

钦也

“ 比内地冷多啦

。 ”

朱美

“ 嗯

。 ”

钦也

“ 怎么不爱说话

, 是 不好意思吧

朱美

“ 啊哈哈

钦也

“ 喂

, 有什么 可笑的

朱美独 自发笑

, 火车 内

车 内拥 挤不堪

, 过道 上拚满了旅客

, 朱美满头大汗

, 和 同事

一起推着一辆售货车走 来

朱美

“ 有果汁和啤酒

, 来点桔子吧

。 ……对不起

, 请让一

让路

, 对不起 产

汽车内

钦也

“ 你喜欢吃什么了”

朱美

“ 汤面

。 ”

一 ,钦也

“ 现在汤面 也涨价 了

。 前几夭在上野吃一碗要五百元

一点也 不好吃

, 是豆酱汤面

。 ”

朱美

钦也

我最不喜欢吃豆酱汤面

。 ”

我也是

。 要 吃汤面就得吃用酱油做 的

。 ”

火车 内

朱美和 同事 站在车 门附近

朱美茫然若失地 站在那 里

朱美

“ 不是真的

, 是瞎说的

同事

“ 这可是 从你 嘴里说 出来的呀 生 你 说和他睡过 觉的

我才告诉别人说

, 朱美怪 可怜 的

。 于是 … …

朱美突然嚎峋大哭

同事

“ 朱美

, 现在是 工作时间

, 你 … …

同事茫然不知所措

汽车内

钦也不好意思地

、 吞吞吐吐地对朱美说

钦也

“ 我第一次见 到你时

, 就觉得你象某个人

。 现在想起来

, 就是那个卖糖果的说话字音很重的姑娘

。 是吧

, 字音是很重

的吧

。 ”

朱美

“ 啊哈哈

朱美不 由得紧张起来

钦也

“ 那个 姑娘在我 的朋友 中间人缘很好

。 可是近 来用 白

兰 地和 柠檬汁调制 的酒上市 了

, 卖糖果的要 受很大影响

。 … …你

怎 么啦

, 不舒服 吗了 晕车吗 了”

朱美

“ 嗯

。 ”

・钦也

“ 什么

朱美

‘能找个休息的地方吗

钦也

“ 旅馆吗 这一带可不一定有

。 ”

朱美坐立不安

, 终于忍耐不住 了

朱美

“ 喂

, 停一下

。 ”

钦也

“ 在这儿停了”

朱美

“ 求求你

。 ”

钦也把车子停下来

钦也

“ 你要干什么

朱美打开车门

, 边跑边说

朱美

“ 要撒尿

钦也

“ 原来是要小便

。 … …

朱美快步跑 向湖边

钦也凝视着她的背影

, 忽而拿起朱美慌慌张张忘在座位上的

围 巾观看

, 忽而对着后望镜拢 自己的头发

钦也

“ 对

, 我也去撒泡尿

。 ”

他尖声地 自言 自语地说着

, 跑 出车外

湖畔

晴空无云

, 鸦雀无声的湖畔

, 朱美从草丛里站起来

, 急步跑

到糊边洗手

城里的邮局

勇作出现在窗 口

勇作

“ 给我一张 明信片

。 多少钱

业务员

“ 二十元

。 ”勇作

“ 寄快信到 夕张

, 什么时候能到

业务员

“ 夕张嘛

, 明天就可以收到

。 ”

勇作伏在角落里 的一张桌子上

, 用 圆珠笔写下 几 个 大 字

“ 今晨已 出狱

。 ”

他拿着笔沉思 了片刻

汽车内

汽 车又 向网走的街上开去

朱美照 着小镜涂 口红

朱美

“ 女人一个人旅行

, 住旅馆不事先订好房间不行

。 他

们怕万一 发生 自杀行为

。 就拿昨晚来说

, 明明有空房间

, 却硬说

客满

, 真伤脑筋

钦也

“ 大概你有什么地方让人不放心

, 所以被误解了

。 ”

朱美

“ 真有意思

钦也

“ 喂

, 怎么样

, 今晚和我一起住吧

朱美缄默不语

钦也

“ 不

, 不是那个意思

。 因为还是那个旅馆

, 如果我们

两个人 的话

, 它就 … …

朱美斜膘了钦也一眼

网走的海岸

不 吸引人的海岸

, 勇作坐在一个僻静的地方

, 换上他那件刚

买来的衬衫

红色汽车在附近停下

, 朱美和钦也奔向海岸

朱美

“ 哎呀玄 这是鄂霍次克

。 太美了

。 我做梦都想 看到鄂

霍次克

。 ”钦也

“ 拍张照做纪念吧

朱美

“ 好

。 ”

钦也走到勇作身旁

钦也

“ 对不起

, 请替我们撒一下快门

。 ”

把照相机交给他

, 然后和朱美并肩站在一起

勇作

“ 这样按一下就行吗

朱美

“ 行

。 我象个大傻瓜

。 ”

钦也

“ 和 我一样

。 ”

两人正在笑时

, 勇作歉 了快 门

钦也

“ 太感谢啦

朱美大声呼 叫

, 赤脚跑 向海岸

勇作把照相机还给钦也

勇作

“ 是新婚吗全”

钦也被问得很不好意思

钦也

“ 不是

, 我们是 在车站前面刚认识的

, 坐 我 的车跑 了

一阵

。 ”

勇作

“ 多好啊 是游览呀

钦也

“ 网走没啥可参观 的地方

, 只 有一座监狱

。 这倒也无

所谓

, 因为我们没想参观什么

。 … …您是来游览的吗了”

勇作

“ 不是

。 ”

朱美从海边向钦也大声叫喊

钦也向她招手

钦也

“ 女孩子真单纯

朱美愉快地在海边游玩

道路

・汽车行驶在网走 的大街上

汽车 内

勇作坐在后面座位上

钦 也

“ 到车站下好吗

勇作

“ 行

。 ”

朱 美

“ 准 备到哪儿去

勇作

“ 还没有决 定

, 你们上哪儿

朱 美

“ 倒 有去 阿寒温泉的想法

。 ”

勇作

“ 温泉 ……好地方啊

。 我 也去温泉住上一夜吧

钦也

“ 去吗

, 上温泉 要去就坐 我的车去

。 ”

勇作

“ 那怎么好意思

钦 也

“ 没 什么

勇 作

“ 太过意不 去啦

朱美

“ 没关系

, 我不是也搭他 的车去吗

网走郊外

红色汽车拐个大弯行驶在宽阔的大道上

山路

夕阳开始 向山的那头沉没

红色汽车在弯弯曲曲的坡路上颠簸

阿寒湖畔

红色汽车沿 着暮色苍茫的阿寒湖畔奔驰

面对湖水耸立着一座豪华的旅馆

一 ・一对新婚夫妇在这家旅馆凉台上眺望湖光晚景

阿寒的旅店

位于闹市的一家小旅馆

红色汽车在门前停下

钦也等人的房间

钦也和朱美左顾右盼地进人一间很简陋的房间

钦也

“ 咳

, 这房间真不怎么样

。 能看得见湖吗

打开 窗帘一看

, 呈现在眼前的是弹球游艺场

。 朱美拘谨地坐

在那里

钦也

“ 怎么

, 后悔了吗了”

朱美

“ 后悔什么

钦也

“ 两人住一屋

。 ……可是又 有什么法子 呢

。 再没有房

间了呀

。 中间放一张桌子

, 分开睡不就行 了 吗 我 老 老 实 实

的 ……噢

, 不骗你

说着却把身子凑近朱美

, 刚要动手动脚

, 女服务 员走进屋来

钦也慌忙离开

女服务 员

“ 请登记一 下

。 洗过澡再吃饭吧

朱美

“ 好

。 ”

钦也在投宿簿上写上 自己的名字

, 同时又在旁边写 上

“ 带妻

, , 几个字

浴 室

勇作浸在浴池 里

, 闭 目养神

这里是 男女混浴的池塘

, 雾气腾腾

, 蒙陇地看到一个女人的

・ ・身姿

, 听到尖脆 的语声

勇作 的耳边传来幻觉般 的女人声音

“ 您回来啦

勇作的家门 口

勇作的妻子光枝

, 正在把要洗 的衣服拿进来

, 看到丈夫连忙

招手说

“ 您回来啦

刚下班的勇作

, 腼腆地走来

浴 室

水 的荡动声

, 勇作转过脸来瞥 了一 眼

, 无意中同身体正要浸

入水 中的朱美打 了个照面

朱美

“ 哎呀

” 的一声羞愧地赶忙把身子泡进水里

, 水蒸气挡住

了勇作的视线

又 又 药房

钦也跑进来

, 两眼直盯着玻璃橱拒

钦也

“ 买点东西

。 ”

老板走 了出来

钦也

“ 嗯 ……请给我拿一下那个 ……避孕套

。 对不起

。 ”

老板

“ 要避孕套呀

, 有一千元和一千二百元的

, 最好的两

千元

。 ”

钦也

“ 一千元的就行

。 ”

羞羞答答地把钱掏 出来

勇作的房间

女 服务 员铺好被褥

, 寒暄 了儿句离去

。勇作站起来整理一下白床单

, 打开被子躺下

, 然后张开双臂

打 了个哈 欠

勇作的家

, 夜晚

窗外风声呼啸

, 积雪飞舞

勇作系好睡衣的带子

, 霍地走进寝室

, 屋 里 亮着一盏小电

, 光枝正在酣睡

。 勇作钻到她的身旁

光枝

“ 哟

, 回来啦

, 一点没听见

。 ”

说完闭上眼睛

, 把脸贴在勇作的胸前

勇作的房间

勇作舒适地闭着眼睛

, 听到隔壁房间女服务 员的谈话声

钦也的房间

并排铺着两个被筒

朱美心情紧张地坐在椅子上

钦也坐在旁边

, 大 口 地吸着纸烟

钦也

“ 该休息 了吧

朱美站起来把被褥推 向墙边

, 开始换衣服

朱美

“ 把脸转过去

。 ”

钦也慌忙从桌上拿起一本漫画 周刊翻看

, 没想到露 出一幅裸

体照

, 赶快又丢到一旁

, 随 即把眼睛转 向窗外

, 自言 自语地说道

“ 多好的 月亮呀

原野

穿着犯人服 的勇作拼命逃跑

・ ・几 名看守人 员紧跟在后面追赶

在勇作注视的地 方

, 光枝惘然站在那里

看 守捉住勇作

, 勇作拼命挣扎

, 并想大声喊叫

, 但怎样也喊

不 出声来

勇作的房间

梦 中被魔住 的勇作

, 突然醒来

, 感到透不过气

, 赶快起床从

桌上端起一杯水 喝下

, 心神才逐渐安定下来

隔壁房间传来钦也的说话声

钦也

“ 喂

, 我上你那边去

。 ”

朱 美

“ 不行

钦也

“ 到现 在你还 … …

朱美

“ 你不是答应不动手动脚的吗

钦也的房间

用桌子和手提包隔成一道墙

, 朱美在这道墙的那边躺着

钦也悄悄走来的脚步声

。 一只 暖瓶 被 踢 倒

, 引起朱美的惊

。 钦 也倏地钻进朱美的被窝

, 朱美惊恐万状

钦也

“ 接个吻吧

, 就只是接个吻

。 ”

朱美

“ 可别骗我

, 就只是接吻啊

钦也一面接吻

, 一面用轻浮的声调说些什么

朱 美 自己也失去控制

朱 美

“ 这该行 了吧

, 你快 回到 自己被 窝去吧

钦也

“ 有什么关系呀

, 别那样一本正经

。 ”

朱 美

“ 不

, 别这样

钦也

“ 让我摸摸乳房

, 只是摸摸

。 ”朱美

“ 不行

, 不行

。 ”

钦也

“ 求求你

, 只是摸一摸嘛

。 ……哎呀

, 好痛 怎么咬我

, 你这个畜生

朱美

“ 讨厌

两人吵嚷了一阵

, 翻天覆地格斗了一阵以后

, 朱美似乎是认

, 不再动弹

钦也嘟嘟嚷嚷地正准备采取下一个行动时

, 突然发现朱美的

抽泣声

朱美两手掩面在哭泣

钦也

“ 喂

, 怎么啦

。 啊

, 为什么

朱美愈哭愈伤心

, 爽性放声大哭

钦也不知所措

钦也

“ 别哭啦

, 干嘛要哭呀

。 ……喂

, 人家都听见啦

, 这

么大声哭

。 ”

朱美嚎陶大哭

勇作粗暴地推开拉门走进 来

, 把 电灯拉亮

穿着睡衣前面敞开的钦也吃 了一惊

, 连忙站起来

。 勇作生气

地说

勇作

“ 别胡闹啦

。 还有别的客人呢

。 要想高声喧哗就到外

面去

说完关上拉门走去

钦也 目瞪 口呆

朱美继续放声痛哭

阿寒湖

清晨的阳光照射在平静的糊面上

。汽车行驶中

钦也驾驶着汽车

朱美坐在他 身旁

勇作坐 在后面

大家一言不发

, 各有所思

行驶 中

汽车在落叶松的松林里穿驰

, 忽而左拐

, 忽而右拐

小镇的火车站 前

一座 闻无人协的火车站

, 红色汽车开到站前停下

, 勇作从车

上 下来

勇作

“ 给你添麻烦啦 希望你们友好相处

。 ”

勇 作刚要 迈步走 向车站

, 朱美从车上下来

钦也

“ 喂

, 你干嘛

朱美

“ 我也从这儿坐火车走

。 ”

钦也慌忙下车

勇作不 由 自主地望着他们

钦也

“ 何必呢

, 再坐一段吧

朱美不答理

, 从车里拿下手提包

钦也

“ 咳

, 还在生我的气吗了今早不是已经 向你道歉了吗

朱美气呼呼地不作声

钦也

“ 这是人之常情

。 男女 在一个房间住嘛

朱美

“ 早知这样就不那样做 了

, 跟一个素不相识的男 人住

在一个房间里

。 我恨我 自己

。 咱们分手吧

, 你再 去 找一个好姑娘

, 比我长得更好的

。 ”

钦也

“ 太过份了

。 把我看成那样的人

, 那 我还象个什么

滇让人伤心

钦也懊丧着脸

, 坐进汽 车

朱美从车窗向里探望

朱美

“ 喂

。 , ,

钦也

“ 上来吗

朱美

“ 不坐

。 我是问你的名字叫什么

。 ”

钦也

“ 我叫花田钦也

。 ”

朱美

“ 钦也 那就叫你阿钦好了

。 我叫小川朱美

。 ”

钦也

“ 噢

。 ”

朱美

“ 就这样吧

钦也依依 不舍地把车子发动起来

朱美招手相送

, 看见 勇作在一旁

, 调皮地伸伸舌头

勇作

“ 怎么连 名字都不知道

朱美

“ 可不是

, 昨天刚认识的

。 ”

勇作

“ 真是怪事

。 ”

朱美

“ 您别管

, 反正不关您的事

。 ”

他们二人并肩走进车站

, 车站 内部

朱美看看时刻表

, 不禁叹了一 口气

朱美

“ 还得等一小时

。 早知如此不如坐车去 呢

您上哪儿

勇作

“ 正在考虑

。 ”

朱美

“ 咦

, 大叔您到底在干什么 是参观旅行

,

……大叔

还是在工

一 ・作

勇作

“ 别总 叫我大叔

。 因为操劳过度所以显得老

, 实际 比

外表要年轻

。 ”

朱美

“ 是吗

, 那么

, 你贵姓了”

勇作

“ 我叫岛勇作

。 ”

朱 美

“ 岛勇作

, 这名字不错呀

。 ……这一小时怎 么过

, 真

不如坐汽车去 了

。 ”

勇作

“ 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

。 找个地方去吃荞面条吧

。 ”

勇作刚走 出车站

, 便大声 喊朱美

勇作

“ 大姐

, 车子又 回来啦 生”

朱美

“ 是吗了”

急忙跑 出车站

, 心里十分 高兴

钦也的红色汽车开 回

, 他提着一包螃蟹跳下车来

朱美

“ 怎么 回事 了”

钦也

“ 已经是晌午了

, 请大家吃螃蟹

。 ”

不好意思地举起纸包给大 家看

车站 前食堂

在一 家简陋 的小食堂里

, 打开纸包

, 三人吃着螃蟹

勇作看 到朱美不会吃

, 便 教给她吃法

勇作

“ 把这都扔掉简直浪费

, 瞧

, 这样册开

。 里 面 肉可多

着呢

。 壳里的蟹黄

, 要把它吮干净

, 这是最好吃的地方

。 ”

朱美

“ 勇作先生

, 你生在北 海道吗了”

勇作

“ 不

, 我生在九州

。 ”

钦 也

“ 啊

, 九州了”

勇作

“ 你也是九 州吧

”钦也

“ 怎么知道

勇作

“ 听说话就能知道

。 我是饭缘的

。 ”

钦也

“ 那里是煤矿区

。 我是博多的

。 ”

勇作

“ 博多呀

, 那你尽在沙洲一带干坏事吧

钦也

“ 嗯

。 ”

朱美

“ 嘿

, 那你是阿飞啦

钦也

“ 混蛋

, 我是高中毕业生呀

朱美

“ 反正是流氓

。 烟也抽上 了

。 ”

钦也

“ 抽烟算得了什么了 有时也逃学去玩弹球

, 还受到过

阿飞们的威胁呢

。 ”

朱美

“ 在哪儿

钦也

“ 就在弹葬游艺场

。 一个穿黑色西服上衣 腰 里围着带

子的家伙

, 很不客气地拍拍我肩膀间协

‘喂

, 你是高中生吗 我

在问你是不是高中生

’我说

‘是的

’ , 他说

‘ 跟我来

’ , 就把我带到

一个僻静的地方

, 然后威胁说

‘把钱拿出来

, 你 这 小 子 不 肯拿

吗 ”,

朱美哈哈大笑

钦也

“ 我受到这帮家伙的欺负

, 心里挺憋气

, 就去学柔术

我学得太使劲

, 天生就短的两条腿变成 了八字脚

, 肩膀往外突

,

本来就够难看的体形

, 这样一来简直象个大猩猩 了

朱美捧腹大笑

笑咪咪地在一旁听着的勇作

, 从容不迫地站起来

钦也

“ 你上哪儿去

勇作

“ 买点东西

。 ”

勇作走出门 口

钦也

“ 喂

, 坐车去吧

。 反芷是要到带广去的嘛 卫”

一 ・朱 美

“ 不必啦

, 还是坐火车去

。 ”

钦也

“ 坐汽车去也一样

, 反正我也要到那儿去的

。 怎么样

,

就坐汽车去吧 了 一个人走 多无聊呀

朱美

“ 那他怎么办了”

钦也

“ 随他便

, 让他 自己走好 了

。 ”

朱 美

“ 那 多可 怜呀

钦也

“ 有什么可怜的

。 你跟他不是没关系吗

朱 美

“ 吃醋啦

, 你

。 ”

钦也

“ 混球

钦 也气呼呼地吃着蟹黄

朱 美洋洋 自得地 笑着

街的拐 角处

勇作呆呆地望着一位在商店买东西的主妇

耳边 听到光枝的说话声

“ 你 回来啦

夕张郊区商店

光枝注意观看店内的商品

, 勇作从背后猛 拍她肩膀

, 光枝回

过头来

光 枝

“ 哟

, 你 回来啦 我正在为今天晚上吃什么发愁呢

,

你想吃什么

一面说一面又 看着商店里 的物 品

街的拐 角处

钦也和朱美乘坐 的红色汽车开到勇作的身旁

朱美

“ 等火车等得不耐烦 了

, 我决定还是乘这个车去

。 ”

・ ・钦也

“ 变化多端

。 ”

朱美

“ 阿勇先生

, 你打算去哪儿 如果愿意的话

, 也坐一

段吧

钦 也

“ 可是

, 方 向不一样呀

。 ”

勇作

“ 你们去什么地方

钦也

“ 通过带广 向狩胜峰方面去

。 ”

勇作

“ 狩胜峰呀

・ ・ ,

朱美

“ 不去吗 或者还想坐火车去了”

勇作

“ 怎么样好呢了”

勇作思索片刻

汽车内

钦也开着汽车

, 心里不太 高兴

朱美回头看看坐在后面 的勇作

, 只见他双 目紧闭

朱美

“ 有什么可生气的

钦也

“ 何必死乞 白赖地拉他坐车

。 ”

朱美

“ 有什么不好

, 应该对人家亲切一些嘛

。 ”

钦也

“ 你 知道吗

, 我和他是陌生人

, 为什么非拉一个不认

识的人坐在车里

。 ”

朱美

“ 我和你不也是陌生人吗 了”

钦也

“ 你又 当别论

。 ”

朱美

“ 那好

, 到广带就让他下去

, 我也一起下车

。 ”

钦也

“ 你干嘛要下去

朱美

“ 我讨厌和你两人住旅馆

, 哼

钦也

“ 呸

勇作轻轻睁开眼睛

, 听到他们 的谈话哭笑不得

・ ・起伏不平 的辽 阔的耕地

在这片耕地 中有儿处分散的农户

。 它引起了勇作的兴趣

道路

钦 也的车紧急停下

, 他脸色苍 白跑 出车外

朱美

“ 怎么啦

钦 也

“ 去解个手

。 ”

按 着肚子 向树林跑去

躺 在车 里的勇作

, 探起身子 问

勇作

“ 怎 么回事了”

朱美

“ 说是去解手

。 ”

勇作打着哈欠从 车里走 出

朱美 也走下车来

, 做体操

勇作

“ 大姐

, 你 做什么工作

, 现 在有工作吗

朱美

“ 在火车上 卖盒饭

。 ”

勇作

“ 是嘛

, 那种工作很累吧 了”

朱美

“ 你千什么工作

勇作

“ 我吗 我是采煤工人

。 ”

朱美

“ 呀

, 采煤工人

, 这种工作可是够呛

。 结婚了吧了”

勇作

“ 不

, 还 没结婚

。 ”

朱美

“ 为什么

勇作

“ 没结婚就是没结婚嘛

。 ”

朱美

“ 真怪 生”

从树林里传出喊声

“ 喂

朱美

“ 干嘛 了”

钦也从树林里的草丛 中探 出头 来

・钦也

“ 车痛后面有一个装手纸的盒子给我拿来

。 ”

朱美

“ 多讨厌

, 在这种地方拉屎

。 ”

勇作从车里拿出手纸盒

, 走迸树林

勇作

“ 喂

。 , ,

钦也从 草丛里探 出头来

钦也

“ 谢谢

。 ”

勇作把手纸盒扔给他

勇作

“ 泻肚子吗 丫”

钦也

“ 可不是 螃蟹可能不太新鲜

, 我是反应过敏

。 ”

勇作

“ 那可不好

。 ”

说完拟拟离去

汽车内

钦也痛苦地开着汽车

朱美和勇作似乎很不放心

, 注意观察他 的表情

朱美

“ 不要紧吗 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钦也

“ 不要紧 … …哎呀

, 又要拉

。 ”

拼命忍住不动

田 间道路

红色汽车停下

脸色苍 白的钦也提着手纸盒急速下车

朱美

“ 快到那家去借用一下厕所

。 ”

钦也朝着附近的农户跑去

农民家

一 ・钦也按着肚子 向正在牛棚劳动的农民呼喊

钦也

“ 对不起

, 借你们厕所用一下

。 我泻肚 子啦

农民

“ 从那儿进去 向右拐

。 ”

钦也

“ 实在对不起

。 ”

跑进房子

农 民默默 地在劳动

汽车 内

朱美坐在驾驶座位上心不在焉地一边摆弄着开关

, 一边和勇

作交谈

朱美

“ 你 为什么不结婚 己经有对象了吧金”

勇作默不作声

朱美

, “ 是突然发生变故吗 那 种人是不会轻 易结婚 的

, 理 想

倒蛮高

。 再不然就是认为独身 自由

, 可以和各种女人交往

, 是吗

勇作

“ 你 真 嘿嗦

。 我结过婚

, 离了

。 ”

朱美

“ 为什么 性情合不来

, 还是见异思迁

, 是哪一种了”

勇作避而不答

。 朱美无精打采地打开收音机

, 跟着播送的流

行歌哼唱

夕张煤矿 夜晚

大批的家属拥在坑道前

下着暴雨

闪电阵阵

矿工们筋疲 力尽 地一个接着一个走出坑道

光 枝挤在人群里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走 出来的每个人

从 一群头戴帽盔

, 身穿肮脏作业服 的矿工 中发现 了身材高大

,的勇作

, 他站在光枝的面前

光枝茫然若失地望着勇作的那张漆黑的面孔

光枝

“ 你回来了

, 真太好啦 £”

她哇 的一声哭起来

, 一头栽在勇作的怀里

田地 里的道 路

似乎突然显得消瘦的钦也

, 拿着手纸走 回来

朱美

“ 好点吗

钦也

“ 嗯

。 问那家要 了一点药

。 咳

, 我动不 了啦

朱美

“ 应该休息休息

。 ”

钦也

“ 到城里找个地方

。 ”

钦也坐到朱美坐 的驾驶座位上

, 转动一下电池马达

, 发 出一

种难听的声音

, 引擎接不上火

钦也

“ 咦

按 了一下喇叭

, 声音也是嘶哑不正 常的

朱美

“ 怎么一 回事

钦也检查开关之类的东西后大 声喊道

钦也

“ 呀

, 灯亮着

, 散热器也开着

, 难怪 电池都用光 了

这是谁千 的呀 了”

朱美

“ 对不起

, 是我干的

。 ”

钦也

“ 你怎么开这种玩笑

。 这可怎么办

朱美

“ 是我不好

, 对不起

。 ”

钦也

“ 机 器不发动总点着灯

, 蓄电池就会用完的

, 连这一

点常识都不知道

。 ”

朱美

“ 我是无意 中摆弄着玩的

。 ”

钦也

“ 干嘛要这样淘气

, 也不是小孩

。 这 可好

, 不借一辆

。 ・卡车来拖是动弹不了啦

。 ……呀

, 糟糕

, 又想拉

, 真他妈的

勇作不禁发笑

钦也

“ 有什么可笑的

, 混 球 ……哎呀

, 又不行啦

。 ”

钦也按着肚子往 农民家跑

牛悠然 自得地在牛舍旁啤叫

钦也坐在驾驶座位上

, 勇作和朱美两手按在车后面

勇作

“ 开始 ……推呀 ’

两人 拼命地推

, 车子缓缓前进

, 中途又停下来

钦也

“ 再使劲推

勇作

“ 等一等

。 大姐

, 你 一点也不会开吗

朱美

“ 不

, 会开一点

。 我学过

, 把车发动起来没 问题

。 ”

勇作

“ 钦也

, 你 同她换一换

。 我们 两人来推

。 ”

钦也走下车来

钦也

“ 你 行吗

朱美

“ 没 问题

。 ”

朱美坐进汽车

钦也

“ 你看

, 这是离合器

, 那是制动器

。 ”

朱美

“ 这谁不知道呀

钦也

“ 档 已经挂上

, 踩一下离合器

, 等车子推动以后我给

你信号

, 然后 … …

朱美

“ 把离合器分开

, 踩一下加 速器

, 对吧

钦也

“ 不要踩 得过猛

。 ”

走到车后面

, 两手 按在车身上

钦也

“ 准备 推

, ・ ・

两人拼命地推

・ ・车子逐渐加快速度地动起来

朱美严肃认真地握着方 向盘

钦也

“ 很好 放开离合器

。 ”

两人使出最后的 力气推

机器发动起来

, 车子顺利地开动了

钦也

“ 好

, 踩一下离合器

车子猛 力地向前奔跑

钦也

“ 喂

, 喂

, 踩离合器

车上 的朱美脸色苍 白

朱美

“ 已经踩了呀

勇作

“ 不对

, 那是加速器

发动机发出可怕的声音 快速前进的车子一下子离开道路

,

闯进 田里

朱美吓得发出尖叫声

钦也大喊大叫地在后 面追赶

车子从 田野的斜坡上摇摇晃晃地冲下来

, 冲到一条沟里好容

易才停下来

钦也三步并两步从 田里跑下来

, 一把捉住刚从车里出来的朱

, 向她大发雷霆

钦也

“ 为什么不踩离合器

朱美

“ 踩了呀

, 可就是停不下来

钦也

“ 你踩的是加速器

, 笨蛋

朱美

“ 怪我有什么用

, 我本来就不会嘛

钦也

“ 既然不会

, 为什么还要开

朱美

“ 我想总会有办法 的

。 现在还说这些有什么用 你干

嘛总找我的碴了 你要不去拉屎也不至于发生这种事

”朱美哇 的一声哭起来

农民家

勇作坐在房前

农 民户主在打电话

黄昏时刻

, 主妇 叫孩子吃饭的喊声

户主的老父亲坐在饭桌前

农民

“ 那太给你添麻烦 了

, 请务必协助一下

。 就在我家 的

那条横路上

。 ・ ・

一对

, 对

, 再往南走不多远就是

。 … …谢谢你

。 ”

挂上 电话

, 转 向勇作

农 民

“ 明夭早起 十点左右

, 我的一个朋友开拖拉机从那里

, 请他顺便给牵引一下

。 现在只有采取这个办法

。 ”

说完便走 向饭桌

勇作

“ 谢谢你的大 力帮助

。 ”

站起来准备告辞

农 民

“ 可是

, 今 天晚上你们打算怎么过夜了”

勇作

“ 想去镇上找个旅馆先住下

。 ”

农 民

“ 去镇 找旅馆 ……

小声地和妻子商 量

农民

“ 要说旅 馆嘛

, 这一带只有士幌和足寄有

, 可都离得

太远

, 步行是不行 的

。 ”

勇作

“ 噢 … …是这样 ……

老 父亲喃喃私语

三个孩子异 口 同声地说 了一句

“ 我先吃啦

” , 马上端起饭碗吃

起来

老父亲在对儿子说些什么

。农民

“ 是这样

, 他们几位因为车子掉在沟里很发愁

。 … …车

, 指的是汽车

。 ”

勇作看着他们吃饭

, 这一家虽然贫困

, 但很愉快

田地

太阳已完全沉人地平线

月光照进车内

, 钦也和朱美把椅背放平

, 两人躺在上面

钦也含着 一 片草叶

, 吹出悦耳的旋律

朱美心荡神驰

钦 也停下来

, 长吁 了一 口气

朱美

“ 累啦

钦也

“ 是呀

, 肚子使不上劲

。 ”

又拿起草笛吹弄

朱美

“ 草笛真好听

。 你小的时候总玩这个吗

钦也

“ 还抓泥鳅和捕蜻蜓玩

。 朱美

, 你是在哪儿生的

朱美

, 崎

, 周 围都是工厂

。 ”

钦也

“ 是吗

, 爸爸和妈妈现在还住在那里

朱美

“ 爸爸还在那里

, 妈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死啦

。 可

是不到一年又 来 了个继母

, 是酒馆里的女人

, 可讨厌啦

, 整天总

打架 中学一毕业

, 我就赶快离开这个家

。 ”

钦也

“ 那该多孤单呀

朱美

“ 可不是

钦 也

“ 朱美

钦也细声细调地叫 了她一声

, 向她猛扑过去

朱美

“ 只 许接吻啊

钦也

“ 好

, 只 是接吻

。 ”朱美

“ 不行

钦也

“ 你不是很寂寞吗

, 我也很寂寞

。 好痛

, 好痛呀 你 ……

朱美

“ 痛死啦 你 的脚呀

, 把脚挪开

。 ”

正 当两人一面叫喊一面推操时

, 突然有人猛敲窗户

, 吓得两

人 赶快分开

勇作拉开 门

钦也

“ 呀

, 怎 么啦

勇作

“ 真没办法

, 你们这两个家伙

朱美

“ 全怪他不好

。 ”

勇作

“ 别说啦

, 快起来吧 那家人家让我们今晚住在他家

赶快收拾 收拾

。 ”

钦也

“ 是

。 ”

两人忙着想起来

, 可是脚还纠缠在一起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