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美国电影《安倍逊大族》电影剧本赏析上集

2014-09-11 17:0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安 倍 逊 大 族

电影剧本

〔美国〕奥逊

・ 威尔斯

闻 谷译

叙事人 安倍逊家族于 年开始发迹

。 他们所在的 中部地区小镇 日

渐扩大

, 发展成房舍林立的城市

, 在这些年里

, 他们始终声名显赫

, 目击

了这一切 … …

在那些 日子里

, 城里凡是穿绸着缎的女人都互相认识 ……

……凡是有得起车马的人家也都互相摸底

那时唯一的公共交通工具是街车

。 ・ ・ ・ ・ ・

一位夫人在楼窗 里 对它打个惚

, 它就马上停住

, 等她关上窗户

, 穿戴齐整

, 姗姗下楼

, 找 到阳伞

, 对

女仆吩咐好下一顿的菜单后出门登车

如今这对我们来说是太慢 了

, 因为我们在路上化的时间愈少

, 节省下

的时间就愈多

。 但是在那些 日子里

, 时间有的是 】 ……

有时间去滑雪橇 … …

……打球

, 参加集会

, 跳交谊舞

, 拜年 ……整天在树林里野餐 ……

……甚至 唱小夜 曲

, 那是已经消失的风 习中最美的一种 在夏天的晚

, 小伙子们带着乐队来到一个美丽姑娘的窗下 ……

……笛子

、 竖琴

、 小提琴

、 大提琴

、 短号和低音大提琴为美丽的星星

奏出悦耳的曲调

在这个年代的早些 日子里

, 妇女 的打扮流行的是前额的 刘 海和 背后打

褶的裙子

・ …

・ ・……男人则不论老少

, 都只戴一种帽子 硬梆梆的丝质高帽

, 俗话叫

“ 烟筒

” ……

……城里也罢

, 乡下也罢

, 找不出其他帽子

, 男人们都毫不在乎地戴

着这种帽子

, 戴着它划船 ……

……但是

, 戴 圆顶礼帽的风气传来了 , 这一季节的帽顶是水桶形 … …

… …下一季节则是水勺形

每家都还保留着脱靴器 ……

……不过高腰靴 已经让位给浅 口 鞋和皮腿套了 , 这东西也花样翻 新

,

鞋尖忽而象棺材头

, 忽而又 象赛船的船首

。 … …

……裤子有折痕就算是穷酸味十足 , 折痕表明那条裤子上过货架

, 也

就是

“ 现成货

” , ・ ・ …

……男人的夜礼服是一件棕黄色外套

, 短到可以看见底下的 黑 上衣的

燕尾

, 燕尾长出外套五英寸 ……

……但是过了一

、 两个季节

, 外套又放长了

, 一直长到脚跟 ……

“ ・ …窄裤腿变成 了大 口袋似的裤子

这座小镇上的人生活俭朴

, 因为他们都是

“ 早期移民

” 的子孙

, 他们的

祖辈驾着马车

, 带着斧子和火枪

, 开拓 了这片荒原

, 身上一文不名

。 这批

开拓者省吃俭用

, 否则就难以为继 他们必须为过冬积贮食物

, 或者用货

物去换取食品

, 他们常常怕存底不足 ……他们的子孙辈余悸犹在毛

在绝大

多数人的思想里

, 俭朴是仅次于宗教的

在这样一个崇尚简朴的环境里

, 安倍逊家的显赫气派

, 就如同 丧 礼上 出

现一支铜管乐队那 样引人注 目了

漆黑的银幕渐渐发亮

。 圈人 年

一条老式的街道

, 一幢围着 白色篱笆的房子

。 两个穿绸 着缎 的女

人 在人行道上同三个穿绸着缎的女人擦肩而过

。 她们互相招呼致候

一辆 马车从银幕的右边进入前景

, 它穿过银幕时

, 车上 穿绸 着缎

的乘客们 向街上的那几个女人挥手致意

, 她们也挥手答礼

。 马车刚驶出画

・“ “

・ 一

一一头骡子 出现在画框的另一边

, 拉着 辆街车

。 房子 的 楼窗打开

, 一个女人打 了个惚哨

, 关上窗

, 消失不见了

, 这时车夫已勒住 了骡子

乘客们耐心地等着

, 有的抽着烟

, 有的在车子周围散步

, 有的在聊天或者

读报

。 那 个女人走出房子 ―

身上的打扮增添 了一顶帽子

、 一件斗遥

、 一

把阳伞和一支手袋

。 她上 了车

, 乘客们各就原位

, 车夫在骡子背上抽 了一

街车猛然起动

, 轮子脱出了轨道

。 乘客们全体下车

, 把车子推上轨

。 这次顺利开行 了

。 它 驶出画框的左侧

化人 同一所房子

。 冬天

。 月色清朗

。 房子和街 道已披 上雪装

一副 马拉雪橇上坐满 了对对兴高采烈的男女

, 在前景 中飞驶而过

化人 同一所房子

。 夏天

。 晚上

。 房子里正在举行 宴会

。 马 车在

篱笆外卸下客人

。 窗户全部透出灯光

, 院子里 点着纸灯笼

。 一对对兴高采

烈的青年男女在草地上漫步

化人 同一所房子

。 夜晚

。 房子漆黑无光

。 尤金

・ 摩根和 杰克

・ 安

倍逊醉醇酿地和五六个带着乐器的乐师进入画面

, 走到房子跟前

。 一 摄影机

摇拍 他们走过一座海神塑像

, 来到草地上

。 他们在靠近摄影机的地方作

好了唱小夜 曲的准备

, 尤金和杰克离摄影机最近

, 好让大家在他们再次出

现时记得起他们的面貌

尤金让低音大提琴伴 了一下

, 跌倒在琴身上

, 琴面坍 了 下去

, 他

掉进琴身

, 仿佛滑进了操盆 似的

化人 安倍逊 夭厦二楼一扇窗子 的近景

。 伊 莎贝尔 生 气地关上 了

窗子

化人 威尔伯

・ 米纳弗的近景

, 他戴着一顶烟筒帽

。 化人 全景 威尔 伯

・ 米纳弗和 伊莎贝尔在划船

。 他戴着一顶烟

筒帽

化人 尤金的近景

。 他在卧室里对着镜子 戴上 一顶

水桶 式 圆礼

” 化人 尤金 白百近景

。 他对着镜子戴上一顶水勺式 圆礼帽

卫化人 尤金站在镜子面前的双脚的近景

。 一只脚正在插进一只高

腰靴

, 另一只脚没有穿鞋

。 他双手把脱靴器插进靴筒

, 拉上 了靴子

。 他的

手伸向画外

, 大概是去拿另一只靴

化人 尤金双脚的近景

。 脚上没有鞋子

。 他的手缩回来

, 拿着一

只鞋尖象赛船船首的浅 口鞋

。 他开始穿鞋

化人 尤金双脚的近景

。 他已经穿好鞋

。 当他把裤子往上提时

,

摄影机向上摇拍

, 我们看到他是站在一架穿衣镜面前

, 端详着身上那条毫

无折痕的裤子

、 头上那顶水勺式圆礼帽和一件长下摆衬衣

・ 化人 尤金的全景

。 他背对镜子

, 面对摄影机

, 所以我们发现他

正在回头看他在镜子里年会小品的背影

。 礼服外面罩了一件浅色外套

, 黑燕尾长出

外套五英寸

・ 化人 尤金在镜子前的全景

。 现在穿的是一件长到脚跟的外套

化 人 尤金 的全景

。 他在镜子跟前端详 自己

, 身上穿的是一套下

午装

, 裤子象个大 口袋

。 他现在戴的是一顶草帽

, 拿一根竹杖

。 他对 自己

的仪表颇感满意

, 走出了镜头

化人 尤金从他的房子里 出来

, 装束一如上一镜头

。 他出了大门

,

走上街头

一 尤金走过一系列当年式样的房子 , 一块草地 上 正在进行一场

糙球赛 一家铁铺 一所学校 , 一家杂货店或五金店 , 一些房舍 ―

这一

切都表明这是

“ 一个崇尚简朴的环境

” 。

尤金走过一小片树林

。 现在摄影机跟 着他摇拍

, 表明他的 目的地

是显赫的安倍逊 大厦

, 它的豪华气派 同尤金适才走过的房 舍成 为强烈的对

。 摄影机刚要转 向大厦

, 我们听到

一个老年人的声音 就在那儿 安―倍逊大厦 本镇的骄傲

这时摄影机拍下了整个建筑

, 在镜头的一角

, 靠近摄影机的一边

, 有

三个男人坐在一辆停在一块路标跟前的 马车里

。 刚才讲话的 那 位老者放下

了指着大厦的手臂

。 一个 中年的男子显然是一个外地人

, 另一个中年男子

是他的朋友

, 一个本城居民多 老者是他的父亲

。 外地人在他们的引导下参观游览

。 尤金没有注意他们

。 他继 续走向 大厦的 正门时

, 他们还 在说着

中年的本地人 光是木工活就化 了六万 块钱 是啊

, 先生

, 楼上楼下

都有冷热水

, 每间卧室都有专用盟洗间

老者 嗯

, 先生

,

如果少校同意的话

, 我看美国总统都乐意把 白宫跟

安倍逊家的新厦交换呢

, 不过天晓得

, 我敢打赌少校是不会同意的

这时尤金 已经 到达大厦的门前

, 按了下门铃

。 门打开时

, 我们看到

尤金在门前的近景

。 开门的是黑人管家山姆

尤金 跟老者说的那段话的最后一个字紧相衔接 安倍逊小姐在家吗

山姆 不

, 摩根先生

, 安倍逊 小姐没有在家

尤金看了他一会儿

尤金 谢谢

, 山姆

他转身离开 了大门

从反方 向拍摄 马车上的三个男人在画框的一角

。 我们看到路标

的另一块牌子上写着

“ 安倍逊大街

” , 背豪中是那片小树林和尤金走过的

那条街

。 三个男人的眼光越过摄影机

, 投向大厦

中年本地人 瞧那个砖砌的 马厩

老者 新式的漂亮马车

, 还有那马具 安倍逊 家的人天黑后上街

, 城

里人光听铃销声就谁都知道是他们

。 了

尤金从大厦所在的方 向进人画面

老者 晴

, 尤金

尤金碰碰 帽稽为礼

, 继续走他的路

, 离摄影机愈来愈远

中年本地人 不知她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

外地人 谁

老者

、 伊莎贝尔小姐

中年本地人 安倍逊少校的女儿

老者 尤金

・ 摩根是她的意 中人乞 昨晚上喝得太多

, 一脚踩进 了为她 、

唱小夜曲伴奏的低音大提琴

。 化 出

・一片小树林

。 尤金又进入树林

, 他正在朝大厦走去

。 他换了一身

打 扮

, 这次胳膊下还夹 了一盒糖果‘ 路标底下是另一群人 ―

两对夫妇

都是本地居 民

, 显然是在购物的半道上碰见的

。 尤金没有注意到他们

丈夫 甲 笑得喘不过气来 亚历克斯

・ 米纳弗老头 ……你知道他是多

么小气的

一呢

, 看来伊莎贝尔

・ 安倍逊小姐是搞了一条寸侣么狗 ……

妻子 甲, 他们说是圣贝纳德种

丈夫 甲 于是芬妮

・ 米纳弗也就非有一条不可啦

。 啃

, 她说安倍逊家

是买的狗

, 你想 白要不付钱是不行的 , ……本来嘛

尤金 已到达门前

, 按了铃

, 山姆开开门

尤金在门前的近景

山姆 不

, 安倍逊小姐没有在家候您

, 摩根先生

尤金 谢谢

。 转身要走

山姆 摩根先生 ……

尤金 嗯

山姆

, 这次她真是出去了 ……跟威尔伯

・ 米纳弗先生去划船了

尤金 谢谢

, 山姆

他走 了

从反方向拍摄两对夫妇

丈夫 甲 买 条狗要化五十到一百呢 亚历克斯老头想打 听我是否 听 说

过 狗要化钱买的

。 他认为化上一毛钱

, 那怕两毛五

, 请人替你溺死一条 狗

,

那还 有点道理

, 可是化上五十块

, 也许还不止五十

, 嘿

, 先生

, 那简直象

要 了他的命

这时尤金从摄影机 后面的大 厦方 向进 入画面

丈夫 甲 啃

, 尤金

尤金走过他们面前时扣帽为礼

, 沿街走出了镜头

妻子 乙 简直是乱花钱 ―

不过

, 那头狗跟着伊莎贝尔小姐出来 散 步

, 看上去它似乎还值那几个钱

妻子 甲 她 回国后我还没有见过她呢

。丈夫 甲 嗯

, 她顶多不过十七 岁左右

, 也许十八岁

呢 ……她是 … …她是一位长得挺讨人喜欢的小姐

… …唉

, 怎么说好

化人 外景

・ 冷饮店

・ 白夭

店堂里一架唱机在放 送音乐

。 伊莎贝尔牵着圣贝纳德种狗

,

是威尔伯

・ 米纳弗

, 正从店里 出来

。 他们碰上 了尤金

。 尤金 扣帽为礼

一旁

莎 贝尔假装没有看见他

, 威 尔伯冷冷地点了点头

, 他俩走过他身边断 出了

镜头

, 尤金快快不乐地看着他俩的背影

。 化

内景

・ 小理发馆

・ 白夭

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让人刮脸

, 另一些人坐在放剃须用具的 架 子

下面的板凳上

顾客 难以置信地 威尔伯

・ 米纳弗

理发师 手里拿着剃刀

, 大惊小怪地

, 是啊

, 先生

正在刮脸的顾客 抬起眼晴看 嗯

, 威尔伯也许不是什么美男子

, 不

过他是一个踏实的青年商人

内景

・ 缝纫间

・ 福斯特太太家里 白夭

两个 中年妇女

、 一个女缝工和福斯特太太

。 福斯特太太穿着紧身

胸衣和当时式样的内衣

中年妇女 甲 看来伊莎贝尔还颇有头脑

, 别看她爱出风头

中年妇女乙 威尔伯

・ 米纳弗 她挑 了他

, 就因为那 个个个女人见 了

都喜欢的男人有夭晚上唱小夜曲时撒 了点野

福斯特太太 她生气的是他在她 自己的院子里大出洋相

。 这让她觉 得

他并不怎么替她着想

。 她也许想错了

, 不过现在已经为时太晚

, 不能再打

什么别的主意啦

。 婚礼气派小不 了

, 安倍逊式的

, 生牡砺 漂浮在现捞出来

的大冰块里

, 从外地请来一支乐队

…然后威 尔伯尽他能力所及带伊莎贝

尔去作一次安排得尽量周到的结婚旅行

, 她将成为威 尔伯的贤淑妻子

, 可是

他们的孩子肯定将是城里宠得最不象话的孩子

中年妇女 甲 你凭什么这样说啊

, 福斯特太太

福斯特太太 她不可能爱威 尔伯

, 她能吗谁也没有搭腔

福斯特太太 哼

, 结果全都报应在孩子们身上

, 她会宠坏

一 他们的

化出

外景

・ 教堂

・ 白天 。

还是那两个中年妇女和福斯特太太

, 她们的特写 占画面的一角

。 背

景中是教堂

。 场面开始时

, 我们看到中年妇女们的后脑勺

, 她俩正在看着

伊莎贝尔登上教堂的 台阶

, 她一手扶着下个小男孩的胳膊

, 同她在一起的是

威尔伯和安倍逊少校

中年妇女 甲 看来伊莎贝尔不想再要孩子 了

福斯特太太 转 向摄影机 是啊

, 我看是只要这一个了

, 不过我倒要

看看她要把这一个宠到什么个地步

。 化

外景

・ 一堆沙子

・ 白天

‘ 一个工人在筛沙

。 乔治 九岁 骑着一匹小白马冲过沙堆

, 扬起的

沙土包围住了工人

工人 哎啃

, 这镇上全成你们家的啦

乔治 在马上转过脸来 等我长大 了就全是我的

。 现在嘛

, 是我 外公

, 哼

, 先管好你 自己吧

没有必要

。 大夫说这不卫生 ① 不过我可 以告诉你

, 只要你闭

刁 工乔海

上你的嘴

, 我就不管你的闲事

他兜转 马头

, 又冲过 了沙堆

叙事人 有些人

, 是些成年人

, 求天拜地说他们但愿能活着看到那孩

子应得的报应 他一定要栽跟斗的

, 总有那么一天的

, 他们但愿能在场

乔治在街上骑马飞驰的镜头

。 化

外景

・ 史密斯牧师的家

・ 白天

乔治 十岁 卷发披肩

, 穿一套骑装

, 骑在他的小 白马上飞驰而来

① 这是一句双关语

, 因为工人说的是

“ , 直

译为 拉下

你的内衣

, 免得伤风

。 译者牧师的侄子伊莱贾坐在门栓上

伊莱贾 喊 叫 瞧那姑 娘家的卷毛 喂

, 小伙子

, 你从哪儿偷来你妈

的裤腰带的啊

乔治 勒住马 你姐姐替我偷的 卜 她从我家晾衣绳上偷来给我的

伊莱贾 愤怒地 你去剪了你的毛 我 也没有什么 姐 姐

乔治 我知道你家里没有

。 我是指在坐牢的那一个

伊莱贾 我瞧你敢下马

乔治跳下马来时

, 伊莱贾也从门柱上跳下来 ―

在大门里边

乔治 我瞧你敢出大门

伊莱贾 我瞧你敢上前来

。 我瞧你敢 ……

乔治跳过篱栅

, 一把抓住正想逃到屋里去的伊莱贾

, 开始捶打他

。 史

密斯牧师冲出屋来拦架

。 一个邻居听到吵 闹声也出到她的院子里来看热 闹

经过一番力量对比很不均匀的扭打 ―

因为乔治在这种事情上是出手重

、 动

作快和毫不让人的 ―

之后

, 史密斯牧师拉开 了架

, 伊莱贾飞奔进屋去时

,

牧师猛摇着乔治的肩膀

史密斯牧师 你这孩子

, ・ …孩子 别再打啦 你这小

・ ・

一嗜

乔治 恶狠狠地摔开他的手 别抓我

, 你 你不认识我是谁吧

史密斯牧师 生气地 我认识 你把你妈的脸都丢尽 了

乔治 你甭提我妈

史密斯牧师 气得无法平乙静气地说话 了 她应当感到可耻

。 一个女

人让一个象你这样的坏小子 ……

乔治 你先管好你 自己吧

,

你这只老 山羊 管好你 自己

, 闭 上 你 的

, ……去

・ ・ ・ ・ ・

外景

・ 葡萄架

・ 安倍逊家

・ 白夭

伊莎贝尔在给乔治念一封信

。 山姆管家站在近旁

, 手里拉着乔治

的马缓

伊莎贝尔 念

“ …… 耳闻 目睹的 不仅有我本人

, 还有我的妻子和隔 壁

的那位夫人

・ ・ …性”

一乔治 这老家伙扯谎

伊莎贝尔 放下信 乔治

, 你不许说

“ 扯谎

”。 亲爱的

, 你说了他说你

说过的话吗

乔治 哪句话

伊莎贝尔 您是不是叫他 ……

乔治 您听我说

, 妈妈

, 外公不想拳那个老江湖骗子沽边

, 对不对

伊莎贝尔 乔治

, 你不许

・ ・

乔治 我是说

, 安倍逊家的人谁也不想跟他有半点来往

, 对不对 他

根本就不认识您

, 是吗

, 妈妈

伊 莎贝尔 咱们谈的不是这个

乔治 我敢说 … … 我敢说要是他想来见我们随便哪一个

, 他休想踏进

大门一步耳

伊 莎贝尔 不

, 亲爱的

, 我们

乔治 是的

, 就是这样

, 妈妈 这种人

, 我不明白您千吗不能跟这种

人直话直说

伊莎贝尔 不

, 乔治

。 你不能这么说话

, 亲爱的

。 从他的信来看

, 他

不象是个很狡 猾的人

, 不过 ……

乔治 他就是个流氓

伊莎贝尔 你不许这样说

。 你必须答应我再不用这种坏字眼

乔治 迅速地 我决不再用

。 悄声地 除非有人惹我生气

他跑开 了

。 速化

外景

・ 市中心

・ 安倍逊大楼

・ 白天

乔治 十七岁 驾着他的马车以疯狂的速度直冲过街

, 吓得过往行

人躲避不及

, 那劲头就仿佛这块土地是属他私有似的

。 一个中年五金商人

不得不跳上便道

, 免得让车辗过

五金商人 喊叫 疯啦 小子

, 你妈知道你野 出来了吗

乔治根本不屑看他一眼

, 熟练地朝着他挥起手里的长鞭梢

, 商人的裤

腰下啪地飞起一小股烟尘

。 他想找个什么扔他

, 没有找到

, 便大喊道

,五金商人 扒了你的裤子

, 成不了材的东西 真是活见鬼

, 不得好死

马车拐了一个弯

, 停在安倍逊大楼面前 ―

一座老式的砖砌四层 办 公

。 乔治把他的那匹汗水淋漓的马 系在一根 电线 杆上

, 对楼房颇表不满 地

看了一眼

, 走进去

, 爬上破破烂烂的楼梯

内景 四层楼走廊 安倍逊大楼

・ 白天

乔治沿着阴暗的走廊走到一扇门跟前

。 门的上半部是毛玻璃 的

,

没有任何标志

, 不知这里面的租用人是做什么生意的 但是在门框 上 首

,

歪歪斜斜地写着

“ 王牌之友

”四个字

,

再上面画着一个骼艘头和两根交叉 的

骨头

。 乔治敲 了三下门 里面也应了三下

。 开门的是查利

・ 约翰逊

, 一个

衣着华丽 的十六岁少年

, 秀治迅速地进了屋

, 带上了门

内景

・ 俱乐部

・ 安倍逊大楼

・ 白尹 ‘一

在房间的一头是一个平 台

, 上面摆着一张桌子

, 上首挂着一面破

损的纸制圆盾

、 两把战斧和两把交叉着的剑

。 弗莱德

・ 金尼站在平 台上

,

手里拿着一把内战时期的骑兵手枪权充小木柏

。 面对着他的是七个年龄 大

致相仿的少年

, 坐在排成半圆形的一排破破烂烂的办公椅上

弗莱德

・ 金尼 对乔治 欢迎

, 王牌之友

乔治 欢迎

, 王牌之友

其他少年们 欢迎

, 王 牌乏友

弗莱德 对乔治

, 请在秘密半圆 内就座

。 我们现在进行 ……

乔治 插嘴进来

, 对着查利 约翰逊 喂

, 查利

・ 约翰逊

, 弗莱德

・ 金

尼在主席位置上千什么 你们不是 已经 同意我哪怕在学 校也仍旧当主席吗

弗莱德大声击桌遵守秩序

弗莱德 针锋相对地 全体王牌之友请坐好 我现在是王牌之友的主

, 乔治

・ 米纳弗

。 又以

“ 糙

”击桌 这次会议现在要进行 ……

乔治 不

, 不行

你把那个糙子放下

。 这是我外公的东西

弗莱德 我是合法 当选的

乔治 好吧

。 你当主席

。 现在再选举一次

一弗莱德 大叫起来 我们不千 我们要举行例会

, 然后打牌

, 一家五

分钱

, 我们就是为这个来的

。 这次会议现在要 ……

乔治 对众会员 请问

, 谁是王牌之友的发起人呢 谁让看门人答应

给我们用这些家具的呢 如果我跟我外公说我不想搞什么文学俱乐部 啦

,

你们还能有这个房间吗 我还想就你们这些会员的所作所为告它一状 呢

如果这就是你们想要的

, 我可以满足你们

。 我本想哪天晚上在这里开个小

小的庆祝会

, 来点儿红酒

, 就象我们在学校里聚会时那样

。 哼

, 你们现在

倒有了个新主席啦

他朝门口走去

乔治 边走边说

, 哀伤地

, 但哀伤之 中又带有蔑视 我看我 最 好 还

是 … …辞职 他拉开门

查利

・ 约翰逊 急忙大声喊 赞成重新选举的说一声

“ 同意

全体少年

除了弗莱德

・ 金尼 同意

弗莱德

・ 金尼开始激烈抗议

, 但立刻被人声淹没了

乔治 大叫 赞成我代替弗莱德

・ 金尼当主席的说一声

“ 同意

全体少年 当然除了弗莱德

・ 金尼而外 同意王

乔治 多数同意

弗莱德 忍气吞声地走下平台 我辞职

弗莱德找到 了他的帽子

,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离开了

。 乔治登上平台

, 拿

起骑兵手枪

乔治 老红毛弗莱德下礼拜就会登上门来的

。 他会来苦苦哀求我们让

他 回来

。 好。已伙计们

, 我看你们想听听你们的主席讲话吧

。 我在东部那所

老学校快活过一阵子

, 后来同系里 闹了点小别扭

, 我就回家了

。 可是我家

里支持我

, 我要什么给什么

。 好吧

, 我看没有什么事情了

, 开玩吧

。 玩什

么都行

, 两毛五一局的扑克

, 不管多少钱一局都行

, 我千么要让大家千坐

在主席的牌桌旁边呢

他用骑兵手枪敲了一下桌子

, 大模大样地结束了讲话

。 会员们开始把

排成半圆形 的椅子按牌局需要重新排列

。 化出

, ・叙事人 当乔治

。 米纳弗进大学二年级后回家欢度圣诞节时

, 没有任

何迹象表明他已经得到应有的报应 … …

……为欢迎他而举行的舞会请帖 已经发出

, 这次盛典是当地人

“ 家喻户

”的最后一次永志难忘的盛大舞会 ……

坛二 在叙事人说出第一句话时

, 化入安倍逊大厦的全景

。 现在我们清

楚地看到大厦的上下三层都为正在进行 中的大典而烛照通明

。 可以听到 里

面传出音乐声

。 盛装的客人们正坐着马车陆续抵达

,

在雪地里尽可能靠近大门的地方看热 闹

。 化为

“ 不邀 自来

” 的人群站

大厦正 门的近景

, 门上挂着一支圣诞花环

。 尤金

・ 摩根背对摄影

机站在门 口

, 开门的是山姆管家

, 如今已经年事颇高

。 这一切都是在画面

渐渐化入的过程中显现的 … …

乔治的声音 在大门打开时听到的 当然记得您啦

伊莎贝尔的声音 乔治

, 你记得约翰

・ 米纳弗叔叔吗

这时尤金 已经跨过门槛

, 化到此结束

内景

・ 客斤和楼梯

・ 安倍逊大厦

・ 夜

从反方向拍摄全景

, 大门处在后景中

, 尤金正在进门

。 我们只在

一刹那之间看到他

, 因为他被穿行在摄影机和大 门之间的人群挡住 了

大厅和与之相通 的各个房间都摆满了鲜花

。 由齐特拉琴

、 竖琴

、 大提

琴和小提琴奏出的音乐 声清晰可闻

。 乐队被安排在一侧的一丛棕 搁 树间

客人们在音乐声中谈笑

安倍逊少校

、 伊 莎贝尔和 乔治 现在十九 岁 在迎接客人

。 约 翰

・ 米纳

弗叔叔在同少校握手

, 少校 向约翰叔叔穿着的黑色绒面呢

“ 节 日服

” 扫了一

乔治 当然记得

注 乔治的这句话是在我们 刚一看到这个镜头时说 出的

, 这样就不会

跟上面伊莎贝尔提出的问题发生脱节

几乎是紧接着乔治的话

, 约 翰叔叔的发颤

、 刺耳的声音便象开动了锯

床似的震响了起来

, 淹没了音乐声 他大叫大喊

, 因为他耳朵半聋

, 只能隐约听到 自己的声音

, 但又爱听

约翰叔叔 对少校 你别这么看我

, 少校 我 向来不穿

、 将来也决不

穿燕尾服的

。 转向乔治

, 伸出了手 乔治

, 你气色挺好啊 … …哈哈 , 你 四

个月的时候

, 瘦得那个可怜样

, 谁都以为养不活啦

乔治顿时涨红了脸

, 放开老人的手

, 转 向下一个客人 ―

某人的老处

女姨妈

乔治 恶狠 狠地 当然记得您

摄影机稍稍摇拍

, 跟住走入人群的约翰

, 他的锯床般 的声音不是专 向

哪个人发 出的

约翰叔叔 我一 闻到那么强烈的花的气味就想起了葬礼 少校的老婆

就是在这儿出的殡

。 他们把她停放在那扇大窗跟前

, 亮 堂得很

。 少校百年

之后

, 我看他们也会把他停放在那儿的 ……

尤金

・ 摩根进入画面

, 他走 向伊莎贝尔时

, 摄影机摇回

, 跟 拍

尤金

伊莎贝尔

, ・ …

伊莎贝尔 尤金

他俩互相看着

。 乔治 目不转睛地打是着尤金

。 最后尤金把眼光移到乔

治身上

尤金 这是你的孩子

乔治注意到尤金的不合时 尚的发式

、 陈旧的领带和上衣

伊莎贝尔 乔治

, 这是摩根先生 ……

乔治 伊莎贝尔还没有说完话

, 就擂 了进来 当然记得您

尤金

, 乔治

, 你这辈子还从未见过 我呢

。 不过从现在开始

, 你就要常

见我啦

。 我希望如此

伊 莎贝尔 我也希望如此

, 尤金

尤金 威尔伯在哪儿

。 、

伊莎贝尔 他淮是在游艺室里跟 什么人在一起

。 他 向来对舞会不感兴

, 记得吗

尤金 记得

。 回头来请你跳舞

王峨伊 莎贝尔 请一定来

尤金转向少校

, 伸出了手

摄影机甩开乔治

, 盯住尤金和 少校

, 他俩在谈话时可 以听到乔治在迎

接一家阁第光临的客人

尤金 对少校 尤金

・ 摩根

,

安倍逊少校

安倍逊少校 是啊

, 是啊

。 听

说你 回镇上来 了

。 你真是要在 这儿

定居啦

尤金 打算这样

, 少校

。 是

伊莎贝尔 哈哆

, 鲁丝 ……马 特

・ ・

乔治的声音 记得

, 记得

乔治的声音 当然记得您

, ,

尤金看到杰克

・ 安倍逊就在近旁

尤金 叫 杰克 对少校 对不起

, 安倍逊少校

尤金和杰克见面时

, 摄影机稍稍摇拍

, 他俩热烈握手

, 然后走人人群

摄影机摇回 到乔治和伊 莎贝尔身上

。 乔治在同露西

・ 摩根握手

乔治 当然记得您

他说话时音调突然变得不那么冷漠和 更为谦和

。 他显然动 了感情

伊莎贝尔 大笑 乔治

, 你也不会记得她

, 当然以后会记得她

。 摩 根

小姐是从外地来的

露西使人一见难忘二

伊莎贝尔 继续说下 去

一 你可以请她去跳舞

。 我看你在这 的差 使已

经圆满结束啦

乔治 乐于从命

他请她挽着手膺

, 慢慢地穿过人群

, 在杰克和无金身边走过

, 朝

向楼梯

。 他们登上楼梯

露西

他是谁

弄治 我母亲给我介绍时

, 我没听清他的 名字

。 你是指那个怪模怪 样

的家伙吗

里露西 嗜

, 我可不这么说话‘

乔治 跟他在一起的 是我的舅舅杰克

。 尊敬的杰克

・ 安倍逊

。 我看谁

都认识他啊

露西 他那副神气仿佛谁都该认识他似的

。 暗有所指地 他 倒 象是

你们的一家之长

乔治 对她的语意潜然不察 嗯

, 自然瞥

, 我看几乎谁都认识他

, 特

别是在我们这种地方

。 再说

, 杰克舅舅是国会议员 家里也愿意有个人在

那儿啊

乔治和露西继续上楼梯

。 音乐声响亮

、 欢快

, 客人们要拉大嗓 门

谈话才能互相听见

。 约翰叔叔在人群里挤来挤去

, 他的锯床般的声音盖过

了一切

约翰叔叔 每一寸都是结实的黑胡桃木

, 栏杆等等也全是

。 房子里的

细 木活就值六万块钱 就如流水 , 化钱如流水 过去是这样 现在还这样

就如流水 天知道 是哪儿来的钱 ,

他看见芬妮就在近处

约翰叔叔 哈呷

, 芬妮

芬妮 走过来 哈锣

, 约 翰叔叔

这时他俩同露西和乔治靠得很近

芬妮 对乔治 这是露西

・ 摩根吗

乔治 这是摩根小姐 ……这是米纳弗小姐

芬妮 亲爱的

, 你一定长得象你妈妈

。 我没有见过她

约翰叔叔 过来

, 芬妮

, 跳舞开场啦

。 好热 闹 咱们挤过去看看那些

娘儿们是怎么跳断鞋跟的 马戏开场啦 看热 闹去啊

乔治开始同露西跳舞

, 约翰叔叔则拉着芬妮擦过他们身边

, 象个野和

尚似地东冲西突

。 乔治和 露西刚进人舞池

, 音乐停了

乔治 下一个和再下一个都和我跳

, 今晚上每隔两 个曲子就和我跳

露西 你是在请我吗

乔治

“ 请

”是什么意思

滚露西 听来你仿佛只是吩咐我跟你跳那些次舞似的

乔治 呢

, 我想要和 你跳

露西 所有其他姑娘呢 你没有义务同她们跳

乔治

我才不管她们呢

。 热 烈地 瞧 我 想知道

, 你跟不跟我 跳那

几 ……

露西 天哪 跟

她大笑起来

。 其他求舞者围在她身边想得到剩下的机会

, 但是他们无 法

把乔治从她身旁挤开

, 乔治则 已相当明显地表示出他对他们感到讨厌 了

约翰叔叔带着芬妮姑姑穿过画面

约翰叔叔 不看啦 只是在那 儿滑来滑去

, 那 叫跳舞 不如哪夭去看

场 快步舞呢

威尔伯

・ 米纳弗过 来同他在一起

, 使芬妮得到了解脱

。 这时乔治带着露

西从小伙子堆里挤 了出来

威尔伯 对乔治 我陪约为叔叔回家吧

乔治 好的

, 爸 爸

威尔伯和约翰叔叔走开了

约翰叔叔 他们 中间有些人不太检点

。 我倒不在乎这个

, 哼

乔治拉着露西走 向大厅

乔治 那帮蒙伙怎么那么快就认识你了

露西 哟

, 我已经来了一个礼拜啦

乔治 看来你还挺忙呐 我真不明白我母亲把那帮家伙请来干什么

露西 你不喜欢他们吗了

乔治 我们早先有一个俱乐部

, 我是主席

, 他们 中间有些人是会员

, 不

过我对这类事情早就没有兴趣了

。 我真不明 白我母亲千吗要请他们

露西

乔治

露西

先生

和婉地 也许她不想得罪他们的父母

在这块熟地方

,

这真是太好了

我母亲才不代乎得罪什么 人呢

这真是太好了

。 安倍逊先生 ……我 是说米纳弗

・乔治 真是好什么

露西 神气到这种地步

乔治 这不是什么

“ 神气

” 。 我 认为真正有地位的人应 当能 够在 自己所

在的地方做到随心所欲

。 一

这时他们正坐在楼梯上

, 音乐已经开始演奏 了好儿分钟

。 他们的视线

转向跳舞的人群

舞池

。 芬妮和尤金在跳舞

, 兴致相 当高

。 尤金 瞥见露西

, 举手 招呼

楼梯

。 露西和乔治

。 露西微笑着稍稍举手答礼

, 但乔治无动于衷

地瞪着眼睛

乔治

, 怎么那么放肆

露西 什么了

乔治 那个怪模怪样的家伙 对我这么招手

露西 他是对我 招手

乔治 怒气未消 是这样吗 仿佛谁都是 冲你去的 哼 你已经跟 什

么人订婚 了吗

露西

乔治

露西

乔治

露西

乔治

露西

没有

你好象交游很广啊 又 你家住哪里

我们到处为家

。 我 出生以前

, 我 爸爸 是住在这个城里的

你们干吗到处逛荡 他是个推销员

, 他是个发明家

他发 明什么了

最近以来

, 他在研制一种新型的不用马拉的车子

乔治 不无怜悯之意地 嗯

, 我为他感到悲哀

。 不用马拉的车子 大

家不想躺在马路上油流满面地浪费生命

露西 爸爸如果 能得聆高见

, 一定无任感激、

乔治 涨红 了脸 我不知道我又千 了什么该挨骂的事情啦

露西 尽情地大笑 你知道我 根本不在乎你那不可一世的样子

。 我倒

觉得非常 有趣 ……不过爸爸是个伟大的人

・ ・乔治 按捺下性子 是吗 呢

, 希望如此吧

。 我希望如此

, 真的

露西 摇摇头

, 表示适度的惊讶 我这才开始明白了

乔治 明 白什么

露西 在这个城里

, 一个真正 的安倍逊是个什么样的人

。 爸爸在来到

此地之前对我讲过一些这方面的情况

, 不过我看他连 一半都没有讲够

乔治 以为这是一种夸奖 你父亲说他在离开 此地之前就同我们家认

露西‘ 我不认为他觉得这有什么值得吹嘘的

。 他是相 当无所谓地说起

这些事情的

乔治 姑娘们通常总是很放肆的

。 她们应 当到男人的大学里 去上一年

学 教教她们别那 么肆无忌 惮

音乐停了

, 众人鼓掌如仪

。 尤金

、 伊莎贝尔

、 杰克和芬妮朝他俩

走来 露西仍把脸贴在她手里 的一束花上

乔治 瞧你 你怎么 老是摆弄着这束花

, 是谁送你的

露西 他送的

乔治

“ 他

”是谁

露西 那个怪模怪样的家伙

乔治 放声大笑

, 他吗 我看他是个死 了老婆的老头子 是个老

鳃夫

露西 变得严肃起来 是的

, 他是个鳃夫

。 我早应当告诉你 , 他是我

的父亲

乔治 突然止住 了笑 呢

, 你是在捉弄我啊

。 如果我早知道他是你的

父亲 … …

尤金

、 伊莎贝 尔

、 杰克和 芬妮走到他们面前

尤金 对露西 我是来请你跳舞的

。 不过我不想坚持我的要求 了

伊莎贝尔 乔治

, 亲爱的

, 玩儿得好吗

乔治 很好

, 妈妈犷 对不起

, 我们要走了

。 示意露西挽住他的胳膊

摩根小姐

・ ・

・他们走并了

, 老一辈目送他们远去

伊莎贝尔 真可爱

, 是不

・ ・

他们看着她

, 不懂她的意思

伊莎贝尔 继续说下去 那些孩子们 ……真令人感慨

, 不过他们 当然

不知道有什么可感慨的

杰克 每当我看到这些光滑的

、 得意扬扬的

、 年青的 脸时

, 你们知道

我 想些什么吗 我总是想

“ 唉

, 你怎么 才能保住它呢

。 ”

伊莎贝尔 杰克

杰克 唉

, 是啊

, 哪一个母亲的孩子 都难免受到生活的摧残

伊莎贝尔 心情不安地 也许 ……也许有些母亲能替孩子分忧

杰克 加重语气 最多只是给她 自己脸上添点皱纹而已

, 而她儿子脸

上最后也免不了要有皱纹

。 我 想你也知道年青的脸 到头来都要有皱纹的吧

伊莎贝尔 若有所思地微笑着 也许不

。 也许情况会发生变化

, 谁也

不再会有皱纹

尤金 情况只在我认识的一个人身上发生 了变化

她用疑问的眼光看着他

, 他笑起来

, 表明她就是

“ 那个人

” 。

杰克 脸上怎么会有皱纹的呢 因为年龄还是烦恼 我们不能说是智

慧的结果 ……我们必须对伊莎贝尔毕恭毕敬

尤金 年龄刻几条

, 烦恼刻几条

, 工作刻几 条

, 但是最深的皱纹是缺

乏信念所致的

。 最安详的面容是信念最坚定者的面容

伊莎贝尔 温顺地 相信什么

尤金 相信一切

伊莎贝尔又用疑问的眼光看着他

, 他又笑起来

尤金 继续说 啊

, 是的

, 你就相信一切

伊莎贝尔 惊奇地 晴

, 我相信 ……我 相信我是如此 ,

男人们都大笑起来

杰克 伊莎贝尔 有时候你看上去象是才不过十四岁

在进行上述对话时

, 他们 已开始走向一个盛酒的大钵

, 现在他们

。 ‘已走到酒钵跟前

, 与少校和威尔伯会合在一起

。 杰克递给伊莎贝尔一杯酒

,

递给尤金一杯

尤金 拒绝接受 不

, 谢谢

安倍逊少校 大笑 你倒是信守诺言啊

, 尤金

。 伊 莎贝尔

, 我 记得尤

金最后喝的那顿酒

。 又大笑起来 我 相信如果尤金没有踩坏提琴

, 伊莎贝

尔就决不会嫁威尔伯

。 你说呢

, 威尔伯

威尔伯

可也是

。 如果你的说法成立

, 我倒很高兴尤金踩坏了提琴

安倍逊少校 喝干了酒 你说呢

, 伊莎贝 尔 天哪 她脸红啦

伊莎贝尔 大笑 谁脸红 啦

乔治和露西走过他们身边

芬妮 快 活地 重要的是威尔伯到底得到了她

, 并且不仅得到 了她

, 还

守住 了她

尤金和伊莎贝尔‘ 样感到尴尬

, 但他笑起来

尤金 膘着露西 另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 ……那是对我而言的

。 那

是唯一使我能 原谅那把挡 了我的路的低音提琴的事情

安倍逊少校 什么事情

尤金 柔声地 露西

乔治已把露西重又抓到了手

, 现在正和她一起在酒钵旁的这群人面前走

, 手里拿着盛冰淇淋和 蛋糕的盘子

威 尔伯 在他俩走过时支 小 姐

, 你耳朵发热 了吧

乔治和露西继续走着

, 没有停步

。 摄影机跟着他们摇拍

。 露西还未来

得及 回答威尔伯

, 乔治就说话了

乔治 你说你姓什么 ,

露西 摩根

乔治 多滑稽的姓

露西 别人的姓都滑稽

乔治 我 的意思不是指真正的滑稽

。 这只是我在大学的一个小伙伴爱

开的一种玩笑

・露西

“ 露西

”也是一个滑稽 的名字吧

乔治 不

。 露西这个名字很好嘛 微笑

露西 谢谢你允许我 叫露西

迎面走来两对男女

, 手里都拿着盛满 了食物的盘子

。 乔治和露西 同他

们擦肩而过时

, 其中的一个男人不得不跳到一边让路

。 他的盘子里洒 出了一

点食物

。 乔治和露西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

。 摄影机停在这两对男女身上

跳在一边的那个男子 你瞧 你瞧那小伙子 对着乔治的背影喊

, 但

声音不太大 对不起

, 阁下

尤金和 杰克在他说话时 已来到他们身后

。 他俩在他们身边或他们 中间穿

, 走 向冷餐桌

。 摄影机面对着他俩 向后拉拍

杰克 嘿嘿一笑 我不 明 白为什么伊莎贝尔看不透她儿子的毛病

尤金 他怎么啦

杰克 我看首先是安倍逊家族的味道太浓

。 其次是他的母亲 从他出生

的那天 起就简直是拜倒在他脚下

, 把他供 若神明

。 尤金

, 你是很知道伊莎

贝尔

・ 安倍逊 的为人的

。 她身上有那么一点安倍逊家的傲气

, 但凡是认识

她的人都无法否认她真是世界上最出色的女人 了

尤金 是的

, 谁也不否认 这一点

他们 已来到现在已处在最前景 中的冷餐桌跟前

, 在展开以下动作 和

对话的过程中

, 他们一直忙着往盘子里装食物

杰 克 嗯

, 她认 为他是一个不同孔 响的人

。 她确实是把他供若神明

你可以从她跟他说话时的声音里听 出来

。 你可以从她 看他时的 眼神里看出

。 啊呀 她在看他时

, 她见到的是什么呢了

尤金 微笑 她见到某些我们见不到的东西

杰克 什么东西

尤金 一个天使

他俩身后有人挤过来取食物

。 那些人伸长 了脖子越过他俩的肩膀看着桌

子上的某 样东西

男客 在这儿呐

卫 尽女客

招呼某个在画外的人 罗 杰

, 上这儿来

, 瞧瞧这些橄榄

罗杰 四十五岁 进人画面

, 泛泛地朝桌子扫了一眼

女客 继续说下去

, 得意扬扬地指着勺聂影机 要你吃的就是这个

罗杰兴致勃勃地 从摄影机底下 捡起‘个橄榄

, 把它夹在拇指 和 中

指之间

, 细细地玩味它

。 人们拥进画面

, 围在他身边研究橄榄

男客 是个绿色的东西

, 象个硬李子

。 我有个朋友告诉我

, 这东西吃

起来味道 很象坏 了的山核桃果

。 说完走开了

另一个客人 我听说你要吃上九个

, 你就会喜欢吃 了

。 也走开 了

罗杰 嗯

, 我不想为了喜欢它而吃上九个坏了的山核桃果

。 继续不

停地走动着

另一个客人 看来是女人吃的玩意儿

。 走开 了

另一个男客 用肘轻推罗 杰共 如今安倍逊把这玩意儿带到 了本城里

,

, 我看谁都得硬着头皮吃上几个

罗杰把橄榄放回到桌上

, 同那个用肘轻推他的男人一起走开了

杰克 看向画外 你瞧他 ,’ …我的外甥

。 你看到一个夭使了吗

尤金 没有

。 我看到的是一个长相极其漂亮的傻小子

, 骄傲得象魔鬼

,

待人接物别有一番潇洒风度

杰克 什么 ……

尤金 母亲们的话错不 了

。 母亲总是在孩子身上看到夭使

, 因为天使

确实是在那儿

杰克 你的意思是说乔治的母亲一贯正 确

尤金 轻快地 恐 怕是曾经一贯正确

杰克大笑

, 冲淡 了双方都稍感尴尬的气氛

杰克 哼

, 等你对小乔治更有所了解后再说吧

尤金 杰克

, 如果你是一个画家

, 你就会画母亲们长着天使的眼睛

,

怀里抱着小魔鬼

。 至于我

, 我坚持画长老们和小天使

杰克 如果有人劝你相信乔治

‘ 米纳弗是个小夭使

, 那 他们肯定长的

是夭使的眼睛尤金 是的

, 并且越来越象天使

。 音乐声停了 再见

, 我要跟她跳 这

场舞

杰克 跟谁

尤金 当然是跟伊莎贝尔

音乐声起

杰克 已经过去十八年啦

, 对不对 告诉我

, 今晚上你跟可怜的老芬

妮跳过舞了吗

尤金 两回

杰克 夭哪 呻吟

, 半真半假地 老 日子又回来啦

尤金 快活地笑起来 老 日子 完全不对 从未有过什么老 日子

。 过 去

的 日子不是老了

, 而是死 了 除了新 日子

, 没有任何别的 日子

尤金离开杰克时

, 摄影机跟着尤金摇年白

。 他经过乔治和露西身边

, 在

后景中继续走着

, 这时摄影机停在乔治和露西身上

, 他俩朝前走时

, 摄影

机正对着他们拉拍

露西 你在学校里念什么

乔治 大学 全是些没用的无聊东西

露西 你为什么不念点有用的东西呢

乔治 什么 叫

“ 有用

露西 日后在经商或就业时用得上的东西

乔治 不耐烦地 我不打算经什么商或就什么业

露西 不

乔治 加重语气 当然不

露西 为什么不

乔治 指指眼前所见的那些人 你就看看他们吧

。 这都算是有了好职

业 的吧 律师

, 银行家

, 政治家 我倒很想知道 他们从生活中得到什么 了

呢 他们又真正 了解 了什么呢 他们又搞出什么名堂来 了呢

露西 郑重其事地低声问 你想要 当什么呢

乔治 迅速地 驾驶快艇的人露西看了他一会儿

, 然后把 目光移 向舞厅

化 紧接前景

舞池里不是人头济济而是只剩下三

、 四人

。 音乐极富感伤的情调

尤金和芬妮在跳舞

。 化出

内景

・ 客厅

・ 安倍逊大厦

・ 夜

乐队的队员们穿着外套

, 身边地板上放着乐器匣和帽子

, 站在大

厅 中央演奏

。 尤金和 伊莎贝尔在跳舞

。 杰克和 芬妮在一旁看着 , 乔治和露

西在近楼梯处的另一旁看着

。 摩根父女显然是最后离开的客人

, 尤金请乐

师们演奏最后一支华尔兹

露西 你母亲多美啊

乔治 温顺地 我看也是

露西 她是最有风度的女人 她跳舞时象个十六岁的姑娘

乔治 十六 岁的姑娘大半是跳得很不高明的

。 反正我是除非不得已才

跳舞的 ……现在是滑雪的好时候 , 我两点十分坐雪橇去接你

露西 明天 我可能去不 了

音乐声停 了

。 尤金和 伊莎贝尔 向乐师们点头致谢

, 他们拎起盒子

, 放

好乐器

, 起身走 了

。 在这个过程 中

, 尤金拿起 了大衣和帽子以及露西的外衣

尤金 露西

露西 来了

, 爸爸

乔治 你不去

, 我就坐在雪橇上守在你家门 口

, 如果你想跟别的什么

人 出去

, 除非他用鞭子抽我

, 否则休想接近你

露西朝尤金走去

, 与此同时

, 杰克和 乔治在靠近楼梯的地方站在一起

,

他们有一会儿看着大家在门厅里准备上路

, 尤金在帮助露西穿上外衣

。 乔

治转 向杰克

乔治 呢 ……杰克舅舅 ……

杰克 嗯

乔治 这个摩根是个什么人哪

杰克 他是一个有个漂亮女儿的人

, 乔治

乔治 不耐烦地 他似乎在这里过得非常 自在

, 瞧他跟 妈妈和芬妮姑

・ ・姑跳舞时的样子 ……

这时

, 他俩开始慢慢地走向门 口

。 他们走近门口时

, 他们说话的声音

愈来愈低

杰克 笑 我担心你的芬妮姑姑勾起往事会情不 自禁呢

, 乔治

乔治 您是说她一直对他颇有意思的

杰克 当年她并不怪僻

, 而他嘛 ―

他是很受欢迎 的

。 你对跟你跳舞

的每个姑娘的家长

, 都有这么浓厚的兴趣吗

乔治 啃

, 去你的 我只不过想知道 ……

他们离那堆人太近

, 不便再说话 了

。 大家互道晚安

。 尤金 出了门

, 杰

克跟在后面

尤金 别 出来

, 杰克

杰克 我去看看你的不用马拉的车子

, 尤金

尤金 一路大笑 好

, 好

杰克 明天我们如果去坐它的话

, 我想看看它是否可靠

在这个时候

, 伊莎贝尔和芬妮 已经走开

, 回客厅去了

。 乔治为露西开

着门

乔治 我们去乘雪橇

, 你两点十分作好准备

露西 不

, 我不去

乔治 去

, 你去

。 两点十分

露西 好

, 我去

她出

。 乔治关上门

乔治从门 口朝里走时

, 他看见伊莎贝尔站在房间中央

, 神色有点

忧伤

。 乔治走上前去

乔治 、嗯

, 老夫人

, 怎么 回事啊 出了什么问题啦

伊莎贝尔 你很快又要走了

乔治 唉

, 我不是离回家的 日子愈来愈近吗 只差四个月就要毕业了

您的全部烦恼就是这件事吗

伊莎贝尔 微笑着

, 但是摇了摇头 我永远舍不得你走 ……我最受不

・ ・了这个

他们走向楼梯

, 开始拾级而上

, 摄影机跟拍

伊莎贝尔 继续说 我也有点替你父亲担心

乔治 为什么

伊莎贝尔 我看他脸色不好

乔治 笑 他这辈子一直是这个样

, 我看不出有什么两样

伊杯贝尔 他一直在担心去年的那笔投资

。 我看这事已对他的健康发

生影响

乔治 追问 什么投资 他加人了摩根的汽车生意了吗

伊莎贝尔 微笑 没有

。 “ 汽车生意

”是摩根独资的

。 不

, ‘ ・ ・ …你父亲

的轧钢厂 ……

伊莎贝尔和 乔治拾级而上

, 进入二层楼

。 他们看见威尔伯穿着浴

衣和睡袍从他的卧室里走出来

。 伊莎贝尔把手放在乔治的胳臂上

, 示意他

不要再说下去

伊莎贝尔 对威尔伯 哈锣

, 亲爱的

。 你睡不着吗

乔治 突如其来地 爸 爸

, 这个叫摩根的家伙和 他那架老缝纫 机 ①是

怎么回事啊 他是不是要外公往里投资呀 这是否就是他的来意

乔治说话时

, 芬妮已上了楼

, 正朝她的卧室走去

。 她停 了步

芬妮 尖厉地 你这傻孩子 你在说些什么啊 尤金 摩根现在完全

有能力为 自己的发明提供资金

乔治 我敢打赌他 向杰克舅舅借钱了

伊莎贝尔 大惑不解地 你千吗说这种话

, 乔治

乔治 顽 固地 我就觉得他是那号人

。 是不是

, 爸爸

威尔伯 二十年前他是个相 当任性的青年

・ ・

一 心不在焉地 膘 了 伊 莎

贝尔一眼 他有一点跟你很相象

, 乔治 他乱化钱

, 不 同的是他没有一个 旧

妈妈去替他 向外公要钱

。 不过我相信他这些年来千得相当不错

, 我不认为

他需要别人的钱来支持他的不用马拉钓车子

、八以、尹、门曰 、尸以、户 , 、八产、产、八‘ 、产 、产知内甲、沪、八甲, 甲、八

① 这是对摩根的试验中的汽车的讽刺用语

译者乔治 好吧

, 那么他为什么要把那个破烂东西拿到这儿来呢 有大象

的人不会牵着大象去作客的

。 他把它带来千什么

威尔伯 我肯定是不知道

。 你问他去吧

威 尔伯进卧室去了

伊莎贝尔 对乔治 我去道个晚安

她跟着威尔伯走了

。 芬妮朝她的卧室走去

, 但被叫住了

乔治 对芬妮 芬妮姑姑

芬妮 你到底怎么回事啊

乔治 我看您大概不知道爸爸为什么明天不想去坐那个不用 马拉 的 车

子兜风吧 ……

芬妮 你这话什么意思

乔治 您是他唯一的妹妹

, 而您却不知道

芬妮 我没有听说他不想出门

。 你是怎么啦

乔治 他不想去是因为他不喜欢这个叫摩根的人

芬妮 不耐烦地 天哪 你爸 爸脑子里压根儿就没有过尤金

・ 摩根的

影子 他千吗要不喜欢他呢

乔治 犹豫地 您和 … …所有的人 ……千吗都对他那么感兴趣呢

芬妮 嗤之以鼻 感兴趣 见 了老朋友

, 能不高兴吗 就你这种傻孩

, 大惊小怪的 我还建议你母亲宴请他们一次呢

乔治 请谁

芬妮 请谁

, 乔治 请摩根先生和他的女儿呀

乔治 迅速地 晴 别这么干 妈妈决不能干这种事

。 这不体面

芬妮 尖刻地

、嘲弄地 不体面 好吧

, 乔治

刁 米纳弗

, 我建议你快快

回你的房间里去 你有时候说的那些话表明你的情趣相当低下

乔治 被她的这股火气吓了一跳

, 好奇地 怎么啦

, 您千吗那么生气

芬妮 尖刻地

, 压低了声音 我知道你的心思

。 你是想暗示说

, 因为

尤金

・ 摩根是个鳃夫

, 所以我要让你母亲出面替我邀请他来

乔治 倒 抽了一 口冷气

, 不知所措地 我是想暗示说

, 您在勾引他

,

一 。要我母亲帮您忙

芬妮 晴

・ , ・ …

乔治 您是这个意思吗

芬妮 火 冒三丈地瞪他一眼 你少管闲事

她快步走开

, 扔下他一人站在那里呆呆地 目送着她

乔治 哼

, 我该死 我 … …我真该死

内景

・ 摩根家的马厩

・ 夜

“ 尤金开着他的汽车进入马厩时

, 几匹马嘶叫起来

。 在进行以下对

话时

, 尤金忙着对汽车采取防冻措施 把盖马的毡子盖在车头上

, 放尽 了

水箱里的水

, 等等

。 露西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 一言不发

。 过 了一会儿 ……

露西 爸 ……

尤金 嗯 ……

露西 您 觉得乔治狂妄 自大

、 盛气凌人之至吧

尤金 抚 慰地 唉

, 他还是个孩子呢

他是伊莎贝尔

・ 安倍逊 的儿子啊

露西 爸爸

, 我看您过去喜欢过她

他身上有许多优点 … …必然如

尤金

露西

尤金

露西

尤金

露西

实人很好

平静地 现在还喜欢

她很可爱

一可爱 爸爸 停顿 … …我有时候觉得奇怪 ……

奇怪什么了

奇怪她怎么会嫁给米纳弗先生的

, 威尔伯很好嘛

您知道

, 我 希望乔治别那 么妄 自尊大

,

也许我不该说他脾气真那 么暴躁

脾气暴躁

。 他 … …他其

尤金 当然不

, 只是当他有所不满的时候 … …你知道

, 露西

, 乔治的

全部优缺点都来 自三个原 因

露西 哪三个

尤金 他是伊莎贝尔的独生子

。 他是安倍逊家族的一员

。 他是个男孩

。气 铸

露西 那 么

, 彭斯先生 ①

, 这三点哪些是优点

, 哪些是缺点呢

尤金 全都是

内景

・ 乔治的卧室

・ 安倍逊大厦

・ 夜

乔治坐在椅子上郁郁不乐地茫然直视

。 有人轻轻地 敲了一下门

,

门开 了

, 伊莎贝尔走进了房间

。 乔治弯下腰去开始解他的鞋带

。 沉默

。 伊

莎 贝尔困惑不解地用怜惜的眼光察看着他的脸

伊莎贝尔 亲爱的

, 我希望你告诉我 ……

乔治 什么

, 老夫人

伊莎贝尔 你为什么不喜欢尤金

乔治 尤金 摩根 就他的情况来说

, 我已经够喜欢他的了

伊莎贝尔 急促地 不

, 亲爱的

, 我觉得 你今天晚上不怎么接近他

至于你对他的女儿嘛 ……

乔治突然停止解鞋带

, 坐直了身子

乔治 我对他的女儿怎么啦

伊莎贝 尔微笑着

。 ’

乔治 继续说 哼

, 那又怎么样呢 您交了一大堆朋友

, 他们也许根

本没有把您的儿子放在眼里 ……

伊莎贝尔 立刻表示抗议 不

, 没有的事 如果我知道有谁是这样的

,

我就会 ……

乔治

眼里 二 , 二 ,

我没有说我不把摩根先生放在眼里 …… 我也没有说 我把他放在

伊莎贝尔仍然忧心忡忡地察看着他的脸

, 似乎没有 听见他说 的最后那

句话

。 乔洽站起身来

, 走到她身边

, 拍拍她的肩膀要她放心

乔治 继续说 唉

, 老夫人

, 我不会让他看出这一点的 您放心

, 快

回 去睡觉吧

, 我要换衣服了

子、气沪丫、尹峨沪、八沪目、八 、产旧、六六产训 子、、民沪、润曰、

① 彭斯先生是指乐团演唱时站在演唱者两端作滑稽问答的人

, 这里被用作一种

诸称

译嗜

・ ・伊莎贝尔 热切地 可是

, 乔治

, 你说你并不喜欢他

。 一

你为什么不喜

欢他呢 你到底为什么不 ’ …

乔治 唉

, 唉 您放心

, 去睡吧

伊莎贝尔 可是

, 乔治 …

乔治‘ 我现在真的要睡 觉 了

。 晚安

, 老失人

伊莎贝尔 晚安

, 亲爱的

。 可是 ……

乔治 晚 安

, 老 夫人

。 我会对他客客气气的

, 别担心 … …如果我们有

机会在一起的话

。 好吧

, 二晚安 ,

伊莎贝尔 可是乔治

, 亲爱的

乔治 我上床了

, 老失人

。 好吧

, 晚安

伊莎贝尔亲亲他

, 走了

伊莎贝尔出了乔治的房间下 拉上 了门

, 若有所思地站 了一会儿

淡出

外景

・ 白曾搜盖的大路

・ 白天

济治 的轻便雪橇飞驶而过时滑槽的特写

当小雪橇翻倒 时雪橇和 马的全景

。 露西和 乔治被拖出好几码 之后

一起滚倒在一堆雪上

不远处尤金 的汽车的全景

。 坐在车上的是伊莎贝尔

、 芬妮和 杰克

,

全都大惊失色地看着翻倒在地的雪橇

。 一直在修车的尤金从车子 底下 钻 了

出来

。 他奔 向雪橇

,

其他的人也飞快地下了车

翻倒的雪橇

。 那 匹劲头十足的马挣脱了挽具

, 一溜 烟地跑掉 了

乔治和露西面面相觑

, 一言不发

, 全都涨红 了脸

, 气喘吁吁的

。 乔治突然

一把抓住了露西

, 吻她

。 她挣扎抵抗

, 但乔治抓住她不放

。 尤金飞步赶来

,

露西发现他看见 了她 扩 异常尴尬地把乔治推到 了一边

。 尤金 笑着回头看看

伊 莎贝尔

, 她正在朝他们跑来

, 把芬妮 和杰克甩在后边

尤金 他们没有事

, 伊 莎贝尔 这个雪堆好比一张 羽毛床 … …他们 毫

毛都没有伤一根

伊 莎贝尔进人画面

・伊莎贝尔 气喘吁吁地 乔治 乔治

乔治 别大惊小怪

, 妈妈 什么事也没有

。 那 匹马太指纳长一

伊莎贝尔 泪水盈眶 瞧 你摔倒在底下 … …给拖着走

一晴 , 开 始

抖抖簌簌地替他拍去身上的雪

乔治 别管我

。 别弄胜了您的手套

。 您搞得满身都是雪啦

・ …

‘一

伊 莎贝尔 不

, 不 你会着凉的 你可不能着凉啊 继续拍去他身上

的雪

杰克捡回了露西的帽子

。 芬妮姑姑充当了贴身女仆的角色

, 帮助乔治

和露西整治仪容

, 他们开始大笑起来

, 唯有乔治例外

,

乔治 混帐的马里

杰克 晴

, 潘德尼斯将会赶在我们前面很久就到家了

。 我们的希望只

能全部寄托在尤金

・ 摩根的那 口破锅上啦

他们正在走 向汽车

尤金 它能 走

杰克 哼 ,

尤金 全体上车

尤金伸手搀扶伊莎贝尔

。 芬妮上 了后座

, 乔治帮助露西爬上汽车

, 坐

在芬妮身边

, 他也随着上了车

。 伊莎 贝尔发现他的黑漆皮鞋上沽有雪

, 便

冲上前去

, 掏出一块花边手绢

, 把他 已经登上铁踏板的一只脚上的雪擦拭掉

伊莎贝尔 你可不能着凉啊

乔治 恼火地抽回脚 别擦二

伊莎贝尔

。 那就把雪跺掉

。 你可不能穿着湿鞋坐车啊

乔治 鞋不湿 天哪

, 快上车吧 您自己还站在雪地里呢

。 上车

伊莎贝尔把脸转 向正在心事重重地注视着她的尤金

。 他帮助她上了车

,

然后 自己也跟着上 了车

尤金 在帮助她上车时

, 低声地 你还是我原来印象里的伊 莎 贝尔

你是一个极其可笑的

、 不可思议的女人

他在她身边坐下

。 杰克已从另一边爬上 了车

。伊莎贝尔 并无不快之意 我是这样吗

, 尤金

“ 极其

” ①和

“ 可笑

”正

好互相抵销

, 对不对 , 加一减一等于零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 我 并 无 特点

尤金 不

, 我的意思并不完全如此

他 直在扳一根排挡杆

, 这会儿从汽车底部发出了吓人的响声

尤金 行啦

汽车突然 向前冲去

, 喧闹地上了路

杰克 瞧 , 我们走啦 这无非是个意外事件

尤金 它呼吸

, 它兴奋 它的身子骨里仿佛有‘ 股生命力

大家坐在汽车里

。 尤金开始唱 《 蒙特卡罗 的银行抢劫犯 》, 杰克快

活地 同他一起唱

芬妮 对露西 你父亲要想证明他的不用马拉的车子是跑得起来 的

,

哪怕在雪地里也行

。 还真是能行

露西 当然呷

芬妮 真有趣 他说他要把轮子都换成橡胶的

, 打上气

。 我怕会爆炸

,

可是尤金似乎很有信心

。 我听他说话的神气活象回到了 当年 … … 若有所

、思起来

露西 转 向乔治 你在翻车时想钻到我的身子底下

, 免得我跌伤

。 我

知道你是这么干的 ……谢谢你的好意

乔治 那趟翻车算不上什么 …… 平静地 那个吻怎么样

伊莎 贝尔 我们走出这么远 之后

, 你就可以看见 笼罩在城市上空的 烟

雾可真不小哪

杰克 那是因为它在发展

尤金 是啊

, 它愈变愈大时

, 似乎有点害羞了

, 所以就 制 造 了 一 团

烟雾

, 以便藏身在里 面

。 你知道

, 伊莎贝尔

, 我认为它不如过 去 有意思

① 英文 也有

“ 美妙

”、

, “ 非凡

” 之意

。 伊莎贝尔在这里是利用其歧义

―译者

一 ・伊莎贝尔 我知道你的意思

, 尤金

。 那是因为我们那时年 纪轻

尤金 也许毛 它过去总是阳光灿烂

, 空气也跟 别处不一样

。 在我的记

亿 中

, 过去似乎空中总是金灿灿的

杰克回 头看看露西和乔治

杰克‘ 怎么样

, 年轻人 发现有什么金灿灿的粉末吗

露西 大笑 我怀疑是回首当年多情趣

, 未必当时真如此

杰克 完全正确

露西 我觉得不知为什么我总对现在领略不够

, 因为我似乎从来不考

虑眼下发生的事情

。 我总是想着未来

, 考虑我年纪更大一些时将会发生什

么事情

乔治 柔声地 你是个古怪的姑娘

, 但是你思考和谈论起这种事情时

,

你的声音悦 耳动听

尤金又唱起歌来

, 杰克

, 后来是伊莎贝尔

, 也都跟着唱起来

。 他们正

驾车驶过安倍逊家的一处地产

乔治 瞧那个美人鱼 全弄脏了

他指 向一座铁铸的美人鱼雕像

, 一道黑色的条纹从它的额头延伸到 鼻

, 它的衣饰上也有几条黑纹

露西 这肯定是煤烟

。 周 围有那么 多的房子

乔治 恐怕其中有很多是我外公的产业

, 供出租的二他把大部分土地

都卖掉了

, 可是他应当

,把事情料理得更好些

。 这里房子建得太密集

。 他让

这些人为所欲为

, 爱怎么干就怎么干

露西用 皮手筒掩住脸

, 笑起来

乔治 继续说 你这又笑 什么

露西 不许笑

乔治 你善于给人一种默默地高人一等的感觉

。 我可不吃这一套

露西 你不

乔治 加重语气地 不

。 别跟我来这一套 我认为这个世界是这样的

有少数人 由于出身和 地位等等使他们高出于常人

, 但是他们 互 相 之 间 应

・当完全平等相待

。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激动 我不会用 这种 口 气 跟 人 讲话

露西又笑起来

乔治 继续说 今天我来找你之前就感到我们会吵架

露西 不

, 我们不会

。 一方不吵

, 吵不起来

她开始和别人一起唱歌

从背后拍摄汽车的全景

, 它离开摄影机愈来愈远

, 快乐的歌声渐

渐 消失

。 汽车爬上一个小丘

, 它往下滑去时便看不见了

。 淡出

淡人 外景

・ 安倍逊大厦

白天

全景 若千辆丧车和至少一辆汽车停在前景 中

。 化

大门的近景

, 门上挂着黑纱

。 尤金在前景中

。 越过他的肩膀

, 我

们看 到大门开 了

。 他跨过门槛

内景

・ 大厅

・ 安倍逊大厦

・ 白夭

远 景 尤金在远处进人大门

。 有一个穿着丧服的人在靠近摄影机

的地方穿过 场面

, 暂时挡住 了尤金

。 当我们再次看到尤金时

, 他正在后 景

中穿过大厅

摄影机跟着他摇拍

。 另一个人在靠近摄影机的地方进入场面 , 他走 过

去时俯首低眉

, 神情悲伤

, 摄影机在摇拍时

, 我们看到了处在画格底部的

一 口棺材的边沿

。 前景再次廓清时

, 我们看到尤金 已经停 了步

, 在跟少校

和 杰克谈话

, 但是他们离得很远

, 听不见他们在谈些什么

福斯特太太

、 约翰逊太太

、 约翰

・ 米纳弗叔叔

、 露西和 其他人等在棺材

旁边走过

, 这时尤金正朝前走来 ―

只是在前景 中没有人时才见到他一眼

尤金在棺材旁边走过

, 摄影机跟着他摇拍

, 他在芬妮 身旁走过

, 朝 向

靠窗而立的伊莎贝尔和乔治

。 芬妮坐在一张椅子上

, 因哭泣 过度而颜面肿

, 漠无表情

。 当尤金走过她身边时

, 她抬起眼睛望望他

, 慢慢地转过脑

, 目送他过去

从反方向拍摄 芬妮的近景

。 她背对摄影机

, 但她回头看尤金时

则面对着摄影机

。 她在看到尤金之前已经收住 的眼 泪现在又簌簌地流 下 面颊

。 化出

外景

・ 墓地

・ 白夭

‘ 这是一个只有石头 的场面 看不到任何树木

。 背景中是一根 白色

大理石柱

, 上面刻着

“ 安倍逊

”这个姓氏

, 它比周围的石柱都高出一头

。 前

景中是一块花岗石

, 它那光滑的一面上刻着

“ 米纳弗

”这个姓氏

。 介于前 后

景之间的是若干墓碑

, 上面的镌刻表明那是安倍逊和米纳弗家的墓 地

。 靠

近摄影机的是威尔伯的墓

, 上面的新石碑刻有他的名字和生卒年月

, 墓上

堆满了鲜花

。 化

外景

・ 墓地

・ 白天

。 同上的场面

。 几个月后一个宿雨方霎的 日子

。 墓碑上雨迹来干

,

墓旁水坑累累

, 映现出蓝天

。 雨水冲刷掉了威尔伯墓上的泥垢

, 墓上只有

一小束鲜花

。 淡出

淡人

, 插人镜头

占满整个画格的是一张毕业文凭

。 这是一张很漂亮的文件

, 但内容是

老一套的

“ 兹证明乔治

・ 安倍逊

・ 米纳弗已在 某大学 修毕各项课程

,

成绩及格

, 准予 ……

” 化

内景

・ 厨房

・ 安倍逊大厦

・ 雨夜

乔治身穿丧服

, 坐在桌边大 口地吃着东西

。 他的湿谁媲的大衣

、 帽

子和雨伞放在靠近炉子 的地方烘干

。 近处还有几件行李

。芬妮 也身穿丧服

端来了更多的食物

芬妮 伊莎贝尔哪儿去了

乔治 嘴里塞满 了东西 她累了 ……

芬妮 心不在焉地 她 苍白憔悴 的时候可显不出好看来

乔治 您说 什么

, 芬妮姑姑

芬妮 没有什么

。 我看你母亲在毕业典礼上挺 出风头的吧

, 对不对

她一定无处不在吧

乔治 那怎么行

, 她在服丧呢

。 她只能坐在那里看着

。 露西也不得不

如此

。芬妮 露西是怎么回家的

乔治 什么 她跟我们一起坐火车 回来的啊‘

芬妮 我是说 出了车站以后

。 是你先开车把她送 回家的吗

乔治 不

。 她当然是跟她父亲的车子 回去的

芬妮 啊

, 是这样

。 那 么

, 尤金去火车站接你们 了

乔治 接我们了 那怎么 可能呢

芬妮 阴郁地 我 听不明白

。 你母亲不在的 日子里

, 我也没有见过 他

乔治 那 自然锣

。 他也去了东部嘛

芬妮 你见到他 了了

乔治 那 自然呷

。 他是跟我们一起回来的

芬妮 是吗 他一直跟你们在一起

乔治 不

, 只是在我们 回家前三天 一起上的火车

。 杰克舅舅叫他来

芬妮眼皮聋拉着

, 不说话 了

。 乔治站起身来

乔治 继续说 芬妮姑姑

, 您是个好管家

。 您很善于把一切都搞得井

井有条

, 精致高雅

。 我看您不会老是独身下去的

, 如果城里有哪个单身汉

或鳃夫能发现 ……

芬妮 没有听他说话 这事有点儿古怪

乔治 喝完最后一 口咖啡 什么古怪

芬妮 你母亲没有提起摩根先生 曾同你们在一起啊

乔治 毫不在意地 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狈

杰克从芬妮身后的门进入

。 乔治对他使了个眼色

, 让他停步

乔治 继续说 我告诉您 个秘密

芬妮 吃惊地抬起眼睛 什么

乔治 嗯

, 我 发现摩根先生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显得心神不定 他的衣

着打扮肯定比以前象样多了

杰克 不是象样多了

, 而是精心打扮 芬妮

, 当一个最吃香的单身汉

开始用他的衣着打扮来吸引你的注意时

, 你就应当多少给点面子才行啊

・ ・乔治 杰克舅舅告诉我说

, 那个汽车工厂一直千得相当不错 …

杰克 相 当不错

乔治 说实在的

, 芬妮姑姑 ……

杰克 咳

, 你听我说 尤金的 ”・ …

乔治 自顾 自地说下去 ……如果他要求见您

, 、 表表他的诚意的话

,

我看是完全理所当然的 ……

杰克嘿然一笑

乔治 继续说 ……如果他要求我同意向您献献殷勤

, 我该怎么对他

说呢

芬妮失声痛哭起来

, 淹没了乔治最后那句话

乔治 晴

, 芬妮姑姑

杰克 芬妮

, 我们只是说着玩

・ …”

芬妮 有气无力地 别说 了

杰克 芬妮 ……

乔治 我们是信 口开河 ……

芬妮 别说了

乔治 懊丧地 我不知道您会那么认真

芬妮冲出屋去

。 冷场片刻

。 杰克叹 了口气

, 点起一支雪茄

乔治 你根本不能跟她开任何玩笑

。 自从我们发现爸爸的生意一败 涂

, 死后什么也没有留下之后

, 她就变成这样了

杰克没有搭腔

乔治 继续说 我觉得我们把爸爸的保险金转到她名下之后 … …白白奉

, 不附任何条件

, 她的情绪好了一些

。 可见

, 现在 ……

乔治走到窗口向外张望

杰克 我看我们也许玩笑开 的不是地方

。 芬妮这辈子过得挺惨

。 你 知

, 乔治

, 一辈子净当姑姑可不是什么光采的事啊

。 说真的

, 我看芬妮最

在心的就是她对尤金的感情了

乔治 真糟糕

一 ・他冲出屋去

杰克 乔治

, 怎么啦

但是乔治已经不知去向

。 杰克拿起雨伞去追他

外景

・ 安倍逊大厦

・ 草地和基坑 雨夜

平展展 的草地被互相只有咫尺间隔 的五幢新房的基坑弄得疮 痪 满

。 房基已经砌好 , 到处都是泥水坑

、 饱透 了水的砖堆

、 木 垛

、 沙丘和灰

。 乔治从房子里冲出来

, 停了步

, 不顾风吹雨打

。 杰克稍后来到他身边

,

打起雨伞遮着他俩

乔治 这是什么 象是基坑 象是一大批房子 的房基 激动地指着这

片泥 水淋漓的堆料场 外公这是想千什么啊

杰克 庄重地 我个人看法是他想盖房出租以增加收益

乔治 哼

, 他除了这个就没有别的办法增加收益了吗

杰克 看来只有此道

。 我 曾经劝他盖一幢公寓楼而不要盖这么些房子

乔治 一幢公寓楼 这儿

杰克 是的

, 这是我的想法

乔治 一幢公寓楼 唉

, 天哪

杰克 别着急 你外公不会听我的

, 可是有朝一 日他会后悔的

乔治 他干吗非要这么干而不肯卖掉点什么呢

杰克 冷冷地 我相信他已经在不时地卖东西啦

乔治 唉

, 真是天晓得

, 他干吗要这么干

杰克 温和地 要钱

。 这是我得出的结论

乔治 我看你是在开玩笑 ……或是想开玩笑 ,

杰克 亲切地

这是最好的解释

。 淡出

淡人 外景

・ 尤金的第一家工厂

。 白天

大门上方有“ 块招牌

“ 摩根车 ―

不用 马拉

”。 门前停放 着尤金

的汽车和 乔治的轻便马车

。 车上却闻无一人

内景

・ 工厂

・ 白天

乔治

、 伊莎贝尔和芬妮在露西和尤金陪 同下参观工厂

。 机器的响

一声很大

, 我们只 能凭众人的表情和 手势来猜度露西大概是在 解答伊莎贝尔

就那些机器提出的各种问题

。 尤金听到露西解答有关的地方便笑起来

。 伊

莎贝尔不论看到什么都高兴地大声赞叹

。 乔治显得很厌倦

, 芬妮则神情惨

。 他们慢慢地从后景中走 向摄 影机

, 不时地停下来听 露西讲解某个新鲜

玩意

现在摄影机拉拍

, 把他们 带到一辆全新的汽车跟前

, 一两个机械师正

在对它作最后的检验

露西 在我们看到汽车之前

, 自豪地 我们现在每天 出产一又 四分之

一辆汽车

他们来到汽车跟前

, 从各个角度观察它

。 伊 莎贝 尔喜形于色

。 乔治的

烦躁也无形冰释

, 他看到伊莎贝尔如此兴致勃勃

, 笑了起来

乔治 对伊 莎贝尔 所有这些噪音和 气味似乎都对您大有益 处

。 您以

后每逢心绪不佳就该上这儿来走走

芬妮 惨淡一笑 啃 她从来不会心绪不佳的

, 乔治

。 我从未见过一

个象她那样乐夭知命的人呢

。 我 真希望我也能如此

伊莎贝尔 不

, 使我 笑个不停的是这个地方

。 一个老朋友凭空来了这

么个主意

, ……多少人嘲笑他的这个主意啊 … …可是他把这个 主 意变成 了

如此壮观的一座嗡嗡 作响的工厂

, 凡 是他的老朋友看到这 番倩景能不感到

高兴吗 ……尤金

, 我 们全都为你感到高兴

她向他伸出了手

。 他迅速地握住 了它

, 看了她一眼

, 其中隐藏着笑意

,

但是在感激之情有爆发为脉脉柔情的危险之前

, 笑意便消失了

伊莎贝尔 转向芬妮 芬妮

, 同他握握手

芬妮 机械地 握手如仪

伊莎贝尔 继续说 唉 如果杰克也在场的话

, 尤金就能在同一时刻

受到他的三个最老的和最知心的朋友的庆贺了

。 我们知道杰克 淮会乐于如

此的

。 真是太好了

, 尤金

露西 挨近乔治

, 低声地 你见过这种美好的场面吗

乔治 不是没有听懂

, 而是想拉长这种紧挨着悄 声 低 语 的乐趣 什么

露西 说你母亲哪 瞧她刚才的举动 她真可爱 而爸爸 〔禁不住要笑

出来 … …爸爸似乎快要乐炸 了

, 或者要大哭一场

尤金 控制住 自己的面部表情

, 恢复到平常的状态 我过去常常写诗

,

不知你们记不记得一

・ …

伊莎贝尔 柔声地 是的

, 我记得

尤金 我有二十来年没有写诗了

。 但是我觉得我大概还能写

, 写首诗

来感谢你们把一次参观变成这样一次庆典

。 化

对 乔治和露西走 出工广

, 登上乔治的轻便马车

露西 啊啃 他们真是多情善感哪

乔治 人到了这把年纪就容易动感情

。 他们动不动就感伤一番

他们驾车走了

。 化出

化人 外景

・ 大路

・ 白天 用合成法拍摄

乔治和露西在轻便马车里

。 他们听到一声汽笛声

, 声音还未消失

,

尤金的汽车

, 上面坐着伊莎贝尔和芬妮

, 已从后面开 了上来

, 驶过他们身

乔治 我反正还是愿意用马

他勒住马

, 让它缓缓行进

露西 啃

, 别这样

乔治 为什么 你要它跑断脚筋吗

露西 不

, 可是 ……

乔治 不

, 可是 … …可是什么

露西 我知道 当你让它慢慢走着的时候

, 你就能集中 全副精神 ……再

次 向我求婚 乔治

, 请让潘德尼斯跑起来吧

乔治 我不

露西 抬腿

, 播德尼斯 跑 跑啊 开始

马毫无反应

,

乔治开心地大笑起来

乔治 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东西了

, 露西 你说什么时候我们可

叮以订婚

露西 哟

, 几年之内办不到 这下回答你 了吧

乔治 露西 亲爱的

, 这是怎么回事啊 你看来仿佛要哭啦

。 悲伤地

我每次向你提到结婚的问题你总是这样

露西 喃喃地 我知道

乔治 那你干吗要这样呢

露西 因为我总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乔治 为什么

露西 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

乔治 你毫无理 由 ……

露西 只是有那么一种感觉而已

。 我不知道

・ ・ ・ ・ ・

一切都那 么 ……那 么

举棋不定的

乔治 你真是个最古怪的姑娘 什么

“ 举棋不定的

露西 呢

, 譬如说

, 你还没有决定要干什么

。 你也许有打算

, , 至少你

从来没有谈过

她满怀希望地看着他

, 然后侠侠不乐地别转脸去

。 乔治沉默

一 一会儿

,

然后 ……

乔治 高傲地 露西

, 你难道还没有听明 白吗 我既不想去经商

, 也

不打算就业

露西 你打算千什么呢

, 乔治

乔治 我希望过一种体面的生活

。 我希望为慈善事业贡献力量

, 去参

加 …’参加各种活动

露西 哪种活动呢

乔治 一切我感兴趣的活动

。 ……很对不起

, 我想回到我刚 才向你提

出的问题上去

露西 不

, 乔治

。 我认为我 们最好还是 ……

乔治 你父亲是个商人 ……

露西 他是个搞机械的夭才

。 当然

, 他也是商人 ……

・ ・乔治 你父亲的意思是我应 当去经商

, 否则你就不许和我订婚

, 是不

露西 立 即表示否认 不 我从来没有和他谈过这个

乔治 可是你知道他会这样考虑的吧

露西 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是的

乔治 如果我让别人对我 自己的生活方式发号施令

, 你看我 还算得上

是个男人吗

露西 乔治 谁在对你

“ 发号施令

” ……

乔治 我对什么擦盘子

、 卖土豆

、 审案子等等之类全都不感兴趣

。 不

,

你爸爸怎么想

, 我管不着

, 我怎么想

, 他也管不着

露西 乔治 … …

乔治 跑啊

, 潘德尼斯

马撒开腿小跑起来

。 他们和少校的破旧的马车擦 肩而过

内景

・ 安倍逊少校的马车

・ 白天 用合成法拍摄

安倍逊少校和 杰克在马车里

杰克 他似乎恢复过来了

。 看上去兴致极高

安倍逊少校 你说什么

杰克 您的外孙

。 昨儿晚上他似乎有点郁郁不乐

安倍逊 不乐什么 不是因为觉得在大学里钱化得太多了吧 我 真不

知道他以为我这个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杰克 金子

。 柔声地 关于您的那 个部分

, 他倒是想对 了

, 爸爸

安倍逊少校 哪个部分

杰克 您的

』白

安倍逊少校 苦笑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这些 日子以来老觉得 它 那么沉

。 这个城市仿佛正在辗压着你提到的这颗上了年纪的心

, 杰克 … …辗压

着它

, 把它埋葬在底下 每 当我想起那些可恶的工人挖掘着我的草地

, 在

我 房子周围大喊大叫 ……

杰克 别在乎

, 爸爸

。 别想它

。 不顺心的事 最好别老记着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