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约翰・库萨克经典电影剧本赏析《傀儡人生》下集

2014-08-02 18:18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约翰middot;库萨克经典电影剧本赏析《傀儡人生》下集

女人体内的情欲。当我插入她体内时 ,我
想叫她在一阵狂喜中浑身战栗。啊 ,上
帝 ,这情欲的高潮 ,施瓦茨。
克莱格:莱斯特博士 ,能听你诉说你
的感情 ,我非常荣幸 ,但是我认为办公的
地方也许不是进行这种讨论的最佳环
境。
莱斯特:好吧 ,今天下班后咱们在鲜
嫩果汁酒吧见 ,我要把我知道的原原本
本全告诉你(走出去) 。
克莱格:狗屁。 (切换)  
内景 ,七层半过道 ,白天
克莱格蹲在付费电话旁 ,他一边打
电话 ,一边看着一群老态龙钟的人们走
出电梯 ,朝着莱斯特公司的办公室走来。
克莱格 (对电话) :我不会晚的 ,洛
蒂。只是不得不呆一会儿 ,听莱斯特讲他
的性幻想 ,喝点胡萝卜汁。这可关系到我
的饭碗。
马克辛走过 ,克莱格抓住她的胳膊 ,
示意要她等一等。她等在那里。
克莱格(对着电话) :我得回去干活 ,
是的 ,好吧 ,你也是 ,好的 ,再见(挂上电
话) 。
马克辛:什么事 ?
克莱格:就是想打个招呼。你知道
吗 ,我还是不知道你叫什么 ,在哪儿工
作。
马克辛:知道。
克莱格:这样好吗 ,如果我不出三次
能猜出你叫什么 ,你今晚就得跟我出去
喝一杯。
马克辛:好啊。干吗不呢 ?
克莱格:太好了。(边看着她的脸边
猜道) 布 hellip;hellip;帕 - 恩 hellip;hellip;穆 - 哈 hellip;hellip;玛
- 纳 hellip;hellip;瑙 - 尔图 mdash;卡 mdash;拉尔 hellip;hellip;塔 -
莎 - 芭 - 芭 - 拉 - 斯 mdash;苏 mdash;斯阿 mdash;纳 mdash;
安 mdash;斯 mdash;哦 hellip;hellip;穆瓦 hellip;hellip;马 mdash;克 hellip;hellip;斯
mdash;因 mdash;mdash;mdash;马克辛 ?
马克辛:谁告诉你的 ?
克莱格:我猜对了 ?
马克辛:谁告诉你的 ?
克莱格:我猜对了 ?谁也没告诉我 ,
马克辛 !上帝呀 ,难道这不意味着什么
吗 ?比方说 ,嗯 ,我们之间一种心灵的相
通。我不知道 ,不知道 ,它肯定意味着什
么 ,马克辛 !上帝 ,多美的名字啊 !马克
辛 !马克辛 !我可以整天地叫着她。
马克辛:有人告诉你了。
克莱格:没有 ,没有人告诉我 ,马克
辛。就是我自己猜出来的。这真是太令人
惊奇了。哎 ,你住在哪里 ?在哪儿工作 ?
马克辛:我虽不太情愿 ,但说好的事
我从不食言。咱们7点在烤猪店见。你若
过时不到 ,我就走人。如果我发现你欺
骗 ,那就瞧好吧。
克莱格(喜从天降) :马克辛 !
克莱格朝大厅那边走去 ,马克辛的
脸上掠过一丝微笑。 (切换)  
内景 ,鲜嫩果汁酒吧 ,晚上
莱斯特与克莱格坐在桌旁。莱斯特
的面前放着好几只喝光的胡萝卜汁杯
子 ,克莱格慢慢饮着手中一杯 ,不时看看
手表。
莱斯特:设想有一屋子的女人 ,施瓦
茨 ,个个青春妙龄 ,碧眼金发 ,春欲正浓。
说是内室闺房也未尝不可。我呢 ,一身皮
革 ,或者说是全副披挂 ,则是她们这些人
电t的情欲对象。我讲话的时候 ,所有的眼睛
都看着我ldquo;。女士们 ,rdquo;我开始说ldquo;, 我是爱
神埃洛斯。我会使你们癫狂 ,我的火种对
你们来说是来自天堂的甘露 hellip;hellip;
克莱格(站起身来) :莱斯特博士 ,我
都听呆了。不过 ,现在我得回家去见老婆
了。
莱斯特:老婆 ,嗯 ?我倒想会会她 ,克
莱格。
克莱格:好的。
莱斯特:星期四一起吃晚饭怎么样 ?
(过会儿又想起) 你如果想来也可以来。
(稍顿) 开个玩笑 ,施瓦茨。听明白了吗 ?
你也可以来。瞧我这嘴。
克莱格(看表) :好的 ,先生。我得颠
儿了。
克莱格急忙朝门口奔去 ,莱斯特喝
完克莱格的果汁 ,示意侍者再多上些。
(切换)  
内景 ,烤猪店 ,晚上
内部装潢是日本式的 ,十分简朴。马
克辛坐在酒吧台旁 ,看着她的表。店里除
马克辛外全是日本人。克莱格发疯一样
冲进来 ,上气不接下气。他看到马克辛 ,
一屁股坐到她的旁边。
克莱格:总算赶到了 ,马克辛。马克
辛 ,马克辛 ,马克辛。
马克辛:刚刚算吧。
克莱格:给您要杯饮料 ,马克辛 ?
马克辛:你结婚了 ?
克莱格:是的。不过别再提了。(马克
辛笑了 ,酒吧侍者走过来) 你喝什么 ?
马克辛(对侍者) :老规矩 ,巴里。
克莱格(对侍者) :我来个 mdash;mdash;mdash;啤酒
吧。百威 ,或者什么的。(侍者走开) 我喜
欢你。说不好究竟喜欢你什么。
马克辛:我的乳房 ?
克莱格:不 ,不 ,是你的活力和你的
姿态 ,或者说是你的举止什么的 hellip;hellip;
马克辛:天哪 ,你别是个同性恋吧 ?
我可不想浪费我的时间。
克莱格:不 ,我是 hellip;hellip;
饮料端上来了。马克辛的饮料盛在
像一只很大的鱼缸一样的杯子里 ,蓝莹
莹的 ,上面飘着水果和松软糖果什么的 ,
插着 小 纸 伞 , 杯 沿 上 还 挂 着 塑 料 小
猴 hellip;hellip;
克莱格:老规矩就是这个 ?
马克辛(像干威士忌一样一气儿喝
光 ,把空杯子推给侍者) :再给我来上 ,巴
里。酒吧侍者拿着空杯离开。
克莱格:我不是同性恋 ,只不过我喜
欢女人不单单是她们的胴体。要知道 ,阴
阳是永恒的 ,男性和女性的力量是互相
补充的。一方要是没有另一方 ,它永远是
不完整的。因此我绝对地尊重女性一方。
马克辛:你不是同性恋就是骗子。
克莱格(转变口气) :说真的 ,我实在
是被你迷住了。
马克辛(打趣地) :说真的 ,我实在是
被你迷住了。好哇 ,你是个同性恋。你愿
意的话 ,咱们不妨交换一下诀窍 ,嗯(站
起身来) ?
克莱格 (不知所措) :别走呀 ,等一
等 !我喜欢你的乳房。(稍顿) 我爱你的乳
房 ,我想要你。
马克辛(坐下) :那好啊 ,咱们总算有
点门儿了。(稍顿) 你没戏。
傀 儡 人 生
马克辛的第二杯饮料来了 ,她一饮
而尽后又把杯子推给侍者 mdash;mdash;mdash;
马克辛:好吧 ,说说你自己吧 ,混蛋 ,
要是你能够清醒一阵的话。
克莱格:唉 ,我是个演木偶的 hellip;hellip;
侍者端着马克辛的饮料回来了。
马克辛(对侍者) :买单。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起居室 ,晚上
洛蒂用手梳理着伊莱贾身上的毛 ,
克莱格走进来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哎。
洛蒂:回来了。
克莱格(内心紧张 ,没话找话) :对不
起 ,回来这么晚。莱斯特就是不放我走。
哎 ,他要我们星期四跟他一起吃晚饭。如
果你想不去 ,我也可以推掉。这个装疯卖
傻的老色鬼 ,我算服了他了。开始你会觉
得他简直令人作呕 小品剧本,可是 ,过一阵你又会
觉得他其实还是挺有意思的。
一阵沉默 ,洛蒂仍在梳理伊莱贾的
毛 ,最后 mdash;mdash;mdash;
洛蒂:你吃了吗 ?
克莱格:没有 ,我不饿。对不起 ,我没
打电话。我有点 ,喏 ,脱不开身。
洛蒂:我不放心。
克莱格:真抱歉。(试图开个玩笑)
喂 ,不是你叫我工作的吗 ?(见洛蒂不接
他的茬儿) 你今晚过得怎么样 ?
洛蒂:汤姆 mdash;汤姆扎伤的地方发炎
了。
克莱格:白鼬 ?
洛蒂:大蜥蜴。
克莱格:噢。
洛蒂:我处理了它的伤口 ,然后一个
个喂饱 ,弄它们睡觉。
克莱格:喂 ,来点儿啤酒吗 ?
洛蒂:不 ,谢谢。我要上床了。
克莱格:好的。我要在工作室呆一会
儿 ,过一会儿再进去。我需要放松一下。
(稍顿) 我就来 ,就一会儿。
洛蒂:好吧。(走开)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 ,夜晚
克莱格操控克莱格木偶和马克辛木
偶 ,两个木偶坐在小舞台的边上交谈。克
莱格用悦耳的女声模仿马克辛的声音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 (扮马克辛 ,着迷地) :告诉
我 ,克莱格 ,你为什么喜欢演木偶 ?(扮克
莱格) 是呀 ,马克辛 ,我也说不清楚。也许
是出于一种想当一会儿别人的念头 ,钻
进另外一副皮囊 ,做不同的动作 ,有不同
的想法和感觉。(扮马克辛) 有意思。你想
进入我的皮囊吗 ,克莱格 ?想我所想 ,体
验我的感觉 ?(扮克莱格) 太想了 ,马克
辛。(扮马克辛) 我这里边可好了 ,克莱
格。连你最疯狂的梦也望尘莫及(两个木
偶接吻) 。 (切换)  
内景 ,早餐厅/ 七层半走廊 ,白天
克莱格站在咖啡机旁 ,看手表。马克
辛终于走了过来。
克莱格:喂。
马克辛:你不是个让我感兴趣的人 ,
克莱格。你只会耍玩偶。
克莱格 (排练过似的) :木偶 ,马克
辛。其意念就是进入别人体内 ,感其所
感 ,视其所视 hellip;hellip;
马克辛:是吗(转身要离开) 。
克莱格:请别走开 ,听我解释。(马克
辛转过身来 ,眼睛死盯着克莱格 ,等在那
里) 奇怪极了 ,我从来没有这样过 ,马克
辛。我就是对你有那么一种感觉 ,以前对
谁也没有过 ,连对我老婆也没有过。我笃
信我们是天生的一对 ,马克辛。
马克辛(茫然地审视了他一会儿) :
做你这样一个人实在是太可怜了(朝走
廊那头走去) 。 (切换)  
内景 ,文档室 ,白天
克莱格心境很坏地整理着文件。摞
在顶上的几张索引卡在他关抽屉时掉到
柜子后面去了。他叹了口气 ,将柜子从墙
边挪开 ,去拣那几张卡片。他发现一块纤
维板钉在墙上。可以看出 ,这块板钉在那
里已经很久了 ,因为上面已被漆过多遍。
有一张卡片卡在纤维板和墙壁之间 ,克
莱格伸手去够 ,它却掉了进去。他叹了口
气 ,动手将纤维板从墙上拆下来。在这块
板的后面 ,他发现有一扇小门。
克莱格(诙谐地) :七层半的又一件
邪事。(弄开了这扇门 ,里面是一条透着
暗紫色的肮脏通道) 好家伙 !
  克莱格莫名其妙地朝着通道里面看
了好一阵子 ,然后拣起一块掉下来的模
板 ,试探着挪身进了通道。他用模板四下
里捅着 ,爬了进去。 (切换)  
内景 ,通道 ,稍后
黑暗中克莱格用模板试探着向前
挪 ,再往里边 ,管壁变成湿乎乎的黏膜 ,
滴着水。一阵管道吸动的声音 ,门在他背
后ldquo;砰rdquo;地一声关上了。突然有什么东西
开始拽克莱格 ,就好像有一根管子把他
给吸走了。一道闪光。 (切换)  
内景 ,幻想餐厅 ,早上
一个人正在读报的视角。这个人把
一杯咖啡端到嘴边 ,有滋有味地喝着 ,还
发出声音。此人将杯子和报纸放下 ,站起
来 ,走到房间另一头 ,拿起钱包 ,照照镜
子 ,看看有没有食物粘在牙齿上。他就是
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马尔科维奇走到前
门 ,打开门 ,走出公寓。 (切换)  
内景 ,马克辛的办公室 ,稍后
马克辛坐在桌前 ,边吃三明治 ,边看
一本时装杂志 ,还在电话里聊着天。
马克辛:那个演木偶戏的今天对我
说他爱我。(大笑) 我知道 ,我再也想不出
有什么比这更可怜的了。 (切换)  
内景 ,出租车 ,稍后
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坐在出租车后排
座位上的视角。出租车由路边驶出。
马尔科维奇(画外 ,整个共鸣) :去布
劳德赫斯特剧场。
司机(边开车边从他的后视镜里观
察马尔科维奇) :喂 ,你就是那个演员吧 ?
马尔科维奇(画外) :对。
司机:约翰middot;麦克尔 hellip;hellip;迈普尔索
普 ?
马尔科维奇(画外) :马尔科维奇。
司机:马尔科维奇 !对了。嘿 ,我喜欢
你演的那个电影。
马尔科维奇(画外) :谢
谢。
司机:就是你演偷珠宝
的那个。
马尔科维奇(画外) :我
从来没演过偷珠宝的。
司机:那是谁呢 ?
马尔科维奇(画外) :不
知道。
司机: 我敢肯定是 你
(咕噜一声 ,图像开始暗淡 ,
然后突然全黑) 。 (切换)  
外景 ,壕沟 ,白天
新泽西收费公路路旁。ldquo;噗rdquo;地一声 ,
克莱格不知从何处掉到壕沟里。他浑身
湿透 ,又在沟里弄得脏兮兮的。他站起
来 ,不知所措地向四周望去 ,看到了新泽
西收费公路的路标。过了一会儿 ,他走到
路边 ,伸出拇指。 (切换)  
内景 ,马克辛的办公室 ,稍后
马克辛坐在桌子后面 ,脚翘在上面 ,
正打电话 mdash;mdash;mdash;
马克辛:当然好了 ,宝贝儿。我这就
下班了。(克莱格走进来 ,十分脏乱疲惫。
马克辛看见他 ,继续打电话。对着话筒)
20分钟后在烤猪店见。(淫荡地大笑) 啊 ,
好呀 ,也许不到时候我是不会把腿张开
的。(挂上电话 ,对克莱格) 这一天我都忙
不过来了。替我锁下门好吗 ,宝贝儿(站
起来 ,在她的小手包里装了些什么) ?
克莱格:你不想知道我出了什么事
吗 ?
马克辛 (想了想) :不想 (朝门口走
去 ,克莱格抓住她的胳膊) 。
克莱格:这事很重要 !
马克辛(看着他抓胳膊的手) :那好
啊。
克莱格放开她的胳膊。马克辛点燃
一支香烟 ,站在敞开的窗口抽起来。
克莱格:我的办公室里有一扇小门。
那是个入口 ,马克辛。它带你进入约翰middot;
马尔科维奇。你通过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的
眼睛看世界。大约15分钟之后 ,你就被吐
在新泽西收费公路边的壕沟里。
马克辛:听起来蛮有意思。约翰middot;马
尔科维奇是个什么人呢 ?
克莱格:他是个演员。本世纪美国最
伟大的男星之一。
马克辛:他演过什么 ?
克莱格:那多了。他很受人尊重。比
如那个盗珠宝的电影。但问题是 ,这件事
非常奇怪 ,它超乎自然 ,先用这么个词
吧。它提出了关于人自身的性质和灵魂
的存在等各种哲学问题。我是我吗 ?马尔
科维奇是马尔科维奇吗 ?佛祖是对的吗 ?
二元性是虚幻的吗 ?我手里原先拿着一
块模板来着 ,马克辛 ,可现在不见了。哪
儿去了 ?它失踪了吗 ?怎么会呢 ?它还在
马尔科维奇的脑袋里 ?我不知道。你能想
像出这个入口是多么玄妙复杂了吧 ?我
觉得我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子生活
了。
克莱格用恳求的眼光看着马克辛 ,
她朝开着的窗户做了个手势 ,然后走出
房间。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起居室 ,晚上
克莱格兴趣索然地倒在沙发上 ,俨
然一个惨遭遗弃的木偶。电话响起 ,他抓
起电话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喂 ?
马克辛(电话里) :说说看 ,这个叫马
尔科维奇的家伙招人喜欢吗 ?
克莱格(一下子兴奋起来 ,捧着电话
来回走着) :是的 ,当然了 ,马克辛。他可
是个知名人物呀。
马克辛 (电话里) :那好 ,咱们就卖
票。
克莱格:进入马尔科维奇的票 ?
马克辛(电话里) :对啦 ,两百块钱一
次。
克莱格:可是 ,这里边有的东西太深
奥 ,马克辛 ,我们可不能这样去利用它。
马克辛(电话里) :我需要你来干这
件事 ,克莱格。你是我里边的人了。
前面的房门打开 mdash;mdash;mdash;
洛蒂(画外) :我回来啦 !
克莱格继续电话交谈 ,但声音压低
了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我是你的人了 ?你需要我 ?
马克辛 (电话里 ,不耐烦地) :当然
了 ,怎么说都行。
克莱格 (高兴地) :哇 !(然后 ,央求
地) 可是 ,马克辛 ,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意
味着什么 ,拿它闹着玩儿也许会有危险。
洛蒂从克莱格身旁走过 ,拎着一袋
食品。
洛蒂(克莱格招了招手) :喂。
马克辛(电话里) :我会保护你的 ,娃
娃脸(挂上电话) 。
克莱格(示爱地 ,但轻声地) :噢 ,马
克辛。 (化入)  
外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公寓 ,晚上
克莱格和洛蒂身着晚装 ,正朝他们
的汽车走去。
克莱格: hellip;hellip;这样一来 ,我常常不得
不跟合伙人一起工作到很晚 ,因为我的
合伙人和我不能在白天经营这项业
务 hellip;hellip;莱斯特公司白天要营业。但这是
件好事呀 ,洛蒂 ,因为它会把我们从经济
拮据的黑洞里救出来 ,所以 hellip;hellip;
洛蒂:我连你说的是什么都不明白 ,
克莱格。一个什么进入别人脑子的入口 ,
没有这种事嘛。
克莱格:大脑 ,灵魂 ,我告诉你 ,洛
蒂。我就在他的身体里面朝外看来着。你
得相信我 ,这是真的。
洛蒂:那我想试试。
克莱格:什么 ?
洛蒂:我想做一回马尔科维奇 ,明天
上午。另外 ,我还想见见你的这位合伙
人。
克莱格:不行 !喏 ,你知道白天我们
不能干这件事。我不是解释过了吗。这样
吧 ,咱们今天晚上就干 ,现在就干。
洛蒂:现在 ?
克莱格:对 ,现在就干 ,在去莱斯特
家的路上。 (切换)  
内景 ,文档室 ,晚上
克莱格扶住打开的小门 ,洛蒂迟疑
地爬进去。
克莱格:我在新泽西收费公路边上
等你。
洛蒂:我害怕。
克莱格:我知道 ,你不一定非得要
做。
洛蒂(孩子似地) :不 ,我要。
她爬进去不见了。克莱格匆匆离开
办公室。 (切换)  
内景 ,浴室 ,晚上
马尔科维奇在冲淋浴 ,我们从他的
视角看着他给自己打肥皂。他做得很性
感。
洛蒂(声音) :啊 ,湿透了 ,湿透了。好
怪哟。(马克科维奇走出淋浴 ,慢慢地用
毛巾擦干身上) 哇 ,好极啦。噢 ,啊。(马尔
科维奇从镜子里面看自己) 我觉得好性
感呀。 (切换)  
外景 ,壕沟 ,晚上
克莱格站在前景处 ,望着壕沟;他的
车停在背景处 ,车头灯照着克莱格观察
的方向。洛蒂掉落在克莱格身后的壕沟
里 ,他转身看去 ,只见她衣衫褴褛 ,浑身
湿透 ,却兴冲冲地朝着汽车走去。克莱格
连忙追过去。
洛蒂:我得回去。
克莱格:可以 ,明天吧。
洛蒂:我这就得回去。
洛蒂上车坐在乘客座上 ,关上车门 ,
直视前方。
克莱格:待会儿再说吧。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车/ 收费公
路 ,晚上
克莱格开车 ,洛蒂气呼呼地望着窗
外。
洛蒂:我得回去 ,克莱格 ,进去一趟
使我起了变化 ,忽然间所有的事都想通
了。我知道我是什么人了。
克莱格:你刚才并不是你 ,而是约
翰middot;马尔科维奇。
洛蒂(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是他 ,不
是吗 ?(朝窗外大叫) 我是他妈的约翰middot;马
尔科维奇 !(大笑 ,然后强调地) 送我回
去 ,克莱格。
克莱格:去莱斯特那里要迟到了。
(切换)  
内景 ,莱斯特的餐厅 ,晚上
这是一处有绒肖花纹墙纸和烛台的
高档场合。莱斯特、克莱格和洛蒂围坐在
一张装饰豪华的桌子旁 ,面前摆着各种
各样的果汁。洛蒂身上仍然湿漉漉的 ,人
还是气呼呼的。莱斯特坐得与她相当贴
近。
莱斯特:告诉我 ,洛蒂 ,你能听懂我
的话吗 ?
洛蒂(犹豫一下 ,然后) :当然能 ,莱
斯特博士。你在阐明矿物质的胶质状态
下被吸收的营养价值。我实在是不能再
赞成了。
莱斯特:啊 ,心儿莫要慌。
克莱格闷闷不乐地慢慢喝着一杯果
汁。
洛蒂:莱斯特博士 ,你能告诉我去卫
生间怎么走吗 ?
莱斯特:太乐意了 ,亲爱的。你顺着
大厅楼梯上去 ,上到顶口你就进 hellip;hellip;我
左手的第五个门。现在要留心下去这一
步 ,它凹下去了 ,喏。(洛蒂微笑 ,莱斯特
回以微笑。看着洛蒂朝厅那边走去 ,又对
克莱格) 朋友 ,再来点甜菜 mdash;菠菜汁 ?
(切换)  
内景 ,莱斯特家的大扶梯 ,夜晚
洛蒂登上富丽堂皇的大厅楼梯 ,到
了梯口她看见六间关着的门 ,她数着 ,想
找到莱斯特所指示的那一间。最后 ,她推
开其中一间的门 ,朝里面一看 ,大吃一
惊。 (切换)  
内景 ,莱斯特的房间 ,接上
洛蒂进入房间 ,室内灯光很暗。墙上
挂满了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的照片 ,看上去
像一个博物馆:马尔科维奇童年的照片、
青年的照片、头像和从各个角度拍下的
真人大小的马尔科维奇的裸体照 ,以及
出生证明、大学毕业证书、字迹样本和家
族系谱等正式文件的影印件。
洛蒂(小声) :好家伙 !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车/ 桥 ,夜晚
  克莱格和洛蒂驾车回家。
洛蒂:你猜莱斯特与约翰middot;马尔科维
奇是什么关系 ?
克莱格:那个入口一直是用板子钉
死的 ,我敢说莱斯特连知道都不知道。怎
么啦 ?
洛蒂:不怎么。我是在想 ,约翰middot;马尔
科维奇有个入口 ,你不觉得很离奇吗 ?比
方说 ,你是不是觉得它具有某种 hellip;hellip;含
意 ?
克莱格:你这问的是什么呀 ?
洛蒂:不知道。(稍顿 ,似有所悟) 他
有个入口 ,这怎么说也是一种色欲的东
西 ,你说呢 ?喏 ,它几乎可以说是 hellip;hellip;阴
道。就好像他又有阴茎 ,又有阴道。这有
点像是马尔科维奇的女性一面。我喜欢
(克莱格若有所思) 。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储藏室 ,夜晚
克莱格坐在工作台前 ,他听得到背
景处淋浴的声音。他把ldquo;克莱格rdquo;和ldquo;马克
辛rdquo;这两只木偶的脑袋都揪了下来。把
ldquo;马克辛rdquo;的脑袋安在ldquo;克莱格rdquo;木偶身
上 ,又把ldquo;克莱格rdquo;的脑袋安在ldquo;马克辛rdquo;
身上。叹了口气。
克莱格:马克辛 ,用我的王国换你的
入口。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浴室 ,夜晚
洛蒂洗淋浴 ,关上淋浴走出来。她像
马尔科维奇那样用毛巾擦干自己。她闭
上眼睛 ,再慢慢睁开 ,从镜子里看自己。
她灰心地扔掉毛巾 ,走出浴室。(切换)  
内景 ,马克辛的办公室 ,早上
房门半敞着。马克辛坐在桌前在构
思一则广告。克莱格站在她背后 ,表面上
是从她肩头上看她做事 ,实际上是在端
详她的后脑勺。他试图轻轻撩开她的头
发看看她的后颈 ,她却像赶飞虫一样把
他嘘开。他叹了口气。 (切换)  
内景 ,电梯 ,稍后
洛蒂站在上升的电梯里 ,手里拿着
那根撬棍。几个老年人跟她一起乘电梯
上来 ,她朝他们笑笑 ,他们也朝她笑笑。
(切换)  
内景 ,马克辛的办公室 ,稍后
马克辛:好了 ,你瞧。(念道)ldquo;想过要
做另外一个人吗 ?现在你办得到了。不是
开玩笑。15分钟只需两百块钱。请来默廷
mdash;弗雷默大厦的 J1M1公司一访 ,每晚9
点至凌晨4点rdquo;。
克莱格:不错。没有直言其事 ,却又
让人好奇。拨号码吧。
马克辛拨打电话 ,洛蒂溜了进来。
克莱格(她来干什么 ?) :洛蒂 !
洛蒂:我听到你的声音了。(对马克
辛) 你好。
克莱格:你怎么没上班 ?
洛蒂:这是你的合伙人吗 ?她很漂
亮。我得回来再做一次马尔科维奇 ,管他
呢。是她吗 ?
马克辛(对着电话) :喂 ,你好 ,我想
登一则广告。(对洛蒂) 你好 ,你是克莱格
的太太 ?
洛蒂:你好 ,我是。
克莱格:洛蒂 ,马克辛。马克辛 ,洛蒂
(洛蒂和马克辛握手) 。
洛蒂:喂 ,你做过马尔科维奇吗 ?
马克辛:嗯 hellip;hellip;(对着电话) 喂 ,我想
登一条广告。对ldquo;, 想过要做另外一个人
吗 ?rdquo;不是 ,这是广告词 ,过会儿再说你的
事ldquo;。想过要做另外一个人吗 ?现在你办
得到了。不是开玩笑 hellip;hellip;rdquo;
克莱格(对洛蒂) :你应该在班上呀。
洛蒂:我把昨晚的经历过了一遍又
一遍 ,真是不可思议。(稍顿) 我判定 ,我
是个变性人。荒唐透了 ,是吧 ?
克莱格:什么 ,你发病了吗 ?
洛蒂:我第一次觉得一切都顺了。我
需要再回去验证一下 ,如果还是这种感
觉 ,那我就去找费尔德曼医生谈做变性
手术的事。
克莱格:胡说八道 !再说了 ,费尔德
曼是过敏症专家 ,你就是要做什么 ,也得
弄对了。(洛蒂开始撒泼 ,克莱格是吃这
一招的 ,但他顶住了 ,他继续自己的攻
击) 要知道 ,你不过是产生了这些怪念
头 ,居然就要去做那种无知的蠢事。
洛蒂: 我喜欢费尔
德曼医生 ,行吧 ?所以就
想问问他的意见。有那
么可怕吗 ?你为什么总
是对我这样大嚷大叫
呢 ?
克 莱 格 ( 感 觉 不
妙) :那不过是通过别人
的眼睛看事物所带来的
一阵刺激罢了 ,宝贝儿。
它会过去的。
洛蒂:克莱格 ,你不
要阻碍我变成一个男人
(克莱格想驳斥她两句 ,但一时语塞) 。
马克辛(挂上电话) :让她去吧 ,克莱
格。(对洛蒂微笑) 我是说ldquo;他rdquo;。
克莱格(为了马克辛怎么都行) :那
好吧。(再一想) 可是现在是正午 ,我怎么
才能让她过莱斯特这一关呢 ?
马克辛:是呀 ,想想看。(克莱格叹了
口气 ,领着洛蒂走出办公室。马克辛拨打
电话 ,对着电话) 戴维吗 ?我是马克辛。给
我查一下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家里的电话。
太好啦。我爱你 ,欠你的。 (切换)  
内景 ,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的起居室 ,
白天
马尔科维奇的视角。他坐在沙发上 ,
喝着咖啡 ,读着《樱桃园》的脚本。背景的
立体声音响放着巴赫的音乐。
马尔科维奇(朗读) ldquo;: 我像冬天一样
饥饿难耐 ,像乞丐一样贫病交迫;命运将
我东抛西甩 ,我四处流浪 ,漂泊在外。rdquo;
洛蒂(画外) :充满了原始的野性的
力量 !
马尔科维奇:ldquo;但是不论我走到哪
里 ,白天和夜晚的每一分钟 ,我的灵魂都
充满了神秘的期待。rdquo;(电话响起 ,马尔科
维奇放下剧本 ,拿起话筒) 喂 ?
马克辛(画外) :马尔科维奇先生吗 ?
马尔科维奇:谁呀 ?
马克辛(电话里) :你不认识我 ,可我
是一个很崇拜你的观众。
马尔科维奇:你是怎么弄到这个号
码的 ?
马克辛(电话里) :人家迷你嘛 ,哇 ,
现在跟你讲话我都有点激动 hellip;hellip;
洛蒂(画外 ,激动地) :啊 ,我喜欢这
个。
马尔科维奇:听着 ,别给我来这个。
请不要再往这里打 hellip;hellip;
马克辛(电话里 ,格格地笑着) :喔 ,
好大的架势。马尔科维奇将军阁下 ,我的
乳头在向你立正。因此今晚八点我将在
贝尔纳多酒店恭候 ,务必请去那里一见。
我对珠宝大盗这部片子中的你十分崇拜
(马尔科维奇挂断电话) hellip;hellip;
洛蒂(画外) :天哪 !(试图操控思想)
去那里见她。去那里见她。去那里见她。
去那里见她 ,去那里见她 hellip;hellip;(马尔科维
奇又去看剧本) 去那里见她 ,去那里见
她 ,去那里见她 hellip;hellip;
马尔科维奇拿起笔来写下ldquo;: 贝尔纳
多 ,八点。rdquo; (切换)  
外景 ,壕沟 ,上午
克莱格等在那里。洛蒂ldquo;噗rdquo;地一声
掉进沟里 ,身上湿漉漉、黏滑滑的。
克莱格:怎么样 ?
洛蒂:我今晚还得去。八点准时。
克莱格:为什么 ?
洛莱:别烦我了 ,克莱格。(切换)  
内景 ,贝尔纳多酒店 ,晚上
马尔科维奇的视角。这是一家繁忙
的意大利餐馆。马尔科维奇看了看四周 ,
又看看自己的表:8∶03。一个小伙子朝他
走过来。
小伙子:对不起 ,你是约翰middot;马尔科
维奇吗 ?
马尔科维奇:是的。
小伙子:哇 ,你那部演弱智人的电影
演得真好。
马尔科维奇:多谢。
小伙子:我就是想跟你说这个的。还
要说谢谢你。我有个表亲是弱智人 ,所
以 ,可想而知 ,看到银幕上如此有同情心
地描写弱智者 ,我是很受感动的。
小伙子离去 ,马尔科维奇把整个房
间看了一遍。马克辛走进餐馆 ,我们看见
她了 ,可是马尔科维奇并不能从人群中
认出她来。她朝四周看了看。
洛蒂(画外) :马克辛 !
马克辛看见马尔科维奇并朝他走
来。他全神贯注地望着她。
马克辛:你好 ,你能决定来 ,我真高
兴。我是马克辛。
马克辛伸出手 ,显得妩媚动人 ,马尔
科维奇握住她的手 mdash;mdash;mdash;
马尔科维奇:我是约翰。我原不打算
来的 ,可是感到有一种奇怪的东西逼迫
着我来。我不得不承认 ,我有点让你的声
音给迷住了。
洛蒂(画外) :天哪 ,她真漂亮。她看
着我 ,看着他 ,看着我们的那副样子。
马克辛:有趣的是 ,马尔科维奇先
生 ,我的声音大概是我最不吸引人的方
面了。
洛蒂(画外) :我从来没有被女人这
样看着过。
马尔克维奇:可以给你来一杯饮料
吗 ?
马克辛:你喝什么我就喝什么吧。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汽车/ 收费公
路 ,夜晚
克莱格开车。洛蒂浑身湿透 ,两眼直
视窗外。
克莱格:这回怎么样 ?他在干什么 ?
洛蒂:噢 ,也没干什么。就是在他房
子里闲荡 ,我想他一定是个孤独的人。
克莱格:你瞧 ,男人也会感到失落。
我很高兴你能看到这一点。你不要这么
快就认定 ,更换身体可以解决你所有的
问题。
洛蒂:说得对。我在想 ,我们应该请
马克辛过来吃晚饭。你们两个既然是什
么合伙人 ,这样做或许是个好姿态。
克莱格:谁知道哪。咱们俩关系有点
紧张 ,我很不愿意让你受到伤害。
洛蒂:我没事儿的。我来做我的意大
利面 ,咱们一块儿吸大麻。(梦幻地) 紧张
会化解的。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餐室 ,晚上
克莱格、洛蒂和马克辛坐在桌旁吃
意大利面 ,洛蒂盯着马克辛看 ,克莱格也
盯着马克辛看。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
洛蒂(对马克辛) :你知道吗 ,爱斯基
摩人的语言里雪不只有一个词 ,而是有
49个词。这是因为他们有那么多 ,那么多
的雪。
克莱格:吃完饭我让你看看我的木
偶。
马克辛:好啊。
洛蒂:看完了 ,我介绍你认识我最喜
欢的小猩猩 ,伊莱贾。由于幼年压抑的创
伤 ,它得了溃疡。不过我们就要找到根源
了。(压低声音) 心理疗法。 (切换)  
内景 ,克莱格和洛蒂的起居室 ,稍晚
晚饭后 ,克莱格、马克辛和洛蒂坐在
沙发上轮流吸一支大麻烟 ,他们都醉了。
马克辛(不针对谁) :依我看 ,这世界
上有的人孜孜追求他们想要的东西 ,有
的人却不是。那些热心的人 ,也就是那些
孜孜追求自己想要东西的人 ,也许他们
得不到想要的东西 ,但是他们总是充满
活力 ,关心自己 ,当他们死去的时候 ,没
有多少可遗憾的;而那些不去追求他们
想要东西的人 hellip;hellip;喏 ,关谁个屁事儿呢 ?
马克辛大笑。又是一阵沉默。突然 ,
克莱格和洛蒂同时扑向马克辛 ,并开始
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使劲儿地亲吻。他们
同样突然地停下来 ,彼此看着对方 mdash;mdash;mdash;
克莱格:你 ?
洛蒂把脸转开。
马克辛:克莱格 ,我就是看你不起眼
儿。你呢 ,洛蒂 ,我被你弄得神魂颠倒 ,但
那只是当你在马尔科维奇里面的时候。
昨晚我往他眼里看的时候 ,可以感到你
在从里往外瞧。在他那胡茬、过于突出的
眉头和男性秃顶的背后 ,我感到了你女
性的渴望 ,简直能把我给杀了。
克莱格(厌恶地) :天哪 !
洛蒂抚摸马克辛的脸 ,克莱格站起
来朝窗外望去。
马克辛(把洛蒂的手拿开 ,对她说) :
不做马尔克维奇的时候别这样 ,宝贝儿。
对不起了。(站起来) 谢谢 ,这么好的晚
餐。(走过窗边 ,对克莱格) 我并无恶意 ,
合伙人。
马克辛离去。克莱格和洛蒂彼此看
着对方 ,真醉了 ,使劲想弄清楚事态的严
重性。
洛蒂:我要离婚。 (切换)  
内景 ,七层半走廊/ 接待室 ,晚上
走廊上空无一人 ,只有出口指示灯
亮在那里。莱斯特公司的门开着 ,门上贴
的一块牌子上写着ldquo;J1M1公司rdquo;。
(切换)  
内景 ,文档室 ,晚上
寂静无声 ,克莱格和马克辛坐在折
叠椅上 ,墙上的挂钟滴嗒响着。克莱格吹
着没有调子的口哨 ,每隔一会儿抬头看
看 ,悄悄地打量一下马克辛。终于有人敲
门了。
克莱格(有点过于急切) :请进 !
埃罗尔 ,一个忧愁、发胖的青年男
子 ,温顺地走了进来。
埃罗尔:你们好 ,我是奔着广告来
的。
克莱格:请坐。
埃罗尔坐在克莱格面前的椅子上 ,
他紧张地朝马克辛看了一眼。
埃罗尔:你们说我可以做另外一个
人 ,确切的含义是什么 ?
克莱格:就是这个意思。我们可以把
你放进另外一个人体内15分钟。
埃罗尔:噢 ,这可是我翘首以待的医
学突破呀。有没有副作用 ?请说没有 !请
说没有 !请说没有 !
马克辛:没有。
埃罗尔:长远的心理和生理反应呢 ?
马克辛:别傻了。
埃罗尔:我可以做我想做的任何人
吗 ?
克莱格:那 hellip;hellip;
马克辛:你可以做约翰middot;马尔科维
奇。
埃罗尔:太棒了 !我的第二选择。啊 ,
妙极了。简直让人难以相信 !你瞧 ,我是
个可悲的人 ,又可悲 ,又胖 ,又孤独。唉 ,
各种饮食我都试过了 ,朋友。一年里什么
都不吃 ,光吃人造蛋黄酱。有作用吗 ?你
们说吧。人家马尔科维奇 ,那是纽约之
王 !全市名人 !最受女人青睐的单身男
子 !美食家 !20世纪的叔本华 !非凡的瘦
人 !
马克辛:两百块。
埃罗尔:当然 ,当然 ,那是当然了 !
埃罗尔把钱交给马克辛并被带进入
口 ,门ldquo;砰rdquo;地一声关上了。 (切换)  
内景 ,约翰middot;马尔科维奇的厨房 ,晚
我们通过马尔科维奇的眼睛看到他
在审阅一份邮购目录 ,并对着电话 mdash;mdash;mdash;
马尔科维奇: hellip;hellip;我不需要浴室脚
垫 ,如果我买这一套的话 ,可不可以用脚
垫换三条备用毛巾 ?
电话里的声音:可以 ,先生。没问题 ,
可以给你换。
马尔科维奇:那好。那我就要长春花

更多年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