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莱昂纳多经典《革命之路》电影剧本赏析三

2014-07-26 19:51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莱昂纳多经典《革命之路》电影剧本赏析三

近景特写弗兰克的面部表情hellip;hellip;他
渐渐露出笑容。
阿普丽尔:我爱你,弗兰克。
弗兰克:hellip;hellip;我也爱你。
外景 长岛海峡海滩 下午
天气炎热,犹如蒸笼。天空呈现铁青
色。收音机播送着节目、孩子们大声嚷嚷
着、小狗汪汪乱叫。沐日光浴的人们几乎
占据了每一寸海滩。
谢普、米莉、弗兰克和阿普丽尔躺在
撑着阳伞的沙滩椅上,身边放着冷饮。
一个用毛巾裹住身体的小孩睡在米
莉的大腿上。
阿普丽尔戴着一年会小品副墨镜,她在考虑
问题。
谢普:弗兰克,工作怎么样了?没有
你在他们死不了吧?
弗兰克:其实hellip;hellip;几天前发生了一
件很滑稽的事情。我干了件蠢事儿想摆
脱班迪,省得他老烦我,结果呢,我突然
之间变成了一个青年才俊。
谢普(发笑):真是世事难料啊,
对吧?
弗兰克:不可思议。我用几分钟匆匆
处理个案子,结果他们竟然想选我加入
他们的ldquo;专家rdquo;推销团队。
谢普:一群笨蛋。
弗兰克:如果他们没开那么高的工
资的话,这事儿的确挺滑稽的。
阿普丽尔扭头,狠狠地盯着弗兰克。
如果他可以看到她的眼神的话,他就不
会显摆了。
谢普(偷瞟阿普丽尔一眼):你动
心了?
弗兰克(耸肩):嗯,你不觉得很讽
刺吗?
阿普丽尔突然站起来。弗兰克和谢
普看着她走向水边。
谢普:她还好吧?
弗兰克注视着她的背影。
外景 长岛海峡海滩 水边 下午
阿普丽尔站在水里眺望大海。海浪
拍打着她的脚踝。无论她有没有意识到,
她凝视的方向正是欧洲。
弗兰克走到她身边。
阿普丽尔:我还以为你拒绝了那份
工作呢?
弗兰克(耸肩):还没有hellip;hellip;只不过
是多一个选择而已。有了他们开出的工
资,我们在这里的生活可就不一样了。我
们可以搬去更好的地方。去旅行。
阿普丽尔摇摇头,深深地吸了一
口烟。
弗兰克(继续):重点在于mdash;mdash;我们
在这里也可以很开心。至少能开心一段
时间。
阿普丽尔眺望着大海:
弗兰克(继续):不是只有巴黎人才
懂得享受生活,阿普丽尔。
阿普丽尔(转向他):这么说你已经
决定了?
弗兰克:还没有。我说过了,多一个
选择而已。
阿普丽尔:hellip;hellip;就算你是对的。你挣
了这么多钱,我们在这里享受生活。你不
还是在浪费生命,做一份你觉得很可笑
的工作吗?就像你爸爸一样。
弗兰克(尖刻):这是我自己的事。
阿普丽尔(不敢相信):你的事?
弗兰克(呼气):太热了。我去游泳。
SCRIPTS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45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阿普丽尔看着弗兰克走进大海。她
站在岸边,望着他越游越远。
内景 惠勒家的家庭娱乐室 晚上
阿普丽尔在家庭娱乐室里踱来踱
去。她的头发蓬乱,外套里面仍然穿着游
泳衣。
弗兰克坐在长沙发上。
窗户开着,屋里的灯大部分都关了。
这是一个异常炎热的夜晚。
阿普丽尔:你不想走,是吧?
弗兰克:得了,阿普丽尔。我当然想走。
阿普丽尔:你不想!因为你从不为
任何事情努力。因为你不努力,也就不
会失败。
弗兰克:你说我不努力是什么意
思?我没养你吗?房子是我买的。我一
天工作 10 个小时,做一份我无法忍受
的工作。
阿普丽尔:你可以不做啊!
弗兰克:放屁!我是不开心。但是我
有骨气,不逃避自己的责任!
阿普丽尔: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才叫
有骨气呢,弗兰克。
弗兰克摇摇头,站起来。
阿普丽尔(继续):你去哪儿?
弗兰克:我去浴室你不介意吧。
阿普丽尔气愤地掐灭烟头,但立马
又点燃一支。
内景 惠勒家的浴室 晚上
弗兰克用水泼脸,犹如一个刚打完
一个回合的拳击手。他抬头看着镜子中
的自己。
他伸手拿毛巾,可是没有毛巾。他转
身从身后的架子上扯下一条新毛巾。有
个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他把手伸到架子背面掏出一个棕色
的纸质小包装袋。
他把它打开,他的脸色渐渐表明这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46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意味着什么hellip;hellip;
内景 惠勒家的家庭娱乐室 晚上
阿普丽尔转过身,此时mdash;mdash;
弗兰克冲进房间,他的手里拿着一
个橡皮注射管。
弗兰克:你到底要用这玩意儿干吗?
阿普丽尔:你想干吗?想阻止我?
弗兰克:你他妈的说对了!
阿普丽尔:那就试试看!
弗兰克拿着橡皮注射管走向阿普丽
尔。她躲开了。
弗兰克:听着。你要是敢这么做mdash;mdash;
你敢这么做,我对天发誓我会mdash;mdash;
阿普丽尔:你会怎么样?你会离开
我?这是威胁,还是保证?
弗兰克在她眼前摇动橡皮注射管。
弗兰克: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个,阿普
丽尔?我想知道!
阿普丽尔:你知道你对整件事情的
反应过度了。只要在 12 周之内做,就绝
对安全。
弗兰克:这是现在,阿普丽尔!我没
有发言权吗?
阿普丽尔:你当然有了!这是为你好
呀,弗兰克,你不明白吗?这样你就有时
间了。就像我们以前说好的。
弗兰克:一想到这事儿我就难受,这
怎么是为我好呢?
阿普丽尔:那就算是为了我吧hellip;hellip;
我们可以到了巴黎再要孩子,弗兰克。但
别逼我留在这儿。求你了。
弗兰克:我们不能在巴黎要孩子。
阿普丽尔:为什么不行呢?这里的一
切我都不需要。我不在乎我们住在哪里!
我是说是谁定下的规矩?我们搬来这里
的惟一的原因就是我怀孕了。后来又生
了一个,来证明第一个孩子不是错误。要
这样到什么时候?
弗兰克转过脸。
阿普丽尔(继续):弗兰克。你真的
还想再要个孩子,是吗?
弗兰克没有回答。
阿普丽尔(继续):说呀。告诉我。
跟我说真话,弗兰克。还记得吗?我们以
前都是这样的。你知道说真话有什么好
处吗?无论人们在没有真话的日子里过
了多久,大小品剧本家还是会记得真话。没有人
会忘记真相,弗兰克,只不过他们更善
于撒谎。所以告诉我吧:你真想再要个
孩子吗?
弗兰克(转向阿普丽尔):我只明白
自己的感觉。任何一个头脑清楚的人都
会跟我有同感。
阿普丽尔(平静):可我已经生了两
个孩子了。难道无权做一次决定吗?
弗兰克:老天!这种话你都说得出
口!你讲得好像生孩子是一种惩罚似的。
阿普丽尔:我爱我的孩子。
弗兰克:真的吗?
阿普丽尔:你什么意思呀?
弗兰克:阿普丽尔,你刚刚才说我
们的女儿是个错误。我怎么知道你没有
试过要打掉她,或是迈克尔?我怎么知
道你没有试过把我们这一大家子人都
冲进马桶?
阿普丽尔:不是这样的。我当然不
会了。
弗兰克:可我怎么知道呢,阿普丽尔?
阿普丽尔:别说了。求你别再说了,
弗兰克。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47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弗兰克:阿普丽尔,一个正常的女
人,一个神志正常的母亲不会给自己买
一条橡皮管做人流,为了能够实现自己
的鬼梦想。
阿普丽尔的脸色。
弗兰克(继续)(冷静):你对这件
事情太不理智了hellip;hellip;也许我们该找个人
帮你想一想。
阿普丽尔:hellip;hellip;你的新工作可以支
付那笔费用了吧?
弗兰克:阿普丽尔,如果你需要看心
理医生,我当然舍得花钱。
阿普丽尔转向书架。背对着弗兰克。
弗兰克等待着,他的心跳得很快。
阿普丽尔:hellip;hellip;好吧。我想也没什么
好说的了?(眼泛泪光)看来去巴黎只是
个幼稚的想法,啊?
一切都取决于弗兰克的回答hellip;hellip;
弗兰克:我想也许是的。
阿普丽尔闭上眼睛。泪珠从两颊滑
落下来。弗兰克走过去,但却没有碰她。
弗兰克(继续):我们在这里也会很
快乐的,阿普丽尔hellip;hellip;在这里我可以让
你快乐。
阿普丽尔默默地抽泣。
弗兰克(继续):这几个月我们过得
很开心。没必要结束hellip;hellip;
阿普丽尔转过脸面向弗兰克。
弗兰克(继续):我们会过得不错的。
阿普丽尔:希望如此,弗兰克。我真
的希望是这样。
内景 惠勒家的起居室 早晨
弗兰克站在观景窗前看着hellip;hellip;
阿普丽尔来到孩子们身边。她蹲在
地上跟他们说话。迈克尔扑到她怀里。珍
妮弗扭头,绷着脸走过草地。
弗兰克看着他的咖啡杯。他看上去
并不像一个赢得辩论胜利的人。
内景 诺克斯的等候室 白天
弗兰克在一间四周镶着橡木板的等
候室里紧张地抽烟。门开了。他站起来。
接待员:让你久等了。波洛克先生现
在可以见你。
他跟着接待员穿过大门。接待员随
手把门关上。
我们透过玻璃门看到一幕哑剧。弗
兰克走进去,巴特抬起头,脸上布满ldquo;我
早就知道rdquo;的笑容。他向弗兰克伸出手。
弗兰克挤出一丝笑容,同他握手。
杰克(画外音):避孕失败了没办法。
内景 市中心区的餐馆 白天
在上次那家拥挤的小餐馆里,弗兰
克、埃德、文斯和杰克坐在上次那个小隔
间里。
弗兰克凝望着窗外。其他人可都忍
不住了。
埃德:我不替你感到难过。
文斯:没有你,一切都不一样。
杰克:办公室里的人都非常想念
你,我说真的。(举起酒杯,独自喝酒)
而且hellip;hellip;
弗兰克(看着他):什么?
杰克:hellip;hellip;这个计划总有点儿不切
实际似的,你不觉得吗?
弗兰克生气地瞪着他。
杰克 (继续):这其实也不关我
的事。
弗兰克:对,是不关你的事。
稍顿。
杰克:听到这消息高兴的人可不止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48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我们几个。他们要在秘书室里大肆庆祝
一番呢。
埃德和文斯咯咯发笑。弗兰克的
脸色。
内景 维托的原木小木屋酒吧 晚上
惠勒夫妇和坎贝尔夫妇挤坐在舞池
一侧的小隔间里。
桌子上积攒了几个空酒杯。米莉用
麦管敲击桌子的边沿。她多喝了几杯。
他们必须大声喊叫才能盖过音
乐声。
米莉:嘿!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们来
这里吗?你说要有独特的品位才会喜欢
维托的原木小木屋!
谢普:它很古怪,但又很不错!
米莉:是呀!
后来米莉哭了起来。
米莉(擦眼睛):瞧我hellip;hellip;!我只是
太高兴了。我们四个人又聚在一起了!
她一口气把酒杯里的酒喝完。一支
舞曲结束了。
谢普:欧洲什么时候都可以去。
阿普丽尔凝望着舞池。弗兰克看着
她。新的舞曲响起。
弗兰克:想跳舞吗?
阿普丽尔:不想跳。
米莉:我跳!
米莉抓住弗兰克的一只手把他拉走
了。谢普和阿普丽尔望着他们。接着谢普
把注意力转向阿普丽尔。
米莉(微醉):看来阿普丽尔还在为
巴黎的事儿耿耿于怀呢?
弗兰克:她会好起来的吧?
米莉:噢,当然。给我们女人几天时
间,我们可以忘掉所有的事!
弗兰克的舞跳得很好,可他的脑海
里全是阿普丽尔。
米莉有些醉了,她匆忙跟上弗兰克
的舞步,身上冒着汗。弗兰克带着她不断
地旋转、用手臂来回拉扯她。米莉感到有
点儿头晕目眩。
米莉(继续):hellip;hellip;弗兰克。
音乐声中他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又
或者是他根本不在意。
米莉(继续):弗兰克hellip;hellip;我hellip;hellip;
弗兰克 (突然回过神来):你没
事吧?
米莉:哎呀hellip;hellip;恐怕我不太hellip;hellip;
她的身体抽搐,想要呕吐。她转身奔
向洗手间。
外景 维托的原木小木屋酒吧 晚上
弗兰克带领大家在停车场里穿行。
谢普搀扶着醉得几乎摔倒的米莉。
阿普丽尔落后他们几步,一个人走
着hellip;hellip;
他们来到谢普的汽车旁边,可他的
车被前面几辆车堵住了。
谢普:这帮人真不替别人着想hellip;hellip;
稍顿。弗兰克看着阿普丽尔。
阿普丽尔:你送米莉回家,然后自己
回家。这样两家保姆的问题就都解决了。
谢普待会儿再送我回去。
谢普:我没问题。
弗兰克(对阿普丽尔):你没问题吧?
阿普丽尔:当然。
弗兰克同阿普丽尔对视了片刻,然
后拿着车钥匙走了。
内景 维托的原木小木屋酒吧 晚上
阿普丽尔和谢普两个人坐在小隔
间里。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49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谢普:你走不了我替你感到难过。我
知道这对你很重要。
阿普丽尔心不在焉地点头表示感谢。
谢普(继续):别误会;那里hellip;hellip;我
去过他们有的东西我们这里几乎都有。
阿普丽尔:不必非得是巴黎。
谢普小口地喝着啤酒,想办法跟她
沟通hellip;hellip;
谢普:你只想离开这里,是吗?
阿普丽尔:我想适应这里。我想我们
重新过活。
谢普点点头,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阿普丽尔(继续):这些年来,我以
为我们共同分享了一个秘密hellip;hellip;就是我
们会活得很精彩。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
做,但是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hellip;hellip;我就
满怀希望。(喝了一大口酒) 够可悲的
吧?把你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从未许
下的诺言里?弗兰克知道hellip;hellip;他知道自
己想要什么。他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活得
很好。结了婚,有两个孩子。这应该足够
了。他是这么认为的。他是对的;我们从
来就不特别,一切也并非命中注定。
谢普:你们当然很特别。你们是惠勒
夫妇。你们是天成佳偶,大家都这么说。
阿普丽尔没有听见,她还沉浸在自
己的思绪当中hellip;hellip;
阿普丽尔:我想象中的生活,和现在
完全不一样。我无法停止这种想象。(稍
顿)不能走,不能留。(稍顿)对任何人
都毫无用处。
阿普丽尔扭头盯着谢普。
乐队开始演奏一支新的舞曲。
阿普丽尔(继续):走吧,我们去
跳舞。
内景 维托的原木小木屋酒吧 舞池
晚上
阿普丽尔和谢普跳着舞。
谢普不太会跳,他努力跟上节拍。相
反,阿普丽尔却是一个令人惊叹的舞者,
所有的动作看似不费吹灰之力。她的舞
步中有欢乐,也有宣泄。
内景 谢普的汽车 晚上
谢普迅速坐到驾驶座上亲吻阿普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0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丽尔。
谢普:我带你去别的地方。
阿普丽尔:不。就在这儿。去后座。
她爬进后座。谢普脱下夹克衫,跟着
她爬进后座。谢普把夹克衫叠起来,搁在
她的脑袋下面当枕头hellip;hellip;
正如迅速开始一样,这一切也迅速
结束了。谢普精疲力竭,气喘吁吁地靠在
阿普丽尔身上。阿普丽尔目不转睛地盯
着暗处。
谢普(继续):阿普丽尔hellip;hellip;这是我
一直都梦寐以求的hellip;hellip;我爱你。
阿普丽尔:别这么说。
谢普:我说真的,我爱你。
阿普丽尔:拜托,安静会儿吧。然后
送我回家。
他们默默地穿好衣服。
内景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的卧室
下午
弗兰克站在镜子前穿上一件干净的
衬衫。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 餐厅 下午
阿普丽尔站在厨房的桌旁切菜。她
穿了一条不太好看的花连衣裙。
弗兰克站在门口望着她。
弗兰克:今天天气真好。
阿普丽尔:是啊;天气真好。
弗兰克瞟了一眼日历。
弗兰克: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阿普丽尔没有看他。
弗兰克(继续):第 12 周了。
阿普丽尔:对。
弗兰克走过去,把她揽入怀中。她的
身体直僵僵的。
弗兰克:这个夏天有点儿疯狂。我
们两个人的压力都大。我知道你心烦不
开心。
阿普丽尔: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和
你上床的原因?(直视弗兰克的眼睛)对
不起,弗兰克,我真的不想谈这事儿。
她挣脱出他的怀抱。弗兰克看她把
蔬菜加到炉子上的锅里。
弗兰克:好吧。那你想谈什么呢?
阿普丽尔:我们什么都不要谈,行不
行?尽力过好每一天,不要一直老想着我
们应该无话不谈。
弗兰克(忍耐的笑容):我不是说我
们应该无话不谈。我的意思是我们两个
人的压力都大,现在应该彼此尽最大努
力帮助对方。
阿普丽尔对他的话漠然置之,这让
他忐忑不安。
弗兰克(继续):老天都知道最近我
的行为很反常hellip;hellip;其实有件事我想告诉
你hellip;hellip;
阿普丽尔继续叠餐巾。
弗兰克(继续):我在城里跟一个女
孩儿做过几次。
阿普丽尔终于停下手中的活儿。她
望着他。
弗兰克(继续):我甚至都不太了解
她。她对我毫无意义,不过她觉得我有点
儿吸引力罢了。她只是个孩子hellip;hellip;不管
怎么说,现在已经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要是我不确定,我也不会告诉你。
阿普丽尔: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弗兰克(松口气):宝贝儿,我也不
知道。在堕胎那件事之后,我只想再做一
回男子汉。一种神经过敏、失去理智的冲
动,想要证明什么。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1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阿普丽尔:不是。我不是问你为什么
搞外遇;我是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弗兰克一下子蒙了。
阿普丽尔(继续):你是什么意思?
是想让我妒忌吗,还是怎么的?是想让我
爱上你,还是跟你上床?你到底想让我说
什么?
弗兰克耐住性子,努力挤出一丝笑
容,但是那样的笑容没有说服力。
弗兰克:不如说说你的感觉?
阿普丽尔:我毫无感觉。
弗兰克:也就是说,你不在乎我做过什
么,或者我干了谁,什么事儿都不在乎吗?
阿普丽尔:对,你说的没错。我不在
乎。(极度镇静)你爱干谁干谁。
弗兰克(恐慌加剧):难道你不明白
吗hellip;hellip;难道你不明白吗,我希望你在乎。
阿普丽尔:噢,我明白。如果我爱你,
我就会在乎。但我已经不再爱你了。我刚
刚才搞清楚。所以现在我什么都不想说。
她走回厨房。弗兰克跟着她。
弗兰克:噢,别鬼扯了!你是爱我的,
你清楚得很!
阿普丽尔:你这么想?!
弗兰克:你清楚得很!
吉文斯太太(画外音):喂!有人在
家吗?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互相盯着对方,
呼吸急促。
内景 惠勒家的餐厅 下午晚些时候
弗兰克和吉文斯一家人坐着喝鸡尾
酒。气氛令人感到局促不安。满地都是搬
家用的箱子。
阿普丽尔:抱歉,开饭迟了。有人想
再来一杯吗?
吉文斯太太:没关系。悠闲地坐着聊
天也很愉快hellip;hellip;你真的不必费心做饭。
看得出你还得打包装箱什么的,有很多
事要忙。
弗兰克看向阿普丽尔。她避开他的
目光。
弗兰克:其实呢,计划有变。
吉文斯太太:噢?
约翰抬起头。
弗兰克望着阿普丽尔。
弗兰克:我想原因显而易见hellip;hellip;阿
普丽尔怀孕了。
阿普丽尔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吉文斯太太:噢,阿普丽尔!我真是
说不出来的高兴。不过你们现在需要换
一座更大的房子啦,是不是?
约翰:等一下,老妈。(站起来)我
不明白。(用一种检察官的眼神逼视弗
兰克)这有什么显而易见的?对,她是怀
孕了;那又怎么样?难道欧洲人不生小
孩吗?
吉文斯太太:噢,约翰。我想我们不
该mdash;mdash;
约翰(抬起一只手):我在问这个男
的一个问题。如果他不想给我答案,我猜
他也该有足够的理智跟我这样说。
弗兰克:这么说吧,任何地方的人,
要生孩子就得养得起孩子。
约翰(慢慢点头):好,好。是钱的问
题。钱总是个好理由hellip;hellip;
约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双手放在
后背,犹如一个在凶案现场的侦探。
约翰(继续):但钱几乎从来都不是
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你老婆
让你打消了这个念头,还是怎么的?(转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2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向阿普丽尔)小妇人舍不得离开?
阿普丽尔走到房间一侧掐灭烟头。
很快又点燃一支烟。
约翰(继续):不,不是这个原因。我
看得出来。她看起来很坚强。坚强的女人
什么都搞得定。(蓦地转过身来面对弗
兰克)好吧,那一定是你的原因。
弗兰克瞪着约翰。一腔怒火油然
而生。
约翰(继续):出什么事儿了?
吉文斯太太:约翰,拜托,你太mdash;mdash;
约翰 (抬起一只手):出什么事儿
了,弗兰克?你临阵退缩了,还是怎么的?
觉得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好?你觉得这里
绝望、空虚的生活让你更加舒服自在一
些,或者mdash;mdash;
弗兰克的脸色。
约翰(继续):哇,说对了!瞧瞧他那
张脸!怎么了,惠勒?我让你不快了?
弗兰克瞪着约翰,火气越来越大。吉
文斯先生站起来。
吉文斯先生:行了,儿子。我们还
是mdash;mdash;
约翰刺耳地放声大笑。阿普丽尔也
笑起来。
约翰(继续):你知道吗?如果是你
故意搞大她的肚子,我一点儿也不奇怪。
这样一来,你一辈子都可以在孕妇服后
面躲起来。而且你也不必弄明白自己是
块什么料了。
弗兰克:你说够了吧。你到底以为自
己是谁?大摇大摆地进来,说一些脑子里
乱蹦出来的疯言疯语,是时候该有人告
诉你闭上你他妈的mdash;mdash;
吉文斯太太:他有病,弗兰克。
弗兰克:有病个屁!我才不管他有病
没病、是死是活。他应该带上他那张臭嘴
滚回疯人院去!
阿普丽尔盯着弗兰克。
吉文斯先生:我们走,儿子。
他把约翰往门口推。吉文斯太太慢
慢站起来。只有阿普丽尔一个人还坐着。
约翰:你老公真牛,阿普丽尔。(他
冲阿普丽尔使眼色。然后戴上帽子,接着
说)一家之主。我替你感到难过。不过没
准儿你们是天生一对儿。
阿普丽尔的脸色。
约翰(继续):瞧你现在的样子,我
又开始为你老公感到难过了。你肯定没
给他好日子过,搞得他只有通过造人来
证明自己有种。
弗兰克:你他妈的hellip;hellip;
弗兰克扑向约翰。吉文斯先生设法
拦住他。吉文斯太太跳到他们中间。她大
声喊叫。
吉文斯太太:他有病,弗兰克!
一阵沉默。吉文斯先生慢慢放开弗
兰克。他大口喘着气。
吉文斯先生:好了,约翰。我们回车
上去。
他把约翰带出屋子。
吉文斯太太:对不起,阿普丽尔,真
的很对不起hellip;hellip;
约翰:是啊hellip;hellip;对不起、对不起、对
不起!行了,老妈!我说ldquo;对不起rdquo;的次数
还不够多吗?我也很对不起。我一定是天
底下最让人讨厌的混球。不过说实话,我
的人生也够倒霉的,对吧?
他朝门口跨了一步,接着停下来,转
身,又发笑。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3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约翰(继续):嘿,不过我倒有一件
事情值得庆幸。(用一根黄迹斑斑的手
指指着阿普丽尔的肚子)你知道我庆幸
什么吗?我庆幸自己不是那个孩子。
他们全都出去了。
弗兰克走到酒柜前面,倒了一杯威
士忌喝起来。
阿普丽尔在房间那头看着他。
弗兰克:好,好,别开口。别开口,让
我自己猜。我今天出尽了洋相,对吧?
阿普丽尔:对。
弗兰克(转向阿普丽尔):那个人
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对吧?你要说的就
是这个?
阿普丽尔:显然我不必开口。我的话
你都说了。
弗兰克(朝阿普丽尔走过去):那你
就错了。
阿普丽尔:我为什么错了?
弗兰克:因为那家伙是个疯子。他精
神不正常!你知道ldquo;精神错乱rdquo;的定义是
什么吗?
阿普丽尔:是什么,弗兰克?
弗兰克:就是不能与他人和睦相处。
不能去爱别人。
阿普丽尔看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阿普丽尔:不mdash;mdash;不mdash;mdash;不能mdash;mdash;
她跌跌撞撞地绕着屋子走。笑声越
来越失去控制。
阿普丽尔(继续):噢mdash;mdash;噢,弗兰
克,你的口才真是了不得!如果硬要把黑
的说成白的,那只有你能胜任。那么现在
是我发疯了,因为我不爱你mdash;mdash;对吗?这
就是重点?
弗兰克:不,你错了。你没有发疯,你
是爱我的;这才是重点。
弗兰克朝阿普丽尔的方向往前跨了
一步。
阿普丽尔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她往后退。
阿普丽尔:我不爱你。我一见你就讨
厌。你只是个在派对上曾经博我一笑的
小子。如果你敢再靠近一步,如果你敢碰
我,我就大叫。
弗兰克(抓住她的两只胳膊):噢,
宝贝儿,听着mdash;mdash;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4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阿普丽尔惊叫起来,声音又高又尖。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表情冷漠且异常
平静。
弗兰克(继续):你他妈的,阿普丽
尔mdash;mdash;
她迅速溜走了。
弗兰克追上去。
她拉了把椅子挡他的道儿。
弗兰克把椅子朝墙上扔过去。
阿普丽尔:你想干吗?打我吗?为了
表现你有多爱我?
弗兰克:不,不,别担心,我不费那个
神!你根本不值得我对你动手。你根本不
值得我花这份力气。你就是一个没心没
肺mdash;mdash;(气得浑身发抖) 你就是一个没
心没肺的空架子。要是你这么恨我,干吗
还住我的房子?啊?你回答呀?为什么要
嫁给我?为什么要怀我的孩子?(指着她
的肚子)你有机会的时候,为什么不干
脆把它拿掉?你听着。你听好了:我告诉
你,我真希望你已经把它拿掉了。
弗兰克大步走出房间。
内景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的卧室
傍晚
弗兰克走进卧室,砰地一声关上房门。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渐渐冷静
下来。
他坐在床上,双手捧住脑袋hellip;hellip;他
的脑子里一团乱麻。然后他站起来,冲到
门口。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傍晚
弗兰克跑进厨房,里面没有人。他又
跑进起居室。
内景 惠勒家的起居室 傍晚
起居室里也没有人。弗兰克径直走
到前门。
外景 惠勒家的房子 傍晚
弗兰克冲到前门,停下脚步。
阿普丽尔在马路的对过儿mdash;mdash;她摇
摇晃晃地朝树林走去。
弗兰克突然开始飞奔。
外景 树林 傍晚
阿普丽尔走进树林。
弗兰克跑着追赶她,脚踩泥泞的
蕨丛。
阿普丽尔转过身来。
阿普丽尔:不要过来。
弗兰克:阿普丽尔,听着,我mdash;mdash;
阿普丽尔:不要过来。难道在树林里
我都躲不开你吗?
弗兰克(停下脚步):阿普丽尔,听
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真的,我说的都
是气话。
阿普丽尔:你还在喋喋不休?你能不
能消停一会儿?我需要好好想想。难道你
不明白吗?
她靠到一个树干上,低头望着弗
兰克。
弗兰克:求你回去吧。你在这里干
什么?
阿普丽尔:你又想让我大叫吗,弗兰
克?如果你再说一个字,我会的!我说到
做到。
弗兰克别无选择mdash;mdash;他们在外面。
邻居们听见了会报警。他老大不情愿地
往后退,然后从原路返回,一边走一边用
眼角的余光往身后瞟。
内景 惠勒家的家庭娱乐室 晚上
弗兰克站在窗前,凝望着他扔下阿
普丽尔的那片树林。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5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后来,他看见阿普丽尔走回来,穿过
马路。她绕到房子的一边。弗兰克转身跑
进厨房。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晚上
弗兰克来到窗前。他看着阿普丽尔
走进院子,倚靠在一棵树上。
弗兰克倒了一杯酒,带着酒瓶来到
窗前。他一边往窗外看,一边喝酒。
内景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的卧室
晚上 后来
弗兰克倒头躺在床上。
他烂醉如泥。
他合上眼睛,逐渐陷入无意识状态。
内景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的卧室
早晨
弗兰克孤独地醒来。他环顾四周。他
的脑袋阵阵抽痛。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早晨
弗兰克站在门口穿衣服准备上班。
他看到hellip;hellip;
阳光照耀着厨房,里面收拾得整整
齐齐。餐桌上已经摆上了两个人的餐具。
阿普丽尔站在炉子边上。她穿了一
件新孕妇服,似乎很安详。
阿普丽尔(转身看弗兰克):早安。
弗兰克(目瞪口呆地站着):早安。
阿普丽尔:想吃炒蛋还是煎蛋?
弗兰克:哦,无所谓mdash;mdash;嗯hellip;hellip;炒蛋
吧,如果方便的话。
阿普丽尔:好。那我也吃炒蛋。
弗兰克在餐桌旁就座。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早晨 稍后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对坐着吃早餐。有
一会儿的工夫,只听得见动刀叉的声音。
弗兰克:没孩子打扰,一起吃早餐,
感觉挺好的。
阿普丽尔伸出手给弗兰克倒了些橙
汁。她的双手有点儿颤抖。
阿普丽尔:是啊。我想你今天大概需
要好好吃顿早餐。今天对你来说挺重要
的吧?你不是要和波洛克开会吗?
弗兰克(惊讶):对,没错儿。(耸
肩)是宗大交易。
阿普丽尔:我猜也是,至少对他们而
言。你的新工作到底是干什么的?你还没
怎么跟我说过呢。
弗兰克:没有吗?嗯hellip;hellip;主要就是诺
克斯准备购置大型计算机,比ldquo;诺克斯
500rdquo;还大。我跟你说过吗?
阿普丽尔:没有说过。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6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弗兰克:嗯,你知道mdash;mdash;从根本上
说,它其实就是一台hellip;hellip;一台能做快速
计算的大型机器。只不过hellip;hellip;
他从衣服里面的口袋里掏出一杆
笔,在餐巾上精心地画出计算机的草图。
弗兰克(继续):它没有那些机械
部件,你瞧,它有成千上万个小的独立
真空管。
阿普丽尔把草图拿起来看。草图画
得很精美。
阿普丽尔:哦,我明白了。至少我以
为我明白了。这真的很有趣,对吗?
弗兰克:我也不知道。从某种意义上
来说是很有趣。
阿普丽尔:你应该重视你的工作,弗
兰克。你显然很在行。
弗兰克微微一笑,既感到荣幸,又觉
得诧异。他把笔放回口袋里。
弗兰克:我得走了。
他站起来。阿普丽尔也起身,把裙摆
弄平整。
弗兰克(继续):听我说,阿普丽尔。
这真的很棒hellip;hellip;我是说早餐很美味。真
的,我还从未享用过如此美味的早餐。
阿普丽尔:谢谢hellip;hellip;我很开心。我也
很享受。
他们站在桌子两边,彼此凝望着对
方。突然间,无法解释地,弗兰克的双眼
噙满泪水。
他转身走到门口。他把一只手放在
门拉手上,再次回头。
弗兰克:那你不mdash;mdash;你不恨我了吗?
阿普丽尔:不,我当然不恨你。(走
向他)祝你今天愉快。
弗兰克俯身,情意绵绵地亲吻阿普
丽尔。他们彼此对望了一会儿。
弗兰克:好吧,那hellip;hellip;再见。
他跨出门口。阿普丽尔赶紧上前把
门拉住,看着弗兰克离开。
外景 惠勒家的车道 早晨
阿普丽尔走上车道,弗兰克正在倒车。
内景 惠勒家的汽车 早晨
弗兰克把车倒到马路上。他驶进车
道,发现阿普丽尔站在车道上面。
外景 惠勒家的车道 早晨
阿普丽尔注意到弗兰克扭头看她。
她挥手示意。弗兰克也从车里挥手,然后
把车开走了hellip;hellip;
现在只剩下阿普丽尔一个人。早晨
的寒气让她浑身哆嗦。她回头看自家的
房子。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早晨
阿普丽尔来到餐桌旁边。她低头看
弗兰克画的草图,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
放到一边去。
她把餐具端到洗涤槽,开始清洗。
突然间,她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她
试图强忍住哭泣。不过眼泪还是止不住
地往下流hellip;hellip;
内景 惠勒家的过道 早晨
阿普丽尔站在电话边上,她一只手
按着听筒,演练着。她开始拨号。
阿普丽尔:喂hellip;hellip;米莉吗?一切都好
吧?我的声音听起来什么hellip;hellip;?(双手握
紧听筒)嗯,不是,我再好不过了hellip;hellip;如
果你方便的话hellip;hellip;就今晚吧。什么hellip;hellip;?
噢,不用了,他们在外面玩就别叫他们进
来了。替我亲一下他们。告诉他们mdash;mdash;你
知道了hellip;hellip;好,米莉,谢谢。
她挂断电话,又开始哭泣。她吸了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7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一口气。
内景 惠勒家的过道 早晨
脚步声hellip;hellip;
阿普丽尔穿过寂静的屋子。
远处传来孩子们在户外玩耍的闹声。
她经过的每一个房间都是一片寂静。
内景 弗兰克和阿普丽尔的卧室
早晨
阿普丽尔整理床铺。
她把自己的鞋子整整齐齐地摆放在
壁橱底层。
她把手伸到衣服后面,从一个架子
上拿出一个棕色的纸质包装袋。
内景 惠勒家的厨房 早晨
阿普丽尔站在炉子边上,照看一罐
翻滚的热水。
她从纸质包装袋里掏出一个橡皮注
射管,把它扔进罐子。她看了一下手表。
内景 惠勒家的过道 白天
阿普丽尔端着这罐沸腾的热水走在
过道上。
内景 惠勒家的浴室 白天
阿普丽尔把罐子放进浴缸。她把毛
巾铺在地上。关上门hellip;hellip;
内景 惠勒家的浴室 白天 稍后
流水的声音。一面空镜子。镜子里的
阿普丽尔把头抬起来,喘息着。
内景 惠勒家的过道 白天
阿普丽尔走在过道上。她的脸色苍白。
内景 惠勒家的起居室 白天 后来
阿普丽尔站在观景窗前。她浑身
颤抖。
一滴血滑下她的膝盖。她低下头。
地板上有两滴血,在她赤裸的双脚
之间hellip;hellip;
槭树叶状鲜红色的血斑透过她的裙
子渗出来。她颤抖地更加厉害。
她慢慢地走出房间,走向厨房。
阿普丽尔(画外音):我需要一辆救
护车hellip;hellip;对hellip;hellip;革命路 115 号。
内景 坎贝尔家的厨房 白天
米莉在叠洗好的衣物。她抬起头看
到mdash;mdash;
一辆救护车驶进惠勒家的车道。她
的脸沉下来,预感不妙。
内景 医院的走廊 下午
谢普来到一家医院的走廊上。
弗兰克在候诊室里无助地来回踱
步,他的表情迷惘,像孩童般地不知所
措。他抬头看见mdash;mdash;
谢普朝他走过来。
谢普:弗兰克?他们告诉你出什么事
儿了吗?
弗兰克:天哪,谢普。他说的我都一
知半解。他说她被送进医院前胎儿就已
经出来了。他说他们不得不做手术取出,
什么东西来着,胎盘,现在她还在流血。
他说在救护车到达之前她就已经失血过
多,他们正在设法止血,他还说了好多我
不明白的事儿,什么毛细血管,还说她陷
入了昏迷。天哪。
谢普:坐下来好吗,弗兰克。
弗兰克:坐什么坐呀!
谢普:好吧。冷静点儿。
弗兰克:我的天哪。
谢普:抽支烟。
谢普递给他一包纸烟。弗兰克没接。
弗兰克:是她自己动的手,谢普。
谢普的表情,他明白他在说什么。
弗兰克(继续):她自己动的手。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8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世 界
电 影
谢普掏出一支烟。手指颤抖着点
燃它。
谢普:我去买杯咖啡。
弗兰克神情恍惚地点点头。
谢普起身,走到走廊上。
内景 医院 咖啡售卖机 下午
谢普站在一台咖啡售卖机旁。他打
起精神,抬头,往机器里投硬币。他的双
手颤抖,掉了一个硬币。硬币滚到机器
下面。他不得不蹲下身子,趴到地上,把
硬币掏出来hellip;hellip;
内景 医院的走廊 下午
谢普一只手上拿着一杯咖啡,在走
廊上走着,咖啡溅到地板上hellip;hellip;
他绕过拐角,停下来。
弗兰克不在走廊尽头的那把椅子
上。谢普四处张望hellip;hellip;
接着,双扇门突然打开了,很多护
士急急忙忙地出来。跟在她们后面出来
的是弗兰克,他被两个医生搀扶着。
谢普冲到他们跟前。医生把弗兰克扶
到椅子边上。看起来他受到很大的刺激。
弗兰克:不。不。不。
他们设法让弗兰克坐下来,可他固
执地不肯坐下去。
医生:坐下来吧,惠勒先生。
谢普:坐下,弗兰克。
弗兰克望着谢普mdash;mdash;他的表情是
一种可怕的木然。
外景 革命路 傍晚
弗兰克在街道当中奔跑着,泪水无
声地从脸上流淌下来hellip;hellip;
内景 坎贝尔家的起居室 傍晚
一年后
四个高脚杯里装着晶莹发亮的小
方冰块。
谢普把四个杯子里的酒调好。
一对刚从城里来的年轻夫妇,布雷
斯先生和太太,坐在沙发上,他们的样
子显得很和气。
米莉:hellip;hellip;这是我生命中最糟糕的
经历了。这样出色的两个人。是不是啊,
谢普?可怜的阿普丽尔。
谢普把酒杯端过来。他站在他们三
个人旁边,可是却没有坐下来。
米莉(继续):弗兰克现在住在城
里。他在哪里工作来着?
谢普:巴特middot;波洛克公司。
布雷斯先生:搞计算机的。很有趣
的公司。
布雷斯太太:那件事之后你们见过
他没有?
米莉:我没见过。有太多的回忆。谢
普见过他,在城里。
谢普点头。
米莉(继续):他现在全心全意照顾
孩子。一有空就陪着他们hellip;hellip;
谢普转身走出房间。
外景 坎贝尔家的房子 傍晚
谢普走过草地来到房子的边缘。他
眺望着郊区的房屋。那里曾经是惠勒家。
谢普的眼睛里噙满泪水。米莉走到
他身后。
米莉:你没事吧?
谢普:嗯。
米莉挽住他的胳膊,靠近他。
谢普(继续):我再也不想谈惠勒家
的事儿了。
米莉:好吧。我们也没必要谈。
谢普和米莉眺望着革命路。
SCRIPTS
电影剧本
世 界
电 影 革命之路
59WORLD CINEMA 世界电影
2010年第 3期
外景 城里的公园 白天
天气晴好。四周一片寂静,只有风
吹拂树枝的微弱的声音。
两个孩子在一个小公园的游乐场
上玩耍。
他们是珍妮弗和迈克尔。他们似乎
很开心、很专注。他们周围还有其他的
小孩也在玩着。
弗兰克坐在长椅上望着他们。他显
得有点儿老了,有点儿瘦了。
弗兰克脸部的近景特写。孩子们玩
耍的闹声。
内景 吉文斯家的起居室 白天
吉文斯太太蹲着,往一把椅子上涂
清漆。吉文斯先生坐着看报纸。
一只新买的小狗蜷作一团,睡在小
地毯上。
吉文斯太太:真是无法形容,我有
多喜欢革命路上的那座小房子,霍华
德。还记得这一冬天它显得多么了无生
气吗?又冷清又阴暗mdash;mdash;阴森森的,让
人毛骨悚然。现在可好了,每次开车经
过,看到那里焕然一新,再次变得生气
勃勃,窗口洒满灯光,我感到很振奋。你
知道吗,我在想,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
喜欢那座小房子,迄今为止,布雷斯夫
妇是我找到的最适合的屋主。非常和
善,很好相处。
吉文斯先生 (摆弄他的助听器):
嗯,你是说除了惠勒夫妇之外。
吉文斯太太:噢,我曾经很喜欢惠勒
夫妇,但是在我看来,他们总显得有点
儿mdash;mdash;有点异想天开。有点儿神经质。虽
然我不怎么提起,但他们从很多方面来
说,都惹人厌烦。(稍顿)其实,那座小房
子难卖的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把它糟践得
不成样儿了。变形的窗框、潮湿的地下
室、墙上的粉笔印、到处都污迹斑斑mdash;mdash;
吉文斯先生把一只手伸到耳朵里,
突然间hellip;hellip;寂静无声hellip;hellip;只有微弱的
风声。
吉文斯先生出神地凝视着窗外,在
他身后,吉文斯太太继续唠叨个不停,
可我们却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已经关掉了助听器。


更多年会小品剧本电影剧本,尽在中-国剧本联盟: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