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生活中其实有很多盲点的!话剧剧本《盲点》

2016-08-27 14:09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舞台灯光全灭

音乐起。

旁白:(男)

生活就象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它外在的脉络,但我们无法窥探它内里的神经。它把一切光明都自私地束缚在其中,却也让黑暗蜗居在每一个角落。

也许偶然会有一颗流星轻轻地滑过,在苍穹中擦出一丝光亮,让我们短暂地认清黑暗的模样,但一瞬间之后,一切有恢复了平静,只剩下一块僵冷的陨石静静地躺在黑暗里,任由它无情地侵蚀,最终融入那单调的黑色。

我们就象一个个盲人麻木地游走在光明与黑暗的边缘。也许有一天我们会踏进光明的草地,也许有一天我们会陷进黑暗的泥潭,但光明与黑暗又有什么区别呢?到处都是盲点,盲人的眼睛里永远只有黑暗!

第一幕:女孩家。

(舞台灯光亮。)

(一男一女亲近地对坐着,男的手拿一本娱乐杂志,翘着腿,悠闲自得。女的紧握化妆盒,兀自认真地描眉弄唇。远处,一个女孩静静地坐着,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一本相册。)搞笑小品

男:哈哈!……亲爱的,给你读段笑话?

(女的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继续化着妆。)

男:说,有一个语文老师问学生们,项羽骑的马叫什么名字,甲说,赤兔,老师说,那是吕布骑的!乙又说,是虞姬,老师很气愤地说,我问的是他白天骑什么!

(男女同时大笑。)

男:哎?思雨呢?

女:你那宝贝女儿啊?还不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连晚饭都不吃,我看啊,她是一心想绝食跟着老头子一块去!

(男的放下杂志,起身走向女孩,女的继续化妆。)

男:思雨,怎么又没去吃饭?

思雨:爷爷不也没吃吗?我要和爷爷一块吃!

(思雨把相册抱在胸前,男的突然夺过相册,摔在地上。)

男:你爷爷已经死了!你还想他干嘛?

思雨:爷爷,爷爷……

(女孩哭着蹲在地上摸索着,好一会,终于摸到相册,怜惜般地抚摩着。)

思雨:都是因为你们!你们为什么不给他饭吃?为什么不给他找医生?为什么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爸!您也是一个儿子啊!你就这么忍心?

男:思雨,你爷爷是癌症晚期,已经没救了,再说,家里也没有钱给他找医生……难道我想让他死?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思雨:没有办法?哼!你们大人就是会撒谎,你说你没有钱,那那个女人的化妆品都是哪来的?你说你难过,那爷爷死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掉过一滴泪?为什么还整天和那个女人说说笑笑?

男:思雨,你还不懂!

思雨:是,我不懂!我不想懂!……我不想听见你说话!你出去!

男:思雨……

思雨:出去!

(男的摇摇头离开,走到还在化妆的女人面前。)

男:你也去劝劝她,毕竟你现在是她妈妈。

女:妈妈?她哪里把我当成她妈?我看她倒象我妈!

(女的放下化妆盒,忿忿地朝女孩走去,男的继续看杂志,不时地叹几口气。)

女:思雨啊,你想你爷爷,可是你不能不吃饭啊!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不能挑肥拣瘦,嫌这嫌那,否则对皮肤不好,瞧你这皮肤粗糙得!

(女的伸手摸思雨的脸,雨挥手挡开。)

思雨:不用你管!你又不是我妈!

女:哎?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好心当作驴肺!

思雨:你好心?哼!你有好心留着给我爸吧!别装模作样了,你也给我出去!

女:让我出去?去哪?这家现在是我的,我想住就住,不想住就走,你也别不知好歹,别以为你爸宠你,告诉你!你爸他也得听我的,我说个一,他不敢说二!……思雨啊!别跟你那个妈学,到最后弄得凄凄惨惨,人财两空!

思雨:我妈怎么了?我妈比你好一千倍,一万倍!你就是一个贱女人!

女:你还敢骂我?你反了你?你这个死瞎子,给我滚!滚出这个家,永远别再回来!

思雨:哼!

(思雨拿着相册,踉踉跄跄快步往外走,男的起身。)

男:思雨,你上哪去啊?

(雨不停,继续望前走,雨下台!)

女:让她走吧!她这么大人了,不会有事的!

男:可是她的眼睛……

第二幕:电话亭(思雨左手握着话机,右手慢慢拨号。远处,一个中年妇人若有所思地坐在电话旁的椅子上。话铃响。)

女:喂!

思雨:妈,是我,思雨!

女:思雨啊!怎么这么晚还打电话过来?路边有多冷啊!小心感冒!还有,吃饭没?

思雨:妈,爷爷死了,我吃不下去。

女:雨啊,妈知道,爷爷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爱爷爷,可你总不能不吃饭啊!你想,爷爷如果还在的话,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啊!乖啊!听妈的话,快回去吃饭。

思雨:我不想回去!我不想看到我爸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女:傻孩子,他毕竟是你爸爸,你可千万不要恨他……其实每个人都有争取自己幸福的权利,他找那个女人也不是存心要伤害你,你知道吗?

思雨:妈,那你恨他吗?

女:我……我不恨他,我只恨我自己!

思雨:妈,那你的幸福呢?谁来给你幸福?

(思雨妈沉默好久,周围一片寂静。)

女:……思雨,其实……妈也要结婚了。

思雨:结婚?……妈,你终于也要有新家了……什么时候举行婚礼?……那个叔叔怎么样?

女:婚礼订在下个月,妈希望你能来……他?他人还不错,挺老实的!

(雨哭。)

思雨:那我当伴娘吧……我还是第一次当伴娘,可新娘竟然是我妈……妈!你还会要我吗?

女:傻孩子,妈当然要你,你是妈的好女儿啊!

思雨:……妈,我爱你!

(雨挂断电话。)

女:思雨,思雨……

(思雨妈长叹了一口气,握着话机呆呆地望着前方。)

(舞台灯光灭。)

音乐起。

旁白:(女)

我一直认为,亲情是临驾于一切情感之上的,因为毕竟它是一种血与血的联系,是一种肉与肉的延续,是值得任何情感景仰的一种原始但却神圣的传承。但是我错了!我终于明白,原来,血流也是会搁浅的,亲情竟然也是无比脆弱的!爸爸有了一个家,妈妈也要有一个家,只剩下我自己,好象是多余的。

我深爱着的并且也曾深爱过我的爷爷也走了,我不知道我除了流泪还能做些什么?眼泪有时候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它不仅可以宣泄心中的悲痛,修复受伤的灵魂,竟然还能冲刷掉眼中的光明,裸露出班驳的盲点,是的!我瞎了!我的光明随爷爷而去!尽管我不想,因为我还留恋这个世界的美好,留恋红的花,绿的草,留恋我的朋友们,留恋我的那个他!

第三幕:女孩寝室。

(舞台灯光亮。)

(六个女生坐在写字桌四周,各自都在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有人在看小说,有人在写作业,有人在摆弄手机,思雨无精打采地翻着那本旧旧的相册,除了翻页的声音,寝室里一片安静!)

思雨:你们今天怎么了?怎么都不说话了?

(女生甲长吁了一口气。)

甲:哎呀!思雨啊!你总算说话了,自从你回来就一直沉默,吓得我大气都没敢喘,可把我给憋坏了!依我说啊,有什么好伤心的,不就是眼睛看不见了吗?那有什么关系啊!不是照样可以享受阳光,照样和我们胡侃瞎侃吗?再说了,全世界这么多人要是都象你一样,那不全成神经病了!

(女生乙轻轻推了以下甲,向她使着眼色。)

甲:你推我干吗?……我不会又说错话了吧?

(甲抬眼看众人,众人都脸有怨色。)

甲:看来我是又说错话了!老规矩!我去给大家煮面!思雨,你该也没吃饭吧?

(甲起身欲走。)

思雨:不用了,我不饿,其实你没有说错,你说得挺对的饿,是我太不坚强了!

(甲复又坐下。)

乙:思雨,不要这么说,其实你已经很坚强了,要是我,早就哭得死去活来了。

丙:是啊!要是我的话,我宁肯自杀,好让他们后悔一辈子。

丁:不能这么说,其实父母真的挺不容易的,有些事情也许我们真的不懂,或者我们不全懂。也许只有在我们到了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我们才会理解他们的苦心,不过那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人生往往都是这样!

丙:可是思雨是无辜的呀!

丁:无辜?……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无辜?

(寝室里重又一片寂静,各人都若有所思。)

戊:思雨,他知不知道这些事?

思雨:他?应该不知道吧?我还没告诉他,我现在这样,我都不敢去见他!

甲:不敢见他?你怕他会甩了你啊?他敢!他要是甩了你啊,我就把他当猪给买了!

乙:你少说两句吧!没人当你是哑巴!

甲:我……

乙:思雨……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哭出来会好受些!

思雨:我为什么要哭啊!我现在很快乐,因为有你们关心我,安慰我,温暖我。真的,你们不用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如,我给大家唱首歌吧!“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思雨颤抖着唱着,声音有些哽咽,辅导员老师进来,五个女生站起。)

五女:辅导员好!搞笑小品剧本

(思雨停,慢慢站起,转向辅导员的方向。)

雨:辅导员好!

辅:大家好,都坐下吧!我今天来是跟大家聊聊天,说说心里话的!思雨啊!家里的事都处理好了吧!我都知道了,不要难过!我们都会支持你,帮助你的!

思雨:谢谢辅导员!我没事的,真的,对我来说,一切都已经无所谓了!

辅:思雨,我知道!你其实是太爱他们了,太在乎了,所以你才会装作无所谓,可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把委屈憋在心里,对你,对关心你的人都是没有好处的,思雨,想哭就哭吧!不要再欺骗自己了!

思雨:……辅导员!……

(雨沉默了一会,扑倒在辅导员的怀里,痛哭!)

第四幕:男生寝室。

(六个男生围着写字桌或坐或站,桌上各类杂志报刊杂乱无章,有的人在看书,有的人听音乐,也有人在把玩手机,方昊呆呆地盯着桌上的电话。)

(男生甲端着一本书,边来回踱步边唱,唱得很离谱。)

(方昊喊)

方:救命啊!

(甲关切地问。)

甲:怎么了???

方:好了!……兄弟啊!我算是服了你了,虽说你唱得不如以前离谱得厉害了,可杀伤力却更强了,求求你,饶了我们吧!阿门!(双手合十)

乙:我们早就习惯了,你现在要不让他唱,我想我很快就会睡着的,可我还想把我高数作业做完呢!

甲:听见没?我这是在为人民服务,我容易嘛我?……我说方昊,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把这电话给吃了?我相信你有这个实力!

方:去你的,我在等电话!

甲:等电话?哦!是不是想思雨了?……哎!真是可怜天下有情人啊!

(电话铃响,方昊立即兴奋地抓起话筒。)

方:喂,您好!……哦!您等会!黄耀!电话!

(男生乙——黄耀快步走过来接过电话。)

方:真是浪费感情!

(众人微笑。)

乙:喂!……哦,是你啊!我就知道你会给我打电话的……现在下去?好,我马上就去!……恩,再见!

甲:我说黄耀,这是上哪啊?

黄:有任务!

丙:不是说要做高数作业吗?

黄:白痴!《微观》怎么学的?这叫“权衡取舍”,懂不懂?走了!各位!

(黄快步走下场。)

(丁看了一下表,站起身,手拿镜子端详了一下自己。)

甲:哎呦!这位爷,您这是上哪啊?

丁:没办法!有约会!

(丁转身往台下走。)

甲:爷,您走好!欢迎下次再来!

(话铃又响,方昊抓起电话。)

方:喂,您好!……哦,您等会!成伟!电话!

(男生戊——成伟接过电话。)

成:喂!……行,你等着……好,拜拜!

丙:你不会也有约会吧?

成:废话!这还用问!

(成下场,丙又看了看发呆的方昊。)

丙:我说方昊,别担心!思雨这次回家,肯定很顺利。说不定,下一个电话就是她的。

甲:恩,依我驰骋情场这些年的经验,思雨也该给你打电话了!

(话铃响,方昊再次抓起话筒。)

方:喂!您好!……思雨啊!你在哪?

(甲冲丙笑了笑,小声说:“果然没错!”)

好!我马上下去,你等我啊!

方:哥几个,走了啊!

(方下场。)

甲:我说,咱们寝室就剩下我们两个烈男了,你说怎么办吧?

丙:什么怎么办?走!咱们去兜风!

(甲揽过丙的肩膀,两人并肩下场,高唱: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嗷,嗷,嗷……)

第五幕:再相见。

(舞台一边,思雨慢慢地踱着步,方昊走上台,走向思雨。)

方:思雨,你还好吧?

(思雨伸出两手,摸索着方昊,方昊抓住她的手。方用手在思雨眼前晃了晃,思雨仍是两眼茫然地看着前方。)

方:思雨,你眼睛怎么了?你看不见了吗?

雨:我最亲爱的爷爷死了,带走了我对那个家仅存的希望,也带走了我的光明……方昊,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爸爸是别人的,妈妈也要成为别人的,我现在只有你了,你不会不要我了吧?

(方沉默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

方:不……不会。

思雨:我就知道你不会的,哎?你说,为什么人总要变呢?爸爸变了,妈妈也变了,他们变得让我一点都不认识了,我害怕!……方昊,你答应我,不要变好吗?永远!

方:好……好,我答应你……我……不变……

(雨扑倒在方的怀里,方却僵硬地站着,茫然地望着前方。)

第六幕:梦中(舞台灯光灭,一束聚光灯洒在雨的身上,雨坐在地上,双臂环抱着两腿,头枕着双膝,神使上台,另一束聚光灯随着他向睡着的思雨靠近。)

神使:醒来吧!我的孩子!醒来!

(思雨慢慢地抬起头,站起身,转向神使。)

雨:你是谁?……咦?我怎么突然又能看见了呢?

(思雨低头再看自己的手。)

可为什么我看不到别的东西?只能看到你?

神使:我亲爱的孩子,我是你梦中的天使,是掌管黑暗与光明的神!你并没有看到我,你只是在梦中感受到了我,召唤了我!

思雨:召唤你?我不明白!……你说你是掌管黑暗与光明的神,那你能不能让我复明呢?

神使:哈哈!当然能!……但是我不会那样做!难道你还对这个世界有留恋吗?

思雨:我……我也不知道……明天我妈又要当新娘了,我想看看她穿婚纱的样子,那一定很美。……还有,我还有他,我想再看看他,哪怕一眼,好让我记住他的模样,因为我爱他!

神使:万事皆有天数,你注定还有两天的光明,去吧!我的孩子!去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也是去彻底地认清这个世界,两天后,我们再见!一切你都会明白的!

(聚光灯灭。)

第七幕:婚礼。

(舞台灯光灭。)

(一位手捧《圣经》的神甫庄严地站在舞台一边,音乐起,新郎新娘手挽手缓步上台,走向神甫。)

神甫:今天这个特别的日子,你们携手走进神圣的教堂,我向上帝祈祷,赐福于你们,为着你们神圣的爱情,为着你们忠贞的婚姻!

韩风先生,您愿意娶陈雪女士为妻吗?

(韩风转头看陈雪。)

韩风:我愿意!

神甫:陈雪女士,您愿意嫁给韩风先生吗?

陈雪:我愿意!

(思雨默默地走上台,静静地站着,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

神甫:我以上帝的名义宣布:liuxue86.com韩风先生,陈雪女士,你们已成为合法夫妻,愿上帝保佑你们,阿门!

思雨:妈!……我爱你!……祝你幸福!

(舞台灯光全灭!)

第八幕:结局。

(舞台灯光亮。)

(思雨慢慢走上台,在一张长椅上坐下,一遍遍打着手机,但只有一个声音:对不起,你拔打的用户已关机!)

思雨:方昊,你在哪呢?怎么不开机?

(雨再次给方昊打电话,仍是关机。……不一会,对面方昊牵着一个女孩的手上台,思雨站起,迎上去。)

思雨:方昊,你为什么一直关机?

(方昊有点不耐烦。)

方:是你啊,你还找我干吗?

思雨:找你干吗?你什么意思啊?

方:你怎么还不明白?我们不合适!我们还是分手吧!我可不想一辈子都在家照顾一个瞎子!哦,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

(方昊拉过女孩,思雨只是盯着方昊看,眼泪已盈眶!)

方:哦,我忘了,反正你看不见,好了!我很忙!再见!

(方昊拉着女孩离去,思雨呆呆地站在原地,泪流满面。)

女生:她是谁?

方昊:一个普通朋友。

(方昊与女生下场。)

(思雨仍站着默默地垂泪,舞台一边,一对盲人《一男一女》,握着盲杖,试探着路慢慢走上来,两人脸上都挂着美丽的笑容,另一边喧闹地走上来六个男生,看到对面的一对盲人,其中一个指着他们俩对其余五个说,)

男:看!一对盲人情侣,好般配啊!哈哈!

(六男生齐笑。)

(盲人仍然面带微笑。)

盲人:我们何其幸运,无法确知,自己生活在怎样的世界!

(舞台灯光灭。)

(音乐起,王菲的《红豆》)

(神使的声音响起。)

“孩子!回来吧!世界就是这样!”http://www.juben68.com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签名:

评论列表